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残暴打脸!国都震动!惨死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听到沈浪的话,众多地痞流氓全部呆了。

    当时签订这个赌约的时候,鬼知道沈浪会赢啊。

    这么逆天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会发生。

    结果现在真的发生了。

    那怎么办?

    当然是偷偷溜走了。

    难不成还真的吃十斤吗?

    于是,一众签过名按过手印的地痞流氓纷纷离去。

    我们要是赢了,当然是不会放过你沈浪的。

    但我们输了,就休想我们履行赌约了。

    我们这群人什么债都赖的,别说是赌债了,我们了连嫖资都要赖掉。

    “哪里走?”

    武烈寒声道。

    紧接着,又涌出来了几十名女武士。

    直接把两个路口一堵,不准这些人离开。

    这些地痞顿时怒了。

    “不关我的事情,我压根没有和沈赘婿签过任何赌约,我只是来看热闹的。”

    “我是来打酱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让开,好狗不挡路,母狗也一样。”

    “再不让开的话,老子脱裤子了啊。”

    这些泼皮无赖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了,完全没有廉耻的。

    武烈一指某个泼皮寒声道:“你脱,现在就脱!”

    武烈虽然长得英俊像是男人,但毕竟也是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很俊,身材很火辣的女人。

    这个地痞流氓一阵浪笑,还真的直接脱掉了裤子,大叫道:“我脱裤子啊,谁要是敢挡我去路,小心碰得一身骚啊。”

    武烈面孔一寒,下令道:“捏爆。”

    顿时,她麾下的一名女壮士戴上手套,猛地朝着那个地痞猛地一捏。

    那个地痞瞬间脸色一变。

    瞬间苍白得没有任何血色。

    那股剧痛,超过生孩子的一百倍。

    “啊……”

    无比凄厉的惨叫几乎穿破云霄。

    然后这个地痞直接倒地,捂住蛋拼命地翻滚。

    太痛了。

    整个人都要抽搐了。

    全场所有地痞流氓顿时间只觉得头皮发麻,蛋蛋一缩。

    靠!

    还真的捏爆啊。

    之前只是口口声声的威胁。

    现在动真格的了。

    武烈寒声道:“所有地痞流氓,凡是和公子有过赌约的,全部呆在这里不要动,任何人胆敢离开,直接捏爆。”

    这下子。

    所有人都被吓住了。

    妈蛋,太可怕了。

    不过这些地痞流氓依旧不担心,

    当日我们是签字而且按手印了,但是写的要么是假名,要么就是花名。

    你沈浪知道我是谁?

    我说我没有签过,你能拿我怎么办?

    想要老子服输?

    做梦吧!

    但接下来无比可怕的一幕出现了。

    沈浪开始点人。

    他站在高处,手指朝着某人一点。

    顿时,几个女武士上前,猛地将一个人揪出来。

    “你们干嘛,你们干嘛?”

    “我根本没有和沈浪赌过,我没有签名,我也没有按手印。”

    但是接下来,沈浪直接找到了这个人当时签的名字,而且还找到了他的指印。

    这人顿时呆了。

    这怎么可能?

    沈浪还真的认出他来了。

    过目不忘啊。

    随着沈浪的指认,当日凡是签过名字的地痞流氓,一个个被抓了出来。

    没有一个差错,没有一个疏漏。

    沈浪当然记住每一个人。

    他可是有智脑的,就相当于给每个人都拍了照片存放在脑子里面。

    需要的时候,将这些画面调出来便是了。

    众多地痞顿时慌了。

    难不成真的吃X十斤吗?

    那会死人的。

    而且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了。

    顿时有人高呼道:“舞弊,沈浪舞弊。”

    “对,沈浪的手下科举考试舞弊,一定舞弊了。”

    这话一出,立刻得到了大多数人的响应。

    在场本就有很多落榜者。

    刚才光顾着看榜单,也懒得理会沈浪和这些地痞流氓的矛盾。

    现在看了一遍又一遍,发现还是没有自己的名字?

    这怎么可能?

    我才华横溢,这一次的策论和诗赋我写得这么好,怎么可能落榜?

