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国君对沈浪恩宠无双!招婿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对付太子和三王子和之前的斗争是完全不一样的。

    之前只要把敌人灭了就行。

    而这一次却不行。

    想要灭太子和三王子,必先立五王子。

    立五王子才是根本。

    否则单凭沈浪一个人冲锋陷阵去和太子干,和三王子干?

    这是不行的。

    之前沈浪不管是对付羌国还是苏难,都是立功。

    最直接受益的就是国君。

    正是因为在国君心目中的分量越来越重,沈浪在越国内才越来越跋扈放肆。

    反正只要不违背国君的利益,不践踏他的底线,都不会有事了。

    但太子和三王子不仅仅是国君的儿子,还是越国可能的继承人。

    若是灭了他们,损失最大的是越国,还有国君宁元宪。

    当然沈浪并不太在意越国的利益。

    但好歹自己也算是宁元宪的半个女婿了,虽然宁元宪不认,沈浪自己也不认。

    所以这一次斗争最重要一点,就是扶植五王子宁政。

    第一步,让他的地位正常化。

    宁政此时的地位是完全不正常的,堂堂国君的儿子,没有任何爵位,身边也几乎没有什么奴仆,取的还是一个商人的女儿。

    不仅如此,每一次宫中有什么庆典的话,宁政都是缺席的。

    不是他不愿意去,而是国君不让他去。

    他又结巴,而且还被视为不祥之人,国君对他无比嫌弃,觉得他在场丢人。

    所以想要让他地位正常化,首先一定要封爵。

    一般来说,国君的儿子是要封公爵的。

    对于宁政来说,封侯也可以,那至少可以开府了,可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势力。

    让宁政封爵开府之后,接下来就是第二步,组建班底势力。

    然后是第三步,带着宁政班底惊爆所有人的眼球,不断地创造奇迹,不断立下功勋,让整个天下都知道宁政是何等之厉害?让国君宁元宪彻底对他刮目相看,彻底转变认知。

    最后才是第四步,灭掉太子和三王子并且取而代之,宁政成为新的太子。

    这个任务完成后!

    沈浪差不多就算是天下无仇了。

    他就可以地退休,返回玄武侯爵府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了。

    造一艘先进的大船,带着木兰宝贝环游半个世界,然后每天都没羞没躁地睡觉,生宝宝。

    但这个任务,真可谓是难如登天。

    怎么又双叒难如登天了?

    第一次玄武城彻底摆脱新政危机死活难如登天,第二次灭苏氏家族还是难如登天。

    现在还是?

    还真是。

    想要灭掉太子和三王子的同时,把五王子宁政立为太子,听上去真的匪夷所思的。

    宁政成为太子?这怎么可能?

    但是一旦成功,成就感可要强得多了。

    关键是真的能够一劳永逸,天下无仇!

    ……………………

    天越提督府的两千大军依旧包围五王子的宅邸,不许任何人进出。

    沈浪回家之后,冰儿情绪也安定了下来,睡着了过去。

    金木聪不在家。

    他去宗正寺求见大宗正宁裕。

    金木聪知道自己的分量很轻,根本救不出五王子宁政。

    但不能因为做不到而就不去做。

    所以这三天时间,他都一直耗在宗正寺内。

    沈浪为小冰检查过胎儿,还是很健康的,只不过因为母亲惶恐不安,胎儿也受到了一点影响。

    冰儿怀的是一个女孩。

    大部分都非常文静,但有些时候也很活泼,也会拳打脚踢顶妈妈的肚子。

    沈浪隔着肚皮,轻轻安抚着肚子里面的宝宝。

    整整睡了十几个小时,冰儿清醒了过来。

    她先去洗漱。

    然后再一次钻入沈浪怀中。

    “姑爷,等救出了五王子之后,我们就回家好不好?我一点都不喜欢国都。”

    沈浪也不喜欢。

    他本有心将冰儿送回玄武城,但冰儿现在肚子太大了,奔波反而不好。

    索性就等着把孩子生下来,而且快到一岁的时候,再送回到玄武城家里去。

    宝宝太小了,也不适合长途跋涉。

    “不知道可可和兮兮怎么样了?大恩庭那个地方非常可怕的。”冰儿不安道。

    沈浪道:“冰儿你放心,我们一旦救出了五王子宁政,就立刻将两个小丫头接回家。”

    ……………………

    宗正寺内!

