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伟大凯旋!万众拥戴!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雪山之巅的巅峰之战开启!

    宁政一方,七个大宗师,五个顶尖高手。

    薛彻一方,十个大宗师,五个顶尖高手。

    这或许是二十几年来的武道第一战。

    惊艳绝伦。

    ……(此处省略一万字战斗过程)……

    半个时辰后!

    七千米海拔的大雪山,直接被削平了十几米。

    又过了一刻钟。

    “轰隆隆……”

    一阵阵巨响。

    仿佛天摇地动,山崩地裂。

    雪崩再一次发生了。

    无边无际的积雪,疯狂席卷而下。

    这座雪山,可能是千年来第一次露出了岩石。

    整座雪山,都在激烈的震颤。

    巅峰战斗,再一次停止。

    双方对峙!

    ………………

    这一战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武功超强的李千秋,并没有发挥出惊人的战斗力。

    但是有三个人,远超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班若宗师,神女雪隐,大傻。

    不管是班若,还是雪隐,两个人在地面上的武功都不如李千秋。

    但是在这雪山之巅,竟然发挥出惊人的战斗力。

    原因很简单。

    因为两人久居在高海拔的山顶上。

    这里空气稀薄,气温极度严寒,对宗师级强者的发挥有巨大之影响。

    而班若和雪隐,就算是主场作战。

    但是!

    薛彻一方,毕竟多出了三个宗师。

    所以,这一战还是占据了反上风。

    李千秋受伤,中了三剑。

    李千秋之妻子,左手腕被削断。

    苦头欢中了五剑,钟楚客中了四剑。

    薛彻一方,三名大宗师受伤,三名顶级强者战死。

    这一战,最最让人震惊的,还是大傻。

    他贴身保护宁政。

    现在的他,真的是水泼不进。

    他耍着最平庸的剑法,速度感觉也不是很快。

    但真的如同一堵墙一般,根本无法穿透。

    大傻身上被刺中了十几剑,鲜血如柱,但是完全安然无恙。

    战斗力没有丝毫受损。

    哪怕宗师级强者,在半个多时候的高强度战斗中,都内力耗尽了。

    唯有大傻,越战越勇,战斗力丝毫无损。

    ………………

    “轰隆隆隆……”

    大雪崩依旧在继续。

    战斗依旧停止。

    声音震耳欲聋。

    这座美丽的雪山,露出了光秃秃的黑色岩石,顿时不复之前的美丽。

    终于,雪崩结束了。

    薛彻回头看了自己一方,可以继续战斗了。

    此时,李千秋回防宁政。

    大傻抄着玄铁重剑,挡在最前面厮杀。

    因为全场所有的高手,内力都消耗了大部分。

    唯有大傻,依旧处于巅峰。

    薛彻和燕难飞等人彻底惊骇。

    这就是黄金血脉吗?

    这么逆天吗?

    什么宗师级的修为,在他面前都好毫无意义的。

    刚开打的时候,宗师强者可以压着大傻打。

    所以大傻被刺了十几剑。

    他的格挡真的差不多快到顶级水准。

    十剑能够挡住九剑,就算被刺中了一剑,也很难伤他性命。

    这个大傻就已经如此强大,那仇妖儿呢?

    只怕更强大。

    没有想到,带来了十个宗师,也依旧杀不了宁政。

    “打坐,恢复内力,车轮战!”

    薛彻一声令下。

    他身后的十一个人直接盘坐在地。

    守护宁政一方的高手,也直接盘坐在一起。

    抓紧一切时间,恢复内力。

    苦头欢,宁政二人正在给剑王之妻接手腕。

    宁政烧融化了烈酒,给丘氏的伤口进行消毒。

    苦头欢正在细致地给剑王之妻缝合。

    “婶婶,你放心。”苦头欢道:“我虽然不如公子,但至少先缝合起来,让手活着。回去之后,再由公子细细给你手术,他连筋脉都可以缝合。”

    剑王妻子丘氏道:“没事,反正我左手没什么用处,断了就断了。”

    剑王李千秋心痛如绞。

    斩断他妻子手臂之人,又是燕难飞。

    本就是生死大仇,现在仇上加仇。

    吴荼子上前,拿出一瓶液体,涂抹在剑王妻子的手上。

    这样能够在可怕的严寒中保持温度。

    缝合完毕后,再细细包裹起来。

    ………………

    而那边的车轮战开始了!

