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隐元会吐血!国君颤栗!炎京震动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时间回到半个时辰前!

    苦头欢跪在长平侯爵府大门之外,磕头出血一事是真的。

    被沈浪扇了两个耳光也是真的。

    他麾下的黑镜司发现隐元会秘密金库的下落也是真的。

    沈浪派遣所有精锐高手去攻打隐元会秘密金库这件事也是真的。

    所以,在隐元会总部爆炸之前。

    还有一场爆炸!

    国都西北角一处最普通的仓库内!

    忽然猛地发出惊天动地的爆炸。

    然后冒出冲天的火焰!

    片刻后!

    一具又一具的尸体从里面抬了出来。

    每一具都盖着白布,全部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就连苦头欢也狼狈之极,浑身都有被火烧火燎的痕迹。

    很显然沈浪吃了大亏了。

    在这场大火中,折损了几十名高手。

    片刻之后,几百名城卫军赶到现场灭火,维持秩序!

    一车又一车的尸体,鲜血淋漓运往长平侯爵府。

    许多人都看到了。

    沈浪真是太惨了!

    再一次遭到了惨败!

    整个国都都可以作证啊。

    刚才我沈浪麾下所有高手都去攻打隐元会的某个秘密仓库了,而且遭遇了陷阱,死伤惨重啊。

    所以,其他地方万一发生了什么惊天的变故。

    完全和我沈浪无关啊。

    不仅仅我沈浪有不在场记录,我麾下的高手也都有不在场证据啊。

    我的手下死伤无数,如果有人还想要把某些事情栽赃到我沈浪头上。

    那就太没有天理了啊!

    当然了,这些血淋淋的尸体抬回长平侯爵府之后又活蹦乱跳,就不管我事了啊。

    反正,在国都万民眼中,他们已经死了!

    …………………………

    要说隐元会总部恩济楼观潮权贵中最紧张的人是谁?

    那肯定是天道会新晋长老黄同了。

    作为隐元会最大的对手,他之所以收到了请柬,想必隐元会是要给他一个震慑吧。

    让你黄同看看清楚,你天道会和我们相差得还很远很远。

    不说别的,就单单这恩济楼,就单单征服了两河的潮水,需要何等底蕴和力量?

    黄同本是不想来的。

    但是……沈浪又一定要让他来。

    尽管他不知道沈浪要做什么,但肯定没好事。

    于是,整个观潮会上他都在强颜欢笑。

    压根没有心思看什么潮水,只是莫名其妙心跳越来越快。

    沈公子你究竟要干啥啊?

    你准备啥时候干大事啊?你好歹给我一个提醒啊。

    所以黄同时时刻刻都呆在楼梯口,万一出事了他也能够第一个逃跑。

    要不是因为太难看,他都恨不得时时刻刻抱着一根柱子,这样才有安全感。

    当然,黄同的异样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因为在场的都算是盟友,只有他一个异类,肯定会不自然啊。

    而就在此时!

    “轰……”

    黄同几乎本能地抱住了一根柱子,然后随时准备往下跑。

    结果发现是国都西北角爆炸了,并且冒出了冲天火焰。

    光看火焰,黄同就知道是鱼油了。

    “那里着火了,那里着火了!”

    所有人一下子几乎忘记了观潮,朝着西北角大火望去!

    六王子宁景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舒亭玉道:“不知道啊。”

    薛雪道:“沈浪大概又要损失惨重,死伤无数了吧。”

    卓昭颜道:“今天连着两次失手,沈浪只怕是真的要吐血了。”

    仅仅片刻后。

    便有一个武士飞奔上楼,低声道:“少主,沈浪麾下精锐踏入我们陷阱,损失惨重,光尸体就运出来十几辆马车。”

    舒亭玉矜持一笑。

    人在愤怒的时候果然容易失智啊。

    沈浪的三千七百个零血脉者被夺走之后,整个人完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迫不及待就报复了。

    结果死伤无数,惨不忍睹。

    所以这人啊,就算再愤怒的时候,也一定要保持理智,也一定要冷静啊。

    …………………………

    而此时在另外一栋楼下棋的隐元会长老舒伯焘,也看到了西北角冲天的火焰。

    紧接着,也收到了隐元会武士的快报。

    沈浪麾下精锐攻打隐元会秘密仓库,损失惨重,死伤无数。

    而这个时候,他和言无忌的棋局也差不多结束了。

    “老了,老了,这盘棋就和了吧。”舒伯焘道:“天色也不早了,我也该回了。”

    “主人,少主过来问,观潮会什么时候结束!”

