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直捣黄龙!矜君闻噩耗!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鸣金收兵,鸣金收兵!”

    钲声响起。

    沙蛮族主力大军令行禁止,潮水一般后退。

    而且他们的后撤也非常牛逼。

    直接从城墙上往下跳。

    五米高的城墙,直接跳到地面上,一点事没有,真的如同猴子一般灵活。

    短短片刻功夫。

    城头上的沙蛮族主力大军消失得干干净净。

    留下了满地的尸体。

    所有的尸体都没有完整的,整个城头几乎被鲜血淹没了。

    沈浪麾下的城卫军没有追击。

    因为,他们杀过瘾了。

    憋了好几天,总算是过瘾了。

    此刻浑身的畅快。

    “爽,爽……”

    “嗷呜……”

    …………………………

    沙蛮族大营内。

    经过粗略的清点之后,伤亡数据出来了。

    将近一万三!

    其中三分之二死在城墙之下。

    整个过程大概维持了一个多时辰。

    从城头上砸下来几万颗石头,几万根木头,无数的滚油,无数的金汁。

    还有三分之二大约五千人,是冲上城头之后被杀的。

    先后有一万多人冲上城墙,其中一般被杀了。

    沈浪这支城卫军的战斗力,真是爆表。

    苏难这第一波攻城一共动用了两万人,退回来的只有七千,剩下都死绝了。

    上一次在南瓯国战场,三万多人打越国主力二十万,伤亡也只不过一万多。

    这次两万人打沈浪一万人,伤亡一万三。

    这个数字,让人绝望!

    苏难再一次感受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息。

    那种头皮发麻,毛骨悚然的气息。

    时隔两年,沈浪公子你还是强大到让人窒息啊。

    和你这样的人为敌,真是噩梦!

    不过,他内心深处仿佛不太震惊。

    因为两年前更震惊。

    尤其是羌王阿鲁台全军覆灭,苏氏大军在白夜城下全军覆灭的消息传来后,他这辈子的震惊都差不多用完了。

    在开战之前,他的本能就觉得沈浪肯定很难搞。

    没有想到!

    真的那么难搞。

    这个人简直……变态了!

    我知道你很强,是常态,但你能不能意外一次?

    能不能输一次?

    沈公子,越国风光你一人莫非要独占八成?

    苏难震惊还在接受范围之内。

    而沙蛮族的大将,则有些怀疑人生了。

    大营之内,静寂无声。

    为什么啊?

    都是越国的军队,做人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一个弱得如同一坨屎。

    一个强得如同疯狗。

    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军队,我以为我们沙蛮族的军队已经是最疯狂的,羌国疯子排第二。

    没有想到,沈浪这支军队才是疯王之王。

    那何止是不怕死?简直就是……

    沙蛮族大将知识太匮乏了,找不到一个词语来形容。

    “不是说越国的城卫军,是最垃圾的军队吗?”有一个沙蛮族大将道。

    当然是垃圾军队。

    苏难最清楚不过了,但经沈浪之手后,这支垃圾军队竟然变得这么强。

    “他们伤亡多少?”

    “不知道,但应该也不少。不过他们的盔甲太好了,挨了好几刀都不死。我们的军队挨一刀就死了,所以他们受伤很多,阵亡的不多。”

    “我们沙蛮族大军为啥不装备大量藤甲?”

    “怕火攻,沈浪诡计多端,用火用得出神入化。”

    “这个小白脸真强。”

    “是啊,我们陛下也是小白脸,也很强!”

    “那你觉得沈浪和陛下,谁更强?”

    “那还用说,当然是矜君陛下。”

    “那你觉得陛下和沈浪,谁更小白脸一些?”

    “应该是沈浪吧?”

    “你凭什么觉得是沈浪?你又没有见过?”

    “不是传闻说沈浪是越国第一美男子吗?”

