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毁灭!隐元会总部夷为平地!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长生堡,距离国都一百五十里。

    这个区域既不算是天北行省,也不属于国都辖区内。

    这个堡垒原本是拱卫国都的,规模可是不小。

    从中可见当年吴越大战有多么惨烈,前线都逼近长生堡了。

    但是艳州事变之后,吴国大败,割让了九郡之地,使得越国在北部的边境上推了好几百里。

    于是这个长生堡便荒废了。

    所以宁元宪只要不输掉接下来的这一场倾国之战,在越国历史上也算是一个有作为的君主。

    毕竟吴越大战的胜利和他有决定性的关系。

    甚至可以说当年还是太子的宁元宪是这场倾国之战最大功臣。

    就是凭借这个功劳,他击败了宁元武登基为王。

    如今太子宁翼当然想要复制宁元宪的轨迹。

    这次越国和矜君的战争也可以称之为倾国之战,甚至谈得上是决定国运的一战。

    如果打败了矜君,那楚国很可能就不开战。

    但如果战局焦灼,甚至战败的话,那楚国一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会在西边发动倾国之战。

    这还不是最坏的局面。

    更惨的是南边和西边的战局同时崩溃,北边的吴王会撕毁盟约,大军南下攻越。

    而到那个时候,越国就算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同时打赢三场战争。

    届时就会出现三家分越的惨剧了。

    当然了,就算如此越国也不会灭亡。

    因为到一定程度,大炎帝国一定会出面压制调解。

    而到了那个时候!

    整个天西行省北部沦陷,被楚国割走。

    天北行省六郡,加上艳州三郡被吴国割走。

    天南行省大半的国都被矜君的南瓯国割走。

    整个越国会失去一半的领地,而且就算剩下来的那部分越国,也会沦为大炎帝国绝对附属国,完全失去自主权。

    局面一旦发展到这个地步,越国虽然谈不上亡国,但也相差不远了。

    所以在这一场战争的初期,大炎帝国是绝对不会支持越国的,甚至会坐视它的大败。

    所以说,从一地便可看兴亡。

    言归正传。

    沈浪派出了几百个人,用了几个月时间,几万金币,终于在越国全境内找到了三千七百名空白零血脉者。

    又动用了大量的军力,武力,将他们运回国都。

    这些人都是王牌军团的种子啊。

    每一个都宝贵无比。

    经过了长途跋涉,这三千七百人终于聚集在一起了。

    苦头欢麾下的二百名马匪,天道会出动了八百武士,护送着三千七百个人。

    明日就会有一千涅槃军,三千城卫军北上,一起迎接护送这批空白零血脉者进入北苑猎场。

    但是动用一千多武士护送,已经非常奢侈了。

    苦头欢站在城头之上,看着一个个神情萎靡的人从马车上下来。

    真像是低能儿啊。

    每一个人都低着头走路,不说一句话,身体还微微发抖。

    每一个人都很瘦弱,身上还有各式各样的伤痕。

    完全无法想象,几个月后他们会从一个废物变成一个强大无比的涅槃军。

    进入长生堡之后,开始生火做饭。

    尽管是荒废的城堡,但他们还是非常小心,从井里打出来的水,检查了一遍又一遍。

    然后还烧开了再用来做饭。

    根据沈浪的理论,大部分的剧毒烧开之后就会失去毒性。

    有些剧毒就算烧开后依旧有毒,但是也可以用各种手段检测出来。

    沈浪制造了几十种试纸,专门用来验毒的。

    确认无毒之后。

    一千多武士才开始吃饭。

    然而……

    吃完饭后两刻钟,出事了!

    苦头欢和天道会的武士,开始出现了眩晕,狂躁等症状。

    视野模糊。

    整个人站都站不稳,不敢看什么都是重影的。

    “不好,水中有毒!”

    苦头欢惊呼!

