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全军覆灭!种尧绝望!(新盟主迷路了♀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恭喜迷路了♀成为本书新盟主,谢谢)

    古兰城战场之上,陷入了无比的狂躁。

    “杀,杀,杀……”

    一万五千名被改造过后的种氏武士已经要彻底爆炸了。

    完全压制不住内心杀戮的欲望。

    体内仿佛有一个无比强大的力量要炸出来一般。

    这架势和当时的城卫军是一模一样的,甚至更加猛烈。

    浮屠山的涅槃剂更很,它更多的是激发出人体内的兽之性。

    当初沈浪和苦头欢为了压制那一万多狂躁的城卫军,简直是心力憔悴。

    而如今种鄂也压不住这一万五千名狂暴军。

    他手中还有三万七千人都压不住。

    这还没有正是开战,种氏的两支军队就已经斗殴了几十次,超过几百人被打死。

    这改造过的种氏狂暴军太强了。

    如今压抑了几天,他们心中的屠戮欲望更加积攒到了极致。

    再不开战的话,这支军队几乎就要自爆了,就连眼珠子都彻底血红了。

    “吼吼吼……”

    这一万五千大军,拼命用战刀拍打自己的胸膛,一边发出野兽大吼。

    而且他们还不愿意穿铠甲,在这大冬天的竟然恨不得打赤膊。

    在种鄂的一再命令下,每一个人手握着一面盾牌。

    “砰砰砰砰……”

    这群改造后的狂暴军又开始用战刀敲打盾牌。

    种鄂高呼:“冲进去,将里面的涅槃军斩尽杀绝,去杀个痛快!”

    “杀个痛快!”

    “杀!”

    “冲!”

    随着种尧一声令下,这一万五千名狂暴军潮水一般冲了上去。

    这一刹那,真的如同万兽奔腾一般,速度无比之快。

    冲,冲,冲……

    每一个种氏狂暴军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冲进去,把里面的人杀得干干净净。

    与此同时!

    城墙上的涅槃军开始弯弓搭箭。

    “射,射,射!”

    箭雨再一次狂洒而下。

    “嗖嗖嗖嗖……”

    无比犀利的箭雨凶猛地砸入了种氏家族的狂暴军中。

    按说这个时候应该伤亡惨重了,因为这些狂暴军不喜欢穿铠甲,所以防护力很弱。

    但是服用了浮屠山的涅槃剂之后,他们的感知和敏捷度都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眼看着箭矢就要射入体内,他们猛地举起手中的盾牌,竟然将大部分的箭支挡住了。

    伤亡很小。

    这涅槃剂真是牛逼。

    难怪大炎帝国要彻底封锁上古文明的一切痕迹。

    这种东西完全可以让军队在很短时间内变得无比强大。

    “射射射……”

    涅槃军的第二波箭雨、第三波箭雨狂射而下。

    但是依旧没用。

    依旧被种氏狂暴军用盾牌挡住了。

    他们手中的盾牌尽管不大,但却蒙着铁皮,异常坚固。

    涅槃军强大的箭雨竟然失效了。

    种鄂见到这一幕,心中长长松了一口气。

    终于要赢了。

    这浮屠山的涅槃剂果然厉害。

    种氏家族和帝国站在一起,果然是正确的。

    这一战赢定了。

    一旦彻底灭了涅槃军,种氏家族就要自立成国了。

    这一刻已经近在咫尺。

    “杀,杀,杀……”

    一万五千名种氏狂暴军,无比凶猛地冲到了城墙之下。

    然后,就要开始沿着攻城梯往上攀爬。

    后方的种氏三万七千大军见到这一幕,不由得惊呆了。

    人和人的差距这么大吗?

    之前我们每一次冲向城墙何等艰难,简直是尸横遍野。几乎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许多生命。这仅仅半个多月时间,死在这片城墙下的尸体就足足三万多人。

    而现在这一万五千名狂暴军,轻而易举地越过了这片涅槃军箭雨的死亡区域。

    就这么轻而易举冲到城墙下了。

    ………………

    木兰看了一下。

    这个时候城墙之下的种氏狂暴军足够拥挤了。

    时候到了!

    “换箭!”

