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大功告成!金山金海!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浪弟,你会把整个国都的勋贵都得罪的。”云梦泽忍不住道。

    沈浪把玩着手中的金块,笑道:“哥,你怕得罪这些越国勋贵吗?”

    云梦泽道:“我怎么会担心?我是帝国大使啊,压根就没有求到他们的机会啊。”

    沈浪道:“以后我也不和他们打交道啊!将五殿下扶上太子之位后我拍拍屁股走人了,管他们死活?而且我早就得罪过他们了,还在乎再得罪一遍?”

    云梦泽道:“那万一以后你还想骗他们怎么办?”

    沈浪道:“那就编造一个更加动听的故事啊?哥你听过韭菜吗?”

    云梦泽点了点头。

    沈浪道:“韭菜这玩意,割完一茬后用不了多久又会长出来的。鱼的记忆只有七息,而在利益面前,人的记忆未必比鱼更长。”

    云梦泽道:“那你觉得浮屠山会不会找你麻烦?”

    沈浪摇头道:“不会的,我还没有践踏他们的底线。况且浮屠山的势力范围在西边晋国那边,有国君罩我,他们的手还伸不到越国来。”

    云梦泽无奈地看着沈浪。

    这么胆大包天的人,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

    春眠阁内。

    离开当红姑娘聘聘的房间后,西隆子爵府世子王弼好后悔。

    因为他没有忍住。

    沈浪说得明明白白,每碰一次女人,力量就丢失百分之十的。

    王弼觉得非常有道理,因为龙血刚刚进入他的筋脉,还没有彻底转化成为他的力量,还不稳固。

    这个时候你若泄了阳气,那力量流失也很正常。

    不是有一句老话嘛,那玩意的能量相当于十倍的血啊。

    他实在忍不住啊?

    但他又超级过瘾,因为他重拾了男人的尊严,把聘聘这个妖精杀得丢盔卸甲,痛哭求饶。

    之前丢掉的脸面,现在全部找回来了。

    看着她迷离的脸蛋和崇拜的眼神,别提有多骄傲了。

    但他的心真的在滴血。

    丢失了百分之二十的血脉力量了啊。

    可是真的很难忍啊。

    我王弼发誓,从今天开始一个月内我绝对不碰女人,如果碰了就让我重新回到之前萎靡不堪的样子。

    这对于他来说,几乎是最毒的誓言了。

    从小妖精聘聘的房间出来之后,王弼嚣张地走着王八步。

    已经吃饱了,现在应该去装逼打脸了。

    我要让整个国都知道,我王弼再也不是昨天的王弼了。

    弃我去者昨日不可留!

    这首诗已经出名了,一开始有人说是兰疯子做的,但后来又莫名其妙成为沈浪的作品。说兰疯子只是背了下来而已。

    再过几个月,恩科会试就要开始了。所有读书人都屏住呼吸盯着兰疯子和兰氏十兄弟。唯恐他们又去参加。

    不过到现在为止,他们完全没有要参加文武会试的意思。

    今天已经是深夜了。

    但是对于国都的纨绔子弟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春眠阁人声鼎沸,温暖如春。

    国都有两大绝妙的去处,秋愁居,春眠阁。

    前者是文人喜欢去的地方,后者是武将勋贵子弟喜欢去的地方。

    秋愁居,一听就是吟诗作对,太装了。

    春眠阁多好,一听就知道是睡觉的地方。

    整个国都武将勋贵家的纨绔子弟,有一大半都在这里玩。

    “哟?这不是王三息吗?”

    见到王弼走着王八步,很多人顿时不爽了。

    切,你王弼嚣张什么?

