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生米熟饭!血脉沸腾!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片刻后,宁寒公主出现在沈浪的面前。

    仿佛没有什么芥蒂一般,甚至对着门另外一边的沈浪洒脱一笑。

    就好像刚才沈浪口中的那个贱人喊的不是她一般。

    沈浪道:“听说天涯海阁最近新发布了一个难题,一个算是数学的难题?而且应该千年级的难题。”

    所谓千年级难题,也就是说按照现在的文明程度,需要千年左右才能解答得出来。

    宁寒公主点了点头。

    沈浪又道:“听说有一本上古典籍,名字叫《血经》?差不多算是天涯海阁非常宝贵的一本藏书?”

    宁寒公主又点了点头。

    之前沈浪对天涯海阁的藏书有很大的误会,

    他一直以为里面最宝贵的典籍都是上古武功秘籍,比如《天外流星剑法》之类。

    现在他才知道根本不是。

    个人的武功秘籍对于天涯海阁来说,谈不上有多么珍贵。

    而涉及到上古文明,涉及到神秘学的书籍,才是最最珍贵的。

    也是天涯海阁绝对不外借的。

    沈浪道:“你们发布的这个数学难题,我能够解答出来,条件就是《血经》借我阅读二十四小时。”

    宁寒公主道:“你稍候,我进去请示一下。”

    整个交谈的过程,两个人都是隔着一扇门进行的。

    只能听得见声音,看不见面孔和表情。

    然后,宁寒公主就走了。

    沈浪虽然在等,但等的不是结果。

    天涯海阁发布的这个百年级,甚至千年级的数学难题,仅仅只是一个难题吗?

    不?不是!

    按照沈浪的推测,它应该是揭开上古遗迹的某个重要线索。

    对于天涯海阁来说,非常之关键。

    所以沈浪这一趟来,算是一个试探。

    ……………………

    片刻之后。

    宁寒公主走了出来。

    “抱歉,不行!”宁寒公主道。

    沈浪道:“那如何才能交换你们的那一本《血经》?”

    宁寒公主道:“抱歉,怎么都不行!”

    沈浪沉默。

    宁寒公主道:“如果无事,我便回去了。”

    沈浪忽然道:“你们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为何要引导我妻子来你们这里改造血脉?”

    宁寒公主笑道:“沈公子您想多了,您身上没有我天海雅阁想要的东西!甚至这个世界上,也没有我天涯海阁想要的东西。”

    然后,宁寒公主直接离去。

    “砰!”

    尽管面前的这扇门是关的。

    但是,里面又传来一阵关门的声音。

    “沈浪先生,以后天涯海阁绝对不欢迎你的到来,请你自重。”

    这是那个学士的声音。

    沈浪离去!

    回到了剑王李千秋马车之上。

    ………………

    “失败了吗?”李千秋问道。

    沈浪道:“我来之前就没有想要成功,只是来试探一下。”

    李千秋道:“试探出来了吗?”

    沈浪道:“试探出来了!”

    沈浪确实试探出来了很多信息。

    第一,天涯海阁发布的那个百年、千年级难题,应该确实关系到上古遗迹的关键性线索。

    为何?

    因为沈浪提出用这个难题交换《血经》的时候,宁寒公主完全可以自己做主拒绝还是同意。

    为何还要走进天涯海阁之内,仿佛做出一副请示阁主左辞的架势?

    这是欲盖弥彰。

    左辞阁主根本就不在,所以此时天涯海阁宁寒说了算。

    她心中早就要拒绝的。

    她想要掩饰天涯海阁对这个千年难题的重视性。

    而且宁寒几个月前招揽他,就是想要让他帮忙破解上古遗迹的线索。

    当时他们刚刚发现这个上古遗迹的踪迹。不久之后天涯海阁就发布了这个难题。

    第二,沈浪要确定天涯海阁从他身上想要得到什么东西?有没有得到?

    结果是没有得到。

    但天涯海阁确实想要从他身上得到某种东西。

    几个月前天涯海阁发现的这个上古遗迹,极度重要!

