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绝望大败!苏难决战沈浪!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任何言语都难以形容南宫傲麾下军队的痛苦。

    简直怀疑人生。

    为啥啊?凭什么啊?

    我们之前在越国的时候去打矜君,结果被打成了一坨屎。

    现在我们投降了矜君来打越国,结果又被越国打成了一坨屎。

    金氏家族你们的军队那么牛逼,之前干嘛去了?

    在南瓯国战场,要是有你们在的话,我们也不至于输得这么惨。

    不过眼下这场大战伤亡巨大,但却不惨烈。

    因为不是短兵相接,流血甚少,也没有出现残肢断臂的情形。

    一箭射来,可能到死为止都没有流多少血。

    而且周围比较狭窄,所以乌泱泱都是自己人,也没有觉得伤亡多么惨重。

    等退出战场的时候,才发现地面的尸体都已经堆成山了。

    而且,当他们逃跑的时候,更可怕的噩梦发生了。

    他们把后背留给了第二涅槃军。

    “嗖嗖嗖嗖……”

    城头上的第二涅槃军,仿佛完全不知道疲倦一般。

    依旧在狂射,依旧在收割生命。

    这一场撤退,又活生生被射死射伤了几千人之多。

    ……………………

    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之后,所有溃军回到军阵,让人愤怒的一幕出现了。

    玄武侯爵府内竟然出来了几百人。

    开启城门,这几百人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靠,我们正在大军围城呢,你竟然还出来?

    能不能尊重一下你们的敌人?

    这几百名金氏家族武士出来干嘛?

    回收箭支啊。

    刚才那一战虽然只持续了不到两个时辰,但是却射出了大几十万支箭。

    消耗太大了。

    此时,整个战场上密密麻麻都是箭支,如同刺猬一般。

    这些人一边回收箭支,还一边痛骂。

    “狗娘养的,你们逃跑的时候,不会挑空地跑吗?把我们的箭都踩断了。”

    日你娘。

    你家人逃跑的时候,还专门看准路啊?

    慌不择路,没学过吗?

    南宫傲大军就在三百多米之外。

    这几百人优哉游哉回收了一捆又一捆的箭,然后放到马车上,运回城堡之内。

    南宫傲军队无比耻辱地望着这一幕。

    冲上去,将这几百个捡垃圾的砍死?

    不行的,这些狗娘养的射箭太准了。

    就这样,几万人眼睁睁看着几百人在战场上捡垃圾而无动于衷。

    ………………

    南宫傲大营之内。

    主帅沙延道:“这就是沈浪的兵?”

    南宫傲点了点头。

    沙延道:“这么厉害的兵,为何不去阳戈城?”

    南宫傲道:“沈浪是一个很看重家庭的人,所以用最精锐的不对守玄武侯爵府。”

    “沈浪这个人为何没有出现?”

    南宫傲不知道,因为今天确实没有看到沈浪。

    “你们越国人也有英雄。”

    南宫傲本能想要反驳。沈浪算什么狗屁英雄?

    但想想算了,沙蛮族的人就是以成败论英雄的。

    对于今天的战局,老实讲南宫傲有过一定的心理准备,因为沈浪之前创造的奇迹太多了,这里就是他家,肯定拼命死保的。

    但战局打成这样,真是完全没有想到。

    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屠杀。

    今天这一战,金氏家族伤亡多少?

    恐怕会低到一个完全不敢想象的地步吧?

    整个过程,他的军队完全是被动挨打,一点点反击的余地都没有。

    弓箭部队竟然可以这么厉害?竟然可以发挥到如此极致?

    南宫傲和沙延陷入了沉默,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能退兵!”沙延忽然道。

    南宫傲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一旦他们退兵的话,金氏家族的这支军队就会去支援阳戈城。

    不退兵?

    那接下来怎么打?

    动用沙蛮族武士,南瓯国武士?

