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天大捷报噩耗!祝弘主抽搐倒下!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捷报,天大捷报!”

    “太子决战矜君,大获全胜!”

    “斩首八万,伤亡五万,矜君主力近全军覆灭!”

    “天大捷报!”

    呃?!这发生了什么鬼?

    黑水寨之战结束之后,太子就迫不及待派出信使发出捷报。

    整整几个时辰之后,矜君智取南瓯都城的消息才传来,祝霖等人才赶紧派遣精锐骑兵去追报捷信使,想要将他们拦截下来。

    但是……

    当时派出去的报捷信使太多了,整整有上百人,而且是分散北上。

    所以,仅仅只拦截了大半,还有一小半的机灵鬼,从各个缝隙里面钻了过去,成功地进入了越国境内!

    然后,享受八百里加急待遇。

    一路高呼,一路北上。

    虽然只是一个报捷信使,但他们完全享受的是超级英雄一般的待遇。

    刚刚进入越国境内不就之后,第一时间享受到五十里一换马。

    每隔一百里,都准备了蜂蜜水,还有丰盛的点心。

    甚至更过分的,还准备了女人。

    当然了,来一次的时间是不够了,但是趁着换马的时候,可以享受美人温柔服饰,还不是美滋滋。

    越到后面,待遇越夸张了。

    一开始这个报捷信使心中还有些惴惴不安。

    毕竟南瓯国大战真实情形他内心是清楚的,越国二十万打别人四万,伤亡三四万,只灭掉了敌人一万多人,而且还让人轻而易举突围了。

    这样的捷报,实在有些心虚啊。

    但随着他受到待遇的升级,渐渐就心安理得了。

    反正我们就是赢了啊,矜君主力确实败退逃走了。

    原本十万大军,只有两万多逃走,说近乎全军覆灭一点没错了啊。

    自古以来夸大军功的多了,我们这还算是诚实的了。

    再说就算以后揭破了,也不会追究到我的头上,我只是一个报信的而已。

    想开了之后,他就更加理直气壮享受英雄待遇了。

    等到了天南城。

    嚯!

    更不得了了!

    总督府长史言无忌亲自率领几百名贵族贤达来到城门之外迎接捷报。

    距离城门还有几百米的时候,奏乐响起。

    那场面真是,锣鼓喧天,彩旗飘飘,人山人海。

    报信骑士刚刚到了城门口。

    言无忌一挥手。

    所有人动作停了下来。

    总督府长史言无忌道:“壮士,前方战况如何?”

    报信使者大吼道:“大军幸不辱命,大获全胜!太子殿下身先士卒,指挥全局,用兵如神,斩首敌军八万,矜君近乎全军覆灭!”

    这当然骗不过言无忌,他内心很快推断出了真实的战报。

    不过,虚报军功,再正常没有了。

    说斩首八万,就是斩首八万,不够的就杀南瓯国百姓凑数,反正都是沙蛮族的人。

    假的真得了。

    不过言无忌需要酝酿一下情绪,毕竟飙演技的时刻到了。

    “壮哉!”

    “我越国将士壮哉!”

    “上天护佑我王,上天保佑我大越太子。”

    “祖宗在天之灵保佑,终于让我越国获此辉煌大胜!从今以后,我越国得有几十年之安宁。”

    “我等何幸?有此君王?有此太子!”

    然后,言无忌端着一杯温酒,递给了这个报信的骑士道:“壮士,请满饮此酒,再继续北上,将佳报传遍四方。”

    “多谢大人!”这个报信使者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诸位大人,小人这就继续北上,还要将这封捷报告知陛下!”报信武士道。

    言无忌躬身道:“恭送壮士!”

    “奏乐!”

    然后,华美乐声再一次响起。

    报信武士骑马,沿着中轴线穿城而过。

    整条道路上视野所到之处,毫无阻碍,一马平川。

    因为他所到的地方,全部清场封路了。

    这就相当于在高速公路上开车,前面一辆车都没有,爽歪歪。

    这个报信使者离去之后。

    整个天南城陷入了欢乐的海洋!

    此时距离过年还有几天!

