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浪爷狂热!给太子戴绿帽?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作为一国之主,直接前往另外一个国家的领地,这坏规矩吗?

    当然!

    而且是一种耸人听闻的行为。

    一般而言,两国君王如果要见面的话,都会在两国边境线上搭建一个高台。

    而这个高台的中轴线就是两国的边境线,两国君王依旧在自己的国土范围之内。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国事访问,一个国家的君主会进入另外一个国家。

    姜离帝主在位的时候,就有很多国家的太子甚至国君前往大乾王国访问。

    但是姜离死了之后,一切氛围就变了。

    不要说君王之间很少互访,就连太子少君也很少访问他国了。

    宁元宪正在练字呢。

    而且还是非常生气地练字。

    因为沈浪的那句话也传到他的耳朵里面了。

    国君的字还不错,但还不够贵气,哪一天我教他一种新书法,绝对贵气。

    这下宁元宪不忿了。

    黄口小儿,大言不惭。

    你沈浪的诗词才华无双,这点我认。

    但是要论书法,你哪里比得上我?

    我宁元宪的书法绝对是一流,自成一家,这世上恐怕没有比我更贵气的字了,你沈浪乳臭未干懂个屁。

    写完这幅字之后,宁元宪觉得越看越好。

    恨不得把沈浪抓过来,让他睁开狗眼好好看看清楚。

    再拿出沈浪写的字,国君不屑道:“沈浪的字太轻浮了,完全不值一提,不值一提,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竟然敢评点起寡人的字来了,真是大言不惭,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大宦官黎隼在边上也不做声,反正现在国君心情高兴,他也就不用违心奉承了。

    在黎隼看来,国君的字是比沈浪好一些。

    但是都称不上什么书法大家,顶多就是好看而已。

    国君的字极尽贵气,恨不得每一个字都雕琢一遍。

    而沈浪的字则完全是神经病,有耐心的话时候呢,写得比国君还要精致,没耐心的时候呢,那个字简直就不能叫狂草,十个字有一半要靠猜,跟鬼画符一样。

    总之这爷俩的书法水平,半斤八两,都无法登堂入室!

    当然没有人敢说真相,都把国君的字吹上了天,这让宁元宪飘飘然,真觉得自己时候书法大家级的水平,所以特别喜欢给别人赐字。

    你家母亲过大寿,寡人赐你一幅字。

    你家世子成婚?给你赐一幅字。

    你家三代单传,这又生了一个孙子?来来来,寡人给你赐一幅字。

    国君是有多么恩宠这些臣子吗?也不见得,他就是觉得自己字好,喜欢显摆。

    收到字的人有的兴高采烈挂起来,这毕竟代表国君恩宠啊。

    但有一些国之栋梁级的老臣却非常无奈,比如尚书台的宰相祝大人,他本就是书法大家,造诣极高的。

    而且国君对他感情深啊,不管他家里办什么事情,都要赐字的。

    国君给你的字你就要挂起来啊,否则就是藐视君王啊。

    于是一整个大堂,密密麻麻都是国君宁元宪的字,整整几十幅之多。

    别人一看还以为祝相的书法鉴赏水平怎么这么低呢,怎么满屋子都是这样艳丽的字啊?

    偏偏国君还自我感觉良好,动不动就去祝式家族的大堂欣赏自己的字,还说书法也是妙手偶得之,很多好字他现在也写不出来了,自己想要看也只能来祝家,真是便宜了祝家了。

    祝相很无奈,他其实很想说陛下既然您那么喜欢的话,就全部都收回去吧。

    当然这话也只能在心中说说。

    祝相对宁元宪的感情很深的,此人不但是他的学生,还是他的女婿,算是他看着长大的,一方面是他的君主,另一方面也如同子侄一般,还是一种希望的寄托。

    每一次看到宁元宪如此自恋,祝相真的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把这幅字也送去给沈浪,去打他的脸。”宁元宪道。

    “遵旨!”大宦官黎隼心中无奈道。

    而就在此时,小黎公公飞奔而入,颤声道:“陛下,吴王来了。”

    越王宁元宪一愕,怀疑自己听错了。

    这人这么不讲规矩的吗?就算君王出访,也要先派出使团提前接洽,再由对方君主邀请,再挑选黄道吉日出访。

    你吴启就这么过来了?

    你以为这是逛菜场吗?

