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仁义无双!国君回都!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杀了游击将军王栋之后,沈浪寒声下令:“我有重要军务在身,任何阻拦我进城者,格杀勿论!”

    “杀!”

    顿时大傻闭着眼睛,挥舞玄铁棒大开杀戒!

    尸体横飞!

    沈浪麾下武士,手中强弩爆射。

    玄武城门的精锐士兵顿时纷纷倒地。

    他们本来应该反击的。

    但是游击将军王栋死了之后,所有人群龙无首,一时间不知所措。

    而且就算王栋接到的军令,也只是将沈浪军队缴械,押解去隔离起来。

    沈浪毕竟是刚刚立下不世之功的,他们哪里敢真的格杀勿论?

    但没有想到,他们不敢。

    沈浪却敢,反而对他们格杀勿论了。

    沈浪望着地上王栋的尸体,淡淡道:“你身后的人,其实就是想要让我失智杀了你,现在你求仁得仁了。”

    “走!”

    沈浪一声令下,他麾下的二百武士纵马加速,撕开城卫军的包围冲入城内。

    留下几十具尸体。

    还有满地惊悚的民众。

    足足好一会儿后,这无数民众才高声呼喊:“沈浪谋反了,沈浪谋反了!”

    ………………

    沈浪不屑一笑,就这点小局面?

    在白夜郡我敢屠戮几万,在国都我就不敢杀?

    他直接沿着玄武大道,前往吴王宁政的宅邸。

    因为他知道,事情没有完。

    刚才玄武门的那一幕,仅仅只是开胃菜而已。

    而且沈浪杀人之后,根本就没有任何军队追上来。

    对方的目标非常简单,就是制造沈浪在玄武门公然杀人,意图谋反的事实。

    …………

    进入五王子宁政的宅邸之后。

    五王子的妻子卓氏,还有从小照顾宁政长大的老太监飞快地迎了上来。

    “沈公子,您终于来了,终于来了。”

    两人的神情充满了欢喜,也充满了惊惶。

    果然是出事了。

    沈浪道:“出了什么事?”

    老太监道:“五殿下被宗正寺抓走了。”

    沈浪面孔一抽道:“宗正寺?软禁吗?”

    宗正寺是专门管理王族事务的,有些时候也掌管贵族事务。

    老太监道:“不,囚禁!关入了宗正寺的监狱。”

    这话一出,沈浪眉毛更是一耸。

    宁焱公主也被宗正寺关在了一个院子里面,但那只是走一个过场而已。

    可是关入宗正寺的监狱,那麻烦就大了。

    宁焱公主可能是被软禁两个月就可以了,而一旦关入宗正寺监狱,那可能就是关押几年,就和寻常犯人坐牢一样,只不过一个在大理寺,一个在宗正寺。

    进入宗正寺的监狱那比圈禁还要严重,基本上一辈子都完了。

    “为什么?五殿下究竟犯了什么罪名?”

    老太监道:“杀人?”

    沈浪一愕,宁政王子杀人,这怎么可能?此人虽然内向,但却不失仁厚,也非常稳重,怎么可能会杀人?

    沈浪道:“杀谁?”

    老太监道:“大理寺少卿,大理寺丞,大理寺主簿,还有两名武士!”

    顿时沈浪不由得头皮发麻。

    这么大的手笔?这么大的罪名?

    竟然死了一个大理寺少卿?

    这可是四品大员,完全不是区区一个游击将军能够比拟的。

    更别说还有一个六品的大理寺丞,一个七品的大理寺主簿。

    这件事情,真的是天大了。

    难怪宁政会被抓进宗正寺的监狱。

    这个罪名连受宠的王子都承受不住,更何况是宁政这么一个丝毫不受重视,连万年县令都能鄙夷的结巴王子?

    对方下手之狠,真是非比寻常啊。

    沈浪深深吸一口气道:“五殿下绝对不可能杀人,究竟丝毫怎么回事?”

