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苦头欢效忠!无敌统帅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活了,活了。”剑王李千秋狂喜。

    沈浪竟然真的救活了苦头欢。

    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不过这样一来,是不是也意味着妻子体内之毒也能解了?

    沈浪道:“剑王前辈,浮屠山和天涯海阁比起来,谁更加厉害一些?”

    剑王摇头道:“不好比。”

    确实不好比。

    天涯海阁仿佛是一个知识圣地,非常之神圣,天下敬仰。

    但是,它不让人害怕。

    而浮屠山代表着神秘可怕。

    天下一般都流传着一句话,宁可得罪君王,不要得罪浮屠。

    这句话已经很能够证明一切了。

    按照沈浪对浮屠山的印象,它就是专业弄毒的。

    但事实并非如此。

    准确说浮屠山是玩神秘学的。

    炼金,剧毒,内功心法,浮屠山都有涵盖。

    而且很少见到浮屠山子弟在外面世界行走,都是外人去浮屠山朝拜。

    但这个组织又比较没有底线。

    浮屠山剧毒威力巨大,本应该不在外面流传。

    但还是有些神通广大的组织能够从浮屠山那里弄到各式各样的剧毒。

    钟楚客大宗师去浮屠山已经好几个月,神女雪隐也去了三四个月了。

    现在依旧杳无音信,真是让人有些担心。

    “现在看来,浮屠山的这种蛊虫仿佛是某种载体。”剑王李千秋道:“它吞噬了任何物质就不断释放这种物质。”

    沈浪点了点头,这种浮屠山的蛊毒看上去确实有些万能。

    沈浪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见过的一切事物都很正常,都没有多少玄幻气息,甚至和地球上的物种百分之九十九以上是一样的。

    但这个蛊虫,确实地球世界所没有的,甚至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沈浪道:“剑王前辈,您觉得浮屠山这个蛊虫是哪里来的?自己培育出来的吗?”

    剑王李千秋摇头道:“不是,应该是从上古世界挖掘来的。”

    上古世界?

    难怪左辞阁主连天涯海阁都不要了,一直远走海外挖掘上古遗迹。

    难怪大劫寺每年也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寻找上古文明。

    一旦找到了,那完全就意味着一个势力的崛起。当然左辞阁主未必是为了崛起之类,他应该就是沉迷于上古世界的文明。

    剑王李千秋问道:“他大概什么时候会醒来?”

    沈浪道:“应该需要两三天。”

    此时,苦头欢心跳恢复了,呼吸也恢复了。

    但是却没有醒过来。

    沈浪用X光眼看过他的血液,里面的黄金血脉蛊虫完全奔腾不息,不知疲倦地改造,复制,繁殖,分裂。

    ………………

    “公子,您能不能管管兰疯子?”咸奴道:“让他不要再盯着我看了。”

    沈浪道:“怎么了?是他的目光太猥琐吗?”

    咸奴摇头道:“不是。”

    她其实不怕猥琐的目光,因为见得太多了。

    因为很多时候,女子表演相扑身上是什么都不穿的。

    当然每一个相扑女郎的身体都很肥壮,身体也根本没什么好看的。

    但重口味的男人多了,就算不重口味也能够猎奇啊。

    沈浪笑道:“那为啥不让他看你呢?”

    咸奴道:“因为他看我的目光就好像看到什么大美人一样,我偏偏长得真丑,这样太怪异了。”

    竟然还有这种说法。

    沈浪道:“好,我尽量,但是小事上我不好管他太多的。”

    咸奴欲言又止。

    沈浪道:“你想要问宁焱是吗?”

