第399章:薛彻吐血!要的就是秒杀!(新盟主sofia若冰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恭喜sofia若冰成为本书新盟主,谢谢)

    他的儿子,薛氏家族的继承人薛磐死了!

    而且完全可以想象出临死之前他受到了何等非人的折磨。

    他的三万联军也全军覆灭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海战是很复杂的,涅槃军就算在地面上再厉害,海上也未必是薛氏舰队的对手。

    这才过去多少时间啊?

    三万联军,二百艘舰船也全军覆灭了?

    薛彻真是完全不敢置信。

    盒子里面还有一封信。

    上面写着:薛彻亲启。

    很显然是沈浪的笔迹。

    薛彻是用毒大家,稍稍检查过这封密信。

    然后戴上手套,抽出了这封信。

    “薛彻伯爵,我主动来打你了。大海啸把你家的舰队全部摧毁了,死得干干净净。薛磐世子被出卖,送到了我的面前,我把他阉割后顺便凌迟了,他死得很不安详,屎尿齐出。

    现在我要来打你了,薛彻叔叔,你不知道有我多么的想你。”

    这就是沈浪的亲笔信,薛彻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烂的文采,简直连启蒙期的学童都不如。

    写信的人就仿佛生怕别人是白痴文盲一般。

    薛彻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

    接下来的消息越来越确定。

    欢喜岛海域爆发了惊天的海啸,并且漂浮着无数的碎片,上面还有薛氏舰队的旗帜和标志。

    还有无数的尸体,已经被泡发了,直接冲在了欢喜岛上,堆积如山。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燕难飞的三万联军舰队彻底覆灭了。

    然而坏消息不仅仅如此。

    接下来,噩耗一个接着一个传来。

    南洲岛南部海域的这条航线上受到了沈浪疯狂的袭击。

    薛氏家族的巡逻舰船,几乎全部被摧毁。

    还有各式各样的商船,超过百艘都已经葬身于大海。

    惊天的噩耗!

    真的就如同雷霆一般疯狂击下。

    把薛氏所有人都震散了。

    这怎么可能?

    我们薛氏家族那么强大的舰队啊,忽然之间就没了?

    我们无数的商船,也直接没了?

    几十上百年的家底,彻底化为了泡影?

    ………………

    薛彻再一次静静地坐在桌子面前。

    他的面前摆着儿子薛磐的头颅,旁边还有一碟血。

    这是他从薛磐头颅里面榨出来的。

    用刻刀沾血,然后开始刻经书。

    一字一句,竟然仿佛充满了佛气。

    当然这仅仅只是表面,仔细深入后会发现,这里面每一个字都充满了可怕的死亡气息。

    就仿佛无数骷髅组成的美人图一般,远观迷人,近看让人毛骨悚然。

    “噗……”

    薛彻一口血要呕出来,但是忍住了,没有直接喷在经书上,而是吐入了一个罐子里面。

    然后他用自己的血刻经。

    总之,自己的血也不能浪费了啊。

    一字一字。

    整整几天几夜,薛彻刻了几万字。

    然后合上了这本经书,走到房门打开。

    外面,几十双眼睛盯着他。

    薛彻面无表情,淡淡道:“呆着做什么?一个个表情如丧考妣做什么?”

    “薛鼎,出来。”

    一个三十几岁的青年走了出来,长得非常很高,眼窝深陷,鼻子如勾。

    “薛鼎,这些年你在浮屠山也学习到了一些东西,最重要的是什么?”薛彻问道。

    这个青年道:“毒!”

    薛彻道:“是用毒之书,还是心毒?”

    这个青年道:“心毒!”

    薛彻点了点头:“一直以来你其实比薛磐更优秀,但他毕竟是嫡子,现在他死了,你就成为我薛氏家族的继承人吧。”

    “是!”薛鼎躬身道:“谢谢父亲。”

    薛彻道:“诸位听闻的没有错,我薛氏家族舰队确实全军覆灭了,毁于大海啸。沈浪的舰队疯狂偷袭我们的巡逻舰队和商船,损失无比巨大,薛氏家族几十年积累的力量都毁于一旦。”

    外面,薛氏家族的上百人听到这话之后,面孔猛地一颤。

    之前还抱有一点点幻想,如今终于被家主证实了。

    “但那又怎么样?”薛彻道:“一百多年前我们薛氏家族几乎灭亡,就剩下了不到三四人而已,还是金纣伯爵拯救了我们薛氏的先祖,并且创立了南海剑派。”

    “如今我们的舰队灭了,死了三万人,这就是灭顶之灾了吗?”

