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苏难惨死!天大捷报传国君!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苏难掀开了斗篷。

    这还是沈浪第一次见到他的真面目。

    之前见到他都是扮老的样子。

    但现在,他也没有显得很年轻啊,脸上也已经呈现出了老态,眼角也出现了皱纹。

    不仅如此,他的头发也不是全黑,而是花白了一片。

    剑王李千秋看了他一眼,稍稍一愕。

    短短一两个月不见,这苏难竟然变了一个模样,这老了十岁不止。

    上一次他在琅郡西边的官驿刺杀苏难的时候,对方是何等年轻,何等英姿勃发,何等气势冲天。

    而今天,他是何等之颓丧?

    沈浪的几千名武士乱箭齐发,苏盏和三眼邪立刻冲上来,保护在苏难和苏剑长身边。

    三眼邪依旧戴着黑色盔甲,额头上画着一只眼睛。

    此时苏难身边就剩下两个强大的嫡系了。

    “主公,我们护着您杀出去。”

    “对,兄长我们护着你和世子杀出去。”

    “我们还有一战之力。”

    三眼邪和苏盏猛地拔剑,大吼道:“所有人拔出刀剑,杀出重围。”

    “为主公而死,而苏氏家族而死!”

    然后剩下的几百名武士猛地拔剑,组成了一个利剑的形状。

    “住手!”

    苏难一声大吼。

    顿时,苏盏和三眼邪暂停了冲锋。

    苏难望向沈浪道:“沈浪,没有想到,最终还是落入你的手中了。”

    “哈……”

    苏难吐出了一口浊气。

    “一个坏的性格,真的足够毁掉人的一生。”苏难道:“我这个人毁就毁在贪心一事上,手中的局面明明很好,却想要更多更好。之前若非因为贪心,既想要得到暴民手中的那笔金币,又想要杀你,还想要名正言顺拿下白夜郡城,想要一箭三雕,你们连白夜郡城之战都没得打。”

    这话没错。

    有些人抓了一把超级好牌,明明能够赢,但是他想要打赢,升级想要敲底拿三百分,斗地主想要炸翻十六倍。

    结果非但没有大赢,反而输了。

    “这一次也是因为贪心,想要羌王宫里面的黄金,这才导致了灭族之危。”苏难泪水纵横。

    苏盏大声吼道:“兄长,别说了,别说了!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你明明是不想要黄金直接去西域的。”

    苏难摇头道:“不,归根结底是因为我想要这笔黄金。”

    “我苏难自负聪明绝顶,不亚于天下英雄。”苏难叹息道:“这天下英雄何其多也?吴王,越王,种尧,卞逍,宁翼,宁岐,张翀,薛彻,燕难飞,阎厄,当然还有一个超级大英雄,即将颠覆半个世界的矜君。”

    沈浪道:“苏难,临死之前你还要点评一下天下英雄吗?”

    苏难道:“沈浪,你知道这些人中我最看好是谁吗?”

    沈浪道:“愿闻其详。”

    苏难道:“矜君,你们等着吧,或许有一天他会席卷整个南方,一手掌握文明世界,一手掌握蛮族武力,他会成为新的一代霸主。”

    沈浪道:“苏公,你既然点评了天下英雄,相比也要点评一下我的吧。”

    苏难看来沈浪一眼道:“沈浪你聪明绝顶,智近乎妖,很多时候与你为敌,简直让人绝望。但是你知道你的缺点是什么吗?”

    沈浪道:“请指教。”

    苏难道:“你的傲慢,你太傲慢了。百万金币你不看在眼里,高官厚禄你也不放在眼里,天下万民你也没有放在眼里,说坑死就坑死。你的眼睛是长在天上的,除了你身边的几个人,天下皆是猪狗,何等高高在上?”

    沈浪疑惑道:“有吗?”

    苏难道:“眼睛长在天上,把人当成猪狗,除了报复之外,无欲无求。你这样会吃大亏的,说不定有一天你也会死在上面。”

    沈浪不屑一笑。

    苏难道:“最后我想要问一句,我父亲苏翦给金氏家族写的那封密信,金卓到底烧了没有?”

