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沈浪救活卞妃!神乎其技!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此时,宁元宪满脑子里面都是卞妃扭头一笑的那一瞬间。

    他心中仿佛充满了宿命感。

    当年他的妻子就喜欢对他回眸一笑。

    当然回眸一笑其实并不是什么好词,听上去仿佛有些做作。

    但是感情好的男女之前仿佛是有心灵感应的,当女人感觉到目光注视她背影的时候,她当然要给丈夫回应,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比回眸一笑更适合的呢。

    而且当年宁元宪妻子贵为太子妃的时候,就几乎天天为他下厨。

    这甚至不是为了讨好他,而是为了照顾丈夫,只有她才知道丈夫喜欢吃什么,应该吃什么,并且掌握好其中的平衡。

    就因为宁寒公主和姜离帝主未出世儿子的婚约,使得宁元宪当时不得不废后,致使原配妻子郁郁而终。

    但是宁元宪知道,妻子当时很伤心,但是并没有责怪他。

    而这一次卞妃同样是回眸一笑,然后鲜血猛地涌现出来。接着他就失去了还没有出世的孩子,而且马上就要失去卞妃。

    真的是充满了宿命感。

    就仿佛是对他宁元宪的惩罚。

    他满脑子里面都是自己曾经杀过的人,曾经造过的孽。

    就仿佛是上天要收走他心爱的妻子一般。

    当时收走了原配,这一次又要来收走他的卞妃了。

    难道注定他宁元宪不能爱任何人吗?一旦他爱上哪个女人,上天就会收走,难道他宁元宪是真正的天煞孤星吗?

    ………………

    沈浪,找沈浪。

    听到黎隼的话之后,国君眼前仿佛亮起了一道光芒。

    没错,没错!

    还有沈浪,还有沈浪。

    因为关心则乱,所以刚才国君一下子真的没有想起来。

    沈浪会神奇的医术,这一点国君深知。

    但当时沈浪治好了张翀,治好了肠痈绝症,国君下旨不得宣扬,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太过于神奇了,国君不想让人给沈浪打上一个神医的标签。

    神医能够救命,当然很了不起。

    但在这个世界,大夫是不值钱的,哪怕神医也是不值钱的,只有遇到性命之危时才会想到你。

    而人一旦被贴上某种标签就很难再改变了。

    今后有人再提起沈浪的时候,就会想到此人是一个神医,其他应该就不会了,仿佛除了治病救人就不会别的本事了。

    这其实也算是国君对沈浪的一个保护。

    或许是因为保护得太过了,连国君就差点忘记了沈浪还有这本事。又或者他心急如焚,脑子里面已经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此时被黎隼提醒之后,内心顿时涌起了无线的希望。

    “快,快,用最快的速度把沈浪带来。”

    “另外,把宁洁也一并叫来!”

    因为宁洁曾经和沈浪配合过,治好了宁焱。而且卞妃是女子,很多事情让宁洁来做更加合适。

    国君的旨意刚刚落下,小黎公公立刻带着几名武士飞快地冲了出去。

    此刻完全是争分夺秒,和死神在赛跑。

    沈浪啊,希望你能够再一次创造奇迹,拯救寡人的爱妃。

    ………………

    五王子宁政宅邸中。

    沈浪正绞尽脑汁,想着如何拯救五王子宁政。

    他脑海瞬间涌起了许多种法子,但是没有一种非常优秀,都有点勉强的。

    真正好的法子,一定要大巧若拙,不能有什么算计的痕迹。

    准确说,不能让国君觉得沈浪在胁迫他,不能伤他的心。

    夺嫡首先争夺的就是国君的心。

    就在此时。

    小黎公公闪电一般从了进来,速度真是如同鬼魅一般。

    沈浪第一次知道,原来小黎公公的武功如此之高。

    “卞妃流产,引发血崩,十万火急,快!”

    小黎公公进来之后,用了不到两秒钟就把事情说完了。

    沈浪来不及惊愕,立刻飞快冲入房间里面,背起自己的医疗包,朝着外面冲了出去。

    不过小黎公公还是觉得他速度太慢了。

    很快冲进来两个武士,架着沈浪飞快地朝着王宫内冲去!