    “当然不是,我们还有南洲群岛,我们还有几十万子民,我们薛氏家族几百上千人完完整整,我们还有南海剑派。”

    “甚至南洲城中我们还有上万守军。”

    “我们还有浮屠山的关系,还有帝国的关系。”

    “我们损失了一些船,一些钱,一些军队,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用不了十年时间,这一切都回来了。”

    “现在所有人备战!”

    “沈浪的军队很快就要登陆,很快就要攻打我们南洲城了。”

    “留下他们,将他们斩尽杀绝。”

    然后薛彻将刚抄写的这份经书递给了宁岐。

    “三殿下,这是我刚刚抄好的经书,送给你。”

    宁岐躬身道:“谢谢薛伯。”

    …………

    薛氏家族的最高城堡上。

    只有薛彻、宁岐、阎厄三人。

    “沈浪的军队快要来了。”薛彻缓缓道。

    宁岐道:“我愿意和薛氏家族并肩作战。”

    “不用,不用……”薛彻笑道:“三殿下,遇到沈浪这种对手,非常头疼吧,有些时候简直让人绝望。”

    宁岐苦笑。

    他和沈浪几乎算是隔空交手过,但结果也是痛彻心扉。

    沈浪突袭楚王都,和楚王签订新停战协定,将他的声望从最高处打下尘埃。

    接着,沈浪关键时刻救活了国君宁元宪,致使宁岐刚刚做了一个多时辰的少君就废掉了。

    这何止是致命打击,简直就是扔下了十八层地狱在油锅中煎熬,换成其他人只怕立刻就完蛋了。

    “因为沈浪掌握了世俗世界所不了解的力量,所以在之前战斗中,你们才会如此被动。”薛彻缓缓道:“这一战殿下旁观就好了,沈浪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

    “我会当着沈浪的面,将金木兰一寸一寸凌迟处死,然后还要塞到沈浪的嘴里,问他好吃不好吃。”

    “然后在当着所有人的面,将沈浪一寸一寸凌迟,关键的一刀,可以交给三王子来。”

    哪怕说这些话的时候,薛彻也并不是咬牙切齿的,反而非常平淡。

    “沈浪对我薛氏家族的力量,完全一无所知!”

    ………………

    外界对薛氏家族的力量,确实一无所知。

    此时,摆在薛彻面前的是整整十只瓶子。

    里面涌动着诡异的绿色。

    全部都是浮屠山蛊虫,每一个瓶子里面有一升左右。

    这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了。

    “来,你来……”

    薛彻招了招手。

    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走了过来。

    “爷爷。”

    这个少年是薛彻的孙子,薛皿。

    薛彻递给了他一张弓,竟然也是复合弓,也有滑轮组,看上去和沈浪装备军队的弓一模一样。

    很显然,薛氏家族仿制了沈浪的弓。

    这也是一支二石的强弓。

    “射那边。”

    薛彻一指。

    前面二百多米的地方,捆绑着一个老者。

    他的左边捆绑着一个女人,右边捆绑着一个小孩。

    “挑选一个射杀掉。”薛彻道。

    “老爷,饶命啊,饶命啊……”

    “我们什么过错都没有犯啊,我们忠心耿耿啊。”

    “我们之前虽然是呆在金氏家族,但是几十年前就已经随着小姐陪嫁到薛氏来了啊。”

    十六岁薛皿弯弓搭箭,瞄准了二百米外的那个小孩。

    这是两石强弓,不过是复合弓,拉起来要轻松很多。

    射!

    “嗖!”