    舒伯焘道:“再看一炷香时间,等太阳还有最后一丝光芒的时候停止观潮,留有一丝余地!”

    ………………

    恩济楼上,舒亭玉高呼。

    “观潮会还有一炷香时间,请大家抓紧这最后的高潮!”

    确实是最后的高潮了。

    两条河的潮水越来越猛烈,越来越惊人。

    最后简直震耳欲聋。

    因为两处浪潮撞击,掀起的浪花越来越高。

    最后竟然达到四五十尺高。

    甚至惊人的潮水,再一次涌向岸边路面。

    引起了一阵阵惊呼。

    太好看了。

    太刺激了!

    岸边的几万民众惶恐惊呼,纷纷逃避涌上来的潮水。

    而恩济楼顶层的人却觉得太有意思了。

    那种浪花即将要席卷向人群的一幕,才精彩了。

    可惜啊!

    没有真的席卷过去。

    在顶层的权贵甚至在内心希望,一个惊人的浪潮猛地拍到岸上,席卷走几百人。

    那就更加刺激精彩了,这样更加能够凸显阶层的森严啊,身份卑微就不要冒着生命危险来观潮。

    “击鼓!”

    几十面大鼓同时响起。

    观潮会进入了最后的巅峰。

    惊人的浪潮,一波比一波惊险。

    一波比一波刺激。

    全场所有人如痴如醉。

    包括舒亭玉。

    今日对沈浪两场恢宏大胜,简直是酣畅淋漓啊。

    而眼前这一场惊艳的潮水,仿佛是在位今天对沈浪的胜利而庆祝。

    和隐元会作对者死路一条,包括你沈浪。

    而且,这仅仅只是开始!

    沈浪,二十几年前我隐元会几乎毁掉你的金氏家族。

    一年前,我隐元会掀起了你和苏氏家族的战争。

    接下来!

    我隐元会就要吹响将你消灭的号角了。

    从精神到身体的彻底灭亡!

    沈浪,你听到这战鼓声响了吗?

    你听到这怒潮巨响了吗?

    它们都你沈浪的覆灭而鸣!

    沈浪,你……死期不远了!

    而就在此时!

    “轰隆隆……”

    一阵惊天的巨响!

    声音甚至超过了这惊人的潮水。

    然后,整个大地猛烈地颤抖。

    就仿佛又一条真正的地龙在地下滚动。

    整个隐元会总部的地面,猛地隆起!

    然后……

    这百尺恩济楼,如同玩具一般,猛地被撕裂。

    “咔嚓……”

    百亩地面隆起之后!

    百尺恩济楼猛地倾斜!

    倒塌!

    “轰隆隆……”

    整个过程!

    无比之快!

    仅仅维持了几秒钟。

    这座屹立百年的恩济楼,狠狠砸在地上,沦为了废墟。

    然后……

    鬼哭狼嚎!

    无数的尖叫,无数的凄厉高呼!

    当然!

    在恩济楼倒塌的瞬间。

    发生了无比惊艳的一幕。

    几百名武道高手猛地飞跃而出。

    刹那间,就如同几百只鸟儿惊飞了一般!

    但是武功高强,能够飞跃而出的毕竟只是一部分人。

    剩下一部分人。

    也跟着恩济楼一起倒塌。

    然后掩埋在废墟之中。

    片刻之后!

    凶猛的潮水猛地席卷而来。

    伤亡无数!

    整个场面,更加如同地狱一般。

    黄同没事!

    不,他有事!

    地面刚刚隆起的时候,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猛地跳了下去。

    不是朝着地面跳下去,实在太高了。

    用尽全力,跳向边上的一棵树。

    但是很快这棵树也倒了。

    他就跟着这棵树一起倒下来。

    崴脚了!