    沈浪道:“烧了啊,不过我有复制了好几份,当然也没用上,那玩意用处不大。”

    “果然烧了,我应该相信金卓人品的。”苏难道:“当时我得到密报,说金氏家族没有烧掉这封密信。我不相信,但是对方完整将密信内容复述了一遍,内容准确无误。”

    沈浪道:“不是隐元会,就是薛氏了,因为当年金宇伯爵把这两家当成了绝对的盟友。”

    “一切都不重要了,都不重要了。”

    苏难又长长吁了一口气,接着猛地一抖长枪。

    刹那间,那个在国都威风凛凛的苏难,又仿佛回来了。

    尽管脸上有了皱纹,尽管头发已经发白。

    但这霸气冲天的苏难,又仿佛回来了。

    “剑王李千秋,上一次你刺杀我没能得手,被我的气势所震慑,肯定很不安心吧。”苏难大吼道:“这一次,再战一次如何?”

    “剑王李千秋,你我再决一死战,如何?”

    剑王李千秋凝视苏难良久道:“你武功和气势都退化了很多。”

    “哈哈哈……”苏难道:“武功如同酒量,气势如虹的时候,当然高。如同丧家之犬的时候,自然就颓丧。”

    “来了!”

    苏难一声大吼。

    猛地催动战马,朝着剑王李千秋狂冲而去。

    疯狂的加速!

    “呀呀呀呀呀……”

    嘴里,依旧喊出雷鸣一般的呼喊。

    但是,那一句话已经没有了,李千秋你作死吗?

    这句话,苏难已经喊不出来了。

    他嘴里的这咿咿呀呀之声,也充满了决绝的悲壮。

    “杀!”

    惊天的一枪,苏难猛地朝剑王李千秋刺去。

    剑王轻轻一剑!

    两个身影,瞬间交错而过。

    “唰!”

    瞬间,苏难手中的长枪直接被削断。

    他的胸口出现了一道血痕。

    “呼,呼,呼……”

    苏难艰难地喘息,但是每喘息一口,喷出来的都是血沫子。

    他的五脏六腑,已经被李千秋的利剑切开了一个巨大的裂口。

    活不久了!

    …………

    决斗结束,苏难调转马头,重新回到了包围圈内。

    这个时候,他整个人已经佝偻了,再也直不起来了。

    胸口鲜血不断涌出,嘴角鲜血不断涌出。

    “沈浪,你不会放过我家任何一个人吧。”苏难道。

    沈浪点头。

    苏难道:“听说你把苏剑彦给车裂了?”

    沈浪点头。

    苏难道:“我儿子苏剑长,十八岁,也不能活?”

    沈浪摇头。

    苏难道:“说要杀我全家,就真的杀全家,真狠啊。”

    “那,那行吧!”

    苏难来到自己的儿子苏剑长面前。

    这个儿子很年轻,很聪明,有点点轻浮,但确实很出色,若苏剑亭死了,他本可以继承家族大业的。

    他的希望,家族的希望啊!

    “抱歉,为父没有办法看着你成长了。”

    苏难伸手抚摸儿子苏剑长的面孔,然后猛地一剑,刺穿了儿子的心脏。

    瞬间暴毙!

    顿时,沈浪身体猛地一颤。

    苏难继续自言自语。

    “宏图霸业一场空!”

    “一场空!”

    “我苏氏几百年基业,彻底终结。”

    “好可惜。”

    苏难走到弟弟苏盏面前,伸出拳头捶打他的胸膛。

    “抱歉弟弟,你这个猛将始终没有真正大放异彩,是哥哥没用。没能带着你们出头!”

    苏盏流泪,拼命地摇头,却无法说出话来。

    然后,苏难又猛地一剑,刺穿了弟弟苏盏的胸膛。

    大将苏盏横死。

    临死之前,没有一声惨呼,没有做出一点点反抗。

    “百年基业,灰飞烟灭。”

    苏难一边咳嗽,一边喷血,一边自言自语。

    “不过这也没什么,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公平得很。”

    苏难来到三眼邪面前。

    “你本是乾国的战争难民,在我家中长大,一辈子都不能露面,苦了你了,苦了你!”