    宁寒甚至用伟大这个词来形容。

    那么此时宁寒和左辞阁主一起,去挖掘那个上古遗迹。

    为何她会回来?回到天涯海阁?

    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这件重要的事情总不是南瓯国之战吧。

    那么是不是木兰产子的事情?引起了天涯海阁前所未有的重视?

    经过这短短的试探之后,真相依旧显得有些扑朔迷离,但已经稍显出了些许的端倪。

    ……………………

    天涯海阁之内!

    “公主殿下,金木兰生下的儿子确实不是黄金血脉。”两位天涯海阁的大学士道:“我们已经检查了三遍,所有的指标都检测过了,他的血脉天赋完全遗传于沈浪,几乎彻底空白。”

    宁寒道:“那为何金木兰会出现如此特殊的长眠?”

    天涯海阁大学士道:“应该是我们天涯海阁用药太猛了,几乎是重塑了她整个体内环境,使得她的身体适合孕育生命。但是离开了天涯海阁之后停止了药物和能量的输入,使得她血脉能量亏空,最后几乎耗竭。”

    宁寒公主没有说话。

    天涯海阁大学士道:“既然沈浪已经无用,是否杀之?”

    宁寒公主陷入了沉默。

    然后,她摇了摇头,但是却没有告诉原因。

    因为她觉得这件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眼睛看到也未必是真相。

    ………………

    “剑王前辈,您如何看待姜离陛下?”

    李千秋一边赶车,一边道:“大英雄,大豪杰,理想主义者。”

    国君宁元宪也是这样说的,当然他说得更加具体了。

    事实上现在关于姜离的传说很多,但真相却少得可怜,几乎全部都被大炎帝国封杀了。

    这有点奇怪。

    大炎帝国并不在乎天下很多人崇拜姜离,甚至对《东离传》的封杀也不认真。

    但是对姜离陛下一些事情真相封锁得尤其厉害。

    尤其是姜离的一切成果,还有姜离的一些经历。

    比如姜离在哪里学的武功,姜离为何如此强大等等。

    原本姜离余孽血脉者之事,也是被彻底封锁的。

    卓氏家族甚至因此而灭族了。

    但仿佛忽然之间,姜离余孽血脉者之事就彻底解禁了。

    甚至很多家族也可以公开招揽,公开宣称自己家族中有了姜离余孽。

    这一切显得比较离奇。

    ……………………

    剑王李千秋和沈浪二人乔装打扮,掩人耳目,朝着西边而去。

    沈浪不再是坐车,而是骑马!

    两个人完全不眠不休地赶路,目标是几千里之外的浮屠山。

    那里才是沈浪的真正目的地。

    两人穿过了整个天南行省。

    这里已经是战云密布。

    甚至一路上都可以看到军队和民夫源源不断南下。

    而且所有的城池,甚至镇子都进行了宵禁,几乎每隔十几里,就会被军队,衙役,民军盘查身份。

    无数的粮草物资如同河流入海一般,朝着南瓯国涌去。

    这才是倾国之战!

    从酝酿到出兵,整整几个月时间。

    从出兵到开战,也要几个月时间。

    沈浪甚至不需要刻意打听就已经知道矜君大军越来越近了。

    十万沙蛮族大军,距离南瓯国大概只有几百里的距离。

    两国的命运之战,很快便要爆发!

    ………………

    离开了天南行省,进入天西行省境内!

    这里同样是乌云压顶。

    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更加浓烈。

    因为这一场大战,规模可能更大。

    楚国已经集结了二十三万大军。

    越楚边境,完全成为了油锅,底下大祸不断在燃烧,油不断地翻滚着,很快就要沸腾了。

    到时候,不管把什么扔到油锅里面去,都会被彻底烧焦。

    越国这边种尧大军已经倾巢而出,依旧不够。

    国君几乎咬紧了牙关,又调集了两万多大军进入镇西城。

    十二万对战楚国二十三万!