    双方所有的强者,差不多都耗尽了内力。

    唯有大傻一人,力量仿佛源源不绝。

    所以薛彻一方,开始对大傻进行车轮战。

    为何不一拥而上?

    因为时间非常宝贵,需要抓紧每一分每一秒恢复内力。

    用车轮战把大傻的力量耗尽,他们就直接赢了。

    “砰砰砰砰砰……”

    和大傻的战斗,注定是不好看的。

    没有玄而又玄的剑法。

    没有天外飞仙。

    就是一阵狂砸,狂刺。

    “我挡,我挡,我挡!”

    大傻就只会挡,面对宗师级强者他的攻击无效。

    挡了几百上千剑。

    “噗……”

    敌人的一名绝顶高手支撑不住了,一口鲜血猛地喷了出来。

    胸肺之处,无比的痛苦。

    紧接着,一口又一口鲜血涌出。

    这不是从胃里呕出的血,而是从肺里。

    在高强度的战斗下,肺部支撑不住,直接肺气肿了,疯狂出血。

    那名高手,飞快地后退。

    大傻狂冲上前,玄铁重剑猛地斩下。

    顿时间!

    那名绝顶高手,直接被劈成了两半。

    鲜血还没有来得及流出,就已经被冻住了。

    “上!”

    薛彻一声令下。

    他带来的五名非宗师级强者,已经死了四个了。

    最后一个猛地一咬牙,又冲了上去。

    他又开始狂斩。

    大傻又开始了我挡,我挡,我挡……

    一刻钟后。

    那名绝顶高手也忍不住了,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然后,鲜血不断从肺部涌出。

    大傻又猛地一声爆吼,将那人劈成了两半。

    薛彻完全无动于衷。

    他要争取的,就是时间!

    差不多了!

    虽然只恢复了不到半个多时辰,但可以了!

    李千秋之妻断了手臂刚刚接上,战斗力堪忧。

    李千秋关怀则乱,战斗力大减。

    苏难,沙饮、钟楚客、吴荼子,内力差不多耗尽了。

    宁政一方就剩下大傻、雪隐和班若,而后面两人的内力,也剩下不多。

    这一战,我薛彻拼着伤亡两三个宗师,还是可以拿下的,可以杀掉宁政。

    薛彻道:“两位浮屠山的师兄,都到了这个时候,不必讲究什么规矩了吧。”

    两个浮屠山的宗师犹豫片刻,拿出一瓶东西,倒在了剑刃之上。

    顿时,剑刃上冒着绿色的烟雾。

    这不是毒药,而是蛊虫。

    显得尤其诡异。

    吴荼子目光一冷。

    戴上手套,拿出了瓶子。

    将里面密密麻麻的液体倒在手上。

    这液体里面是活的。

    无数涌动的蛊虫,但是因为在极度寒冷的幻境下,显得有些懒散。

    吴荼子又拿出了一瓶红色的瓶子,将里面火红色的液体倒在手中。

    刹那间。

    可怕的蛊虫仿佛瞬间进入了活跃状态。

    吴荼子整个人,都被绿色和红色的烟雾笼罩。

    “同归于尽,谁不会?”吴荼子寒声道。

    “吴师妹,你疯了吗?”浮屠山的某个宗师道:“你会杀死所有人的,包括你那边的人。”

    吴荼子道:“至少大傻不会死。”

    “呼呼呼……”

    瞬间功夫,吴荼子的身体已经看不见了。

    整个身体仿佛燃烧着火焰。

    但这不是火焰,而是可怕的蛊虫活物。

    几十亿只都不止。

    绿色,混合着红色,就仿佛火焰在燃烧一般。

    同归于尽,谁不会?

    “哈哈哈哈……”浮屠山宗师道:“没有想到啊,我浮屠山竟然在这大雪山之巅同室操戈,那就来吧!”