    十六岁的薛皿猛地一箭射出。

    箭如闪电一般飞了出去。

    绑在柱子上的那个孩子吓得嚎啕大哭。

    但是没有射中,距离得太远了,超过了二百多米。

    “换一支箭……”

    薛彻从特殊的箭筒里面抽搐了一支箭。

    薛皿再一次弯弓搭箭,猛地射出。

    “嗖……”

    两石强弓的箭实在是威猛,再一次如同闪电一般爆射而出。

    二百多米的距离,轻而易举就射到了。

    但是薛皿要射的是那个嚎啕大哭的小孩。

    依旧没有射中。

    但是……

    这支箭在飞过三个人中间的时候,忽然猛地爆开。

    绿色的烟雾爆出,猛地溅射在三个人的身上。

    “啊……啊……啊……”

    三个人发出无比凄厉的惨叫。

    然后整个身体开始腐蚀烂掉,彻底扭曲。

    仅仅几秒钟,就彻底惨死。

    死状可怕之极,全身皮肤仿佛被硫酸腐蚀过一般。

    这就是蛊虫箭。

    不需要射中,只要超过一个距离,它就会爆开。

    然后里面的蛊虫就会如同烟雾一般猛地蔓延,完全无孔不入。

    只要碰到皮肤,不管碰到那里,那里就会腐蚀。

    彻底惨死。

    薛彻和薛皿上前,检查这地上三人的尸体。

    已经腐烂不堪,凄惨到了极致,完全没有人样了。

    哪怕流出来的血也是绿色的。

    “孙儿,毁掉这些尸体。”薛彻道。

    十六岁的薛皿拿过一桶油,泼溅在三具尸体上,然后一把火点燃。

    毁尸灭迹。

    薛彻揉了揉薛皿的脑袋道:“孙儿,沈浪的军队很快就要打来了,你有什么愿望?”

    薛皿道:“那金木兰也会来吗?”

    薛彻道:“也会来。”

    薛皿道:“那我的愿望就是弄死金木兰,听说她是绝世美人,天下最美的女人。”

    薛彻道:“好志向,好志向!”

    然后,薛彻目光望向城堡下面。

    密密麻麻几千人。

    全部都是南海剑派弟子,全部都是武道高手。

    再后面,密密麻麻上万人。

    全部都是薛氏家族的军队。

    “装备新弓!”

    随着一声令下。

    几千名南海剑派弟子,全部装备了全新的弓箭。

    和沈浪涅槃军一模一样的复合弓,两石强弓。

    因为所有南海剑派的弟子和士兵不一样在,他们的武力强大,也能够轻而易举拉开这2石强弓。

    “你们装备的弓,和沈浪涅槃军的弓是一模一样的,都是2石强弓。”

    “但你们的箭,全部是特制过的。”

    “不需要瞄准,只要射出去就会在空中爆开,然后里面的蛊虫就会蔓延而出,把周围所有的人全部杀死。”

    “来人,实验!”

    其中一个武士上前,拿起强弓,弯弓搭箭,瞄准二百多米外的三个人。

    “蒙上眼睛。”

    那个武士蒙住眼睛。

    “射!”

    猛地射出。

    箭如闪电一般,猛地射出了二百多米,距离那三人目标还有几米的上空猛地爆开。

    绿色的烟雾冒了出来。

    “啊……啊……啊……”

    无数蛊虫如同烟雾一般,溅射在三人的身上。

    一阵阵凄厉的惨叫,那三个人身上被腐蚀烂了。

    短短片刻后惨死。

    根本不需要瞄准,蒙着眼睛就能射中。

    因为这箭爆开之后,无数蛊虫如同烟雾蔓延出来,几米之内的人都会被溅射到。

    薛彻缓缓道:“诸位,沈浪的军队很快就要来了。”

    “留下他们,斩尽杀绝。”

    “你们可知道沈浪创造了很多新名词,比如时,分,秒,这是时间单位。”

    “滴答,这就是一秒钟。”

    “我要求你们,在十秒钟之内就把沈浪的涅槃军杀得干干净净。”

    “就这样!”

    薛彻对这一战只有一个要求:秒杀!

    ………………

    薛彻城堡之内!

