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第二涅槃军崛起!木兰分娩!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谢谢宝贝蓉蓉傻猪崽六万多币打赏,谢谢延武五万币打赏)

    五天之后,兰道大宗师依旧半躺在轮椅上,在校场上看着这三千九百人。

    他甚至感觉到一阵阵颤栗。

    真是让人不敢置信。

    沈浪竟然真的成功了,竟然真的改变了这群人的血脉。

    在几天之前,这三千九百人是何等的羸弱?

    而现在……

    每一个人可以轻而易举地举起五百多斤的石锁。

    拉开一石半的强弓。

    可以不到十息的时间内,跑完一百五十步。

    天下没有任何一支军队可以做到这一点吧。

    真正的涅槃军啊!

    涅槃重生!

    …………

    兰道大宗师虽然还没有好起来,但第二涅槃军还是有教官的。

    现在他们可以学习基础箭术。

    当然更加重要的是依旧是力量,速度,敏捷。

    因为一旦进入南瓯国,甚至沙蛮族作战,地理环境就完全不一样的。

    沙蛮族的武士,简直如同野兽一般凶猛,猴子一般灵活,毫不畏死,而且瘦小结实的身体仿佛有用不完的力量。

    所以对于第二涅槃军来说。

    每天进行两项训练。

    极度恶劣环境下的超负重行军。

    不断地弯弓搭箭,不断地射箭,没有具体目标,就是寻找感觉。

    这出涅槃岛大概几百平方公里,到处都是原始树林,绝大部分区域都没有道路,到处都是悬崖峭壁,地理环境恶劣之极,和南瓯国、沙蛮族有得一拼。

    而且这里已经非常炎热,森林里面有很多毒蛇毒虫。

    “第一次行军训练,负重二百斤,来回三百五十里,完成时间两天两夜!”

    “两天后的此刻,我在这里等着你们,太阳升起的时候,如果你们还没有赶回军营。立刻被开除出涅槃军!”

    “出发!”

    随着一声令下。

    三千九百人负重二百斤,朝着北边而去。

    他们一直要徒步到这个岛屿的最北端,然后在折返回来。

    来回三百五十里,四十八小时。

    看起来仿佛也不是非常艰难。

    但是……

    没有路的。

    一路上要经过河流,树林,悬崖等等。

    总之,一条路都没有。

    每个人身上都有弓弩。

    但是,他们其实还没有开始弓箭的设计。

    这对于新兵来说,完全是死亡式的训练。

    然而,这三千九百人没有任何异议!

    ……………………

    两天之后,沈浪,李千秋,尤其是兰道大宗师。

    早早就在校场等候了!

    按照正常人思维,这三千九百人肯定是陆陆续续回来的。

    因为个体差异是难免的。

    就算是马拉松赛跑,成绩最好和最差的都能相差几个小时。

    更何况是这三百五十里的急行军。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

    太阳还没有升起。

    但天越来越亮。

    沈浪内心充满了无限的不安。

    为何这三千九百人还没有回来?

    按说应该有人回来的啊。

    按照许多次计算,至少能够有百分之九十五的人能够准时赶回。

    甚至有几个特别出色的,能够在四十个小时内就回来。

    结果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回来。

    这下应该怎么办?

    如果他们没有及时赶回来,难道真的要如同命令的那样,把所有人都赶出涅槃军吗?

    那样的话,第二涅槃军就不复存在了。

    可是不执行的话,第一道命令就作废,这支军队的灵魂也就没有了。

    天越来越亮!

    越来越亮。

    太阳马上就要升起了。

    哪怕充满信心的沈浪,内心也在不断下沉。

    不会这么惨吧,不会被打脸吧!

    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按时赶回?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

    地面传来一阵阵震动声。

    不远处的无数鸟儿纷纷冲出了树林。

    然后,一支整齐的军队出现了。

    三千九百人,去的时候整整齐齐,

    回来的时候,也依旧是整整齐齐,没有散乱,没有零零落落。

    哪怕他们体力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也依旧保持绝对的秩序。

    此事,距离太阳升起还有半个小时。

    三千九百个涅槃军,全部准时赶回营地。

    47.5小时,三百五十里路程。

    沈浪终于知道为何现在才回营了。

    因为三千九百人,完好无损的人只有一半,剩下一半都受伤了。

    甚至有几百人伤痕累累,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完全是抬回来的。

    还有十几人,已经死了!