    ………………

    仅仅一刻钟时间,沈浪就已经进入到宫中。

    进入卞妃的房间之后,满眼都是血迹。

    地上,床上,到处都是殷红的血迹。

    卞妃脸色苍白如纸,呼吸微弱而又急促。

    因为大量失血,是的她必须非常用力呼吸,才能给脑子勉强提供足够的氧气。

    而宁洁公主已经在这里了。

    此刻,卞妃正握着国君的手,仿佛在给他交代后事。

    国君满脸都是泪水。

    真的整张面孔都被泪水糊住了。

    见到沈浪后,国君眼中爆出了前所未有的光芒,颤抖道:“沈浪,能不能救,能不能救?”

    沈浪暂时没有理会国君,而是朝着边上的老御医道:“血崩为何止不住?”

    老御医道:“卞妃强行保胎,吃下了太多的药,所以流产脱落得非常猛烈,伤口较大,而且是在肚腹之内,完全止不住。”

    卞妃瘦弱,大概只有八十斤左右,体内血液重量大概也就是三千多毫升左右。

    此时失血量应该已经在一千毫升左右了。

    尽管她非常努力在呼吸,但是眼神已经迷离了很,很显然是脑供血不足,很快就要进入彻底的昏迷了,完全是凭借一股子意志力在支撑。

    “夫君,请你转告兄长,艳州是陛下之艳州,不是卞氏之艳州,不要给子孙召祸。”

    这是卞妃最后的遗言了。

    国君再也忍不住,直接嚎啕大哭。

    如此贤妃,临死之前依旧在为他考虑。

    最后的遗言竟然是让兄长交出艳州之权,不要成为割据之军阀。

    这更加让国君心痛如同刀绞。

    交代完最后的遗言后,卞妃意志力再也支撑不住,眼睛一闭,整个人直接昏厥过去。

    甚至,连呼吸都仿佛停了。

    刹那间,宁元宪的心脏仿佛猛地裂开,眼前一黑,也几乎昏厥了过去!

    沈浪道:“黎公公,把陛下带走。”

    这个时候,沈浪的话仿佛是旨意一般。

    黎隼和黎恩让两人,不说二话直接进来,不管宁元宪是否愿意,直接将他拖走了。

    沈浪立刻用X光透视眼,检查卞妃的腹内。

    此时胎儿已经流出来了,但是那个巨大的伤口还在,正不断往外涌血,完全止不住。

    一般而言,因为流产是不容易应该这么大出血的。

    沈浪本以为是胎盘滞留,这一般是流产引起大出血的最大原因。

    但是御医这个本事还是有的,胎盘已经从宫内完全剥离了。

    那这个大出血,完全就是因为凝血功能障碍了。

    必须赶紧止血,否则用不了一刻钟,卞妃就会流血而死。

    沈浪一撕开卞妃的衣衫,露出她的小腹。

    飞快拿出笔,在卞妃的肚子上描点。

    “这里,这里,这里……”

    然后,告知什么角度,什么力道,什么深度。

    宁洁长公主的银针飞快刺入。

    整整几十根银针刺入,将卞妃失血宫内伤口封住。

    宁洁果然了得。

    这几十根银针刺入之后,立刻封堵住了伤口的大部分血管。

    这血崩一下子就止住了大部分。

    现在依旧往外流血,但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吓人了。

    沈浪常常呼了一口气。

    “卞妃以前受伤,是不是就不容易止血?”沈浪问道。

    宁洁长公主点了点头。

    果然是凝血功能障碍。

    卞妃体弱,气血两虚,用现代医学术语就是有血液病,或者是血小板减少症,或者是再生障碍性贫血。

    这两种情形都非常容易引起凝血功能障碍。

    得了这种病的话事绝对不可以怀孕的,就算胎儿能够正常成长,未来分娩的时候也无比危险。

    但是卞妃太渴望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了,所以想尽办法终于怀孕了,结果遭遇了如此生死大劫。

    宁洁长公主道:“接下来怎么办?”

    沈浪检查过一遍,凝血功能障碍是容易大出血,但并不是完全止不住,而是需要更长的时间。

    接下来只要血止住,是不需要动手术的。

    但此时卞妃宫内的伤口失血点尽管已经大部分封堵住了,但依旧在渗血。

    这样流下去的话,还是会死的。

    而且卞妃已经陷入昏迷了。

    所以必须立刻输血,往她体内输血。

    因为她失血实在是太多了。

    “必须往她体内输血。”沈浪道。

    宁洁不由得一愕,还可以输血的吗?