    几个宗师级高手,静静坐在这里。

    “诸位师兄,消灭沈浪本不需要这么多的宗师强者。”

    “但是,这次我们要活捉三个人。”

    “沈浪、金木兰、大傻。”

    “金木兰需要在沈浪面前凌迟,这当然是为了泄愤。凌迟几百刀后,然后把她全身的血和骨髓抽出来,浮屠山会有大用。”

    “大傻全身都是宝,骨髓、血液、骨头、筋脉全部要抽出来,这是巨大的宝藏。”

    “那就拜托几位师兄了。”

    几名宗师级强者朝着薛彻拜下道:“放心,一定让薛师弟如意。”

    薛彻道:“到了那时候,都分给师兄们一杯羹吃。”

    ………………

    一切准备妥当。

    绝杀的武器,一样又一样。

    薛彻半只脚在世俗世界,半只脚已经进入了超脱势力。

    南海剑派几乎算是浮屠山的小号。

    所以对地面上世俗王权的那些战斗有些看不上眼了。

    当然,这些秘密武器也是他奋斗了几十年的积累。

    现在没有想到要用出去了。

    “沈浪啊,你对神秘的力量完全是一无所知。”

    “你很快就会明白,你招惹了一个完全不能碰的敌人。”

    因为眼界高了,在秘密势力中呆的时间也有不短,所以薛彻对沈浪的涅槃军啊,神射手啊,真是有些看不上了。

    雕虫小技,跳梁小丑。

    因为这些超脱势力不动手,才显得你沈浪能耐。

    沈浪马上要来攻打南洲城。

    获胜?

    压根就不是薛彻的目标。

    他只要一个结果,秒杀!

    ………………

    沈浪的舰队,依旧在距离南洲城二三百里外的区域游弋。

    还记得那三个海盗头子吗?

    他们把薛磐出卖给了沈浪,换了三千金币,发了大财。

    顺便,他还把三个特殊的瓶子交给了沈浪。

    他并非觉得这三个瓶子不值钱。

    别小看海盗头子,他们很有眼光的。

    未知的东西一定是稀罕的。

    稀罕的东西一定是值钱的。

    但如何变现是一个问题。

    越是稀罕的东西,拿到强大的势力去变现,那可能换来的不是金钱,而是杀人灭口。

    沈浪只看了一眼,就直接道:“再拿一千金币给三个壮士。”

    顿时,三人更加欢天喜地。

    平均每人一千三百多金币,发大财了。

    这辈子都可以吃香喝辣用不完了。

    ………………

    沈浪小心翼翼,动用了各种手段,开启了其中一只瓶子。

    里面是绿色的液体,全部都是浮屠山的蛊虫,不知道有多少只,天文数字。

    不过这些蛊虫此时正浸在特殊的液体里面,在沉睡。

    开启之后,一部分蛊虫蠢蠢欲动。

    如同绿烟一般冒了出来,猛地扑在了沈浪的脸上。

    顿时这些蛊虫猛地清醒过来,疯狂要吞噬沈浪的血肉。

    然后……

    它们都死了。

    如同无数绿色灰尘一样从沈浪的脸上掉落下来。

    唉!

    沈浪太毒了。

    为了避免杀死这些蛊虫,沈浪戴上了面罩,戴上了手套。

    抽出了一个标本,放在显微镜下观察。

    “二级腐尸蛊虫!”

    这不是沈浪的命名,而是浮屠山取的名字。

    吴荼子的资料库中,记载得清清楚楚。

    听上去很牛逼是不是?

