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楚王之死!宁岐战栗!(新盟主macuy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恭喜macuy成为本书新盟主。月底了求月票呀)

    楚王后颤颤巍巍站在沈浪的面前,全无之前的傲慢。

    她实在是被沈浪整怕了,又是游街,又是身体溃烂,关键是沈浪昨天才弄死了颜妃。

    十二生肖,沈浪是属狼的。

    说杀人就杀人。

    “王后娘娘,您的气色看起来好多了。”沈浪笑道。

    楚王后讪笑,过去的这段时间他简直受到了地狱一般的折磨。

    “沈公子,我,我这到底是什么病症啊?”楚王后本来想说你给我下的什么毒啊,但现在不敢这么说了。

    “一种疱疹而已。”沈浪道:“接下来我给你开几幅药就可以了,便可以痊愈了,楚王以后就算再用,也觉察不到什么区别和异味。”

    “谢谢沈公子。”楚王后道。

    接着沈浪嗅了嗅道:“王后娘娘,您身上这种香味很特别啊。”

    楚王后不由得一颤,该不会是沈浪对她有什么想法了吧?她都这个岁数了,而且身上疱疹还没有好呢。

    沈浪道:“您用的香精,很奇怪啊。”

    楚王后颤抖道:“这,这是颜妃孝敬给我的香精。”

    这就对了。

    这个香味闻上去几乎和激活楚王体内蛊虫的那液香味一模一样。

    颜妃完全处心积虑啊。

    未来就算楚王暴毙,有人查到这种香味,只怕会立刻怀疑到王后的身上。

    沈浪道:“王后娘娘经常给楚王写信吗?”

    楚王后点头道:“是。”

    沈浪道:“用的是专门的信笺?”

    楚王后继续点头。

    沈浪道:“拿过来看看。”

    片刻后,有人拿过来了一份信笺,沈浪嗅了一下。

    果然也有这个香味,和楚王后身上的香味几乎一模一样。

    很显然,楚王后为了固宠,也拼命地捆绑楚王的心,想方设法地增加印象。

    所以这种特殊的香味,显然就成为了她的标志。

    沈浪道:“那麻烦你再写一份密信给楚王,好吗?”

    楚王后点了点头。

    沈浪道:“接下来,我说你写。”

    楚王后点头。

    半刻钟后,这封信写完了。

    ………………

    接下来,沈浪拿着这份楚王后写好的密信进行加工。

    半个时辰后。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出现在沈浪面前,他就是楚王的七子,王后亲生的嫡子。

    不过太子也是楚王后亲生的,而且今年已经快四十了,所以他的太子之位才是真正稳固如山。

    “楚衽?”沈浪道。

    “我是!”这个青年还算冷静。

    “你的妻子,孩子,母亲都在我手中,知道应该怎么做对吗?”沈浪道。

    楚王第七子楚衽点了点头。

    沈浪拿出了一个药瓶子递给他道:“喝下去。”

    楚衽颤抖道:“有什么事,我去做便是了,为何要这样?”

    “喝下去。”沈浪道:“否则我让人来强行灌入,就不体面了。”

    楚衽痛苦地喝了下去。

    “这是一种比较吓人的病毒,比你母亲身上的更可怕。”沈浪道:“天下无人能治包括浮屠山在内,就只有我能治。如果不治疗的话,先会烂鸟,然后全身都烂掉,会死得非常非常惨。”

    这话一出,楚王第七子楚衽再也控制不住了,失去了冷静,颤抖高呼道:“你要让我做什么事情我做便是了,为何要这样折磨我?”

    沈浪道:“接下来,你要用最快速度把这封密信送去给你的父王,记住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亲手送给他,否则就来不及了。”

    “这信里面讲的什么?”楚衽忍不住问道。

    沈浪直接把信递给了楚衽看。

    楚衽打开一看,顿时活生生吓了一跳。

    上面写着太子和颜妃有奸情,意图谋害楚王,罪行败露之后,颜妃已经自杀,楚王身边的大太监颜良便是意图谋杀楚王之凶手。

    看完之后,楚衽忍不住一阵欣喜。

    这……这对他或许算是一个好消息?

