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呕心沥血救君王!选王会!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谢谢盟主三战三国五万币打赏)

    场源发出的电磁能量中一部分脱离场源向远处传播,而后不再返回场源的现象,被称之为辐射。

    它主要以电磁波和粒子形式往外扩散。

    只要不是绝对零度,万物皆有辐射,包括手机信号,微波炉等等,区别只是辐射量大小。

    所以看到辐射,未必要一下子联想到核弹。

    当沈浪准备开启这个宝石的时候,立刻感应到了一股强大的辐射力。

    他立刻停止了这个举动。

    然后再一次检查宁元宪胸前这个伤口。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这个宝石扣子在关键时刻给宁元宪致命一击。

    如今的宁元宪,像是植物人,但比植物人情形更差。植物人的呼吸和心跳还是正常的,而且还有条件反射,甚至还会打哈欠和下意识咀嚼动作。但宁元宪真的就是一动不动,真的仿佛死去了一般。

    很显然是这个宝石在短时间内给宁元宪的大脑和神经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使得他几乎连条件反射都没有。

    接下来,沈浪尝试着检查了宁元宪身体的神经反射弧。

    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这东西绝对不是这个世界的产物,绝对来自于上古遗迹。

    见微知著,可见这些超脱势力在上古遗迹中挖掘了多少东西。

    “这个扣子,是哪里来的?”沈浪问道。

    卞妃道:“这一开始是陛下和原配妻子的定情信物,它原先是发簪上的宝石。姜离帝主覆灭后,陛下休了原配妻子,她就拿走了陛下的这支发簪,不久之后她过世了。一直到好几年前,这只发簪才重新出现。”

    沈浪道:“是谁给陛下的?”

    卞妃道:“是太子殿下,他说是在家中无意中发现的。”

    沈浪道:“卞妃您接着说。”

    卞妃道:“当时这只发簪蒙尘已久,而且这是一支银发簪,长年累月下来已经发黑了,还有一定的变形。陛下就让人制成扣子,缝制在贴身衣物上。”

    这样一来,距离心脏的位置更近,这也代表着宁元宪原配妻子的愧疚和思念。

    沈浪对着太阳仔细观察这颗宝石,真的没有丝毫破绽。

    叹为观止啊。

    这些超脱势力害人的手段,完全是让人防不胜防。

    沈浪听到这里几乎敢肯定,这颗宝石其实已经被人调换了。

    原配妻子送给宁元宪的定情信物是普通的宝石,但之后太子再给宁元宪的应该就是天涯海阁特制的宝石了。

    这件事经手的人应该是祝氏家族。

    牛逼啊,在十年前就想着要谋杀国君宁元宪了。

    一直忍到现在才动手,也真是不简单。

    不过,真正决定按下开关的人不是祝氏,而是天涯海阁。

    之前沈浪一直都在好奇,浮屠山有蛊虫,那天涯海阁有什么呢?它凭什么这么牛逼?

    现在总算看出来了。

    真的是极度牛逼。

    这颗特殊的宝石,算是让沈浪看到了天涯海阁的冰山一角。

    不过沈浪依旧不相信这宝石是天涯海阁制造出来的,或许是直接从上古遗迹里面挖掘到的也说不定。

    “能救吗?”宁政问道。

    沈浪道:“这是上古文明的手段,靠医学手段是绝对救不了的。”

    “给我六个时辰,我做几个实验。”沈浪接着道:“但是不要抱有希望,这六个时辰,我只是在试错。”

    ……………………

    接下来十二个小时内,沈浪不断地做实验。

    用小白鼠做实验。

    他先尝试着要用暴力手段破坏这可宝石,它就会释放出攻击力。

    这种攻击力不是电,却有些类似。

    瞬间,小白鼠直接进入了濒死的状态。

    先是全身神经的瘫痪,然后是整个大脑的静寂。

    看上去和宁元宪很像。

    接下来,沈浪尝试各种救治手段。

    用了各种药剂。

    全部失败!

    甚至上古遗迹带出来的那另外两颗药物,也完全无效。

    上次沈浪帮助浮屠山开启了黑石岛的上古遗迹入口,得到了这瓶上古药剂。

    其中一颗是洗髓精给木兰用掉了,还剩下两颗未知的丹药。

    沈浪研究过很多次了,都不知道这两颗丹药是干嘛用的。

    用银针抽取这两颗丹药里面的液体,尝试着对这只小白鼠进行施救。

    完全没有作用。

    十二个小时,沈浪做了几十遍实验。

    全部失败!