    区区西隆子爵府世子而已。

    在国都,你们家的爵位就算是小鸟一只。

    而王三息,就是他的外号了。

    就是说他本事太弱,扛不住三息时间。

    这天下真的只有取错的名字,绝对没有叫错的外号。

    不过一般情形下,这些勋贵家的纨绔子弟都不会撕破脸皮,不会当面喊,只有死对头才会喊这样羞辱性的外号。

    此时取笑王弼的,便是扬武伯爵府世子华熊。

    此人和王弼绝对是死对头。

    为何?因为王弼的父亲抢走了华熊父亲华庭伯爵的位置。

    华氏家族也曾经是非常显赫的,但是因为在上一场夺嫡之争上站错队了。

    事实上,当时华庭伯爵真的仅仅只是去宁元武王子府上去送了一次礼物而已。

    宁元宪登基为王之后进行了大清洗。当时华庭伯爵尽管保住了性命,但是却靠边站了。

    之后他拼命跪舔国君,整整巴结了十来年,终于再一次得到了国君的信任,接着花了巨大代价去谋求天北行省副提督之职。

    金钱花了无数,膝盖也跪得都要发青,这个位置也终于要到手了。

    但没有想到了,王术直接横刀夺爱,把这个位置截胡了。

    这……这简直堪比杀父之仇啊。

    当然了,后来为了拔高南宫傲的位置,天北行省提督府被裁撤了,改为了镇北大将军府。王术也成为了镇北大将军府的第四把手。

    有权有势的位置一旦丢了,就再也回不来了。如今华庭伯爵还在枢密院里面呆着,担任着一个三品官,上不上,下不下的。

    他奈何不了王术,但是他的儿子却可以欺负王术的儿子啊。

    所以华熊和王弼也成为了死对头。两个人对骂过无数次,也打架过不知道多少次。

    但羞耻的是王弼每一次都是失败者。

    不管比扳手腕,还是摔跤,还是比武全部都输给了华熊。

    甚至在男女的那点事情,也输得体无完肤。

    王三息这个外号,就是华熊取的。

    久而久之,王弼都怕了华熊了,每次见到都绕着走,到最后索性完全避开他。

    有华熊在的地方,他绝对退避三舍。

    否则每一次都被揍得鼻青脸肿,实在太丢人了。

    屡战屡败。

    这几个月王弼甚至都不敢来春眠阁了。

    今天晚上他再一次杀回来了。

    不但要在聘聘妖精的身上找回男人的尊严,还要在华熊身上找回武者的尊严。

    报仇雪恨,就在今晚!

    “华熊,你说什么?再说一句试试看?”王弼跋扈道。

    华熊一愕,这王弼今这个弱鸡今天是吃错药了吗?见到他不但不逃跑,而且还敢当面叫板?

    顿时他拳头紧握,浑身发出了一阵阵骨骼脆响。

    这华熊天生雄壮,力气很大,之前每一次都能彻底碾压王弼。

    “怎么着?王弼,爷爷几个月没有揍你,皮肉痒痒了?”

    王弼站在楼梯之上,大声道:“华熊,之前你欺我辱我,今日我要十倍还之!今天晚上热闹,上百个弟兄都在,上百个美人也都看着,你我比武如何?如果谁输了,跪在地上磕三个响头喊爷爷我错了!”

    这话一出。

    整个春眠楼顿时沸腾了。

    在场所有的纨绔和姐儿纷纷凑上前来。

    “哟,王三息这是喝醉酒了吗?竟然敢和华熊比武,之前他输给华熊起码几十次了吧?”

    “何止啊?简直是见一次被揍一次,在华熊手下连三招都挡不过,而且变得越来越菜了。”

    “王弼这是找虐,实在是活得不痛快了。”

    听着所有人的贬低,王弼心中大爽。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所有人都贬低我,所有人都看不起我。

    然后我大发神威,直接将华熊打个半死,惊爆所有人的眼球,享受所有人的震惊。

    多爽啊。

    这才是装逼打脸啊。

    “你敢吗?华熊!”王弼大吼道。

    华熊哈哈大笑道:“你舍得死,我就舍得埋!”

