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伟大一刻!王者荣耀!(新盟主活着丿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恭喜活着丿成为本书新盟主,无比感谢)

    事实上,天南行省总督祝戎比国君更早知道了战败的消息。

    当时他立刻派遣使者北上汇报祝弘主和国君。

    只不过张召的速度更快,提前两天时间赶回了国都。

    派出使者之后,祝戎立刻以天南行省总督的身份南下,秘密拜访矜君。

    毫无疑问,他是勇敢的。

    过沙城关的时候,他身边空无一人,真正地只身入敌营。

    因为他要和时间赛跑。

    等他到了南瓯国都城的时候,大战已经结束了。

    越国五万大军投降,南瓯国全境沦陷。

    又等了两天时间,祝戎终于见到了矜君,双方立刻进行了密谈。

    他觉得这个时候太子投降的消息已经还没有彻底爆出,或许时间还来得及。

    “外臣祝戎,拜见矜君。”

    矜君望着祝戎道:“祝大人,您不应该来的。”

    祝戎能够不来吗?

    时间如火,若不提前阻止,这蔓延全境,再也扼止不住了。

    “我只有一个要求。”祝戎道:“释放太子,并且封锁他投降的消息。”

    矜君没有说话。

    祝戎道:“矜君,天南行省南部可以给你。但是请您释放太子,并且在必要的时候,配我们演一场戏。”

    矜君没有说话,苏难在边上笑道:“演戏?等我们大军横扫整个天南行省,直接杀向国都,越国局面濒临崩溃瓦解的至暗时刻,太子宁翼带着一支军队杀出来,挡住矜君大军,拯救国都,并且将我们击退几百里,收复七八个郡对吗?”

    这话简直说到祝戎的心里去了。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签下密约,把整个天南行省南部全部割让给矜君。

    所以当矜君大军北上的时候,整个天南行省完全不抵抗,使得整个天南行省,乃至天越部分区域沦陷。

    太子的名声已经彻底臭了。

    但是在这种绝望时刻,太子率领大军杀出,将矜君大军击退几百里,收复十郡之地。

    这也算是置于死地而后生。

    到那个时候,太子宁翼依旧能够成为一个英雄。

    只不过这需要矜君的配合。

    否则,十个宁翼也打不赢。

    祝戎心中知道,祝氏家族在越国的文官势力虽然无比强大,但依旧要依附在君王之上。

    所以,太子宁翼是祝氏家族的核/心/政治资产。

    真的不得不佩服祝戎,到了眼下这个局面,竟然还想要为太子翻身。

    苏难道:“我主若答应你,又能得到什么?”

    祝戎道:“大炎帝国的册封。”

    这话一出,苏难眼睛大亮。

    大炎皇帝的册封对于矜君来说,应该是最宝贵的东西了。

    如今矜君这个大南国,还没有受到天下任何大国的承认,甚至包括楚国再内。

    矜君的登基大典都无比简陋,除了大劫寺和西域的一些商人之外,压根就没有任何国外使臣。

    一旦得到大炎帝国的册封,矜君的名誉一下子就定了。

    “先册封公国,以后在谋取晋为王国。”祝戎道:“矜君,你应该相信我们祝氏家族有这个能力。”

    确实相信。

    祝氏家族在大炎帝国都是千年豪门贵族,越国的祝氏只是分支而已。

    祝氏家族的根基在炎京,如今大炎帝国尚书台四个宰相,就有一个是祝氏。

    当年祝氏家族能够挽救宁元宪的命运,今日也能够帮助矜君得到册封。

    祝戎总督道:“矜君,释放太子完全符合您的利益,不是吗?”

    这话就说得更加露骨了。

    太子宁翼是您的手下败将,未来他登基上位对您太有利了。否则越国换一个英明神武的君王,对大南国完全不利。

    “届时,天涯海阁也会完全记住您的这个人情。”祝戎道。

    他觉得自己提出的条件绝对诱人,甚至让人完全无法抵挡。

    矜君作为一个野心勃勃之辈,肯定无迫切想要得到大炎帝国的册封。

    但矜君始终没有开口。

    祝戎又道:“矜君陛下,天南行省十三郡,十个郡全部给您,到时候您让太子殿下夺回三个郡便可。”

    苏难不由得望向矜君。

    矜君忽然道:“祝戎,我已经派出使者去越国国都觐见越王,并且提出了我的条件,割让南部五郡。”

    这话一出。

    祝戎大愕,矜君你的胃口这么小吗?