    虽然他只是父王的第七子,但却是第二个嫡子啊。

    如果太子有罪,那未来的王位有没有一点点可能性会落在他的头上呢?

    “快去吧,十万火急,十万火急!”

    楚衽退了出去。

    “慢着!”沈浪道:“如果万一等你赶到的时候,楚王已经和宁岐开战,你就把另外这封密信给他。”

    楚衽不由得一愕。

    他接过了这另外一封密信一看,这依旧是楚王后的字迹。

    上面的内容差不多,颜妃依旧要谋害楚王,直接的凶手依旧是颜良。但颜妃却是和越国三王子宁岐勾结。

    为何要这样啊?让颜妃和太子有奸/情不好吗?

    沈浪寒声道:“你一定记住我的话,如果你赶到的时候,楚王还没有和宁岐开战,你就把第一封密信给他。但如果你赶到的时候,楚王已经在战场上,而且宁岐已经杀向楚王,那就把第二封密信给楚王。万万不能错,一旦错了,你就烂鸟而死,你的家人都会死!”

    楚王第七子楚衽拼命点头。

    “去,立刻就去,路上不要休息,我会派人保护并且……监视你。”

    “日夜兼程,一百里一换马。”

    楚衽不等沈浪的话,立刻飞奔而出。

    此时他比沈浪更加希望第一时间赶到楚王身边。

    ……………………

    对于沈浪而言。

    最好的局面当然是先救下楚王,然后让楚王攻破镇西城,灭了种尧大军。

    接下来沈浪再想办法弄死楚王,使得楚军大乱。

    然后张翀大军南下,阿鲁娜娜大军北上,将楚军赶出天西行省,彻底收复失地。

    不过这只是最好的局面。

    万一谋求不到最好的局面,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

    楚王第七子,冲出了楚王都。

    刚刚冲出了十里,就立刻被一群楚国的武士保护了起来。

    “你们保护我去父王大营,十万火急,十万火急。”

    这群楚国的骑兵原本还想要将楚衽带去周围的城郡,但听到他的话后,立刻跟随着楚衽朝着东边驰骋而去。

    这一路上。

    不到一百里就换一次骏马。

    真的是不眠不休,日夜兼程!~

    快,快,快!

    ………………

    楚王大营内!

    不知道昏厥了几日,楚王终于渐渐苏醒了过来。

    “沈浪孽畜,寡人发誓,一定要将你全家斩尽杀绝,一定要将你扒皮抽筋,挫骨扬灰,一定要将你沈氏家族祖宗十八代的坟墓全部刨出,将金氏家族祖坟全部刨开,”

    “不仅如此,寡人攻破了天越城后,也要将越王宫付之一炬。”

    楚太子道:“父王,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立刻回援王都?”

    楚王寒声道:“回援?现在我们大军一旦回援王都,只能两头空,沈浪这个孽畜正等着我们和他谈判呢,做他的春秋大梦!”

    楚王猛地掀开被子,从床上站了起来。

    “接下来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楚王嘶声道:“大军倾力一战,彻底攻陷镇西城,拿下天西行省!原本为了给皇帝陛下面子,我可以不打越国王都,但现在宁政和沈浪烧了我的王宫,我就别无选择了。一鼓作气拿下越国都城,逼迫越王自杀,将越王宫也付之一炬,这样我楚国才能挽回颜面。”

    “沈浪不是占着我楚王都不走吗?随便他!”楚王怒吼道:“等我攻下了越王都后,我也不走的。不仅如此,我还要和宁岐谈判,逼迫薛氏舰队立刻攻打怒潮城,彻底灭掉金氏家族,杀掉沈浪的父母,杀掉金氏全族!”