    但他们也回来了,也是被抬回来的。

    本来有人完全可以提前赶回来,但因为不愿意放弃每一个同伴,甚至已经死去的同伴,所以到现在才回来。

    甚至,连这些人的负重也一起背回来了。

    见到这一幕,在场所有人都被震撼了。

    甚至有些热泪盈眶,浑身颤抖。

    包括沈浪!

    他知道这群涅槃军会很优秀。

    但没有想到会优秀到这个地步。

    这次的训练更加残酷,所以他们也表现出了更加惊心动魄的生命力和凝聚力。

    兰道大宗师震撼得忘我,然后双腿颤颤巍巍,猛地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三千多名第二涅槃军整整齐齐站在校场上。

    没有抱怨,没有惨嚎,依旧站得笔直,只是浑身的肌肉都在颤抖。

    每个人身上的负重,依旧没有卸掉。

    “卸掉负重!”

    “返回军营,泡药浴!”

    “死亡者,送入停尸房!”

    “重伤者,送入重伤房!”

    “轻伤者,送入轻伤房!”

    随着一声令下。

    三千多人,整齐卸下负重,整理归队。

    然后根本不需要具体命令,直接有人按照命令行事。

    死者进停尸房,重伤者和轻伤者,分别送入不同房子中。

    几十名医者飞快跑步前进,为这些人疗伤!

    安再世带领徒弟们赶去重伤房!

    里面有些人伤得很重,有的断了骨头,有的被毒蛇咬了,有的血肉模糊。

    很多手术甚至要沈浪自己亲自进行。

    足足好一会儿后!

    剑王妻子丘氏惊呼到:“兰道宗师,您站起来了,站起来了……”

    兰道一惊。

    他自己才发现自己站起来了。

    什么时候的事啊?

    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啊?

    他做完手术已经差不多七八天,开始几天躺在床上,之后依旧坐在轮椅上,仿佛和没有做手术也没有什么区别。

    刚才被第二涅槃军震撼之后,体内仿佛涌起一股热力。

    然后本能地站起来。

    紧接着,他内心震撼狂喜。

    他竟然能够站起来了。

    之前完全做不到的。

    四肢筋脉断了之后,双手彻底无力,但颤颤巍巍,还勉强能够举起一点。

    但之前双腿完全站不起来的。

    因为筋脉断裂后,又一团乱长,忽然攀咬纠缠在一起。

    猛地站起的时候,整个筋脉都要抽搐虬结起来,剧痛还是小事,感觉所有的筋脉又要全部断裂一般,不要说站不起来,甚至完全伸不直的,也弯曲不了。

    结果现在竟然真的成功站起来了。

    当然,有一点痛。

    但是没有要断裂的感觉,也没有要摔倒的感觉。

    因为沈浪的手术,已经将他的主要筋脉完全准确接好了。

    “哈哈哈,我站起来了,站起来了……”

    兰道大宗师狂喜,热泪盈眶。

    “不要激动,克制,克制……”沈浪道:“要无喜无悲,否则会影响恢复。”

    “好了,现在可以坐下了,不要站那么长时间,慢慢来,慢慢来……”

    沈浪不是开玩笑。

    任何激动情绪,都会对恢复有很大影响。

    兰道大宗师,闭上眼睛,第一时间用了静心诀。

    瞬间,整个人进入了古井无波的状态。

    平静下来后,兰道大宗师睁开眼睛道:“沈公子,抓进时间为我的双手动手术,我要教这支军队,他们是最好的孩子,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好孩子,他们会成为我一生的荣耀。我之前不管教过多少出色的弟子,都绝对无法和他们相提并论!你说得对,我要和他们一起涅槃。”

    沈浪道:“好,等您双腿恢复到一定程度后,我就为您的双手做手术!”

    ……………………

    次日!

    第二涅槃军全军,为十五个死亡者举办了短暂而又庄严的赞礼。

    尸体直接焚烧成灰。

    然后,将一半骨灰撒在大海,一半埋入土里。

    树立墓碑!

    三千多人无声地哭泣。

    几乎每一个人都要咬牙,都在内心发誓。

    我们一定要变得更强,下一次我们绝对绝对不能有死人!

    绝对不让任何一个兄弟在训练中永久离开。

    ……………………

    接下来时间!