    但就仿佛提前过年了一般。

    无数的爆竹响起。

    青楼楚馆终于再一次开门了。

    姐儿们趁机打折。

    为了欢庆这一场国运之战大胜,为了庆祝太子殿下的功绩。

    百花楼,嫖资打八折。

    杏花院,打六折。

    于是,每一家青楼都爆满。

    无数的书生,贵族子弟涌入了青楼里面。

    喝酒,喝酒!

    唱曲。

    写诗!

    今儿太高兴了。

    刹那间,整个天南城爆出上千诗词歌赋。

    全部都在歌颂南瓯国战场的胜利。

    全部都在吹嘘太子的功绩。

    在这些诗赋之中,太子宁翼哪里还是人啊?简直就成为神了。

    天下没我这般人。

    百年不遇之贤君啊。

    天下不出宁翼,越国如长夜。

    这群文人就是这么夸张。

    冇办法啊,你不夸张你就出不了头。

    文化人就是讲究一个,语不惊人死不休!

    要不然咋有那么多标题党呢?

    当然了,这些文章早就准备好了,每一篇都有价钱的。

    只要捷报一传来,这些文章诗词就会瞬间爆出。

    传遍天下。

    嘿嘿嘿,你们以为就文章吹嘘一下?

    还有祥瑞呢?

    不知道有多少大招都没有放出来。

    太子代表了天下读书人的利益,他就算有三分功绩,我们也把他吹到十二分。

    不把他吹到越国三百年来最伟大的君王,算我们输。

    ………………

    接着,陆陆续续又有一些捷报信使进入了越国境内!

    然后,这个天大捷报真是传遍了越国四方。

    所过之处,都万众沸腾。

    这些这些报捷信使也够聪明,知道前面这条路线有人走了,已经享受过各种待遇了。

    那我就走另外一条路线。

    我也要享受英雄一般的待遇。

    所以,随着这些信使所到之处。

    无数读书人纷纷高潮。

    真的有一种引爆的感觉。

    最后,这些信使回归到同一条路线。

    进入国都!

    依旧是第一个报捷信使率先赶到国都。

    八百里加急啊,速度飞快!

    他赶到国都的时候,当时太子的二十万主力刚刚接到沙城也已经沦陷的噩耗呢。

    这个报捷信使真的要累死了,一路上都是在战马上睡觉的,但他又极度的亢奋。

    而且他已经发财了。

    我要撑着,我要第一个去见陛下,我天大的捷报告诉他。

    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

    我一定要过一个好年。

    没错,是他要过个好年。

    在过年之前传捷报,肯定有很大的赏赐,那不就过了一个肥年了吗?

    距离国都还有几百米的时候。

    他努力咳了一下喉咙。

    然后高呼道:“捷报,天大捷报!太子殿下决战矜君,大获全胜,斩首八万,矜君近全军覆灭。”

    本来是近乎全军覆灭。

    但他自作主张,把乎去掉了。

    这样听起来就好像是矜君全军覆灭,因为近和君口音相似。

    真是做一行,爱一行。

    “天大捷报,大获全胜,斩首八万,矜君近全军覆灭!”

    报信使者不断高呼。

    这次守国都玄武城门的,还是兰二千户。

    听到这个捷报,他不由得一愕。

    这……这么快?

    还不到一个月吧,大战就结束了?

    果然是兵贵神速。

    不过太子殿下大获全胜,那……那宁政殿下岂不是毫无指望了?

    “开城门,开城门!”

    报信使者继续高呼,扬长而去,沿着玄武大道中央,朝着王宫冲去。

    “天大捷报,太子大胜,斩首八万,矜君近全军覆灭!”

    顿时!

    整个国都再一次被彻底引爆了。

    近两个月前,已经引爆了一次小的。

    上一次是大获全胜,击退矜君。

    而这一次是斩首八万,矜君近全军覆灭。

    完全是爆炸性的大胜。

    所以,引爆的民众情绪完全是巨大的。

    国都万民,再一次汹涌而出。

    跟着报信使者狂奔。

    “太子威武,太子威武!”

    “越国万胜,越国万胜!”

    “太子殿下万岁……”

    靠,你这有点过分。

    “天诛国贼,天诛国贼沈浪!”

