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至暗时刻!沈浪挺身而出!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输了?

    输了!

    祝氏家族几十年的积累,都毁于一旦?

    透支未来的政治资源,也彻底付之流水?

    为了这一战,祝弘主几乎失去了之前的超然地位,主动服下身去和国内的大小贵族打交道。

    为了这一战,祝氏家族几乎抵押了家族信誉向隐元会借贷。

    为了这一战,祝弘主几乎和国君决裂。

    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竟然输了?

    他已经是七十几岁的人了。

    听到这个坏消息的时候,刹那间脑子里面的血管仿佛一阵收缩,几乎要脑梗中风了。

    整个身体也仿佛失去了力量。

    然后,才是整个身体彻底冰凉。

    而且刹那间的功夫,他几乎眼前一阵发黑,仿佛什么都看不见了。

    这个年纪,真的有些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这二十五万大军,其中十五万左右是国君宁元宪调派,剩下十万几乎全是祝氏家族耗尽所有资源从全国各地贵族集结来的。

    现在……

    全军覆灭?

    “相爷,相爷……”

    几个心腹上前,拍打祝弘主的胸口,按他的人中。

    然后灌入了参汤。

    整整半刻钟后。

    祝弘主才觉得自己身体渐渐恢复了温度,恢复了知觉。

    闭上眼睛。

    让这无边无际的黑暗和痛苦赶紧过去。

    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睁开眼睛。

    “具体发生了什么?你说出来。”

    张召跪在地上,一五一十把整个过程都说了出来。

    祝弘主眼圈顿时热了。

    他的儿子祝霖应该是死了。

    二十万大军,也应该是保不住了。

    整整好一会儿,祝弘主道:“其实,你们并没有犯错误,只是敌人太过于强大了。”

    张召哭着磕头,承认这一点。

    一开始他觉得是太子犯了错误,不应该率领主力去沙城,他觉得祝霖,南宫傲都很昏庸,只有他张召一个人是对的。

    后来事实证明,他张召也错了,也依旧被矜君算计了。

    当沙城沦陷消息传来后,太子是想要率领大军北上继续夺沙城,但他张召坚持南下攻打南瓯都城,因为大军在那里才施展得开。

    然而……没有想到,矜君又返回到南瓯都城。

    他张召和太子,祝霖、南宫傲等人一样,根本没有出色多少。

    祝弘主又道:“但我们又都错了,沈浪和宁政才是对的。大军压根就不该离开城池,应该坚守城池打从持久之战,在边境构建无数堡垒,沈浪之前的战略才是对的。”

    但,这毫无意义。

    当时祝弘主也觉得沈浪和宁政的方案才是正确的。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太子需要这一场功劳稳固地位。

    没得选择的。

    这一场战争,本就是政治/导向型。

    “太子呢?”祝弘主问道。

    张召道:“末将脱离大部队北上的时候,太子……在天涯海阁高手的保护下逃亡出海。”

    祝弘主又一颤,道:“你详细说一下。”

    张召道:“太子和南宫傲率领一万骑兵前行,夺取落叶城。但是在中途受到了沙蛮族武士的偷袭骚扰,矜君疑是要放火烧山,太子就抛下一万骑兵,自己跑了……”

    这话一出。

    祝弘主几乎要再一次昏厥过去。

    完了,完了!

    “蠢货,这个蠢货,南瓯国是矜君的诸国,南瓯国民是他的子民,他怎么可能真的放火烧山,人家是要逼他抛下军队逃跑,在海上已经布下陷阱了!”

    祝弘主泪水涌了出来。

    “这个蠢货,肯定被俘了……”

    最坏的局面发生了!

    如果太子真的被俘的话?

    那,一切皆休!

    张召道:“相爷保重,末将还要进宫一趟,把消息禀报陛下。”

    祝弘主道:“张将军先去沐浴更衣,老夫随着你一起去见陛下。”

    ……………………

    这两天,宁元宪对祝弘主大失所望。

    你当寡人看不出来吗?

    群臣弹劾沈浪,便是你祝弘主推动的。

    目的就是想要制造寡人和群臣的对立,甚至想要架空寡人,等着太子凯旋,便可以成为群臣主心骨和寡人分庭抗礼。

    宁元宪很聪明,他心中什么都知道。

    但有些时候就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明明知道这是祝弘主孤立他的阴谋,但还是忍不住发怒了,还是大肆下令抓人。

    但是……

    可耻的是!