    “用谁的血?”宁洁问道。

    这就是关键问题所在了,输血是不能乱输的,必须血型吻合。

    否则会造成输血反应,使得血液凝集彻底堵住血管,那样死得更快,几乎无救。

    万一卞妃是熊猫血型的话,那也基本上玩完了。

    沈浪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演出卞妃的血型。

    验血型对于现代医学来说非常简单,甚至不需要去医院,自己网购试纸就可以。

    但是在沈浪这个世界,这完全是不可能的。

    想要直接验出血型,这根本就不可能。

    但沈浪有法子,直接采用1900年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病理研究所工作的兰茨坦纳的法子就行了。

    他首先取了卞妃的十几管血液。

    然后将血液分离成为血清和红细胞盐水悬液。

    他速度飞快,立刻制作出了十几分血液样本。

    然后他从自己体内抽出了血液,分离成为血清和红细胞盐水悬液。

    最后,将自己的血清滴入卞妃的红细胞盐水悬液之内。

    如果能够无障碍溶解,代表着没有排异反应,代表着沈浪的血可以输入卞妃体内。

    如果发生凝集,那就证明沈浪不可以给卞妃输血。

    结果很快出来了。

    沈浪的血清和卞妃红细胞悬液发生了凝集,如同一团棉絮一般。

    沈浪又从宁洁长公主体内抽出血液,并且分离。

    然后把宁洁公主的血清注入卞妃的红细胞盐水悬液之内,依旧发生了凝集。

    沈浪大声道:“让陛下进来,找十几个身体健康的人进来。”

    他的话真的仿佛如同圣旨一般。

    国君宁元宪第一时间就冲了进来。

    沈浪二话不说,直接将针管刺入国君静脉中取血。

    这个时候沈浪如果想要下毒害人的话,就算有十个国君也已经死了。

    大宦官黎隼欲言又止,但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沈浪道:“陛下,卞妃的出血已经大体止住了,但依旧在渗血大概过一段时间才能止住。卞妃失血过多,需要往她体内输血,这样才能挽救她的性命。”

    国君立刻道:“输我的血,输我的血。”

    沈浪道:“我需要验血,一旦输入的血不对,会造成凝集,那样会更加危险。”

    “刚才我已经试过我自己的血,还有宁洁公主的血,都不行,都有排异反应。”

    “卞妃在王宫内有什么亲人吗?”

    这话一出,小黎公公飞奔离开。

    卞妃在国都有一个侄子,两个侄女。

    沈浪将国君的血液分离,然后将血清注入卞妃的红细胞悬液之内。

    然而……

    很快就出现了排异反应,血液凝集在了一起。

    沈浪痛苦地皱眉。

    不想出现的情形发生了。

    卞妃的血型很独特

    人类血型并不复杂,互相可以输血的概率是很高的。

    理论上O型血可以给大多数血型输血。

    而AB型血液更几乎是万能血型,基本上可以接受几乎所有血型的输血,当然只能是应急之下,输血的话最好还是同血型输送最好,尤其是大量输血。

    国君见到沈浪的脸色,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沈浪道:“卞妃的血非常稀罕,对大多数人的血都有排异反应。”

    国君大吼道:“去找人,去找身体健康的人,身份高贵的人来。”

    随着国君旨意下达。

    上百名宦官飞奔出了王宫。

    片刻功夫后,太子宁翼,二王子,三王子,四王子,六王子等等人都来了。

    因为他们都听说了,需要往卞妃体内输血。

    尽管他们觉得血液珍贵,根本不舍得输出。

    但是卞妃是谁?

    这是国君最宠爱之人,而且她的身后站着卞逍,越国最大的军方巨头。

    不管是太子还是三王子,只要得到卞妃的支持,胜利的天平立刻就会偏移。

    所以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万万不可错失良机。

    这可不仅仅是救活卞妃那么简单,一旦你的血液进入了卞妃体内,救活了她的性命,是不是就有血脉相连的感觉。

    卞妃没有孩子,而且以后也不可能会有了。

    那么输血救活她的人,是不是就相当于他的孩子?

    所以几位王子都无比的积极。

    此时,卞妃的侄子和侄女都来了。

    沈浪避嫌,没有给太子,三王子等人取血。

    而是直接给卞妃的侄子侄女取血。

    虽然说有血缘关系不见得血型吻合,但希望终究大了那么一点点。

    但是结果很快出来了!