    他们当然要厉害一些,至少动作要敏捷很多,而且弓箭射术更高。

    可惜没有攻城器械。

    什么投石机啊,攻城弩统统都没有。

    战事太急了,根本还来不及造。苏难大军那边倒是有,只不过运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南宫傲道:“接下来有两个方案,第一个,围而不打。第二个,全军押上。”

    他是副帅,做不了主的。

    主帅沙延是一个酋长,武功非常高强,麾下也有上万武士。

    但是沙蛮族之间的战斗,基本上属于丛林斗殴。

    单兵战斗力超高,血腥而又惨烈。可是论指挥水平,确实不高。

    若全军押上的话,就算攻下了玄武侯爵府,伤亡恐怕会到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

    南宫傲道:“金氏家族厉害的是弓箭手部队,一旦被近身,恐怕是不堪一击的。”

    “是吗?”沙延疑惑。

    沙蛮族武士的射术很高,但是近战也非常厉害。

    南宫傲道:“沈浪此人有鬼才,他的重甲涅槃军近战无敌,但只适合阵地战,两军对垒。若不出意外的话,这支弓箭手应该就是他的第二涅槃军,训练成军的时间不超过半年。我有过研究,他的涅槃军非常专注,但也只能专注于一样。所以射术高超,近战水准可能就堪忧。”

    沙延点了点头。

    南宫傲道:“我们东方王朝的军队,很少夜战,因为看不清楚。沙蛮族武士,擅长夜战吗?”

    沙延道:“我们是最擅长夜战的种族,因为大部分狩猎都在晚上。”

    这是真的。

    白天的话,丛林里的猛兽都很精神,目光也很锐利,去狩猎的话比较吃亏。

    而到了晚上,这些猛兽的实力和感知都下降得很厉害,猎杀起来就容易得多。

    所以,沙蛮族武士都擅长夜战,长年累月下,练就了在黑暗中视物的本事。

    而且他们非常喜欢吃动物的肝脏,尤其明目。

    南宫傲道:“弓箭手到了晚上,瞄准精度肯定大大降低,战斗力也会急剧下降。”

    这几乎是一定的。

    就算是神射手也需要光线,也需要看清楚目标。

    “所以我的想法是夜战。”南宫傲道。

    沙延沉默了片刻。

    一旦夜战,那他的五千沙蛮族武士就会成为绝对武力了。

    南瓯国武士稍好一些,南宫傲剩下的那一两万军队也不适合夜战的。

    但沙延是绝对杀伐果断的。

    “好,那就夜战!”

    ……………………‘’

    夜幕降临。

    这是月初,晚上几乎连月亮都没有,真的可以称得上是伸手不见五指。

    大南国的军队再一次集结,准备攻打玄武侯爵府。

    南宫傲剩下一万多大军,算是彻底作壁上观了。

    唯一的指望,就是沙蛮族的五千武士。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

    天空仿佛一下子亮了起来。

    几百个,几千个灯笼飞上了天空。

    这一幕,真是美不胜收。

    南宫傲和沙延见到这一幕,几乎惊呆了。

    准备攻城的两万多大军一下子也忘记了使命,抬头看着这绝美的景象。

    这才是真正的华灯初上?如果文人雅士见到这一幕,恐怕会写出无数诗篇出来。

    玄武侯爵府放的当然是孔明灯。

    而且,像是放风筝一样,把孔明灯放到空中。

    一个或许不够亮,但是几百个,几千个,就有些亮度了。

    “这沈浪真是奇思妙想,竟然能够把灯笼飞到天上去,他是怎么做到的?”沙延惊叹道:“南宫将军,在这种光线下,你们的军队看得清楚吗?”

    南宫傲去问麾下的军队。

    回答是看不清楚。

    因为这些漂浮在空中的灯笼太高了。

    对地面的照射程度,仿佛比较有限。

    沙延问沙蛮族武士,这个光线看得清楚吗?

    沙蛮族武士却说非常亮,看得清楚。

    那还要不要夜战?

    思考了半分钟。

    沙延决定战!

    “沙蛮族武士,混在南瓯国武士中一起冲锋,务必记住这一点。”

    因为这一次攻城的主力是沙蛮族武士,南瓯国武士只是作为掩护用的,说得更加难听一些,就是炮灰。

    成败在此一举了。

    “攻城!”

    随着沙延一声令下。

    两万五千军队,再一次潮水一般涌向了玄武侯爵府。

    作为真正主力的沙蛮族武士,隐藏在南瓯国武士之中,而且阵型尽量散开。

    从城墙上望去,确实是黑压压的一片。

    哪怕有天空漂浮的孔明灯,也完全看不清楚。

    几百米距离,更加无法瞄准射击。

    “咚咚咚咚……”

    惊天的战鼓再一次敲响。

    两万五千敌军,飞快地靠近,来到了城墙的二百五十米处。

    这个时候,城墙上的第二涅槃军没有射箭。

    二百米处。

    依旧没有射击。

    沙延长长松了一口气。

    差不多要成了。

    白天在这个距离,沈浪的神奇弓箭部队已经开始射杀了。

    而晚上到了这个距离,他们依旧没有开始。

    一百五十米!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嗖嗖嗖嗖……”

    几十支火箭,猛地射上了天空。

    飞到天空几十米的地方,猛地爆开!