    “那我们陛下在越国的时候,还被称为第一美男子呢,要不然宁萝公主也不会主动睡了我们陛下。”

    “你听错了,陛下在越国曾经是第一君子,不是第一美男子。”

    “难道你觉得我们陛下长得不俊吗?”

    听到这里,苏难忍不住了。

    够了啊,你们这话题偏到无边无际了。

    事实上,带领沙蛮族大军痛快得很,也头疼得很。

    痛快是因为这支军队很厉害,而且勇猛无比。

    头疼是因为毫无纪律性,基本上不服管教。

    为了管住麾下这十几个沙蛮族大将,苏难打了上百次架的。将一个个大将打到半死,才算是听话了。

    这群人也真是没心没肺的。

    败得这么惨,你们也不悲痛,还在这里讨论矜君和沈浪谁更帅?

    “咳……”

    苏难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下面十几个沙蛮族大将置若罔闻。

    苏难拳头一握,全身筋脉爆响。

    顿时,全场静寂!

    再不安静,苏难枢密使就要打死人了。

    苏难超级无奈。

    在越国朝堂,他压根就没有动武的机会,全部用的是心术和手段。

    而在沙蛮族?

    政/治/手段是没用的,只能靠拳头。

    真是幸亏我苏难晋升宗师了。

    “诸位,今日惨败,接下来该怎么办?”苏难问道。

    “能怎么办?明天再战,两万人不够,明天就五万人冲上去!”一名沙蛮族大将道。

    事实上,对于今天的惨败他们很震惊,几乎不敢置信。但是……却不见得有多么悲伤。

    沙蛮族生存环境恶劣,很多人都活不过三十岁。

    所谓的死亡,完全司空见惯,根本没有伤风悲秋的传统。

    今天打输了,死了很多人?不要紧啊,明天再打,一直打到死光为止。

    苏难放弃和他们进行交流。

    这群人是猛将,但绝对不是好统帅。

    所有的决定,还是要由他来做。

    他扔下大营内十几个沙蛮族大将,朝着外面走去。

    眺望着这座阳戈城。

    小城市一座啊。

    没有想到今日竟然能够决定整个越国的命运。

    原本应该轻而易举拿下的,结果却撞得头破血流。

    苏难考虑得很深远。

    既然阳戈城都败了,那玄武侯爵府更不必说了。

    沈浪是先家后国的人,肯定把最精锐的部队用来防守玄武侯爵府。

    南宫傲那边的五万多大军,大半都是降军,战斗力更加堪忧,只会败得更惨。

    现在最可怕的局面就是南宫傲那边全军覆灭,然后玄武侯爵府内的那支精锐杀过来,和阳戈城守军里应外合,那局面就可怕了。

    不过,苏难对南宫傲还是有信心的。

    此人就算打不赢,但至少知道进退,应该能够保住一部分军队,牵制玄武侯爵府内的金氏精锐还是能够做到的。

    关键是接下来他应该怎么办?

    按照沙蛮族大将说的那样,明天近五万大军押上去?准确说是四万七!

    苏难大概看出来了,如果全军押上应该是能赢的,能够拿下阳戈城。

    但那要付出多大的伤亡?

    沙蛮族武士太宝贵了。

    死一个少一个。

    这支军队是陛下本钱,千万不可挥霍。

    为了拿下阳戈城,而折损个两三万?

    那得不偿失了。

    最关键的是,一旦你弱了。

    未来如何面对楚国,吴国这两个虎狼之国?