    ……………………

    “我的实验,全部失败了。”

    “这颗宝石来自上古遗迹,对我来说是未知的,想要救活陛下,必须先了解这是什么东西。”

    “用上古文明的手段才能拯救陛下。”

    “我要去一趟大南国见矜君,给我一个月时间。”

    沈浪快速地吩咐。

    “我跟你去。”李千秋和钟楚客同时道。

    “李千秋跟着我去就行了。”沈浪道:“几个月之内,没有人会刺杀我,也没有敢刺杀我了。”

    这是沈浪第二次说出这样的话,众人依旧不解。

    “一个月,给我一个月!”

    然后沈浪没有停留,带着李千秋飞快离开了王宫。

    隐藏踪迹,借着夜色离开了国都,再次进入天西行省。

    ………………

    穿过天西行省南部,进入羌国。

    从羌国南下,穿过不计其数的丛林,再一次进入了沙蛮族的国都。

    这几千里路,李千秋和沈浪用了不到七天就走完了。一开始沈浪乘坐马车,而且还是三匹马拉的马车,速度极快。进入沙蛮族的领域后,沈浪再一次坐在藤椅上,由李千秋背着前行。

    但就算如此,也把他累得几乎抽搐了。

    当他再一次出现在沙饮国师面前的时候,对方稍稍有些惊愕。

    “大师,您认识这个东西吗?”沈浪将手中的宝石递过去,内心充满了希望。

    沙饮国师仔仔细细检查了几遍,然后摇头道:“不认识。”

    这他/妈的麻烦了。

    沙饮国师也不认识。

    沈浪道:“矜君在吗?”

    他离开国都的时候,宁政也立刻派遣使者南下进入南殴国都面见矜君,把事情告知。

    “陛下不在。”沙饮国师道:“他在南殴国境内办另外一件大事,挽回从越国退兵的影响。不过他的飞鸦传书已经来了,要我无条件配合你。”

    沈浪道:“越王宁元宪要立宁政为太子,天涯海阁用这个东西在关键时刻谋杀国君。它能够释放出诡异的攻击,彻底击倒越王的脑子和神经。此时越王如同死人一般,没有直觉,全身神经都没有条件反射。”

    沙饮国师再一次仔仔细细检查这件东西。

    但他还是没有看出任何端倪。

    “现在就两个法子。”沙饮国师道:“第一个法子,阅读上古文明典籍。第二个法子,寻求超脱势力的帮助。”

    第二个法子不可能了。

    浮屠山不会救宁元宪,白玉京也不会。

    这里没有雪,不在白玉京的势力范围之内。

    沈浪道:“在万蛇窟下面的上古典籍,姜离陛下是不是已经破解了很大部分?”

    沙饮国师道:“对。”

    沈浪道:“那他的破解内容中,有没有类似的阐述?”

    沙饮国师想了一会儿摇头道:“没有!”

    沈浪道:“姜离陛下破解的上古典籍,占了多少比例?在那个上古遗迹所有的典籍中。”

    “不足百分之五。”沙饮国师道。

    沈浪道:“那剩下的上古典籍,还在吗?”

    “在!”沙饮国师道。

    沈浪道:“在遗迹之内,还是遗迹之外?”

    沙饮国师沉默片刻道:“在上古遗迹之外,因为典籍比较容易带走,所以陛下全部带出来了。当然还有许多重要的东西还在遗迹之内,因为那个遗迹还有大部分没有探索。”

    沈浪道:“那些上古典籍,能够让我借阅吗?”

    之前说过,上古典籍是用一种非常特殊的方式铭刻在玉石之内,层层叠叠。

    一盒扑克牌大小的上古典籍中,里面可能就包含有几十万字,几百张图片。

    一般人需要用几十年的时间,才能破解出一个上古典籍。

    六大超脱势力用了千年时间,破解了无数上古典籍,这才是他们强大的根源。

    沙饮国师道:“沈浪公子,你有多少时间?”