    最关键的是兰疯子,他只是一个流浪汉,一个乞丐而已,从来都没有正儿八经上过学。

    怎么可能夺第一名?

    还有另外十个乞丐,练武一个月,就中了武举人?

    这怎么可能?

    一定是舞弊了。

    “天道不公,天道不公。”

    “沈浪舞弊,沈浪舞弊!”

    “天诛地灭,天诛地灭!”

    这些落榜者镇臂高呼,打赌输掉的地痞流氓顿时狂喜,唯恐天下不乱,顿时喊得更加厉害。

    于是,在场大几千人齐声高呼。

    “科考不公,有舞弊,有舞弊!”

    “考官出来,考官出来!”

    “沈浪舞弊,天诛地灭,天诛地灭!”

    有几十名落榜考生直接来到祝红屏的面前,大声道:“祝红屏公子,这次恩科文试你本是第一名,众望所归。结果因为沈浪舞弊,让乞丐兰疯子夺了第一,何其不公?祝公子,我们要为你讨回一个公道。”

    “对,祝公子你是第一名,你是宰相大人的孙子,您喊陛下为姑父,如何能忍下这口气?”

    “走,走,走,我们去讨回一个公道,祝公子我们都站在你这一方。”

    这些落榜考生觉得自己势单力薄,有必要找一个出头鸟。

    祝红屏第一名丢了,而且身份高贵,他来做这个出头鸟最好不过了。

    祝红屏心中也非常不忿,他也觉得里面有鬼。

    否则他的第一名为何会丢?而且还是被一个乞丐夺走?

    但他是名门子弟,怎么可能被这些落榜考生利用?

    “诸位,告辞了。”

    祝红屏二话不说,直接离去。

    众多落榜考生大失所望,但事情就这么算了?

    不,绝对不可能!

    有些人是因为不甘心,有些人是因为单纯的愤怒想要发泄,而有些人则是唯恐天下不乱。

    众多地痞流氓纷纷造势。

    “考官出来,考官出来。”

    “不然就砸了贡院,砸了贡院。”

    “去礼部,去枢密院,去尚书台告状!”

    “肯定有舞弊,一定有舞弊!”

    “砸了贡院,砸了贡院。”

    “去哭圣庙!哭圣庙啊!”

    在几千个地痞流氓的引导下,许多落榜考生一下子失去了理智。

    真才冲入贡院之内打砸。

    整个局面彻底失控。

    整整几千人,彻底失去了理智。

    “砰砰砰……”

    转眼之内,贡院被砸了一个稀烂。

    贡院之内的圣人雕像也被抬起来。

    “杀了沈浪,杀了沈浪。”

    “沈浪舞弊,罪魁祸首,打死他,打死他……”

    一小群唯恐天下不乱的流氓在人群中高呼。

    然后,真的有一两千人朝着沈浪冲过去,想要趁机将他杀之。

    一半是落榜考生。

    他们的内心本就痛恨妒忌沈浪。

    你本是贱民之子,为何能够入赘玄武侯爵府,为何能够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而我们却要苦苦读书。

    你也读书,为何你不需要考试就能成为举人,而且还能做官?

    现在还带出了十一个乞丐骑在我们的头上作威作福。

    你沈浪让十一个乞丐去参加恩科考试,本就是藐视我们,现在竟然他们还高中了,而我们却落第了。

    另外一半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地痞流氓,愿赌不服输。

    沈浪你这个小赘婿,竟然还想要让我们吃屎?做梦吧你。

    我们活活将你打死!

    “沈浪舞弊,打死他,打死他……”

    一千多人,拿着木棍,拿着石头,朝着沈浪冲去。

    “保护公子!”

    几十名女壮士形成一个圆圈,猛地将沈浪保护在中间。

    “踢死不论!”

