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大战结束!种氏跪降!(新盟主可可天天kt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恭喜可可天天kt成为本书新盟主,谢谢)

    “拦住他,拦住他……”种尧高呼。

    尽管他觉得自己的城门无比坚固,但面对大傻这样的战场怪兽还是非常忌惮。

    “我去!”

    然后一声巨响,一根巨型狼牙棒猛地掉落下来,砸在地上。

    紧接着一声更大的巨响,一个巨汉直接从城墙上跳了下来。

    蓝暴!

    之前始终跟随宁岐的那个战场霸王。

    姜离余孽,特殊血脉者。

    一直到此刻,他都还在为宁岐、为种氏而战。

    殊不知大炎帝国已经要将他也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抹去了。

    “大傻兄弟,我对你没有敌意,但是你想要去城门,必须先过我这一关。”蓝暴抄起狼牙棒朝着大傻道,他明明是用非常普通的口气说话,但听上去依旧如同雷鸣一般。

    蓝暴对大傻确实没有敌意,甚至还充满了莫名的亲近。

    大傻看了蓝暴一眼,然后将身上的箱子放在地上,抄起了玄铁棒。

    “来吧,兄弟!”大傻道。

    “啊……”蓝暴一声大吼。

    然后挥舞着狼牙棒,猛地朝着大傻冲了过来。

    这架势,真的有一种犀牛冲撞的感觉。

    “砰!”

    两个巨汉猛地冲撞在一起。

    火星撞击地球一般。

    玄铁棒和狼牙棒也狠狠撞击在一起。

    一声巨响。

    刹那间。

    城墙上的人身体猛地一颤,毛骨悚然。

    因为这声音太响,太尖锐了。

    两个人站的地面,直接龟裂。

    这仅仅只是见面礼。

    然后,两个人陷入了疯狂大战。

    一开始还能看得见身影,到后面完全是尘烟滚滚,将两个身影完全笼罩。

    整个地面甚至仿佛被犁过一般。

    这一战看得所有人胆战心惊,浑身战栗。

    太可怕了。

    压根就没有任何招数,就是力量和速度的碰撞。

    四五百斤的狼牙棒对战四五百斤的玄铁棒,疯狂对砸。

    火星四溅。

    任何人哪怕挨一下,也立刻成为了肉泥。

    但是这两人,活生生挨下了。

    千米范围之内的地面,被蹂躏得千疮百孔。

    这压根不像是两个人类在战斗,而像是史前巨兽一般。

    “砰砰砰……”

    五十招、一百招、三百招。

    忽然,两个人停了下来。

    漫天的尘土渐渐落定。

    两个人的脚下地面已经裂开了无数缝隙,蓝暴的双脚更是插入了地面泥土半尺。

    不,他是活生生被大傻砸进去的。

    他依旧手握狼牙棒。

    “咔嚓……”

    忽然这支狼牙棒也猛地龟裂,碎落了一地。

    “噗……”

    “噗……”

    紧接着,蓝暴嘴里一股又一股的鲜血涌出。

    “我艹,你牛逼,哥哥打不过你。”

    蓝暴最后一口鲜血猛地喷出,然后单膝跪在地上,开始狂呕鲜血。

    其实他一开始就不是大傻的对手,真的完全是在硬撑,但实在是撑不住了。

    “兄弟,你杀我不?”蓝暴问道。

    大傻摇头道:“俺不杀你,你和屠大,屠二一样,都是我兄弟。”

    “那行,那我在这里吐一会儿血。”蓝暴继续呕血:“我挡不住你了,你该干啥干啥去吧。”

    大傻看了他一眼道:“你会死不?”

    蓝暴道:“大概死不了吧,不过伤得比上次狠!”

    大傻走了。

    过了一会儿,蓝暴自言自语道:“不行,不行,我得躺会,撑不住,撑不住。”

    然后,他竟然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一边吐血一边休息。

    ………………

    大傻继续扛着大箱子冲向城门。

    “砸、砸……”

    “油锅,油锅……”

    城门之上的守军,疯狂地攻击大傻。

    但是结局和楚王都的一样。

    扔巨石下来,哪怕上百斤的巨石,大傻完全不当一回事。

    你能把我砸得晃动一下,我算你牛逼。

    而油锅?