    然后,这两人无比心痛地拿出了两瓶蛊虫,倒在剑刃之上。

    顿时这两人的剑,猛地冒起了无数的烟雾,如同诡异烈焰,熊熊燃烧。

    “后撤!”

    “后撤!”

    随着吴荼子的一声令下。

    宁政身边之人,后撤出几十米。

    薛彻等人也后撤出几十米。

    唯恐被这些可怕的蛊虫波及到。

    战斗,顿时演变成为了浮屠山的内战。

    两个宗师,对战吴荼子一人。

    “轰……”

    浮屠山两个宗师手中之剑,猛地斩出。

    瞬间,剑上的两道绿烟,凶猛地朝着吴荼子扑了过来。

    “去……”

    吴荼子娇躯猛地一抖。

    瞬间,蔓延全身的红绿毒影如同一阵风席卷而去。

    三股浮屠山的蛊虫,猛地在空中撞击。

    “砰!”

    无声无息的爆开。

    几百亿的蛊虫,仿佛彩色炸弹一般,疯狂地朝着四周蔓延。

    将方圆十几米的地盘全部笼罩。

    隐元会的一名宗师觉得手臂有一阵风吹过。

    然后……

    无比可怕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他的手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腐烂。

    “啊……”

    顿时,发出一阵凄厉的尖叫。

    然后,这种腐烂飞快蔓延。

    “后退,后退……”

    薛彻手中的飞刀猛地射出。

    直接将那名隐元会宗师的手臂斩断。

    然后,八个人飞快地爆退。

    武痴唐炎,速度稍稍慢了一点点。

    忽然觉得后背一阵酥麻,一片蛊虫贴了上来。

    然后,瞬间背后出现了无数的坑洞,飞快地腐烂。

    “啊……”

    哪怕是唐炎,也发出凄厉惨叫。

    苦头欢拿出一瓶药水,猛地望着唐炎背后一泼。

    瞬间……

    唐炎背后的蛊虫纷纷暴毙。

    如同无数的粉尘一般,坠落在地。

    这药水的主要成分,是沈浪的血液。

    但是这已经给唐炎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再晚一点只怕性命难保。

    吴荼子和两个浮屠山宗师的内战依旧在进行。

    三个人,操纵着无数的蛊虫,疯狂地激战。

    蔓延得越来越可怕。

    最后几十米的空中都被彻底笼罩。

    这真的是同归于尽之战啊。

    这蛊虫可不分敌我,一旦蔓延到,几乎必死无疑。

    吴荼子的心在滴血。

    两个浮屠山宗师的心也在滴血。

    培育了十几年的蛊虫,几乎在这一战都消耗得干干净净了。

    而周围所有人看得毛骨悚然。

    而就是浮屠山吗?

    简直让人防不胜防?

    一旦没有人压制,浮屠山这些蛊虫武器在世间蔓延,会是何等恐怖?

    吴荼子三人的蛊虫之战,越来越激烈。

    最后,几乎要完全失控。

    完全就是同归于尽架势。

    而就在此时!

    “天上白玉京!”

    “天下有雪之处,皆归我白玉京管辖!”

    “诸位在这大雪山之巅作战,可曾将我白玉京放在眼中?”

    整个大雪山忽然传来了一阵声音,响彻了整个天空。

    “嗖嗖嗖……”

    然后,一阵极度寒风的狂风吹来。

    顿时间!

    在整个山顶疯狂蔓延的蛊虫烟雾忽然凝固,被无数的寒冰锁住,纷纷坠落。

    如果下了彩色的冰雨。

    画面无比华丽美妙。

    紧接着!

    乌云滚滚。

    寒风呼啸。

    大雪飘落。

    “诸位要战,莫要在雪山上战。”

    “这就全部散去,散去!”

    声音依旧传来,但是不见任何身影。

    薛彻朗声道:“白玉京道友,能否通隆一下?这件事情办完了,浮屠山和天涯海阁都会北上,拜会白玉京。”

    “天上白玉京,不需要拜会。”

    “无雪之处,不归我管。有雪之处,尽是我土!”

    “速速散去!”

    然后!

    砰砰砰!

    三股雪白的东西猛地冲上天际,然后猛地炸开。

    瞬间!