    咸奴点了点头道:“公主殿下已经被宗正寺关了好几个月了,按说早就应该放出来了,为何现在都还没有放出。而且陛下那么宠爱您,只要您求情,他一定会放出三公主的。”

    沈浪道:“陛下不是不想放宁焱,云梦泽世子去了炎帝国,找廉亲王解除婚事,还宁焱公主自由。他现在还没有回来,证明事情不是非常顺利,所以这个时候不能刺激炎帝国。宁焱此时在宗正寺内已经换了一个院子,这和当时宁政殿下坐牢是完全不一样的。陛下此时关着宁焱公主是为了她好,是为了让她彻底获得自由。”

    “我知道了,谢谢公子。”咸奴大喜。

    ………………

    兰疯子的天赋,连沈浪都看不下去了。

    他现在每天依旧在背诵沈浪给他准备的策论,背诵速度越来越快。

    这还不算什么。

    关键他还能一边背诵策论,一边看《斗破苍穹》,一边阅读上古书卷,大部分都是关于易经注解的书卷,非常晦涩。

    但是,他一心三用完全不耽误。

    沈浪考过他,不但这些策论背诵没有问题,甚至《斗破苍穹》都能完整背诵下来。

    唯一有点费心的,竟然是阅读上古关于易经注解的书卷。

    当然,这也是他的最爱。

    兰疯子成为战争难民的时候已经十三岁了,从那之后他颠簸流离,辗转几个国家。

    想尽一切办法找书读。

    他所有的知识,几乎都是自学的。

    此时沈浪源源不断地给他提供各种书籍,看得他如痴如醉。

    一心三用的同时,竟然还经常用目光来挑逗咸奴。

    如此才华,真是让人惊诧。

    人比人,气死人。

    ………………

    卞妃身体已经完全痊愈了。

    基本上四五天天就会召宁政入宫一次。

    但从来都不谈政事。

    后宫不得干政,他是完全执行的。

    宁政进宫,也就是陪着她吃吃饭而已。

    这一天,卞妃终于忍不住了。

    “政儿,距离恩科文试仅仅只有三十五天,距离武举也仅仅只有三十九天了。”

    宁政道:“是。”

    卞妃道:“要不要为娘找一个大儒去教那个兰岺读书啊,临时抱佛脚也总好过于没有啊。”

    她已经听说了,这个兰疯子天天在宁政府里要么在看《斗破苍穹》,还有各类小说,要么在看算命的书,压根就没有去读四书五经。

    距离恩科考试仅仅只有一个月多一点了。

    现在开始学习科举方面的知识肯定是来不及了,但至少也要有一个态度出来吧。

    虽然临时抱佛脚用处不大,但也免得考试的时候太过于难堪。

    宁政道:“谢谢卞母妃,但是不用了,沈浪亲自教兰岺的。”

    卞母妃无语道:“沈浪这破孩子自己在科举上都不靠谱,他连秀才都没有考中,举人功名还是向陛下骗去的,就他这样还要去指点别人科举?”

    这是宁元宪的原话。

    不,国君的原话说是讹诈,比骗还要高一个级别。

    他还真没有冤枉沈浪。

    当时沈浪出使羌国,级别不能太低啊,太学监生文凭肯定不够。

    所以沈浪当时就一直向国君要文凭。

    本来想要进士功名的,但宁元宪实在给不了,勉为其难就要了一个举人。

    所以沈浪是科举之耻。

    卞妃道:“我听说这些天,那十个准备参加武举的人,也没有请任何武道教师,也没有学习弓马,依旧天天在家里面吃喝玩乐吹牛?”