    “接下来,我不会和沈浪谈判,我只和宁岐谈判。宁政若不交出楚王都,若不退兵,我就将宁政全家斩尽杀绝。”

    “明日,大军全力攻城!”

    “踏平镇西城,踏平越国都城,烧掉越国王宫,逼死宁元宪!”

    “这才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此时的楚王,声音豪迈,气势如虹。

    没有丝毫病态,仿佛一只被彻底激怒的猛虎,要吞噬一切。

    楚国太子躬身到:“谨遵父王旨意!”

    ………………

    片刻后!

    楚王召集所有高级将领,进行战前会议。

    “我知道你们也听到了风声,说什么宁政和沈浪率军翻越了千里大雪山,长驱直入攻陷了我楚国王都。”楚王低声道:“而且传闻还说,他烧掉了我的王宫,俘虏了王后,俘虏了我的几名王妃。”

    这话一出,众将惊愕,然后纷纷摇头道:“没有的事,这些都是谣言,我们是完全不信的。”

    然而楚王淡淡道:“这些都是真的!”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

    楚王沙哑道:“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们的王都被沈浪占领了,我的王后,我的颜妃都被俘虏了,而且还被游街示众,奇耻大辱。我的王宫,我楚氏家族耗费了几百年才建成的王宫,也被付之一炬。”

    全场依旧寂静,但是众将的呼吸开始渐渐急促起来。

    因为楚王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竟然非常冷静,这才是最可怕的。

    “这样的耻辱,要如何才能洗刷得掉?诸位告诉我?”楚王缓缓问道。

    其中一名将领高呼道:“血债血偿。”

    楚王望向其他人。

    “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

    楚王的声音依旧很低沉,道:“说得好,血债血偿!”

    “拿下镇西城,攻占越国王都,焚烧越王王宫,逼死越王宁元宪,屠杀越国三十万,五十万!”

    “将沈浪全族,金氏全族,斩尽杀绝。”

    “如此,我楚国才能挽回一丝尊严。”

    楚王目光如同鹰隼,望着下面诸将,缓缓道:“我知道,你们爱惜自己的士兵,爱惜自己的性命。但是……但是……”

    “明日攻城,我会给每一个将领都分配任务。完成的人加官进爵,没有完成的人,脑袋就不要了。”

    “我不管这个人是谁,和我关系有多么亲密,之前立下的功劳有多大。”

    “总之,明日攻打镇西城,没有完成任务的将领,全部斩杀!”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我不管死多少人,哪怕你们自己都死了,也要给我拿下镇西城。”

    “哪一段城墙拿不下来,那一片战斗区域完不成,我不但要你们的脑袋,还要杀你们全家!”

    “一句话,这次不灭掉越国都城,宁元宪不死,沈浪全族不死,金氏全族不死,我绝对不回楚国!”

    “诸将,听清楚了没有?”

    从头到尾,楚王的声音都是低沉而又沙哑的。

    但如同天上的闷雷一般吓人,

    仿佛随时可以变成一个惊天的霹雳,直接将人击得粉身碎骨。

    没有人怀疑楚王的意志。

    “遵旨!”

    众将整齐跪下。

    “如此,散了,明日攻城!”

    众将退去。

    每一个人都心思沉重,但是又杀气腾腾。

    每一个大将回营之后,都部署了命令。

    明日大决战,攻打镇西城。

    要么拿下城池,要么掉下脑袋。

    别无二路!

    ………………

    次日!

    楚国二十几万大军神情彻底变化了。

    每一个士兵的脸上都充满了凝重和肃杀。

    每一个士兵的眼中都充满了仇恨。

    这就是哀兵必胜吗?

    不需要任何战前动员。

    楚王直接下令:“攻城!”

    然后,开战以来最最惨烈的一幕出现了。

    所有的楚国将领疯了,所有的楚国士兵也疯了。

    简直不要命一般,疯狂地攻城。

    前仆后继,飞蛾扑火。

    死亡,死亡!