    沈浪道:“最多半个月时间进行解读。”

    沙饮国师道:“半个月,那连半卷上古遗迹都难以破解。上古典籍珍贵无比,但是也种类繁多,浩瀚如海,想要在半个月时间内就找到这颗宝石记载,只怕比大海捞针还难。”

    确实如此,但是沈浪有X光扫描,有智脑。

    他不需要解读,只需要不断扫描,一旦发现到相关知识点,立刻记录下来。

    “还有一点。”沙饮国师道:“这些上古典籍只有陛下知道在哪里,我并不知道它们藏在何处。”

    呃!

    这也是很正常的,这些上古遗迹无比珍贵,矜君肯定要自己掌握。

    对别人就算再信任,也是有限度的。

    “我可以立刻飞鸦传书给陛下,让他过来。”沙饮国师道:“但是一来一回,至少需要十天时间。”

    沈浪内心不由得一抖。

    十天时间?他哪有十天时间浪费啊。

    “我立刻给陛下写信。”

    …………

    仅仅两个时辰后。

    沙饮国师的飞鸦密信刚刚飞过去没有多久,矜君就出现了。

    有那么快吗?

    “几天之前我见到宁政的使者后,一边给国师飞鸦传书,一边自己就赶过来了。我想贤弟可能需要我的帮助,而国师有些事情依旧不能做主。”矜君道:“需要我做什么?”

    沈浪道:“我需要阅读大量的上古典籍。”

    “行!”矜君道!

    ……………………

    两个时辰后!