    不过惊诧之余,宁元宪还是很高兴的,甚至充满了惊喜,这是巨大的外交胜利。

    一般情形之下,都是下国君主拜访上国。

    二十几年前艳州事变之后,吴国大败,但是老吴王也没有主动来访越国,依旧是在边境线上建造一个高台,然后两个国王进行谈判。

    谈判的结果对于吴国来说当然是丧权辱国的。

    吴国足足割让了九郡之地。

    大喜之余,宁元宪本能就要把行宫内所有的臣子全部召集来,甚至还有集结几万大军,一来给吴王一个下马威,二来见证这一场辉煌的外交胜利。

    …………………

    年轻的吴王已经做好被折辱的思想准备了。

    宁元宪的虚荣众所周知,之前边境会猎失败让他颜面尽失。

    如今越国大获全胜,而且吴王有求于人,在颜面上当然任由宁元宪予取予求了。

    吴启是抱着卧薪尝胆的心态来求见越王的。

    既然宁元宪爱面子,虚荣得很,那吴王就索性满足到极致。

    我堂堂一国之君都亲自来向你妥协了,你宁元宪也就不要得寸进尺了啊。

    年轻的吴王已经决定了,接下来不敢是怎么折辱的事情他都可以做。

    比如被越国万人围观讥讽。

    又比如亲自给越王击缶。

    又或者亲自给越王倒酒倒茶。

    姿态他吴启可以放到最低。

    但是谈判一事上,他绝对寸步不让。

    赔款可以,但是不要超过五十万金币。

    割让土地绝对不行,半个郡都不成。

    吴启已经决定了,宁元宪若不答应的话,他就赖在越王行宫不走了。

    就算几个月我也能赖下去。

    反正我是一国之君,你总不能赶我走吧?

    但是进入了越王行宫了之后,一切都和吴王想象的不一样。

    仓促之间,越王宁元宪迎接的仪式庄重,但绝对没有任何欺压之意。

    上百人的仪仗军队,加上十几个重臣,越王宁元宪亲自出迎,毫无折辱之意。

    吴王稍稍惊愕之后,赶紧上前躬身拜下道:“小侄吴启,拜见越王。”

    但是他还没有拜下去立刻就被宁元宪托住了。

    “吴王万万不可,论辈分你虽然小我一辈,但你我都是一国之君,只能平辈论之。”宁元宪道:“说来也真是好笑,吴王的名字和我王叔是一样的。”

    吴王叫吴启,宁元宪的叔叔叫宁启。

    吴王立刻再一次拜下道:“吴启拜见王兄。”

    宁元宪道:“好,吾弟真是英姿勃发,年少英雄,我前两日派遣使臣邀请你来访问我越国,王弟今日就来了,真是让吾喜出望外,这一路上可还好走啊?”

    吴王道:“我刚刚接到王兄邀请,心中便无比期切和王兄的再一次见面,有劳王兄挂念,这一路上还算平坦。”

    妈蛋,宁元宪什么时候邀请过吴启了?

    而且听这二人的讲话,就好像吴王万里迢迢而来一般。

    其实就十几里路,这一路好不好走,你心里难道没数吗?

    越王道:“王弟,你来者是客,你先请!”

    吴王退后一步道:“您是王兄,当然您先请。”

    两个人不断谦让,最后越王挽着吴王的手臂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联袂而行!”

    然后,两个大王就进入行宫之内!

    ………………

    接下来,越王为吴王举办了欢迎宴会。

    两个人只谈诗词歌赋,丝毫不谈国事。

    吴王几次吹捧沈浪诗词之才,越王就几次贬低沈浪。

    这就仿佛两个家长在聊天。

    甲家长拼命夸奖乙家长的儿子,你那孩子真了不起啊,考试全班第一。

    乙家长就拼命贬低,不行不行,才考了98分,另外那两分也不知道是怎么丢的,真是猪脑子一样,没什么出息的。

    总之这场宴会,宾客尽欢。

    然后,然后双方换了一个宫殿,换上庄重但又不是上朝堂的衣衫。

    正式开始谈判。

    人数很少,宁元宪这边只带了两个人,吴启也只带了两个人。

    吴王沉默了片刻道:“王兄,卞逍如何才能退兵?”

    非常开门见山。

    宁元宪道:“吴王能够付出什么?”