    这三千多人进行了疯狂的力量训练。

    一天二十四小时,训练十八个小时。

    简直疯魔一般。

    一石半的强弓训练完毕后,直接上2石弓。

    这二石弓,可是超过了250磅,已经全部是铁弓了。

    每个人每天都在拉弓。

    每次拉开之后,坚持一分钟才放下。

    一个小时训练三十次。

    每天训练三百次!

    这种惊人强度的训练,简直是对身体的超级摧残。

    幸亏这些人已经被改造了血脉能够支撑下来。

    换成普通人,早就筋脉断裂,骨架错位了。

    但就算如此!

    每个人每天都需要大量的药材,吃着进补,泡药汤进补。

    否则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扛不住。

    哪怕是对于这些血脉涅槃者来说,这种可怕训练,也完全将他们的血脉力量压榨到了极致!

    而另外一个苦苦训练的便是兰道大宗师。

    现在他还不能训练走路,只能训练抬腿,而且还不能训练得太多。

    他现在每天还要用大量的时间去构思,如何训练这支涅槃军。

    ……………………

    半个月后!

    第二涅槃军再一次开始了急行军训练。

    这次依旧是三百五十里,但负重超过了二百八十斤。

    依旧是在四十八小时内赶回!

    而这一次!

    几乎每一个涅槃军恨不得吧路线都彻底记在脑子里面,如何避免伤亡。

    尤其是从悬崖的坠亡。

    还有,就算被毒蛇咬了,如何第一时间救治。

    等等等等!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每一个人心中都在发誓。

    这次要零死亡。

    受伤不要紧,甚至伤残了也不要紧。

    因为就算已经伤残的人,也依旧是涅槃军,还可以做文书,做军医等等。

    这群人敏感专注,学习什么都全力以赴。

    而这一次,沈浪对他们抱有巨大的信心。

    果然!

    仅仅四十五小时后!

    三千八百多人,整整齐齐归来。

    军容整齐,丝毫不乱。

    虽然依旧有重伤,但是数量大大降低,

    死亡者更是为零。

    …………………………

    一个月后!

    沈浪为兰道大宗师进行了双臂的手术。

    依旧非常成功。

    用了七个小时,沈浪将他手臂断掉的筋脉切开后,重新接合。

    但是沈浪一再告诉大宗师,不要妄想恢复武功,能够正常行走,正常使用双手已经是万幸。

    但这一次,兰道大宗师却表现得比沈浪更有信心。

    他口口声声自己有感觉,有信念。

    第二涅槃军,已经开始了两石半弓的拉弓训练。

    这种训练,几乎算是丧心病狂级了。

    任何一支军队,都不可能用这么强的弓进行训练。

    甚至用木头都不可能大规模制造这种超级强弓。

    沈浪用低碳钢能够造出来,但是却几乎找不到合适的弓弦了。

    幸好是训练用弓。

    弓弦多粗都没有问题,所以用最上好的蚕丝编造的弓弦越来越粗,越来越粗。

    而这些涅槃军的训练,也变成了快速拉弓。

    一分钟拉弓二十次,一小时一千次。

    每天上万次拉弓!

    这种训练,正常兵完全会疯狂的。

    因为到现在为止,一箭都还没有射过。

    就是拉弓。

    而且训练强度超过其他精锐的十倍,二十倍。

    但是这些血脉涅槃者,却能够无比专注,一次又一次训练。

    没有怨言。

    甚至完全沉醉于其中。

    每一次拉弓,都仿佛和弓箭进行深切的交流。

    感受到弓弦的力量,弓身的力量。

    力量在那里。

    力量核心在哪里。

    那些部分在哀鸣,哪些部分在畅吼。

    ………………

    又过了一个月!

    兰道大宗师能够下地了。

    他的双腿已经能够艰难地走路了。

    他正式接管了第二涅槃军,成为了这支军队的总教习。

    根本不需要任何劝说,也不需要任何煽动鼓舞。

    这两个多月时间,他几乎和这支涅槃军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他带着三千多个涅槃军来到海边。

    “正常的精锐,射箭靠瞄准,靠眼力。“

    “顶级的射手,靠精神,靠感觉!”

    “这不是玄而又玄,而不是虚无缥缈的东西。”

    “你们很好,不管做什么,都能极度专注,做到极致。一百个人,甚至一千个人里面,都出不了一个顶级射手,因为他们不够专注。”

    “专注你们是够了,你们也足够的敏感,敏锐!但是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一个顶级的射手,不但要能射中敌人,还要发现敌人,更要感知危险!”