    竟然只要南部五郡?

    我可是要把十个郡都给你啊。

    “矜君,您立刻召回使者啊。”祝戎道。

    “来不及了,也不用了。”矜君道:“祝戎大人好好休息。”

    然后矜君端茶送客。

    大南国枢密使苏难亲自将祝戎送出。

    “苏侯……,枢密使,您可要好好劝劝矜君啊。”祝戎忍不住道,他完全心急如焚。

    苏难笑道:“陛下雄才大略,不是我等臣子能够揣测的。”

    ……………………

    宁萝被俘之后,显得非常平静,也没有受到任何虐待。

    镜子面前的她,依旧成熟美丽。

    矜君走了进来。

    宁萝娇躯一颤,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想要回家吗?”矜君问道。

    宁萝沉默。

    她不知道该不该回国都的那个家。

    在南瓯国败得如此之惨,她可还有面目回家?

    “你想要什么?”宁萝问道。

    矜君道:“我想要的东西,自己会去取,不用通过你,我说放你回家是无条件的。”

    宁萝道:“你究竟想要什么?”

    矜君道:“南部五郡,我已经派使者去觐见越王,并且说得清清楚楚了。”

    宁萝眯起眼睛,只要五郡?

    如今越国整个天南行省都空虚,你随时都可以夺取全境,而仅仅只要五个郡?

    “你想要回家的时候,随时告诉我一声。”

    说完后,矜君离开了宁萝的房间。

    宁萝一愕?

    不蹂躏我吗?

    不过少年的时候,两个人不知道互相蹂躏了多少遍。

    他们成婚近十年了,在没有来南瓯国的时候恩爱无比。

    而现在……

    宁萝内心烦躁失落得几乎要炸掉,恨不得和矜君疯狂肆虐一次。

    但是,对方不配合。

    ………………

    苏难道:“陛下,臣有些不解。”

    矜君道:“我胃口太小?”

    苏难道:“是。”

    在苏难看来,如今是肢解越国的最好时机。

    吴,楚,南三国围攻越国,可以在一年之内就让越国灭亡。

    作为最大的胜利者,矜君可以割让整个天南行省,楚国割让天西行省,吴国割让天北行省。

    至于天越城,随便扶持一个越国的王族,做一个傀儡小国作为缓冲便是。

    矜君道:“国土,不是越大越好的,我们大南国已经足够大了。如果割让了整个天南行省,新增的人口会超过六七百万,超过我大南国的人口,届时两个族群彻底对立,何解?”

    苏难陷入沉默。

    整个大南国沙蛮族有多少人口,谁也不知道。

    因为很多人都在深山老林,都在山洞之内。

    根据大南国的官方统计,目前登记在册的人口,大概在三百万左右。

    但整个大南国的领土,比全盛期的越国还要大不不少,超级地广人稀了。

    如果一下子吞并了越国天南行省,整整六百万人口。

    那今后大南国是以越人为主,还是以沙蛮族为主。

    苏难道:“这简单,一等沙蛮人,二等西域人,三等越人,以少治多,阶层分明。”

    这就是苏难当时在天西行省的那一套了。

    也有些类似元朝和满清的制度。

    矜君摇头道:“那是自我阉割,基本上算是断绝了国家的上升希望。如果周围没有别的国都做参照还可。但周围有楚国,有吴国,越国人种和他们一样,我若将他们当成低等人统治,他们不会造反,不会逃跑吗?”

    苏难面红:“老臣惭愧。”

    他之前为了造反自立,推行苏羌合一,大量引入西域商人,西域武士,效果非常显著,但却急功近利,结果被沈浪各个击破,稀里哗啦崩溃瓦解。

    矜君道:“越国人缺乏血性,被那些文官糟蹋得太狠,有些腐臭了。我沙蛮族太野蛮,缺乏文明和发展,打仗可以,发展国力不行。所以要想办法包容这两种族群,各取其长。”

    苏难道:“太难了。”

    “是啊,太难了。”矜君道:“难如登天,但如果成功了,就是千古霸业!”