    “坚守城墙,准备迎敌,准备迎敌,用最快速度去国都报信求救……”

    一千多人中,只有二百人没有吃饭,因为他们要负责防御,等过一会儿再吃。

    没有想到水中竟然被下毒了。

    苦头欢,李千秋大宗师率领二百人,前往城堡大门处坚守。

    迎接敌人来犯。

    ……………………

    “浮屠山的毒,果然厉害!”卓昭颜道:“不过为何不挑选更可怕的剧毒?直接将他们全部毒死?”

    薛雪道:“沈浪狡诈,绝大部分的剧毒都会被他的东西检测出来。只有这种离魂散,才能蔓延所有的井水,而且不被检查出来,因为它甚至不是一种剧毒。最关键的是,一起吃饭的还有那三千七百名低能儿,那可是王牌军团的种子,难道一并毒死吗?”

    没错,它确实不算是剧毒,更像是一种精神药剂。

    服用了之后,整个人会进入癫狂的幻觉。但是一两个时辰后,药效又会全部退去,不会有性命之危。

    可见三王子和太子对这三千七百个空白零血脉者,都非常看重。

    “舒少主,看你的了!”

    “嗖……”

    此时,长生堡方向猛地一支火箭射上了天空。

    这是进攻信号。

    “动手!”

    舒亭玉一声令下。

    顿时,两千名隐元会武士飞快从密林中冲出。

    时时刻刻在卓昭颜身边的四名绝顶高手,也如同鬼魅一般冲了出去。

    四个高手,对战苦头欢一人。

    隐元会从吴国,楚国各调来一名宗师级强者,对战剑王李千秋!

    ………………

    “守住,守住!”

    两千名隐元会武士,如同壁虎一般,飞快沿着长生堡的墙壁往上爬。

    “射箭,射箭……”

    苦头欢下令两百正常守军反击。

    这二百人非常精锐,射箭也算是非常准。

    给隐元会武士带来了伤亡。

    但是,数量毕竟相差过于悬殊了。

    他们根本就挡不住两千隐元会武士。

    剑王李千秋本来一剑一个正大开杀戒。

    忽然,他感觉到一股致命的危险。

    然后两个黑影闪电而至,轻飘飘如同无物一般。

    两名宗师级强者。

    李千秋只看了一眼,甚至就嗅出了他们身上的味道,知道他们是谁。

    “吴国的李羚羊,楚国的杨飘零,两位堂堂宗师,为何也甘愿做了别人的鹰犬?”李千秋冷笑道。

    “你李千秋还不是一样?”

    瞬间,两个宗师一前一后,夹击剑王李千秋。

    剑王前辈算是极度牛逼了。

    以一敌二,竟然还没有丧命。

    但是瞬间落入了绝对的下风。

    而跟随在卓昭颜身后的四名黑袍高手,如同鬼魅一般朝着苦头欢冲去。

    这四人既是保护卓昭颜,也是监督。

    苦头欢拔剑,以一敌四,也瞬间落入了下风!

    很快,另外一个身影闪现杀出。

    武痴唐炎。

    他和苦头欢并肩作战,勉强维持了局面。

    两百名武士苦苦坚守城门。

    但根本就守不住!

    “撤退,撤退……”

    苦头欢一声令下,然后和李千秋二人带着二百名武士不断后撤。

    撤退到第一道防线。

    第二道防线。

    第三道防线。

    伤亡出现了,而且不断加剧。

    最后扯到了长生堡的最后一层内堡!

    敌人不断涌入,在庭院处将整个内堡团团包围。

    苦头欢三人守住门,一看身后,八百名武士陷入了癫狂,走路跌跌撞撞。

    而那三千七百个低能儿,完全躺在地上抽搐打滚。

    这战没法打了。

    要走!

    但是要做一个选择。

    就剩下一百多个正常的武士,。

    八百个癫狂的武士,勉强还能走路。而三千七百名低能儿,完全无法动弹。

    一百多人,想要把三千多人全部背走?

    这完全不可能的!

    苦头欢忽然大吼道:“卓昭颜,你出来!”

