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凌迟处死!国君感激!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金山阁是金氏家族在国都的产业。

    自从沈浪进入国都之后,金山阁基本上就只有一个任务。

    全心全意为沈姑爷赚钱。

    国都金山阁的利润甚至都不需要上交给玄武侯爵府,全部交给沈浪就可以了。

    因为岳父岳母知道沈浪败家,要穿最好的衣服,吃最好的食物,喝最好的酒。

    所以金山阁唯一的任务就是维持沈浪奢靡无度的生活。

    至于金木聪,每个月十金币都花不完,随便打发点就行了。

    那么金山阁每年能赚多少钱?

    扣除了所有的成本之后,净利润大几千金币以上。

    这个利润已经非常惊人了。

    这可是单店利润,整个国都就一家。

    那么这个金山阁里面卖的是什么呢?

    奢侈品,统统是奢侈品。

    古奇,古奇,普拉达,普拉达。

    这里面统统都没有。

    金山阁里面卖的都是女人无法拒绝的东西。

    比如说面膜,香水,洗发水,香皂,玻璃项链,玻璃耳环等等等。

    包括最近近视眼镜,老花眼镜也已经上架销售了。

    几个月前,还上架了香烟。

    总之身家没有上万金币,你就根本不用走进这家店。

    里面东西就一个字,贵!

    而且除了日用品之外,其他全部都是限量的。

    甚至有些东西,贵族才能买。

    其他就算再有钱的商人?进来看到某件东西非常喜欢想要买。

    抱歉,掌柜会非常客气地告诉你,这是样品不出售,本店已经无货。

    半个时辰后,一个伯爵来买,这件东西又有了。

    结果人家就是吃着一套。买的就是逼格,就是面子。

    生意不火爆,但是却风靡整个国都。

    豪门千金你要是不用金山阁的香水,不用它的面膜,简直没有资格出席正式场合。

    到后来,金山阁又少量开始销售设计感超级强的贴身小衣,和小裤儿,依旧风靡整个顶级贵族圈。

    因为太诱人了。

    女人穿着金山阁的贴身衣儿站在镜子面前,明明七十分的女人也成为了尤物,让他们的丈夫迷恋不已。

    当然,任何东西火了肯定都有山寨版。

    金山阁的东西也不例外。

    有好几家的东西做得和金山阁一模一样,甚至上面的金字LOGO也一样。

    但奇怪的是沈浪当时在外地还来不及去打假,结果国都的那些贵族自己就出手,把所有的山寨货都给灭了。

    而且许多贵族千金聚会场合,都公然拿出自己的东西辨别真假。

    这个时候你要是敢用山寨货,就一定会被逐出这个圈子。

    原来这些贵族圈子花了大价钱用上了金山阁的东西,会自己去维护金山阁的逼格。现在有些下等人竟然也想要用和我们一样的东西,而且还是假货?

    凭你们也配?

    所以沈浪还没有动手,这些山寨货就被灭了。

    而且最诡异的是,所有的贵族和沈浪明明是处于敌对状态。

    完全斗得你死我活。

    但明明知道金山阁算是沈浪的产业,却完全不抵制,甚至引以为荣。

    当然了,这个金山阁仅仅只是沈浪闲暇之余的作品而已。

    几乎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甚至现在好些个产品,他都已经不参与设计了。

    而且这家店虽然每年赚取惊人的利润,但和沈浪败家速度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

    人家浪爷几个月内就用掉几十万金币。

    别说是一家奢侈品店了,就算是开一家金号,大概也不够他败的。

    要赚钱?

    不好意思,我刚刚骗了五百万金币。哦不,是赚了五百万金币!

    然而对于金山阁掌柜金宛来说,这就是她的全部。

    这个女人曾经算是木兰的奶娘,天生喜欢交际,所以一直都在掌管金氏别院。

    之后掌管金山阁,算是国都时尚圈里面的风云人物了。

    不过沈浪和她交道打得不多,因为她已经四十几岁了。

    每次她都是来和冰儿对账的。

    …………………………

    此时,这个金山阁的掌柜金宛就跪在沈浪的面前,风韵犹存的面孔苍白无色,身体不断颤抖。

    沈浪仔仔细细地看着账本。

    “半年前,金山阁入股连锦怜花阁的?”沈浪问道。

    “是!”金宛道。

    沈浪看着当时入股的契约,完全没有问题。

    这就是正常的商业合作。

    这件事对于沈浪来说,简直微不足道,甚至不需要他过目的。

    金宛向冰儿汇报过。

    冰儿脸色苍白,颤抖道:“姑爷,我是不是闯祸了?这件事情是我答应的,我还专门调查过,这个怜花阁卞妃还捐过东西,怜花书院上面的字还是卞妃题的,而当时我们和卞妃的关系已经非常密切的。”

    这件事情深了。

    深不见底!