    这他么属于带节奏的。

    总之,国都万民彻底沸腾!

    ……………………

    真是巧了!

    这一次报捷信使进入宫内,依旧是在大朝会。

    信使飞快冲了进去,一头磕在地上。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天大捷报,南瓯国战场大获全胜!斩首八万,矜君近乎全军覆灭!”

    到了国君面前,他又把这个乎字加上了。

    然后,他高高举起了这封奏报。

    南宫傲和祝霖联名写的报捷奏章。

    国君宁元宪看了之后。

    心中微微一道冷笑!

    斩首八万?

    吹什么牛皮?

    充其量两万。

    越国自身伤亡五万,可能倒是真的。

    还有矜君近乎全军覆灭?也没有提矜君是被抓了,还是被杀了。

    很显然是跑了。

    这一战单纯从战术上,是打得比较难看的。

    祝霖和南宫傲这份奏章上,先吹捧了一下国君宁元宪。

    接下来吹捧太子。

    宁元宪知道,吹捧他只是顺便的,关键是吹太子。

    什么爱兵如子,身先士卒,呕心沥血,指挥若定,用兵如神,定海神针等等。

    恨不得把所有好的成语全部用上。

    总之这一战之所以大获全胜,完全都是太子的功劳。

    这一战全部是太子指挥的。

    太子殿下立下了不世之功,打赢了这场倾国之战,为越国带来了几十年的和平。

    宁元宪看得一阵阵皱眉。

    文官气息太重,太臭,太不要脸。

    但……终究是胜利了,终究是将矜君赶出去了。

    太子宁翼表现还是不错的,至少去了之后,没有指手画脚,喧宾夺主,没有干扰战局。

    从战术上看,这一战是丑陋的。

    但从战略上,这一战是辉煌的。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大殿之内,群臣纷纷拜下。

    “我越国有陛下,有太子殿下,真是臣等之幸,万民之幸。”

    “每逢佳节倍思亲,如今快要过年了,一想到太子殿下竟然还在南瓯国这等险境呕心沥血,奋力拼杀,臣这心真是痛如刀绞!”

    “我等能够安稳,多亏了太子殿下,多亏了前方将士。”

    顿时,太子一系的官员朝着南边方向躬身拜下道:“太子殿下辛苦了。”

    “越国万幸啊!”

    “这一场国运之战,我们终于赢了,我越国大安了!”

    “太子殿下恩德无量!”

    几百名官员激动兴奋,捶胸顿足。

    宁元宪深深叹息一声。

    沈浪,你这次可是算错了。

    宁翼没有冒失,这一战虽然打得不好看,但终究是赢了。

    如此一来,你再也没有起复的机会了。

    宁政也彻底失去夺嫡的机会了。

    可叹,可惜!

    但……终究是好消息。

    太子一系官员,还有天下读书人拼命吹嘘,抬高这一场胜利。

    祝霖和南宫傲甚至不惜伪造战功。

    但宁元宪作为国君能够拆穿打脸吗?

    不能!

    因为他是越国之王,他无比需要这一场胜利。

    可惜了,沈浪再也回不来了。

    可惜了,宁政或许再也没有指望了。

    而且,他内心开始警惕。

    之前他借三王子打压太子一系,此时太子获胜,只怕这群人要借势反扑了吧。

    国君宁元宪收拾心情,豪迈大笑道:“好,好,好!宁翼做的不错,祝霖做得不错,南宫傲也做得不错!”

    这一场大胜虽然是夹生饭,但宁元宪必须吃下去啊,而且还要昭告天下,也要一起吹嘘成为一场辉煌大胜。

    一来鼓舞人心。

    二来震慑楚国和吴国。

    而就在此时,礼部侍郎上前躬身道:“陛下,臣请加封太子殿下为越国公。”

    大宗正宁裕上前道:“陛下,也请加封太子殿下为越国公。”

    宁元宪心脏一跳。

    众所周知,之前越国还没有册封为王国的时候,国君就是越国公。

    宁元宪当时做太子的时候,也被加封过越国公的。

    但是,他之前答应过沈浪,要册封宁政为越国公的。

    现在肯定是册封不了宁政了。

    但是,他也不想彻底食言,所以也不想册封太子为越国公,就将这个爵位束之高阁好了。

    没有想到,还是有人提出来了。

    关键大宗正宁裕也来凑这个热闹。

    国君宁元宪真的很不好拒绝。

    太子宁翼在南瓯国这场战功,你承认不承认?

