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祭天结束震全场!风云化成龙!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王宫之内。

    宁元宪勃然大怒。

    恨不得连杀几个人。

    有阴谋,有阴谋。

    这些人肯定是想要害寡人,肯定是想要寡人丢脸。

    钦天监的人内心在对抗寡人,所以故意推算错的日子。

    明明算好了,今天是良辰吉日。

    而且一定会是一个大晴天。

    结果呢?

    天空乌云压顶。

    根本不见半点太阳光,甚至没有一点点要晴的意思。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天色依旧阴暗。

    每一次祭天都一定要看天气。

    晴空万里才显得天公开颜,阴沉沉的这是要让老天爷发怒吗?

    钦天监的几个官员跪在那里不断磕头。

    “陛下,冤枉啊,几日之前臣看得清清楚楚,今天一定是晴天的啊。”

    宁元宪怒道:“你们看看外面,这像是晴天的样子吗?”

    “轰隆隆……”

    紧接着,天上响起了一阵阵闷雷。

    这是今年的第一次响雷?

    今天这天气不但阴沉,而且还要下雨打雷?

    太不详了。

    仿佛是为了响应国君的念头,天上的闷雷此起彼伏。

    国君的心情就如同这天上的乌云一般,阴沉压抑。

    但朝中群臣心中却痛快了。

    陛下你睁开眼睛看看清楚,钦天监本来算得清清楚楚,今天是良辰吉日,而且一定是一个大晴天。

    结果是你任性妄为,倒行逆施这才触犯了上天。

    竟然让一个结巴口吃的废物王子诵唱祭天疏?

    天神岂不震怒?

    陛下你还不赶紧认错?

    还不赶紧收回旨意?

    早早来到王宫的文武大臣,一个个脸上如丧考妣,但心中却畅快无比。

    国君你就算再狠,又能狠得过上天吗?

    这是上天要打你的脸,可不是我们啊。

    太子也穿着明黄色的龙袍,仅仅比国君少了一爪。

    当然,越王的龙袍比大炎帝国皇帝不但少一爪,而且还少了一条龙。

    此时太子脸上面无表情,心中却也充满了残忍的快意。

    他的父王被上天打脸,他心中当然痛快。

    这位太子殿下性格和宁元宪相似,但是更加傲慢。

    对于自己的这个父王,他内心深处其实也颇有几分看不惯。

    他从小被养在王后膝下,受祝氏影响很大,养成了跟王后一样的性格。

    目空一切。

    有了祝氏、隐元会、天下文官的支持,虽然三王子宁岐对他有一定的威胁,单也很难动摇他的少君之位。

    这些年他和宁元宪之前,算得上是父慈子孝。

    但作为太子,他知道的真相更多。

    他觉得自己已经窥探到父王的真面目,尤其是姜离覆灭之后,父王休妻,立祝氏为后,最后在祝氏家族的帮助下才摆脱了那一场危机,何等丢人?

    不仅如此,父王还迫不及待地把宁寒公主送去了天涯海阁。

    总之在太子眼中,宁元宪这个君王颇有一些色厉内荏,本事没有多高,却尤其喜欢装腔作势。

    不过之前国君对他还算好,就算扶持了三王子宁岐,但从来都没有动摇过他这个太子的权威。

    太子当然也乐意表现得恭顺乖巧。

    但自从上次国君病倒之后,一切都变了。

    太子和三王子斗露出了獠牙,直接触怒了国君。

    而国君罢免了张召,让宁政这个废物做了天越提督,也直接触怒了太子。

    所以才有隐元会打脸国君一事。

    这件事情上,太子看似表现得非常无辜,但他是知情的,甚至也是点头同意过的。

    国君借不来军费,却要我太子宁翼出面,从中可见太子之傲慢。

    尽管表面上看不出来,但太子和国君已经处于半对峙状态。

    太子和君王的矛盾,这在中国历史上也真是不胜枚举。

    很多情况下皇帝是胜利者,比如刘彻,又比如李世民。

    但有些时候,君王也会成为失败者。

    万历皇帝算是牛逼的了,结果还是失败了,根本换不了太子。

    明成祖朱棣更是牛叉冲天的君王,心中也不喜太子朱高炽,但最终也没换太子。

    李渊更惨,直接被李世民赶下台,软禁在宫中做了憋屈的太上皇。

    这一次国君祭天,却让宁政念祭天疏。

    这对太子何止是敲打?