    王弼道:“空口无凭,立字为据。”

    然后,两个人当着几百人的面立下了比武契约。

    输者跪在地上磕头三下,并且高呼:爷爷我错了。而且就算出现伤亡,也绝对不追求任何责任。

    接着春眠居的伙计们纷纷动手,把大厅中央的桌子全部搬走,清理出一个三十平方米左右的空地。

    “下注了啊,下注了啊。”

    “赌王弼赢的,一赔五啊!”

    “一赔六,赶紧来下注啊!”

    “一赔七,有人下注吗?”

    结果,没有一个去下注的,所有人都觉得王弼必输无疑,因为他武功距离华熊实在太大。

    之前两人打过几十次,王弼全部惨败,华熊力气太大了。

    而做庄之人是一个超级大贵族,宁庆。他的父亲就是当今王叔宁启。

    “小公爷,为何不能买华熊赢啊!”有人喊道。

    宁庆道:“那不如你来开这个赌局,不管赔率有多低,只要超过一,你收多少我押多少。”

    华熊必胜无疑的,谁要开他的赌局谁是傻逼。

    吆喝了好几遍后,都没有一个人去买王弼赢,小公爷宁庆便要作罢。

    结果王弼一挥手道:“我买一千金币,买我自己赢。”

    然后,整整一千金币堆在桌子上。

    小公爷宁庆一愕,然后点头道:“行,这个赌注我收了。”

    顿时间所有人更加错愕。

    王弼今天是受到刺激了?脑子彻底进水了?

    不但找打?而且还主动破财?

    顿时间,许多纨绔连女人也顾不上玩了,紧紧盯着王弼和华熊的比武!

    ………………

    “当!”

    一声锣响,比武开始!

    华熊狰狞一笑:“王弼,今天爷爷就打断你一条腿,让你尝尝瘸子的滋味!”

    然后他举起手中的木棍,无比凶猛地朝着王弼冲了过去。

    对于王弼,他完全完虐的。

    速度完爆,力量完爆。只不过以前没有签订契约,不敢下狠手。

    这一次不但要将王弼打得半死,还要断他一条腿。

    然而下一秒钟!

    他只觉得眼前一花,王弼竟然就冲到了面前。

    “砰!”

    一声巨响!

    “咔嚓!”

    华熊先是一呆,然后感觉到撕心的剧痛。

    因为,他的髌骨被打折了。

    所有人顿时一呆?

    王弼速度竟然这么快?

    不但躲过了华熊的一棍,而且直接抽中华熊的右腿?

    “啊……”

    华熊抱着被砸断的右腿,在地上拼命的惨嚎。

    王弼上前,单手抓起了二百多斤的华熊,猛地一扔。

    直接扔出了好几米之外。

    比如结束。

    王弼秒杀华熊!

    所有人再一次震惊了。

    我的天!

    王弼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不但速度变快了。力量竟然也变大了好几倍。

    他之前是个废物啊,这次恩科武举考试第一关就落败了,石锁连提都提不起来,成为武学之耻。

    这华熊人如其名,就如同熊一般强壮,足足有二百多斤啊。

    王弼竟然一只手就提起来了。

    太惊人了!

    他,他这是有什么奇遇吗?

    短短一天时间内,竟然变得这么厉害?

    王弼心中又爽又后悔。

    沈公子果然没有骗我,一个月内果然不能碰女人。

    碰一次,血脉力量减少百分之十。

    刚在在沈公子家中,我明明单手能够举起四百斤石锁,而且还轻而易举。

    而这华熊才二百七十斤,却费了我好大力气。

    沈公子诚不欺我呀!

    但是见到所有人震惊的眼神,他又爽透了!

    此时,聘聘那个妖精步履破蹒跚走了出来,颤抖道:“王弼公子,你究竟是有什么奇遇啊?刚才在房中将奴奴折腾得半死,现在又轻而易举秒杀了华熊,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这下子,所有人更加不敢置信。

    不是吧?

    王弼变得这么厉害了?