    有木兰这个神射手在,任何武士扛起油锅的瞬间,立刻就会被她的箭射倒。

    “嗖……”

    更过分的是,木兰一支火箭射来。

    整个油锅熊熊燃烧,城头上的种氏守军被烧死无数。

    就这样,大傻顶着无数的滚木和巨石攻击,再一次开始狂砸城门。

    “砰砰砰砰……”

    一阵阵巨响。

    城门最外面一层的木头,活生生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洞孔,露出了里面的铁门。

    贴上铝热剂,猛地点燃。

    “砰……”

    再一次爆出了惊人耀眼的白光。

    厚厚的铁门直接被烧红了,烧融了。

    然后,大傻在此拿起玄铁棒狂砸,轻而易举将铁门砸穿了。

    然而……

    里面还有一层厚厚的石门。

    靠!

    种氏家族这是不打算出来了吗?

    堵在这后面的石门,足足近一尺厚。

    大傻将一箱火药塞在门洞上,点燃后飞快后退。

    这箱子火药,足足有一二百斤。

    大傻飞快跑出了上百米。

    “轰……”

    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

    如同雷鸣一般。

    整个地面都颤抖。

    然而真是见鬼了。

    这扇厚厚的石门依旧一动不动。

    火药的威力还是太弱了。

    关键是爆炸的威力,全部朝外释放出来,只有一少部分作用在巨石门上。

    这座见鬼的石门,还是太坚固了。

    听到这一声巨响后,种尧、种鄂也吓了一跳。

    但城门终究还是没事。

    大傻再一次冲上去。

    发现那个石门只是被炸开了一个坑而已。

    然后,他再一次拿出铝热剂,超过二百斤,全部贴在巨石门的大坑上。

    再一次点燃。

    “轰轰轰……”

    看上去,整扇石门都在熊熊燃烧。

    石头也是有熔点的,也能够被烧红,烧化的。

    只不过近一尺厚的石门,想要烧化实在太难了。

    这次放了这么多的铝热剂,而且集中石门的大坑上燃烧。

    整整几分钟后,终于将那处地方彻底烧红了,烧得融化了。

    片刻后,铝热剂烧完了。

    那扇石门一尺多范围内全部是通红的。

    大傻拿起玄铁棒,再一次狂砸。

    城头之上,对大傻的攻击依旧在疯狂砸落。

    而这个战场BUG,完全置若罔闻,继续疯狂砸城门。

    “砰砰砰砰……”

    被彻底烧红之后,石门没有那么坚固了,直接被大傻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洞孔,终于被砸穿了。

    然后大傻探头看了一眼。

    顿时惊呆了。

    种氏家族这是疯了吗?

    这扇石门的后面,竟然堆着无数的巨石,将整个城门洞堵得严严实实。

    不过这又怎么样?

    大傻根据沈浪的吩咐,开始忙碌起来。

    他顶着城头的攻击,一趟又一趟地运火药。

    一次一箱,每一箱足足二百斤多斤。

    整整好几箱火药,足足一千多斤,全部塞到城门之后。

    这整个过程中,城头上种氏家族的武士对他进行疯狂的进攻。

    “射箭、射箭……”

    “射火箭。”

    “瞄准他的箱子。”

    尽管不知道这箱子为何物,但种氏也只要射火箭引爆。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

    大傻举着一面巨大的盾牌挡在箱子面前,任何火箭都射不中箱子。

    看着大傻一趟又一趟地把诡异的箱子塞入城门之内。

    种尧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越来越强。

    “种鄂,我们去阻止他……”

    然后,种尧、种鄂两个顶级高手从城墙上跃下来阻挡大傻。

    这两个人都无比接近于宗师级强者,刹那间大傻直接落于下风。

    大傻就是这样的,只要面对的是绝顶高手,一开始肯定是吃亏的。

    但是只要让他扛过几百招,那敌人就完了。

    片刻后!

    木兰杀了过来。

    四个人,疯狂厮杀在一起。

    种鄂、种尧两个人的武功高于木兰和大傻。

    但是木兰速度太惊人了,提前感知太强了,娇躯如同闪电一般,根本无法击中。

    而大傻?

    是能够将大宗师都打哭的人。

    我是打不过你,但是我耐力强。

    只要你杀不了我,总能将你内力耗尽。

    “金木兰,你的对手是我!”

    一声娇咤。

    一道火红的身影从城墙上猛地跃了下来。

    种师师。

    她早就想要来杀木兰了。

    之前论长相两个人差不多,论身材两个人也差不多。

    但是种师师武功更强,身份更高贵。木兰曾是她的手下败将,她一直洋洋得意。

    但没有想到,金木兰此时武功竟然变强了,而且变得更美,身材魔鬼得仿佛不像是真实的。

    种师师心中无比妒忌。

    凭什么?我才是越国第一绝世娇娃!