    剩下的几十名女武士凶猛狂踢。

    “砰砰砰……”

    不踢别的地方,专门踢这些人的命根子。

    这个时候,不管你是地痞流氓,还是落榜考生,全部踢爆卵蛋。

    顿时间,一个又一个人直接飞了出去。

    发出一阵阵无比凄厉的惨叫。

    伤势稍稍轻一些,捂住命根子拼命翻滚。

    伤势重的,面色发青,直接痛苦得抽搐过去。

    武烈寒声道:“还有谁?还有谁敢上来。”

    而这个时候,一个地痞猛地冲到了他的面前,他真的是止不住势了,冲得太猛了。

    武烈面色一寒。

    朝着那流氓的双腿之间猛地一踢。

    “啊……”

    那人的惨叫声戛然而止,就仿佛一只青蛙被踩死一般。

    在空中鲜血喷出。

    这下子不仅仅是鸡打蛋碎,整个盆骨都被踢碎了。

    “还有谁,还有谁?”

    武烈大吼。

    咸奴大吼。

    全场众人,再也不敢上前,只在人群中高呼。

    上千人面对上百女壮士,不敢上前一步,只敢振臂高呼。

    “沈浪舞弊,天诛地灭!”

    “沈浪舞弊,天诛地灭!”

    “去告状,去中都督府告状,沈浪不但舞弊,而且公然在街市上打死人。”

    “去告状。”

    “去哭圣庙,去哭圣庙!”

    然后几千人浩浩荡荡离开了贡院之外。

    一部分人去天越中都督府,告状沈浪科考舞弊,并且当街行凶杀人。

    另外一部分人去哭圣庙。

    顿时间,整个国都大乱。

    喊打喊杀!

    ………………

    哭圣庙,一直以来都是书生的杀手锏。

    中国古代也是这样的。

    一旦关系到科举舞弊案,考生们立刻抬着圣人的雕像到处游街。

    然后跪在文庙面前嚎啕大哭。

    国都的圣庙年初刚被烧掉,眼下这一座还是刚刚修建起来的。

    此时圣庙之外的空地上,足足有两千名考生跪在那里嚎啕大哭。

    “天道不公,天道不公。”

    “圣人啊,你们睁开眼睛吧,看看这个污浊不堪的世界吧。”

    “这个考场不干净啊。”

    “沈浪舞弊,沈浪舞弊。圣人啊,你降下一道雷霆,亟了沈浪这个畜生吧!”

    原本只有落榜的考生来哭圣庙。

    后来涌来的人越来越多。

    很多没有参加科考的书生也涌来了。

    因为他们曾经落榜了,而且现在看来科举无望。

    发展到后面,甚至有些中举的人也来了。

    最最疯狂的是有两个考生,这一次恩科明明中举了,竟然也跑过来哭圣庙。

    这……这是真的头脑发热啊。

    今夜我们都是落第生。

    “天道不公,天道不公!”

    “天诛沈浪,天诛沈浪!”

    ………………

    恩科文试的主考官礼部侍郎,还有其他五名考官脸色苍白,甚至瑟瑟发抖。

    他们猜测到,这次发榜会引起轩然大波,但没有想到会闹得这么大。

    “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我就知道!”

    “当时真应该让祝红屏第一名的。”

    “关键是这次恩科考试没有舞弊啊,不信这些考生可以来查考卷啊。”

    翰林学士院的第一副主考冷笑道:“你以为他们在乎真相吗?他们只是想要闹事,想要闹大,然后重新再考一次而已。”

    “就算不再考一次,也要逼迫陛下妥协,罢黜兰疯子的第一名,罢黜那十个中了武举的乞丐。”

    “他们疯了吗?陛下的性格他们会不知道?几天之前,他们围攻礼部,围攻枢密院的时候,不是被陛下直接赶走了吗?”

    第一副主考道:“当时他们想着次日就要考试了,而且兰疯子等人不会考中的,所以暂时退缩了而已。现在既然已经落榜了,当然就破罐子破摔,借机发泄对陛下,对沈浪的不满,拼命把事情闹大。”

    “我们会不会被牺牲啊?如果陛下为了安抚这几千名考生,说不定真的会定为舞弊案,那我们六人就成为炮灰了。”

    “都怪沈浪,这个小畜生为何要多事?兰疯子和十个乞丐都已经榜上有名,你偷偷在家里高兴便是了,为何还要出来兴风作浪,还要激怒这些人?”