    这些蛊虫是专门培育出来,用来做大规模杀伤的。

    它们一旦接近人体肌肤,轻而易举就可以钻入血肉之内。

    它们分泌出来的东西和血液结合起来,瞬间可以变成可怕的强酸。

    所以,所以只要被这些蛊虫击中的人,全部都会腐烂成为绿色浓浆。

    死状惨不忍睹。

    但是这种蛊虫也有一个缺点,离开了营养液之后,在空气中最多只能存活几秒钟。

    它们需要立刻钻入人体血液之内才能活下来进行屠杀。

    但是,它们极度微小,堪比粉尘,可以轻而易举钻入铠甲缝隙。

    也就是说沈浪涅槃军的铠甲根本挡不住。

    一旦这些蛊虫蔓延,涅槃军瞬间就会死绝。

    这三瓶加起来,大概有三升左右。

    很显然是燕难飞带出来的。

    他攻打沈浪舰队的时候,没有用这玩意。

    很显然是觉得没有必要,他要把这三瓶浮屠山蛊虫用在怒潮城堡。

    薛氏还真是毒啊。

    为了赢,完全不择任何手段。

    也完全不管杀多少人。

    燕难飞这架势,压根就没有打算在怒潮城打正规战争。

    直接就要用这种恶毒诡异的手段,将怒潮城斩尽杀绝,将金氏家族斩尽杀绝。

    这活生生就是生化武器了。

    大炎帝国明令禁止的。

    结果薛氏却拿出来用。

    这个禁令,也只有呵呵了。

    世界上果然没有新鲜事。

    叙利/亚政fu军绝不能用生化武器,但是反抗军就可以用。

    ………………

    薛彻既然让燕难飞带了三瓶蛊虫,那薛氏家族就绝对不止三瓶了。

    可能是十瓶?

    那么薛彻有没有可能还有其他蛊虫?

    可能性应该不大。

    薛氏和南海剑派毕竟只是浮屠山的小号,对方不可能更厉害的绝密杀器给薛氏。

    而且这个二级腐尸蛊虫在世俗世界已经足够强大了,对正常军队足够进行碾压级屠杀。

    所以浮屠山也没有必要给薛氏家族更强的大规模蛊毒。

    那么接下来,攻打南洲城,薛彻一定会用这种蛊虫。

    如果没有防备的话。

    那沈浪的涅槃军会瞬间被秒杀。

    不会超过半分钟,就会死绝。

    用特制的箭支猛地射出,爆开之后,这些蛊虫猛地散开,无孔不入,根本躲不了。

    这些蛊虫进入人体之后,就会飞快繁殖。

    在很短时间内,就可以把这个人腐蚀致死。

    那么沈浪有所防备吗?

    当然有!

    他甚至对五种蛊虫做了防备。

    只不过他很难确定薛氏家族究竟拥有哪一种蛊虫。

    但大概能够推断是二级腐尸蛊虫。

    因为这种蛊虫级别不高,但是杀伤力惊人,性价比绝对高。

    那么对这二级腐尸蛊虫的免疫困难吗?

    一点都不困难。

    这些蛊虫本身是无毒的,进入人体血液之后,会立刻分泌出一种东西。这些东西和血液混合在一起,变成可怕的腐蚀强酸。

    所以沈浪只需要给每个人提前注射某种药剂,专门屠杀这种蛊虫的药剂。

    这二级腐尸蛊虫进入血液之后,先要吞噬血液,然后再分泌腐蚀性强酸。

    但是,它刚刚吞噬第一口,就彻底死了,根本来不及分泌剧毒。

    那沈浪用来防御二级腐尸蛊虫的药剂是用他鲜血制成的吗?

    不是!

    真的没有必要。

    防御这种蛊毒有超过三五种法子。

    这倒不是在吴荼子的资料看到的,而是在矜君那边的上古典籍看到的。

    沈浪挑选了最容易的法子,开发出了防御药剂。

    ……………………

    “来人!”

    沈浪一声令下,走进来了两个人。

    一个是正常人,一个是涅槃军,一个女人,一个男人。

    沈浪拿出针管,给每个人注射了防御药剂。

    然后静静等待。

    两个人的身体都有了反应,高烧半个小时,身上冒出了很多个麻点。

    甚至皮肤都出现了比较诡异的紫色。

    过了一个小时后。

    这些症状都消失了。

    “伸出手。”

    两个人伸出手。

    沈浪用玻璃片蘸了些许二级腐尸蛊虫,涂抹在两个人的手心上。

    这些蛊虫原本在休眠中,顿时清醒了过来,本能地沿着缝隙钻入到人体肌肤之内,进入血管之中。

    所以,这绿色直接在两人的手心消失了。

    接下来按说就会出现诡异的一幕。

    两个人的双手首先腐蚀烂掉,然后飞快蔓延全身。

    五脏六腑,全身都彻底腐蚀烂掉,最后彻底惨死。

    结果……

    完全安然无恙。

    这二级腐尸蛊虫刚刚进入两个人的血液之内,就瞬间死了。

    沈浪的注射的防御药液,能够绝对免疫这种蛊虫。

    尽管这在预料之中,但还是给人于惊喜。

    ………………

    接下来。

    沈浪给所有的涅槃军,全部注射了蛊虫免疫药剂,也给所有的水手注射了。

    结果……

    有十几个人发生了强烈的反应。九个人死去,六个人失聪失明。

    这个结果比想象中要好一些。

    又等了一天时间!