    此时,见到金木兰落入了下风,她立刻冲下来围攻。

    要抓住千载难逢的机会,再给金木兰致命一击。

    “师师,回去……”种尧惊呼。

    种师师的一剑,如同天外飞仙一般,在空中朝着木兰闪电刺了过来。

    金木兰,上一次我一掌击裂了你的肋骨。

    而这一次,要将你的身体刺穿。

    “去死吧……”

    种师师的剑刺向金木兰胸口。

    然而……

    下一秒钟。

    木兰的超级大长腿,猛地一阵弹射,踢在种师师的腰间。

    快得根本无法防御,至少以种师师的修为根本防不住。

    刹那间!

    “噗……”

    一口鲜血猛地喷出。

    种师师一声惨呼。

    她绝美的娇躯还没有落地,顿时如同风筝一般,直接被踢飞出几十米。

    她刚刚从城墙上跳下来,现在又被直接踢回到城墙之上了。

    猛地砸落在地。

    “我,我……”

    又连着呕出了几口鲜血,种师师彻底昏厥过去。

    一招被秒杀!

    ………………

    四人大战在继续!

    种尧发现了金木兰的可怕。

    她的内力明明远不如他,武功修为也不如。

    但是速度太快太敏捷,那魔鬼一般曲线的娇躯,充满了惊人的弹力。

    轻轻一弹,就可以跃出十几米远。

    而且对于危险充满了预判和感知,所以根本就无法伤到她,一剑都击不中。

    反而要时时刻刻提防她的攻击。

    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快,这么敏捷的速度。

    金木兰是打不中。

    而大傻是随便让你打。

    我穿着半寸厚的钢铁铠甲,你用剑能够刺穿算我输。

    “嗖嗖嗖嗖……”

    种氏高手不断跃下。

    几十人,上百人对战大傻和木兰二人。

    然后……

    屠杀开始了。

    涅槃军箭雨狂射。

    大傻直接把后背交给种鄂。

    你来砍,你来杀啊。

    然后,他挥动玄铁棒大开杀戒。

    “嗖嗖嗖嗖嗖……”

    箭雨爆射。

    除了最顶尖的高手,寻常武道高手,根本抵挡不住涅槃军的箭雨。

    “砰砰砰砰……”

    第一涅槃军出动。

    这支超级重甲步兵,组成了一个乌龟壳,护送着十几箱火药,一直靠近了城门。

    “挡住他们,挡住他们……”

    城墙上的种氏大军高呼。

    无数箭雨射下。

    无数的巨石砸下。

    无数的滚油泼下。

    但这第一涅槃军完全不顾伤亡。

    滚烫的油泼在身上,虽然穿着厚厚的铠甲,但是温度惊人,而且这些滚油可能会沿着缝隙钻进来,直接将皮肤烫熟。

    但他们连躲都不躲,组成钢铁阵,将剩下的两千斤火药,全部塞入了城门洞内!

    “撤退,撤退……”

    差不多了!

    金木兰一声令下。

    第一涅槃军后撤。

    然后大傻后撤。

    最后金木兰闪电一般后撤。

    种尧感觉到巨大的不妙,大吼道:“朝城门洞内泼水,泼水。”

    一桶又一桶的水从城头上吊了下来。

    几十名种氏武士举着水桶,要朝着城门洞内泼水。

    原本可以从城内把这些火药泼水,但为了彻底杜绝敌人的进入,种氏把城门洞都堵住了。

    “封住城门破洞,封住……”

    种氏家族的武士,高举着盾牌,试图去将大傻砸出来的城门大洞堵住。

    然而……

    一切都是徒劳的了。

    金木兰弯弓搭箭。

    开始狂射!

    连珠箭!

    种尧和种鄂,拼命格挡。

    当着盾牌,疯狂挡箭。

    这两人确实厉害,木兰的每一箭都被挡住了。

    然后一面厚厚的盾牌,挡在了城门的破口上。

    终于封住这个洞口了。

    种氏长长松了一口气。

    “嗖……”

    而这个时候,木兰猛地一箭射了过来。

    “噗……”

    这两米的巨箭,直接射穿了这面堵住城门破洞的盾牌,刺入三寸多深。

    依旧算是挡住了。

    但是……

    下一秒钟。

    “砰……”

    这支箭的箭头部位猛地燃烧,然后爆开!