    “夫君……”

    一个女子走了过来,按住了苏难的太阳穴。

    这个女子很高,超过一米八,

    身材非常健美火辣,皮肤黝黑,长相……还好。

    他是沙延酋长的另外一个女儿,矜君妻子的姐姐,今年才二十五岁,是一个寡妇。

    苏难之所以娶她,是因为她血脉天赋高,武功极强。

    这样两人繁衍的后代,也会很强。

    如今不到两年时间,她就已经为苏难生下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了。

    就是这么牛,生下孩子之后三个月又怀孕了。

    苏难很满意这个妻子,也不在乎她嫁过人。

    这个女人也很满意苏难,尽管已经六十出头了,但依旧是最强的男人。

    “你在想什么?”妻子问道。

    苏难道:“我在想是应该选择赢,还是选择保存实力。”

    妻子道:“夫君,那你想要听听我的意见吗?”

    “当然!”苏难道:“你的意见对我非常重要。”

    妻子道:“我想要赢。”

    苏难道:“那我懂了。”

    他选择保存实力。

    他很喜欢这个妻子,但……基本上你跟她反着想才是正确的。

    如果苏难没有猜错的话,这一万城卫军变得这么强,应该和所谓的黄金龙血有关。

    关于沈浪的情报,矜君做得很详细。

    当然了,南宫傲和太子宁翼也出卖得很详细。

    所以沈浪卖黄金龙血骗了五百万金币一事,矜君和苏难都知道。

    只不过太子信誓旦旦说这黄金龙血已经卖完了,否则沈浪不可能有钱不赚。

    事实证明,沈浪还没有卖完。

    如果是黄金龙血的话,那只有一个月的有效期。

    甚至不需要一个月,这阳戈城内的城卫军又会变成菜鸡,甚至比以前更菜。

    所以正确的选择就是等一个月。

    围而不攻。

    可是……现在有一个关键问题。

    沈浪他还有黄金龙血吗?

    这次真的彻底用完了吗?

    另外他大概知道,这黄金龙血对同一个人的作用基本上只有一次。

    第二次就算再服用,虽然有用,但用途已经不太大了。

    但关键是,万一沈浪还有剩下的黄金龙血,用在国都的那一万城卫军身上呢?

    还有,这一个月时间内,玄武侯爵府内的那支军队会不会冲过来?

    苏难想得头痛!

    但最终还是做了决定!

    围而不攻,保存实力。

    另外派出斥候侦测玄武侯爵府方向,和南宫傲军队时时保持联动。

    不得不说,苏难还是一个非常老练的主帅。

    在很多未知的局面下,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

    阳戈城战局暂时沉静了下来!

    苏难谨慎地选择围而不攻。

    那第一战,沈浪麾下城卫军伤亡多少?

    非常非常高!

    受伤超过六千人。

    但是阵亡,却不到一千三!

    这群城卫军太勇敢了,压根就不防守的。

    沙蛮族武士的战斗水准实在是高。

    城卫军武士的力量,敏捷、精神都经过了强化,但论刀法,论战斗素质还是不如沙蛮族。

    所以只要短兵相接的,几乎人人带伤。

    不过,沈浪装备的铠甲太好了,所以大部分人只是轻伤。

    阵亡的一千三百人,都是被击中了要害。

    而且大部分都是颈部大动脉,沙蛮族武士的刀太刁钻。

    剩下八千多城卫军,正在接受最好的治疗。

    但是想要主动出击,已经不可能了。

    ………………

    苦头欢道:“公子,这样发展下去,局势不妙。苏难围而不打,只要等个十几天,城卫军身上黄金龙血的效果就褪去了,这样他们就变得不堪一击了。”

    苦头欢说得对。

    只要等十几天,苏难开始试探性攻击,就会发现城内守军战斗力大减。

    到那个时候,他甚至只要派出五千沙蛮族武士,就可以轻而易举将阳戈城攻下。

    阳戈城一沦陷。

    那什么都不用说了,沈浪逃之夭夭。

    苏难大军北上,直接攻打越国都城。

    然后……就是越国灭亡。

    宁政道:“我们这八千人,有没有主动出击的可能性?”

    苦头欢摇头道:“没有,经过这一战,这八千人的力量消耗很大,而且几乎人人带伤。”

    那这个局面,就非常不利,甚至非常危险了!