    随着一声令下。

    四千多涅槃军开始整齐换上了特殊的箭支。

    这种箭上帮着一瓶特殊的东西。

    “放,放,放……”

    涅槃军再一次狂射。

    箭雨再一次狂洒而下。

    城墙之下的种氏狂暴军再一次精确地举起盾牌,挡住射来的利箭。

    然而……

    这些箭射中盾牌,或者射中地面之后,箭杆上的瓶子猛地炸裂开。

    然后……

    无数的烟雾猛地爆出。

    空气中出现了诡异的香味。

    这种香味类似于谋杀楚王的暗香。

    但又不完全是。

    短短时间内。

    涅槃军射出了几万支箭。

    箭上都有沈浪配出来的诡异药物,每一支箭仅仅捆绑了两克左右。

    那这种药剂是什么?

    成分比较复杂。

    六成是各种蛇毒,三成是沙蛮族的植物之毒,还有一成是沈浪用各种技术调配出来的药剂。

    尽管成分都是毒,但是配成药剂之后,它反而不是毒。

    而更像是一种极度狂躁的兴奋剂。

    这就像是在印/度,三哥流行吸眼镜蛇毒一样。

    眼镜蛇的毒液,能够让人进入一种非常离奇的精神状态。所以一克眼镜蛇毒价格达到一百五十美元。

    相较而言,这才是真正的狂躁兴奋剂。

    沈浪算是在无意中研究出来的,他的本意是想要提升黄金龙血的药效。

    结果发现根本不行,这两样药剂混在一起之后,实验的动物立刻陷入一种非常可怕的状态。

    当时沈浪是拿着一只比较温顺的小老鼠做实验,结果它狂暴大发,把笼子里面的同类全部咬死,然后疯狂地要从笼子里面冲出来,活生生把自己撞成了肉泥惨死。

    至此,沈浪就把这种药剂封存了起来。

    没有想到今日却派上大用场了。

    原本沈浪弄不到这么多蛇毒的。

    但是去了一趟沙蛮族后,各种各样的蛇毒要多少有多少。

    几十上百斤都没有问题。

    ………………

    整个城墙之下,都弥漫着迷人的香味。

    好香,好香啊……

    种氏家族的狂躁军忽然间停止了攀爬城墙。

    开始拼命去嗅这股香味。

    因为这种香味让他们进入了一种非常美妙的精神状态。

    服用了浮屠山的涅槃剂之后,他们的力量、敏捷、感知、精神都提升了许多倍。

    而整个神智也摇摇欲坠,距离疯魔只有一线之隔了。

    而现在!

    吸入了这种诡异的香味之后。

    真的就如同火上浇油一般。

    体内涅槃剂的药效,仿佛熊熊燃烧的烈火一般瞬间彻底爆发了出来。

    种鄂感觉到不对。

    因为就连他嗅到这股香味之后,整个人也显得有些燥热兴奋。

    “不要嗅,不要嗅!”

    “屏住呼吸,屏住呼吸!”

    种鄂狂吼!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这一万五千名被改造过的种氏狂暴军,通红的眼球变成了血红色,全身的皮肤也变得酡红。

    呼吸无比急促,瞳孔有些散乱。

    原本已经摇摇欲坠的神智瞬间彻底崩溃。

    “嗷,嗷,嗷……”

    他们的内心在发出一阵阵嘶吼,他们的脑子里面只有一个词。

    杀戮,噬咬。

    杀,杀,杀!

    但是他们依旧没有动,而是继续贪婪嗅着这空气的香味。

    这种感觉太美妙了。

    还有一部分狂暴军,继续疯狂地攀爬城墙。

    轰轰轰轰……

    无数的滚木从城墙上滚落下来。

    将这些攀爬城墙的种氏狂暴军彻底砸落。

    看来药效还是不够啊,竟然还有一部分人继续攻城。

    木兰再一次下令。

    箭雨再一次狂射而下。

    无数的狂暴药剂再一次爆开。

    空气中的香味更加浓烈。

    终于……

    这支本就充满兽/性的种氏狂暴军,彻底失去了神智。

    快了,马上就要自相残杀了。

    就如同沈浪之前做实验的那样,那只老鼠杀死了整个笼子内所有的同类,然后活生生把自己撞成了肉泥。

    这一万多人眼珠充血。呼吸越来越急促,目光越来越疯狂。

    这架势,有些像是地球新闻上的所谓僵尸病毒。有些人吸了浴盐之后,开始狂暴大发,疯狂去噬咬同伴。

    战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

    就仿佛炸弹爆炸之前一刻钟的宁静一般。

    只需要一根火柴,就会瞬间引起熊熊大火。

    种鄂见到这一幕,整个人头皮发麻。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你们呆站做什么?赶紧攻城,攻城……”

    彻底失去神智的他们,干不了攻城这么高级的事情了。

    唯有剩下杀戮的本能。

    种鄂下令:“督战队,驱逐他们攻城,驱逐他们攻城。”

    在种鄂的一声令下,三千骑兵飞快加速冲到城墙之下。

    “快攻城,你们给我攻城!”