    “当你们三千多人在一起的时候,可以战斗。当你们三百人在一起的时候,也可以战斗!但你们三个人在一起,也依旧要能够战斗。”

    “接下来很长时间,我都会教你们一道上古心法,这套秘籍,能够大大提升你们的精神力,感知力!练习完这套心法之后,你们会觉得时间减慢,你们仿佛能够把视觉距离拉近,你们能够把感知范围扩大。”

    “在学习这套心法之前,你们需要感受窒息,感受死亡,你们需要进入特殊的精神状态!”

    “所有人,全部进入水中,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能离开水中!”

    “感受窒息,感受死亡!”

    “入水!”

    随着兰道一声令下。

    三千八百多人,全部把自己埋入到海水之中。

    开始窒息。

    当窒息到一定程度,却还没有缺氧昏迷的时候,人仿佛进入一种非常特殊的状态。

    整个世界就只有自己,彻底的安静。

    再深层次的时候,甚至自己的心跳,自己的血流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就这样!

    兰道大师几乎疯狂地压榨着涅槃军的窒息极限。

    每次淹没在水中的时间越来越长,越来越长。

    窒息训练整整半个月后!

    开始训练上古心法。

    整个过程中沈浪真是胆战心惊,唯恐真的有哪个涅槃军在海中溺死了。

    ……………………

    又过了半个月!

    兰道大宗师已经能够无碍地行走,而且双手功能也差不多恢复了百分之七十左右。

    第二涅槃军终于开始学习射箭了!

    真是不容易了,在改造血脉之前,他们学习弓箭理论两个多月,几乎滚瓜烂熟。

    血脉蜕变之后,又疯狂训练了三个多月。

    每个人拉弓都超过几十万次了,但是却没有射出一箭。

    第二涅槃军的每一个人,几乎每天晚上在睡梦中都射了无数箭。

    今天终于可以射箭了!

    直接上的就是二石弓!

    二百三十米距离!

    射,射,射,射!

    成绩当然很不好!

    奥运会才七十米距离。

    二百三十米这个距离,简直是让人绝望的距离。

    这个距离,甚至已经超过人力所能够控制的范围了。

    稍稍一点风力,甚至射出角度哪怕有一点点偏差,又或者是重力因素,都足够让射出去的箭偏离无数了。

    而且哪怕是二石弓这个级别的超级强攻,230米距离已经超过了有效杀伤距离。

    兰道大师之所以定得这么远。

    算是一种倒吃甘蔗的训练方式。

    先进行最难的,然后逐渐递减。

    而且也没有训练目标。

    一直射就是了。

    这个距离,只要能够命中靶子就是胜利。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种极度枯燥又虚无缥缈的训练会让人疯狂的。

    但对于涅槃军来说不会。

    他们抬头看云,都能够一动不动看十几个小时。

    这种极度的专注,让他们能够乐此不疲。

    再这个惊人的距离中,他们依旧能够感受到哪虚无缥缈的感觉。

    经过几百次,几千次,几万次的试射之后。

    理论知识和实践终于联系了起来。

    他们明白了风力,也明白了重力,甚至箭羽对射箭轨迹的影响。

    再这种情形下,他们甚至自己能够制造出最最标准的箭支,磨箭头,修剪箭羽。

    李千秋亲自见证过第一涅槃军的奇迹,但是他没有观看训练过程。

    所以在他心中,那就是不可思议奇迹。仅仅四个月时间,这群人就从废物变成了王牌军团。

    而如今亲眼见证这一切后。

    李千秋觉得这是奇迹,但又不是奇迹。

    虽然他们的训练时间是短,仅仅只有三四个月。

    但是训练强度强到了极致。

    就单纯这训练量,四个月超过别的军队三年了。

    再加上他们的血脉天赋和绝对专注。

    如何能够不强?

    这是奇迹,但也更是血汗成果。

    他们的强大完全是理所应当的。

    不知道经过了几十万次的试射之后。

    第二涅槃军终于能够完成在二百米左右距离,射中标靶了。

    然而,这远远不够。

    兰道大宗师再一次把他们带到大海之中。

    趁着潮汐的时候,让潮水疯狂冲撞他们的身体。

    在距离之下,三千多人瞄准射箭。

    在惊人的浪潮之下,根本连站都站不稳,更何况是瞄准射箭!

    就这样,每天都在潮汐中射箭!