    山顶的温度疯狂爆降。

    原本是零下二十摄氏度左右,一下子暴降到零下四十度,零下五十度。

    而且还在飞快地降低。

    此时,天上的雪下得更猛,雪花的颜色竟然从白色,变成了微微的蓝色。

    “全部散去!”

    “若再不散去,休要怪我白玉京手下无情。”

    “天上白玉京,在有雪的地方,我们天下无敌。”

    “你们一方从东边下山,一方从西边下山,我们会全面监视。”

    “要打,去山下打!”

    白玉京的人,依旧没有露面。

    薛彻和浮屠山,天涯海阁的人对视一眼。

    对方纷纷摇头。

    白玉京是天下六大超脱势力中最最傲慢的一个。

    几乎不和其他势力打交道,也是最神秘的一家。

    今日白玉京出面,想必是杀不了宁政了。

    “退!”

    薛彻一声令下。

    十名宗师,飞快地撤退,离开这个极度严寒的山顶,朝着东边下山。

    雪隐宗师强忍着寒冷道:“多谢白玉京的道友相助。”

    静寂无声。

    片刻后,白玉京的人道:“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好诗,好诗,绝顶的好诗!”

    “回去告诉沈浪,这首诗的价钱我们付过了,从此之后不要来找我们。”

    “你们从西边下山,但是到了无雪之处,一切都不归我们管了。”

    “是死是活,看你们自己的造化。”

    李千秋、雪隐、宁政等人飞快地朝着西边下了大雪山。

    大雪山之巅,依旧洋洋洒洒下雪。

    原本黑秃秃的岩石山顶,再一次被白雪覆盖。

    很快就会恢复之前的美丽神秘。

    ………………

    几个人从西边下了大雪山之后,进入了羌国境内。

    薛彻等人用最快的速度下山。

    下到海拔一千多米的时候,已经无雪了。

    他们朝着西边狂冲,要截住宁政等人,继续击杀。

    然而……

    等他们冲到西边山下的时候。

    见到了一支骑兵。

    阿鲁娜娜女王,率领着三万骑兵,整整齐齐列阵,等候在山下的平地。

    李千秋、宁政十几人,飞快地冲进了阿鲁娜娜女王的三万大军之中。

    转眼之间,消失不见了。

    彻底失去了劫杀宁政的机会了。

    薛彻这边还有十名宗师,难道冲入三万骑兵之中继续劫杀吗?

    那是找死!

    武道归武道。

    大军归大军。

    除了大傻这种逆天妖孽,否则就算大宗师级强者陷入大军之中也必死无疑。

    一个大宗师如此,十个大宗师也如此。

    这是在羌国,而不是在楚地。

    如果宁政走楚地返回越国,那就能够调来上千名浮屠山武士。

    刺杀失败了!

    应该用最快速度返回越国,准备新的对策!

    “走!”

    薛彻一声令下,十名宗师级强者没有下山,而是沿着山脉,朝着东边方向狂奔。

    “走!”

    阿鲁娜娜女王一声令下。

    三万骑兵护送着宁政,飞快朝着东边方向驰骋。

    …………………………

    巨大的马车上!

    “丘氏的断手,等不及沈浪了。”吴荼子道:“刚才山顶温度太低了,很快就要彻底坏死了。”

    剑王妻子丘氏道:“保不住就砍了吧,我说过了,反正我左手也没什么用处。如今我恢复了美丽容颜,失去一只手,并没有什么。”

    “不能砍,不能砍。”李千秋道:“娘子,我立刻背着你去找沈浪,一定要将你的左手抱住。”

    剑王妻子丘氏怒斥道:“你若离开,谁保护宁政殿下?你要因私废公吗?我本就是必死之人,捡回一条命不满足吗?断一只手又算得了什么?”