    你要是承认,那就要奖赏。

    这是太子一系让宁元宪表态,彻底稳固太子之位。

    一旦加封了越国公之后,就等于告诉天下,宁翼这个太子之位,谁也动摇不了了。

    宁元宪左右为难,不想册封,但又无法明确拒绝。

    而就在此时,王叔宁启出列道:“太子殿下还没有回来,等到他凯旋再加封,岂不是更好?”

    这话一出,便是给宁元宪一个台阶下了。

    紧接着,兵部侍郎忽然道:“长平侯,如今太子殿下大获全胜,矜君近乎全军覆灭,你还抱着之前的观点吗?你还说太子不能去南瓯国,你还说不能擅自出战,要坚守城池,大建堡垒,防卫边境吗?”

    果然,对方立刻迫不及待反扑,直接咬向宁政了。

    宁政一语不发。

    紧接着,兵部侍郎躬身道:“陛下,大战之前,宁政和沈浪危言耸听,大肆发表投降言论,不但损害了士气,而且延误了战机。若太子殿下能够早日南下,大战早就结束了,矜君或许也逃不掉。就是因为这二人,延误了十几天时间,浪费了多少民脂民膏?损失了多少将士性命?请陛下治罪!”

    这就要清算了!

    太子这一系政治斗争的手段果然犀利。

    根本等不到过年,就要清算宁政和沈浪了。

    “请陛下治罪!”

    “请陛下治罪!”

    顿时全场大半的官员,纷纷跪了下来。

    一名御史道:“陛下,沈浪和宁政当日阻拦太子南下,完全是为了一己私利而置越国利益于不顾。如今太子殿下大获全胜,更加证明了这二人是妒忌贤能。如此祸国殃民,如此心胸狭隘,如此卑鄙无耻,天理难容!请陛下治二人之罪,否则天理难容,十几万将士寒心。”

    艹!

    宁元宪目光一缩。

    最讨厌的就是这些御史,天天高呼口号。

    天天代表正义,代表天下,代表万民。

    但是……

    要治宁政之罪吗?

    不管怎么样,太子这一战终究是赢了。

    他本来就有天下文官的支持,现在又有十几万大军的支持。

    回来之后,肯定气焰熏天。

    但在这个时候,他这个国君和太子不能再对立了。

    危险还没有结束。

    楚国那边还没有退兵。

    让宁政避一避锋芒,也算是保护他了。

    顿时宁元宪下旨:“暂停宁政天越提督之职,闭门思过!”

    宁政出列,叩首道:“臣遵旨!”

    朝会结束!

    宁政归家!

    整个国都沸腾。

    再一次灯红酒绿,再一次火树银花。

    这一次,爆出了更多的诗词歌赋,而且水准更高。

    太子一系官员弹冠相庆。

    赢了!

    彻底赢了!

    宁政刚刚开始崛起,就如同苍蝇一样被碾死了。

    三王子宁岐还不能动,因为接下来对楚国和吴国,还需要三王子的派系。

    但是……

    既然南瓯国大获全胜,那楚国这边也多半打不起来了,吴王更加不敢造次了。

    从今以后,太子之位,稳固如山。

    爽啊!

    这不仅仅是对矜君的胜利。

    更是群臣对抗国君的胜利。

    你宁元宪之前不是想要换太子吗?不是想要打压太子吗?

    现在如何?

    太子之位,国君你动不了了。

    接下来太子殿下虽然没有继位,但势头大起,有了我们群臣的拥护,你这位刻薄寡恩的君王话语权只会越来越弱。

    当然了,太子也刻薄寡恩,但是祝氏不会啊。而且新王上位,终究好糊弄一些。

    宁政是被赶回家闭门思过了,那沈浪呢?

    沈浪才是最大的投降派?难道就高枕无忧?