    但是,他站不起来了。

    太……太可怕了。

    他知道沈浪会有大手笔,但没有想到手笔这……这么大。

    这可是隐元会在越国的总部啊,屹立百年不倒的高楼啊。

    甚至很多人说王宫大殿会倒塌,这恩济楼也不会倒的啊。

    见鬼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我好害怕啊。

    沈公子我们还是不是朋友了?

    这么大的事情你就让我置身于现场,而且一点提醒都没有。

    沈公子你怎么做到的啊?

    恩济楼有九根大铁柱啊,大腿那么粗的大铁柱啊,直接插入地下几十尺。

    你就算让李千秋用斧头来砍,半个时辰都未必能够砍断一根啊,也没有这么牛逼的斧头。

    你就算让苦头欢和李千秋两个人来拉大锯也锯不断啊。

    你难道就不怕我黄同也死在这场灾难之中?

    ……………………

    附近的一座楼上。

    舒伯焘刚刚结束了棋局,走出门,正要往恩济楼走。

    因为就隔着一条大道。

    然后……

    他亲眼见到了无比震撼,甚至奇迹的一幕。

    地龙猛地拱起。

    百尺高楼,猛地倒塌。

    美轮美奂的隐元会总部,彻底成为了一片废墟。

    紧接着,潮水猛地席卷而来。

    整个隐元会总部,仿佛……成为了一片平地。

    呃!

    隐元会长老舒伯焘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反应。

    甚至感觉不到痛苦。

    因为眼前的这一幕显得太荒谬了。

    就仿佛一切都和他无关一般。

    刹那间,感觉倒塌的不是他的恩济楼一般。

    这个世界没有电影。

    但是舒伯焘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就真的如同我们看电影一般。

    在大屏幕上我们看到老美总统府被炸成了废墟。

    看得超过瘾,但内心却知道这是假的,因为它每年要被炸毁几十遍。

    足足好一会儿后。

    隐元会长舒伯焘才渐渐感觉回到了现实。

    然后整个身体开始颤抖,颤栗!

    那……那是我的隐元会总部。

    那是百年不倒的恩济楼。

    现在,彻底被夷为平地了。

    “啊……啊……”

    舒伯焘觉得一口气喘不过来。

    捂住心口位置,直接颓倒在地。

    旁边的言无忌也彻底惊呆了。

    他心中只有两个字:我……艹!

    这可是探花郎出身啊,真正的文化人,从来不说脏话的。

    但是现在除了这两个字之外,完全没有任何词能够形容他内心的感受。

    太,太可怕了。

    一直等到舒伯焘颓倒之后,言无忌才飞快冲了过去。

    “舒公,舒公!”

    “沈浪小贼,我和你势不两立,势不两立!”

    舒伯焘一口老血猛地喷出,然后整个人彻底昏厥过去。

    ……………………

    而此时的沈浪,抱着沈宓宝宝,带着冰儿,带着卓氏,武烈,咸奴等人早早就在长平侯爵府最高处等着了。

    阳台上摆着桌子,放满了茶水,瓜子等等。

    一边聊天,一边等着。

    “沈公子,宝宝不能吃瓜子的。”

    卓氏已经不知道第几次阻止沈浪了。

    宝宝的牙齿还没有萌出来,嫩嫩的牙龈可爱极了。

    沈浪拨开一个瓜子,又西瓜籽,南瓜籽,还有葵花籽。

    葵花籽是西方商人传来的,在东方世界还没有大规模种植,也就只有沈浪这种奢靡败家子才吃得起一银币一把的葵花籽了。

    宝宝尝到了瓜子的咸味之后,就仿佛发现了新世界大门一般。

    小脸顿时呆了,宝石一般大眼睛也亮了。

    然后,一颗瓜子仁能吮吸十分钟。

    最终卓氏忍无可忍,把宝宝抱走了,宝宝还不能吃盐的。

    沈浪这个做爹的不靠谱,冰儿没出息,对沈浪言听计从。

    沈宓小宝宝被抱走之后,眼睛依旧滴溜溜地盯着瓜子看。

    而余兮兮,余可可两个小丫头,无比熟练地磕着瓜子,瓜子皮翻飞,口袋装一把,手里抓一把。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砰!”