    怜花阁,听上去像是一家青/楼对吗?

    其实不是,它是一个非常高尚的组织。

    半商业,半慈善的组织、

    表面上看它和贩卖/人口的折梅帮完全没有关系。

    首先它是一家拍卖行,其次他拍卖来的钱相当部分用来养那些无家可归的孤儿。

    其次,他还是一个书院,专门收容可怜孩子读书。

    总之,这个怜花阁的逼格非常高。

    正是因为如此,卞妃才会往里面捐东西,甚至为它题字。

    卞妃最爱小孩子,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生一个小孩。怜花阁收养了一些无家可归的孩子,而且还教她们读书,当然触动她的内心。

    而且,这怜花公子还是她的侄女婿,和侄儿卞擎还是同窗好友。

    在连锦妻子卞沁死磨硬泡之下,卞妃终于答应为怜花书院题字,在她看来这完全不算违规,也没有任何干政的嫌疑。

    有了卞妃的题字之后,怜花阁和怜花公子的名声更上一层楼,简直如同天使化身一般。

    当时金宛也正是看中了这点,才会答应和怜花阁合作。金山阁一些超级限量款的奢侈品,会委托怜花阁进行拍卖。

    而且,每年金山阁也会向怜花书院捐献一笔钱,帮助那些可怜的孩子。

    怜花公子连锦,正是因为经营了怜花阁才声名鹊起,拥有了天使一般的名声。

    也正是因为如此,宁政觉得此人大才可用。

    但谁知道,他竟然是贩卖/人口的折梅帮幕后主人。

    折梅帮的名声就不好听了,但终究没有触犯国法。

    因为拐骗孩子赚钱的是叫花子帮。然而,这叫花子帮只是为怜花公子打工而已。

    连锦是非常精明之人了,竟然做了两层隔绝。

    表面上做慈善的天使,背地里却在做最肮脏罪恶的生意。

    这个连锦很了不起啊。

    牛逼,牛逼!

    这么牛逼的手笔,一看就知道是隐元会所为。

    几个月前就拖卞妃下水,拖沈浪下水。

    如果沈浪没有猜错的话,在关键时刻隐元会便会引爆这个惊天的丑闻。

    高尚的怜花阁,竟然参与拐卖无辜孩童的罪恶生意。

    然后,把卞妃和沈浪一起牵扯进去,闹出惊天的丑闻。

    而且让卞妃和沈浪洗无可洗。

    却没有想到,宁政的春雷行动直接扫到了怜花阁的头上。

    那么有一个疑问了。

    怜花公子连锦是折梅帮幕后主人一事何等隐秘?连卞妃都瞒过了,为何宁政能查到?

    是隐元会故意放的风声?

    “不是,是下官查到的。”兰疯子道:“您也知道,下官过目不忘,而且长期混迹在乞丐帮中。对于底层的这些肮脏了如指掌。最关键都是我在叫花子帮的时候,曾经见到他们拐了一个漂亮之极的小女孩,我和几个兄弟要去救她,结果失败了,兰一,兰六,兰七都被打断了手脚,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在人品上,兰疯子和兰氏十兄弟确实算是在乞丐中出淤泥而不染的了。

    兰疯子继续道:“就在几天前,我去了金山阁想要买点东西送给咸奴。””

    沈浪一愕。

    兰疯子你飘了啊,金山阁这种奢侈坑钱的地方你都敢进?

    呀,差点忘记了,这坑钱的地方是我开的。

    “你接着说。”

    兰疯子道:“结果我发现接待我的那个美丽女孩,就是我当年想要救下却失败的那个小女孩。我旁敲侧击了一下,发现她是怜花阁送来金山阁学习的。所以我就有了大胆的推断,怜花阁可能不干净,结果一查,果然是世界上最罪恶之所在。”

    原来如此!

    兰疯子道:“公子,这件事情后果很严重吗?”