    数量是很悬殊的。

    但好歹越国是防守方。

    宁元宪对种尧最大的要求就是坚持住,牵制住楚国大军,不要大规模沦陷。

    当沈浪进入天西行省的时候,这里已经完全进入了军事/化/管制。

    所有的商队贸易,普通人员往来都禁止了。

    不管什么理由,普通民众都不得离开自己镇子。

    所有官道上驰骋的,就只有军队、官员,信使等等。

    而现在沈浪和李千秋的身份就是信使。

    而且还是级别很高的信使。

    从身份文牒到密信,所有的装备都毫无破绽。

    所以经过了重重关卡,沈浪和李千秋还是顺利穿过了天西行省!

    两人要穿过羌国,入境楚国,然后一直往西,进入浮屠山。

    经过镇远城的时候,沈浪不由得微微一愕。

    天西行省中都督张子旭这是要做什么?

    为何要在原镇远侯爵府驻扎这么多大军?

    为何要在越羌边境构建这么多道防线?

    如今的越国和羌国完全是铁杆盟友的关系啊。

    而且沈浪之前建造的特殊营地,全部被拆除了。

    这些营地是供羌国骑兵驻扎的,因为羌国的战马比较矮小,所以马厩,马槽,马鞍,缰绳等等都和越国的骑兵不大一样。

    所以在镇西城附近要建造这些特殊的营地。

    如果必要的时候羌国大军支援越国,可以直接入境补给。

    而现在这些羌国骑兵的行营,竟然全部被拆除了。

    张子旭这是什么意思?

    如今这个危急时候,你竟然还派军队防御羌国?

    岂不是在两国之间的关系制造摩擦?

    ………………………………

    沈浪过境的时候,找到了张子旭军队的拦截和盘问。

    “去哪里?”

    “羌国。”

    “去做什么?”

    “秘密出使!”

    “什么任务?”

    “你还不够资格知道。”

    那个军官脸色一寒:“身份文牒。”

    沈浪拿出了两人的身份文牒,还有一块令牌。

    这不是黑水台的令牌,而是写着一个元字。

    顿时那个军官脸色一变,然后把一切东西交给了沈浪,默默放行。

    沈浪和李千秋二人进入了羌国境内。

    “千户,这两人谁啊?”

    千户指了指天上。

    旁边的百户也顿时闭口不言。

    “陛下也真是的,堂堂大国,竟然跪舔一个蛮夷。”那名百户道:“这羌国在厉害又怎么样?他们的女王完全被沈浪睡服了,一对狗男女,早晚我们大军去将这蛮夷给灭了。”

    旁边另外一个百户冷笑道。

    哪怕大战在即,越国内还是派系对立。

    羌国明明是盟友,天西行省张子旭却依旧散布羌国威胁论。

    那么在此人心中,派系的利益大过于越国的利益?

    ……………………

    不过沈浪现在一心一意只想救木兰宝贝。

    这些国家大事就暂时放在一边了。

    甚至羌国王城近在咫尺,知道大傻就在王宫之内,两个人都没有顺路去一下。

    不过战争的阴云也已经在羌国上空笼罩。

    因为很多牧民纷纷搬迁去王城的附近。

    因为那里有大军驻守。

    羌国的草原上,经常看到大股的骑兵呼啸而过。

    不是巡逻,而是训练。

    为了面对可能爆发的大战,羌王阿鲁娜娜也在国内大规模征兵。

    而且已经维持了半年多了。

    此时整个草原上,到处都在训练骑兵。

    穿越了羌国,穿过了大半个楚国!

    整整用了八天九夜时间,沈浪和李千秋赶路几千里,穿过了三个国家,终于来到了浮屠山下!