    金木聪一动不动站在庭院之内。

    但是大宗正宁裕根本就不见他。

    金木聪分量太低了,还根本不在宁裕眼中。

    虽然贵为玄武侯爵府世子,但谁都知道金氏家族在国都内的话事人是沈浪。

    金木聪是真正的人微言轻,说一句话都没有人理会的。

    但他就这样一直站在这里。

    晚上实在太累了,就坐在地上睡,然后有人给他送来一个毯子。

    第二天早上,他又站在这里堵大宗正宁裕王叔。

    这个倔强的性格,倒是和金卓非常相似。

    终于有一天,大宗正宁裕道:“金木聪你回去吧,你说的话算不了数,等沈浪来吧。”

    接着大宗正宁裕又道:“不过就算沈浪来了也没有用,也救不了宁政,当众残杀三个朝廷官员,两个朝廷官吏,还有一位大理寺少卿,简直就是耸人听闻,已经传遍东方诸国了,所有外国使臣都表示震撼。不敢相信我越国王族之内,竟然又如此残暴之辈。”

    这件事情是真的。

    宁政在家中杀死几个朝廷官员的消息,确实引爆了整个国都。

    实在是骇人听闻。

    那么这个后果严重吗?

    极度严重。

    满清王朝,道光皇帝的长子奕纬和他的老师说我若当上了皇帝第一个就弄死你。结果道光皇帝一脚踢中他的命根子,一命呜呼死了。

    这位皇长子,甚至几乎是太子的奕纬,仅仅只是对老师说了这样的大不敬的话,就被皇帝一脚踢死了。

    但你要说不严重?

    汉景帝刘启当年还是太子的时候,就因为下棋起了争执,竟然用棋盘把吴王太子刘贤给砸死了。

    结果呢?

    没什么事,他的太子之位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当然了这件事情也成为后来吴王刘濞谋反的导火索。

    所以在很多人眼中。

    沈浪公然诛杀游击将军王栋,是一件罪大恶极之事。

    五王子宁政公然击杀大理寺的五名官员,也是轰动全国之事。

    看上去仿佛捅破天了。

    但是在沈浪眼中,这都谈不上什么大事。

    ………………

    太子府内!

    宁翼已经失去了金木兰的雕像,但是他手中总是要握着一个什么东西。

    此时,就玩弄着一个翡翠摆件。

    六王子宁景,目光无比讨好地望着太子。

    苏氏全族灭亡,苏妃完全魂飞魄散,每一日都紧闭宫门,任何人都不见,就等着国君回来,就连亲儿子宁景也不见。

    而宁景则天天来太子府拍马屁。

    苏氏家族灭亡,他宁景倒是不会死的。

    但是想要和以前的地位是不可能的,所以赶紧过来攀附太子。

    卓昭颜道:“陛下已经南下,四天之后就能回都。”

    宁景道:“沈浪真是得了失心疯了,竟然在玄武门公然击杀朝廷将领,公然攻击城卫军,这不是谋反又是什么?好不容易立了一个大功劳,让他忘乎所以,区区一个小赘婿而已,别以为和宁焱睡过一次,便是我们宁氏的女婿了,他还不配。”

    要说最最痛恨沈浪之人,绝对就是六王子宁景。

    原本他的地位多超脱啊?

    背靠着苏氏家族,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太子和三王子都纷纷前来拉拢他。

    而现在他几乎一无所有。

    卓昭颜道:“有一种叫虚假强大,狐假虎威,沈浪就是如此。现在,他应该能够看穿自己虚弱的真相了。”

    宁景道:“但已经来不及了,得罪了太子哥哥的人,就只有死路一条。太子哥哥,为何不让张提督直接率领大军攻破宁政的破屋,把沈浪给抓了。”

    太子宁翼没有回复他,而是依旧把玩着手中的翡翠。

    卓昭颜道:“殿下放心,陛下最是爱憎分明,沈浪虽然有功,但在国都面前杀人,而且杀的是朝廷的游击将军,又破门而入,这完全是谋反,完全是在陛下的脸上打耳光,会让人联想起苏难。”