    “无妨,这和我想象中的局面一模一样。”沈浪道:“我要争取的就是这十几天时间。”

    苦头欢道:“玄武侯爵府的第二涅槃军能不能击败南宫傲大军,然后杀向阳戈城和我们里应外合,打败苏难主力?”

    沈浪摇头道:“不行,不要想这种可能性!”

    然后,他来到地图面前道:“殿下,这一场大战的前半部分,已经结束了!”

    对于沈浪而言,上半场确实结束了。

    “下半场,就要我和矜君亲自交手了,我若赢,越国大胜。我若输,越国灭亡!”

    接着,沈浪朝宁政和苦头欢道:“我要走了,这里的战场就交给你们二人了。”

    这话一出,苦头欢大惊。

    沈浪要走?

    去哪里?

    “我去和矜君交手,去决定越国命运,你就祈祷我能赢吧!”沈浪道。

    苦头欢道:“如果,苏难进攻,怎么办?”

    沈浪道:“半个月之内,苏难绝对不会主动大规模进攻。半个月后,他会进行试探性小规模进攻,测试我们的军队是否失去了战斗力,到那个时候就可以让三百名第一涅槃军上了。”

    这次沈浪除了一万城卫军还还带了三百涅槃军,本来是作为他的卫队,现在也要派上用场了。

    “苏难多疑,在大规模进攻之前,一定会多次试探,这三百名第一涅槃军足够打消他前几次试探。”沈浪道:“二十几天之后,他可能会看破端倪,进行大规模的进攻。”

    二十几天后,一旦苏难再次发动大规模进攻,那神仙也救不了阳戈城,一定会沦陷了。

    “在二十几天内,局面一定要发生巨大变化。”沈浪道:“所以这一战,关键不在阳戈城,也不在玄武侯爵府,而在我和矜君之间!我和陛下说过,只有六七成把握。如果苏难发动大规模进攻之前,局面还没有发生逆转,就证明我输了,你带着宁政殿下立刻离开,直接渡海去怒潮城!”

    苦头欢道:“那,那陛下呢?”

    沈浪道:“陛下应该会自杀吧,希望这个局面不会发生。”

    然后他朝着宁政和苦头欢拱手道:“告辞,保重!”

    半夜时分!

    沈浪和剑王李千秋两个人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阳戈城。

    有人说阳戈城不是被包围了吗?怎么还能离开?

    这座城市再小,也有近十几里周长的城墙,苏难手中现在仅仅只有四万七军队,包围圈怎么可能密不透风。

    ……………………

    玄武侯爵府!

    这边的局面就更惨一些了。

    南宫傲和沙延五万多大军如今就剩下三万。而且沙蛮族武士,就剩下一千多人了。

    这三万大军,已经完全失去了进攻玄武侯爵府的能力。

    所以,南宫傲和沙延的联军甚至撤退了几百米,然后原地构建堡垒和沟壑。

    这架势已经很清楚了,彻底围而不攻,等待矜君的全新旨意。如果要继续作战,就一定要出动矜君最精锐的神射手军队。

    矜君麾下有一支神秘王牌,至今都没有出手过。

    南宫傲听说,那支军队数量不多,但都是超强的神射手。

    木兰和金卓、兰道大师正在进行商议。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有一个难题,第二涅槃军要不要杀出去,歼灭南宫傲和沙延的联军,去救援阳戈城市。”金卓问道:“兰道大师,第二涅槃军如果全力出击,能不能消灭南宫傲和沙延的三万联军?”

    兰道大师想了一会儿道:“或许能!但……不值得,伤亡太大!”