    第一副主考道:“没用的,沈浪出来挑衅这些人固然是火上浇油,但如果他躲在家中不露面,也会被人视为做贼心虚,总之要闹事的人还是会闹事。”

    “那怎么办?怎么办?”

    主考礼部侍郎道:“现在关键看祝氏家族了,如果祝相给这群书生撑腰的话,那陛下也要让步,也要惩罚沈浪,。”

    宰相祝弘主,是越国官场上的擎天玉柱,真正之文胆。

    ………………

    祝氏家族内!

    祝红屏在祖父面前露出了真性情。

    “祖父,孙儿不服,我养望四年,对这次恩科考试第一名志在必得,我要的是连中三元,现在竟然输给了一个乞丐,这让我情何以堪。”

    “这里面肯定有舞弊,请祖父彻查。”

    宰相祝弘主望向孙儿的目光非常地温和。

    “外面的情形如何了?”祝相问道。

    管家道:“几千人去中都督府告状,说沈浪科考舞弊。另外几千人在哭圣庙,人越来越多,事情闹得越来越大。”

    祝相道:“宫中有何反应?”

    管家道:“毫无反应,陛下仿佛完全不知道此事一般。”

    祝弘主点头道:“知道了。”

    管家道:“主人,陛下这是什么意思?他这是要牺牲沈浪吗?向几千个书生妥协吗?”

    祝弘主摇头道:“不,陛下只是在等我的反应而已。”

    眼下的局面已经很明朗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盯着宰相祝弘主。

    如果科举有舞弊,那祝红屏就是第一受害人。

    而且祝弘主还是文人领袖。

    一旦他决定站在这些落第考生的这边,当然收买了无数人心。

    到那个时候,沈浪肯定挡不住这位老宰相。

    甚至宁元宪也可能要退让。

    “主人,已经有很多书生来到我们家门口跪下了。”

    “越来越多。”

    宰相祝弘主闭上眼睛,竖耳倾听。

    果然听到了。

    “祝相,请为天下读书人做主啊。”

    “祝相,请您力挽狂澜,还神圣科举一个清白啊。”

    “祝相,请您维护圣人尊严啊。”

    这些书生不但哭圣庙,而且还来哭宰相府了。

    宰相祝弘主挥了挥手。

    其他人都退了下来,就留下了孙子祝红屏。

    “乖孙,你很骄傲自负,这是好事,我祝氏的孩儿就是要这股子傲气。”祝弘主温和道:“但是你这次得了第二名,祖父其实挺高兴的。”

    这话一出,祝红屏一愕。

    祝弘主道:“乖孙啊,今日祖父就教你一句话,凡是不可过于追求圆满。”

    祝红屏道:“不就是亢龙有悔,盈不可久,孙儿读过不止百遍!”

    这祝红屏在其他人面前还算是斯文有礼,但是在祖父面前毫不掩饰的,说话就直来直去。

    “也是,也不是。”祝弘主道。

    祝红屏道:“我本来能得第一的,难道就因为我的身份,就要让我排第二名?这也未免太虚伪了,我就是不服,做人这样畏畏缩缩还有什么意思?”

    “哈哈哈……”宰相祝弘主也不生气,递过去几页纸笑道:“我乖孙好好看看,看看这份考卷上的策论,还有诗赋写得如何?比起你的如何?”

    祝红屏接过来一看。

    先飞快看了一遍,接着又细细看了两遍。

    顿时面红耳赤,羞愧不已。

    祝弘主更加高兴道:“乖孙,这策论和诗赋,比你的如何?”

    祝红屏垂头道:“比我写得好。”

    祝弘主道:“好多少啊?”

    祝红屏道:“好很多很多。”

    祝弘主道:“现在你可还觉得有人打压你吗?”

    祝红屏摇头。

    祝弘主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乖孙虽然出色,但是难免出现一个妖孽,不好比的。”

    祝红屏心中又不忿起来。

    再给我十年时间,我未必不如此人。

    宰相祝弘主道:“其实硬要说这次科考有舞弊也无不可,这篇策论,还有诗赋根本不是那个兰疯子作的,而是沈浪做的。”

    “沈浪?”祝红屏惊声道:“他?”