    被打死的人活该,算是白死。

    但剩下被抓捕的人,被杖责的人,统统成为了英雄。

    不仅仅是读书人眼中的英雄,还成为了万民空中的英雄。

    他宁元宪反而成为了桀纣之君。

    昏君,暴君!

    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指着他的脊梁骨在骂。

    不知道有多少人翘首以待,太子凯旋主持大局。

    难怪沈浪几乎把所有人都当成了猪狗,想杀就杀,想蹂躏就蹂躏,

    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是非的。

    或许有是非。

    但等到真正是非黑白清清楚楚的时候,或许人早就死透了。

    是非黑白,通常是在不需要的时候才清楚的。

    沈浪,还是你过瘾啊!

    生气之下,宁元宪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不断颤抖。

    大宦官黎隼道:“陛下,明儿还是上朝吧。”

    宁元宪道:“上朝?那些人又正事不干,楚国三十万大军逼境他们不管,就是弹劾沈浪和金卓。有人居心叵测,就是想要让我和群臣对立,有人迫不及待想要让太子主持大局了,有人要反扑了。”

    黎隼道:“正是因为如此,陛下才需要上朝。”

    宁元宪冷笑道:“现在祝氏对宁岐好得很,要钱给钱,要粮给粮,老三一系不会成为我手中的刀。而且最好不要把老三牵扯进来,抵御楚国还是要靠种氏,抵御吴国还是要靠老三宁岐。”

    这才是悲哀的。

    相忍为国。

    但人家太子一系觉得自己赢了,已经不需要相忍为国的。

    但国君为了大局,却又要相忍为国了。

    “祝弘主,嘿嘿嘿……”

    “他果然没有把自己当成越国的臣子啊!”

    黎隼大宦官道:“陛下,夜深了,该安歇了。”

    宁元宪本能朝着卞妃的宫里走去,只有在那里他才能得到真正的温柔。

    果然,卞妃已经给他煮了安神的桂花酿。

    吃完之后,又给他按摩发麻的手臂。

    “陛下,今晚你还是去王后姐姐那里去吧,该轮到她了。”卞妃温柔道。

    “不去!”宁元宪道。

    卞妃道:“陛下……”

    宁元宪知道卞妃苦心,如今群臣和国君对立,关键就是祝氏。

    她想要让王后帮忙缓冲一下国君和祝弘主之间的关系。

    而且今天晚上确实应该轮到王后侍寝,她就算再受宠,也不好坏了规矩。

    “行行行……”

    宁元宪无奈,离开了卞妃宫中,朝着王后宫里走去。

    结果……‘’

    几乎要气炸了!

    因为王后宫门紧闭!

    “陛下,娘娘已经安歇了。”那个小宫女跪在地上颤抖道。

    这……这是什么意思?

    王后作为妻子,竟然拒绝侍寝?

    拒绝我宁元宪进入?

    这还是寡人的王宫吗?

    哈哈哈……

    真是荒天下之大谬了啊。

    太子宁翼只不过打了一场不尴不尬的胜仗,怎么仿佛就立下了百年之功了?

    连寡人的王后也要蹬鼻子上脸了吗?

    这越国之王还是我宁元宪,不是宁翼。

    你祝氏也还当不了越国的主。

    宁元宪感觉到自己受到前所未有的耻辱。

    “哈哈哈……”他一声冷笑,离开王后的宫殿,返回卞妃那里。

    可笑,可耻!

    宁元宪觉得浑身都在发抖,双手的震颤更加明显了。

    祝氏,以前没有发现你们这么猖狂啊。

    结果,还没有等他走到卞妃宫中,小黎公公前来禀报。

    “陛下,祝弘主和张召,连夜求见!”

    宁元宪一颤。

    祝弘主连夜求见本就诡异,现在张召也来了?

    他,他不是在南瓯国战场吗?

    顿时,宁元宪心中不由得升起不详的预感,飞快地朝着书房走去!

    ………………

    宁元宪刚刚进入书房,便见到祝弘主和张召整整齐齐跪在那里。

    “陛下南瓯国战场,我们输了!”