    沈浪点了点头道:“但是幸亏你查得早,否则等到那些被拐的女孩子送到家里来,甚至送到我的床上,那就太晚了。”

    真是防不胜防啊。

    怜花阁和沈浪的关系,竟然不知不觉已经如此密切了。

    甚至金山阁里面已经大量引进怜花阁学院的女孩子了。

    怜花公子没有说错,这件事情沈浪都有些洗不干净了。

    “公子,怎么办?”兰疯子道。

    一旦抓怜花公子连锦,那怜花阁的丑闻就会爆出,就会把卞妃,甚至沈浪的金山阁一并拖下水。

    果然是大扫荡扫到自己的头上来了,一把火烧到自己头上了。

    沈浪还好,他不要名声,也不要脸的。

    卞妃可是一个名誉洁净之人,她几乎没有污点的。

    而且,是真的没有污点,不是伪善。

    她还是宁政在宫中最大的靠山。

    一旦查抄怜花阁,就等于玷污了卞妃的名声。

    沈浪道:“殿下,您怎么想。”

    宁政沉默了片刻道:“公道自在人心,这句话是假的。因为世人大多不在乎真相,也不会追寻什么真正的公道。但这句话又是真理,因为公道在我心!”

    说得好!

    这就是沈浪欣赏宁政的原因,他什么都懂,什么都能看透,但依旧能够秉持内心纯粹。

    拥有睿智的内心,就不会被欺瞒,就能看穿真相。拥有几乎愚蠢的坚持品质,就不会半途而废,虽千万人吾往矣。

    “这件事,我想做!”

    沈浪道:“行,那我们就做!”

    他一贯来都很聪明,擅长功夫在于诗外,擅长化解危机于无形,擅长左右逢源而毫无损失。

    但是有些事情。

    非此即彼,无法左右逢源的。

    ……………………

    怜花公子连锦在自饮自斟。

    妻子卞沁道:“夫君,我们什么都有,为何还要去做那种肮脏的生意?”

    连锦道:“我们哪里什么都有了?若没有这个生意,我们每年哪里来的金山银海,哪里来的权势地位?没有这些钱,我们如何经营怜花阁和怜花书院?如何拥有这圣洁的名声,如何能够晋身于这顶级上流阶层?或者说一句再丑陋的话,两年前若非我有这样的名声,你会嫁给我吗?若非我有这样的名声,我能够中了文举又中武举吗?我能够和卞擎做至交好友吗?我已经三十二岁了,我只是一个落魄家族小子而已。”

    三十二岁?

    这连锦不是二十三岁吗?

    “若无权无势,我连名字和岁数都改不了。”连锦笑道:“这个世界只是一个游戏场,胆大心黑才能玩得转。”

    卞沁道:“沈浪是个疯子,他当然是不敢对我怎样的,但是我担心他会抓了夫君,甚至杀了夫君你啊!”

    “哈哈哈哈……”连锦大笑道:“沈浪再厉害又如何?还不是被我玩弄于鼓掌之中?抓我?杀我?做梦吧!我已经是名满国都的大才子了,怜花阁和怜花书院又是高尚之地!一旦抓了我丑闻直接爆开,沈浪脱不了干系是小事,卞妃和卞氏家族都会被拖下水!卞氏是宁政最大的靠山,他有这个胆子吗?没有的!”

    “沈浪金山阁里面四五个接待员,都是拐来的女孩子,都代表着罪恶。沈浪自己每个月都在我这里拿钱,他如何洗得清?怜花书院的新牌匾,还都是卞妃写的呢。”

    “沈浪看起来厉害,然而却獐头鼠目,趋利避害!”

    “可惜啊,这件事情被揭露得太早了,否则当我将那些被拐来的女孩子送到他的床上,他更是跳进大海也洗不清了。”

    “可笑沈浪,可笑宁政,所谓春雷行动只能不了了之,虎头蛇尾!这两个蠢货,引火烧身!现在肯定将我恨之入骨,但又完全无可奈何。”

    “哈哈哈哈!”

    而就在这时!

    外面响起了密集的脚步声。

    然后几个武士冲了进来。

    “公子,夫人,不好了,沈浪派人杀了过来了。”这是连锦麾下的武士。

    “小姐,姑爷,不好了,敌人杀过来了。”这是卞氏家族的武士。

    顿时,连锦和卞沁一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沈浪疯了吗?宁政疯了吗?