    确保免疫药剂已经彻底进入了涅槃军体内,遍布在每一处血液中。

    确保薛氏家族的蛊虫已经不会伤害任何一个人。

    沈浪一声令下。

    涅槃军登陆南洲岛。

    攻打薛氏家族的真正老巢,南洲城!

    ………………

    南洲城的码头没有被破坏。

    沈浪舰队轻而易举停靠。

    想象中的登陆战没有发生。

    三千多涅槃军,轻而易举登上了南洲岛。

    然后整齐列队,朝着南洲城进发。

    整个过程中,宽阔整齐的道路上,没有半个人影,没有受到任何伏击。

    就仿佛是薛彻在等着他来攻打南洲城一样!

    半个时辰后!

    沈浪的涅槃军兵临城下。

    这就是南洲城了。

    这就是薛氏家族的老巢了,整个南部海域的贸易中心了。

    ……………………

    薛彻并没有站在城头指挥军队。

    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若他亲自上城头的话,有些跌份。

    这是一场秒杀的战斗,难不成还要他这个薛氏之主亲自指挥?

    薛彻就只是站在城内的之上,手中把玩一个颅骨,默默看着沈浪军队的到来。

    这颅骨,正是他儿子薛磐的。

    “沈浪,你来了。”

    “金木兰,你也来了。”

    金木兰果然和传闻中一样绝美,简直艳丽不可方物,尤其这魔鬼身材,近乎不似人类。

    这等美人,若不够强大的话,享用她会折福的。

    至少沈浪没有这个资格,也没有这么能力享用。

    薛彻也不会享用,免得日后被大人物记恨。

    不过这样的绝世娇娃,我享用不了,就彻底毁掉吧。

    抽干血液和骨髓后,彻底毁掉谁也别惦记。

    薛彻拿出了新的刻刀,新的紫檀书页,静静地等着。

    将沈浪和金木兰活捉之后,凌迟处死,然后用二人的鲜血铭刻经书。

    很快的,不会超过一刻钟!

    薛彻有绝对之把握!

    …………

    城头上的指挥官是薛氏家族新世子、前浮屠山弟子薛鼎。

    见到沈浪的涅槃军出现,薛鼎一挥手。顿时城头上,密密麻麻的守军出现了。五千名南海剑派弟子,近万名薛氏私军。

    这五千名南海剑派弟子,手中全部拿着复合强弓。

    沈浪眼睛一眯,这是剽窃我的弓啊。双方军队的弓看上去真的一模一样。

    不过南海剑派弟子背后的箭就不一样了。特殊的箭壶,每一壶只有五支箭,间隔得很开。这每一支箭里面,都有无数的二级腐尸蛊虫,可以杀死几米之内所有的敌人。

    前浮屠山弟子,薛氏新世子薛鼎,鹰目缓缓盯着沈浪。

    这就是沈浪?

    这就是金木兰?

    这个女人果然美丽得让人战栗,真的不能睡吗?

    双方没有放任何狠话。

    薛鼎就等着沈浪涅槃军的接近。

    一旦靠近三百米,就立刻蛊毒箭狂射。

    一分钟内解决战斗,将沈浪军队斩尽杀绝。

    一场秒杀级的战斗,还要喊什么话?

    这是超脱势力对世俗军队的秒杀。

    要是喊什么斩尽杀绝,那才是辱没了。

    薛鼎心中充满了期待。

    涅槃军不是号称第一王牌,战无不胜的吗?

    在十秒钟内将你们彻底杀绝。

    那是何等之惊艳震撼?

    ……………………

    注:月票榜危急,江湖救急,接下来保证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