    铝热剂火花,朝着城门洞内四下飞散,里面可是密密麻麻堆积了三千多斤的火药。

    种尧全身汗毛猛地竖起。

    他本能地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然后用尽了所有的内力,朝着边上狂奔。

    “轰轰轰轰……”

    惊天动地的巨响。

    整个地面都在颤栗。

    整个城门之处,仿佛猛地隆起。

    然后……

    厚厚的石头城门,直接飞了出去。

    堵住城门的无数巨石,也猛地飞了出去。

    城门内外的几百名种氏家族武士,如同稻草人一般飞出。

    在空中直接鲜血狂喷,筋骨断折。

    “砰砰砰……”

    无数巨石落地。

    那扇厚厚的巨石城门,飞出了十几米后,狠狠砸落在地,将十几个人砸成了肉泥。

    种尧、种鄂都躲开了这惊人的爆炸冲击波。

    但是整个耳朵内一阵阵轰鸣。

    天地间什么都听不见了。

    甚至大脑也一阵阵昏眩,眼前一阵阵发黑。

    这是典型的脑震荡。

    种尧算是很强了,这么近的距离被爆炸扫中,仅仅只是轻微脑震荡。

    而城头之上种氏家族的士兵,也全部被横扫在地,生死未卜。

    整个场面,如同修罗地狱。

    ………………

    城门破了!

    这几千斤火药,终于炸开了一个豁口。

    将城门砸穿。

    将城头炸塌。

    怎么说呢?

    这个威力在外人看起来,还是很强的。

    如果沈浪看到了,只会叹息太弱。

    硝石矿太缺了。

    不管多高级的炸药,都需要用到硝矿。

    靠着刮茅厕,得到的硝太少了。

    但不管怎么样,镇西城门破了。

    ………………

    “进城!”

    随着金木兰一声令下。

    第一、第二涅槃军开始集结,攻入城内。

    大傻又成为了坦克一般,开路先锋。

    第一涅槃军外面做移动的钢铁墙壁,第二涅槃军在里面射箭。

    轻而易举地攻入了镇西城内。

    尽管种氏家族的军队毫不畏死一般冲上来,想要阻挡涅槃军入城。

    但是已经毫无意义了。

    一旦敌人失去了城墙的庇护,第一涅槃军近战无敌,第二涅槃军远射无敌。

    局面便是一边倒的屠杀。

    诚然,涅槃军只剩下几十万支箭了。

    但是种氏家族的守军,仅仅不到一万而已。

    一个时辰后!

    镇西城彻底沦陷。

    种氏家族近万守军,近乎全军覆灭。

    金木兰攻入镇西侯爵府内,抓捕种氏家族成员超过五百人。

    ………………

    之前说过。

    顶级的武道高手在战场上用途不算很大,但是他们若想要跑,也基本上挡不住。

    所以……

    种尧、种鄂等上百名种氏家族的重要成员跑了。

    当涅槃军攻入城内之后,种尧就知道,大势已去,立刻带领家族嫡系成员,骑上最好的千里马,冲出了镇西城,逃之夭夭。

    但是,应该逃去哪里呢?

    东边?

    不行,那是天越城的方向。

    北边?

    也不行,那是艳州的方向。

    西边?

    更不行,那是死敌楚国的方向。

    南边?

    那是白夜关的方向,那里还有种氏家族的几千守军。

    用最快的速度去白夜关,然后带上所有的军队冲出天西行省南部,进入天南行省一路南下,进入薛氏家族的领地,进入南洲群岛。

    尽管那样会居人篱下,但起码安全了,而且有军队在手就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一路狂奔,狂奔!

    ………………

    白夜关距离镇西城足足三百多里。

    种尧等人一路不断换马,仅仅两天两夜后,就来到了白夜关之下。

    这座城关很牛逼,有两道城墙挡在山谷隘口处,中间还有十几座各式各样的城堡。

    所以能够驻守一万多大军。

    甚至最高峰的时候,郑陀有两万大军驻守在此处。

    “白夜关守将种鸣何在,主公驾到,立刻开门!”

    种鄂上前高呼喊门。

    但是,城关之内没有半点动静。

    种鄂、种尧对视一眼,身体渐渐有些发冷。

    千万不要,千万不要是坏消息。

    “白夜关守将种鸣何在?主公驾到,立刻开门!”

    此时,白夜关的大门缓缓打开了。

    但……种尧反而不敢进去了。

    因为太诡异了。

    而就在此时!