    “轰……”

    如同焰火一般,猛地炸开。

    巨大的焰火。

    瞬间,几乎将整个黑夜照亮。

    惊艳的一幕,又再一次发生了。

    沙延和南宫傲完全惊呆了。

    这……这他妈又是什么?

    竟然如此亮,如此之华丽?

    这就是焰火,沈浪制造的焰火。

    只不过里面放了铝粉,所以就是原始版的照明弹。

    这亮度完全是惊人的,至少超过了正常的焰火。

    而且就在大军上空几十米处爆开。

    刹那间!

    战场上几乎被照得亮如白昼。

    沙蛮族军队先是呆了一下。

    几乎忘记跑了。

    这……这是神仙手段吗?

    大晚上的,竟然这么亮?

    然后……

    “嗖嗖嗖嗖嗖……”

    城墙上的箭雨,再一次狂暴地洒了下来!

    沙蛮族武士,南瓯国武士都不喜欢穿铠甲,完全是血肉之躯。

    在一百五十米距离,完全是两石弓的超强杀伤力。

    一旦中箭,直接穿透。

    “嗖嗖嗖嗖……”

    “砰砰砰砰……”

    原始版的焰火照明弹,不断地飞上天空爆炸。

    整个战场,始终处于高亮度之下。

    这亮度依旧不如白天。

    对于其他弓箭手来说,这个亮度是不大够的。

    但对于涅槃军来说,完全够了。

    因为他们的血脉是被改造过的。

    最关键的是,他们的老师是兰道大宗师。

    他们学习过上古精神典籍。

    他们无数次在黑夜中训练射箭。

    他们的视力,远远超过一般人。

    诚然他们弓箭的杀伤力不如白天时候,但打的折扣也不是很大。

    况且!

    此时城墙下的这支军队,没有穿防护铠甲,而且也没有盾牌。

    惊人的杀戮,再一次上演。

    依旧是一面倒的屠杀。

    敌人的攻城军队,纷纷中箭倒地。

    整个人活生生被钉在地上。

    不过这个时候,沙蛮族武士的彪悍之处完全表现出来了。

    就算被射中,就算被钉在地上。

    他们也凶残地把箭拔出来,然后继续往前冲。

    这箭可是长得像倒刺的,这猛地一拔出来,带出无数的血肉,看上去就可怕了。

    但这些沙蛮族武士只是狂吼一声,然后继续往前冲。

    当然……冲着冲着,忽然就猛地栽倒在地,彻底死了。

    而有些彪悍的人,被射穿了身体继续冲。

    只要不死,就往前冲。就差被射中眼球拔出来一口吃掉了。(夏侯惇:艹,你以为我想吃啊?)

    金木兰和金卓对视一眼,露出惋惜的神情。

    这沙蛮族武士果然勇猛无比,可惜就这么白白死了。

    此时,沈建一身铠甲站在边上,指挥手下军队运箭。

    他已经是十人长了。

    不过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血腥残暴的军队,一时间不由得呆了。

    “小弟,你若受不了,就回到内堡去。”

    沈建道:“嫂子哪里话?弟弟岂是贪生怕死之人?那不是我给哥丢脸吗?”

    其实,你哥也没有什么脸的。

    接下来!

    沙蛮族的武士也开始射箭反击。

    真是牛逼。

    在这种光线环境下,他们还能瞄准。

    第一涅槃军可是居高临下。

    而这些沙蛮族武士,往上射箭本就吃亏。

    可是……他们的命中率竟然不错,竟然射中了沈浪的第二涅槃军。

    可惜啊!