    一声巨响!

    然后,百尺高的恩济楼倒塌了。

    刹那间!

    冰儿,卓氏全部停止了说话。

    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

    余兮兮,余可可两个小丫头,原本瓜子磕得飞起,瞬间停住了。

    唯有沈宓小宝宝,眼睛依旧盯着瓜子一动不动。

    紧接着,所有人的目光都朝沈浪望来。

    这恩济楼,终于倒塌了。

    对隐元会的惊天报复,终于大功告成了。

    沈浪深深吸了一口气。

    此时他内心只有一句话。

    我爽了,你们随意!

    真的是太爽了,寒蝉淋漓啊。

    怪不得外星人入侵地球,第一个就要炸毁白(宫)和埃菲尔铁塔。

    原来毁掉标志性建筑。

    真的那么爽啊。

    此时,见到所有人目光望来。

    沈浪道:“看什么看?不是我干的啊?一切和我无关啊!”

    ……………………

    不过还有人比沈浪更爽。

    那就是在岸边观潮的无数民众。

    他们本来就对恩济楼上的人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凭什么我们要在地上,而你们却站在百尺之上的楼顶藐视我们?

    没有想到啊!

    竟然……看到了这么一幕大戏。

    今天真是来对了啊。

    讲真的,是不是我被鬼迷心窍了。

    百年不倒的恩济楼竟然倒塌了?

    我是不是产生幻觉了啊?

    不过很快他们就知道不是幻觉了。

    因为鬼哭狼嚎显得如此逼真。

    大场面,超级大场面。

    这可比什么潮水好看多了。

    惊天大事件啊。

    屹立百年的隐元会总部大楼倒塌了。

    ………………

    而所有人中,受到震惊最大的无过于国君宁元宪了。

    他知道沈浪会报复。

    但是没有想到他的报复会如此激烈。

    因为没有事先被提醒,所以宁元宪并不知道隐元会总部那边会发生什么。

    但他也在看着恩济楼那边。

    为何?

    因为心中不爽。

    他已经隐晦警告过了,不许去参加隐元会观潮大会。

    结果呢?

    在职的大臣,确实没有一个人去。

    但是他们的家眷去了啊,还有一些致仕的老家伙也去了。

    你们这是把寡人的话当做耳边风吗?

    不过这种情况,也依旧是屡见不鲜了。

    旨令不出紫禁城的情形,也不是一两次了。

    朱元璋那么牛逼的皇帝,有些时候遇到这种情况也只能叹息无奈。当时他三令五申,只有妇女、年老有病者才可以坐轿,三品以上文官才可以坐轿,剩下官员全部骑马。结果犯禁者不胜枚举,害得朱元璋自己上街抓违禁乘轿官员。

    宁元宪面对这种情形,也只能是无奈叹息。

    难不成下旨惩罚那些去恩济楼观潮的贵妇?难不成去惩罚那些致仕的老臣?他们那么大年纪了,还能活几年啊?

    所以,国君只能远远望着恩济楼心中发恨。

    然后忽然……

    整个恩济楼倒塌了。

    国君宁元宪彻底惊呆了。

    刹那间,他真的感觉有一股凉气猛地从脚底冲到了头顶,几乎要将整个头盖骨都掀起来。

    我……我……

    沈浪你……你这个疯子啊!

    按照国君之前的想法,沈浪大概会打劫隐元会的一两个秘密金库作为报复。

    甚至把隐元会杀了几百上千人。

    可是,直接将越国隐元会总部夷为平地?

    真的完全不敢想啊!

    关键你沈浪是怎么做到的啊?

    太疯狂了,太震惊了!

    不过……

    你沈浪玩得这么大。

    我……我宁元宪罩不住啊。

    这个混蛋闯祸,永远都是惊天动地的。

    宁元宪此时真的只有惊,没有喜。

    这……这玩得太大了!