    马贼三眼邪浑身颤抖,却没有哭出声。

    “主公……”

    苏难猛地一剑,刺穿了三眼邪的心脏。

    三眼邪嘴里再喊了一次主公,然后闭目而死。

    然后,苏难来到嫡妻的面前。

    这个女人直接哭了出来。

    “何以至此,夫君何以至此?”

    女人嚎啕大哭。

    “做生意赔了,当然要破产。”

    “造反败了,当然要全家死光。”

    苏难一剑,刺穿妻子的胸膛。

    你这个雍容华贵的女人,惨死当场。

    接着,苏难出剑如同闪电。

    把剩下一百多名苏氏嫡系成员,全部杀得干干净净。

    至此!

    苏氏家族彻底灭族!

    斩草除根!

    只不过是苏难自己动手,一个一个杀光。

    “几百年的苏氏家族,烟消云散!”

    “灰飞烟灭!”

    苏难咧嘴一笑道:“沈浪你要记住今天的,莫要让你金氏家族步入后尘。”

    沈浪道:“多谢苏公教诲。”

    苏难道:“沈浪,现在我们两家的仇恨,清了吗?”

    沈浪道:“差一点点,就要了结了。”

    “懂,我懂。”苏难道:“沈浪,你的文才很好,诗才绝顶,见到我苏氏的惨局,你能不能做一首诗啊,两句就行。”

    沈浪想了一会儿道:“滚滚怒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苏难一愕:“写得竟然这么好吗?实在是太好了,百年不遇的经典佳句,难怪宁元宪喜欢你,你太精致了,这才华太了不起了。”

    “千百年来,不知道有多少英雄豪杰死去,不知道有多少显赫家族灰飞烟灭。今日我苏氏家族之覆灭放在今年来看,固然震撼。但放在百年历史中,却又不值一提了,放在千万年历史,简直如同沧海一粟。”

    “都说这英雄如同天上星辰,但天上星星那么多,今天灭了这个,明天灭了那个,又有谁发现?”

    “苏难无颜面见列祖列宗。”

    “苏难无颜见列祖列宗!”

    “沈浪,你我两家的仇恨恩怨,了结了!”

    然后,苏难举起双掌,猛地朝自己的脑袋一拍。

    “砰!”

    瞬间,他精致华贵的脑袋,如同西瓜一般猛地爆开!

    苏难惨死!

    就如同他所说,无颜面对列祖列宗。

    所以面孔和脑袋,都直接炸开了。

    剩下的几百名苏氏家族武士,呆呆望着这一切。

    他们朝着沈浪望来一眼。

    那意思比较清楚,是你们来送一程,还是我们自己走?

    沈浪道:“你们自己走吧!”

    然后,剩下几百名武士武士横剑于颈,轻轻一抹。

    全部自尽!

    …………

    与此同时!

    西边的苏庸,穿着苏难的衣衫,举着苏难的旗帜,带着几千人冲向了通往西域的山谷!

    他已经看见了。

    整个山谷,密密麻麻都是伏兵,而且居高临下!

    苏庸热泪盈眶。

    “杀!”

    “杀!”

    “杀!”

    “苏氏家族,永远不灭!”

    “主公不朽!”

    苏氏的几千残军,猛地朝着山谷冲去。

    顿时,万箭齐发。

    山上无数巨石,滚滚而落。

    短短半个时辰!

    苏庸率领的几千苏氏军队,全军覆灭!

    苏庸临死之前,还觉得自己拯救了主公,可以瞑目。

    ………………

    沈浪皱眉,看着满地的尸体。

    李千秋看着这一幕,仿佛感慨万千。

    但是酝酿了很久,他憋出了一句话。

    “我觉得做农民挺好的,剑岛也挺好的。”

    他的意思是,这些大人物辉煌固然辉煌,但真正死的时候也如此惨烈。

    沈浪叹息道:“苏难这个人厉害,很厉害的,若是把他那点贪婪的缺点改掉,我和张公真未必是他的对手。”

    李千秋道:“沈公子,报仇雪恨的滋味如何?”