    不过,苏难还是觉得可惜。

    这个世界哪有君王嫌弃领土太多的呢?

    矜君道:“若我和吴国,楚国肢解了越国,那会发生什么?”

    苏难道:“越国灭亡,整个南方剩下,吴,楚,南三国。”

    矜君道:“届时,谁最强,谁最弱?”

    苏难道:“论国力,应该是楚最强,我们大南最弱。那样一来,我们就会和吴国联手,抵御最强的楚国。”

    “看上去是这样的。”矜君道:“但是楚国只要灭了种氏,吞并天西行省毫无障碍。吴国只要灭了卞逍,吞并天北行省也没有障碍,因为他们是同一种族。而我们吞并天南行省,会有障碍吗?”

    当然,障碍会非常大。

    毕竟,大南国现在是被称之为蛮夷的。

    矜君道:“届时,我们就会如同一条大蛇,吞下了一整只羊,一时间消化不了,也动弹不得。到那个时候,你还能指望吴国楚国怜悯我们,让我们好好消化吗?”

    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吴楚两国肯定会出兵,将沙蛮族大军逐出天南行省,然后两家瓜分天南行省。

    矜君笑道:“所以,为君者要贪婪,但也要克制贪婪。饿死不容易,撑死却很快。”

    这话在现代商业,已经是至理名言了。

    不知道有多少商业豪强不是饿死,而是撑死的。

    扩张得太快,却又无法消化,库存积压,现金流中断,然后就死了。

    雷布斯就一直在强调,一定不能有大库存,宁可饿着,不要撑着。

    矜君道:“而且我们接下来最重要的是把大南国带上正常国家的轨道,总不能让跟随我的子民依旧光着屁股住在山洞里面吧。”

    苏难躬身道:“老臣惭愧!”

    矜君道:“所以现在越国还不能亡,让他和楚国两败俱伤,打得筋疲力尽,才对我们最有利。”

    “是!”

    矜君道:“枢密使准备一下,出兵攻打天南首府。”

    苏难道:“我们这么优厚的条件,越国应该会迫不及待答应吧。”

    矜君道:“看那个人吧!”

    ……………………

    越国朝堂之内!

    所有人都被沈浪震得鸦雀无声。

    放在之前,早就有无数人冲上来狂喷了。

    大言不惭,胡吹大气,祸国殃民等等。

    但是现在……

    越国的文武百官刚刚被疯狂打脸过。

    事实证明在矜君一战上,沈浪的策略才是对的。

    而且之前,沈浪也创造了多项奇迹,所以他们一时间也不敢开口狂喷。

    足足好一会儿,祝弘主道:“沈浪,你手中有多少军队?你要带多少军队?”

    沈浪道:“一万!”

    这话一出,全场更是哗然。

    一万?

    你开什么玩笑?

    之前整整二十五万主力大军都全军覆灭了。矜君的三万多大军,完全压着越国的二十万大军在打。

    沈浪,我们知道你那两千多名涅槃军厉害。

    但,也只有两千多人啊。最关键是那两千涅槃陌刀队只适合在平原作战,而非南方。

    沈浪道:“那两千多涅槃军,我不带。”

    这话一出。

    所有人更加完全惊呆了。

    沈浪你这是疯了吗?那两千多名涅槃军,已经是你唯一的王牌了,你竟然不带?

    沈浪确实不打算带第一涅槃军。

    这次面对矜君大军,有守城战,有运动战,但几乎没有阵地战。

    所以对行军速度,军队灵活性有巨大的要求。

    第一涅槃军,阵地战无敌。

    但是重甲加上战刀,整整几百斤,想要辗转几千里作战,太不方便了。

    而且,还有其他地方更加需要第一涅槃军。

    种鄂道:“那沈浪你打算靠什么抵御矜君大军?”

    沈浪道:“五千城卫军,五千金氏家族私军。”

    这话一出。

    全场众臣更是不敢置信。

    天越城卫军?

    这是什么成色?大家都懂的啊,算得上是二线军队了。

    而你金氏家族的五千私军,也算得上是二线军队了。

    这两支军队的战斗力还不如祝霖率领的南部边军呢。

    二十几万主力大军都输了,你竟然想要用一万大军来抵御矜君十万大军?