    简直就是在太子的脸上抽耳光。

    所以天下群臣才有这么大的反应。

    不管是文臣武将,纷纷上奏折讨伐。

    此时天色阴沉,雷公阵阵,显然是上天不满国君。

    这是要下罪己诏的。

    眼看着父王如此狼狈,太子如何心中不痛快?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就要到了,应该要出发了。

    但天上乌云反而更加阴沉了,雷声更加密集了。

    众臣心中欢喜,但脸上却悲戚惶恐。

    “这可怎么是好啊?”

    “祝相,要不然您去和陛下说说,换个日期祭天吧?”

    祝弘主就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大宗正,要不然您去和陛下说说,换日子祭天?”

    一旦换日子,那就要收回旨意,不能由宁政念祭天疏了。

    就等于国君唾面自干。

    大宗正宁裕也仿佛没有听见一般。

    忽然,六王子宁景道:“这样等着也不是法子啊,五哥此事完全因你而起,要不然你去劝劝父王?”

    这话就是诛心了。

    什么叫因为宁政而起?

    就好像今天乌云压顶,雷声滚滚完全是因为宁政招来的一般。

    而三王子宁岐,就仿佛一切都和他无关,一身戎装,如同寒冰矗立。

    今天的祭天大典,他是最高军事统帅,维持整个祭天秩序。

    六王子宁景话音一出。

    所有人纷纷称是。

    “对对对,五王子您去和陛下说说啊。”

    “最近五殿下受到陛下器重,您的话陛下能够听得进去。”

    宁政还是第一次穿着蟒袍出现在朝堂之上。

    在众臣眼中,他的出现是如此的扎眼多余。

    之前你一直在犄角旮旯,为何不依旧躲在角落?为何一定要跑到众人眼中碍事呢?

    所有臣子纷纷围攻宁政,逼迫他去见国君,请求改期祭天。

    仿佛一切都是他的过错。

    宁政一开始面色胀红,不知所措,但后来又渐渐平静了下去。

    “好了!”

    忽然,宁启王叔一阵怒喝。

    他德高望重,内心也看不上宁政,更不喜欢沈浪。

    但是他也看不惯群臣这么幸灾乐祸,逼迫国君,逼迫宁政。

    “谨记你们作为臣子的本分。”宁启王叔淡淡道:“祝相,种枢密使,管好你们下面的人。”

    这话的语气,已经非常严重了。

    这大概还是有人第一次对宰相祝弘主这般不客气地说话。

    然后,宁启王叔离开大殿,前往后宫。

    ……………………

    “陛下,要不然改日子吧。”宁启王叔道:“这天是晴不了了,雷声越来越猛,乌云越来越压抑。”

    国君宁元宪冷道:“王叔,你也来责怪寡人吗?”

    王叔宁启跪了下来,道:“老臣不敢!”

    宁元宪道:“王叔,最近朝堂发生的事情你也看得清清楚楚。太子宁翼可有半分孝顺之意吗?隐元会借贷一事,还有群臣围攻寡人一事,他可有半点为寡人解围之意吗?寡人不但是他的君王,也是他的父亲。我就算敲打他了又怎么样?寻常家的儿子还知道维护父亲威严呢?而他呢?”

    宁启王叔道:“陛下是君,太子少君也是君,他也要维护自己的权威,他也要为身后的群臣做表率。若是他服软了,那岂不是辜负了群臣的忠心?”

    “哈哈哈……”宁元宪怒笑道:“这就是了,这就是了,在他的心中群臣比寡人更加重要。太子在寡人面前是臣,在臣子面前是君。那你说说,他是应该先尽臣子本分,还是尽君主本分呢?”