    “很爽。”沈浪道:“但是苏难有一点太操蛋了,临死之前竟然让我不恨他了,也不恨苏氏家族了。奶奶的,明明是我要报仇,结果他自己把苏氏全族杀得干干净净了,牛逼。”

    来到几辆马车面前,打开一看,金光灿灿全部都是黄金。

    十斤一块的金砖。

    黄金动人心魄,更何况是这么多黄金。

    但是沈浪和剑王李千秋都毫无所动。

    别看李千秋家产不超过三百金币,但他也算是视金钱如粪土。

    有钱也不知道该怎么花?

    买豪车,豪宅?还是娶三妻四妾?

    这种事情也只有沈浪这种庸俗的人才做得出来。

    而这些东西沈浪都已经有了。

    但这批黄金简直是天文数字。

    “鲁鲁,这批黄金是你父亲劫掠来的,所以还是你家的,物归原主。”沈浪道。

    阿鲁娜娜公主瞥了一眼,她对黄金也没感觉的,这东西不能吃也不能喝。

    “你要吗?你要就全部拿走。”这个败家女王倒是很大方。

    沈浪摇了摇头,他需要钱的时候就直接伸手。

    向娘子要,向天道会要。

    还要自己带金子,还要自己保管金子,太麻烦了。

    “我不要。”沈浪道:“这样,你把黄金运回到羌王宫,找一个地下室把这些黄金全部融了泼在地上,这样谁也偷不走了。”

    “行!”阿鲁娜娜道:“啥时候你要了,就跟我说一声。”

    沈浪道:“谢谢嫂子。”

    这笔天文数字的黄金,未来他还真的可能用得上。

    “大傻,给你一晚上,明天一早我们就走!”

    ………………

    当天晚上!

    沈浪实在受不了了,逃到一里之外去睡觉。

    大傻和阿鲁娜娜这对公母太会折腾。

    不,准确说是阿鲁娜娜太会折腾了。

    一直到现在为止。

    大傻从来都没有主动过,他实在是太害羞了,觉得做这种事情实在太不好意思了,从来都是躺在那里很被动。

    事后大概有十个时辰内不敢见人。

    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害臊的事情,但是又那么有意思,简直比什么都好玩。

    大傻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但是却不敢沉迷,不敢主动。

    …………

    次日一早!

    沈浪带着大傻等人,和羌女王阿鲁娜娜分别。

    女王要带领骑兵返回王宫。

    沈浪带着大傻,武烈等人返回越国。

    阿鲁娜娜派遣两千骑兵,护送沈浪回国。

    一行人足足走了几天,终于离开了羌国,回到了大雪山下,来到了越羌边境。

    而这个时候!

    沈浪见到了一个熟人。

    班若宗师,牵着一头白牛,驮着好多的大劫宫的石头浮雕。

    班若宗师的衣衫是新换的,难得穿着一身紧绷骑装。

    沈浪不由得朝着她的大腿望去。

    曲线不错。

    三角函数更不错。

    “人渣!”

    班若骂了一声,然后若无旁人地走了。

    朝着楚国的方向走了。

    真是世事难料,他本来想要去镇远侯爵府归还秘籍的,结果听说镇远侯爵府被郑陀占领了。

    那没办法,还不了了。

    不是我不还啊,而是找不到主人了。

    班若走了好远,沈浪还在回头看她的背影。

    臀/型真妙。

    李千秋实在忍不住道:“论长相,宁洁公主不亚于班若师妹,为何你从来不看她一眼,却屡次挑逗班若?”

    沈浪道:“宁洁见过黑暗太多,心中和灵魂都已经黑暗污浊。而班若宗师看似冷淡,实则单纯无暇,还有点小闷骚,逗起来很有意思。”

    李千秋实在无法理解人渣的精神世界。

    沈浪道:“再说,我也没有想要对她做什么啊,我纯粹是用欣赏的目光。”

    李千秋道:“那以后你若治好我的妻子,她也很美的,我希望你不要用这种欣赏的目光看她。”

    沈浪一愕,然后超级尴尬。

    “怎么会?怎么会?”

    “我是这种人吗?有夫之妇我从来不勾搭的。”

    “哦,正常的有夫之妇我从来不乱勾搭的。”

    然后,沈浪带队进入越国境内!

    ………………

    班若大宗师,牵着牦牛,漫不经心地走路。

    又要回魔岩道宫了,又要面对那些弟子了。

    真的是好无聊啊。

    下一次我找什么理由出来呢?