    上千块上古典籍出现在沈浪的面前。

    是块,而不是卷。

    每一个上古典籍,真的都如同板砖一样的玉块。

    上面层层叠叠,密密麻麻铭刻了无数的信息。

    矜君退了出去。

    把整个空间都给了沈浪。

    接下来,沈浪进入了疯狂的阅读时间。

    用X光眼,一层一层扫描这些上古典籍,也不需要阅读,直接将扫描后的内容存入到智脑之内。

    一旦触发到关键字,智脑会立刻提醒沈浪。

    这简直是一项巨大的工作量。

    这里有一千九百块上古典籍,每一块都有近千页的内容。

    所以加起来,整整有近二百万页。

    沈浪就算一秒钟扫描一页,也整整需要555个小时,整整二十三天时间。

    仅仅几个小时后。

    沈浪就觉得眼睛要炸开,脑子要炸开了一般。

    但没有办法,只能继续。

    ………………

    沈浪在疯狂扫描上古典籍的时候,国都的环境一日比一日恶劣。

    天越城内。

    掌握在宁政手中的军队,有两万多人。

    掌握在宁岐手中的军队,大约一万多人。

    种氏家族在天西行省北部的六万大军,依旧没有任何动作。

    张子旭在天西行省南部的一万多人,也没有动作。

    张翀已经正式走马上任,入主天北行省总督,在最短时间内主导了天北行省的大权。

    卞逍的七万大军整装待发。

    国君宁元宪,依旧如同死人一般,一动不动。

    而就在他彻底昏厥之后的十三天,另外一个噩耗传来了。

    王太后崩了。

    这应该没有什么阴谋,太后本就时日不多。

    她已经近八十岁了,原本身体还算可以,但自从太子宁翼被俘之后,她的身体就每况愈下。

    宁翼是他最疼爱的孙子,他出事之后,王太后昏厥了过去。再一次醒来,身体就出现大毛病了,神智越来越模糊,几乎一天到晚躺在床上,没有多少清醒的时刻。

    国君出事之后,宁政和黎隼第一时间就派人保护太后。

    如果有一天,宁政要称王,那一定需要一个大人物的册封。

    国君醒不过来,那就由太后出马。

    结果现在太后也崩了。

    黎恩公公说,太后临死之前也没有清醒过,嘴里不断念着阿武,小翼,小寒。

    也就是说太后心中最最喜爱的儿子不是宁元宪,而是宁元武。

    她最疼爱的孙子辈是宁翼和宁寒。

    太后崩了之后,局面变得更加险恶。

    ………………

    下面人不断劝诫宁政,赶紧动手。

    趁着现在手中有兵力优势,就算不能灭掉宁岐,至少也将他们彻底逐出国都,然后自立为王。

    然而宁政始终没有答应。

    他知道现在若开战,他就成为乱臣贼子了,帝国大军一定会进驻越国。

    其实此时国都万民,甚至很多官员的心都在他这边。

    谋杀君王,实在是太恶劣了。

    哪怕之前支持宁岐的臣子,也会觉得恐惧和寒心。

    宁岐此人,做事太不折手段了。

    劫杀亲弟弟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谋杀自己的父王。

    除了祝氏、种氏、薛氏的铁杆,大部分臣子都已经陷入了沉默。

    这个时候,沉默就代表着抗争。

    如今国都完全进入了战时状态。

    宵禁继续,但是昼禁放开了一部分。

    除了粮店,药房等关乎到民众生计的店铺之外,所有店依旧关门。

    就算是粮店,药房,每日也只能开启两个时辰。

    放在之前,国都万民早就怒了。

    但是现在他们却静静忍受着。

    宁元宪是一个名声不算太好的君王,但是末代沙皇还被无数民众称之为小父亲呢,宁元宪名声可比末代沙皇好多了。

    他对臣子苛刻,但对老百姓确实还算不错的。

    南殴国之战的时候,也没有强行征用民夫服劳役,依旧是给粮给钱的。

    现在,他们的越王竟然在朝堂上倒下了。

    当然,不管是尚书台还是枢密院,都没有公开消息穿出,都只是说国君微微有恙。

    而且很多私下的消息传出,国君再一次中风了。毕竟之前中风过,再次中风很正常。

    但是没有人相信。

    人天生喜欢阴谋论。

    中风?

    谁信呢?

    早不中风,晚不中风,偏偏在册封太子的时候中风?

    肯定是有人谋杀了陛下。

    谁谋杀的?

    谁得利,谁就是谋杀者。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了楚王被谋杀一事。

    在所有民众心中,楚王是宁岐谋杀的,他们还视之为英雄。

    但现在,轮到越王被谋杀。

    那越国万民的想法就完全变了。

    乱臣贼子,乱臣贼子。

    弑君杀父之人,不配为王。

    ……………………

    “如今在无数人眼中,我就是弑君者了。”宁岐自嘲道。

    祝弘主道:“千年历史来,弑君上位的君王不是没有,只要之后做得足够好,依旧是千古之王。”

    宁岐心中冷笑,千古之王?大炎帝国会给我这个机会吗?

    当然祝弘主说得例子倒是有。

    李世民就是谋杀了亲兄长,软禁了父亲李渊,最终成为了千古一帝。

    宋太宗赵光义,传说中谋杀了太祖赵匡胤,这就是所谓的斧声烛影,但他也算是一位有位的君主。

    不过绝大部分弑兄杀父的君王,都没有多好的下场。

    宁岐道:“我现在跟天下万民说,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越国,有人相信吗?”

    祝弘主道:“老臣相信。”

    然而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读出了对方心中的讽刺。

    两个大阴谋家之间谈信任,真是太可笑了。

    宁岐道:“没有想到了,你们祝氏在十年前就想着有朝一日要谋杀我的父王了。”

    祝弘主道:“一切和祝氏无关,我们也不是知情者。”

    此时,薛彻道:“现在说这一切已经毫无意义了。如今关键性的问题是,宁政会不会动手,会不会开战?”

    整个密室内。

    坐着几个人,清一色都是巨头。

    祝弘主、宁岐、种鄂、薛彻、舒伯焘。

    邀请宁洁长公主,她没有来。

    邀请黑水台都督阎厄,他也没有来,但是这两个人的立场又站在宁岐这边。

    “老五不会开战。”宁岐道:“没有父王的旨意,老五一旦和我开战,帝国大军就会南下,彻底掌控天越城。说一句最难听的话,他宁愿越国落在我的手中,也不愿意直接落入帝国手中。”

    这话一出,全场几个人的脸色稍稍有些尴尬。

    因为祝弘主是帝国的人,隐元会舒伯焘也是帝国的人,甚至薛彻和大炎帝国也有着说不清的关联。

    薛彻道:“依照殿下对宁政的了解,他会怎么做?”

    “不知道。”宁岐道:“我不是他。”

    宁岐心中其实是有一个大致的答案的,但是他不愿意说出来。

    接着,宁岐问道:“帝国的钦差什么时候才会到?不用再等了,宁政不会开战的。”

    宁元宪倒下之后,大炎帝国本来早就可以派遣钦差大臣南下,主持局面。

    但是却久久没有派遣。

    这架势也算是清楚了,就是想要等待宁政和宁岐开战。

    然后,帝国有名义派遣大军进入越国调解。

    要和平,不要战争。

    但是调解调解者,忽然国家就没了。

    这种事情在现代地球,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应该快了!”