    炎京那边会震怒的,我……我真的罩不住。

    ………………

    而太子和三王子看到这一幕。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这……这沈浪是个疯子啊,彻头彻尾的疯子。

    报复起来,竟然如此激烈。

    不过,真的是他干的吗?

    恩济楼有九根大腿粗的铁柱,根本不可能弄断啊。

    ……………………

    隐元会总部恩济楼的倒塌,引起了惊天的波澜。

    国都本来就如同骚动不安的湖泊,而此时就仿佛投入了一颗惊人的巨石。

    瞬间!

    把其他所有的波澜全部压了下去!

    整个国都先是死一般的寂静。

    然后,无数的消息猛地爆开。

    整个国都,甚至整个越国,都在谈论这件事情。

    但……诡异的是。

    在所有的流言中,都没有提到沈浪。

    流传得最广的说法是,隐元会强行镇压两条龙王,引发龙王之怒,所以掀翻了恩济楼。

    又有说法。

    恩济楼下有一个上古封印。

    所以才能镇压两条河神,让他们每年表演大潮,但却又不泛滥成灾。

    结果这个封印渐渐失效了。

    两个河神挣脱了封印,直接将恩济楼撕碎了。

    普通老百姓没有一个人觉得这和沈浪有关。

    怎么可能啊?

    当时我们看得清清楚楚啊。

    沈浪的人压根就没有靠近恩济楼,他又不是神仙。

    明明是地龙翻身,河神震怒。

    而整个国都的权贵则是另外一种想法了。

    恩济楼倒塌,这些权贵伤亡数十人。

    隐元会的人伤亡数百人。

    这些权贵第一个本能的想法是沈浪。

    一定是沈浪的报复。

    他的三千七百名零血脉者被抢走了,所以才掀起了惊天的报复。

    但是很快,他们又纷纷放弃了这个念头。

    因为当时沈浪的人根本就不在场。

    沈浪在长平侯爵府中发怒,剑王李千秋、苦头欢等人去攻打隐元会的一个秘密金库,死伤无数。

    统统都有不在场证据。

    你就算把话说到天上去,也不能把罪名栽到沈浪的头顶上去啊。

    ……………………

    隐元会另外一处基地内!

    舒伯焘躺在床上。

    舒亭玉,还有隐元会的几个高手,全部整整齐齐站在床前。

    包括一名大宗师级强者。

    “查出来了吗?”

    舒亭玉道:“我们开启暗河闸门入口的时候,涌进来了几百桶鱼油,因为我们的地下水道错中复杂,有很多拐弯处,所以大部分潮水虽然引流到其他河道去了。但是又大半的鱼油木桶堵塞在地下水道之中,这几万斤鱼油产生的爆炸,把地面掀翻了。”

    舒伯焘道:“就算如此,恩济楼也不会倒,这些鱼油的爆炸,也无法毁坏那九根大铁柱。”

    舒亭玉道:“那九根大铁柱,全部被熔断了。”

    “熔断?”舒伯焘惊声道:“这怎么可能?天下还有什么东西能够把大腿粗的铁柱熔断?”

    舒亭玉颤抖道:“我们查不出来这是什么原因。”

    这太可怕了。

    简直神乎其技。

    竟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这么粗的铁柱烧断?

    隐元会所有的炼金师,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原因,连一点点头绪都没有。

    舒亭玉道:“沈浪这一次摧毁我们恩济楼,可能出动的人力,远比想象中的少得多。”

    舒伯焘感觉到胸口内有一阵阵隐痛,仿佛又要吐血。

    他赶紧闭上了眼睛。

    这个小畜生的手段真多啊。

    而且是毫无底线。

    这一次的报复,真是让隐元会痛彻心扉。

    “主人,接下来怎么办?要不要去告沈浪?”

    舒伯焘道:“怎么告?你有证据吗?国君会为你讨回公道吗?”