    宁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因为卞母妃确实说得没错。

    这十个乞丐到府里十来天了,就没有练过一天武,没有骑过一天马。

    当然,沈浪倒是测试过他们一次。

    结果非常惨烈。

    十个人不要说骑射了,压根没有一个人能够上马。

    战马乖巧站在那里,他们连爬都爬不上去。

    因为每一个人身体都扭曲,有半残疾。

    至于拉弓,更是惨不忍睹了。

    别说一石弓了,就算是半石弓,也没有一个人能够拉开。

    这些日子,这十个乞丐依旧如同往常一样,吃完睡,睡完了吃。

    然后,每天都躺在那里吹牛。

    吹得昏天黑地的。

    那牛吹得,宁政这种正直的人根本就听不下去了。

    一个个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样子。

    而且每个人都吹嘘自己和某某绝色美女有什么什么关系。

    在哪个国家,那个城池的那个千金小姐看上了他,打算招他做赘婿,结果为了一身骨气,他们硬是不去。

    一副为了自由而抛弃荣华富贵的样子。

    然而事实上,这十一人中就兰疯子混得最好。

    起码一个银币十次的女人,他睡了不知道多少个。

    而另外十人全部都是处男,却一个个把自己吹成了绝世老/司机。

    在床上那事你要是少于一个时辰,你都不敢在这群人中说话。当然尺寸这种东西就没法吹牛了,因为大家太熟悉了,互相看过不下一千次。

    兰疯子睡女人没有一次超过五分钟,结果硬生生吹嘘自己持久两个时辰。

    卞妃道:“沈浪也不管管?”

    沈浪何止不管?他每天还要抽一个时辰去跟着十个乞丐一起吹牛。

    而沈浪吹的牛,就更加没法听了。

    这人还说自己去过天上,去过海底,还说自己一年远行十万八千里。

    你以为你是孙悟空啊。

    没错,《西游记》也被金木聪大神写出来了,大红大紫。

    宁政头皮发麻道:“对他们沈浪还是管的。”

    沈浪对这些乞丐只管一件事情。

    个人卫生。

    每天让女壮士压着他们洗澡,用竹刷子刮。

    每人每天刷牙两次。

    谁要是敢随地小便,用弹力惊人的兽筋弹蛋蛋三十次。

    谁要是敢随地大便?那更简单了,直接堵住后眼三天。

    宁政想到弹蛋蛋的画面,顿时不寒而栗,猛地抖了一下。

    实在太惨了。

    那两个人当时凄厉惨嚎,隔着二里地都听得清清楚楚。

    “唉!沈浪这个破孩子,究竟想要做什么啊?”卞妃道。

    一个多月后的恩科考试,肯定是彻底没有指望了。

    接着卞妃柔声安慰道:“政儿,不夺嫡也挺好的。平平安安一辈子,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比什么都好。”

    可见卞妃是对沈浪绝望了。

    顿时,宁政一下子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卞妃问道:“陛下呢?还没过来吗?”

    外面的宦官道:“陛下还在批阅奏章呢。”

    卞妃内心一声无奈叹息。

    国君还是不喜欢宁政,每一次卞妃想要给这对父子创造机会,在一起吃饭说话。

    但只要宁政在她这里,国君都不会来,就算饿着肚子也在自己书房耗着。

    批阅奏章?

    批阅个屁啊。

    你宁元宪根本就不是什么勤政的君主,大多数奏章都只是随便看一眼,然后就打发去尚书台,让他们细细审阅,最后挑选出重要的,并且给出意见,然后再交给宁元宪裁定。

    他就是不愿意和宁政在一起。

    宁政吃饱后,起身告辞。

    “几日之后,我再来看卞母妃。”

    “好!”卞妃也不送,只是用温柔的目光相送。

    在她看来,母子之间是不需要多么客气的。

    果然,宁政刚刚走了不到一刻钟,国君就过来了。

    卞妃用责怪的目光看了国君一眼。

    国君宁元宪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实在是太忙了,刚刚批阅奏折几个时辰。”

    忙不忙你心中没数吗?

    刚才那个奏章,你捏在手里超过半个时辰,就那么二百多个字还没有看完吗?