    不过,他已经被流放了,还能如何处置他?

    降爵?:

    将金氏家族降爵。

    从侯爵之位,再一次降到伯爵之位。

    这个可以有。

    之前还担心金氏家族投靠吴国,现在也基本上不用担心。

    因为金氏家族和吴国也算是有血海深仇了,一年多前刚刚打过一场,伤亡无数。

    当然!

    真正降爵,甚至裁剪金氏家族私军等惩罚,需要等楚国彻底退兵后再开始。

    但可是事先煽风的!

    ……………………

    次日朝堂!

    无数文官纷纷弹劾沈浪之前的投降言论居心叵测,延误战机。

    又弹劾玄武侯金卓在关键时刻,竟然一兵不发。

    这一次太子南下,整个越国南方所有的贵族,纷纷派出了家族子弟和精锐武士。

    唯独玄武侯爵府置若罔闻。

    作为顶级贵族,金卓侯爵此等行径完全是目无君上,甚至谋反之意,昭然若揭。

    食越国俸禄几百年,国家危难之季,竟然袖手旁观,幸灾乐祸。

    这等小人,还有何面目忝居侯爵之位?

    请陛下惩罚!

    剥夺金卓侯爵之位,裁撤金氏家族私军。

    当然了,这些弹劾国君统统留而不发。

    接下来!

    祝霖和南宫傲的密奏还是到了国都。

    一个惊天的消息爆发了。

    苏难未死。

    沈浪私放苏难,铁证如山。

    沈浪勾结矜君,铁证如山。

    此人,罪该万死!

    这下子,太子一系的文官内心愤怒喷薄而出。

    动用所有力量,要将沈浪钉死在这耻辱柱上,要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请陛下降罪!”

    “证据确凿,请陛下派遣黑水台,抓捕沈浪!”

    “请陛下诛杀沈浪,以安民心!”

    “沈浪不杀,天理不容!”

    这次不仅仅是太子一系官员,三王子一系官员也纷纷出声。

    在杀沈浪的态度上,不管是太子,还是三王子,双方立场都是一致的。

    “陛下,请杀沈浪!”

    宁元宪心中震怒。

    关于苏难一事,沈浪确实和他密奏过。

    当时他也不敢置信,叹为观止。

    如今看来,竟然是真的。

    听到群臣磨刀霍霍要杀沈浪。

    宁元宪冷道:“请问诸卿,当日沈浪可有说过他杀了苏难?他可有宣告天下?”

    呃?

    还真没有!

    所谓苏氏覆灭的捷报,还是黑水台和宁洁长公主传来的。

    宁元宪怒道:“当时沈浪灭了苏氏家族之后,可有出面请功,可有要什么奖赏?”

    众臣无声。

    所有人心知肚明。

    上一次灭苏氏叛乱,沈浪是最大的功臣。

    但是,他压根就没有提过自己的功劳,越国上下也当做不知道。

    这个功劳可是能够封爵的。

    但沈浪得到封赏了吗?

    完全没有。

    他之前是镇远城主,回来之后不但没有升官,反而成为了长平侯爵府长史,依旧是区区六品而已。

    国君宁元宪冷笑:“人,都喜欢揣着明白当糊涂。做官嘛,就要脸厚心黑!但是诸位既然站在这朝堂之上,还是要点脸!”

    宁元宪伸手拍自己的脸,声音猛地拔高道:“你们都要点脸!”

    群臣震动!

    陛下竟然如此撕破脸皮?

    当着朝堂之上,如此打群臣的脸?

    这么疯狂吗?

    宁元宪笑道:“谁要去抓沈浪,去杀沈浪?你们自己去啊,自己去黑水台找人啊?反正黑水台也跟你们家的一样!”

    这话一出,薛彻面孔一颤。

    宁元宪站起,手中把玩的金振纸在桌上一敲。

    “戏,可以演!但,适可而止,不要过火!”

    “把万民当成傻子,不要紧!把寡人当成傻子,也不要紧!但不要把你们自己也当成傻子!”

    宁元宪朝着祝弘主淡淡瞥去一眼。

    “退朝!”

    群臣静寂无声!

    国君离去!