    “对啊!”祝弘主道:“他今年可才二十岁哦,比你大不了三岁。为了这场恩科考试,他事先写了很多很多策论和诗赋让兰疯子背下来,结果还真的考了。”

    祝红屏道:“爷爷,您怎么知道?”

    祝弘主道:“当然是陛下告诉我的,这种事情他不会瞒我的。”

    接着,宰相祝弘主道:“乖孙,现在你还要去讨回公道吗?兰疯子夺得第一名,确实不靠真本事,他的文章确实没有你好的。”

    祝红屏摇头道:“科考本就不禁押题,孙儿以为有人打压我这才不忿的。现在……心服口服。”

    接着,祝红屏道:“爷爷,我看这沈浪轻浮放荡之极,唯恐天下不乱,完全不像是一个大才。”

    祝弘主道:“这人啊,就是一个混世魔王,不到万不得已啊,别去招惹他。”

    接着,祝弘主目光移到别处道:“但是也不要走得太近,免得招祸!”

    …………

    天黑了!

    但是整个国都依旧不安宁。

    仿佛沸腾了一般。

    三王子的中都督府外,几千人跪在那里,不断地敲鼓。

    “都督大人,我们告状啊。”

    “都督大人,沈浪当街杀人,罪不可赦啊!”

    而圣庙之外。

    几千名书生,加上围观看热闹的,足足有上万人。

    点燃了无数的蜡烛,密密麻麻如同星辰一般。

    无数书生开始绝食。

    而且轮流嚎哭。

    光一群人嚎哭实在嗓子受不了啊。

    一次一千人,轮流哭。

    而且哭词全部都编好,这样哭起来才有声势。

    一开始编了很多句,后来发现还是一句的效果好,不断重复便是了。

    “天道不公,圣人蒙羞,沈浪舞弊,天诛地灭!”

    考生们砸了贡院,又哭圣庙,闹得这么大,王宫内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这让书生们看到了希望。

    陛下只怕是要妥协了,大家再接再厉,再把事情闹大。

    人再多一些。

    这样沈浪就必死无疑了。

    这次恩科考试就算没有舞弊也要变得有舞弊了。

    这样一来,就必须重考了。

    而那些已经考中的大部分考生当然不愿意多事。

    但这个时候谁敢开口的,你要开口就是读书人公敌,你就是和沈浪一伙的。

    沈浪舞弊,你们也舞弊了吧,否则怎么你们就考中了?

    而这个时候,国都的交际花们又不甘寂寞了。

    整整十几个花魁都来声援考生们。

    她们能做的当然是义卖。

    不过,卖的不是身体啊,而是歌喉。

    她们不知疲倦地在圣庙之外,为落榜考生们唱曲。

    而且唱的都是圣人诗词。

    而且还临时创作。

    而且创作的每一首歌赋,都包含这十六个字。

    “天道不公,圣人蒙羞,沈浪舞弊,天诛地灭!”

    当然为了达到夺人眼球的效果,她们加上了很多更惊人的词语。

    比如天哭地嚎。

    又比如天裂而泣,地裂而嘶。

    这群花魁是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热点,这种时刻是炒作名声的最好机会,名声就是身价啊。

    而且她们也不喜欢沈浪。

    为何?

    因为沈浪从来没有找过她们,也没有来捧过她们。

    相反,他还藏头露尾偷偷去青楼找那些下贱的清倌儿。

    你沈浪好歹也是风流才子,不来找我们这些声名远扬的花魁,反而去找那些直接出卖/身体的贱人,你什么意思啊?

    瞧不起我们吗?

    沈浪还真的没有瞧不起她们,单纯就是不愿意招惹。

    太麻烦了。

    我还要吟诗作对才能得到你这位花魁的青睐,然后去你小楼喝一杯酒,还觉得光荣得不得了。

    我沈浪又不是傻逼?跑去给你涨身价?

    大家简单直接一些不好吗?

    一手交钱,一手交睡。

    诚然我沈浪有心无胆,没有真正去交易过,但就是这样想的。

    但是我若和你们这些花魁吟诗作对,一副恋奸情热的样子,岂不是对不起我娘子?