    当时的苏难就是堂而皇之杀出了朱雀门,彻底揭开了越国强大的面具。

    如今沈浪率军冲入玄武城门,看上去确实和苏难的情形有些相似。

    宁景道:“父王这个人最爱面子,谁要是敢扫了他的面子都必死无疑,哪怕立了功劳也不例外,沈浪这一次死定了。”

    宁景这话,其实有些编排自己的父亲刻薄寡恩。

    太子依旧没有说话。

    宁景又讨好道:“卓小姐真是高明,现在宁政杀人,沈浪杀人,这两个人一个都保不住,对于沈浪来说真是祸不单行啊。”

    太子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翡翠,然后朝着卓昭颜望过来道:“两次了。”

    卓昭颜娇躯一颤,立刻跪了下来。

    太子说话经常这样的,莫名其妙,不知所起。

    只有最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他说的两次了,是说苦头欢。

    第一次让他去杀徐芊芊,结果苦头欢没有的动手。

    而这一次让他去刺杀金卓,他依旧没有动手。

    非但没有动手,反而还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才导致吴国误判,彻底输了整个怒潮城之战。

    后果非常惨烈。

    尤其是隐元会,损失惊人。

    “殿下,他毕竟好用啊,希望殿下再给他几次机会,天下比他武功高的人有,但都很难差遣,人才难得。”

    卓昭颜哀求。

    太子宁翼道:“让他出来,然后捉了,明正典刑!”

    这话一出,卓昭颜顿时娇躯一颤。

    “殿下,请再给他一次机会啊,想要再找一个武功如此高强的走狗,真的不可能了。”

    太子没有再说话了。

    一般他说出来的话,都绝对不会改口了。

    苦头欢武功是很高,有些时候也确实好用。

    但为人太有个性了。

    竟然还要分善恶,还要分正邪?

    这也未免太可笑了。

    人可以有个性,但是狗绝对不可以。

    第一次不听话,还情有可原。

    第二次不听话,那这条狗就只能活活打死了。

    “是!”

    卓昭颜蝉声道:“奴家会尽快让他来和我会面,然后将他拿下!”

    …………………………

    宁焱公主此时依旧软禁在宗正寺的一个小院子里面。

    宁洁长公主返回国都之后,立刻把郑陀交给了黑水台的阎厄,自己再一次隐居进入了静庐。

    宁政宅邸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完全知道。

    沈浪在玄武城门发生的事情,她也知道。

    但是他依旧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完全闭门不出。

    有一个心腹宦官曾经提过一次。

    这次或许是和沈浪公子缓和关系的好机会。

    然而宁洁公主道:“我为何要和他缓和关系?”

    这件事情关系到太子,关系到三王子宁岐,她是绝对绝对不会插手的。

    ……………………

    此时整个国都都屏住呼吸,等待着国君的到来。

    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越国遭遇了致命的危机,紧接着沈浪和张翀力挽狂澜。

    国君宁元宪又上演了一次惊天大冒险,让卞逍将吴国杀了一个血流成河。

    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内,越国周围爆发了几次大战。

    而且,越国全部大获全胜。

    之前因为边境会猎的失败,因为苏难在国都杀了七进七出,让宁元宪的声誉遭到了巨大的损害,几乎跌到了谷底。

    然而也就是短短两个月,一切逆转。

    国君宁元宪威名到达了巅峰。

    尤其是吴越盟约签订之后,更加威震整个东方世界。

    之前的宁元宪就已经非常强势了,获得了这么巨大的成功后,他肯定更加乾纲独断,生杀予夺。

    所有官员都自求多福吧。

    此时应该安安静静等着国君还都便是,然后大家一起欢庆这一场巨大胜利。

    没有想到还是有人掀起了惊涛骇浪。

    首先是宁政疯了,竟然在家中公然杀死五名朝廷官员。

    其次是沈浪在玄武城门斩杀朝廷游击将军,形同谋反。

    此时,天越提督府的大军还包围着沈浪。

    只要国君旨意一下,就立刻冲进去捉拿沈浪,要么投入大理寺监狱,要么投入黑水台监狱。

    沈浪此举完全是等于在国君打脸。

    陛下绝对不会轻饶。

    而且国君在北边行宫,本来还打算涨一次威风的。

    楚国使者一到,立刻见到吴王折服于越王,不知道多么乖巧。

    这对楚国和何等打击?