    “哈哈哈哈哈……”王弼狂笑。

    这黄金龙血果然妙绝啊!

    果然改变了我的命运啊。

    我王弼要崛起,要逆天了!

    于是众多纨绔子弟蜂拥而上,如同英雄一样地围着王弼打听。

    王弼走到小公爷宁庆的面前道:“谢谢小公爷,让您破费了。”

    宁庆也无比震惊,足足好一会儿点头道:“成,明日就把七千金币送到你家中去。”

    王弼心中更是大爽。

    这等于他一文钱没出,还赚了一千金币啊。

    我王弼要走上人生巅峰了。

    于是,他更舍不得回家了,直接开了一席吃酒。

    众多纨绔子弟纷纷拥在他的身边,想要询问清楚。

    王弼嘴还真的挺紧,硬是不说。

    当然他不是因为守口如瓶,而是不想别人也去沈浪那里买黄金龙血。

    你们都变强了,那我还怎么装逼打脸啊?

    不管别人怎么讨好,他都只字不发。

    于是,一众纨绔子弟,还有聘聘美人拼命给他灌酒。

    王弼直接喝得淋漓大醉。

    顿时嘴里再也守不住秘密了。

    “我为何会变强?因为我去沈浪那里买了黄金龙血,哈哈哈哈!”

    “你们就不要去打什么主意了,沈浪不可能卖给你们的,因为我和云梦泽的关系特别好,他才卖给我一管黄金龙血的。”

    众人一听,顿时惊诧。

    我靠,不是吧!

    沈浪还真的有黄金龙血,他不是吹牛,不是骗钱啊。

    “王弼,你花多少钱买的一管黄金龙血啊?”

    “六千金币,整整六千!”

    众人一听,心中一颤。

    这个价格还真是挺贵的,但是……却很值啊。

    喝了黄金龙血之后能够变强,六千金币也值啊。

    …………………………

    次日天不亮!

    就有一个人鬼鬼祟祟地从后门进入了长平侯爵府。

    沈浪在宁焱怀里被吵醒了。

    “你是谁?什么事?”

    因为来的这个人,竟然蒙着面。

    没办法啊,太子和三王子下了封杀令的,来的这个人不敢暴露身份啊。

    “沈公子,这是六千金币,我买你一管黄金龙血!”

    来人不但蒙面,还装着很沙哑的声音。

    六千?

    沈浪不由得一愕。

    咦?

    我滴乖乖。

    我一开始只打算卖三千的,后来涨到五千,怎么现在又变六千了?

    沈浪也不装逼了。

    直接拿出一管“黄金龙血”道:“我必须申明,这黄金龙血之功效要看个人体质的,对有些人作用很大,但对有些人作用却一般。”

    这话一出,对方不由得一愕。

    这沈浪该不会那假的来骗我吧?

    沈浪道:“为了公平起见,你必须现场喝完黄金龙血,如果有效的话,我收下你的黄金,如果无效,我分文不收!”

    这话一出,对方不由得大喜。

    “沈公子真乃君子也!”

    这虽然是失败的样品,但沈浪也绝对不会流落出去的。

    所有人必须当场喝掉。

    对方稍稍犹豫了几秒钟,因为怕沈浪在里面下毒啊。

    而且还拿出了一根银针试毒。

    沈浪心中不屑,我要是下毒,靠你银针能试得出来?

    见到沈浪讥讽的目光,对方不由得讪讪然。

    然后仰头,先开面罩的一个角落,背过身躯,一饮而尽。

    接着,他就静静地等待发作了。

    “啊!”

    忽然,他猛地一阵高呼。

    没有想到啊。

    这黄金龙血的功效竟然如此之快。

    整个人仿佛要炸裂了一般。

    全身肌肉不断隆起。

    完全可以清晰感觉到力量在飙升。

    整个身体仿佛要飞起来一般。

    而且内心有一团火焰,瞬间要将整个人烧成灰烬。

    太强了!