    就在此时,冰儿跑了出来,直接投入了沈浪怀抱。

    这个丫头肚子里面的身孕已经快六个月了,肚子已经非常大了。

    此时她俏丽的脸蛋憔悴不堪,充满了惶恐不安,就如同瑟瑟发抖的小兽一般。

    “姑爷,人是我杀的,是我杀的。”小冰哭泣道:“五殿下是为我顶罪。”

    沈浪望着冰儿,这个丫头眼睛通红,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睡觉了。

    她肚子里面可还有沈浪的孩子。

    沈浪用力安抚她,柔声道:“不要急,慢慢说来,你是怎么杀的?”

    冰儿道:“我用姑爷给的暴雨梨花暗器杀的,手指一按下去,那五个坏人就都死了。五殿下为了保护我,就说人是他杀的,现在被人抓走了,姑爷你快快去救五殿下啊。”

    沈浪顿时头皮发麻。

    冰儿,你这么虎吗?

    之前在玄武伯爵府用暴雨梨花杀人,而在国都依旧敢这么做?

    不,不到万不得已冰儿不会这样做的。

    这个小丫头很精明的,她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既然她动手杀人,那肯定是对方威胁到她的人生安全,甚至威胁到她肚子宝宝的安全了。

    “冰儿,我相信你不会随意杀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冰躺在沈浪怀中,终于找到了一丝安全感,然后将整个事情娓娓道来。

    还是因为天风书坊余放舟的那两个女儿。

    余放舟夫妇陷害金木聪,被沈浪全部弄死了,两个小丫头就被领养了,过年后一个三岁一个四岁。

    养了近半年时间,和沈浪很亲,和小冰更亲了。

    但是按照大越律法,余放舟全家斩杀,两个小丫头也要被抓去大恩庭。

    大恩庭里面都是罪犯官员家的小孩,因为年纪太小没有被杀,但是却以罪人的身份养在大恩庭。

    那个地方就是地狱!

    所有男孩子稍稍长大一些就会被阉割,送去走太监,或者军奴。

    女孩子更惨,全部去做最低贱的女奴。

    而且在那里的孩子,有三成都活不到长大。

    沈浪和五王子当然舍不得将两个小丫头送去大恩庭。

    尤其是五王子宁政,已经将这两个小丫头视为己出。

    因为这两个小丫头实在长大漂亮,粉妆玉琢,大丫头精灵古怪聪明得很,小丫头天真纯洁。

    别说宁政了,就连沈浪也非常喜爱,经常抱着玩。

    之前沈浪出使羌国的时候,大理寺就曾经几次三番来五王子的府邸,要将两个小丫头送去大恩庭,全部被宁政拒绝了。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宁政每一次都感觉受到了巨大的耻辱,觉得没有权力的悲哀,几乎连两个小丫头都保不住。

    之后沈浪出使羌国归来,大理寺就暂时偃旗息鼓了。

    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又卷土重来。

    三天之前,新任的大理寺少卿带着一群人进入了五王子的宅邸。

    趁着宁政不在,要强行带走两个小丫头。

    冰儿和卓氏当然不允许,就上前阻拦,拦在两个小丫头的身前。。

    结果有一个大理寺的武士,竟然暗中要对冰儿的肚子下毒手。

    肚子里面孩子是冰儿所有的希望,是她的命根子,怎么可以出事?

    于是,冰儿本能地发射了暴雨梨花。

    把大理寺的五个人全部射死了。

    杀死这些人后,冰儿无比惶恐,感觉到自己为姑爷,为金氏家族闯下了天大的祸事。

    但她不后悔,因为有人要伤害她的宝宝。

    五王子宁政回来之后,怒发冲冠,猛地一拳砸在墙壁上。

    他再一次痛恨自己没有权势,竟然被人如此欺压。

    区区两个小丫头,大理寺竟然趁着他不在直接上门抓人。

    冰儿住在他的家里,他就有责任保护,更别说冰儿已经有了五个多月的身孕。

    于是,他主动为冰儿承担下了杀人的罪名,然后被大理寺和宗正寺的人抓走,关进了宗正寺的监狱之内。

    而那两个小丫头,也被人强行带走,送入了地狱一般的大恩庭。

    ………………

    听完之后,沈浪满腔怒火。

    对方出手近乎没有底线。

    现在不但宁政犯下了残杀朝廷官员的罪名,沈浪也杀了一名游击将军。

    毫无疑问这是太子一系动的手。

    谁是策划者?