    战斗,战斗!

    楚国的军队仿佛一下子蜕变了,变得如同沙蛮族武士一般危险。

    种尧震惊。

    然后也几乎顾不上什么预备队了。

    全军押上。

    今日这一战若不挡住,预备队也没什么用了。

    种氏最精锐的嫡系武士押上。

    南海剑派弟子押上。

    种氏家族的几百名城墙,包括世子在内,全部上城墙的第一线。

    甚至,艳美绝伦的种师师也亲自登上城墙作战。

    用尽所有的力量。

    流尽最后一滴血。

    这个时候,也没有恐惧了。

    甚至种尧脑子里面也没有任何阴谋,也没有任何政治了。

    什么都不管了。

    镇西城就是种氏家族的根基,一旦这座城市沦陷,那种氏也就亡了。

    就算未来三王子宁岐上位也没用。

    为了种氏家族的百年基业,为了种氏家族的未来。

    也要厮杀到底。

    战场震耳欲聋。

    又仿佛显得寂静。

    因为,死亡成为了战场唯一的主题。

    不断地死亡,死亡,死亡!

    楚国大军近乎疯狂地攻城。

    所有中层将领,全部身先士卒,疯狂地沿着攻城梯往上爬。

    种师师这个绝色娇娃,穿着艳丽的铠甲,疯狂劈砍手中的剑。

    一次又一次将冲上来的楚国将士杀下城去。

    此时的她,脑子里面也只有一个念头。

    杀!

    帮助家族渡过这一场劫难。

    否则,她以后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了。

    因为之前她虽然不是公主,但甚似公主。

    …………

    “杀!”

    楚国太子离开了中军大营。

    在一支骑士的保护下,冲上战场督战。

    他虽然不用冲上城墙,但是却可以高举太子的旗帜,在整个战场来回驰骋。

    只要越国的士兵一转身,便可以看到他们的太子就在身后。

    大王和太子就在身后看着。

    甚至太子殿下都亲上战场了。

    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拼命?

    我们的王宫被烧了,我们的王都被偷袭了。

    现在只有血债血偿。

    踏平镇西城,踏平越国王都。

    杀,杀,杀!

    血气冲天,尸山血海!

    ……………………

    宁岐大营内!

    他真是又惊又喜又怒。

    因为他也收到了消息。

    宁政和沈浪竟然率领一万大军翻越千里大雪山,几千里远征,打下了楚国的王都,焚烧了出宫,俘虏了楚国王后和王子。

    刚刚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宁岐真的是浑身战栗,彻底震骇。

    沈浪疯了。

    宁政疯了。

    这个念头,别人起都不敢起。

    结果他们竟然去做了,关键还成功了。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奇迹。

    这么惊天的消息肯定掩不住的。

    很快就会震惊天下。

    这个天大的捷报一旦传到越国,会是何等反应?

    此时的越国,死气沉沉。

    一旦宁政和沈浪攻陷楚国王都的消息传到,那就如同巨石砸入湖面,掀起惊天的波澜。

    越国所有人都会被震撼。

    所有人都会传颂这一场伟大而又悲壮的胜利。

    宁政的名声会到达一个可怕的高度。

    这一场胜利是实打实的奇迹。

    这不像是矜君的退兵,也不像是吴王的退兵,这两种都是外交上的胜利,属于权谋。

    而攻占楚王都是百年不遇的军事胜利。

    届时不仅仅是越国平民,哪怕是越国官员心目中,也会无限拔高宁政的地位。

    这样的人,能够成为我越国之王吗?

    当然可以!

    而且最最可怕的是,父王宁元宪一定会借助这一场胜利,宣布宁政晋升越国公。

    先给天下人一个缓冲。

    过一段时间,再册封宁政为太子。

    该死的沈浪。

    真的应该被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这么疯狂的事情你也做得出来?

    如今的宁岐,也彻底别无选择了。

    战场上击杀楚王,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否则,越国的王位从此和他无缘。

    所以这几日时间,他完全心急如焚。

    楚王为何还不醒来?