    这对宁元宪的爽感是何等强烈?

    虚荣的宁元宪完全期待已久了。

    而现在算是泡汤了。

    所有人都肯定,此时国君宁元宪暴怒。

    一旦返回国都,必将雷霆暴雨,骇人之威。

    所以整个国都的官员都缩着脖子,屏住呼吸,等待着国君大发龙威。

    等着沈浪倒霉,宁政倒霉。

    等着许多人头落地!

    ……………………

    宰相府内。

    天南行省总督祝戎道:“父亲,陛下距离国都只有一百多里了,比想象中要快,可见赶路很急,可见很愤怒。”

    尚书台宰相祝弘主在写字。

    这才是真正的书法大家。

    祝戎道:“太子殿下那边?”

    宰相祝弘主道:“随他去。”

    祝戎道:“白夜郡所有人进入国都必须先进行隔离,这条政令毕竟是尚书台发出来的。”

    祝弘主道:“不是我发出来的。”

    这位宰相大人的地位才是真正的超凡脱俗了。

    尚书台一共有四位宰相,他排名绝对的第一,是宁元宪在文官中的绝对擎天玉柱。

    但是在他眼中,尚书台是尚书台,他祝弘主是祝弘主。

    不太相干的。

    祝戎道:“可是尚书台发出的政令,所有人都本能会觉得和您有关。”

    祝弘主道:“无所谓的,陛下知道和我无关便可。”

    这位宰相大人年纪大了,绝大部分时候都不上朝了。

    只有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他才会出现在朝堂之上,仿佛一根定海神针。

    “既然是菩萨,那就难免会被人抬出去用,不碍事。”祝弘主道:“很多事情不要掺和,我们祝氏是支持太子殿下,但现在这个时刻,压根不需要我们露面。”

    祝戎道:“那沈浪这个人?”

    祝弘主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

    国君比所有人想象中都回来得快。

    提前一天,就出现在国都的北面。

    顿时太子殿下率领群臣,用最恢弘的仪式,迎接国君凯旋。

    为了庆祝这一场巨大的胜利。

    国君甚至没有直接去皇宫,而是去了新建的圣庙,祭奠圣人。

    然后去了祖宗的祭坛,告慰列祖列宗。

    最后进入王宫的时候,已经夜幕降临。

    他先去看了卞妃,还兴致勃勃地贴着卞妃的肚子,听着胎儿的心跳。

    和卞妃在一起呆了一个时辰后!

    天越提督府张召进入王宫之内!

    “启禀陛下,五日之前,沈浪率军返回国都,根据尚书台和枢密院的政令,任何从白夜郡返回国都的人,都必须先接受隔离,检查身体无误之后,方可解除隔离。但沈浪自恃功高,践踏尚书台政令,公然斩杀提督府游击将军王栋,斩杀城卫军八十三人。”

    “如此行径,骇人听闻。而且这些人从白夜郡来,臣唯恐他们身上会有天花,所以派遣两千大军包围了沈浪的住处,任何人不得进出。”

    “如今该如何处置沈浪,请陛下乾纲独断!”

    天越提督府张召,也算是国君的人,但是立场偏向于太子。

    这也是国君允许的。

    毕竟天越中都督死活三王子宁岐,几乎掌握了天越城周围所有的兵权。

    那么城卫军交给太子也系,也是理所应当。

    再说禁军最精锐,完全效忠于宁元宪。

    所以这个局面还是平衡的。

    听到张召提督的话后,国君暴怒:“沈浪狗胆包天,狗胆包天。”

    “他当着玄武门是什么?是他家的大门吗?”

    “竟然敢擅闯,而且还敢公然斩杀我朝廷将领?”

    “他以为在天西行省立下了一些功劳,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放肆,放肆!“

    ”黎隼,带人去宁政府上,把沈浪给我拿来。”

    大宦官黎隼道:“是!”

    然后,他亲自带着几十名武士,前往宁政的宅邸,“捉”拿沈浪。

    ………………

    半个时辰后!