    这个人也看到了“四百斤”的石锁,不由得走了过去。

    猛地举起。

    我竟然变得这么强?

    四百斤石锁都可以轻而易举单手举起来?

    太牛逼了。

    这黄金龙血货真价实。

    六千金币,太值了,太值了!

    此人几乎忍不住要仰天长啸!

    从今以后,我XXX要崛起了。

    我的家族要崛起了。

    父亲,我要让你看看,我才是你的骄傲。

    然后,他朝着沈浪拜下:“沈公子真乃神人也,告辞了!”

    沈浪道:“且慢!”

    对方道:“沈公子,有缘再见,别的也无需多言。”

    这话的意思非常明白,你不要想知道我的身份,而且也别想要我去支持宁政,这是不可能的。

    生意归生意,立场归立场。

    沈浪道:“我有一句忠告。”

    对方充满了戒备道:“说!”

    汽油车,不能加柴油。

    不对,说错了。

    “一个月内不要碰女人,碰一次,黄金龙血功效降低百分之十!”

    “告辞!”

    对方听完后吗,直接离去。

    他一边狂奔,心中无比兴奋。

    我的速度也变得这么快了?

    而且感觉体内有无穷的力量啊。

    我不要骑马回家,也不要乘马车。

    我要跑回家,我要围绕国都跑三圈。

    不小心经过春眠居门口。

    内心火焰竟然无法抑制,他不由得想起了沈浪的忠告,一个月内不能碰女人。

    我就碰一次,就一次!

    然后,他一咬牙,一跺脚,就进去了。

    从中可见沈浪是何等的洁身自好,四过春门而不入!

    ………………

    接下来!

    沈浪要忙疯了!

    因为买来黄金龙血的人已经开始排队了。

    而且每一个人都从长平侯爵府后门进来的。

    有一句名言说得好,后门如果走得多了,那也和前门没有什么区别了。

    没人说过吗?那就当是我说的。

    长平侯爵府门庭若市。

    卓氏来送茶的时候,发现了无比诡异的一幕。

    在场几十个人,都穿着一模一样的黑色衣衫,都带着黑色的面罩。

    而且为了隐藏体型,甚至穿着黑斗篷,还带着黑手套。

    牛逼牛逼。

    不过你们这样子,估计也不方便喝茶了吧。

    而且这些人之间,互相也不说话。

    不能泄露身份啊。

    否则会被太子和三王子封杀的。

    但是一旦错过了改变血脉的机会,会后悔终身的。

    “王陵?”有人沙哑喊道。

    “不是我!”有人赶紧道。

    顿时,所有人朝他望去。

    那人一颤,直接起身离去,并且道:“我没有来过这里!”

    但是……

    半个时辰后,他又来了。

    混在几个人当中进来的。

    ………………

    就这样!

    沈浪的黄金血脉卖了一管又一管。

    全部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而且不能带走,要喝下去确定有效,再收钱。

    沈浪完全是黄金收到手软。

    一开始还每一根细细检验,后来直接用X光眼一扫。

    当然,里面也有个别人耍无赖。

    喝下去之后,明明起了功效,却偏偏说没有用,要将黄金拿回去。

    沈浪直接下令,把他的面罩摘下来,衣衫扒光了,扔出去。

    对方立刻改口,有效有效!

    虽然他觉得自己变强了,但是面对几十名女壮士,他觉得自己肯定是打不过的。

    有些时候,当你觉得一件事情会很顺利的时候。

    实际上!

    它会比你想象中的更加顺利。

    这群纨绔为了掩人耳目,每个人都带着面罩,藏头露尾。

    这太符合沈浪心意了啊。

    这下子更加死无对证了啊。

    一个月后,黄金龙血的效果全部消失了,你们也别来找我。

    我什么时候卖过你黄金龙血了?

    你别造谣啊?

    你拿出证据啊?

    有字据吗?有收条吗?

    没有吧!

    什么?你在黄金上做了记号?