    卞妃无奈,走过去给国君重新弄几个小菜。

    她发现了,丈夫这个痞赖的性子和沈浪是一样一样的。

    ………………

    恢复心跳后,苦头欢又昏迷了三天三夜。

    尽管处于昏迷之中。

    但他并不是毫无知觉,准确说整个人就仿佛处于某个梦境之中。

    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一幕一幕飞快在大脑内重新上演。

    甚至非常小时候的记忆画面,也支离破碎地涌上了脑海。

    当然更详细的是逃难到越国,被卓氏收养之后。

    在卓氏家族的日子,他过得真不快乐。

    一开始,他只是一个下贱的小厮而已,在武道上脱颖而出之后,卓光卜才将他收为义子。

    但他能够看得出来,义父并非真心喜欢他。反而拼命地压榨他。每天都逼着他练武,但是却又不许他识字。

    而且每天都在给他洗脑,每天都在告诉他,他的一切都是卓氏家族给的,所以这辈子都要效忠卓氏,都要为卓氏抛头颅洒热血。

    当时卓一尘不知道为何义父不许他读书,还以为就如同义父所说,读书无用,他的时光不应该浪费在读书上,应该专心致志地练武。后来卓一尘知道了,义父是想要让他继续傻下去。义父觉得人读书多了,就会想多,就很难保持天真。

    而且有一幕卓一尘记得清清楚楚。

    本来卓昭颜对他态度是非常冷淡不屑的,见之如同奴仆一般。但那段时间他特别沮丧,武道进步没有那么快了,义父卓光卜想尽了一切办法,依旧不能让他继续突飞猛进。

    这个时候,卓昭颜如同小天使一般出现在他的面前。语笑嫣然,无比的亲热俏皮。

    从那个时候,卓一尘就开始沦陷了。

    现在他仿佛也看清楚了,当日卓昭颜的亲近也是刻意的。从头到尾,她都没有真正喜欢过他,甚至没有真正看得起他过。卓昭颜从来都是将他当成奴仆,而不是义兄。

    当梦境进入天涯海阁的时候,有些部分变得清晰起来,有些部分则变得模糊起来。

    左辞阁主是他的老师。但是在梦境中,苦头欢对他的印象竟然非常模糊。仿佛怎么都记不起他的长相。

    左辞阁主还有两个徒弟,一个宁寒公主,一个祝红雪。他只见过祝红雪,从未见过宁寒。

    但是在天涯海阁读书的日子,却变得无比清晰。

    尤其是被张玉音老师狂骂狂打的画面,每一幕都那么清晰。都那么幸福快乐。

    是啊,在天涯海阁的那段日子是多么温馨幸福啊。没有任何功利,没有任何虚伪。

    尽管在算术和国学上他成绩很差,天天挨骂。但是纯粹学习的时光实在太快乐了。在天涯海阁的每一刻钟都仿佛是自由的。

    而且在天涯海阁的那段时间内,他每天练功的时间只有不到两个时辰,但是武道水平却突飞猛进,比在卓氏家族每天勤学苦练要快得多得多。

    但忽然有一天。

    这种快乐的日子戛然而止。

    卓氏灭族。

    卓一尘不得不中断这无比快乐日子,他逃离了天涯海阁。他觉得他有责任复仇,他有责任保护卓昭颜。

    接下来就是大盗苦头欢的记忆。

    他脑子里面仿佛本能地排斥这一切,而且这些记忆太近了,也压根不用细细回溯。记忆画面越来越快。

    最后定格在最后一幕。

    卓昭颜给他下毒,卓昭颜一剑刺穿他的胸膛,并且一脚将他踢下怒江。

    “傻逼啊……”

    所有的记忆在脑子里面回放过一遍后,苦头欢脑海里面只有这三个字。

    多谢沈浪,发明了这么贱的词。

    不然他真的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形容自己。

    傻逼啊!

    太贱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对卓昭颜刻骨的痴恋。

    爱情果然是让人变成脑残。

    苦头欢仿佛做了长长的一梦,仿佛过去的二十年时间都是梦境一般。

    卓昭颜的那一剑,让他彻底清醒了过来。

    傻逼!

    傻逼啊!

    苦头欢忍不住伸手拍打自己的脑袋。

    “砰砰砰……”

    然后,他就猛地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周围空无一人。

    整个人好轻快啊。

    之前的他,仿佛整个身体被一股灰暗的能量所笼罩。

    而现在的他,觉得身边充满了光芒。

    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在天涯海阁读书的感觉。

    太舒服了!