    吴王道:“公开赔礼,从今以后越国为兄,吴国为弟,战争赔款二十万金币。”

    这话一出,宁元宪没有说话,越国礼部尚书却一阵冷笑。

    真是荒谬,这样的条件你也开得出来?

    吴王你谋夺我越国的雷洲群岛,派遣三万大军攻打我怒潮城,而且是不宣而战。

    不仅如此,你还亲率三万大军南下逼近上野城,一副要和我国决战的样子,逼得我王陛下都御驾亲征了。

    也就是我越国强大,上天庇佑,否则这次只怕要遭遇灭顶之灾。

    若这次输的是我越国,你吴王只怕狮子大张口,不但要我们承认雷洲群岛属于你们,而且还要割让起码五郡吧。

    现在你吴国输了,竟然只愿意赔款二十万?

    真是荒谬,天下还有这等便宜的事情吗?

    做梦!

    越国礼部尚书一阵大笑,就要开喷。

    然而宁元宪一举手。

    “吴王,我不要你赔款,也不要你割土,卞逍可以退兵。”宁元宪道。

    吴王一愕道:“那王兄想要什么?”

    宁元宪道:“盟约,从今以后吴越两国结为兄弟之邦,没有谁是哥哥谁是弟弟,都是平等的。”

    吴王惊诧。

    这个结果,他更是难以想到。

    但是很快他就明白了。

    越国此时最主要的敌人不是吴国,而是楚国。

    经过两场败仗,吴国暂时对越国已经失去了威胁。

    但楚国依旧势大,咄咄逼人。

    眼前这个局面,很容易形成吴楚联盟,对抗越国。

    所以,宁元宪提前截胡了。

    他不要吴王割土,也不要赔款,只要一个盟约。

    甚至这个盟约都可以未必是真的。

    宁元宪道:“吴王,我知道你们父子一直把艳州之变当成巨大的耻辱,没有一日不想着夺回九郡之地,没有一日不想着一雪前耻。贤弟也不必卧薪尝胆了,我们两家联手先击败楚国,那九郡之地你可以从楚国割走啊。”

    接着,宁元宪拿来了一张地图,指着楚国的疆域道:“贤弟,你要哪九郡,就在这个地图上圈出来。

    这话气势冲天就仿佛已经已经彻底击败楚国,立刻分赃一样。

    吴王陷入了沉默。

    他当然知道所谓的盟约是虚的,完全只是一个政治姿态而已。

    至于两国分割楚国更是无稽之谈。

    对于越国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平息南殴国之乱,好好治理天西行省,修生养息。

    越国需要一个安宁的外部环境。

    所为的见好就收,便是如此。

    现在的越国不是扩张期。

    而且越王的这个提议,也确实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吴越联手共伐楚国。

    当然距离这个目标还非常遥远,中途不知道会有多少反复和变故,但起码是一个良好的开始。

    越王在占尽上风的时候,表现出了非常高的姿态,倒是颇有不战而屈人之兵架势。

    越王需要安定的外部环境,吴王又何尝不是?

    这一次他经历了如此巨大的失败,也需要收复残局。

    而且国内新老交替,权力过渡也可能会出现一定的动荡。

    如果这一次赢了那一切好说,偏偏又输了。

    吴王想要重新恢复至高无上的权威,确实需要很长的时间。

    越国需要修生养息,吴国又何尝不是?

    所以吴王仅仅思考了片刻功夫,就直接伸出手道:“王兄,从今以后吴越两国,就是兄弟盟邦。”

    宁元宪握住吴启的手道:“从今往后,吴越两国,守望相助!”

    两个大王真是雷厉风行。

    很快就签订了盟约。

    当然,吴王在看到盟约封面的时候,还是心中暗骂了一句娘卖批。

    因为这盟约一明一暗。

    明面上的盟约,就是吴越两国结为兄弟之邦。

    暗地的这份,索性就叫做吴越伐楚密约。

    吴王可以想想,虽说是密约,但只要签订之后不超过一个月,保证传遍天下。

    哎,随便签吧。

    吴王无奈了片刻,也就在这份所谓的吴越伐楚密约上签字了。

    这样秀的操作在地球上也发生了很多次的。

    比如二战的时候,德国和苏联还签过秘密盟约呢,结果还不是打成一团脑浆。

    次日!

    吴越两国在边境上筑建高台,当着文武百官,当着几万大军的面,两位国君签下了《吴越盟约》,然后传告天下。

    吴越两国正式结盟。

    天下震惊!