    然后,李千秋二话不说,就要背着妻子北上去找沈浪。

    “慢着。”吴荼子想了很久。

    然后,她从怀中掏出了一瓶药。

    “我父亲为了拯救我的母亲,到处去探索上古遗迹,想要得到洗髓精,然而毫无所获。”吴荼子道:“但是他找到了三瓶上古药剂,我给你用一瓶,或许能够救回你这支断手。但是你们回去记住告诉沈浪,他欠我一瓶上古药剂,要还的。”

    “我来还,我来还……”李千秋道。

    吴荼子淡淡道:“你还不起。”

    然后吴荼子检查武痴唐炎的后背。

    坑坑洼洼,恐怖狰狞。

    接着,她又放下了一瓶药,道:“每天两次,涂抹伤口处。”

    唐炎一愕道:“这也是上古药剂吗?那我可还不起。”

    吴荼子道:“这是上好伤药,一个金币一瓶。不过这伤口是消不去了,一辈子都会这样丑,在意吗?”

    唐炎道:“那正好,不用讨老婆了。”

    呃!

    ………………

    “替我向沈浪说一声,我走了,继续我的事情去了。”神女雪隐道:“顺便问一下,他怎么知道我已经回来了?下次他再找我的话,不要把信送去那个地方,换一个地方,地址写在这张纸上。”

    雪隐神女把一张纸放在钟楚客的手上。

    钟楚客道:“师妹,要不然我跟着你一起去。”

    雪隐摇头道:“不,接下来越国的局面会非常复杂,你有必要留在他们身边,而且大傻需要你继续指导,他才是我们的武道未来。”

    “宁政,告辞了。”

    宁政躬身拜下。

    神女雪隐,飘然而去。

    这一次,朝着西南方向而去。

    希望这一切,还来得及。

    希望还来得及。

    这是神女雪隐唯一的心声。

    ………………

    接下来。

    阿鲁娜娜女王下令两万骑兵返回羌王都。

    她率领着一万骑兵,继续护送宁政东进。

    这一万骑兵,一人两马,甚至三马。

    日夜兼程,不眠不休。

    从羌国进入天西行省南部的时候,天西行省中都督张子旭还试图阻挡。

    苦头欢直接大吼:“张子旭,你若敢耽误一刻钟,沈浪公子将杀绝你全族。诛杀你九族,不留一人一草一木!”

    而这个时候!

    黎恩大太监公开露面,高呼道:“张子旭接旨。”

    “羌国女王阿鲁娜娜,正式访问越国,以贵宾身份参加祭天大典,任何人等,不得阻拦,钦此!”

    都说天下诸王的旨意不能再用钦此了。

    但宁元宪依旧照用不误。

    黎恩寒声道:“张子旭,你要抗旨吗?”

    这话一出,黎恩手握剑柄。

    他身后的禁卫军手握在刀柄之上。

    只要张子旭抗旨,立刻当场诛杀。

    “臣遵旨!”

    “放行!”

    顿时阿鲁娜娜女王率领一万骑兵,呼啸进入了天西行省境内,护送宁政朝着国都天越城进发。

    ……………………

    与此同时!

    沈浪率领着四千多军队进入天西行省境内。

    沙曼王后率领着沙蛮族王牌神射手军队,从平南关离开,借道羌国,返回沙蛮族。

    这一次远征楚王都。

    沙蛮族王牌军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五千人伤亡过半。

    只剩下两千多人返回大南国。

    为了伤亡的这两千多人,沈浪支付了三十万金币的抚恤金。

    沙曼王后一走,他手中的第一、第二涅槃军加起来,只有四千多人而已。

    看上去这支军队显得何等凋零弱小啊?

    但是,沈浪依旧大摇大摆进入了天西行省北部,进入了种氏家族的地盘内。

    他没有丝毫要藏头露尾的意思,反而放慢了速度,显得招摇过市。

    那架势真是仿佛一个大美女,花枝招展地走在流氓中间。

    恨不得连连招手娇呼:“大爷,来啊,来啊……”

    这完全是在勾引种氏家族。

    你们赶紧来打我啊?

    我就剩下四千多人了。

    你种氏家族应该还剩下不少军队吧?

    原本十二万军队,经过了和楚国的大战之上,伤亡过半。

    但那也还剩下五六万吧。

    五六万打四千多人。

    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关键我的第一、第二涅槃军,此时真的非常疲倦呢。

    赶紧来消灭我啊。

    理由我都为你想好了,楚军不甘失败,越境击杀我涅槃军,并且把罪名栽赃到种氏家族头上,试图挑起越国内战,

    那边宁政走得很快,几乎是疯狂赶路返回天越城。

    而这边的沈浪,故意走得慢吞吞,恨不得一步三摇。

    种尧,你赶紧率领大军来打我啊!