    “娘子,你身份高贵,是卞妃的亲侄女,你去阻止他们。”连锦道。

    卞沁二话不说,直接冲了出去。

    而连锦,打开密道打算逃之夭夭。

    ……………………

    苦头欢带着上千名涅槃军,包围了连锦的巨大宅邸。

    而且所有涅槃军,都穿着黑甲,不再是之前的铠甲。

    看上去,倒像是之前的苦头欢马匪,而不是长平侯爵府的军队。

    卞沁指着苦头欢怒道:“大胆,我乃卞妃亲侄女,你们胆敢冒犯,立刻滚开!”

    苦头欢二话不说,直接一挥手!

    杀!

    “嗖嗖嗖嗖……”

    箭如雨下!

    不管是卞沁麾下的武士,还是连锦麾下的武士,全面射杀!

    “杀!”

    涅槃军举起大刀,一刀两断。

    短短片刻间!

    连锦家的几百名武士被杀得干干净净。

    城卫军冲入怜花公子巨大的宅邸之内。

    将连锦全家几十口全部捉拿,卞妃亲侄女卞沁,也一并捉拿。

    ………………

    连锦沿着密道逃出了宅邸,朝着某个方向狂奔而去。

    隐元会在越国的总部,恩济楼。

    就是那一栋七层高的“摩天大楼”。

    他并非出身隐元会,而是中途被隐元会招揽。

    舒伯焘和舒亭玉觉得此人是个人才。

    原本怜花公子连锦只是打算赚自己的钱,赚自己的名声,没有想要拖沈浪下水。

    但隐元会的命令,他不得不听。

    甚至他生意做得这么大,名声这么大,有很大部分都是隐元会所赐。

    隐元会掌握了他所有的秘密和命根。

    舒亭玉让他拖沈浪下水,拖卞妃下水,他只能照办。

    算算时间,当时正好是消灭苏南之后的事情。

    隐元会操纵吴国攻打怒潮城失败,所以才会想办法对付沈浪,对付卞妃。

    因为卞妃当时收宁政为养子。

    关键……这只能算是隐元会的一个闲棋,打算布局个两三年后再引爆的。

    从中可见隐元会之可怕强大。

    怜花公子知道,只要逃到隐元会他就算是安全了。

    因为在越国,还没有隐元会保护不了的人。

    不管是将他藏起来,还是将他送到其他国家去,对于隐元会来说都轻而易举。

    确定自己安全了之后,怜花公子连锦回头看自己豪宅的方向。

    几十亩的豪宅的,甚至超过一般的子爵了。

    可惜啊,彻底毁于一旦了。

    “沈浪,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会如同一条毒蛇一般,时时刻刻都盯着你,一旦让我找到机会,我保证将你一口咬死,我弄死你全家!”

    怜花公子连锦咬牙切齿立誓道。

    然后,继续朝着隐元会总部恩济楼狂奔。

    但是……

    忽然之间,有一个人拦住了他的身影。

    连锦一颤。

    但是又一喜。

    仅仅只有一个人吗?

    那我又有何惧?

    我连锦可是中过武举的高手。

    二话不说,连锦拔出袖剑,猛地朝那人杀了过去!

    “刷!”

    仅仅一剑!

    对方仅仅一剑,就将连锦的两根脚筋切断了。

    这是一个女人!

    剑王李千秋的妻子,丘氏!

    她提着连锦的脖子,飞快朝着长平侯爵府飞奔而去。

    ……………………

    卞妃的侄女卞沁寒声道:“走狗,让沈浪过来,我不和走狗说话。”

    苦头欢没有说话,而是戴上了扭曲面具。

    卞沁道:“我是卞妃的侄女,我是卞逍公爵的侄女,谁敢动我?谁敢动我我家?”

    苦头欢一挥手!

    “刷刷刷刷……”

    他的麾下马贼,大开杀戒!

    转眼之间,将连锦家族所有人,杀得干干净净。

    卞沁完全惊呆了。

    然后她被捆绑起来,嘴里塞入破布,扔进箱子之内!

    “杀连锦全家者,大盗苦头欢也!”

    甚至,苦头欢还在墙壁上写下了鲜血淋淋的几个大字。

    杀连锦全家者,大盗苦头欢也!

    ……………………

    片刻后!

    长平侯爵府地下室内!

    怜花公子连锦,卞逍侄女卞沁,两人跪在沈浪的面前。

    “沈浪你敢?我要见卞妃,我要见陛下!”卞沁大喊道:“宁政呢?让他出来,让他出来,没有我卞氏的支持,他靠什么夺嫡?让他出来见我!”