    没有人出现。

    但是敌人的攻势却停歇了下来。

    苦头欢道:“现在我们在内堡,我们只需守住这扇门便可。”

    “你守不住的!”舒亭玉变声道。

    “我知道守不住。”苦头欢道:“但是我,剑王前辈,唐炎师弟三个人,守住一刻钟没有问题吧?在这一刻钟内,我将这三千七百个零血脉者全部杀光,没有问题吧,你们不就是想要得到他们吗?”

    舒亭玉沙哑道:“你杀啊,你杀啊……”

    苦头欢二话不说,直接杀掉了几人。

    “慢,慢……”舒亭玉还没有出声,后面的卓昭颜出声了。

    尽管她戴着面罩,浑身都穿着黑色斗篷,而且还用男人一般的声音说话。

    “唐炎师弟,你带着兄弟们走,走……”

    “卓昭颜,你们不能对我的人任何拦截,也不能杀他们,否则我就将这三千七百个零血脉者杀得干干净净。沈公子虽然重视他们,但更重视我们自己的兄弟,这些人一直跟着我,我不能看着他们死在这里!”

    “唐炎兄弟,带着弟兄们走……”

    武痴唐炎一愕?

    我带着他们走?我自己都不知道路啊。

    但是很快一个首领站了出来,带着一百多名幸存的武士,还有八百名癫狂的武士,跌跌撞撞从后门离开了内堡。

    苦头欢大吼道:“卓昭颜,你们必须放我的兄弟们离开,否则剑王前辈堵门,我杀人!在半刻钟之内,我和十几名弟兄就能将这三千七百个零血脉者全部杀死。!”

    卓昭颜,舒亭玉,薛雪三人对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任由苦头欢麾下武士和天道会武士离开。

    反正,他们的目标就是这三千七百名低能儿。

    哦不,是零血脉者。

    整整两刻钟后,唐炎又跑了回来道:“弟兄们都跑了!”

    剑王李千秋道:“苦一尘,你带着剩下的人走,沿着密道走!”

    “现在我还有什么面目去见公子啊?”苦头欢泣声道。

    李千秋大吼道:“走,走,难不成死在这里吗?滚!”

    “啊,啊,啊……”苦头欢发出一阵阵怒吼。

    拳头狠狠砸在坚硬的墙壁上,整只手都鲜血淋漓。

    “走,走,走!”苦头欢大吼道:“我会永远记住今天的耻辱,卓昭颜给我等着,等着!”

    苦头欢带着唐炎,还有十几名马匪先开地下密道,从内堡离去。

    此时,只有剑王李千秋一个人守住内堡之内。

    身后,三千七百名零血脉者躺在地上挣扎抽搐。

    剑王李千秋无比复杂地望了他们一眼。

    “按理说,我应该杀了你们,也不该让你们落入敌人手中,但是……我真的下不了手。”

    犹豫了很久,终究没有动手。

    “我要走,谁要拦我?”李千秋道:“而且,我不愿意从密道走,我要从正门出去。”

    “请!”舒亭玉道。

    李千秋道:“吴国,楚国的两位宗师,你们确定不拦杀我?”

    “请!”

    此时,他们想要将李千秋留下杀之,当然可以做到。

    但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两个宗师,至少要死一个。

    一旦李千秋拼死的话,一定能拉一个陪葬。

    就这样,隐元会两千名武士让开了一条通道,让李千秋离开!

    李千秋离开的时候,转过头看了一眼,双目喊着泪花。

    “我李千秋,永远不会忘记今日之耻!”

    然后,他无比悲愤离去。

    舒亭玉一声令下。

    十几个炼金师飞快涌入了进去。

    直接割开一个低能儿的血管,抽出血来。

    然后进行血红和血清分离。

    “没错,这就是所谓的零血脉者,和沈浪记载的资料一样,和浮屠山的实验记录也一样。”

    “十九名抽查对象,全部都是零血脉者,这些人就是沈浪的命根子,就是他的新涅槃军。”

    而就在此时,隐元会舒亭玉道:“这批人,我隐元会要一千人!”