    为何还不开战?

    宁岐每一日都在祈祷楚王赶紧醒过来,赶紧进行大决战。

    结果今日楚王开战了。

    但,楚国大军成为了疯子。

    今日一开战,镇西城就危如累卵。

    种师师这个绝世娇娃都上城墙厮杀了。

    没有时间了。

    再拖延的话,镇西城只怕就要沦陷了。

    种氏家族一完,他宁岐也就算是完了一大半。

    顿时,宁岐翻身上马。

    身后只剩下一万骑兵了,全部都是他的嫡系。

    宁岐用无数的金钱和精力,才培养出来的这支精锐骑兵。

    身边,便是姜离血脉余孽,蓝暴杀神。

    蓝暴!

    种氏家族的养子,因为太凶残,所以送去兰道大师门下。

    还是因为太凶残,所以他又被兰道大师逐出师门。

    如果说越国内还有一个最像大傻的无敌猛将,那就是蓝暴。

    此时的蓝暴,就如同一只饿了几天几夜的猛兽。

    他只要杀戮!

    而楚王身边,也有这样的战场怪兽。

    屠大,屠二。

    就是那个在边境会猎战场和大傻大战几千回合的两个巨汉,当日三个人直接杀得离开战场几十里,甚至大傻一开始还落入下风。

    这两人也是姜离余孽,特殊血脉者。

    为了这一战。

    楚王动用了一切力量。

    身边就留下三万大军,原本十万中军,七万都被派去攻打镇西城。

    所以宁岐本来是要上演一万冲向十万大军的悲壮一幕。

    现在变成一万冲向三万了。

    但宁岐终究不是宁翼,他不是文人培养出来的,他是武人。

    这个时候,就显得尤其务实。

    杀掉楚王。

    拯救镇西城。

    立下不世之功。

    “诸位将士,拯救镇西城,击杀楚王!”

    宁岐一马当先,朝着楚王中军杀去。

    战场彻底疯了!

    楚王二十几万大军攻城,身边就留三万。

    宁岐一万,冲向楚王中军。

    狂奔驰骋。

    楚王在高台之上眺望着宁岐的骑兵。

    宁岐,你还算勇敢。

    区区一万人,就敢冲向我三万大军?

    “结阵,结阵!”

    “保护大王,保护大王!”

    这话一出,楚王大怒。

    “什么叫保护寡人?”

    楚王猛地撕掉了身上的王袍,露出了里面的铠甲。

    “寡人何须你们的保护?”

    楚王大吼,猛地拔出了宝剑。

    “去,去,去,灭掉宁岐小儿的骑兵!”

    “大王,您的安危为重啊。”楚国禁军大统领吼道。

    楚王寒声道:“你若不去,就寡人去!”

    说罢,楚王就要走下高台,亲自率领大军和宁岐作战。

    楚国禁军大统领惊骇。

    “我去……”

    然后,楚国禁卫军大统领骑上战马,率领一万多骑兵,朝着宁岐冲杀而去。

    两军间隔几千米,就已经杀气冲天!

    冲,冲,冲!

    一刻钟多之后!

    宁岐一万骑兵和楚国一万多骑兵,凶猛地撞击在一起。

    惊天的杀戮。

    震耳欲聋。

    宁岐挥动战刀,疯狂劈砍。

    两支重甲奇兵。

    撞击出前所未有的惨烈。

    鲜血冲天。

    无数尸体纷纷倒下。

    瞬间的冲撞,几乎让战马筋骨断折,马背上的骑兵直接飞了出去,然后活生生被践踏成为了肉泥。

    两支骑兵,单纯的战斗力不相上下。

    如同烈日融雪,生命飞快消失。

    作为姜离余孽的蓝暴,此时终于可以杀个痛快了。

    他终于表现出了让人颤栗的杀伤力。

    如同一个杀神一般,完全没有一合之敌。

    最雄壮的战马都支撑不了他的重量,他索性弃马而战。

    他两米多的身高,手握一个超级狼牙棒,两米多长,四五百斤重的狼牙棒。

    砸!