    ……………………

    浮屠山。

    位于楚,乾,晋三国之中。

    它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

    天涯海阁还和世俗世界打交道,至少每年还会放出许多难题、棋局之类让天下人解决。

    而且每年固定招揽几个人成为天涯海阁的名誉学士。

    但浮屠山不一样,它非常神秘,几乎不和外面世界打交道。

    也很少见到浮屠山的弟子在外面行走。

    甚至单纯地理位置上,它就拒绝外人的来访。

    它位于浮海中心的岛屿上。

    浮海,并不是一个真正的海,而是一个湖,非常巨大的湖,超过六千平方公里。

    之所以叫浮海,是因为它的海拔非常高,可能超过三千五百米。

    和我们的青海湖有点类似。

    但我们青海湖的水是咸的,而浮海的水却是淡的。

    想要进入浮屠山,必须到浮海码头。

    否则任何船只出现在浮海之上,一定会遭到浮屠山的攻击。

    ………………

    眼前就是浮海码头?

    沈浪不由得一愕,这也太小了啊。

    而且就一艘小船停在码头上。

    可见浮屠山有多么不欢迎外人的进入。

    “这位师兄,我要回浮屠山。”沈浪上前道。

    那个船家也是浮屠山的弟子,此时正在打瞌睡呢,因为基本上半个月都不会有一个外人进入浮屠山的。

    此时听到沈浪的话后,他不由得一哆嗦。

    睁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

    你喊我师兄?而且还要回浮屠山?

    冒充浮屠山弟子?找死吗?

    浮屠山的弟子,我哪个都认识,却没有你这个人啊。

    “离开这里。”船家淡淡道。

    沈浪道:“真的,我是浮屠山的新弟子啊,我的老师吴荼子。”

    船家一阵冷笑。

    吴荼子压根没有弟子,吴绝是她亲侄子,她都不收。

    这吴荼子天煞孤星一样的人,身边连苍蝇都容不下,更何况是人?

    她一辈子都在练武,一辈子都在做研究。

    谁要是跟她说过超过三句话,她就能涌起杀气。

    因为你浪费宝贵时间了。

    年轻的时候有人和她相亲,她都能踢碎人一颗蛋。

    这样的人会收弟子?

    “再不走,要死了!”船家淡淡道。

    他看出来李千秋的武功非常高,但他不怕。

    因为浮屠山之毒才是最厉害的,就算你武功再高也挡不住。

    沈浪道:“师兄,这是我的令牌,请看!”

    沈浪双手递过去了一面特殊令牌。

    顿时,后面的剑王李千秋也吓了一跳。

    沈浪啥时候有浮屠山的令牌了?

    伪造的?

    这……这可是会死人的啊。

    天涯海阁有多厉害?浮屠山就有多厉害。

    剑王李千秋这么牛逼的人都完全不被放在眼里,人家吴绝直接就说李千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我们浮屠山间接害了他的妻子,没什么好解释的。

    意思是李千秋妻子这种人,死了也就死了,又有什么要紧的。

    若浮屠山要杀沈浪,李千秋真保不住。就算拼了性命也保不住。

    那个船家先是一惊?

    这个世界还真有不怕死的,敢伪造浮屠山的令牌?

    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不管什么身份,什么来历,都必死无疑的!

    但是接过令牌之后,这个浮屠山的船家惊诧地发现。

    这令牌竟然是真的?

    材料,重量,色泽,暗纹,都一模一样。

    对着太阳光一照。

    随着角度的变换,一会儿出现浮屠二字,一会儿出现了一个浮屠雕像,宝相庄严。

    所有人都知道。

    浮屠山的令牌暗藏机关,根本不可能仿照的。

    那……那眼前这个人有令牌,说明真是吴荼子弟子?

    这怎么可能?

    这个女孤星竟然会收弟子?

    而且她几乎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浮屠山半步,怎么可能会在外界收一个弟子。

    “你确定是吴荼子长老的弟子?”

    沈浪道:“如假包换。”

    这吴荼子竟然是浮屠山的长老?