    ………………

    果然来了!

    宁元宪倒下十九天后,大炎帝国的钦差大臣,终于南下进入了越国都城。

    依旧是老熟人,帝国廉亲王。

    他先代表皇帝陛下探望了生死未卜的宁元宪,表示了遗憾。

    然后,派遣帝国御医进行诊治。

    当然这种诊治是毫无意义的。

    接下来,帝国廉亲王亲自去哀悼了越国王太后,并且千万般嘱咐。

    抓紧时间给越王太后办葬礼,进入王陵,下土为安。

    灵柩总是摆在堂上,算是怎么回事?

    如今宁元宪倒下了,少君之位又没有定夺,谁都没有资格给太后举办大型葬礼。

    帝国廉亲王这是在催促越国,赶紧把少君之事定下来。

    “王后,节哀!”

    帝国廉亲王又向越王宁元宪的妻子,也就是王后祝氏表示了慰问。

    至此!

    一直被软禁的王后祝氏,终于恢复了自由。

    这是一个不妙的信号。

    宁元宪倒下,王太后驾崩,整个王族地位最高的就是王后祝氏了。

    在定太子一事上,他可是有足够话语权的。

    帝国廉亲王道:“国不可一日无君,难不成这天越城一直都要关闭到年底吗?越国朝政要彻底停摆吗?我临南下的时候,皇帝陛下说了,越国的太子之位赶紧定下来。然后给王太后发丧,不能再耽搁了,百善孝为先。”

    “是。”祝氏恭谨道。

    帝国廉亲王道:“宁政、宁岐你们都在,越国尚书台、枢密院的人也基本上在。那我在这里提一个说法,你们看着办。”

    “谨遵亲王殿下钧旨。”

    帝国廉亲王道:“明日朝会,越王后垂帘主持,我也坐在边上,但是你们放心,我只带眼睛和耳朵,不带嘴巴,如何?”

    宁岐道:“可。”

    宁政道:“可!”

    …………………………

    次日,越国终于再一次恢复了朝会。

    王后祝氏垂帘,帝国廉亲王坐在边上监督。

    “陛下中风,至今人事不省,但国不可一日无君。”祝弘主道:“立太子一事本就是陛下乾纲独断,我等臣子只能建议,不能决定。如今太后娘娘也崩了,王族就剩下王后娘娘了。”

    祝弘主朝着越王后道:“王后娘娘,你有什么意见?究竟是立那个王子为好呢?”

    王后祝氏是祝弘主的女儿,但他依旧一丝不苟地行礼。

    越王后祝氏道:“我心乱如麻,不知该作何抉择。而且后宫不得干政,一直以来我也少有主见,一切听诸位臣工的。”

    祝弘主不由得道:“尚书台的诸位同僚,枢密院的诸位,你们如何看?”

    几人纷纷摇头,表示立太子之事,他们无法开口。

    真是太虚伪了。

    之前国君宁元宪问你们的时候,口口声声支持宁岐。

    现在又变成不好开口了。

    结果议论了大半个时辰,都没有个规章出来。

    帝国廉亲王怒了,道:“要这样议下去,明年也没有一个结果。”

    祝弘主道:“请钦差大人指示。”

    帝国廉亲王道:“千年历史以来,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君王不在了,无法立太子。群臣又没有资格立,那么就选王!按照三百七十五年前乾国的章程如何?”

    选王制?

    这个世界竟然也有这种事情?

    地球上倒是有过,1572年波/兰国王奥古斯特死了,王位出现了空缺。国内贵族争得头破血流,然后就出现了贵族选王制。

    最终推选出来的第一个国王,竟然是法/国国王的弟弟亨利。这群奇葩贵族,为了更好掌握国王,竟然宁愿选一个外国人来担任自己的国王。

    这和当年光绪皇帝试图邀请伊/藤/博文来担任满清王朝的宰相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然,只有越王的亲儿子,才有资格参加这个选王会。”

    “越王的都有几个儿子在朝会上啊?”

    “宁岐,宁禛,宁政,宁景,如今在天越城的成年王子就你们四个人。”帝国廉亲王道:“你们说说看,谁愿意来参加选王?”