    再来剿灭叛徒林裳的雪山宫?

    不行不行,她雪山宫就十九个人了,再剿灭就彻底没人了。

    林裳虽然又丑,脾气又差,但终究是我师姐,不能逮她一个人欺负。

    “我又什么理由不回魔岩山吗?”

    思来想去,怎么都找不到。

    烦死了,烦死了!

    我魔岩宫仇人这么那么少啊,就两个人,一个李千秋,一个林裳。

    要不然我就能以报仇的名义天天在外面玩了。

    沈浪那个人渣仇人这么多,所以天天以报仇的名义在外面浪,他是怎么做到的?

    要不然我不回去,我找个理由再在外面玩几天?

    南殴国,沙蛮族大战如火如荼,肯定是流离失所,生灵涂炭,我作为武道宗师,有责任有义务去保护那里的无辜难民。

    不行,不行!

    我又不是神女雪隐,从来都没有做过拯救万民的事情。

    我这一生没有犯过罪,也不需要恕罪。

    好无聊,好无聊。

    无奈之下,班若宗师只能灰溜溜地返回魔岩道宫。

    有哪一个厉害的弟子,你赶紧给我成长起来,我这个掌门已经当得不耐烦了。

    ……………

    与此同时!

    一个须发皆白,弯腰驼背的老牧民,穿着一身裘皮,赶着一群羊南下。

    朝着沙蛮族的方向走去。

    “唉!”

    “尘归尘!”

    “土归土!”

    “荣华富贵,如同过眼云烟!”

    然后他一张嘴,唱出了羌国的调子。

    “大妹,你莫要坐我的公牛,你腚太大压得牛走不动路哟!”

    “你味太浪,让牛根杵地哟!”

    ………………

    镇远侯爵府内。

    郑陀和梁永年仿佛掉进蜜罐的老鼠一般。

    简直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

    这城堡之内粮草无数,美人无数。

    郑陀还是小心的,一开始只吃自己带来的粮草,只喝自己带来的淡水。

    而且已经用银针检查过每一袋粮食,每一块肉。

    根本就没有任何毒。

    但他依旧不放心吃。

    就让镇远侯爵府的老弱妇孺吃。

    吃了两天也完全没事。

    他这才放心大快朵颐。

    美酒,美食,美不胜收。

    这才是贵比王侯的日子呀!

    一开始,他的军队还忍住没有祸害镇远侯爵府内的家眷。

    但几天之后,实在忍不住了!

    于是,镇远侯爵府内的女子遭殃了。

    郑陀和梁永年的军队,在镇远侯爵府内过着放荡形骸的生活。

    …………

    几日之前的吴越边境!

    这里进入了最最危险的时刻,白夜郡战场的消息还没有传来。

    越王宁元宪的大营内,仿佛空气都是凝固的。

    年轻的吴王太难斗了。

    卞逍在吴国境内已经杀得血流成河人头滚滚了,这位吴王依旧没有妥协。

    反而增兵十五万!

    越王手中可只有八万,两军对峙最近的距离,只有区区几百米。

    宁元宪压力山大。

    甚至有一点点响动,都觉得是吴王的十五万大军杀来。

    十五万对八万,拥有巨大的兵力优势。

    但越国属于防守,整个防线上有两座城池,可以相对抵消这种兵力优势。

    越王每一天都在煎熬。

    他这位国王亲自做诱饵,当然勇敢,但也是可怕的冒险。

    君子不立危墙,何况君王。

    坏消息一个又一个传来!

    楚国大军疯狂攻打种尧防线,已经夺了十几个堡垒,直接将边境推进了三四里。

    吴国三万大军,也在疯狂地攻打怒潮城,金卓被刺,怒潮城的沦陷也注定成为定局。

    而最大的坏消息,还是从白夜郡战场传来的。

    宁洁长公主送来的最后一封密奏。

    沈浪依旧没有出现,苏难再一次增兵,张翀病重。

    白夜郡城真的守不住了,或者下一天就会沦陷。

    尽管宁元宪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派遣三王子宁岐率领三万大军进驻琅郡,当这也意味着放弃大部分的天西行省南部。

