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天煞孤星!姜离余孽!大对决!(1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我……我不是卓一尘。”

    苦头欢心中本来想要喊出声,但完全喊不出声。

    因为他的喉咙声音非常特殊,一喊出来就露馅了。

    他在天涯海阁学习了好几年时间。

    然后也被张玉音狂骂狂揍了几年,简直要形成条件反射。

    这个天涯海阁女神的真面目,他算是看得最最清楚了。

    她担任过苦头欢的算术老师和国学老师。

    作业没有做完,狂喷。

    作业做错了,狂喷。

    吃饭声音大声了,狂喷。

    衣衫没有穿整齐,狂喷。

    总之那几年时间,张玉音完全是苦头欢的噩梦,也是好几个同学的噩梦。

    一直到现在,他还经常在梦中惊醒。

    糟了糟了,我算术作业还没有完成,我要被骂死了,我要被打死了。

    然后苦头欢会猛地从床上起来,点上蜡烛准备做作业。

    过了半分钟后,他才会想起来,老子已经不在天涯海阁读书了啊。

    妈的,吓死老子了。

    这种感觉相信很多书友也深有体会,作者现在偶尔还会做噩梦,梦到高考,期中考,期末考。考试结束铃声响起了,还有一半没做,在梦中几乎吓尿。

    而此时对于苦头欢来说,完全是噩梦回到现实。

    顿时,他呆立原地不懂。

    美女学士张玉音从袖子里面猛地抽出了一根教鞭,直接冲上去对着苦头欢狂抽。

    你问她教鞭哪里来的?

    别人是袖子里面藏着一支软剑,她藏着一支教鞭?

    那你应该问她的那些侍从,这些人全部是她学生。

    每个人都被这支教鞭打过。

    “啪,啪,啪!”

    苦头欢浑身被抽打,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非常酸涩的感觉。

    不堪回首,却又无比怀念。

    从小到大,就属在天涯海阁的日子最幸福了,尽管天天挨打,天天挨骂。

    卓一尘是一个孤儿,流浪到越国天南行省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十岁了,和无数的战争难民一样失去了父母,而且脑子仿佛还受过重创,对于过去的事情已经记不得了。

    后来他算是非常幸运的,被安亭伯爵府收养,因为血脉天赋尤其之高,所以被当时的平安将军,安亭伯卓光卜收为义子。

    在卓氏家族的培养下,卓一尘也一飞冲天。

    十三岁就中了武举人,十八岁就夺了武状元,当时真是引起了轩然大波。

    整个越国每一代武状元,哪一个不是三十几岁了?

    但是卓一尘在卓氏家族的时光,谈不上非常快乐。

    因为他太出色了,卓氏的子弟都妒忌他排挤他。

    唯有义妹卓昭颜时时刻刻帮助他,安慰他。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卓一尘无可救药地爱上了比他小了六岁的卓昭颜。

    义父卓光卜对他要求很高,每天都教育他,要为卓氏家族争光,以后要好好辅佐弟弟卓昭临。

    卓一尘非常感激卓氏家族,但是他在卓家呆得并不算非常幸福。

    而在天涯海阁不一样,非常纯粹,每天一半时间练武,一半时间学习各种学问。

    而在卓氏家族,他是不必学习的,只要把武功练好就成了,甚至他没有学问对卓氏来说还算一个优点。

    在天涯海阁,卓一尘每天都无忧无虑,让人完全忘记了外面世界的烦劳。

    当然,他每一天都在挨打,每一天都在挨骂。

    可是,打他骂她的是一个超级美女老师。

    这……这就有些赏心悦目了。

    尽管卓一尘一心只爱卓昭颜,但是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对于一个成熟艳丽的美女老师总是有那么一点点幻想的吧。

    况且张玉音也只是比卓一尘大六七岁而已。

    那么卓一尘为何会去天涯海阁学习呢?