    你来打我呀!

    最后!

    沈浪更过分了,军队直接停下来不走了。

    在距离镇西城一百多里的地方,直接扎营休整。

    这完全是对种氏家族的极度挑衅!

    ………………

    七月初九进行祭天大典。

    七月初八晚上。

    国都天越城进行了宵禁。

    宁政依旧还没有返回国都。

    文武百官,对此一言不发。

    越国万民则是议论纷纷。

    国君的旨意清清楚楚,祭天大典由宁政念祭天疏。

    但若宁政赶不到,那就由宁岐替代。

    国都万民不由得内心惋惜。

    看来宁政殿下是赶不回来了。

    如此一来,在夺嫡的关键性时刻,便落入了下风。

    谁都知道,谁念祭天疏,便几乎是少君了。

    但是,宁岐王子或许也不错。

    …………

    次日一早!

    国君带着文武百官离开了王宫,步行前往上古祭坛。

    不仅如此,国君还比寻常早了一个时辰出发,几乎天还没有亮,就已经动身了。

    此时的他,身体震颤越发明显,走路已经显得有些难了。

    但他依旧坚持步行。

    昏暗的天色中,无数灯笼如同天上星辰。

    宁岐穿着金袍,就在宁元宪的边上。

    文武百官整整齐齐跟在后面,全场静寂无声。

    气氛显得凝重,甚至是压抑。

    “咔嚓,咔嚓……”

    三千禁卫军走在地面上,铠甲的撞击声,显得尤为显著。

    然而很多人发现,国君宁元宪这条路不是去上古祭坛,而是去朱雀门的啊。

    但,无人敢问。

    就这样,国君宁元宪带着文武百官,带着三千禁卫军,一路走到了朱雀门外。

    然后静静等候!

    这是等谁啊?

    难道是等宁政殿下吗?

    陛下您放弃吧,宁政殿下应该赶不回来了。

    而且吉时可不等人啊。

    一旦错过了祭天大典的最佳时间,可是要触怒上天的。

    但是……

    并没有等得太久。

    “砰砰砰……”

    地面开始微微颤抖,就仿佛地震了一般。

    然后,声音越来越大。

    这是骑兵的声音,这是万匹战马敲击地面的声音。

    一刻钟后!

    西方的天边,出现了一条黑线。

    两面旗帜飘扬。

    宁,羌!

    然后,羌国的骑兵潮水一般出现在文武群臣的视野之中。

    声音越来越大,震耳欲聋。

    地面震动,越来越强烈。

    羌国的骑兵非但没有减速,反而开始加速,朝着越国君臣冲锋而来。

    这是在示威吗?

    对,这是在示威。

    对着越国朝堂的文武大臣示威。

    距离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

    羌国的一万骑兵停了下来。

    真多啊,更何况他们都是一人双马。

    一万骑兵看上去,真是无边无际的。

    两骑出列。

    阿鲁娜娜女王在前,宁政在后。

    来到国君宁元宪的面前。

    阿鲁娜娜女王下了战马,躬身道:“羌国阿鲁娜娜,见过越王。”

    宁元宪一丝不苟还礼道:“越国宁元宪,见过羌王。”

    宁政上前,跪伏在国君面前,道:“儿臣宁政,拜见父王。”

    他的声音,终于微微颤抖了。

    此刻的宁政,也很难抑制内心的激动。

    宁元宪上前,将宁政扶起,然后抓住他的手臂,猛地举起。

    “我儿宁政凯旋了!”

    “越国万胜,越国万岁!”

    帝国不是暗中流传,不让用万岁了吗?

    宁元宪猛地高呼。

    身后禁卫军高呼。

    城内观礼的无数民众高呼。

    “越国万胜!”

    “越国万岁!”

    “宁政殿下威武!”

    …………

    注:我去吃点饭然后写第二更!诸位大人,月票榜真的很危险,帮帮我啊,真的求诸位恩公了!

    谢谢我是晓龙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