    他们是一石弓,在这个距离往上射,威力已经不大了。

    最关键的是沈浪第一涅槃军装备太好了,身体躯干穿着轻薄而又坚固的精钢板甲,手臂和双腿穿着锁甲。

    沙蛮族的弓虽然强悍,但依旧射不穿。

    而且他们的箭支也不像沈浪尖锐锋利。

    两支军队互射。

    两支军队都很厉害。

    但……依旧是一面倒的屠杀。

    装备差距太大了。

    沙蛮族武士个人射术就算再强,也强不过第一涅槃军。

    华丽的一幕再一次上演。

    成片的死亡,收割生命。

    天空。

    “嗖嗖嗖嗖”

    “轰轰轰……”

    原始焰火照明弹,不断爆开。

    木兰甚至有些迷离。

    这一幕太美了。

    这种焰火,木兰是见过的,而且她是唯一见过的之人。

    大约在两年前,沈浪就带着她去过无人的荒岛上放焰火。

    但那一次,只放了十几只。

    这一次,放了几百只都不止。

    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

    “哇,漂亮,漂亮啊!”

    “太好看了!”

    “宝宝你看,这是爹爹给你放的哦!”

    沈宓小宝宝瞪大眼睛看着天空。

    这是什么东西啊?这么好看?

    “爸爸……爸爸……”

    沈宓宝宝看得高兴,小手用力给鼓掌。

    而沈野小宝宝,人来疯一样,怎么抱都抱不住。

    在院子里面狂奔。

    太高兴了,太兴奋了。

    他每天都仿佛又用不完的精力。

    白天不睡觉,晚上也不睡觉。

    沈浪应该会后悔给他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带这样的宝宝,实在累坏人。

    沈宓小宝宝乖得不得了,冰儿一个人带绰绰有余。

    而沈野小宝宝,需要三四个人轮流带。

    不过这个小家伙有一点很好,从来不哭。

    不,他也哭。

    撒娇的时候会假哭,拼命干嚎那种。

    平常时候,摔跤了,撞到桌角了,从来不哭半声,但是会去捡石头砸桌角。

    城外在大战!

    城堡内的人,却被焰火吸引。

    ………………

    城外!

    杀戮依旧在继续!

    尽管承受着惊人的伤亡,但是沙蛮族武士和南瓯国武士,开始疯狂地往城墙上扑。

    而且这帮疯子不需要攻城梯。

    自己拿着铁钩子,就往上爬。

    就算肚子破了一个洞,就算肠子往外流,也依旧往上爬,但爬着爬着自己就掉下来了!

    金卓和木兰都有些看呆了。

    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疯狂的军队?

    第一涅槃军也有这么勇敢,但他们不是正常军队啊。

    南宫傲也彻底惊呆了。

    这么惊人的伤亡,换成他的军队早就崩溃了。

    他的军队一旦中箭,就立刻躺在地上不动的。

    而沙蛮族武士,肠子出来了还往上冲。

    之前南瓯国输得那么惨,是有道理的。

    沙蛮族武士太凶残了。

    除非你射中他们心脏和脑袋立刻毙命,否则他们还是疯狂往上冲。

    这么残暴的军队,一旦让他们冲上城墙,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在狂暴的箭雨之下,这群人竟然真的要爬上城头了。

    虽然纷纷坠落毙命,但涌上来的人实在太多了。

    距离城头越来越近。

    “换箭!”

    木兰一声令下。

    第一涅槃军拿出了特殊的箭壶。

    里面是特制的火箭,箭头上有白磷,箭头后抹有砒霜溶液。

    换箭完毕!

    “射!”

    “嗖嗖嗖嗖……”

    刹那间!

    仿佛无数的流星雨一般砸下。

    瞄准的全部是已经爬上城墙的沙蛮族武士。

    画面依旧无比华丽。

    但是……

    却无比惨烈!

    这火箭射入体内,依旧在燃烧。

    因为箭头上除了白磷之外,还自带氧化剂,就算没有空气也能燃烧。

    这算是沈浪科技含量最高的箭了。

    而且,砒霜剧毒很快进入血液之内。

    “啊……啊……啊……”

    沙蛮族武士就算再勇敢,也无法承受这种痛苦。

    火焰在体内燃烧。

    最最惨烈的一幕。

    这些爬在城墙上的沙蛮族武士终于纷纷坠落。

    终于!

    沙蛮族武士的这一波疯狂攻势被挡住了。

    剩下的南瓯国武士虽然勇敢,但还是差了一些,战斗力也差一些。

    在狂暴的箭雨之下。

    他们完全被压得抬不起头来。

    “嗖嗖嗖嗖……”

    “噗噗噗噗……”

    箭雨疯狂地收割着生命。

    沙蛮族主帅沙延,无比痛苦地望着这一幕。

    差一点点,他的勇士就要冲上城头了。

    就差一点点。

    而现在,彻底失去机会了!