    苦头欢一跃而起。

    然后发现,竟然不痛了。

    这几年他时时刻刻都在被痛苦折磨,五脏六腑传来的痛苦,面孔扭曲传来的痛苦,血脉深处传来的痛苦。

    这种痛苦根本就是难以控制的。

    但因为时时刻刻都在痛苦,就仿佛呼吸一般,所以反而觉得不痛了。

    此时痛苦一去,整个人就仿佛要飞起来一般。

    苦头欢本来要出门去的。

    结果发现了房间内有一面大镜子。

    不由得上前一照。

    然后他彻底惊呆了。

    这个帅哥是谁啊?

    当然了,卓一尘也就是还好,谈不上很帅。

    只不过面孔扭曲之后,整个人丑得惊天地泣鬼神。

    现在猛地恢复了正常的面孔,就仿佛看到了绝世美男一般。

    然后,苦头欢陷入了狂喜之中。

    我的面孔竟然恢复正常了?

    我身上也恢复正常了?

    那扭曲的皮肤呢?那如同被火烧过的皮肤呢?

    竟然一切都痊愈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沈浪究竟在我身上做了什么?

    他究竟有什么魔力啊?

    他知道是沈浪救了他,恢复心跳和呼吸后,尽管依旧昏迷,但他却依旧听得见。

    “嗷……”

    “嗷……”

    “嗷……”

    苦头欢发出一阵阵尖叫。

    在镜子面前整整看了一刻钟。

    这些年面孔扭曲,他带着一张扭曲的面具,口口声声不在意。

    但内心却无比自卑。

    所以他才给自己取了一个外号叫苦头欢。

    现在面孔恢复了。

    他获得新生了。

    过去的二十年,真的就仿佛一场梦魇。

    现在他挣脱了。

    我对卓氏不再有任何亏欠了。

    我对卓昭颜也不再有任何亏欠了。

    他欢快地推门走了出去。

    此时已经是秋天。

    阳光温暖却不灼热,金光灿烂。

    有些树已经开始落叶。

    有些树上已经硕果累累。

    这景色是多么的美好啊?

    除了在天涯海阁的那几年时光,卓一尘根本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关注身边的风景。

    此时才感觉到,世界是如此美好。

    但是……

    来到院子之后,画面就有些惨不忍睹了。

    十个光头正在练武。

    而且每一个身体都多多少少有些扭曲畸形。

    整整玩了十几天了,终于想起来练武了吗?

    不过……

    你们这是练武吗?

    你们每人手中的弓,可有三十斤吗?

    这完全是给孩子练习的弓啊。

    而且就这样,还没有一个人能够拉得开。

    而且拉弓就要站直,挺腰。

    这一个个人,恨不得躺在地上拉弓。

    好不容易练了半刻钟!

    “休息了,休息了……”

    “今天真是太辛苦了,太不容易了。”

    “是啊,是啊,这练武实在是太难了。”

    “如今像我们这么勤奋的人,实在不多了。”

    “我觉得以后我们的规矩要改改,练一刻钟,休息一个半时辰怎么样?”

    “一个半时辰?哪算怎么回事啊?四舍五入,休息两个时辰吧。”

    “行,就这么定了,练习一刻钟,休息两个时辰!”

    “我们实在是太努力了。”

    十个乞丐练习拉弓十五分钟不到,然后就准备躺着休息四个小时。

    就这么躺在院子里面,又开始吹牛。

    苦头欢整个人都要炸了。

    这群人太不长进了。

    他可是带惯队伍的人啊。

    他曾经可是中过武状元的人啊。

    那真是闻鸡起舞,悬梁刺股。

    这群人竟然如此懒散?