    而且还要大获全胜?你这真是痴人说梦啊。

    但……之前沈浪创造的奇迹太多。

    众人心中狂喷,嘴里却不大敢喷出来。

    这真不怪在场的文武百官。毕竟这听上去太耸人听闻了。

    矜君大军如此强大。

    你沈浪要率领的一万大军,全部都是二线军队,给矜君塞牙缝都不够,甚至半个时辰不到都全军覆灭了。

    你竟然说要打赢矜君?这怎么可能?矜君之强大,已经完全证明过了,简直让人绝望!

    若非是你沈浪开口说出这话,所有人都会怀疑这是失心疯了。

    足足好一会儿后,宁启王叔道:“沈浪,你可知道,矜君的条件一点都不苛刻。”

    沈浪点头。

    宁启王叔道:“你可想过了,一旦拒绝了矜君,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矜君的十万大军狂涌而上,意味着整个天南行省,甚至整个越国南部的沦陷。

    “我越国没有能力在两个战场上开战。”宁启大吼道:“一旦拒绝了矜君的停战协定,就意味着亡国!沈浪,你说你能赢?但我们真的看不到希望,你凭着一支万人的二线军队,想要击败矜君的十万大军?你之前确实创造过很多奇迹,但我们真的不敢相信!你个人或许可以冒险,但越国不能冒险,会亡国的……”

    全场静寂,只听得到宁启王叔一个人的咆哮。

    但沈浪一点都不生他的气。

    这是一个老好人,而且是一个脾气直的老好人。

    如今朝堂群臣都觉得沈浪荒谬可笑,但他们不说出口了。

    而宁启王叔,有什么说什么。

    宁启王叔跪下叩首道:“陛下,万万不可冒险啊!割让五郡换取南方的和平,全力和楚国决战才是正确的。否则矜君震怒,大军北上,吴国也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到那个时候就是三家分越,亡国之祸,亡国之祸啊!”

    祝弘主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跪下来,额头贴在地上。

    全场几百名官员,全部整齐跪了下来,全部都同意割让五郡,和矜君停战。

    只有沈浪和宁政两个人站着。

    这两个人,再一次和整个天下对立。

    国君宁元宪沉默,然后道:“退朝。”

    “沈浪,你跟我来!”

    ………………

    书房内!

    “换成任何一个君王,都会和矜君签订停战协议的。”宁元宪道:“没有一个君王敢冒这样的风险。”

    沈浪点头。

    确实如此,也就是沈浪这个疯子才会做出这样疯狂之举。

    用一万军队,对战矜君十万大军。

    而且第一涅槃军不去,说白了沈浪手中只有一支三千八百人的第二涅槃军。

    宁元宪道:“沈浪,你能赢吗?”

    沈浪沉默了一会儿道:“六七成,可能还不到一点。”

    原本沈浪是有八成把握的。

    但是现在……他得知了整个南方的战局后,战胜的把握下降到了六七成。

    矜君是一个非常非常了不起的对手。

    沈浪道:“而且这七成完全建立在矜君的雄才大略上,关键时刻他知道止损,知道进退。”

    宁元宪道:“也就是说,面对面开战,你觉得打不过?”

    肯定打不过。

    如果面对面开战,沈浪想要靠三千八百人打败矜君的十万大军?

    那……真是天方夜谭。

    “这一战靠的不仅仅是双方的军队,而更多是智慧,还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沈浪道:“谁要是在思维上输了,那就输了。”

    宁元宪闭上了眼睛。

    应该是他做生死抉择的时刻了。

    若沈浪赢了,南方五郡保住,他宁元宪名声保住,不再丧权辱国。

    若沈浪输了。

    那……就是亡国。

    局面已经非常清晰了,矜君表现得很克制。

    可一旦触怒了他,那便是雷霆之怒,整个南方,烽烟四起。到那个时候矜君大军北上畅通无阻,直接攻打越国国都。

    届时三国分越,越国灭亡一定会发生。

    这是一个风险和回报完全不成正比的赌博。

    风险超级大,但回报就是五个郡,当然往大了说,就是国家尊严,君王尊严。

    可是在生死存亡之时,君王的尊严又算得了什么?