    白夜关城头上忽然一阵高呼。

    “叔父,快走,快走……”

    种尧几乎要昏厥了过去。

    果然,最坏的事情发生了。

    然后……

    “咚咚咚咚……”

    一阵阵战鼓巨响。

    白夜关上升起了一面又一面的旗帜。

    张!

    紧接着,城头上出现了天西行省都督张翀的面孔。

    “种尧侯爵,翀已在此等候多时了。”

    紧接着,张翀身后密密麻麻出现了无数的武士。

    每一个都是精瘦黝黑的。

    尽管穿着越国士兵的衣衫,但是种尧一眼就看出,这是沙蛮族人。

    只有这些猴子才最擅长攀爬城墙。

    白夜关沦陷了,这是昨天的事?还是前天的事?

    但在三天之前,白夜关明明还在种氏家族的手中。

    因为战局险恶,种尧不断从白夜关抽兵,使得这座城关的守军从一万多人下降到几千人。

    但这等险要城关,想要攻破,何其难也?

    没有想到,沙蛮族竟然会借兵。

    矜君这么疯狂吗?你和沈浪什么关系?你和越国不是仇人吗?

    “走,走……”

    种尧一声高呼,然后率领上百骑朝着东边方向狂奔,

    然而,仅仅奔出了十几里。

    他们停了下来。

    因为地面开始颤抖。

    然后东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道黑线。

    羌国的骑兵!

    足足上万羌国骑兵,潮水一般涌来。

    沈浪你真贱啊,简直是贱到无边无尽了。

    之前大战的时候,羌国骑兵也不动,张翀大军也不动。

    仿佛要把整个战场都交给金木兰的四千涅槃军。

    结果现在呢?

    又来给我上演四面埋伏?

    种尧就算再疯狂,也不敢说带着上百骑冲向羌国的一万骑兵。

    “走!”

    种尧又一声令下,朝着西边方向狂奔逃窜。

    然而。

    仅仅又跑出去了十几里。

    前面的地平线上又出现了一道黑影。

    大傻率领的第一涅槃军追过来了。

    种尧咬牙切齿。

    “走!”

    然后,率领着上百骑朝着北边方向狂奔。

    这个时候的种氏家族,真的如同困兽一般。

    东南西北方向,再也管不上应该去哪里,不应该去哪里了。

    只要逃出这个鬼地方就好。

    而且,距离他们最后一次换战马已经超过几个时辰。

    他们的战马就算再神骏也已经精疲力尽了。

    种氏嫡系上百骑,一路向北。

    又奔跑出去了几十里。

    然后……

    北边的地平线上,又出现了一道黑线。

    上面的旗帜是卞!

    这是卞逍的几千骑兵,为首的是卞逍的弟弟,卞允伯爵。

    种尧真的要炸了。

    我艹,我艹……

    之前你们都哪里去了?

    古兰城大战,完全不见你们的踪影。

    镇西城大战,也不见你们的身影。

    面对我的十万大军,你们一个影子都没有。

    现在我种氏家族的军队死光了,仅仅剩下一百多人,你们竟然出动了两三万人来围追堵截,上演大埋伏。

    真贱,真他妈的贱啊。

    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种尧此时内心的绝望。

    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全部被堵住了。

    哪里都去不了。

    关键天西行省北部都是大平原,适合骑兵驰骋。

    这上百骑躲都躲不了。

    “主公,我们下马,分散逃走!”

    “对,主公,我们朝着四边八方冲出去。”

    “敌人的包围圈很稀疏,再怎么也能够跑得出去的。”

    他们说得有道理,一百多人骑马目标太明显了,只要下马分散开来,目标就小很多了。

    总会有漏网之鱼的。

    “主公,你带着世子下马,乔装打扮,秘密离开,我们掩护你!”

    “主公,你带着世子走。”

    种氏家族嫡系武士纷纷高呼。

    这就是百年豪门贵族。

    当时有无数人愿意为苏难而死,今日就有无数人愿意为种尧而死。

    世世代代培养起来的忠诚,确实是很难动摇的。

    种尧骑在马上,头痛欲裂。

    为何会落到这个局面?

    十万大军啊,怎么会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惨?

    当然,原因他知道。

    急功近利、利令智昏。

    帝国给的诱惑太大了,远远超过了种尧的想象。

    只要消灭涅槃军,就能够自立为国。

    谁能不心动?