    还是不行。

    卞妃的红细胞还是对她侄子、侄女的血清出现了排异发现,出现了凝集。

    此刻不要说国君,就连沈浪也要疯了。

    连有血缘关系的亲人都不行。

    这证明了卞妃真的是稀有血型。

    真是要命,真是要命了!

    因为卞妃依旧在缓缓失血,心跳和呼吸都越来越微弱了。

    宁洁长公主道:“沈浪你要快点,卞妃快要不行了。”

    沈浪道:“灌参汤,但是一丁点,千万不要多,千万不要多。”

    其实这个时候其实根本就不能喂参汤的,因为容易引起更激烈的出血。

    但没有办法啊。

    卞妃的身体虚弱到了极点,随时都可能咽气。

    宁洁长公主给卞妃喂下了一丁点的参汤,没有见到明显好转,但是不能再喂了。

    黎隼飞快给几个王子全部取了血,然后交给了沈浪。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沈浪,当然是害怕他作弊。

    明明某个王子的血可以救卞妃,但他为了打压太子或者三王子,故意说不可以,或者在做实验的时候动手脚。

    现在不但在场几位御医看明白了,就连国君也看明白了。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沈浪动作飞快,将几个王子的血液分离成为血清和红细胞盐水悬液。

    然后,同时将几个王子的血清注入到卞妃的红细胞盐水悬液内。

    很快出现结果了。

    国君一阵踉跄,眼前再一次发黑昏眩。

    依旧出现排异反应,依旧出现凝集了,形成了絮团状。

    此时,所有人都看明白了。

    沈浪颤抖道:“陛下,卞妃的血太特殊了,在场无人能够为他输血。”

    国君颤抖道:“我应该想到的,她从小就与众不同,刚生出来的时候就差点夭折,之后好不容易活了下来,但是身体一直都非常虚弱。”

    太子道:“沈公子,国都有近百万人,怎么都能找到一个可以为卞母妃输血之人吧。”

    沈浪摇了摇头。

    如果过大众血型,不管是A型,B型,还是AB型,又或者是O型,都可以找到大量的匹配者。

    现在整整试验了十几个人,全部都不行。

    这证明了卞妃是稀有血型。

    而一旦是稀有血型,那可能就真的是百万中无一。

    想要找到匹配者,真的如同大海捞针一般。

    关键是没有时间了。

    卞妃已经奄奄一息,而且还在缓慢地失血,随时都可能咽气。

    国君颤抖道:“真,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

    就在此时,沈浪和宁洁公主眼睛一亮。

    大傻!

    他是黄金血脉,应该是无敌的吧。

    刚才真是急疯了,没有想到这一点。

    “大傻,大傻快进来!”

    大傻狂奔而入。

    沈浪飞快给他取血,然后分离出血清,滴入卞妃的红细胞盐水悬液中。

    顿时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国君当然是渴望发生奇迹,希望大傻的血可以救卞妃。

    而太子和三王子等人则渴望失败。

    因为他们万万不想见到沈浪救活卞妃,那样的恩情太大了。

    沈浪心中颤抖。

    这次应该可以吧,大傻是黄金血脉啊,无敌的啊。

    然而……

    结果让他失望了。

    依旧不可以。

    大傻的血清依旧和卞妃的红细胞凝集在了一起,如同一团絮。

    国君顿时彻底绝望了。

    他必须接受一个事实,他或许要永远失去卞妃,永远失去挚爱了。

    国君痛苦地闭上眼睛,足足好一会儿才睁开,道:“沈浪谢谢你,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或许这一切都是命,这一切都是寡人的错,是寡人造孽太多了,上天要惩罚寡人,先让寡人失去了原配,再又失去了卞妃,都是寡人的错……”

    说到最后,国君的声音一片冰凉。

    沈浪也痛苦地闭上眼睛。

    他对卞妃是没有太多感情的。

    卞妃是很爱国君,而且温柔贤惠,但是她对沈浪没有任何恩情的。

    上一次沈浪被黑水台抓走的时候,宁政来求卞妃出手。

    当时卞妃有心要帮忙,但后宫不得干政,她还是没有为沈浪破例。

    沈浪之所以感觉到痛苦,完全是医生的本能反应。

    他虽然不做医生已经很久了,但当他竭尽全力去救一个人的时候,当然是希望成功的。

    一旦失败,当然也会痛苦不堪。

    沈浪躬身拜下道:“陛下,请恕臣的无能。”

    国君摇头道:“我说过了,不是你的错,你已经非常出色了。这是寡人的错,这是寡人的罪孽,报应在了卞妃身上。”