    真正的度日如年。

    宁元宪对着镜子,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每一天都在变憔悴,都在变老。

    但是他一直在等待着一个消息。

    要么就是最好的消息。

    要么就是最坏的消息。

    坏消息,自然是张翀灭亡,白夜郡城沦陷,苏难大军席卷整个天西行省南部,局势天崩地裂。

    一旦这个坏消息传来。

    那么……他这个越王就只能向吴王妥帖,只能谈判。

    到那个时候,他真的要任凭这位吴王讹诈了。

    割让两个郡,大额的战争赔款是一定的。

    但是这么大的代价,也一定要付。

    攘外必先安内。

    但局面一旦发展到那个地步,那对他这位越王的威望完全是致命的打击。

    而且是无法挽回的打击。

    越国从今以后,就会从南部霸主的位置上下来,吴国取而代之,。

    但是……

    宁元宪心中一直有一个希望。

    一个非常渺茫的希望。

    沈浪再一次创造奇迹。

    上一次金氏家族面对的危机更加险恶吧,但沈浪夺取怒潮城如同神来之笔,瞬间大获全胜。

    郑陀靠不住。

    唯一的希望就是沈浪。

    但是宁元宪又不敢太指望,因为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实在是太渺茫了。

    沈浪区区几百人,如何灭得掉羌王,如何能够力挽狂澜?

    这段日子,宁元宪没有露面,始终呆在大营内静静等待。

    越国大军也没有丝毫的挑衅,完全龟缩在自己军营之内。

    反而吴国大军,开始疯狂挑衅,甚至制造一次又一次军事摩擦。

    越军士气滴落。

    吴军斗志昂扬。

    ………………

    然而吴王此时也无比焦灼!

    卞逍在吴国境内大开杀戒,每一日吴国都在流血,都在蒙受巨大的损失。

    怒潮城那边的结果还没有来。

    最后的情报依旧是在激战。

    不过吴牧密信中说对这一战志在必得。

    所以对怒潮城之战的结果,吴王并没有担心,觉得十拿九稳。

    他在等待的是越国西边的战局。

    等待白夜郡城之战的结果。

    那里才是整个天下的暴风眼。

    只要张翀灭亡,白夜郡城沦陷,苏难大军横扫天南行省。

    到那个时候,宁元宪就要乖乖求饶了,卞逍乖乖退兵。

    到那个时候,就是他吴王予取予求的时刻了。

    就是他吴王一雪前耻的时刻了。

    年轻的吴王不关注怒潮城之战,每天都在焦灼地等待。

    一天要问几十遍。

    白夜郡战场消息传来了吗?

    白夜郡战场消息传来了吗?

    ………………

    宁元宪静静坐在榻上,手中读着佛经,只有这样他才能稍稍安静下来。

    此时虽然谈不上生死存亡,但也绝对是危在旦夕。

    天西战场那边,若是传来好消息,那就直接升上天堂。

    如果传来坏消息,那就下地狱。

    没有中间。

    不是最好的结果,就是最坏的结果。

    但是宁元宪不会祈祷!

    满天神佛都没用的。

    若是祈祷有用的话,当日姜离帝主就不会死,大乾王国就不会败了。

    当年整个天下,有多少人是姜离陛下的狂热仰慕者?

    有多少人为他祈祷?

    结果这位盖世英雄还是忽然暴毙。

    宁元宪渐渐安静了下来。

    他已经做好思想准备了,等待着最坏结果的道理。

    甚至,他已经开始构思和吴王的谈判。

    该委曲求全,就委曲求全吧。

    该服软就服软吧。

    该赔款就赔款,该割让就割让。

    我已经做好一切准备了。

    最坏的噩耗,你可以来了!

    而就在此时!

    小黎公公黎恩狂奔而入。

    “陛下大喜,大喜!”

    “捷报,天大的捷报!”

    “沈浪公子消灭羌王,扶植女王阿鲁娜娜,带着一万骑兵杀入天西战场,和张翀大人内外夹击,大获全胜!”

    “苏氏叛军主力,近乎全军覆灭!”

    …………

    注:第一更送上,脖子痛得很,去推拿一下再接着码字。拜求兄弟们月票,十万火急,叩首拜求!

    谢谢老眼昏花闹书荒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