    因为他十八岁后得了一种怪病,声音开始沙哑,面孔开始扭曲。

    原本的他也是一个帅哥,但随着怪病的发展,他的面孔如同鬼一般,就仿佛被火烧过,又仿佛被硫酸泼过一般。

    卓氏家族找遍了天下名医也治不好,于是将他带到了天涯海阁。

    当然,凭借卓光卜的面子还没有资格把义子送去天涯海阁,托的是祝氏家族的关系。

    天涯海阁果然牛逼。

    直接把卓一尘的怪病控制了下来,而且还渐渐好转。

    因为他的血脉天赋太高,左辞阁主见猎心喜,也将他收为了弟子之一。

    应该算是记名弟子,而不是嫡传弟子。

    宁寒公主,祝红雪才是左辞的嫡传弟子。

    但就算如此,卓一尘的武功也突飞猛进,非常吓人。

    本来一切都朝着好的方面发展。

    但是六年前的一天。

    安亭伯爵府忽然遭遇了灭顶之灾。

    一个显赫的家族,一夜之间就灭亡了。

    官至平南大将军的卓光卜莫名其妙就被处死了。

    卓氏全族,几乎被杀得干干净净。

    从那之后,卓一尘在天涯海阁就呆不住了。

    就算他在卓氏家族呆得不算痛快,但义父一家对他恩重如山。

    此仇不得不报。

    他要寻找真相。

    于是,他离开了天涯海阁。

    不久之后,江湖上多了一个怪客苦头欢。

    又不久之后,昭颜出现了,成为太子的外室。

    江湖上就多了一个超级大盗。

    ………………

    “伸出手来!”张玉音喝道。

    苦头欢条件反射一般伸出手。

    “啪啪啪啪……”张玉音的教鞭狠狠抽在苦头欢的手掌上。

    足足别打了好几下后,苦头欢才反应过来。

    我刚才为什么要伸手?

    我已经不在天涯海阁读书了啊?

    你已经不是我老师了,还敢打我?

    就凭你三脚猫的功夫,我一根手指头就能够碾死你。

    毕业二十年后回去打老师?现实中有人这么做了。

    但苦头欢看了一眼张玉音,哪里下得了手,甚至反抗都不想。

    这个老师刀子嘴豆腐心,对他可好了。

    当时他得了怪病,面孔扭曲,就是她拼命研究典籍,然后一点点缓解症状,甚至差点要将他治好的。

    张玉音完全不管苦头欢武功有多牛逼,直接上前将玄武侯胸前的这支剑拔了出来。

    她身后的几个助手赶紧上前为金卓医治。

    张玉音上前,要掀掉苦头欢的面具。

    苦头欢躲避。

    张玉音猛地掐住他的脖子道:“你躲什么躲?”

    然后,直接把他的面具揭了。

    顿时,见到了一张人不人鬼不鬼的面孔。

    依旧扭曲腐蚀得不成人形了。

    张玉音一个耳光扇过去。

    “当年我都已经快要治好你了,你为什么要跑?为什么要跑?”

    苦头欢说不出话来。

    他要为卓氏家族复仇,他要调查出卓氏家族灭亡的真相。

    “苦头欢就是你吧?”张玉音道。

    “不……是!”

    张玉音又一巴掌拍了过去。

    “你撒谎的时候,眼睛能不能不要朝两边瞟……”

    张玉音又仔仔细细检查了苦头欢扭曲的面孔,翻开他的瞳孔。

    “再不治,你就完了,脑残!”张玉音道:“你就呆在这,过几天我就带你回天涯海阁,想办法治好你。”

    苦头欢不由得看了玄武侯金卓一眼。

    我……我现在还继续杀金卓吗?

    就算没有张老师,面对这样品德高洁的人也下不了手了。

    况且还有张老师在。

    张玉音道:“几个蠢货,这是你们师兄,比你们还要蠢,把他带下去,过几天一起带走。”

    “是,老师!”

    几个学生上前,抓住苦头欢的手臂就往外走。

    苦头欢心中顿时慌了。

    我,我该怎么办?

    不行,我不能去天涯海阁,我还有事情没有做完。

    顿时,苦头欢一挣脱。

    “谢谢张老师,我……我走了。”

    然后,他的身影如同闪电一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张玉音道:“是卓昭颜让你来杀玄武侯的吧?你不要再去见她,否则我代表天涯海阁通缉她。”

    这话一出,外面的苦头欢心脏一抖。

    上一次没有杀徐芊芊还情有可原,今天没杀金卓?

    真是没有颜面去见昭颜妹妹了。

    想起卓昭颜失望的眼神,苦头欢觉得自己实在无法面对。

    那么……就逃避吧!

    卓昭颜在南,于是苦头欢朝着西边方向消失了。

    ……………………

    金卓侯爵朝着张玉音拱手行礼道:“多谢张老师救命之恩。”

    你是我相好的岳父,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咦,这个称呼咋就那么怪?