    沈浪出现在了国君宁元宪的面前。

    沈浪拜下道:“拜见陛下。”

    国君看了沈浪好一会儿,仿佛想要看他有没有憔悴风霜之色,有没有瘦一些。

    结果完全没有,依旧是光彩夺目。

    顿时,国君就不爽了。

    这两个月来,寡人呕心沥血,心力憔悴,都仿佛老了好几岁。

    你竟然完全没变?

    岂有此理?

    国君本来想要发发怒的。

    但想想算了。

    总是演戏也没意思。

    “混蛋,你就那么不能忍吗?”国君无奈道:“硬要这么激烈吗?你知道有人会在你入城的时候陷害你,为何不偷偷入城呢?你这样杀了一个游击将军,不是打寡人的脸吗?就这样闯入玄武门,你让国家威严往哪里放?”

    沈浪便要开口解释。

    “算了,算了,你解释也是狗屁,也是强词夺理,你压根就不是好人。”

    国君不耐烦地挥挥手。

    “但这件事很严重,我是一定要惩罚你的,国家威严岂能当做儿戏。”

    “不过,这事一会儿再说。”宁元宪道:“你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又是灭了苏难,又是灭了郑陀,而且还拯救了整个白夜郡,将天花疫情彻底封堵在白夜郡内,你想要什么奖赏?说说看!”

    沈浪道:“什么都可以说嘛?”

    “慢!”国君道:“你还是闭嘴吧,我来说。”

    行行行,那你说。

    国君道:“云梦泽去炎京和廉亲王谈宁焱和离之事。这样我给你们定一个日子,让你取了宁焱如何?”

    呃!

    这下子沈浪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因为他不能伤害宁焱的心啊。

    可是,他绝对不想离开金氏,更不想离开金木兰。

    国君道:“金卓那边,我给他一道旨意,让他放你自由,从今以后你不再是金氏家族赘婿了。至于你和金木兰之间,我也不逼你们分开,暗中你们该什么关系还是什么关系,但是明面上你只能有宁焱一个妻子。”

    在这一点上,国君宁元宪真的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不但把女儿许配给你,而且还对你和金木兰的关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沈浪怯怯道:“陛下,我……我只愿意做赘婿,要不然这样吧,我一边做金氏家族的赘婿,一边做您家的赘婿如何?同时入赘两个家族,或许也是一件妙事。”

    这话一出,宁元宪几乎不敢相信耳朵。

    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般厚颜无耻之人?

    同时入赘?

    亏,亏你想得出来!

    旁边的黎隼也完全惊呆了!

    这,这只怕不是一个疯子?

    顿时间,国君气得浑身发抖。

    “给我扔出去,扔出去,叉出去……”

    然后,浪爷被两个武士提着,直接扔了出去。

    “再给我扔进来,扔进来……”

    片刻后。

    沈浪又再一次被扔到国君的面前。

    宁元宪怒吼狂喷:

    “沈浪,你知道你刚才错过什么了吗?”

    “以后没有机会了,绝对没有机会了。”

    “不知好歹的狗东西,你永远错过了成为寡人女婿的机会。”

    “混账,混账!”

    国君怒得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发泄。

    我宁元宪的女婿,难道还不如金氏家族的赘婿?

    这个赘婿,你就做得这么美滋滋?

    你为了继续做金氏的赘婿,竟然拒绝成为寡人的驸马,竟然拒绝迎娶宁焱?

    王八蛋。

    好心当作驴肝肺。

    我宁元宪还从来都没有被人这么不知好歹过。

    要不是寡人脾气好,你现在已经被打死了。

    被气炸的宁元宪,足足用力呼吸好几口空气,整个人才稍稍平静下来。

    宁元宪冷笑道:“沈公子,你立了大功,寡人不能不赏,你说吧,想要什么?”

    这句沈公子已经死活带着讽刺了。

    沈浪道:“陛下,真的什么都可以说嘛?”

    宁元宪道:“要说就说,不说就滚!”

    沈浪道:“请陛下册封宁政殿下为公爵!”

    ……………………

    注:第一更送上,因为在路上耽误了很多时间,所以这一更有些晚,我去吃点饭,然后写第二更!拜求支持,拜求月票,最后几个小时双倍月票莫要浪费啊。。

    谢谢树海书海鼠害,會面紅的丑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