    我很爱木兰宝贝的,精神绝对不出轨。

    正是因为这种对她们的冷落,沈浪也成为了花魁界的公敌。

    ………………

    次日朝会!

    许多御史,许多文武官员纷纷磨刀霍霍。

    如今国都大乱。

    大家正好趁机火上浇油。

    一定要趁机废掉沈浪麾下那十一个乞丐的功名。

    一定要趁机拿下沈浪。

    这群人就那么恨沈浪吗?

    或许是!

    但他们的目标并不是沈浪,而是想要借沈浪让国君低头而已。

    国君让十一个乞丐参加恩科考试,确实激怒了这些文武官员。

    我们读书十年,练武十年,才有资格上考场,才有资格做官。

    现在沈浪就因为得到陛下你的恩宠,他随便找的十一个乞丐就能够参加科举考试?

    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这样我们颜面何存?

    不,这样圣人之道何存?

    本来那十一个乞丐没考中也还罢了。

    偏偏十一人都考中了,而且那个兰疯子竟然还夺了第一名。

    这还得了?

    那我们这群文武官员,岂不是被打脸了吗?

    证明了我们之前弹劾沈浪都是在妒忌,都是在胡闹?

    证明你陛下是慧眼识英才,我们这些臣子就被猪油蒙了心?

    这哪行啊?

    现在几千名落榜生,几千名书生起来闹事了。

    正好给我们机会。

    大家火上浇油,一定要把这个舞弊案办得板上钉钉。

    国君你就算在恩宠沈浪,也挡不住几千名读书人,也挡不住上百个文武官员吧。

    所以,这上百名官员袖子里面都藏好了弹劾奏折。

    就等着朝会开始,然后一棍子打死沈浪。

    至于真相?

    完全不重要。

    大殿之上。

    上百个文武官员摩拳擦掌。

    此时,外面忽然一阵骚动。

    然后见到所有人纷纷拜了下去。

    “祝相!”

    “老师!”

    “祝师!”

    祝弘主来了,他所过之处,不管文武大臣纷纷拜下。

    祝相都来了。

    大家有主心骨了。

    此战必胜了!

    祝相一动,陛下都要妥协。

    众人拥着祝弘主。

    一位大臣目含热泪道:“祝相,您是咱们的领袖,您要为咱们读书人做主啊。”

    “这些读书人惨啊,几千人跪在圣庙之外嚎哭,嗓子都出血了。”

    “而且都开始绝食了。”

    “就连青/楼女子也看不过去了,纷纷声援这些落榜考生。”

    “祝相啊,这次科考或许真的有舞弊啊,十一个乞丐,全部高中,这怎么可能啊?”

    “祝相沈浪此子兴风作浪,是一个祸害啊。”

    “祝相,文武科举关乎国家命脉,若科举有舞弊,那整个国家的根子就烂掉了。”

    “为了圣人尊严,为了我越国千秋功业,请祝相为天下读书人做主啊,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啊。”

    然后,上百名官员整齐拜下道:“请祝相为文武考生做主,我等马首是瞻。”

    宰相祝弘主点头道:“行,一会儿你们都别急着上本,我先上!”

    众多官员狂喜。

    那最好了,祝弘主是天下文胆,群臣领袖,国君的老师兼岳父。

    有他出手的话,沈浪必死无疑,国君也要妥协。

    大家紧随其后,也不会有触怒国君的风险!

    片刻后!

    国君宁元宪驾到。

    “有本启奏,无本退朝!”

    顿时,所有大臣全部望向宰相祝弘主。

    祝相出列,躬身道:“陛下,臣有本。”

    国君温和道:“相父请讲。”

    祝弘主内心一颤。

    相父这个词,国君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喊过了。

    祝弘主道:“有人说这次文武恩科考试有舞弊,老臣已经去调查过了,所谓舞弊完全子虚乌有,完全是一小波人在兴风作浪,煽动落榜考生作乱,请陛下严惩。”

    这话一出。

    全场文武官员震惊。

    祝相,您……您这是什么意思啊?