    而且要是隐元会去告沈浪,那只能显露出他们的虚弱。

    在现代地球也是这样的,你只能见到弱国不断在联合国告状,啥时候见到老美在联合国泪流满面,委屈冲天地告状?它看谁不顺眼,直接就动手怼了。

    “父亲,怎么对外宣布?”舒亭玉道。

    舒伯焘再一次痛苦闭上眼睛。

    百年恩济楼倒下,损失无比巨大。

    区区一栋楼,几百个人都算不得什么。

    关键是隐元会的声誉啊。

    名声建设难,但毁灭只需要一瞬间。

    “对外宣布,因为九根大铁柱生锈,人员疏忽,潮水引发地龙翻滚,所以恩济楼倒塌。”

    “对所有伤亡者,进行天文数字金币的赔偿。”

    “对玩忽职守者,进行惩罚!”

    “我亲自去炎京请罪,这件事让炎京处理吧!宁元宪能够抗住我们的压力,但绝对扛不住炎京的压力。”

    “另外宣布,越国隐元会出现债务危机,请相关人等偿还债务,帮助隐元会度过难关!”

    舒亭玉一愕。

    这……这是要向宁元宪追债吗?

    “现在关键是要将那一千个零血脉者进行蜕变,让他们成为王牌军团。如果能够成功,那也能弥补回这次损失的部分,算是戴罪立功。”

    ……………………

    接下来,隐元会向天下宣布。

    因为部分人的玩忽职守,使得恩济楼的九根大铁柱内部生锈,这才引发了大楼的倒塌。

    为此,舒伯焘、舒亭玉带领隐元会同仁向所有死伤者道歉,并且赔偿巨额金币。

    紧接着,隐元会为所有的死者举办一个巨大的葬礼。

    国君亲自驾临葬礼现场,一边谴责隐元会的玩忽职守,一边对舒伯焘表示慰问。

    然后,舒伯焘正式向炎京总部请罪,递交辞职书。

    国都寂静!

    所有人都嗅到了风雨欲来的味道。

    果然,递交了辞职书之后,隐元会长老舒伯焘进入王宫,正式向国君宁元宪索取债务。

    两人不欢而散。

    然后!

    隐元会爆出,宁元宪向隐元会借贷长达二十三年。

    扣除已经还掉的部分,连本带利,总共债务高达一千二百六十万!

    顿时间!

    天下震惊!

    国君竟然欠了……这么多的钱?

    你是怎么花掉的啊?

    包括沈浪听到这个数字,也完全头皮发麻。

    知道国君欠了很多钱,但没有想到欠了这么多。

    这二十年时间,宁元宪完全就是借新债补旧债,利滚利达到了这个惊人的数字。

    黄同当时直接要吓尿了。

    他本来向想要让天道会买断这笔债务。

    现在……

    天道会真的买不起啊。

    对于这笔债务,沈浪也无能为力了。

    国都的韭菜已经被他割完了啊。

    而且沈浪骗钱名声暂时已经臭了。

    宁元宪这个败家子,超级败家子。

    不过当沈浪说出这话的时候,黄同无意地看了他一眼。

    沈浪一愕,弱弱道:“黄同兄,我……我究竟欠了你们多少钱啊?”

    这两年,光顾着败家了,沈浪压根就没有算过他借了多少钱。

    黄同亲热道:“大家都是兄弟,都是战略盟友,说什么钱不钱的啊。”

    沈浪道:“那不行,亲兄弟明算账。”

    黄同道:“算了,算了,谈钱多伤感情啊。”

    沈浪道:“真的算了?那我就真算了啊……”

    “三百一十五万!”黄同直截了当道。

    妈蛋,眼前这个人可是真不要脸的,你要敢说算了,他就敢将这笔债务忘记。

    呃!

    这……这么多吗?

    这才不到两年啊,我……我就败了那么多钱吗?

    沈浪弱弱道:“有些债要记在宁政头上的。”

    黄同道:“宁政殿下欠了我们六十九万,不计算在内。”

    沈浪挠头,我……我是怎么花掉的啊?

    不知不觉就败了那么多?

    宁元宪二十年才欠一千多万,我一年多久欠了三百万。

    那……那看来还是我更败家。

    国君,不好意思,错怪你了!