    三千八百人打三万人,如果有在城堡内防守的话还有巨大的优势。但如果进行阵地战的话?风险太大了。

    敌人数量太多,一旦这支弓箭手部队被包围,那后果就吓人了。而且南宫傲麾下,还有两千骑兵。

    金木兰道闭上眼眸,她身上仿佛在酝酿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睁开眼睛后,木兰道:“还有一个选择,我率领三千名涅槃军秘密离开玄武侯爵府,乘船南下,翻山越岭,攻打南瓯都城,攻打矜君大本营,直捣黄龙!”

    这话一出,兰道和金卓顿时呆了!

    这……这太疯狂了。

    木兰道:“南宫傲战败,一定会第一时间禀报矜君。而且阳戈城那边,苏难也会战败。这两个战场失败的消息传到矜君之后,他要么退兵,要么增援。按照眼下的局面,一定会增援。因为这场仗对于矜君来说,也只能赢不能输。所以南瓯国境内,反而会极度的空虚。”

    “天下任何一支军队,都不可能翻过大山和丛林直捣黄龙攻打南瓯国都城,但我们第二涅槃军可以,因为我们才是整整的丛林王者。”

    兰道大宗师陷入了沉默。

    第二涅槃军确实可以!

    涅槃岛的环境比沙蛮族还要恶劣,这半年时间内,他们进行了无数次最险恶的野外行军。

    攀爬悬崖,穿越深林,走的都是没有路的地方。

    天下人谁也想不到,第二涅槃军竟然离开玄武侯爵府,更想不到会直接攻打南瓯国都城。

    因为,没有一支军队有这个能力。

    任何军队进入南瓯国内的丛林后都会迷路。

    但木兰不会!

    因为,她血脉蜕变之后,拥有强大的感知力。

    对方向有着绝对精准的把握,但这是绝密,无人知晓。

    所以这一招,虽然很险,但确实出其不意。

    就算疯子也不敢想到沈浪麾下的军队会去攻打矜君大本营。

    金卓道:“沈浪有何你提过这个方案吗?”

    木兰摇头道:“他没有,他不舍得。但……我能够感知道他的想法。”

    兰道大师道:“木兰,你可要想好了。渡海去南瓯国容易,登录南瓯国后,距离南瓯都城还有二三百里距离,这个时间你们带的粮食有限。带的箭支有限,每个人最多带四五百支箭。”

    四五百支箭已经很惊人了,因为光重量就有近三百斤了,加上其他负重,轻而易举达到近四百斤。

    不过,这只是第二涅槃军的正常训练量!

    木兰猛地咬牙道:“就这么定了!”

    金卓欲言又止。

    木兰道:“眼下这个局面,只能出奇制胜!夫君说过,这一战他只有六七成把握,我要在他胜利的天平上,增加一个砝码。”

    金卓道:“那需要为你安排一个替身。”

    木兰道:“就林裳老师好了,她长得足够高,能够穿得下我的铠甲。”

    金卓道:“只怕她不乐意!”

    ………………

    “老师!”

    林裳睁开眼睛道:“别这样喊,我可没有福气做你的老师。”

    “老师!”木兰又喊了一句,声音甜丝丝的。

    林裳面孔颤动了一下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木兰道:“老师,我要带兵去攻打南瓯国都城。”

    林裳惊了,道:“丫头,你疯了?你知道这里距离南瓯国都城有多远吗?你知道那个地方有多危险吗?到处都是毒虫猛兽,到处都是瘴气,任何军队进入南瓯国的丛林之内,都会……”

    说到这里,林裳道:“算了,差点忘记你有狗鼻子了。”

    接着,雪山老妖林裳道:“不过,这一计确实可以,天下任何人都想不到你会这么疯,带着几千人去打矜君的大本营,完全隔着千山万水。而且,南瓯国境内此时正空虚。”

    木兰道:“但是我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已经离开了玄武侯爵府,所以需要有一个人扮成我的样子。可是整个侯爵府内,就您气质最好,身材最好,个子最高,所以……”

    林裳这一听就不干了。

    没能成为大宗师,让她的自尊心比一般人强得多。

    我林裳就要做我自己。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焰火。

    让我做别人的替身?