    连锦抬起头,朝着沈浪微微一笑。

    就算被挑断了脚筋,他也要维持风度。

    沈浪笑道:“连锦,你害我?你听从隐元会舒伯焘的命令害我?”

    连锦晒然一笑道:“沈浪,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呢?你说对吗?”

    哪怕到现在这种情况,他也要保持智者状态,也要和沈浪谈判。

    至少在逼格上,他不能弱于沈浪。

    “说得好,说得好……人在江湖飘飘,哪能不挨刀?”沈浪笑道。

    然后,猛地一刀斩了下去。

    直接将怜花公子的命根子切断了。

    鲜血飙射。

    “啊……啊……啊……”

    终于怜花公子所有的风度不见了,看着地上的那团血淋淋,顿时发出无比凄厉的惨叫。

    他,他竟然被阉割了。

    他可是名满天下的才子,他能收获多少美人啊?

    现在竟然没有了工具。

    而卞沁也完全惊呆了,然后朝着沈浪嘶声道:“沈浪,你竟敢伤我夫君?你彻底得罪我卞氏了,你完了,你完了……”

    沈浪上前,锋利的刀子猛地朝她的脖子上一划。

    顿时……

    血如泉涌。

    卞沁不敢置信地望着沈浪,嘴里因为冒血说不出半个字。

    片刻后,倒地惨死!

    沈浪望着连锦道:“你以为我会跟你谈判?我会想要知道你和隐元会的秘密?甚至和太子之间有什么勾连?你想多了,我要对付一个人,根本不需要理由!让我不爽了,就是最大的理由。你这个怜花公子好了不起啊,竟然在我面前装逼?”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说得好,说得很好!”

    “那就挨刀吧!”

    “武烈,将这个杂种凌迟处死!一定要割满一千刀才能死!”

    “是!”

    那片刻之后!

    地下室内传来怜花公子无比凄厉的惨叫声。

    沈浪看不得这样的场面。

    但是他心中知道这个人很惨,那就足够了!

    ……………………

    沈浪入宫!

    把整个事情,详详细细告诉给了国君和卞妃。

    “连锦全家,我全部杀光了,用大盗苦头欢的名义杀的,所以明天春雷行动大扫荡,又要上升到一个新高度了。”

    “连锦这个畜生被我凌迟了,估计现在还没死。他的妻子卞沁……我也杀了!”

    卞妃一听,娇躯一颤,面孔瞬间失去了所有的血色。

    然后,无数的泪水涌出。

    整个人彻底失语,甚至完全站不住,坐不住。

    为什么会如此?

    她是去过那个怜花书院的,那些孩子多可爱,多可怜啊。

    那个地方多好啊。

    所以她才会捐东西,并且没有抵挡侄女的怂恿,为怜花书院提名。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丑恶的事情?

    为什么有人会坏到这个地步?

    还有她的侄女卞沁。

    她什么没有啊?荣华富贵应有尽有。

    为何还要助纣为虐?

    甚至连同她那个恶毒的丈夫一起利用我?我可是她的亲姑姑啊。

    卞妃当然不懂世界上还有女舔狗这种生物。

    怜花公子连锦手段高明,让卞沁爱他爱得死去活来。

    国君朝着沈浪点点头,然后搀扶着卞妃回到房间内,让她躺了下来。

    片刻后,里面传来卞妃无比痛苦的哭泣。

    足足安慰了半个时辰,国君出来了,眼圈还有些通红。

    “隐元会?”宁元宪道。

    “对!”沈浪道:“舒伯焘亲自给连锦下的命令,让他拖我下水,拖卞妃下水。”

    宁元宪在沈浪面前没有刻意控制,几乎两只手都在激烈颤抖。

    胆大妄为,肆无忌惮啊!

    还有黑水台是做什么吃的?

    这个名满国都的怜花公子如此罪恶滔天,他们就没有查出来?

    沈浪道:“原本宁政殿下是要明正典刑,公开审判,将怜花阁的丑闻和罪行大白于天下。但是……我觉得那样后果太严重了,所以当机立断,把连锦全家都杀了,把卞沁也杀了。”

    “你做得对!”宁元宪道:“这件事情一旦爆开,后果太严重了,简直是国朝以来最大的丑闻。宁政坚毅正直,但稍稍有些天真,他以为他秉公办事便可以了。他觉得能够还卞妃清白,其实根本就洗不干净的。天下人心险恶,最擅长用最大的恶意揣测他人,尤其是上位者。卞妃一旦名声污了,这辈子都算是毁了,日后也成不了太后了。”

    接着,宁元宪道:“你觉得隐元会舒伯焘会不会借机闹事?会不会把怜花阁的丑闻爆出来?主动往卞妃身上泼脏水?”