    三千督战队,穿着最精锐的铠甲,而且骑着战马,所以对这群狂暴军的畏惧稍稍小一些。

    拿出鞭子,驱逐狂暴军攻城。

    “去攻城!”

    “快,快……”

    “啪啪啪……”

    无数的鞭子,疯狂抽打在这群狂暴军的身上。

    然而,他们依旧一动不动。

    这架势,仿佛还非常享受鞭笞的感觉?这就像是电影中的台词,我一点都不痛,反而还有点舒服呢。

    种氏家族的三千督战队见到这一幕,不由得彻底惊愕不解。

    这到底是怎么了?这香味有什么鬼?我们嗅了之后,只是觉得很兴奋燥热,仿佛喝醉酒了一般,也没有这么大反应啊。

    这一万多狂暴军一动不动,甚至大多数人竟然闭着眼睛。

    督战队的首领是种鄂之子,种吉。他年轻气盛,被眼前的一幕彻底激怒了。

    顿时他猛地拔出战刀大吼道:“立刻攻城,否则格杀勿论,格杀勿论!”

    这就是督战队的传统了,一定要维持战场秩序,没有鸣金收兵的情形下,有任何人胆敢退兵,全部无情斩杀。

    “你们呆着做什么?立刻攻城!”

    一万多名狂暴军置若罔闻,依旧一动不动,拼命嗅着空气中的诡异香味。心中的杀戮欲望在疯狂积累。

    “杀,杀!”种吉一声令下。

    督战队手起刀落,斩下了几十颗人头。

    种鄂大惊,高呼道:“别杀人,别杀人。”

    但已经来不及了。

    整个局面就仿佛是堆积如山的火油内掉落了一根燃烧的火柴。

    猛地爆开。

    原本很多狂暴军还闭着眼睛,此时猛地睁开。

    目光,如同野兽!

    “嗷……”

    然后,这一万多野兽之军,朝着三千督战队疯狂扑去。

    督战队首领种吉大惊,但他还想要控制住局面。

    “你们干什么?造反吗?造反吗?”

    “全部回去,回到战场上,否则格杀勿论。”

    “杀,杀,杀!”

    督战队手中战刀,用刀背疯狂劈下。

    “啊……啊……”

    然后,无比可怕的一幕出现了。

    这群狂暴军如同野兽一般,猛地从地上跃起直接将马背上的督战队骑士扑到在地。

    然后,用尽一切办法屠杀。

    用刀砍,用手撕,要牙齿咬。

    可怕的自相残杀,终于爆发了。

    “督战队,撤退,撤退……”

    种鄂高呼下令。

    种吉心中战栗,率领着三千督战队骑兵疯狂撤退。

    然后……

    这一万多失去神智的狂暴军疯狂追了上来。

    他们的速度太惊人了。

    督战队尽管骑马,但是战马速度一下子起不来,竟然直接被他们追上来。

    “砰砰砰……”

    这群狂暴军忘记了刀法,忘记了一切,就剩下杀戮的本能。

    直接猛地将骑兵从马上扑下来,然后疯狂地撕咬屠杀。

    “砰砰砰……”

    无数战马践踏过去,将他们踩得筋骨断折。

    快,快,快。

    种吉的督战队疯狂加速。

    “父亲,快退,快退,这支狂暴军已经疯了,彻底失控了。”

    “快跑!”

    三千多督战队骑兵付出了一半的伤亡后,终于成功加速,摆脱了疯魔的狂暴军。

    种鄂骑在马上,看着潮水一半涌来的狂暴军。

    每一个目光充满了杀戮兽/性。

    他顿时遍体冰寒。

    “大军撤退,撤退……”

    “跑!”