    这话一出,卓昭颜和薛雪一惊。

    但是内心却又并不太惊骇,这次劫持三千七百名空白零血脉者,出力最大的便是隐元会,他们怎么可能什么都不要。

    “行!”

    “行!”

    于是,三家势力现场分赃,将这三千七百名零血脉者瓜分得干干净净。

    隐元会一千人,太子和三王子各自分1350人。

    ……………………

    几个时辰后!

    消息同时传入了长平侯爵府,隐元会总部恩济楼,太子府,三王子府内。

    一百五十里的距离,几乎跑虚脱了许多精锐战马。

    二十里一换马!

    “公子,大事不好,大事不好,所有的零血脉者都被人抢走了!”

    “三千七百多名零血脉者,都被人抢走了。”

    顿时间,沈浪仿佛被雷击了一般!

    整个人仿佛完全不敢置信自己的耳朵。

    足足好一会儿后,他猛地发出一阵阵厉吼。

    “啊,啊,啊,啊……”

    “李千秋是做什么吃的?堂堂剑王啊,堂堂剑王啊……”

    “苦头欢是做什么吃的?他的修为也接近宗师了啊。”

    “两个绝顶高手,一千名武士啊,怎么可能会丢掉?”

    “我的第二支涅槃军啊?没有了他们,我怎么练出第二涅槃军,我如何击败太子和宁岐?”

    “苦头欢傻逼吗?为何不将他们全部杀掉?为何要让他们落入敌人的手中?”

    沈浪前所未有的暴怒。

    他发出的怒吼,隔着好远都能听到。

    足足好一会儿后,他陷入了寂静。

    “苦头欢是对的,就算落入敌人手中,我也不能将这些零血脉者杀掉,他们都是可怜人!”

    然后,沈浪踉跄地走回的房间之内。

    背影凄凉而又落寞!

    然而,进入房间之后,他脸上所有表情消失得无影无踪。

    …………………………

    隐元会舒伯焘也收到了好消息。

    劫持第二涅槃军的计划,大功告成。

    “确定是所谓的零血脉者?不是沈浪的阴谋?”舒伯焘道。

    舒亭玉道:“黑水台的间谍从几个月前就开始跟踪监视,我们在天道会种的间谍也从头到尾参与!而且我们攻入现场之后,沈浪一方留下了一百多具尸体。炼金术师检测过这些低能儿的血脉,弯完全符合所谓零血脉者的特征。”

    此时,一个隐元会武士飞奔而入。

    “主人,这是沈浪给您的信!”

    舒伯焘一挥手。

    这名武士戴上手套,撕开信封,抽出了那封信。

    果然是沈浪的亲笔信。

    上面张牙舞爪地写着几个字。

    “舒伯焘,我会报复的,我一定会报复的!不择一切手段!”

    片刻之后,这些字迹又消失了。

    “哈哈哈哈,沈浪气急败坏了。”舒亭玉大笑道。

    而就在此时!

    “轰隆隆……”

    外面想起了一阵阵巨响。

    “主人,大潮要来了,开始了!”

    舒伯焘身体一颤。

    大潮终于要来了吗?

    今年整整晚了两个时辰啊,此时已经快要傍晚了啊。

    但是夕阳观潮,最美不过了!

    这大潮也真是凑趣啊,竟然在胜利的消息到来之后才来!

    这大潮也是为今日的胜利而庆祝吗?

    哈哈哈哈!