    今日君臣再一次撕破脸皮。

    当日万历皇帝就是因为太子之事和群臣对立,彻底离心离德,几十年不上朝。

    君臣之间,两看相厌。

    ……………………

    当天晚上。

    众多臣子进入宰相祝弘主家中,义愤填膺。

    “陛下这是何意?”

    “我们错了吗?我们要杀沈浪错了吗?”

    “我们是为了自己吗?我们是为了越国,是为了万民。”

    “此子祸国殃民,蛊惑君王,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去外面问问,哪一个百姓不痛恨沈浪?”

    “太子在外面呕心沥血,奋勇杀敌,沈浪在后面勾结敌人,拖后腿,这样的人难道不该死吗?”

    祝弘主淡淡睁开眼睛道:“好了,好了,国难当前,相忍为国吧。”

    那么此时祝弘主觉得沈浪该不该杀?

    该杀!

    之前他对沈浪是坐等其灭亡。

    但是,现在他已经嗅到了一股莫名危险的气息。

    尤其是宁政和沈浪强力反对太子南下,说矜君有阴谋的时候。

    祝弘主心中真是充满了不安。

    幸好!

    有惊无险。

    这一战虽然打得不好看,但终究是赢了。

    太子之位是彻底稳了。

    但是他很清楚,想要借国君宁元宪之手杀沈浪是绝无可能的。

    上次,三王子借浮屠山杀沈浪失败了。

    该如何杀此子?

    他知道得比常人要多得多。

    尤其是关于天涯海阁的。

    在隐元会的游说下,天涯海阁已经有人提出杀沈浪。

    因为在金木兰孕育第二代血脉蜕变者一事上,证明了沈浪并非天涯海阁要找之人。

    所以此人没有价值,可以死了!

    但是……

    沈浪又成为了浮屠山吴荼子长老的关门弟子。

    当然,吴荼子不值一提,若非浮屠山主人,她这样的人缘怎么可能坐稳长老之位?

    关键是浮屠山之主。

    他的意思非常明确,这个上古遗迹已经开启了,但里面可能还会遇到一些难题。

    沈浪在算术上拥有极高的天赋。

    万一在上古遗迹之内遇到了知名难题,还会用到他的天赋。

    所以,燕难飞和浮屠山宪堂长老都停止了对沈浪的追杀。

    之后,悬空寺的寂灭长老又当众表态,非常欣赏沈浪。

    当然,悬空寺在六大超脱派系之中分量小,话语权不大。

    但……那位寂空方丈,天下人都不敢小觑。

    如果仅仅只是寂灭长老表示欣赏沈浪没用,但如果寂空长老也表示欣赏沈浪的话,那天涯海阁想要对沈浪做出什么的话,就要谨慎又谨慎了。

    但是金卓侯爵那边。

    等太子继位之后,确实可以动手了。

    也必须动手!

    理由很简单!

    新政!

    裁剪兵权,夺回封地。

    对于怒潮城,隐元会更是志在必得。

    要灭天道会,必先夺怒潮城。

    国君为了沈浪和群臣翻脸,这也是一件好事。

    他已经得了某种病症,尽管百般掩饰,但双手震颤还是越来越明显。

    天涯海阁已经给出了具体的症状和判断。

    几年之内,宁元宪可能会半瘫痪。

    一个半瘫痪的君王,一个如日中天,立下大功的太子。

    天下群臣都知道该如何选择。

    到那个时候,太子提前继位倒是没有必要,但架空宁元宪却是完全可能。

    宁元宪是他从小看到他的,真是再了解不过了。

    太性情化了。

    而且在八个月之前,他祝弘主和宁元宪就已经决裂了。

    不可挽回,那就只能对立到底,直到其中一方彻底失败。

    如今非常幸运!

    太子在南瓯国这一战还算顺利。

    天时地利人和,都在自己一方。

    此时,旁边心腹道:“主人,他们让我问,弹劾沈浪是不是还要继续?”