    “收兵,收兵!”

    尖锐的钲声再一次响起!

    幸存的南瓯国武士,纷纷转身后撤,疯狂地逃离这个地狱修罗场。

    而幸存的沙蛮族武士,完全杀红了眼睛,依旧要疯狂地往城墙上冲,完全不畏惧死亡。

    主帅沙延大吼道:“沙蛮族的武士,退回来,退回来!”

    听到主帅的声音后!

    这些沙蛮族武士发出一阵阵狂吼,无比不甘地后撤。

    耻辱!

    莫大的耻辱。

    他们成军一来,还没有打过这样的仗。大南国成立一来,他们一直都是战无不胜的。

    而这一次,败得如此之惨。

    “啊……啊……啊……”

    一个沙蛮族武士竟然站在城墙之下,对着金木兰狂吼。

    “嗖!”

    一支箭直接贯穿了他的脑袋。

    ………………

    白天攻城失败!

    伤亡一万二。

    晚上攻城,再一次失败!

    “伤亡多少,统计出来了吗?”主帅沙延问道。

    统计尸体和伤员是不可能了,只能统计有多少人回来。

    “五千沙蛮族武士,剩下不到一千五。两万南瓯国武士,剩下不到一万。”

    主帅沙延痛苦地闭上眼睛。

    晚上这一战,伤亡竟然比白天更大,达到了惊人的一万四。

    沙蛮族武士、南瓯国武士明明更强大,更勇敢,但伤亡却更大。

    看来,南宫傲军队的铠甲和盾牌,不是没有用处的。

    经过白天和夜晚的战斗,沙延和南宫傲的联军,伤亡超过两万六。

    剩下军队不足三万!

    金氏家族伤亡有多少?

    不知道,但肯定是微乎其微。

    这一战,果然打出了比英国长弓兵在阿金库尔战役中更加辉煌的战绩。

    主帅沙延道:“南宫傲,我们已经彻底失去了攻陷玄武侯爵府的能力了。”

    南宫傲苦涩点头。

    白天作战不行,夜晚作战也不行。

    虽然还剩下三万军队。

    但是已经没有勇气攻城了。

    太惨烈了。

    沈浪这支神奇的弓箭部队用来守城,太逆天了。

    “继续包围,用最快速度去禀报陛下!”沙延下令道。

    “是!”

    片刻后,一支骑兵出发,朝着南方冲去,把这里的战局汇报给矜君。

    “可惜没有投石机啊!”南宫傲道。

    如果有投石机,就不会这么被动挨打了。

    沈浪的神奇弓箭手射得远,但投石机更远,而且威力更惊人。

    当然,投石机的精准完全是玄学。

    有一句话说得好,任何一架投石机都不可能把两颗石弹砸在同一个坑上。

    但是,起码能够对城墙上进行火力压制。

    至此,大南王国对玄武侯爵府的进攻基本上算是失败了。

    ……………………

    二月初四!

    苦头欢要疯了,沈浪也要疯了。

    药效还是太猛了!

    几乎压不住。

    这一万城卫军,陷入了狂热和癫狂。

    如果是一个人还好,关键是一万人,还互相影响!

    此刻苦头欢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苏难你快攻城,求你快攻城吧?

    你再不攻城,我们就扛不住了。

    仿佛是听到了苦头欢的祈祷,苏难终于要攻城了!

    ……………………

    这座阳戈城,就是最后一个绊脚石了。

    一旦拿下了这座城,通往越国都城的路就畅通无阻。

    矜君对于打下越国国都并不是很心切。

    但是苏难很心切啊。

    他曾经做梦都想要造反成功,做梦都想要返回天越城。

    幻想一下。

    他苏难率领大军杀入天越城,灭掉越国,斩杀国君宁元宪。

    这种感觉是何等畅快?

    灭国之功,天下能有几人?

    尽管他也知道,这阳戈城中只有一万城卫军。

    城卫军是什么军队?

    二线军队,镇压地痞流氓用的。

    但他丝毫没有掉以轻心。

    因为沈浪在城内!

    对于沈浪,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甚至无数次从梦中醒来,苏难都会泪流满面。

    他的宏图霸业,他的苏氏家族,就是覆灭在沈浪手中。

    当然,他又娶妻生子了。

    矜君也无数次开导他,不要有私恨。

    矜君说你如果想要像沈浪那样无法无天的快活,那就尽情地恨吧。

    但如果你想要建功立业,想要重建苏氏家族的辉煌,那就彻底把私恨放在一边。

    如果是别人说出这话,完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但矜君说出来,却非常有说服力。

    他和宁元宪之间仇恨还不大吗?