    “全军覆灭!”

    张召直截了当道。

    宁元宪瞬间定格,一动不动。

    输了?

    二十几万大军,全军覆灭?

    怎么会这样?

    几天之前刚刚传来的捷报,还天大的捷报。

    不是矜君近乎全军覆灭吗?

    怎么现在轮到越国全军覆灭了?

    “陛下……陛下……”

    黎隼上前,搀扶着宁元宪坐了下来。

    “说,仔仔细细地说。”黎隼怒道。

    此时宁元宪已经几乎说不出话了,整个身体冰凉得没有温度。

    张召跪在地上,把整个过程说得详详细细。

    然后……

    整个书房死一般的静寂。

    前所有的噩耗。

    继姜离陛下暴毙之后,最大的噩耗。

    宁元宪身体往后一躺,痛苦地闭上眼睛。

    真的睁不开眼,一睁开就天旋地转。

    黎隼赶紧打开了沈浪配的药,二话不说塞入宁元宪的嘴里,然后用参汤灌服了下去。

    “祝弘主,你真的很无耻啊!”

    足足好一会儿后,宁元宪说了第一句话。

    声音非常疲倦。

    祝弘主额头贴在地面上。

    “太无耻了,太无耻了……”

    “说话啊,祝弘主……”

    祝弘主颤抖道:“老臣,罪该万死!”

    宁元宪安静道:“当时为了让太子立下这场功勋,你们就用尽所有的力量让太子南下。沈浪和宁政反对,我虽然没有看得那么透,但我相信沈浪,所以我也没有让宁翼南下,一直都拖着。你们不干啊,祝霖和南宫傲一份奏折接着一份,太子不去,他们就仿佛不打仗了一样。祝戎还病倒了,生命垂危,还号召天下读书人围攻沈浪和宁政,把人家钉在投降派的耻辱柱上,把寡人钉在昏君的耻辱柱上。”

    祝弘主跪伏在地。

    “祝弘主,你战略远光超过我,你说说看,当时沈浪坚持认为太子不能南下,大军不能出击,而是要坐守坚城,在边境修建堡垒和矜君打持久之战,我当时是没有看太明白,你看明白了吗?你当时觉得沈浪说得有道理吗?”

    祝弘主叩首道:“有道理。”

    宁元宪道:“那你为何还要太子南下,还要让大军主动出击,攻打矜君呢?”

    祝弘主颤抖道:“因为,老臣想要让太子立下这功劳,稳固太子之位。”

    宁元宪道:“所以,大战还没有结束,就迫不及待发了一个天大的捷报过来?二十万打四万,打不过人家,让人轻而易举突围了,自己三四万,矜君伤亡一万多。结果在你们嘴里,变成了斩首敌军八万,矜君近乎全军覆灭。他这么不要脸,是你祝弘主教的吗?”

    “老臣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宁元宪道:“你是罪该万死,沈浪告诉我的,你是大炎帝国的臣子。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炎帝国服务,你压根就没有忠诚我越国的意思。我内心不信,我觉得你对我,对越国是有感情的,现在看来,果然是我多想了。”

    祝弘主趴伏在地:“老臣罪该万死!”

    “要是杀了你,能解决眼前的困境,寡人就将你碎尸万段了!”宁元宪猛地站起厉声吼道:“老贼,老贼,你连苏难都不如啊!”

    “臣罪该万死!”

    宁元宪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事情已经发生了,发怒已经毫无意义。

    接下来该怎么办?

    “南瓯国保不住了,天南城防线的十万大军,也被你们抽调一空,现在整个天南行省有多少军队?说说看……”宁元宪问道。

    此时,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种鄂求见。”

    “宁启求见!”

    枢密院的两个副使都来了。

    然后,两个人也听了一遍噩耗!

    ………………

    “天南行省军队,大概只有几千了,唯一有战斗力的,可能就玄武侯金卓的五千私军。”宁启王叔道。

    宁元宪道:“矜君会有多少大军?”

    张召道:“少则五六万,十几万。”

    宁元宪道:“在南瓯国,他用十万大军,消灭了我越国二十五万大军。甚至三四万军队,压着我们的十七万大军吊打。那么你们觉得,整个天南行省拦得住他吗?”