    卓昭颜?

    对,应该就是这个女人。

    恶毒之极。

    “姑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错。”冰儿哭泣道:“是我闯下了大祸,若不是因为我杀人,五王子也不会被抓去坐牢。”

    沈浪柔声道:“冰儿,你没有做错,你非常勇敢。有人敢伤害我们的孩子,就是要果断出手,不敢对方是谁,全部都杀了。而且就算没有那两个小丫头,对方也会找其他理由下手。”

    接着,沈浪朝老太监道:“阿翁,为何不派人去通知我?”

    老太监道:“我们知道,对方出此毒招,目标就是沈浪公子。若我们派人去通知您,害怕乱了您的阵脚。”

    沈浪点了点头。

    这位老太监说得没错。

    太子一系完全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目标就是他沈浪!

    沈浪你不是立下了不世之功吗?

    但是你现在杀死了一名朝廷的游击将军,公然打入玄武城门。

    而且宁政杀死了大理寺的几名官员。

    你自身都难保,更何况是救人?

    你别以为你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自己也就变得强大了。

    你沈浪依旧势卑微弱小的。

    现在就让你看清楚你弱小的真面目。

    你可有资格和太子殿下为敌?

    而就在此时!

    外面响起了密密麻麻的脚步声,还有盔甲和武器撞击的声音。

    还有急促的马蹄声。

    有军队来了!

    整整两千军队,包围了五王子宁政的小小宅邸。

    然后一名武将大吼道:“沈浪何在!”

    沈浪走了出去。

    那名四品武将寒声道:“你就是沈浪?”

    沈浪道:“尊驾是?”

    那名武将道:“天越提督府参将,许思明!”

    参将?已经算得上是高级将领了!

    沈浪道:“何事?”

    国都的提督府参将许思明道:“沈浪,刚刚你在玄武城门践踏尚书台、枢密院、中都督府联合颁发的政令,而且公然斩杀我提督府游击将军,形同谋反,这就跟我们去提督府走一趟吧。”

    “来人,将沈浪带走!”

    真是有意思,刚才我破玄武门而入的时候你不追来,现在反而追上来。

    这是先让我知道五王子宁政出事吗?

    沈浪淡淡瞥了他一眼道:“滚!”

    然后,他自己返回到五王子的府内。

    “大傻,你就守在这大门口,谁敢冲进来,你就砸谁!”

    “好!”

    大傻直接站在宁政宅邸的大门口,抄起玄铁重棒,如同门神一样挡在这里。

    那名提督府参将许思明冷笑一声,大喝道:“包围整个宅邸,务必不要让反贼沈浪逃脱了,等待上峰命令。”

    顿时,提督府的两千名武士顿时将五王子的宅邸包围得水泄不通,任何人不得进出。

    卓昭颜隔着几百米,冷冷瞥了沈浪一眼,发出不屑一笑。

    沈浪,灭了苏难之后,你还真的以为自己有多么强大?

    竟然还想要和太子殿下为敌?

    竟然还如此羞辱我?

    现在你应该知道,自己是何等之弱小无能了吧!

    而距离她不远处,便是武安伯爵府世子薛磐,三王子宁岐的心腹。

    他也遥望着沈浪。

    这个大言不惭的小白脸,给脸不要脸,竟然拒绝了薛氏家族的好意。

    竟然还一心想要报仇?

    真是荒谬,可笑!

    现在太子麾下一个女人出手,几乎就让你沈浪遭遇了灭顶之灾。

    你区区一个沈浪,竟然同时得罪太子和三王子。

    自寻死路也不是你这种找死法。

    这一关,看你怎么过?

    你就等着完蛋吧!

    ………………

    被提督府包围之后,五王子府邸里面的所有人无比惶恐。

    如今五王子还没有救出来,沈浪公子又犯事了。

    简直是祸不单行。

    老太监急道:“这可怎么办?这可如何是好啊?”

    沈浪却毫不在意。

    “阿翁放心,眼前这个局面看起来危急,实际上更多只是虚张声势!”