    太意外,太突然了。

    不就之前你们还打得你死我活的,死仇啊,现在竟然好得像穿一条裤子似的,你们也未免变脸太快了。

    楚国使者还没有赶到越国,就收到了两国的公告,顿时几乎吐出血来。

    一半使团返回楚国,请楚王旨意,另外一半使团继续出发前往越国。

    但这一次出使真是前途堪忧。

    宁元宪下手太快了。

    本来楚国是想要和吴国联手,在外交上狠狠宰越国一刀。

    谁知道宁元宪直接截胡了。

    正所谓应了那句话,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在谈判桌上也得不到。

    这下子楚国定然是有麻烦了。

    ………………

    沈浪刚刚离开白夜郡的第三天晚上,就迎来了第一个客人。

    武安伯爵府世子薛磐,而且他身边还有一个绝色小美人。

    之所以说是小美人,因为她看上去最多只有十七岁左右,非常地羞涩,时时刻刻都低着小脑袋。

    沈浪望着薛磐。

    此人就仿佛换了一张脸,望着沈浪的目光充满了亲近,就仿佛两人是知己故交一般。

    几个月前,薛黎去玄武伯爵府退婚。

    薛磐跟着隐元会去逼债,试图将金氏家族逼向绝路。

    不仅如此,二十年前金宇伯爵借贷一百万金币,雇佣了一万大军和一整支舰队去围剿海盗仇天危,结果全军覆灭,给金氏家族带来了灭顶之灾。

    要论和金氏家族的仇恨,薛氏家族比苏氏家族更大。

    而且金氏家族对薛氏家族恩重如山,对方真的是毫无理由的背叛,最无耻的出卖,几乎将金氏家族置于死地。

    而苏氏家族,一直到木兰退婚的时候,两家才正式翻脸。

    但沈浪之所以先找苏氏家族复仇。

    一是因为赶上了,苏剑亭偷袭玄武伯爵府伤了岳母。

    二是因为国君内心痛恨苏难。

    而薛氏家族却不一样。

    武安伯薛彻是国君的最底细,为他掌管天下情报事务。

    燕难飞也是薛氏家族之人,虽然明面上是越国六大宗师之一,而且是南海剑派掌门。

    然而南海剑派就仿佛是黑水台的分号。

    再加上薛氏家族和种氏家族的绝对盟友关系,还有三王子宁岐的存在,薛氏家族表面上声明不显,其实非常强大,根深蒂固。

    苏氏家族表面强大,实际也强大。

    而薛氏家族低调,就仿佛一座冰山,看到的只有水面上的一点,剩下百分之九十都在水下。

    沈浪一定要灭薛氏。

    但是从难度上,可能比苏氏家族还要大一些。

    之前的薛磐在金氏家族面前,何等冷漠傲慢。

    而今日,他的面孔尽管有几分矜持,但是却充满了笑意。

    “恭喜妹夫,建立不朽功勋。”薛磐道。

    沈浪微笑还礼,也没有说话。

    薛磐道:“妹夫,你这次进国都一定会经过琅郡吧。”

    那是肯定的。

    此时三王子宁岐率领三万大军镇守琅郡,原本是打算封堵苏难叛军的。

    现在是肯定不需要了,苏氏叛军已经全军覆灭。

    沈浪点了点头。

    薛磐道:“三王子殿下想要请您吃一顿饭,特让我前来邀约。”

    沈浪道:“一定要去吗?”

    薛磐道:“当然不是,完全看妹夫自己的意愿,只不过三王子殿下真的求贤若渴。”

    上一次沈浪出使羌国成功的时候,三王子也曾经派人来拉拢过,但是态度很敷衍。

    这次就显得很真诚了,派来了薛磐这个真正的嫡系。

    薛磐道:“妹夫,我知道我之前做的事情不光彩,但是没有办法,我们薛氏家族完全要服从陛下的旨意,陛下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那二十年前,你薛氏家族出卖我金氏的时候,难不成也是国君的意志?

    薛磐道:“当然我知道,妹夫很难对我薛氏家族释怀,但是慢慢来。有一件事情妹夫或许需要知道。”

    沈浪道:“是苦头欢刺杀我岳父之事吗?”

    薛磐道:“对,那么妹夫可知道苦头欢的真正身份是什么吗?”