    顿时宁启王叔哑口无言。

    法理上,太子当然是应该先尽臣子本分。

    宁元宪道:“太子是一群文臣支持的,从小饱读圣贤书,口口声声天地君亲师,口口声声忠孝仁义。结果呢?他做到忠孝二字了吗?他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面去了吗?可见这群读书人啊,对他们有利的就口口声声圣人教诲,忠孝仁义,对他们不利的就装着什么都不知道。‘’

    顿时宁启王叔再一次哑口无言,他是一个老好人,品行也比较正直,但才华也只能算是一般。

    足足好一会儿,宁启道:“陛下,太子是国本,不可轻易动摇。”

    宁元宪道:“王叔,您对这句话理解是有误的。太子是国本这句话不假,但说的是太子这个位置是国本,一定要维持这个位置的权威,但并非指这个人。正因为太子之位乃是国本,所以才有德有才有贤者居之,德行排在最前面。”

    宁启内心想说陛下您的德行,大概也就是那回事啊,为何对太子苛求这么多。

    但是细细想来,国君宁元宪是刻薄寡恩,但你要说他德行差,也不至于。

    想了好大一会儿,宁启王叔道:“如今乃多事之秋,朝局不宜动荡,所以太子权威还是多多维护的好。”

    宁元宪叹息一声。

    王叔宁启这一句话说对了。

    倾国之战就在眼前,朝局确实应该稳定为主。

    所以他也只是想要稍稍敲打一下太子,压根没有易储之意。

    然而没有想到太子一系的反应如此激烈,几乎是如同潮水一般朝着宁元宪席卷而来。

    真正万夫所指。

    这个太子寡人就碰不得了吗?

    那他还是寡人的儿子吗?

    当年万历皇帝就是因为这样,和他的臣子对抗了几十年,结果失败而告终。

    宁启王叔道:“言归正传,今日祭天还是改期吧。我知道群臣的意思,是想要让陛下服软认输,收回之前的旨意。但这些陛下可以不要理会,您只要下旨改期祭天便可。剩下的事情,老臣去和祝相商议。”

    这又像是一把刀戳中了宁元宪的心。

    他给金木聪做媒,就是释放出一个信号,祝氏家族权位永固。

    别管是不是太子宁翼上位,祝氏家族都屹立不倒。

    因为金木聪显然是宁政的嫡系,祝氏家族根本不需要答应婚约,只要表示出善意便可。

    那一场相亲,根本就不是两个人的姻缘,而是一次政治试探。

    结果祝氏家族完全不领情,金木聪明明已经通过了祝柠所谓的相亲三问,但还是被一口拒绝,便是尝试性交往都没有。

    之前每一次遭遇攻击的时候,祝弘主都会出来为宁元宪挡风遮雨。

    而这一次,他就站在边上旁观,任由国君宁元宪被风吹雨打。

    宰相是做什么的?

    宰相是君王的助手,而且是君王和臣子的缓冲。

    宰相不出面,这是让君王亲自下场和臣子博弈吗?

    所以当年嘉靖皇帝受够了和臣子们下场厮杀,就挑选了严嵩这条恶犬上台,让严嵩去和臣子们撕咬,自己高高在上作为裁决者。

    可是这样的事情,宁元宪实在做不出来的。祖宗的留下来的江山经不起这样折腾,而且他的时间也不多了。

    但是今天这种情形怎么办?

    天上乌云压顶,雷声轰鸣。

    祭天还要不要继续?

    如果继续的话,万一天下暴雨,那真的就是一场惨剧了。

    局面就会彻底恶化!

    到那个时候,为了挽回士气,只怕他这个君王真的要下罪己诏了。

    不继续?

    改日期祭天?

    那就表示他这个君王妥协认输了。

    那群臣一定会得寸进尺,趁你病要你命。

    你以为服个软,就一切平安无事了?

    不可能的!

    政治斗争一旦服软妥协,就是把肚子留给敌人,对方的刀子难道会不捅过来。

    “去叫宁政过来,让沈浪也过来!”

    片刻后,宁政和沈浪进来。

    宁政二话不说,直接跪下。

    他内心充满了负罪感,觉得父王之所以遭到如此局面完全是因为他的缘故。

    其实这和宁政无关。

    这场战役是由太子和三王子引起的。

    根源还是当时国君病倒,这二人不顾病榻之上的宁元宪,直接掀起了党争,置国君之威严于不顾。

    宁元宪道:“沈浪,寡人相信你,你说今天的天气,能够放晴吗?会不会下雨?”