    可见此时国君已经伤心欲绝,他何等自负?从来不认错,更别说认罪了。

    而此时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了这样的话。

    可见是因为绝望痛苦而失去了分寸。

    不过这样的宁元宪才显得真实,他是刻薄寡恩,但从某一方面而言,他是把感情倾注在少数几个人身上了。

    国君挥了挥手道:“你们都出去吧,寡人陪伴卞妃最后一段时光。”

    沈浪脚步虚脱走了出去。

    其他人也纷纷出去。

    就在沈浪要走出门口的时候,国君忽然道:“还有一个人没有试,还有一个人没有试。”

    沈浪一愕。

    宁政?

    国君道:“黎隼,去把宁政带来,快,快,快!”

    沈浪欲言又止。

    国君道:“卞妃刚生出来的时候几乎夭折,宁政也是。宁政从小就仿佛受到诅咒一般,命格和所有人都不一样,这一点他和卞妃相似。”

    这也太牵强了吧。

    沈浪道:“陛下,宁政殿下出身的异状是因为黄疸,而且他出生之时流星坠落砸毁民房完全是因为偶然,我当然可以试宁政殿下的血液,但是您最好不要抱有希望,这是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

    接着,沈浪道:“宁政殿下身体很健康,而且他和别人也没有什么不同。”

    国君看了沈浪一眼,摇头道:“你不懂,你虽然很聪明,但是有些事情你不懂。”

    沈浪确实觉得国君的这个理论很荒谬。

    好在宗正寺很近。

    不到两刻钟,大宦官黎隼就把宁政带来了。

    他进来的时候,所有人本能屏住了呼吸。

    因为宁政身体太臭了。

    没有办法,天气这么热,而且宗正寺监狱里面可没法洗澡,宁政被关了好几天,浑身当然发臭发馊。

    沈浪拿出酒精,把宁政手腕静脉部位洗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然后进行取血。

    取血后进行分离。

    很快血清被分离出来了。

    大部分的血清是偏向无色的,也有的是淡黄色。

    当然这个淡黄色并不是黄金血脉。

    而宁政王子的血清就是淡黄色的。

    沈浪将宁政的血清滴入到卞妃的红细胞盐水悬液之中。

    然后,沈浪屏住了呼吸。

    此时,他心中抱着一点儿希望,但却不敢指望。

    因为他懂科学,知道稀有血型的配对太难了,真的是大海捞针。

    卞妃和宁政血型符合的概率实在是太低太低,近乎完全不可能。

    然而……

    国君却屏住了呼吸。

    他心中反而抱有了巨大的希望。

    宁政是不祥之人,仿佛被上天诅咒过一般。

    但很稀有。

    紧接着发生的一幕,让所有人惊呆了。

    让沈浪也惊呆了。

    竟然没有出现排斥,没有出现凝集反应。

    宁政的血清完美地和卞妃的红细胞溶在了一起。

    这代表着什么?

    这就代表着宁政体内的血液,可以输入卞妃体内。

    不会出现排异。

    国君狂喜,整个人都颤抖了。

    “沈浪,这是不是证明……可以了?”

    沈浪不可思议地望着这一切,然后点了点头,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竟然真的可以。

    国君道:“快,快,赶紧,赶紧!”

    沈浪点头。

    飞快取出了已经消毒过的玻璃瓶子给宁政取血。

    先取四百毫升。

    卞妃失血太多,可能超过1000毫升了,输入400毫升虽然依旧不大够,但应该能够救活性命了。

    很快沈浪就从五王子宁政体内取了两大瓶血液。

    在场几人看得昏眩。

    竟然要取这么多血,这肯定是元气大伤了吧。

    取出第一瓶后,沈浪就开始为卞妃输血。

    国君睁大眼睛看着宁政的鲜血一滴一滴流进卞妃的体内。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失。

    一刻钟过去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

    所有人清楚地看到。

    卞妃本来彻底苍白无色的面孔,渐渐有了红晕。

    而且呼吸也越来越有力。

    心跳也越来越有力。

    虽然还没有苏醒过来,但是生命特征越来越明显了。

    老御医上前为卞妃把脉。

    然后颤抖跪下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卞妃救活了,卞妃救活了,神乎其技,沈公子真是神乎其技啊!”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更了一万六,糕点真的够拼了,兄弟们支持我啊,万万拜托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