    换成其他任何一个君王,都不会同意这样的赌博的。

    沈浪道:“当然陛下若不同意也没有关系,我依旧会开战的,我会用金氏家族的名誉开战。”

    因为要割让的土地里面,就包括了玄武城。

    宁元宪痛苦地闭上眼睛。

    会亡国的,会亡国的!

    寡人不能这么疯狂。

    沈浪是个疯子,但寡人不是。

    就让沈浪用金氏家族的名义和矜君开战吧。

    为了祖宗的江山,为了越国,我怂一次没有什么的。

    怂一次吧!

    宁元宪双手忍不住,震颤得越来越厉害。

    “呼,呼……”宁元宪大口地喘气。

    “沈浪你可知道,这一战若输了,宁政完蛋,我完蛋,越国完蛋,你金氏家族也完蛋。”宁元宪道:“若答应矜君割让五郡,你家还有怒潮城,根基完全没有动。”

    沈浪道:“我知道,但我就是想要赌这一下。”

    太子已经完蛋了。

    若打赢了矜君,那就是真正的力挽狂澜,拯救国运。

    宁政一飞冲天,几乎半只脚才在王位上了。

    输了,就彻底亡国。

    “六七成把握,连你沈浪都只有六七成。”宁元宪咬牙切齿道:“我不能答应的,会亡国的。我万万不能答应,祖宗江山不能毁在我的手中,我绝对不能答应!”

    忽然,宁元宪猛地一拍大腿道:“行,就这么着!大不了亡国,大不了亡国!”

    宁元宪猛地站了起来,怒吼咆哮道:“二十二年前,姜离陛下覆灭,我遭遇灭顶之灾。我去求祝氏救我,从那之后我的腰杆就被人打折了,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从那之后,王后瞧不起我,祝弘主瞧不起我,太子瞧不起我,宁寒也瞧不起我……”

    “二十二年前,我怂了!”

    “这次,寡人要站起来,要挺直腰杆。”

    “大不了亡国,亡国好了!”

    “寡人宁愿站着做亡国之君,也不要跪着生!”

    宁元宪一边咆哮,一边拍打桌子。

    他浑身都在激烈地震颤。

    “寡人还怕什么?都快瘫了,还怕什么啊?”

    “沈浪你去,你去打!不需要用你金氏家族的名义打,就用我越国的名义打。”

    “打赢了,当然好!打输了,大不了亡国!”

    “就这么定了!”

    这就是宁元宪。

    关键时刻,就会沦为一个赌徒。

    一往无前的赌徒。

    真不是一个英明睿智的君主。

    但是……

    却也很让人心折。

    亡国也要陪着你玩。

    面对这么可怕的赌局,都敢直接梭哈,看上去完全没有了赢的希望。

    反观太子宁翼。

    一旦陷入危局就进退失据,不知所措。

    甚至到了最后,压根就不敢做任何决定了,把决策权交给了祝霖。

    而宁元宪。

    再疯狂的决定,他都敢做。

    ………………

    次日朝会!

    矜君使者再一次出现在朝堂之上。

    “越王陛下,您考虑得如何了?时间已经过去一天了!”

    宁元宪淡淡道:“寡人已经决定了,拒绝矜君提议,寸土不割!”

    矜君使者一愕。

    这……这是疯子吗?

    这么宽容的条件你们都不答应。

    此时整个越国南部都彻底空了,我们随时可以派兵攻占,席卷半个越国。

    越王,你这是给脸不要脸啊?

    而此时,更加震惊的是越国的文武百官,几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陛下疯了吗?

    一旦拒绝了矜君,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接下来矜君大军席卷半个越国,人家占领的土地再想要吐出来,就不可能了。

    沈浪是用什么花言巧语蛊惑了陛下啊。

    矜君使者道:“越王陛下,这确定是您的最后回复吗?”

    宁元宪道:“对!”

    矜君使者道:“您知道这意味着开战吗?意味着我大南国军队席卷半个越国,甚至直接兵临城下,直逼国都?”

    宁元宪道:“对,开战?那就开战吧!”

    矜君使者再一次看了宁元宪一看,仿佛想要彻底记住这个疯子的面孔。

    “行了,我明白了,再见!”

    然后矜君使者离去!