    沈浪道:“愿闻其详。”

    薛磐道:“他的名字叫卓一尘,是卓昭颜的义兄,所以他是太子的人,去刺杀金卓侯爵也死活太子的意志。”

    沈浪惊声说道:“竟有此事?”

    薛磐道:“千真万确。”

    沈浪颤抖道:“太可怕了,简直是骇人听闻,苦头欢竟然是太子的人,这个消息也未免太惊人了。太子竟然派人去刺杀我的岳父?从此之后,我和他不共戴天。”

    薛磐道:“沈妹夫,我们双方都有共同的敌人,不如先在一个壕沟如何?”

    接着,薛磐道:“我知道舍妹薛黎不懂事,给金氏家族带来了巨大的伤害,但是薛氏和金氏家族的联姻依旧可以继续下去,梦梦你过来。”

    那个绝色小美人走了过来。

    “这位是我的妹妹薛梦,嫡妹,是父亲最宠爱的掌上明珠。”

    沈浪仔细看这个女孩。

    论长相,论温柔,眼前这个女孩确实超过了薛黎。

    薛磐道:“金木聪世子才华横溢,名满越国,和我妹妹薛梦是天作之合,就让这二人结为夫妻如何?”

    沈浪一副非常心动的样子,笑道:“薛梦小姐,金木聪可不像我这么帅,你真的愿意嫁给他吗?”

    这话真心无耻。

    薛梦低声道:“我已经偷偷去看过胖哥哥了,我……我蛮喜欢他的。”

    沈浪道:“那可太好了,不过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需要禀告岳父岳母才行。”

    薛磐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三王子殿下虚席以待,妹夫经过琅郡的时候一定要前往一叙。”

    沈浪道:“我尽量,尽量!”

    薛磐道:“那为兄告辞了。”

    沈浪道:“薛兄好走,慢走!”

    绝色小美人道:“沈浪姐夫,再见!”

    沈浪柔声道:“薛梦妹妹再见。”

    绝色小美人又朝沈浪挥了挥手。

    薛磐带着妹妹离去。

    ………………

    次日,沈浪继续前行!

    晚上,又包下了整个官驿。

    之前他每一次虽然包下了官驿,但是驿站里的官吏完全当他不存在一般,避之如同蛇蝎,惹不起躲得起。

    而这一次,他没经过一处,地方官吏纷纷来派马屁。

    还没有到达官驿,里面的官吏就已经提前几十里来迎接,那股子殷勤,那股子讨好,简直连太守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沈浪吃过了晚饭,然后回到自己房间之内。

    剑王李千秋就住在隔壁,沈浪进房间之前,剑王低声道:“你房间内有人,而且是一个女人。”

    沈浪一愕。

    莫非是我的木兰宝贝吗?

    她知道我憋的太狠了,所以来抚慰我内心的灼热和空虚吗?

    沈浪这次是憋得真久,差不多一个月了。

    整个人简直就要炸了一般。

    推开门。

    果然一个女人背对而立。

    这背影妖娆绝伦,魔鬼曲线。

    “沈公子来了?我已等候多时了。”女人转过身来。

    正是太子的外室卓昭颜。

    “薛磐已经去见过沈公子了吧。”卓昭颜柔声道:“不过我相信沈公子肯定什么都没有答应他。”

    沈浪道:“卓小姐来意如何?”

    卓昭颜道:“太子殿下非常欣赏沈公子,真真地欣赏。我知道沈公子之前和太子殿下有误会,但是误会可以解开的,不是吗?”

    沈浪道:“苦头欢去刺杀我岳父,这么大的误会也能解开吗?太子把我妻子金木兰视为禁脔,这么大的误会也可以解开吗?”

    卓昭颜柔声道:“当然可以!”

    然后,她轻轻一扯。

    紧身的丝绸裙子落下,里面什么都没有穿,露出了雪白如玉的躯体,一丝不挂。

    然后她玉臂如蛇一般缠绕上来,绝美的脸蛋贴了上来,柔声道:“沈公子,春宵一刻值千金,莫要辜负了啊,有什么事情日后再说。”

    ………………

    注:今天更新一万三千多,换了一个环境,码字确实慢了许多。看在糕点这么拼命的份上,月票帮帮我啊,拜托诸位恩公了。

    谢谢沧海一声笑啊笑,懒懒和慢慢,X5M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