    看来你已经比较节省了。

    不过,黄同终究是和沈浪在开玩笑。

    天道会压根就没指望沈浪近期能够还钱,只能祈祷以后他败家的时候稍稍手下留情。

    因为沈浪带给他们的战略利益,已经远超过三百万金币。

    ………………

    沈浪这边债多人不愁。

    但是国君那边可是焦头烂额了。

    沈浪把隐元会总部夷为平地,结果隐元会把火烧到了国君头上。

    这公平吗?

    呃,其实很公平!

    谁让你宁元宪是沈浪的靠山呢?

    要不是有你撑着,他就算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国都这么嚣张。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越国隐元会逼债的话,沈浪也不在意。

    关键是炎京隐元会的压力,还有来自大炎帝国的压力。

    皇帝陛下已经派遣使者过来问了。

    当然皇帝陛下还是非常关心宁元宪的,问他是否需要调解。

    但这就是施压了。

    来自炎京隐元会总部和皇帝的施压,让宁元宪压力山大。

    但他能怪沈浪吗?

    不能!

    首先,是隐元会先动手劫持了沈浪的零血脉者,要断绝他第二涅槃军的希望。

    其次,沈浪将隐元会总部夷为平地,也是为了国君宁元宪出气。

    只不过手段激烈得让人惊骇。

    隐元会提出了两个方案。

    第一方案,还钱,先还四百万金币。

    此时国君手中是有钱的,沈浪刚刚为他骗了五百万巨款。

    但这笔钱是要用来打矜君的,为接下来两场倾国之战而准备的,根本不能动。

    国运之战,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第二方案,问罪沈浪,抓捕下狱!

    沈浪将越国隐元会总部夷为平地,这滔天的仇恨,不能就这么罢休。

    虽然隐元会公然不会说这是沈浪做的,但一定要报复。

    要么还钱,要么抓捕沈浪!

    ……………………

    这件事情实在太大了。

    将越国隐元会总部夷为平地,爽是爽了。

    但这也算是打脸炎京了。

    谁不知道隐元会的背后是帝国?

    国君真的有些罩不住了。

    炎京隐元会总部那边的压力,一次比一次大。

    皇帝派来的使者,口气一次比一次严肃。

    最近派来的使者,已经是亲王级。

    虽然没有明说,但摆在宁元宪面前的选择只有两个。

    要么还钱,要么抓捕沈浪。

    至于罪名,随便找一个便可。

    ……………………

    国君为了沈浪,再一次屈尊降贵,前往宰相祝弘主家中。

    请求祝氏家族在炎京活动,至少让皇帝陛下不要干涉此事。

    又要求祝弘主这位相父了。

    结果……

    宰相祝弘主病倒在床,昏迷不醒。

    国君无功而返。

    就这一刻!

    国君和祝弘主亲密无间的关系,正式撕开一道无法弥合的裂缝。

    几乎算是决裂!

    其实祝弘主之前就几次张目。

    尤其是上一次祭天大典的危机,宰相祝弘主任由群臣围攻宁元宪,没有丝毫出来分担的意思,违背了作为宰相的职责。

    但宁元宪当时并没有责怪这位相父,两个人虽然立场有矛盾,但私下关系应该还是亲密的。

    而这一次,祝弘主直接称病不见。

    这让宁元宪几乎红了眼睛。

    不是愤怒,而是伤心。

    ………………

    宁元宪离开祝氏家族之后,没有直接回宫,而是来到了宁政的长平侯爵府,直接进入沈浪的书房之中。

    “沈浪,寡人以后再无相父了。”

    “寡人以后真的成为孤家寡人了。”

    “你这次做的事情太大了,不仅仅把我越国的天捅破了,甚至都震惊了炎京,皇帝陛下都被你震动了。但是……我不怪你!”

    “沈浪,你在做什么?”

    沈浪抬起头道:“写辞呈!我要辞去所有职务,离开国都,返回家中!”

    ……………………

    注:第一更送上,我去洗澡吃饭,然后写第二更!诸位恩公,月票支持不要停,糕点全靠这股力撑着呢!

    谢谢啊米1216,怃也的两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