    随着他一声令下,三万多种氏大军立刻调转方向,再也顾不上攻打古兰城,拼命地逃窜。

    然而……

    他们跑不了的。

    骑兵有战马可以逃跑。

    但是步兵的速度再怎么也比不上被改造过的狂暴军。

    从天上望下去。

    真的像是兽群在疯狂追赶人群。

    整个大平原,密密麻麻到处都是黑影。

    这群狂暴军速度太快了。

    种氏家族的三万多大军,轻而易举就被追上了。

    然后……

    一边倒的屠杀。

    整整积攒了两天两夜的杀戮欲望,终于爆发了。

    哪怕失去了神智。

    但这一万多种氏狂暴军也爽了。

    疯狂地杀戮。

    杀个痛快。

    杀个尸山血海。

    杀个人头滚滚。

    就如同狼群冲入了羊群一般。

    周围十几里的地面上,到处都是鲜血。

    到处都是尸骸。

    ………………

    古兰城的涅槃军望着这一幕,静静无声。

    木兰的娇躯微微战栗。

    这一幕太惊人了。

    这应该算是玩火者自焚吗?

    其实夫君陪的这种异香药剂是很神奇,但并不致命。

    木兰也闻了,确实感觉很兴奋,有些燥热,就想要找到人渣夫君,然后把他连皮带骨吃到肚子里面去。

    涅槃军每一个人脸上带着特质的面具,所以没有吸入这些药剂。

    但正常人嗅到这种异香药剂之后,顶多就如同喝醉酒一样,陷入一种兴奋迷离的状态,不会变成野兽。

    真正可怕的是浮屠山的涅槃剂,就如同满屋子的柴薪一样,一颗火星就可以点燃。真正的罪魁祸首不是那颗火星,而是那满屋的柴薪。

    秘密武器固然厉害,但人若是不够强大不够聪明就贸然去使用强大神秘的武器,很可能毁灭的是自己。

    ……………………

    种鄂率领家族最嫡系的骑士,冲上了一个小山头,然后俯瞰整个战场。

    惨烈无比!

    种氏家族的三万多正常军队,如同羊群一般被疯狂屠杀。

    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很快就要全军覆灭了。

    而那些狂暴军反而越来越疯狂。

    杀光了视野内的正常人后,他们竟然开始了自相残杀。

    遍地鲜血,遍体尸骸,惨不忍睹。

    种鄂觉得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温度,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麻木。

    痛苦到了极限的麻木。

    为什么会这样?

    沈浪用黄金龙血改造城卫军就没事。

    为何我种氏用涅槃剂改造军队就有事?

    这一次伤亡会有多少?

    三万?

    四万?

    五万?

    我种氏家族好不容易重新积攒出来的十万大军,竟然要死光了?

    这是要全军覆灭啊。

    沈浪你这个疯子啊。

    我们以为你会上演四面埋伏,八面埋伏。

    我们以为你会从平南关进军,白夜关进军,我们还以为你会让卞逍大军南下。

    没有想到,你竟然真的把整个战场都交给金木兰,交给涅槃军啊。

    竟然真的用四千多人对战我十万大军?

    你早就算准了我们会向浮屠山求援。

    你早就在等着这一刻了。

    你早就准备让我们的军队自相残杀了。

    如果稳扎稳打,种氏家族十万大军怎么也赢了。

    甚至围而不攻,坚持个半年也赢了。

    但是上古文明的力量真的很诱人啊。

    你沈浪抵挡不住诱惑,我们种氏当然也抵挡不了。

    结果你沈浪用了大获全胜,而我种氏却灭顶之灾。

    此时,种鄂仿佛看到了沈浪在地狱中狞笑的样子。

    沈浪,你好毒,你好毒啊。

    “大帅,不好了,不好了。”

    “我们有的军队往镇西城逃,结果这群野兽疯子,也朝着镇西城而去了。”

    这话一出,种鄂大惊!

    他仔细一看,果然这群彻底失去甚至的野兽狂暴军,仿佛嗅着血迹的狼群一般,本能地朝着镇西城冲去。

    这,这要命了。

    镇西城可是种氏家族的老巢,此时城内守军不足一万啊。

    沈浪你这个卑鄙的孽畜,不但要利用这些野兽杀光我的军队,还要借他们攻城?

    ………………

    镇西城内!

    种尧难掩激动。

    他在等待胜利的消息。

    这一战必胜无疑,浮屠山的涅槃剂太强了。

    那一万五千狂暴军太强了,足够将涅槃军斩尽杀绝。

    而且一旦消灭了涅槃军,这一战就算是结束了。

    种氏家族接下来就会防守现有的地盘,然后静静等待时局的发展,等待帝国的册封。

    天西公国!