    祝弘主道:“继续吧。”

    心腹一愕。

    这继续没有用啊,国君压根不可能会去抓沈浪,也不可能杀沈浪。

    “继续吧!”祝弘主挥了挥手。

    祝弘主让群臣继续弹劾,对沈浪喊打喊杀。

    压根不是针对沈浪。

    而是,进一步撕裂群臣和国君。

    太子已经赢了,接下来会如日中天。

    群臣和国君进一步对立,那就会更加拥护太子身边。

    太子的势力会越来越大,最后甚至盖过半瘫痪的君王宁元宪。

    最好的局面就是。

    国君和群臣彻底翻脸,不再上朝!

    ……………………

    果然!

    在祝弘主的意志下。

    尽管昨日国君翻脸呵斥。

    但群臣对沈浪的弹劾非但没有停,反而愈演愈烈。

    弹劾奏章堆积如山。

    太子一系的文官,一边在国都内组织欢庆大典。

    引导万民庆祝太子的伟大功绩,庆祝这场大战之辉煌胜利。

    一边疯狂宣扬沈浪之罪。

    引导万民一边倒讨伐沈浪和宁政。

    宁政都已经闭门思过了,却还要打死老虎。

    而且朝会一开始,就有无数御史出来弹劾沈浪,弹劾金卓。

    国君下令鞭笞,杖责。

    反而让这些御史成为了英雄。

    国君震怒,打死了十三人!

    国都臣民震怒。

    暗地中称宁元宪为昏君,为了区区一个沈浪,不辨是非,诛杀忠臣,是为桀纣之君。

    昏君!

    暴君!

    于是,文武群臣,无数读书人更加期待一个英明君主取而代之。

    那当然就是太子!

    太子殿下啊,你何时凯旋啊?

    越国朝堂,黑暗不堪,等着您的光芒来拯救啊。

    这一日!

    国君终于宣布,暂停早朝。

    御史们又纷纷在宫门之外叩阙。

    宁元宪下旨薛彻和阎厄,大肆抓捕犯上御史。

    ……………………

    祝弘主第一步计划成功了。

    群臣和国君彻底对立,宁元宪暂停早朝。

    当然,就算早朝停了。

    尚书台和枢密院,还有整个越国的关键衙门依旧正常运转。

    南瓯国那边赢了,关键就是和越国之战。

    祝弘主的尚书台对三王子派系表示出了巨大的善意。

    要钱给钱,要粮给粮。

    尚书台和枢密院团结一心,抵御楚国。

    看上去倒是负气的宁元宪,不像是称职一国之主。

    这祝弘主软刀子杀人,非常了得。

    这架势倒是让人觉得,就算国君不上朝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有枢密院和尚书台,一切政务,照常运转。

    他娘的事实还真是这样。

    万历几十年不上朝,朝政都没有乱。

    国君就算和文官对立,但在抵御楚国之事,还是要相忍为国,众志成城。

    其实,在应对楚国的关键政务,军务,都是国君宁元宪批的,只是没有上朝而已。

    但是在无数人眼中,你不上朝,这事就仿佛是尚书台和枢密院做的。

    你国君在惰政,臣子在拼命。

    祝弘主政治手段之老辣,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

    “接下来,是不是可以尝试着扩散陛下的病情了。”心腹问道。

    祝弘主摇头道:“再过一段时间,等太子凯旋,楚国退兵之后,便可公开陛下的病情。”

    “到那个时候,天下群臣纷纷仰仗太子殿下,国君算是被束之高阁……”

    而就在此时!

    “相爷,张召将军求见!”

    祝弘主一颤。

    张召,前天越提督,他不是跟在太子身边吗?

    出什么事了?

    竟然要他亲自来?

    出事?

    出事了!

    千万不要是大事。

    千万不要!

    片刻后!

    形销骨立,浑身恶臭的张召跪在了祝弘主面前,嘶声哭道。

    “相爷,大事不好,大事不好!”

    “我军彻底大败了,整个南瓯国彻底沦陷,我军主力全军覆灭!”

    “祝霖大将军,恐怕已经死了!”

    顿时!

    宰相祝弘主如同雷击!

    整个人猛地抽了一下,然后身体歪倒颓下。

    ……………………

    注:第一更送上,今天又要超一万六了!诸位大爷,给我支持,给我月票,糕点叩首谢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