    身份比想象中的还要高啊。

    那个船家心中觉得无比离奇,完全不敢相信沈浪是吴荼子的弟子。

    但有令牌者,他必须负责接送。

    所以,船家点了点头道:“那行,你上船吧,只能你一个人。”

    这话一出,李千秋顿时急了。

    有他这个剑王保护,沈浪进入浮屠山都未必能活。

    更何况是沈浪孤身一人?他完全手无缚鸡之力啊。

    他伪造了令牌,而且还造得和真的一模一样。

    这完全是取死之道啊。

    但沈浪朝着李千秋坚决地点了点头,然后踏上了小船。

    然后从水中又钻出来一个人,钻出来一条小舟,静静等在码头上,这个新的船家依旧在打瞌睡。

    沈浪惊愕。

    这水底下究竟藏了多少人,多少小船啊?

    上船之后,那个船家二话不说划船,船只朝着北方行驶而去。

    李千秋心中叹息一声。

    听天由命吧!

    希望他能够再创奇迹。

    但真是太渺茫了。

    在浮屠山不管是救人还是抢人,真的都超过了他李千秋的能力!

    ………………

    这个船家的武功很高,这艘小船划得非常非常快。

    这浮海真大。

    完全无边无际的。

    而且这里的水清澈见底,如同翡翠一般透绿。

    小舟朝着浮海中心不断航行。

    沈浪和船家两人都静静无言。

    沈浪本来计划就要来浮屠山的。

    现在因为木兰的事情,他不得不提开启了这趟行程。

    这次来浮屠山有两个目的。

    借《血经》拯救木兰。

    第二个目的,千方百计拜吴荼子为师。

    她在浮屠山的身份很高,而且性格非常孤僻。

    这样的人,要么把天下人视为仇寇,完全不搭理。

    而一旦打动了她,那这种人就会非常护短。

    有了吴荼子做靠山,不管是血脉研究,还是个人安全上,沈浪都有了一个巨大的保证。

    在世俗界,他有越王宁元宪作为靠山。

    在超脱武道界,他如果再有吴荼子做靠山,那一切就圆满了。

    差不多可以横行跋扈了。

    关键难就难在如何打动吴荼子,将他收为弟子。

    而且是关门弟子。

    此人外号石魔女!

    想要开启她的身体难,想要开启她的心,接受一个人进入她的命运之中,更难!

    当然这种命运,未必是男女关系。

    师徒关系也是!

    他的时间很短,最多只能停留几天时间,就要把一切事情都办妥。

    ……………………

    这艘小船,足足行驶了十几个小时!

    这浮海的景色就算再美也完全看腻了。

    这浮屠山真是够与世隔绝的啊。

    终于,要到达目的地了。

    一片岛屿出现在沈浪的视野之内。

    没错,是一片!

    很多岛屿!

    最中心的一个大岛屿上,有一座无比无比高的山。

    或许这就是浮屠山的由来?

    但是船家并没有把沈浪送到中间大岛上,而是送到了另外一个小岛。

    这个小岛仅仅只有一座房子,剩下都是郁郁葱葱的小树林。

    还有许多花圃。

    但这些树林和花圃,都显得非常不自然。

    太妖艳了,一看就仿佛有毒。

    “到了,你自己上去吧!”船家道。

    将船停在小岛码头上后,沈浪的脚刚刚离开小船,他一溜烟就离开了。

    仿佛这个岛上有鬼一般。

    或者,他觉得吴荼子就是一个可怕的厉鬼。

    “吴荼子长老,你的弟子来了。”船家高呼一声,然后朝着中间大岛划行而去。

    很显然,他要去浮屠山总部汇报。

    因为他确实不认识沈浪,但沈浪又有令牌。

    这种情况他必须上报。

    所以沈浪的时间不多了,他这个令牌确实是伪造的。

    这在浮屠山几乎是必死的重罪。

    或许很快浮屠山的武士就会来处决他了。

    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搞定一切。

    一旦他成为吴荼子的弟子,那生米就算煮成熟饭了。

    到时候假的也成真了!