    砸!

    砸!

    不管是楚国的骑兵,还是战马。

    只要被砸中,直接飞了出去。

    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直接死去,直接成为烂泥。

    宁岐武功很强,这点谁都知道。

    但具体有多强?

    没有人知道。

    因为,他是尊贵的三王子,出战的机会自然就不多了。

    如今在这惊人的战场上,他终于发挥了全部的战斗力。

    就个人武力而言,他完全不亚于苦头欢,甚至更加厉害。

    蓝暴没有一合之敌,宁岐也没有。

    这两个人,成为了骑兵阵列的尖刀。

    无坚不摧!

    楚国的骑兵虽然数量更多。

    但……竟然渐渐落入了下风。

    但是,战局这样纠缠下去不行。

    就算赢了,宁岐麾下的骑兵也几乎要全军覆灭,楚王身边还有近两万大军守护。

    “蓝暴,掩护我!”

    宁岐一声高呼,然后直接从两支骑兵中杀了出来。

    无敌猛将蓝暴,紧紧跟在他的身后,为宁岐扫除路上的一切目标。

    越国三王子宁岐,竟然一人一马,朝着楚王杀去。

    路上,无数的楚国武士上前拦截。

    但全部被宁岐和蓝暴所杀。

    宁岐距离楚王越来越近。

    楚王不由得震惊。

    真是小看了这位越国的三王子了啊。

    本以为他有这么高的政治手腕,所以个人武力不强。

    没有想到竟然如此之强,而且还如此之勇猛?

    宁元宪倒是好福气啊,宁政和宁岐,这两个人谁都可以继承王位。

    “休想伤害我主。”

    楚国的禁军大统领猛地朝宁岐杀了过来。

    他,也是楚国的绝顶高手,天下闻名。

    三王子宁岐凝聚所有的内力,非但没有减速,反而速度越来越快。

    “杀,杀……”

    宁岐大剑向前朝着楚国禁军大统领冲锋。

    楚国大统领也在疯狂加速。

    两个绝顶高手。

    猛地撞击在一起!

    “砰!”

    一声巨响。

    两个人的战马直接暴毙。

    楚国禁军大统领直接飞了出去,在空中鲜血喷出。

    落地的时候,身体已经成为了两截,彻底死去。

    而宁岐的身体,也从战马上直接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喷出。

    但是落地之后,却又再一次站定了。

    绝顶高手对决,一招定胜负。

    宁岐赢了!

    此时,他距离楚王超过了三百多米。

    “保卫大王,保卫大王!”

    楚王麾下的一万多大军,整整齐齐列阵,如同铁桶一般。

    高台之上的楚王,豪迈大笑,高举手中的宝剑,大吼道:“宁岐小儿,你想要杀寡人?来啊,来啊!”

    宁岐转身,在地上捡起了那支威严之弓。

    这和计划中的不一样。

    距离太远了,差不多有四百步了。

    哪怕两石半的强弓,或许也射不到这么远。

    但……

    别无选择了。

    “箭来!”

    但是箭呢?

    刚才一番激战,尤其和楚国大统领惊天一击后。

    身上背的特殊箭支,也全部不见了。

    “我去找箭。”蓝暴高呼。

    然后,他又转身返回战场,满地找箭。

    而此时!

    楚国大军,源源不断上杀了上来。

    几百上千人,杀向了宁岐。

    宁岐手握战刀。

    疯狂厮杀。

    依旧没有一招之敌。

    短短片刻,身边堆满了楚军的尸体。

    此人战斗力,是真的强悍。

    “箭来了,箭来了……”

    蓝暴高呼。

    手中拿着一支箭,又朝着宁岐这边杀了过来。

    短短片刻后,他和宁岐汇合。

    三王子宁岐道:“掩护我!”