    所有人痛苦摇头。

    这二十五万大军折损了之后,越国南半部分,完全空了!

    现在只有两个地方有兵,天北行省卞逍和宁岐加起来十来万大军,西边种尧十来万大军。

    国都还有小几万军队,天西行省南部张子旭手中,还有一些军队。

    剩下其他地方,都是空的!

    现在整个越国南部,何止是不设防的女人,简直身上光溜溜一件衣服都没有穿,任由别人蹂躏,进进出出上百次都没有问题。

    接下来怎么办?

    张召道:“陛下,祝霖大将军有遗书。”

    宁元宪厌恶道:“我不愿意看,你念吧!”

    张召念了这段遗书,一开始的内容全部是祝霖承认自己的罪名。

    “跳过这一段,念关键的。”宁元宪不耐烦道。

    张召道:“立刻和矜君谈判,甚至结盟,专心致志对战楚国,甚至可以割让天南行省五郡给矜君!”

    这话一出!

    全场静寂,没有人怒骂。

    矜君的胃口这么小?五个郡都够了吗?

    也没有人说什么丧权辱国之类了。

    在场只有几个人,都是顶级权贵,就不必演戏了。

    如果割让五郡能够让矜君满意的话,那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现在越国已经进入最危险的时刻。

    一旦矜君越境北上,整个越国南部都会沦陷。

    矜君大军可以一路横扫,如入无人之境,直接打到国都。

    调兵南下防守天南行省已经不可能了。

    首先时间也来不及了,其次也无兵可调。

    一旦楚国得知了这个消息后,一定会疯狂开战,攻打越国西境,种尧手中的十几万大军抵御楚国三十万大军都已经捉襟见肘,哪有半分余力?

    越国根本没有能力同时开启两个战场。

    一旦面临矜君和楚国的夹击,那吴国也会出兵!

    到那个时候,灭顶之灾降临!

    整个越国再也逃离不了被肢解的命运。

    分崩离析!

    至少三分之二的国土会被割走。

    “那就谈吧,派遣密使和矜君谈判。”宁元宪道:“谁去呢?”

    “沈浪如何?”种鄂道。

    “不可能。”宁元宪直截了当拒绝。

    这去谈判,可是去求饶的,要割让土地,要承担丧权辱国之名的。

    宁启王叔道:“老臣愿去。”

    宁元宪非常感动,但……还是算了。

    宁启太老实了,脾气又硬,根本不适合谈判。

    祝弘主道:“先让祝戎去谈,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此时祝戎已经去谈了。”

    忽然,祝弘主道:“陛下,薛彻去谈如何?”

    薛彻?

    倒是一个好人选。

    此人常驻大炎帝国,负责情报和外交,手段厉害。

    ………………

    接下来几天时间内!

    真正的噩耗,源源不断传来。

    原本沸腾的国都万民,瞬间冷却了下来。

    原本弹冠相庆的官员,瑟瑟发抖。

    坏消息一个比一个更大。

    南瓯国彻底沦陷。

    越国二十五万主力,全军覆灭。

    祝霖大将军战死!

    当然,这只是官方消息。

    还有私底下的消息。

    镇北侯南宫傲投降!

    太子宁翼投降!

    致命一击!

    这对太子一系官员,对整个国都万民,都是致命一击!

    疯狂地打脸!

    就在几天之前,太子还被吹捧到了天上去了。

    什么天不生宁翼,越国如长夜。

    什么百年难得一遇的贤君。

    这样的贤君,竟然投降矜君了。

    你……作为一国少君,兵败的时候,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吗?

    耻辱啊!

    就这样一个人,我们还曾经把他当成明君?

    还把他当成越国的希望?

    宁元宪听到太子宁翼投降的消息之后,再一次昏厥了过去。

    这一次,几乎中风。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半边身体麻痹了很久。

    帕金森综合征更加严重了。

    双手的震颤,几乎再也掩饰不了。

    此刻在宁元宪的心中,恨不得将这个儿子碎尸万段。

    宁翼,你为何不自杀?为何不自杀啊?

    你若自杀了,我越国王族还有几分颜面。

    你竟然投降了矜君?

    这对我越国士气是何等之打击?

    你让我有何面目见天下人?宁氏家族还有什么威严统治越国?

    ……………………

    过年了!