    不可能!

    当时我就是不愿意做般若的影子,才叛出魔岩道宫的。

    “不行,想都别想!”林裳斩钉截铁。

    木兰蹲在她的面前,娇声道:“老师!”

    她眼睛睁大,仿若星辰。

    “你再讨好也不行。”林裳转过脸去。

    木兰又走到她的面前,声音变得更甜了,眼睛瞪得更大,如同婴儿一般纯真。

    “老……师”

    林裳被喊得一阵阵鸡皮疙瘩l

    “老师……”

    “好,好,好,答应你,答应你了。”

    “我雪山老妖的一世英名,就要毁在这里了。”

    讲真的,林裳老师您真没什么英名。

    您的外号是从未赢过林老妖。

    ………………

    当天晚上,闭门不出的雪山老妖林裳,穿上了木兰的铠甲,洒上她的香水,学习她的走路。

    木兰身材太好了,所以走路的时候本能非常的妩媚。

    而雪山老妖林裳身材修长而又……平板。

    为了学木兰走路,她简直毁掉了半辈子的节操,才走出了这份妖娆。

    简直日了狗了。

    她好后悔,为何抵不过这丫头的撒娇大法,脑子糊涂就答应了。

    …………

    半夜时分!

    木兰带着三千名第二涅槃军,从玄武侯爵府后山爬出去。

    没错是后山,而且大部分都是悬崖。

    这个地方,没有南宫傲的守军,他的守军也上不来啊。

    翻过了后山,这三千人依旧不走路,一直沿着山脉和丛林,朝着东边大海走去。

    四个时辰后!

    来到了海边!

    又过了两个时辰,木兰和三千名第二涅槃军登上了五艘大海船,秘密南下。

    目标,南瓯国南部沿岸!

    她要率领第二涅槃军,进行一次史诗般的远征。

    直捣黄龙!

    ……………………

    三天后!

    大南国临时国都,南瓯都城。

    矜君站在地图面前。

    旁边是独臂的太子宁翼,还有天南行省总督祝戎。

    这两人还没有放弃,还在拼命游说矜君。

    “矜君,如今算时间,苏难大军应该已经席卷整个天南行省,直接朝着越国都城进军了。”祝戎总督道:“您难道真的要灭了越国吗?这样您就成为众矢之的了,吴国和楚国,绝对不甘心让您占领了越国都城的。”

    矜君没有理会。

    宁翼太子道:“矜君,现在一切还来得及,我妹妹宁寒已经亲自传来了书信,她答应这个交易。只要你放了我,并且让我演一出力王狂澜的戏码,她就会动用所有的力量,游说大炎帝国册封您为大南国君,成为大炎王朝的一员,不久之后您就会和楚王,吴王平起平坐,这可是您祖先都没有完成的功业。”

    矜君笑道:“宁翼,我一直都没有告诉过你,我不需要大炎帝国的册封,更不需要乞怜。我需要什么东西,我会自己去取,别人赐的东西,总是不牢靠的,这个经验教训你还不够深刻吗?”

    宁翼面红耳赤。

    祝戎总督道:“矜君,越国灭亡对您是万万不利的。一个弱小而又繁荣的越国才符合您的利益,能够源源不断为您提供各式各样的物资。我们背后有隐元会,拥有不计其数的金钱和物资,足够让您的大南国进行飞跃发展。”

    矜君继续看地图,目光落在阳戈城和玄武侯爵府两个点上。

    然后,他漫不经心道:“祝戎大人,您算是忠心的,到现在都不愿意放弃宁翼。但你的家族,或许已经打算改变阵营了。”

    这话一出,太子宁翼脸色剧变道:“矜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矜君道:“这一场大戏中,你们忽略了两个人,一个是沈浪,另外一个是宁岐。”

    宁翼颤抖道:“你的意思是祖父会支持宁岐?不可能,不可能!”