    旁边的宁启王叔寒声道:“沈浪,你小心说话,不要再给陛下惹麻烦闹事。”

    在宁启王叔看来,国君宁元宪之所以有今日之被动,沈浪完全是罪魁祸首。

    不过宁元宪不会和他计较的,宁启此人就是一个严肃的老好人,这样的人做不出真正的坏事。

    沈浪沉思了一会儿道:“陛下,我不知道,我不确定。”

    沈浪确实不确定,他不是万能的,不知道今天会不会下雨。

    国君宁元宪闭上眼睛,陷入了犹豫和挣扎。

    因为接下来他要做的决定很重要。

    是宣布祭天大典继续,那样天降暴雨就意味着祭天大典失败,他宁元宪触怒上天,要下罪己诏,君王的威严会受到致命打击。

    宣布祭天大典改期,就意味着这一次斗争,国君认输。

    猛地一咬牙,国君下旨到:“祭天大典继续!”

    大不了寡人下罪己诏好了。

    …………………………

    国君旨意一下。

    群臣震荡。

    然后服从。

    内心深处,却在渴望赶紧下暴雨。

    这样祭天大典就失败了。

    国君宁元宪就威严扫地。

    “起驾,出宫!”

    随着大宦官黎隼一声令下。

    几千人的仪仗队伍,浩浩荡荡离开王宫,沿着玄武大道南下,前往上古祭坛。

    几百名演员,穿着各式各样的衣衫。

    几百名乐手,抬着几百种编钟乐器。

    文武群臣,穿着特制朝服,跟随。

    南宫傲率领一万大军,宁岐率领一万大军,一前一后,拱卫君王,参加祭天。

    ……………………

    上古祭坛,在国都的东南角,距离王宫九里左右。

    这里有一座巨大的圆形祭天之坛。

    里面祭祀上古诸神,三皇五帝。

    整整走了一个半时辰,才走完了这九里路。

    因为祭天要心诚,所以就算国君也要步行。

    整个队伍凝重肃杀。

    几乎从来都不祈祷的宁元宪,此时也忍不住在内心祈祷。

    天公作美,天神保佑。

    放晴吧!

    但是一路走来,天色非但没有放晴,乌云越来越低。

    明明已经上午了,天应该越来越亮的,结果却越来越暗了。

    雷声一阵比一阵惊人。

    这天真是吓人!

    群臣鸦雀无声。

    但是玄武大道周围的民众却在议论纷纷。

    这是上天发怒了。

    这绝对是不祥之兆啊。

    国君内心阴霾越来越深。

    最后他已经不敢奢望天空放晴,只奢求不要天降暴雨。

    就这么阴沉着天,就这样雷声滚滚祭天。

    如此虽然谈不上成功,但起码不算彻底失败。

    一旦天降暴雨,那真的是一场灾难。

    ………………

    到了上古祭坛。

    所有人按照自己的位置,整整齐齐站立。

    钟声止。

    鼓声起。

    祭天正式开始!

    大宗正宁裕,兼任祭天大典司祝,主持整个大典。

    第一步,迎帝神,国君左门进入圜丘坛,至中层平台拜位时燔柴炉,乐奏“始平之章“。国君至上层皇天上帝神牌主位前跪拜,上香,然后到列祖列宗配位前上香,叩拜。回拜位,对诸神行三跪九拜礼。

    第二步,奠玉帛:国君到主位、配位前奠玉帛,乐奏“景平之章“,回拜位。

    第三步,进俎:国君到主位、配位前进俎,乐奏“咸平之章“,回拜位。

    在几万人的目光中,宁元宪一丝不苟地根据规章祭天,表情严肃威严。

    但是他的内心却在不断下沉。

    因为闷雷已经渐渐变为响雷了。

    乌云已经压到了极致。

    明明是春初,但是空气却非常闷湿。

    他甚至都已经嗅到了暴雨的味道。

    罢了,罢了。

    上天你要下雨,那就下吧。

    大不了寡人下罪己诏。

    宁元宪心中已经几乎放弃希望了。

    而下面站立的天下群臣,面孔肃穆,心中却无比快意。

    上天下雨吧,下雨吧。

    惩罚这个任性妄为的君王,让他知道自己错了。

    而在场两万大军,却内心充满了阴霾。

    他们很多人可是要去南瓯国战场的,如果祭天失败,岂不是不祥之兆。

    那是不是意味着大战要失败,他们要死在战场之上?