    ………………

    沈浪来到这座精致灵巧的房屋之外。

    这是一个超级强迫症啊。

    房子精致绝伦,而且绝对对称,连雕纹都是对称的。

    还有外面的树林,花圃都是对阵的。

    甚至每一个树的枝杈,都被修建得对称。

    要命啊!

    雪山老妖林裳是一个假天煞孤星,她的内心其实很渴望别人的肯定,而且喜欢闹中取静,喜欢别人的簇拥。

    但眼前这个超级强迫症吴荼子,就是一个真正的天煞孤星了。

    旁边有半个人影她都受不了,恨不得立刻杀了做花肥。

    所以刚才那个船家,根本不敢踏上这个小岛半步。

    “谁?”

    里面传来了无比清冷的声音。

    “弟子沈浪拜见老师……”

    沈浪的话还没有说完,房门打开!

    一个厉鬼出现在他的面前。

    真的像是一个女鬼。

    皮肤白得没有任何血色,嘴唇都是白的。

    极度的干净。

    但穿着打扮又极度的简单。

    长发披散。

    一身白衣。

    很美,但整个人仿佛透明的一般。

    太白了!

    浑身几乎都冒着冷气。

    她就是真正的天煞孤星吴荼子。

    一个武功绝顶的女科学家。

    她的武功多高?

    不知道,但比神女雪隐高。

    一个无以伦比的处(女)座,超级强迫症患者。

    “你就是那个沈浪?那个在书信中调戏我?还给我一张画像沈浪?”女鬼道。

    沈浪点头道:“正是弟子!恩师啊,弟子万里迢迢,好不容易终于见到您了,就算死也瞑目了。”

    吴荼子飞快进入,飞快出来。

    出来的时候,她的手里已经拿着两把刀,非常锋利的小刀。

    我……我日,这是要阉,还是要杀啊?

    沈浪道:“恩师啊,弟子给您带来一个巨大的好消息。浮屠山战胜天涯海阁的机会来了,你们不是发现了一个上古遗迹吗?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谁能找到这个上古遗迹的入口,谁得到这个上古遗迹,谁就是胜利者!弟子有一个绝对关键性信息,可以帮助恩师,帮助浮屠山破解这个上古遗迹的关键性线索。”

    这话是半点不假的。

    天下诸国争夺的是领土。

    而这些超脱势力,争夺的是上古遗迹。

    每一个上古遗迹都代表着强大的上古文明。

    谁得到了,谁的势力就涅槃升级,把对手远远甩在身上。

    所以,这些超脱势力为了上古遗迹,完全是明争暗斗。

    上古遗迹就是天涯海阁的命根子,也是浮屠山的命根子。

    所以沈浪再来浮屠山之前,先要去一趟天涯海阁进行试探。

    这么大的筹码砸下去。

    不怕浮屠山不动心。

    不怕吴荼子这个超级女科学家不动心。而且这一计划不行,他还有B和计划,还有C计划。

    但是……

    好像和计划中的不大一样。

    超级女科学家目光火热地望着沈浪。

    就如同哈士奇见到布娃娃一样。

    咬碎,撕碎,汪汪汪!

    “你来得太好了,太及时了!”

    “我的一个实验正好到了关键处,所有的实验动物都死了!现在应该用活人做实验了,你来得正好!”

    “你放心,很快的!半刻钟时间,它们就会吞噬完你的全身,把你化作一滩脓水。”

    接着,沈浪一把被女鬼吴荼子拖了进去。

    下一秒钟!

    他就被绑在了床上。

    接着,他胸口心脏部位被刺开了一个小口。

    一管绿色涌动的可怕液体,直接注入到沈浪的心脏之内。

    这管东西,比沈浪见过的任何蛊虫都要可怕!

    此时几百亿级的蛊虫全部进入他的心脏之内!

    我,我日啊!不过这一幕,应该也在构想之内。

    瞬间!

    沈浪的眼睛爆出精光。

    整个身体的血液,瞬间沸腾起来。

    ……………………

    注:今天两更近一万六,木兰的剧情绝对让你们满意!诸位大佬投月票啊,千求万拜,极其迫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