    他口中的祖父是祝弘主。

    矜君没有再说话,而是挥了挥手。

    几个沙蛮族高手过来,将宁翼和祝戎带了出去。

    ……………………

    矜君的妻子名字叫沙曼!

    她不像是沙蛮族女人,温柔,美丽,白皙,智慧。

    她是矜君的幸运星。

    矜君能够成就大业,她有很大的功劳。

    此刻,矜君正在和她一起作画。

    画的内容非常神秘,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东西,像是上古画卷。

    画完之后,两个人拥吻在一起。

    “真是怀念那个时刻,我们两人坠入那个遗迹,然后你把我睡了。”沙曼道。

    “是你把我睡了。”矜君道。

    “是你把我睡了。”

    人类的本职就是复读机。

    “曼曼,这是原则性问题,我们一定要弄清楚。当时我记得清清楚楚,是你第一口主动吻的我。”

    沙曼道:“流氓,也请你弄清楚,是你主动把手伸进我裙子内的。”

    矜君道:“好,这算打平了。但是你主动骑的我,这总没错吧!”

    沙曼道:“你若不剥光我,我会骑你吗?”

    愕……

    这就是雄才大略的矜君?

    这两人的对白,好幼稚啊。

    两个人不断争论,谁都说服不了谁。

    然后,开始睡服。

    结果,还是不相上下,谁也睡服不了谁。

    “夫君,你爱宁萝吗?”沙曼道。

    “在这个世界上,我唯一爱的女人只有一个。”

    沙曼道:“再一次见到她,难道你就不想睡她吗?我看她倒是蠢蠢欲动,迫不及待想要你睡。”

    矜君道:“想倒是想,但不能睡,一睡性质就变了。”

    “好啊,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还想睡其他女人。”

    矜君道:“曼曼,沈浪有一句名言说得非常好,身体出轨不算出轨。”

    ………………

    傍晚时分!

    矜君收到了一份密信。

    南宫傲的亲笔密信。

    “玄武侯爵府之战大败,伤亡过半。沈浪有一支非常强大的神射手军队,如今攻打玄武侯爵府,已经失去可能,接下来何去何从请陛下示下!”

    接下来还有一份沙延的密信,写得更加详细一些。

    次日一早!

    矜君又收到了一份密信。

    不是人送来的,而是信鸦送来的。

    这个世界没有飞鸽传书,信鸦送信,几乎算是沙蛮族的绝技。

    就如同当年契丹训海东青绝技一样。

    阳戈城距离太远了,靠人报信太慢了。

    苏难的密信内容更加震撼。

    阳戈城之战大败,沙蛮族主力阵亡一万三。沈浪的一万城卫军仿佛被赋予某种魔力,力大无穷,彪悍不已,老臣觉得这可能和所谓黄金龙血有关。

    这些密信,全部都用特殊保密文字书写,只有矜君才能读懂。

    读完这两份密信后,矜君闭上眼睛。

    真是让人震惊,真是巨大的噩耗。

    沈浪,你牛逼啊!

    这两个战场都让我撞得头破血流。

    接下来,应该是我们两个人的对决了。

    我真的期待很久了!

    就让我们以天下为棋盘,对弈一局。

    决定越国的命运。

    ………………

    次日!

    矜君率领八千大军离开南瓯国都城北上,支援南瓯国战场。

    这几乎是矜君手中最后的一支强大力量。

    这支军队里面就有矜君从未出动过最精锐的沙蛮族王牌,全部使用一石半的超级强弓。

    与此同时!

    金木兰率领的三千第二涅槃军在一个偏僻海边靠岸。

    正式登陆南瓯国陆地!

    深入南瓯国腹心,直捣黄龙!

    …………

    注:今日更新一万七!急需月票和支持,兄弟们给我力量,给我打鸡血,拜求您了!

    谢谢罪傲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