    我种尧也要成为一国之君了。

    这是我种氏家族几代人的梦想啊,终于要实现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外面传来了一阵无比急促的脚步声。

    怎么回事?

    为何脚步如此慌乱?

    “主公,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

    “沈浪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我们的狂暴军彻底失去了神智,狂性大发,拼命屠杀我们自己的军队。”

    “种鄂大人的三万七千大军几乎被杀光了。”

    “这一万多狂暴军又开始自相残杀,如今剩下不足一半,而且正在朝着我们镇西城冲来。”

    “我们五万主力,近乎全军覆灭了。”

    这话一出,种尧完全呆住了。

    这种感觉和当时的宁岐何等相似?

    就像是一道惊雷劈下,直接就要魂飞魄散。

    古兰城之战彻底输了?

    而且是用这种方式输的?

    种氏家族的近十万大军,死了八万多。

    这,这是乐极生悲吗?

    刚才我还幻想着坐上天西公国君主之位,想着创造种氏家族的几百年巅峰。

    如今……

    竟然直接沦入地狱?

    种尧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一阵阵昏眩。

    然后整个人踉跄,猛地跌坐在椅子上。

    “主公,那群野兽正在疯狂朝着镇西城冲来,接下来怎么办?”

    足足好一会儿后,种尧颤抖道:“关闭镇西城!”

    ………………

    一天半后!

    剩下的四五千狂暴军终于冲到了镇西城下。

    此时,城门紧闭。

    但是此时他们已经清醒了,事实上昨天他们就醒过来了。

    对于自己做过的事情有一点记忆,却不太清楚。

    整个人陷入于无比的空虚和茫然之中,还有无边无际的沮丧。

    这和当时城卫军黄金龙血药效褪去之后的感觉是一样的。

    他们这次冲回镇西城,完全是想要回家。

    “开城门,放我们进去!”狂暴军的武士高呼道。

    “不能开城门,这群人是野兽,见人就杀的。”种吉高呼。

    “种鄂大人,请您开启城门,我们已经恢复正常了。”

    “不能开城门,不能开!”城墙上的守军高呼。

    前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可怕了,这群野兽竟然把三万多弟兄全部屠杀了。

    而且是最残忍的方式杀死。

    三万七千多人,逃回镇西城的不足三千,对他们来说,过去发生的一切简直如同噩梦一般。

    “大帅,我们已经恢复正常了。”

    “我们依旧有强大的力量,敏捷的速度,我们能够为您而战。”

    这群人说的是真的。

    药效虽然褪去了一半,但还剩下一小半。

    他们的力量和速度,依旧比正常时候要强很多,唯一低落的是士气,沮丧和灰暗的心理。

    种鄂仔细看着这群狂暴军的眼睛,依旧是充血通红,看上去无比狰狞可怕。

    “兄长,怎么办?”

    种尧道:“命令他们离开镇西城,返回古兰城战场,去消灭涅槃军。”

    种鄂在城墙上高呼道:“主公有令,让你们立刻返回古兰城战场,去将沈浪的涅槃军斩尽杀绝。”

    可是极度兴奋的药效褪去之后,这群狂暴军心中是无边无际的沮丧。

    而且几天几夜时间,他们来回奔波四百里,屠戮了几万人。

    精神疲倦到了极致,就想要找一个地方好好躺着,什么事情都不想管。

    城卫军药效褪去之后也是这样的,尽管还有战斗力,但是精神萎靡之极,是宁政的自我牺牲精神重新点燃了他的士气。

    现在,种尧竟然想要让让他们返回去打涅槃军?

    “大帅,我们想着只想要躺着一动不动,我们不想战斗了。”

    种尧道:“我们可以打开城门,但是让他们放下所有武器。”

    种鄂高呼道:“我们可以放你们进来,但是要放下所有武器。”

    一名狂暴军的武士首领道:“种鄂大人,你们是想要让我们缴械,进入城内将我们杀得干干净净对吗?”

    这话一出,全场寂静。

    眼下这个局面,已经无解。

    如果一条狗曾经咬死人,那它的下场是什么?