    杀父之仇,灭国之恨。

    但是之前,矜君还是主动和越王讲和,开出了割让五郡的条件。

    他不想让越国灭亡,因为不符合大南国的利益。

    苏难遥望着城墙,心中默道:“沈浪,我没有想要来报仇,我只想要拿下这座城池,我只想要带领大军杀入越国都城。”

    他这是真心话。

    因为在出发之前,矜君就让他做选择,是统率西路军,还是东路军?

    如果率领东路军,就可以去攻打金氏家族,就可以报仇雪恨。

    苏难选择了西路军。

    没有想到,还是和沈浪撞上了。

    然后,他前所未有的重视。

    原本几天之前就可以开战的,但他还是等到大军彻底包围阳戈城,等到攻城器械全部到位。

    怎么苏难又有攻城器械了?

    从天南城拆下来的,整个天南城方向,不知道有多少投石机和巨弩。

    苏难这一重视谨慎,可把沈浪坑死了。

    妈蛋,按照计算你两天前就应该攻城的,兵贵神速。

    害得我提前两天就给一万城卫军服用了黄金龙血。

    现在好了!

    我每天都要管一万个疯子。

    真的是心力憔悴。

    沈浪和苦头欢等军官,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将这一万人压住。

    不然,他们要冲出来和苏难决战。

    终于在二月初五。

    包围圈彻底完成了,所有的投石机,攻城巨弩,都已经准备完毕。

    “沈浪公子何在?大南国枢密使苏难求见!”

    他的声音就算隔着一里多,也听得清清楚楚。

    沈浪在城头上露面。

    “苏侯,别来无恙!”沈浪仔仔细细看苏难,连X光都用上了。

    他不像之前那么年轻了,头发也白了一小半。

    但这次不是染白,而是真的白了。

    但是……

    他的腰杆更直了,

    整个人气势更加惊人。

    “他突破宗师了。”旁边的李千秋道。

    厉害,牛逼!

    苏难道:“真是羡慕沈公子,近两年不见,竟然依旧风姿卓绝,苏某倒是老了。”

    沈浪道:“苏侯,你难道没有看出来,我也有些憔悴了吗?”

    呃!

    我们之间关系还没有到这么寒暄的地步吗?

    你这话,我不知道该怎么接啊。

    足足好一会儿,苏难道:“沈公子,像你这样的神仙中人,就不该掺和进俗世王权之中。不如你就此离去,和木兰远赴海外,做一对神仙眷侣如何?这座微不足道的阳戈城,就给我苏难。这个越国灭了也就灭了,金氏家族还有怒潮城,正好可以了断这些是是非非。”

    沈浪道:“谢谢苏侯好意,可惜不成啊!我的仇还没有报完。”

    苏难道:“沈公子,你我的仇还没有结束吗?”

    沈浪道:“你我的仇是结束了,可是还有薛彻啊,等我灭了薛彻全族,我就可以全身而退了。”

    苏难并没有问薛彻和阳戈城有什么关系。

    因为他也再清楚不过。

    想要灭薛彻,必先打败三王子宁岐。

    想要打败宁岐,就要扶宁政上位。

    而且,这也是沈浪对宁政的承诺,对宁元宪的承诺。

    事实上到现在,沈浪已经无法坐视越国的灭亡了。

    宁元宪也毕竟是他的另外一个便宜岳父。

    苏难道:“沈公子,既然如此,那刀兵无眼,等下若伤了你,就莫要责怪。”

    沈浪道:“苏侯放心,若真的要输的时候,我会逃之夭夭的。”

    沈浪也就在这个时候说说了。

    因为,现在一万城卫军已经压不住了,战斗欲望爆棚。

    苏难点了点头。

    然后,退回到中军之中!

    “攻城!”

    随着苏难一声令下!

    几十具投石机,开始疯狂地咆哮。

    几十具攻城强弩,疯狂地发射!

    “嗖嗖嗖嗖”

    “轰轰轰……”

    阳戈城之战,正式爆发!

    ………………

    注:今天依旧一万六多,糕点每天都拼尽全力,兄弟们给我月票,给我支持!实在太需要了,拜托!

    谢谢小双大双,土鳖二蛋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