    ……………………

    每年一度的大潮来了。

    河边岸上,人山人海。

    城卫军不得不出动军队维持秩序。

    自从大潮被驯服了之后,每一年的大潮都成为奇景了。

    甚至有很多人专门赶赴国都来观潮,之前在玄武伯爵府的时候,小冰就经常说要来看,因为怒江平时都很凶,潮水不潮水仿佛也没有什么区别。

    今年人数已经算是少的了,两河交汇处的岸边,仅仅只有几万人观潮。

    因为春雷行动大扫荡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整个国都风声鹤唳,许多人压根就不敢出门了。

    但是两河交汇大潮奇景,还是不能错过。

    人是分阶层的。

    有些人站在两河岸边观潮。

    而有些人则高高在上,站在恩济楼的顶楼观潮,俯瞰众生,

    河岸的几万人,努力仰头,都看不清楚恩济楼顶上人的面孔。

    只能大致看到一个个身穿锦缎,华贵之极。

    许多窈窕美人来往穿梭,美酒佳肴,不计其数。

    几万人心中无比的羡慕。

    什么时候我要是能够上恩济楼顶层观潮,那就好了。

    不过,那大概是做梦了。

    整个国都,每一次能够收到请柬的,仅仅只有五十人左右而已。

    不但要是顶级权贵,而且要和隐元会关系亲密。

    ……………………

    因为国君最近和隐元会翻脸了,所以在职的官员收到请柬之后,也不会来恩济楼观潮的。

    但是,他们的妻子却可以来。

    送出去五十份请柬,却来了上百人左右。

    其中二十个已经退休致仕的高官,还有都是顶级权贵的家眷,大部分都是太子一系。

    其实国君几天前就已经专门暗暗警告众多官员,国难当前,不要追求奢靡虚浮的生活,要学会拒绝金钱和待遇的腐蚀。

    这其实就是在警告朝中官员,不要去参加隐元会的观潮大会。

    你若是去了,那就是把国君的话当成耳边风。

    结果,还是有上百人到场。

    这二十个退休致仕的大臣是无所谓的,国君就算在发怒又能怎样?难道还能把我们再罢免一次?

    但是隐元会观潮会邀请你不来,那岂不是断绝了自家的财路,甚至会得罪祝氏和太子。

    而剩下这些权贵的家眷,大部分都是贵妇。

    国君总不能和女人计较吧!

    “隐元会真是厉害,竟然建了一座这么高的楼,有超过百尺吧!”

    “别看这楼高,但比王宫还要坚固。”

    “可不是吗?这几十年来,国都发生了三次地震,有两次王宫都倒塌了两座宫殿,结果这恩济楼半点事情没有。”

    “听说这恩济楼下面有九根超级大铁柱,足足大腿那么粗,任由你用刀斧劈砍,火烧锯锯,都完全安然无恙。”

    “可不是吗?这隐元会千年基业屹立不倒,这恩济楼也屹立不倒。”

    上百个权贵在这恩济楼的顶楼,真是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从这里眺望国都,一切都如此渺小,高高在上的感觉简直妙到了极致。

    此时,太阳已经西斜了。

    阳光斜射而来,照耀在恩济楼上,温暖动人。

    将整个水面染成了金色,仿佛有无数金币。

    将整个恩济楼染成了金色,仿佛披着金光。

    此情此景,在这百尺高楼之上,简直如同神仙中人。

    “潮来了,潮来了……”

    “今年的潮最晚了。”

    众人猛地站起。

    潮水果然来了,仿佛凭空而起的一般。

    天河由北而南,越河由西向东。

    潮水一开始很小,渐渐变得大起。

    如同万马奔腾一般。

    “轰隆隆……”

    两支潮水开始在中间汇聚。

    然后,猛地撞击在一起!

    一声巨响!

    溅起了二十几尺的浪花。

    顿时,沿河两岸的几万民众一阵欢呼。

    恩济楼上的权贵们藐视鄙夷。

    这群蝼蚁,就是爱咋呼。

    这潮水才哪到哪啊?

    刚刚开始而已!

    ”一旦潮起,便此起彼伏。

    一浪超过一浪。

    极其的浪花,一次比一次高。

    看得众人也心潮澎湃!

    然而……

    忽然之间,潮水消失了。

    水面反而出现了几个旋涡。

    “大家不要慌,我们开启了暗河的闸门,测试一下暗河是否通畅。因为潮水会越来越大,如果不控制的话,很可能会冲到岸上,造成灾害!”