    一定会被打死,不管它是不是已经恢复了冷静。

    因为谁都不知道它下一次会不会在狂性大发,再一次咬人。

    这群狂暴军屠杀了那么多种氏军队,后果已经无法挽回。

    按照任何军法,都必须处死他们。

    种鄂道:“没有的事,我知道这一切不是你们的本意,这一切都是沈浪那奸贼的诡计。你们放下武器,我放你们进来好好冷静一下,让时间冲淡这一切。”

    狂暴军首领道:“看来局面是无法挽回了,兄弟们,我们走,我们去随便找一个城池住下来。”

    然后,这四五千狂暴军就要离开,另寻寄身之处。

    “我们去投靠沈浪,去投靠国君!”

    说这话的狂暴军武士仅仅只有几个人而已。

    但是种尧听了之后,还是目光猛地一缩。

    “动手!”

    随着他一声令下。

    城头上万箭齐发。

    这些恢复清醒的种氏狂暴军纷纷倒地伤亡。

    紧接着,两支骑兵冲了出来,朝着这四五千狂暴军夹击而来。

    “他们要杀我们?他们要杀我们。”

    种氏狂暴军高呼。

    “跟他们拼了,跟他们拼了。”

    “打进城去,我们要回家,我们要回家!”

    然后,这些狂暴军抄起武器,猛地杀回去。

    掏出之前攻城用的绳钩,拼命地攀爬城墙。

    诡异的攻城战爆发。

    种氏家族的军队,再一次陷入了自相残杀。

    ………………

    两个时辰后!

    血腥无比的战斗结束了。

    那四五千名种氏狂暴军,死的干干净净。

    彻底结束了可悲的命运。

    但是他们临死之前的反扑也是惊人的。

    种氏家族一万三千大军,硬是活生生被杀了三千人。

    因为他们体内的涅槃剂药效还没有彻底消退,力量和敏捷依旧远胜于正常身体。

    原本他们处于极度的沮丧和萎靡之中。但是种氏家族军队对他们的袭击彻底激怒了他们,再一次激发了他们心中的凶残之气。

    所以虽然被三倍的军队内外夹击,但他们依旧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给种氏家族带来巨大的伤亡。

    至此,种氏家族在镇西城的守军仅仅不足万人。

    ………………

    种尧站在城头之上。

    沈浪的涅槃军会来攻城吗?

    “应该不会吧,楚王用三十万大军攻打镇西城,打了一个多月都没有打下来。沈浪敢用四千多人攻城?莫不是疯子吗?”种鄂道。

    “可是,沈浪就是用一万军队突袭的楚王都。”

    “楚王都之所以沦陷,完全是因为城门被烧穿了。而我们镇西城的城门完全被改造过了,有一层木头,一层钢铁,一层巨石,如何烧得破?”

    “我们虽然只有九千守军,但都是家族最精锐的武士,相当于两三万精锐。”

    “沈浪对涅槃军珍视无比,一旦用涅槃军攻城,会有多少伤亡?而且涅槃军根本没有剩下多少箭支了。”

    “所以,我断定沈浪一定不会用涅槃军攻城,一定会动用羌国大军。”

    “所以我们还有时间向帝国求援。”

    然而就在此时!

    一团黑影在北边出现了。

    种氏家族所有人惊骇。

    沈浪真的是疯子啊,竟然真的用四千多涅槃军来攻城。

    箭支所剩不多,没有任何攻城器械。竟然来攻打镇西城这样的坚固大城?

    我们的城门已经改造过了,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

    半个时辰后!

    金木兰率领着四千多涅槃军兵临城下。

    种尧、种鄂等人被彻底激怒了。

    沈浪,你实在是太狂了。

    四千多人来攻城?

    很好,很好!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要死多少人才能拿下我镇西城?

    这不仅仅是生死之战,更是荣誉之战。

    而就在此时。

    一个浑身穿着钢铁铠甲的巨汉,再一次从涅槃军冲了出来。

    大傻!

    他直接冲向了城门。

    种氏众人心中冷笑。

    你还想用在楚王都的那一套攻破城门吗?

    完全是白日做梦。

    镇西城门被彻底改造过了,整整三层。你那个可怕的东西,再也烧不穿了。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这一次大傻用来攻破城门的,不仅仅有铝热剂,还有炸药!

    若是半天之内攻不下镇西城,沈浪就被你种师师先X后X!

    ………………

    注:下一章就灭种氏!诸位恩公,月票榜帮帮我,莫要让我无力呀!

    谢谢6688在无锡,我是晓龙,落花断水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