    春节又过去了。

    整个越国,几乎没有一家人庆祝过年。

    笼罩着一层绝望的气息。

    正月初三!

    最坏的消息传来!

    矜君昭告天下,正式夺回南瓯国,夺回祖宗故土。

    之后,矜君的大南国集结十万大军,分为东西两路北上。

    东路,大南国大将沙延为主帅,南宫傲为副帅,总兵力五万从落叶城杀出。

    西路,大南国枢密使苏难为主帅,统帅五万大军,从沙城杀出。

    整个越国局势崩溃。

    天南行省的无数民众已经开始逃亡。

    ……………………

    越国国都!

    再一次进行了宵禁,再一次进行了粮食配给制度。

    这次几乎不用管制了,因为绝望的气息几乎将整个国都凝固。

    而且每天都有无数的难民涌入国都,全部是从天南行省逃亡来的。

    流言越来越可怕。

    什么矜君已经夺取了天南城,矜君已经夺取了整个天南行省。

    金氏家族投降了。

    矜君大军很快就要杀到国都来了。

    整个国都,人心惶惶!

    ……………………

    正月初五!

    矜君使者,进入国都觐见宁元宪。

    “我主愿意停战!”

    这话一出,越国君臣喜出望外。

    宁元宪已经派遣密使去和矜君谈判,可是密使应该刚刚进入南瓯国,谈判应该还没有正式开始,怎么矜君反而主动派遣使者来了?

    而且是公然求见宁元宪。

    “停战的条件非常简单,割让天南行省南部五郡!”

    这话一出!

    宁元宪和在场权臣彻底惊愕。

    这……这是见鬼了吗?

    所谓割让五郡之事,知道的人应该不超过七个人。

    宁元宪,祝弘主,种鄂,宁启,张召,黎隼,薛彻。

    这七个人,没有一个可能外泄啊。

    而矜君就仿佛他们肚子里面的蛔虫一趟,没有等到越国使者赶到,就直接提出了这个条件。

    然后,矜君使者拿出地图,指出要割让的五个郡。

    天南,阳武,怒江,武安,宁水。

    包括天南行省首府,也包括金氏家族所在的怒江郡。

    五个郡,面积超过七万平方公里,总人口超过二百万。

    这当然是丧权辱国的。

    前所未有之耻。

    二十年前吴国割让九郡之后,整整跪了二十几年到现在都还没能站起来。

    但是……

    在越国君臣心中,这个代价其实不算大。

    矜君的胃口也不算大。

    毕竟这是生死存亡的时刻了,若不答应矜君,整个天南行省都保不住。

    甚至,越国一半的国土都会沦陷。

    若割让五郡,就能够让矜君停战。越国可以一心一意抵御楚国,完全是划得来的。

    只不过有些打脸便是。

    矜君的使者是在朝堂上,当着所有人的面提出这个条件。

    宁元宪若敢答应,那就是遗臭万年。

    这种事情应该派臣子去谈,然后把丧权辱国的罪名全部栽倒臣子头上去。

    比如当年的《马/关条约》,就是李鸿章签的。

    宁元宪道:“贵使先去休息,这等大事,我们需要进行商议。”

    矜君使者道:“我主说了,我只在这里呆三天!时间一过,便视为谈判失败,我大南国军队将席卷整个越国南部。告辞!”

    矜君使者离去!

    他仿佛是来通知,而不是来谈判的。

    就是这么强硬!

    要么乖乖答应,要么打!

    矜君使者走了之后,越国的朝堂陷入了寂静。

    没有人敢开口。

    尽管所有人都觉得应该统一这个条件。

    矜君这个条件已经很良心了。

    当然,一旦越国答应这个条件,那金氏家族的领地也就丢了。

    薛氏家族的封地也丢了。

    因为玄武城,武安城都在割让的范围之内。

    但谁要是开口,今后丧权辱国的罪名可能就落在谁的头上。

    国君宁元宪更加不能开口。

    足足好一会儿后,宰相祝弘主出列。

    “老臣愿意和大南国使者谈判。”

    这位宰相终于站出来,愿意承担下这个丧权辱国的罪名。

    宁元宪没有说话。

    宁启王叔道:“这矜君会出尔反尔吗?”

    不会!