    祝弘主一呆,然后飞快狂奔而出,去追逐这个矜君使者。

    陛下疯了,越国尚书台没有疯,枢密院没有疯。

    满朝的文武大臣呆呆地望着国君宁元宪。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陛下,您太疯狂了。

    沈浪要用一万人打败矜君十万人,您也信?

    那可是二线军队啊,他甚至连第一涅槃军都不带。

    宁启王叔猛地跪下,磕头出血。

    枢密院副使种鄂跪下叩首。

    满朝臣子,全部跪下磕头。

    “陛下,陛下啊……收回成命啊。”

    “万万不可拿国家冒险啊……”

    “沈浪,你真是一个国贼啊,你真的要让我越国亡……”

    而此时!

    宁元宪缓缓站了起来。

    “不就是亡国吗?”

    “不需要遮遮掩掩的,不就是亡国吗?”

    “要亡,也是亡我宁氏家族的越国。诸位臣工,要么满腹经纶,要么文武全才,总会有荣华富贵的。亡国的话,灭族的也只是我宁氏,死的也是我宁元宪。”

    “若赢,我收获尊严,越国保住国土完整。”

    “若输,越国亡国,我宁氏亡族灭种,我宁元宪死无葬身之地!”

    “就这样!”

    “谁要递辞呈的,现在可以开始了!”

    “剩下的无需多言,寡人心意已决!”

    宁元宪的声音响彻整个朝堂。

    所有臣子,瑟瑟发抖,几乎无法呼吸。

    疯了,陛下这是彻底疯了。

    众臣的感觉,就仿佛是天崩地裂前的小兽,感觉到灭顶之灾就在眼前。

    宁启王叔恨恨地瞪了沈浪一眼,真的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但是,陛下已经决定了,那他宁启也别无选择。

    因为他也是王族,届时亡国的话,他也会死。

    “臣,遵旨!”

    宁启王叔叩首,然后站立起来。

    “宁政!”国君喊道。

    宁政出列。

    “册封宁政为平南大将军,率领一万城卫军南下,和矜君决战!”

    这话一出!

    沈浪和宁政一愕!

    率领一万城卫军南下?

    那整个国都,就剩下一万城卫军了,几乎和空城没什么区别了。

    “册封沈浪为……”

    宁元宪想了一会儿,完全找不到一个适合沈浪的官职。

    “算了,你爱做什么官做什么官……”

    你这个混蛋,大概也不需要官职了。

    “册封金卓为天南行省提督,有统帅天南行省地方守军之权。”

    “就这样,就散了吧!”

    “退朝!”大宦官黎隼喊道。

    朝堂上的文武百官,依旧呆立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甚至跪在地上的人,都站不起来了。

    真正是浑身冰凉,瘫软无力。

    拼命地站了起来,然后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走了出去。

    要亡国了!

    越国的天要塌了。

    我该何去何从?

    我的家族该何去何从?

    然后,文武百官本能地望向了沈浪。

    祸国殃民,祸国殃民啊。

    若非是你,陛下已经答应和矜君的停战协定了。

    若非是你,越国也不会亡国。

    打死他。

    打死他,局面还能挽回!

    这个时候,诸多臣子就真的不是因为私愤了。

    若打死了沈浪,说不定真能挽回陛下心意,还能和矜君签订停战协定。

    然而,他们还没有动手。

    整个朝堂之上,猛地涌起了一股强大的能量气息。

    上一次,群臣殴打宁政,完全措手不及。

    而现在,黎隼和黎穆大宦官,时时刻刻盯着整个朝堂。

    谁敢动手,那就是死!

    现在宁元宪就是一个疯子,在场臣子不管你来头有多大,说杀你就杀你。

    国君连亡国都不怕了,还怕朝局动荡?

    ………………

    当日。

    矜君使者离开天越城。

    这代表着矜君和越王的谈判,彻底破裂。

    至此,越国进入了生死存亡时刻。

    次日!

    新任平南大将军宁政,长史沈浪,率领一万城卫军南下。

    ……………………

    注:第一更送上,今天继续一万六,兄弟们请给我月票和支持,我绝不辜负你们,拜托了!

    谢谢悠然Beckoning,随风而去一安好,苏牧豹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