    大宗正宁裕眉头紧皱。

    尽管他也觉得国君太任性,但毕竟他是宁氏中人,也见不得群臣如此对抗君王。

    但愿不要下暴雨。

    祭天大典第三步结束。

    宁裕大喊道:“祭天大典第四步,行初献礼!”

    这话一出,群臣振奋,睁大眼睛,耳朵竖起。

    因为很快就要诵唱祭天疏了。

    宁政要丢大人了。

    国君也要丢大人了。

    此时宁政的紧张任何人都看得出来。

    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所以接下来他诵唱祭天疏,绝对是口吃结巴。

    一定会出丑,出大丑。

    而且这个时候,天上雷声已经响到极致,乌云也压抑到极致,马上就要下大暴雨了。

    宁政诵读祭天疏口吃,天神发怒天降暴雨,简直就是大惨剧。

    从此之后,宁政的夺嫡之路彻底泡汤。

    太子借着上天之威,压倒君王妖心,从此之后国君应该能够老实下来,不敢瞎折腾了。

    祭天第四步进行中。

    国君到主位前跪献爵,回拜位,乐奏“奉平之章“,舞“干戚之舞“。

    接下来!

    宁政要出场了!

    他要诵读祭天疏了。

    在袖子里面,宁政将一管特殊的药水注入体内。

    整个过程神不知鬼不觉。

    瞬间!

    所有的紧张不见了。

    宁政整个人,再一次进入了极度的自我状态。

    整个灵魂仿佛冲破了躯壳,俯瞰整个大地。

    万众瞩目原本让他无比紧张,而此时却熟视无睹。

    这几万人,就如同草木,如同蝼蚁。

    这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了。

    宁政龙行虎步,来到祭台之上。

    所有人惊诧地发现。

    宁政的气质变了。

    之前所有的紧张和胆怯全部消失了。

    虽然个子矮胖,但是迈步之间,竟然充满了王霸之气。

    那个表情,那个目光,竟然睥睨天下。

    站在祭台之上。

    万众瞩目宁政。

    口吃吧,结巴吧,丢人吧。

    打雷吧,下雨吧!

    国君该下罪己诏了。

    而就在此时!

    “轰隆隆……”

    天上一个可怕的炸雷。

    无比的突然,极度之响,震耳欲聋。

    顿时间!

    许多大臣猛地吓得一哆嗦。

    有些演员甚至吓得道具掉落在地上。

    有些老臣,甚至直接被这惊雷吓得坐倒在地。

    太惊人了。

    这声雷霆,太响了。

    然而,面对如此惊天之雷,宁政巍然不动。

    他开始张口!

    开始诵唱。

    于昔洪荒之初兮,混涝,五行未运兮,两曜未明,于中挺立兮,有无容声,神皇出御兮,始判清,立天立地人兮,群物生生。

    这音一出。

    所有人震惊!

    这,这哪里有半分口吃啊?

    分明是抑扬顿挫,字字分明,中气十足啊。

    这诵唱的效果,堪称惊艳啊!

    紧接着,编磬、编钟、鎛钟伴奏之声响起。

    刹那间!

    天上雷声静止!

    仿佛上天诸神都侧耳倾听。

    宁政继续诵唱。

    声音猛地拔高。

    这个时候,当然就是黎穆大宗师的天魔音诀了。

    大宗师将声音注入到宁政声音之中,浑然一体。

    刹那间!