    沈浪沉默片刻,摇头道:“我觉得不会!因为对于隐元会来说,这件事火候不够,而且死无对证。最最关键是一旦隐元会爆出这件事情,卞妃的名声是毁了,但是却把卞逍公爵的仇恨吸引过去了。我主动杀了卞沁,在隐元会看来,卞妃和卞逍公爵的仇恨只会倾泻在我的头上。若他们爆出怜花阁丑闻,反而是为我分担了仇恨值!”

    这就是沈浪杀卞沁的最大原因。

    而且这个女人也该杀,知道丈夫的滔天罪行后,不检举揭发也还罢了,关键还助纣为虐。

    把孩子从她们父母身边拐走卖掉,这是世界上最大的丑恶。

    “杀得好,杀得好……”国君咬牙切齿,望向沈浪的目光已经是充满感动了。

    沈浪做出这件事情,撇开了宁政,完全是打算自己独自面对卞逍公爵可能的怒火。

    他真的感动了。

    沈浪这个破孩子,一旦对人好,那是真的好。

    “卞逍师兄那边你放心,他这个人……厉害也厉害,但是也有性格缺陷的,他是一个天才统帅,但是在有些方面,也算是稀里糊涂的,张翀到他身边我放心多了。”

    “但是有一点,卞逍师兄是嫉恶如仇的。你杀卞沁是为了保护卞妃,保护卞擎,这一点他是肯定能看清楚的。”

    而就在此时,外面黎隼道:“陛下,宁政殿下来了。”

    宁元宪一皱眉,宁政连夜赶来什么意思?难道对沈浪兴师问罪了?

    如果那样的话,就太不知道好歹了。

    “让他进来。”宁元宪寒声道。

    宁政进来之后,先朝宁元宪叩首拜下道:“参见父王。”

    宁元宪冷道:“这大半夜的,你有什么事啊?”

    宁政起身,朝着沈浪拜下道:“多谢沈兄!”

    宁元宪一愕。

    他这个儿子,看得愚笨,但内心却是敞亮。

    “哦,宁政你还有什么事情吗?”宁元宪声音顿时温和了下来道:“若没事,你去安慰一下你的卞母妃。”

    “是!”宁政道。

    然后进入后面房间之内。

    片刻后,里面传来了说话声。

    在口舌笨拙的宁政面前,卞妃反而能够敞开心声。

    哭着说为何世界上有这等丑恶之事?

    卞沁为何会如此让人失望?

    她说了很多很多。

    宁政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就只是跪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倾听。

    ……………………

    宁元宪道:“沈浪,需要我的旨意吗?”

    这话如果让太子听到,会吓一大跳的。

    宁元宪的意思,竟然是要以君王的身份对隐元会下手。

    动用武力,将隐元会一扫而尽。

    沈浪赶紧摇头。

    “不行,万万不行!”

    “我能够和舒伯焘、舒亭玉斗,因为我们有私仇。陛下可以暗中打击隐元会,却不能大张旗鼓地进行剿灭,因为您欠了隐元会太多的钱,因为隐元会势力太庞大了,它的背后是大炎帝国,一旦公开动隐元会,后果完全不堪设想!”

    宁元宪沉默。

    他也不得不承认,哪怕他是越王,也对隐元会无可奈何。

    太子,隐元会,祝氏!

    三股势力纠缠在一起,背后站着的大炎帝国。

    难怪太子如此倨傲,胆敢触犯国君威严。

    宁元宪道:“隐元会一而再触怒寡人,陷害你和卞妃,难道就这么算了?”

    “不,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沈浪道:“陛下您等着看一场好戏,只不过您要做好思想准备,这一场好戏会把隐元会和太子打得吐血!”

    “这一场好戏会非常震撼,非常巨大!”

    按照沈浪的计划,将越国隐元会总部夷为平地,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什么时候?”国君宁元宪问道。

    沈浪道:“三天之后!”

    宁元宪道:“寡人拭目以待!”

    ………………

    不能装逼的日子,依旧飞快而过。

    三天时间过去了。

    ………………

    注:今天两更一万七,糕点真的是拼尽全力了!月票榜真的非常危急,拜求有票的兄弟出手相助啊,万万拜托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