    当暴风来临的时候。

    兰道更是高呼妙哉妙哉。

    然后,在大风之中射箭。

    不需要你射中,但是让你感受。

    而在大雨中射箭,完全就是小菜一碟了。

    在树上射箭,在狂奔中射箭。

    总之,极尽一切恶劣环境!

    但就是没有齐射。

    因为这片区域太狭窄了,无法让战马施展开来。

    而且一旦进入南瓯国战场,在很多地方,骑兵发挥的余地也不大了。

    这也是因为羌国经常怼沙蛮族,却也无可奈何的原因。

    因为沙蛮族的南半部分,都是高山密林,而羌国的骑兵根本施展不开。

    ……………………

    第二涅槃军的训练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兰道大宗师四肢筋脉恢复得比想象中好得多。

    虽然武功没怎么恢复,但是已经爬得了山,下得了海,而且还能奔跑了。

    然后……

    他就彻底变了!

    之前那个撒泼耍赖老小孩不见了。

    变成了崖高冷峻的模样。

    总之,一个大宗师架子有多大,姿态有多高,他远远超过。

    这武功没有恢复。

    大宗师的架子却爆棚了。

    反观剑王李千秋,人家可是真正的大宗师,可是自从妻子渐渐恢复了之后。

    他越来越像是一个老农了。

    之前偶尔还会出现绝世高手的风范,现在完全不见了。

    现在的兰道大师已经惹不得了。

    如同暴君一般,说一不二。

    说出来的话,任何人都不能质疑。

    丘氏悄悄嘀咕:“兰老头这是膨胀了,绝对膨胀了,之前他武功很强的时候,也只是豪迈而已,根本没有这么大架子的。”

    不过沈浪心中当然清楚。

    之前彻底瘫痪的兰道大宗师,已经破罐子破摔了,就是等死而已。

    现在四肢恢复了。

    但是武功没有恢复,兰道觉得自己有所欠缺啊,武功不够,架子来凑。

    总之就是要牛逼,要挽回之前的形象。

    之前有多么狼狈,现在就有多么高冷。

    一直高冷到让你们忘记我狼狈的时光为止。

    这很正常的。

    当一个富翁要破产的时候,更加要注重脸面。

    浑身名牌,开着劳斯莱斯招摇过市。

    就是不能倒架子。

    前两天兰道大宗师还悄悄来找沈浪,问有没有什么东西吃了之后能够生头发。

    最好还能够将头发变黑!

    现在头发稀疏的半秃顶,已经成为兰道大宗师装逼的最大障碍了。

    沈浪给他开了一个方子,鬼知道有没有用。

    秃顶脱发是世界性难题,现代地球科学那么发达都没有办法解决,更何况是沈浪。

    如果兰道大宗师是因为营养流失而导致的急性脱发,那还能长出来。

    如果是正常性秃顶,拿几乎就……

    ……………………

    不能装逼的日子过得太快了!

    不知不觉,四个月时间过去了!

    这第二涅槃军已经非常强了,在沈浪眼中已经完全崛起。

    但兰道大宗师口口声声还不行,还差得远。

    没法子!

    现在他老人家处于装逼巅峰期,不能招惹的。

    一切他说了算。

    但是沈浪却必须先离开了。

    因为木兰宝贝的预产期快要到了!

    上次冰儿分娩,沈浪不在身边就已经是遗憾。

    这次,无论如何他也要陪伴在木兰身边,陪着她生下小宝宝!

    沈浪要和剑王妻子丘氏,还有兰道大宗师道别了。

    兰道宗师武功没有恢复,所以这里需要一个顶级高手坐镇。

    丘氏和李千秋抽签之后,决定丘氏留下来。

    临走之前。

    丘氏忽然道:“沈浪,你停一下,跟我来一下。”

    沈浪一愕。

    然后,跟着丘氏进入了房间。

    丘氏也犹豫了良久,猛地摘下了脸上的面纱。

    “小浪,你看婶的脸,能够见人了吗?能够给李二狗看了吗?”

    沈浪一愕。

    婶,你们都这样老夫老妻了,还这样讲究仪式感吗?