    不好意思,所有黄金我都融掉重新炼成金条了。

    你说这是你家的黄金?那你喊它的,它如果答应你,那就是你家的,否则就不是!

    而且这群人就算觉得自己血脉被改变了,大部分也小心翼翼藏着掖着,不敢表现出来。

    唯恐被太子和三王子知道了,给家族带来灾祸!

    但是纸哪里包的住火啊?

    太子和三王子早就知道了。

    他们不知道具体有谁来沈浪这里买黄金龙血了,但知道沈浪家里门庭若市。

    那么他们有办法阻止吗?

    没有!

    总不能将宁政的长平侯爵府包围起来,不许任何人进出吧。

    而且国君先人一步,派了两千禁军进入了长平侯爵府。

    那意思还不明显吗?

    保护沈浪卖黄金龙血,保护黄金!

    就这样!

    沈浪每天都在卖。

    到最后,甚至一句话都不用说了。

    给黄金龙血。

    喝下!

    交钱!

    “我给你一句忠告!”

    对方还没等沈浪说出口,便接口道:“不能碰女人!”

    牛逼。

    连最后的忠告都省下来了!

    三天之后!

    沈浪受不了了。

    这个工作太枯燥了。

    他把交易工作全部交给武烈和咸奴。

    顺便说一声!

    咸奴已经只有一百五十斤了,然后几乎要亮瞎了所有人的狗眼。

    没有想到,这个腰围八尺的女壮士竟然真的是一个美人。

    兰疯子的眼光太毒了。

    沈浪每天一半时间用来抱女儿,另外一半时间用来做实验。

    什么实验?

    当然是如何改变正常人的血脉。

    比如木兰宝贝。

    他可是答应过的,要把木兰变成天下第一高手的。

    总不能食言吧。

    但是科学实验确实如同传说的那样。

    失败是必然,成功才是偶然。

    沈浪已经失败了几百上千次了。

    甚至已经推翻了无数种设想。

    不知道换了多少次理论方向。

    但看上去,仿佛毫无希望一样。

    ………………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

    十天时间过去了!

    距离沈浪和国君约定的半个月之期已经到了。

    两个人约定,如果沈浪在半个月内筹集道三百万军费,那国君就册封宁政为越国公。

    这段时间都是武烈和咸奴再卖黄金龙血,沈浪几乎没怎么关注过了。

    他大概知道,赚来的钱肯定超过三百万金币了,但具体有多少,他真的不清楚。

    最后这一天!

    沈浪出现在交易者的面前。

    那个人见到沈浪不由得一愕,之前不是两个女人在卖吗?

    怎么现在沈浪亲自来卖了?

    “抱歉!卖完了!”

    那个人震惊。

    竟然卖完了?怎么可能!

    我好后悔啊,我为什么不舍得这六千金币啊。

    我还等着降价呢?

    “沈公子,我愿意多出一百金币,多出一百金币啊。”

    “对不住,彻底卖完了。”

    然后沈浪挥了挥手,直接下令将那人扔了出去!

    这一波韭菜算是割完了!

    这么好的生意,在很长时间内是不能再做了。

    这一波割得太狠了,需要让韭菜休养生息。

    黄金龙血的交易,彻底结束!

    沈浪开始清点收获!

    并且把所有的黄金交给国库。

    这批黄金,他一枚金币都不会留的。

    全部用来做军费。

    来到地下金库。

    沈浪完全惊呆了,这……这是真正的金山金海啊!

    视野所能够看到的地方,都是金灿灿的黄金啊。

    沈浪颤抖道:“总共卖了多少黄金?”

    “四百九十三万!”

    “多少?”

    “493万!”

    我,我的天。

    国君只要求他筹集三百万金币。

    结果,沈浪在半个月内,筹集了近五百万!

    太疯狂了!

    ………………

    注:今天两更一万五多,诸位大大,月票能助我一臂之力吗?真有些无力,拜托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