    众人不由得惊艳不已,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这隐元会太厉害了。

    连潮水都可以控制啊。

    这潮水可是天地之力啊。

    真的就如同两条怒龙一样,竟然被隐元会驯服了。

    这等于是让两条龙王乖乖听话啊。

    在舒亭玉一声令下。

    几个暗河闸门同时打开。

    两条河流的水顿时朝着暗河涌去,天地之力引发的潮水也彻底被吞噬。

    “暗河通常吗?”

    “非常通畅,只不过涌进来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是很正常的。

    因为暗河入口都在河底下,一旦开启闸门,就会形成几个巨大的旋涡,产生巨大的吸力。

    这个时候,两条河底的乱七八糟杂物,都会涌入暗河之内。

    不过只要暗河通畅,几天后这些杂物都能沿着暗河水道排到其他河流去的,不会堵塞。

    “轰隆隆……”

    无数的河水涌入暗河水道。

    而这些暗河水道,有好几条通过隐元会总部恩济楼的地下。

    这些地下水道简直如同迷宫一般。

    当水流穿过这些暗河道的之后,整个地面都在微微地颤抖。

    几乎无穷无尽的东西涌入暗河之内,涌入了恩济楼地下秘密水道之中。

    开启暗河之后一刻钟。

    便有人来汇报!

    “主人,少主,暗河通畅,所有潮水都沿着暗河流到其他支系河流去了。”

    暗河测试完毕了。

    那接下来就可以进行真正的观潮了。

    夕阳西下。

    趁着太阳落山的最后两刻钟,让大家看个过瘾!

    “关闭暗河入口闸门!”

    “观潮大典,真正开始!”

    顿时,全场所有人一片欢呼!

    舒亭玉秘密下令道:“去检查地下水道,确保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开启所有的竹筒,给地下水道通气。。”

    “是!”

    顿时,几百名武士钻入地下密道,检查恩济楼地下的巨大下水道。

    倒不是舒亭玉有什么怀疑,每年都是这样做的。

    当然,他也不觉得会有什么危险。

    因为就算有敌人趁着开启暗河的时候钻入恩济楼的地下水道内,也只有最顶级的高手才可以,寻常武者根本承受不了这么巨大的水力。

    就算是大宗师进入地下秘密水道也无济于事。

    你又能做什么破坏?

    九根大腿一样粗的铁柱,就算是大宗师,用最锋利的斧头劈砍,也只要要半个时辰才能砍断一根铁柱。

    而且不知道要毁掉多少斧头。

    大宗师内力高强,但是对于这么粗大的铁柱也完全无济于事的。

    ……………………

    随着暗河闸门完毕。

    潮水又再一次出现了。

    而且越来越大,越来越激烈。

    最后,真正出现了万马奔腾。

    出现了疯狂撞击。

    激起的大潮,越来越高。

    二十尺,三十尺……

    太精彩了!

    众人完全看得如痴如醉!

    这样的人间奇景,定要在这恩济楼顶看了才不负此生啊!

    太子没有来,三王子也没有来。

    但是卓昭颜和薛雪来了,舒亭玉陪同。

    甚至薛氏家族世子薛磐,也第一次出现在观潮会上。

    六王子宁景也来了。

    他算是破罐子破摔了,反正我再也没有前途了,但又是父王的亲儿子,他总不能杀了我吧。

    “听说了吗?苦头欢跪在长平侯爵府之外,被沈浪打了两个耳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没有人回答宁景!

    “听说沈浪第二批涅槃军的种子,整整三千七百人被人抢光了,听说他在家里破口大骂,直接吐血了?”

    依旧没有人回答宁景!

    “哈哈哈,痛快,痛快!这下子看他怎么嚣张?”

    “没有涅槃军,看宁政那个傻逼怎么夺嫡,哈哈哈!”