    沈浪治好丘氏已经快要一年了。

    这一年时间内,丘氏不知道用了多少美容护肤的产品,不知道吃了多少滋补的东西。

    就是为了恢复容貌。

    因为她一直都和丈夫李千秋住在一起的,沈浪以为她只是在外人面前戴面纱呢。

    没有想到,他在李千秋面前也戴啊。

    或者说,他戴面纱主要就是不让丈夫看到自己丑陋的样子。

    沈浪看着丘氏的面孔,说真的还有一些斑痕,就如同淡淡的雀斑一般。

    但是,西方好多美女脸上都有雀斑的,甚至不乏绝色美人。

    经过一年的恢复,丘氏的脸至少已经不吓人了,甚至已经有几分姿容了。

    当然了,这仅仅只是对沈浪而言。

    对李千秋来说,只怕就已经是绝色美人了。

    沈浪足足看了好一会儿。

    丘氏显得非常紧张,非常不自信,甚至手足无措起来。

    “啧啧啧啧……”

    沈浪道:“原来我婶竟然这么美啊,叔配不上你啊!放心吧,就您现在这个模样,绝对让剑王前辈神魂颠倒。”

    丘氏不好意思一笑道:“那你再给我半个时辰啊。”

    然后她重新戴上面纱走了出去。

    然后,拉着剑王李千秋进入了旁边的房间。

    李千秋顿时面红耳赤。

    “娘子别这样,别这样……”

    “这样光天化日的,不好,不好,不好……”

    “老夫老妻了,还有孩子在呢……”

    结果回头一看,沈浪和兰道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讲真的,沈浪也很尴尬。

    这毕竟是长辈啊。

    两个人走远之后,沈浪咳嗽了一声:“大宗师,今儿天气不错啊。”

    兰道大宗师点了点头道:“恩,天气不错!”

    “轰隆隆……”

    仿佛是为了打脸一样。

    天上一阵闷雷。

    八月份了,天气进入了最炎热的时候。

    当然国都此时应该快有一点秋意了,而南瓯国那边应该是最热的时刻。

    不知道那边战局如何了。

    这一场国运之战进行得如何了。

    这天说变就变。

    刚才还晴空万里,电闪雷鸣之后,竟然暴雨倾盆。

    下雨了也好,也好!

    至少能够掩盖住一些声音。

    太尴尬了!

    沈浪和兰道大宗师去最远的营房避雨。

    三千多名涅槃军又去急行军训练了。

    这次是四十个小时,四百里,负重三百三十斤。

    简直是骇人听闻。

    这天降暴雨,电闪雷鸣,会大大加剧训练难度。

    甚至真正的战场上,都未必有这么恶劣的环境。

    但涅槃军的训练就是这样的,压榨到极限。

    绝对地狱式训练。

    “兰道大师,这第二涅槃军,还要多久成军?”沈浪问道。

    “两月吧!”兰道大宗师道:“正好训练半年,相当于其他军队四五年。”

    沈浪道:“两个月,那个时候我们这边已经快入冬了,但南瓯国那边一年到头都是夏天!”

    兰道大宗师道:“相信我,这支军队一定会一鸣惊人的!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兵,这群孩子可以单兵作战,也可以集体作战,配合上第一涅槃军,我无法想象在战场上会有何等威力。”

    ……………………

    半个时辰后!

    暴雨结束。

    天空放晴!

    不过地面依旧湿湿嗒嗒的。

    剑王李千秋出来了,目光垂首望着地面,浑身燥红,恨不得地上有一个裂缝好钻进去。

    反而丘氏依旧大大方方,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她觉得这再正常不过了,饮食男女,男欢女爱!

    “走,走吧!”李千秋道。

    然后,沈浪和他登船,离开了涅槃岛,返回玄武城!

    ……………………

    两天两夜后!

    剑王前辈的尴尬终于释放完毕。

    终于敢再一次露面了,尽管言语间还是很不自然。

    又过了一天。

    船只靠岸。

    沈浪骑马,快速前往玄武城!

    木兰宝贝,你一定要等着我,一定要等着我啊。

    宝宝,争气点啊。

    等爸爸来了之后再生啊!

    沈浪快马加鞭。

    飞快冲入玄武侯爵府内。

    他刚刚露面。

    金剑娘和冰儿就飞快冲了上来。

    “姑爷快,快……”

    “小姐快要生了,快要生了……”

    ……………………

    注:第一更八千字送上,我去吃饭然后写第二更,依旧一万五以上!兄弟们继续支持我,月票莫停,千恩万谢!

    谢谢浪哥迷弟两万多币打赏,谢谢啊米1216,一切、看淡】,荒废的青春110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