    这是所有人的本能反应。

    就连吴王都知道签订的契约不可轻易撕毁,更何况矜君这等雄才大略的君主?

    一旦条约签订,在很久的时间之内,矜君都应该不会反悔的。

    宁启王叔道:“若矜君不会反悔,老臣觉得可以答应!”

    这话一出,所有人一愕。

    宁启王叔果然天真耿直啊,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来,不怕遭到千古骂名吗?

    但宁启心中却愤怒。

    我不开口,难道让陛下开口吗?

    “陛下身体不适,不如回去休息,这种事情就交给我们了。”宁启王叔道。

    这意思很明白,这种丧权辱国的事情,陛下不要沾染。

    宁元宪苦笑道:“这个时候,就不要掩耳盗铃了。我是爱惜面子之人,但我也要脸。国难当头,大家就抛弃虚伪吧,度过这个难关。都说说看,该不该答应矜君这个条件?”

    所有人还是不敢开口。

    宰相祝弘主躬身道:“臣觉得可以答应!”

    宁启代表武将,祝弘主代表文臣,这两个巨头开口之后,下面文武百官纷纷开口。

    “臣附议!”

    “臣附议!”

    耻辱啊,卖国都卖得这么兴高采烈。

    别人割让你五郡的领土,你还觉得占了大便宜。

    宁元宪道:“这样,和矜君使者谈一下,看能不能换两个郡,不要割让怒江郡和武安郡!”

    沈浪家在怒江郡,薛彻家在武安郡。

    这话一出,所有人惊愕。

    陛下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管得上金氏家族和薛氏家族?

    金氏家族有怒潮城,薛氏家族有南海剑派,用不着您操心了。

    “去谈吧,能够说得动,就尽量调换两个郡。若谈不动,那……金氏和薛氏也就吃亏吧!”

    祝弘主躬身道:“老臣遵旨!”

    这话一出,几乎便已经是定局了。

    越国君臣一致同意,割让天南行省五郡给矜君,换取停战,一心一意,对战楚国,保住大部分江山。

    至于金氏家族和薛氏家族。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既然是越国的老牌贵族,就和越国一起牺牲吧。

    而且这个停战协定签得越快越好。

    战局不等人。

    接下来西边和楚国的大决战,关系到越国能不能存亡。

    祝弘主离开朝堂,朝着外面走去,这就要去和矜君的使团谈判。

    这是整个越国君臣的意志。

    而就在这个时候!

    一个声音响起!

    “我反对!”

    宁政,竟然是宁政!

    紧接着,另外一个人影走了进来!

    久违的沈浪!

    将近一年了,他竟然再一次回到了国都!

    他终于回来了!

    国君宁元宪眼圈一热。

    沈浪你这个小王八蛋。

    乌鸦嘴啊!

    去年你离开的时候就说得清清楚楚,南瓯国之战会输,届时就是你重归朝堂的时候。

    都被你说中了。

    可是……

    我们没有想到会输得如此之惨。

    一年不到,就已经物是人非。

    我越国竟然面临如此绝境,近乎要亡国的绝境!

    可惜啊沈浪,你来晚了!

    南边大势已去,神仙都无法挽回了。

    败局已定!

    沈浪走了进来,躬身拜下道:“陛下,臣反对和矜君签订这个停战协定。”

    宁元宪道:“沈浪,我知道这次割让的土地包括你家,我们尽量谈,让矜君答应换一个郡,尽量把你家保下来。但如果真保不下来,你金氏家族还有怒潮城,还有雷洲岛!”

    沈浪道:“陛下,我反对,不仅仅是因为我金氏家族!而是为了整个天南行省,为了整个越国!这一次,我越国寸土不割!”

    顿时间,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

    “沈浪,说狠话容易,大义凛然谁都会。现在整个天南行省彻底空虚,没有一支完整的军队,若不答应矜君割让五郡,谁来抵御矜君的十万大军?你来抵御吗?”

    沈浪道:“对!就由我和宁政殿下来抵御矜君十万大军,定让越国寸土不失,大获全胜!”

    这话一出,全场震惊!

    ………………

    注:今天更近一万七,晚上几乎没吃饭就回电脑前码字,被抨击得吃不下。拜求月票,拜求支持,我只能说我竭尽全力了,不管是字数和内容,叩首拜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