    然后沈浪闭上眼睛,开始思考。

    不是思考如何应对眼前的危局。

    事实上,他眼前这个危局根本不需要自己有任何动作。

    一切都要看国君的意志。

    关键是如何营救宁政?

    不!

    不仅仅是营救宁政。

    而且是如何将宁政推上去!

    真是择日不如撞日!

    刚刚进入国都,就直接和太子,三王子两个派系开战了。

    ……………………

    国君宁元宪依旧在北方行宫招待吴王。

    为何还不还都呢?

    因为他还要等楚国的使者啊。

    宁元宪不好邀请吴王去越国的国都,但是又想要利用吴王打击震慑楚国的使者,所以只能留在北方行宫了。

    这几日时间内。

    宁元宪每日宴请,对吴王热情无比。

    不仅如此,两人经常吟诗作对,下棋对弈。

    甚至还像模像样地骑马狩猎。

    总之,两位大王不仅化敌为友,而且仿佛兄弟一般亲热。

    这一日,两位大王又在对弈。

    如今宁元宪已经赢多输少了。

    按照他的说法,是因为摸透了吴王的棋风。

    上一次边境会猎,他下棋输给了吴王,但是他一直坚定自己棋力远超吴王,只不过是他的棋风被人研究透了,而他却对吴王的下棋套路一无所知,所以这才输了。

    这一局。

    宁元宪果然又赢了,尽管只有半子。

    “吴王如此年轻,棋艺便如此高超,真是罕见。”宁元宪道:“我已经好久没有这么酣畅淋漓了。”

    吴王摇头道:“不行不行,王兄的棋艺实在太高了,弟绞尽脑汁,真是筋疲力尽,以后一天最多下一盘,否则脑力支撑不住了。”

    “哈哈哈……”宁元宪大笑道:“吴王过谦了,过谦了。”

    接着,他用讥讽的口气道:“和吴王对弈才是真正棋逢对手,上一次和沈浪下棋,下得寡人简直昏昏欲睡,他的棋艺简直不堪入目,寡人这辈子不会再和他下第二盘棋了,丢人!”

    吴王赔笑。

    心中真是啧啧称奇。

    这几日时间内,宁元宪不知道多少次说起沈浪的名字了。

    甚至比他的儿子还要多。

    尽管每一次说起沈浪,宁元宪都是口气讥讽。

    但是那股子偏爱之意,谁又听不出来?

    吴王道:“王兄麾下真是英才辈出,让弟好生羡慕。”

    宁元宪道:“我越国确实有几个人才,但是沈浪却排不上数,此子有一些才华,但是太轻浮了,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吴王心中腹诽。

    不值一提,你这些天足足给我提了几十遍。

    而就在这个时候。

    大宦官黎隼冲了进来,递上来一份密奏。

    宁元宪打开一看。

    上面写着两件事。

    第一件,宁政杀死五个大理寺官员。

    第二件,沈浪返回国都,公然斩杀游击将军王栋,冲入宣武门内。

    瞬间!

    国君宁元宪的脸色就彻底变了。

    吴王起身道:“弟体力有些不支,这便去休息了,王兄也早些安歇。”

    宁元宪又热情地把吴王送出了门。

    然后,整个人脸色顺便阴冷了下来。

    “国都提督府,可抓走了沈浪吗?”

    大宦官黎隼道:“没有,但是派遣两千武士,将沈浪包围在五王子的宅邸之内。”

    宁元宪目光越来越阴冷,猛地一脚。

    直接将前面的小几踢飞出去。

    “寡人还没有死呢,他们有这么急吗?”

    “真当寡人糊涂了吗?真的把我当成昏君了吗?”

    国君暴怒!

    “明日,礼送吴王返回吴国。”

    “明日中午,寡人立刻摆驾回都!”

    “我倒要看看,这些人想要做什么?找死么!”

    次日!

    国君宁元宪举办了一个宏大的典礼,送吴王返回吴国。

    然后,一万大军浩浩荡荡护送越王南下,返回国都!

    国君怒气冲天!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一万二更新!泪求支持,泪求月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