    ……………………

    祝氏家族的幕僚言无忌正陪着舒伯焘下棋。

    不过不在恩济楼,而是在不远处的一座楼上。

    别人喜欢在恩济楼观潮,但隐元会长老舒伯焘每年都要看一次,早就腻歪了。

    而且他年纪大了,神经还有些衰弱,这大潮实在太吵了。

    所以每一次大潮起的时候,他都要离开恩济楼几天。

    “年纪大了,受不得这么大声刺激!”舒伯焘淡淡道。

    言无忌道:“舒公,你和沈浪可谓仇深似海啊。二十年前,你和薛氏家族联手坑害了金宇伯爵,几乎让金氏家族遭遇灭顶之灾。上一次你把密信之事透露给苏难,使得苏剑亭率领西域高手进攻玄武伯爵府,伤了苏佩佩。这一次你又夺了沈浪的命根子,整整三千多个零血脉者。”

    舒伯焘道:“言先生有话直说。”

    言无忌道:“沈浪睚眦必报,他一定会疯狂报复的,舒公想想看,确实没有什么疏漏吗?比如某个秘密金库……”

    舒伯焘微微一笑。

    言无忌道:“哦,懂了!某个秘密金库是您故意泄露出来的陷阱?让沈浪怒极失智之下,派人前去送死的陷阱?”

    舒伯焘没有说话。

    那个秘密金库确实是真的,但是那里的金子被运走了大部分,剩下的一部分也根本拿不走。

    全部被溶在地上了。

    言无忌道:“沈浪已经派人去劫这个秘密金库了,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呢?”

    舒伯焘道:“大概是惊天的火海吧,在这里恰恰可以看到。”

    言无忌道:“那我们就等着看好戏,看着沈浪的麾下葬身火海,自投罗网!今日连输两场,沈浪真的只怕是要吐血了。”

    ……………………

    隐元会的几百名武士进入到恩济楼下的秘密水道中。

    这里的下水道非常大,差不多有三四米宽,两米多高。

    尽管上面通了空气。

    但还是非常闷,而且恶臭无比。

    这里依旧由不少的积水,漂浮着无数的杂物。

    没办法,刚才暗河闸门开启的时候,涌进来太多东西了。

    “什么味道啊,这么臭?”

    “这么多杂物堆积在下水道,怎么办啊?”

    “连开几天暗河闸门,这些东西就都冲出去了。”

    “走,去检查大铁柱,其他地方不用关注!”

    几百名武士,分成几队,去检查恩济楼的命根子。

    九根大铁柱。

    这是整个恩济楼的支撑,整个隐元会总部的支撑。

    万万不能有事!

    不知道为何,越靠近,越感觉到灼热。

    现在还是春初,应该很冷的啊,为何这么热?

    很快,他们就到了几根地下大铁柱之处。

    然后,他们彻底惊呆了!

    因为!

    这大腿粗的铁柱,正在燃烧!

    冒出了白色的火花。

    这……这是见鬼了吗?

    铁也会燃烧?

    大腿粗的铁柱,竟然已经快要被烧断了。

    这……这究竟是什么啊?

    这……当然是铝热剂!原本这个世界不存在的物质!

    能够释放出两千五百度的高温,可以轻而易举烧断任何钢铁。

    空气中的温度越来越高,越来越高!

    终于!

    下水道上的某一个木桶之内,一缕白磷受不了这样的高温。

    猛地燃烧!

    “砰!”

    木桶被烧开了。

    里面的鱼油倾斜而出。

    紧接着。

    “砰砰砰砰……”

    下水道内,几百上千只木桶猛地爆裂。

    几万斤鱼油,倾泻而出。

    然后!

    火星点燃了鱼油!

    “轰轰轰……”

    惊天的火焰燃起。

    可怕的能量根本无法释放。

    顿时,引起惊人的爆炸。

    那一刻,仿佛末日降临!

    轰轰轰!

    一阵惊天巨响之后!

    隐元会的总部恩济楼,猛地倒塌!

    ……………………

    注:今天又更近一万七!糕点真的拼了,兄弟们还有月票的千万要给我啊,拜托拜托了!

    谢谢DEKIA,車夶炮,逼牛很看着倒等人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