    宁岐出列道:“臣愿意。”

    宁政出列:“臣愿意。”

    宁禛一言不发,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

    他曾经追随太子宁翼,也算是非常活跃的,和祝氏也走得很近。

    但是现在,他真的唯恐一个石头砸下来将他变成肉泥。

    六王子宁景蠢蠢欲动,内心兴奋得战栗。

    我,我也有资格参加吗?

    他心中有一万个想要参加,但还是没有胆子。

    “我,我……”

    帝国廉亲王目光一寒道:“宁景,你也要参加对吗?”

    这话一出,宁景赶紧缩了回去。

    “没有,我何德何能啊。”宁景讪笑道。

    你知道就好,今日你敢出来选,几天之内就完蛋。

    帝国廉亲王道:“那就由宁岐和宁政二人进行选王。”

    宁政出列道:“如果父王醒来,选王的结果和他不一致,又当如何?”

    帝国廉亲王皱眉道:“你想如何?”

    宁政道:“当然要以父王的意志为准。”

    帝国廉亲王道:“难道越王一日不醒来,这个太子之位就不能定夺吗?”

    宁政道:“先选出来一个人主持朝政,缓冲期为一个月。如果这个时间内父王醒来,那当然遵照父王的旨意,若父王醒不过来,那就另当别论。”

    帝国廉亲王想了一会儿道:“诸位觉得如何?祝弘主、种鄂、宁岐、宁启,你们觉得如何?”

    “可!”

    “可!”

    在祝弘主和宁岐等人心中,国君宁元宪已经是不可能醒来了。

    帝国廉亲王道:“如此,那就这么定了。先在选王会上推选出一个王子,主持朝政。一个月内越王若能够醒来,当然依旧由他定太子之位,但如果越王醒不过来,那这个主持朝政的王子自动成为越国太子。”

    “王后,还有诸位越国的臣子,你们可有异议吗?”

    “没有!”

    帝国廉亲王道:“那好,今日朝堂之上的所有官员都有资格投/票。推举出您们觉得合适的太子,每个人一票,不记名。”

    片刻后。

    在场每一个官员手中都分了一支笔,一张特殊的纸。

    这种纸有独特的花纹,短时间内不可伪造。

    “诸位越国的臣子,你们将要推举出来的人,未来很可能会继承王位,希望你们以大局为重,慎重、慎重、再慎重!”

    “开始填写,只要在纸上写下名字便可,要么宁政,要么宁岐。当然如果不写,就意味着弃权。”

    随着一声令下。

    在场几百名越国臣子,开始在纸上写下名字。

    他们觉得谁适合为太子,就写下谁的名字。

    写完之后折叠起来,不让人看到。

    半刻钟后,所有人都书写完毕。

    几个宦官端着金盆去收票。

    一刻钟后,所有的票全部收集完毕。

    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始唱票计数。

    帝国廉亲王,祝弘主、种鄂等人心中颇为轻松。

    因为结果已经注定了。

    满朝的文武,超过八成都会支持宁岐。

    宁政从来都是势单力薄。

    这种选王制看似公平,其实最不公平。

    宁岐赢定了!

    然而,随着唱票的进行。

    所有人脸色变了!

    “宁政,宁政,宁岐,宁政……”

    一开始十五票中,宁政竟然占了十票,宁岐才五票。

    竟然有压倒性的优势?

    这……这是怎么回事?

    见鬼了吗?

    ……………………

    而在大南国都,七天七夜过去了,沈浪真的不眠不休,不断地扫描,扫描。

    整个人简直形同枯槁,摇摇欲坠。

    他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罪过,但真的一分一秒都不敢耽搁。

    哪怕晚了一点点,恐怕都会有巨大的危机。

    整整扫描了几十万页的上古秘籍,都没有找到任何关于那个特殊宝石的记载。

    真的如同大海捞针一样。

    这就像是在一个没有检索目录的图书馆中,在几万本书找到某一页材料。

    但是……

    忽然某一个瞬间。

    沈浪猛地一激灵。

    找到了,他找到了。

    国君有救了。

    ………………

    注:今天更一万七,再一次累瘫!诸位大大,口袋还有月票吗?糕点绝不让你们失望!

    谢谢可无肉不可无书两万币,骑猪虎爷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