    关键是涅槃军只有四千多人而已。

    他手中有十万大军,怎么看都是轻而易举的。

    然而没有想到沈浪会如此之毒,竟然料到了他会向浮屠山求援,所以设下了如此毒计,让一万五千狂暴军沦为野兽狂杀自己人。

    若非狂暴军的自相残杀,这一战根本不会输。

    真正死在涅槃军手中的军队,只有两万而已。

    剩下大部分都是死于狂暴军的屠戮,还有十几万斤鱼油的爆炸。

    苏难当日就是利令智昏,才导致兵败如山倒。

    今日又轮到我种尧了吗?

    天下人是不是要耻笑我愚蠢?

    愚蠢吗?

    当然不是。

    不管苏难还是种尧,都是一代人杰。

    站在上帝视野,当然觉得这两人有些愚蠢。

    但身处他们自己的视野,谁又能抵抗这些诱惑?

    接下来该怎么办?

    苏难选择死全族,换取一个人的脱身,前往沙蛮族投靠矜君,东山再起。

    而且他和沈浪的仇恨彻底消除了,甚至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盟友。

    那我重要该怎么办?

    去投靠薛彻?

    不,不行!

    薛彻不是矜君,他远远没有那么宽宏大量。

    我种尧若是牺牲全族,乔装打扮逃之夭夭,能够去哪里?

    炎京?

    失去了天西行省,失去了十万大军,我在大炎帝国面前已经毫无价值。

    怎么办?

    怎么办?

    种鄂高呼道:“兄长,该做决策了,敌人已经合围了!”

    “主公!”

    “主公,要不然舍命一战,我们宁可站着生,也不跪着死。”

    “对,拼死一战,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

    种氏家族从来都不缺乏血气,他们和楚国打了上百年时间,骨子里面的彪悍是不会变的。

    足足好一会儿。

    种尧扔掉了手中的兵器。

    “投降!”

    “我种氏彻底投降!”

    “向国君投降,然后一切听从上天的安排!”

    这话一出,所有人震惊。

    “主公,为何要降啊?难道我们降了,沈浪就会放过我们了吗?”

    种尧道:“我们和沈浪有什么生死大仇吗?”

    还真没有,和沈浪有生死大仇的是薛氏,而不是种氏。

    甚至沈浪从来都没有说要将种氏斩尽杀绝,两个人唯一的正面仇恨就是种师师。

    但是……被疯狂打脸的人是种师师啊。

    而且,种妃和沈浪的关系很好。

    上一次宁元宪在种妃身上脑梗塞后,沈浪救了宁元宪,种妃就再也没有和沈浪为敌了。

    甚至沈浪生女儿,生儿子的时候,种妃都送去了礼物。

    上一次薛彻率领高手劫杀宁政的时候,种氏也没有出动一人。

    种尧道:“沈浪能够和苏难一笑泯恩仇,他有什么理由要将我们种氏斩尽杀绝?”

    “投降吧!”

    ………………

    片刻后!

    种尧率领一百多族人下马,扔掉了所有的兵器,脱掉了所有的铠甲,朝着大傻的涅槃军走去。

    他不像向卞氏投降,也不想向羌国女王投降,更不想向张翀投降。

    半个时辰后!

    大傻率领着第一涅槃军杀了上来,见到种尧的一百多人后,大傻猛地举起玄铁棒,准备大战一场。

    结果……

    种尧上前躬身拜下道:“大壮将军,沈浪公子呢?种氏正式投降!”

    大傻的玄铁棒高高举着,顿时呆了。

    他不由得朝着后面望去。

    我,我现在该咋办啊?

    “沈浪不在……”大傻道:“你不打了?”

    种尧道:“种氏家族,正式请降。”

    大傻看了好一会儿,道:“那你等着,我去找弟妹。”

    然后,他朝着镇西城狂奔而去。

    但是很快他又跑了回来,道:“不行,我不能走,万一你们说话不算数打起来,我不在的话兄弟们会吃亏,张大你去告诉我弟妹。”

    “是!”

    一个涅槃军武士朝着镇西城狂奔而去。

    两个时辰后!

    越国涅槃军统领金木兰,正式接受了种尧的投降!

    次日!

    天西行省总督张翀率领一万大军进驻镇西城,接管了这座西北第一城。

    金木兰率领涅槃军,押送种氏家族俘虏近千人,返回国都天越城。

    为表诚意,种尧也在囚车之内,用铁镣锁住了双腿双手。

    至此!

    天西行省平叛之战彻底结束。

    ………………

    注:今日两更一万六!诸位恩公,月票请继续给我,糕点拼尽所有力气码字回报你!

    谢谢我是晓龙,可无肉不可无书的几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