    国君宁元宪道:“那按照相父的意见,具体该如何严惩呢?”

    祝弘主道:“以雷霆手段,显菩萨心肠。对于一小撮居心叵测煽动闹事者,该杀的杀,该罢黜功名的罢黜,该流放的流放,但对于大多数糊涂考生,稍作惩戒便可。”

    宁元宪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相父真是老成谋国,就依相父之意。诸位臣工,你们可还有什么意见吗?”

    本来想要弹劾的文武大臣们纷纷躬身拜下道:“陛下英明,臣等赞同。”

    国君和祝相都统一意志了,我们哪里还敢有意见啊?

    “宁岐,你是天越中都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办了。”国君笑道。

    三王子宁岐躬身道:“儿臣遵旨!”

    国君又道:“宁政,你跟着你三哥一起办差吧!”

    宁政出列道:“儿臣遵旨!

    众人心中惊诧。

    陛下这是何意啊?宁政这个废物王子,竟然也有办差的机会?

    只有几个大人物心中才清楚。

    国君这是要给谁沈浪出气呢。只是借宁政之手而已。

    众人不忿。

    凭什么啊?

    这么大的乱子就是沈浪惹起来的,你非但不惩处,还要给他出气?

    “黎恩,你带着禁军也一起去吧。”

    ………………

    一个时辰后!

    国都中都督府,大军出动。

    直接扑向了圣庙!

    此时,十几个花魁还在搔首弄姿地唱曲,为考生们打气。

    小黎公公看了她们一眼,顿时皱眉厌恶。

    “杀了!”

    顿时,几十名如狼似虎冲了出去。

    手起刀落,将十几个花魁全部斩杀。

    香消玉损,鲜血泼溅。

    刹那间!

    整个圣庙全场静寂。

    几千名落榜考生的嚎哭声如同被掐住喉咙的鸭子一般,瞬间戛然而止。

    ………………

    三王子宁岐负责圣庙这边的落榜考生。

    而宁政则负责闹事的地痞流氓。

    当然,所谓宁政负责,其实就是沈浪。

    他列了一个长长的名单,

    整整上千人,全部都是曾经和他立了赌约,但是为了不遵守约定而煽风点火,趁机闹事的地痞流氓。

    他有智脑,任何人都休想逃过他们的法眼。

    拿到国君的旨意后,武烈,苦头欢,还有兰一,兰二等人,带着几百名禁军,如狼似虎一般冲入一家有一家中。

    将这些闹事的地痞流氓全部抓出来。

    你们以为躲起来就有用了吗?

    你们以为逃回家中,房门一闭就没事了吗?

    短短两天时间!

    几百名地痞流氓全部被抓起来,被押到国都之外一个废弃的营地。

    沈浪再一次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群地痞流氓纷纷跪下。

    “沈浪公子,不管我们事啊,您抓错人了。”

    “沈浪公子,我们知道错了,求求您放过我们吧。”

    “沈浪公子,上天有好生之德,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沈浪公子,您只要这次放过我们,以后我们每天都说您的好。”

    这群地痞各个可怜无比,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

    沈浪捂住鼻子,道:“前面有一个巨大的粪坑,里面几十万斤屎尿都不止,因为这是沤肥之地,吃什么十斤,不好量化!我只有一个要求,你们在这个巨大粪坑里面呆半刻钟不死,就饶过你们!”

    随着一声令下!

    禁军开始驱逐这几百名闹事的地痞流氓。

    这几百人鬼哭狼嚎,踌躇不前。

    禁军拔刀,在后面劈砍。

    这几百个地痞流氓,活生生被赶到池塘一般巨大的粪坑之中,然后如同落水的公鸡一般。

    拼命扑腾,翻起了冲天的臭气。

    这个画面,完全惨不忍睹!

    半刻钟后!

    活着爬上来的人,仅仅只有不到五百人。

    近一小半的地痞流氓,溺毙在里面,死状极惨!

    ………………

    注:今天两更一万六,狂求诸位大人的支持,拜托了,糕点叩首拜谢之!

    谢谢大大大大大香蕉,浮财金服,天辰-无情,少年啊成为神话吧等人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