    蓝暴挥动巨型狼牙棒,疯狂屠戮,竟然在宁岐身边制造了一个直径五米的无人区。

    宁岐深吸一口气,准备上演箭射楚王之大戏。

    浮屠山在楚王身边的卧底,应该已经准备好了吧。

    这一场大戏虽然艰难,但一定要毫无破绽。

    宁岐的箭射出之后,在楚王头顶炸开。

    然后,楚王瞬间暴毙。

    这才是震撼天下的奇迹。

    这才是不世之功。

    ………………

    楚王身边的大太监颜良准备好了。

    他是颜妃带来的太监,也是浮屠山的死间。

    他遵守的浮屠山的命令。

    只要宁岐的箭射出,并且在楚王头顶爆炸。

    他就立刻捏爆手中的特殊毒弹。

    这可毒弹爆出之后,暗香液会猛地迸射而出。

    方圆三米之内,全部会被笼罩。

    而且无声无息,只有一股特殊的香味。

    然后,楚王体内的蛊虫就会被唤醒。

    瞬息之间,楚王直接暴毙。

    整个过程,无法防御。

    哪怕楚王身边的宗师高手,也挡不住浮屠山诡异的攻击方式。

    唯一需要的就是掌握绝对的时机。

    制造出宁岐隔着四百步射杀楚王的惊天奇迹。

    “我准备好了。”浮屠山的卧底,大太监颜良显得非常平静,手中暗暗捏着浮屠山的毒弹。

    随时可以捏爆!

    而就在此时!

    一个身影悠远而进,飞快冲了过来。

    “父王,我是楚衽,我是楚衽!”

    “母后密信,十万火急,十万火急!”

    这话一出,楚王一挥手。

    所有人放行。

    楚王第七子楚衽冲上了高台。

    他内心是崩溃的。

    为何不等他啊?

    沈浪说得清清楚楚,如果没有开战,那就拿出第一封密信。

    如果开战了,那就拿第二封密信。

    楚王第七子楚衽真的想要拿出第一封密信。

    但是,他不敢。

    因为他的鸟已经开始烂了。

    如果不听沈浪的命令,他会惨死。

    “母后密信,母后密信!”

    楚衽冲上前,跪在地上献上了密信。

    楚王打开密信。

    一阵迷人的香味迷茫开来。

    非常熟悉,这就是王后独用的香精之味。

    然而,看到这密信的内容,楚王直接惊了。

    颜妃勾结宁岐,意图谋害本王?

    寡人身边的大太监颜良,就是凶手?

    楚王不敢相信。

    但他最是多疑,绝对不会冒任何风险。

    “拿下颜良!”楚王下令。

    顿时,他身边的宗师高手,猛地朝着大太监颜良扑去。

    而与此同时!

    三王子宁岐举起了威严之弓,就要弯弓搭箭。

    楚王怒道:“颜良,你和宁岐勾结,想要谋杀我是吗?”

    而就在此时。

    楚王忽然身体一阵僵硬。

    然后,周围的香味更加诡异迷人了。

    “啊……啊……”

    “浮屠山,浮屠山谋杀我!”

    “宁岐勾结浮屠山,毒杀我……”

    楚王一阵高呼。

    然后,绿色的血猛地从嘴里喷出几尺。

    仰头暴毙!

    而此时宁岐刚刚弯弓,还没有射箭。

    我,我日!

    我这还没有射箭,楚王就死了?

    这,这算什么?

    显得我宁岐射术惊天吗?

    这样?

    我宁岐就不是一个战场的英雄。

    而是一个卑鄙的暗杀者了?

    暗杀,和战场当众击杀,是完全不一样的。

    暗杀君王,是绝对禁忌。

    ………………

    注:第一更送上,今天依旧超过一万五!兄弟们急需月票和支持,给你们叩首拜下了!

    推荐书友的作品《飞跃末日废土》,题材蛮有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