    放在我苦头欢麾下,你们的尸体早就凉了。

    苦头欢的每一个兄弟都是他亲自操练出来的,每一个都以一敌十不止。

    他麾下虽然只有二百人,但是来去如风,纵横无敌。

    苦头欢眼睛里面容不得沙子,立刻想要去找鞭子,抽打这群人。

    就你们这幅模样,练一百年也上不了战场。

    就在这个时候,沈浪和宁政走了出来。

    这十个乞丐也不在意,依旧躺在地上吹牛,压根没有任何畏惧。

    因为一直以来,沈浪对他们态度太好了。

    除了不许随地大小便之外,也不怎么管他们,每天还跟着他们一起吹牛。关键他吹的牛,简直要笑死个人。

    而宁政殿下虽然不苟言笑,但是又黑又矮,也不发火,大家也根本不需要畏惧。

    这群人流浪了二十年了,每一个心性都无比懒散。失去了畏惧之后,想要让他们起身行礼是不可能了,站都懒得站起来。

    “沈公子来了。”

    “五殿下来了。”

    “拜见两位大人。”

    “武烈女将军呢?”

    “是啊,一个多时辰不见了。”

    “武烈将军的屁股真是太圆了,超一流。”

    …………

    苦头欢走到沈浪面前,面色有些古怪。

    心中非常感激他的救命之恩。

    甚至不仅仅是救命之恩,还让他获得了新生。

    但苦头欢就是不愿意向人下跪,也不愿意表现出一副感恩涕零的姿态。

    或许这是一种逆反。

    之前卓氏天天要求他这样那样,领养之恩每天都要说几十遍,每天都要他为卓氏鞠躬尽瘁。

    每天都要卓一尘对卓氏忠诚。

    事实上,卓一尘比任何人都忠诚。

    当卓氏家族覆灭之后,没有任何人能够强迫他,但他还是离开了天涯海阁去保护卓昭颜,想尽一切办法为卓氏复仇,为之付出了自己的自由,甚至生命。

    可是他就是不愿意表现出忠犬的样子。

    他是有傲骨的。

    “醒啦?”沈浪上前捶了一下他的肩膀,道:“你之前饶了徐芊芊一命,我欠你一个人情。但是你后来有去刺杀我岳父,我就捶你一拳,你睡过卓昭颜吗?”

    呃?

    问题这么天马行空吗?“

    苦头欢摇头道:“没。”

    “那就好,那就好。”沈浪道:“我跟你讲啊,这个女人那里说不定有毒的,你若真睡了他,说不定会烂鸟。”

    苦头欢一脸懵逼。

    这……这个人就是传说中智近乎妖的沈浪?

    这么一副八婆的样子?

    “你想要我做什么?”苦头欢直接了当道。

    沈浪道:“今后大家在一口锅里面吃饭?如何?”

    苦头欢点头道:“行!”

    沈浪道:“这位是五殿下宁政。”

    苦头欢拱手道:“拜见五殿下。”

    宁政反而礼节更加谦卑,直接九十度拱手行礼:“见过卓兄。”

    顿时苦头欢拜下道:“拜见五殿下,拜见沈公子。”

    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的。

    一开始表现出一副无比傲慢的样子,但别人对他礼遇的话,他就十倍还之。

    沈浪道:“卓一尘,你可愿意成为五殿下府上的千户吗?”

    卓一尘是越国传奇,十八岁的武状元。

    如果正常混官场的话,他现在起码是四品武将了,甚至更高。

    千户对于他来说,真是芝麻粒小官了。

    “好。”苦头欢道。

    沈浪道:“卓兄,你愿意与我一起,辅佐五殿下登基为王,建功立业吗?”

    苦头欢一愕。

    五殿下夺嫡?这怎么可能?

    就算把脑袋拼没了,也没法成功吧。

    但……沈浪既然给他新生。

    那么,他就要用尽性命报答之。

    顿时,苦头欢单膝跪下:“臣卓一尘,拜见主君,拜见沈公子。只要君不负我,我永远不负君!”

    这就是苦头欢的承诺。

    他一旦效忠,那就是一辈子,除非他效忠的人背叛了他。

    我苦头欢,永不先叛!

    沈浪道:“恭喜殿下,获得一员无敌统帅!”

    ………………

    注:今天两更一万六!兄弟们求支持,求月票,给俺!

    谢谢无敌2322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