    宁政的声音并没有变响多少。

    但是却充满了强大的冲击力,穿透力,震撼力。

    众人听得一阵阵毛骨悚然。

    随着宁政的诵唱越来越激昂。

    全场将士听得一阵阵热血沸腾。

    无数人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

    这,这是谁写的祭天疏啊?

    竟然如此恢弘,如此华美?

    这是谁编的曲啊?

    竟然优美,如此悠远?

    这明明是念祭天疏。

    但是却仿佛现代人在现场感受大师级的演奏会一般。

    金色大厅,世界级的男高音歌唱家高歌,不管是否能够听懂,都足够引起灵魂的颤栗,都足够让你感觉到头盖骨要掀起的。

    而此时,在场无数人就是这种感觉。

    黎穆大宗师的天魔音诀太强大了。

    声音就算隔着二里距离,也依旧震撼。

    真正的振聋发聩!

    真正的惊艳四射。

    全场彻底震惊!

    也就是在此时!

    忽然,一阵大风吹过。

    大风起兮云飞扬!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就算在大风之中。

    宁政身姿坚定,诵唱之声竟然完全不受影响。

    竟然活生生把这大风呼啸之音都压了下去。

    就算在大风中,哪怕站得最远的士兵们,也听得清清楚楚。

    宁政的声音越来越高昂。

    黎隼大宗师的天魔音越来越惊人。

    在大风之中。

    引发众人一阵阵战栗。

    刹那间!

    天上的乌云,被狂风卷起,散去!

    一缕金色阳光,猛地穿透云层。

    直接照耀在宁政的身上。

    刹那间!

    他的身上仿佛被金光笼罩。

    全场惊呆!

    包括沈浪,也彻底呆了。

    这一幕?

    他完全没有想到啊。

    天公竟然是如此作美?

    这一切真的是天意啊?

    一刻钟,宁政祭天疏诵唱完毕!

    震撼绝伦。

    华丽之极的表演。

    而恰恰此时,天上乌云散尽。

    阳光普照大地。

    天空晴朗!

    仿佛天公开颜!

    太,太他妈的震惊了。

    全场所有人,被震撼得鸦雀无声。

    宁政第一次在天下人面前的亮相,极度完美。

    感动天公开颜色。

    而在场两万名士兵受到了强烈的震撼之后,却再也忍不住了。

    这是上天的预兆啊。

    先是阴沉雷鸣,之后乌云散开,阳光普照。

    这表示这场大战我们要大获全胜啊。

    顿时,两万士兵振臂高呼。

    “万岁,万岁,万岁!”

    “越国万岁,越国威武!”

    “陛下万岁,万岁!”

    两万人的声音如同雷鸣,响彻天际。

    震耳欲聋。

    宁政表演结束,退下祭台。

    接下来,舞台交还给国君宁元宪。

    此时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宁元宪内心的狂喜。

    太好了!

    太完美了!

    这次不是寡人动手,而是上天狠狠将耳光扇打在群臣的脸上。

    望着下面诸多臣子面如土色,国君宁元宪心中无比畅快。

    哈哈哈哈!

    上天都站在寡人一边。

    天意,天意啊!

    接下来祭天继续!

    国君宁元宪无比畅快地表演,整个人得意得仿佛要飘飞起来。

    祭天第五步,行亚献礼;

    第六步,行终献礼;

    第七步,撤馔;

    第八步,送帝神。

    第九步,望燎。

    祭天大典结束!

    而在场臣子几乎浑浑噩噩。

    刚才那一幕,确实给他们带来无以伦比的震撼。

    甚至他们的内心都充满了怀疑。

    难道真的是天意?

    五王子宁政真的受到上天诸神的庇护?

    难道他真的是越国的天命之主?

    否则刚才为何有如此异象?

    太惊人了!

    何止是天下群臣?

    就连国君宁元宪也被彻底震了。

    心中也在惊诧,莫非真的是上天预兆?

    提醒寡人立宁政为少君?

    ……………………

    注:第一更送上,我去吃点饭,然后接着写第二更!兄弟们支持不要停,糕点叩谢顿首。

    谢谢书城的读者,海角,leon,牛一羊,李加豪,郝文浩,踏雪无痕,昵称什么最烦了,谭磊,Qwertyuiop等人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