    “卓一尘是个好孩子,就是脑子有病。”张玉音道:“不过就算我不在,他大概也是不会真的下手杀你的,他的刀剑只杀恶人。”

    金卓侯爵道:“没有想到,他竟然是卓一尘,当年震动整个越国的武状元卓一尘。”

    张玉音道:“书中说的天煞孤星,大概说的就是卓一尘这个人了。卓氏家族就是因为他而遭遇灭族的。”

    这话一出,玄武侯心中震撼。

    卓氏家族的灭亡,完全是一个绝世秘辛。

    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就知道此事和大炎帝国有关。

    安亭伯爵府,当时可比玄武伯爵府显赫多了。

    卓氏家族在朝中文武大员超过五六人以上,权倾一方,风光无两。

    然而一夜之间,就惨遭灭族。

    没有任何预兆。

    现在张玉音竟然说是因为卓一尘。

    “卓一尘一飞冲天,有人怀疑他是姜离余孽,仿佛得到了某种证据,所以卓氏家族惨遭灭族。”

    张玉音漫不经心地说出了真相。

    顿时,玄武侯心脏微微战栗。

    这个秘密竟然就这么随意解开了吗?

    难怪啊!

    如此显赫的卓氏会瞬间灭亡。

    张玉音道:“之后我们天涯海阁通过多方验证,确定卓一尘和姜离余孽没有任何关系,阁主亲自和大炎帝国皇帝写了信,所以卓氏家族的罪名被洗清了。”

    难怪近几年来,卓氏家族又有子弟出仕。

    而且卓昭颜成为了太子的外室。

    不过就算罪名洗清了,卓氏家族的人也几乎被杀得差不多了。

    大炎帝国之霸道可见一般。

    天涯海阁之分量,也可见一般。

    张玉音道:“玄武侯,既然有人来刺杀你,那怒潮城也即将爆发大战了,我们天涯海阁不方便在战场上出现,明日便要离开了。”

    她这话说得没错。

    为何要杀金卓?

    目的根本不是他这个人,而是要夺怒潮城!

    张玉音非常敏锐,她立刻觉察到大战即将发生。

    沈浪不在,若玄武侯又被刺杀身亡,整个怒潮城群龙无首,想要夺取岂不是易如反掌?

    玄武侯道:“好,明日我送张老师离开。”

    张玉音道:“不,玄武侯就不要出现了,您已经被刺杀了,最好让所有人都觉得您已经死了,这对接下来的怒潮城大战,或许会有奇效。”

    但苦头欢知道金卓没死啊。

    张玉音道:“卓一尘这个孩子很苦命,他武道天赋逆天,但是性格有巨大缺陷。看似勇敢,实则内心软弱,面对无法解决的问题时喜欢逃避。今日他没能杀掉你,短时间内他就不会去见卓昭颜。”

    玄武侯目光一缩,内心无比愤慨。

    太子殿下,我金卓从来都没有得罪过你,为何屡次要置我于死地?

    一直以来都是你在拼命得得罪我金氏?

    我女儿金木兰明明已经有丈夫,你却将她视为禁脔。

    浪儿进国都后,也从来没有招惹过你太子,就只是怼苏氏家族?

    结果你还不肯放过?

    玄武侯还是问出口了:“张老师,我有一个问题不解。”

    张玉音道:“说。”

    美女导师就是冲啊,天下就没有我天涯海阁不能说的事。

    玄武侯道:“太子殿下为何处处针对我金氏家族?我们和他已经没有利益矛盾了。”

    张玉音道:“谁说没有?怒潮城是整个越国东部海域最重要的贸易中心,原本掌握在隐元会手中。你金氏家族夺了怒潮城之后,整个东部海域的贸易被天道会夺走了。这个贸易战略权,远比你想象中重要得多。为了夺回整个东部海域的贸易权,隐元会当然不惜发动一场战争。”

    玄武侯道:“太子殿下和隐元会关系已经如此之深了吗?”

    张玉音道:“越国国库比您想象中要缺钱得多,隐元会对天下诸国的渗透,也比您想象中要深得多。何止是东部海域的战场,甚至越国西部战场都有隐元会的身影。卓昭颜只是太子的一个外室,为何处处代表太子和其他人谈判,因为她代表的就是隐元会。卓氏家族为何能够翻身?也是因为隐元会!”

    玄武侯躬身拜下道:“多谢张老师解惑。”

    张玉音道:“那么我就告辞了,明日一早就离开,您就装死,等待着大战的爆发吧,祝您大获全胜。另外顺便转告沈浪一声,这只小狐狸利用了我,我不会饶过他的。”

    顿时,玄武侯好尴尬。

    因为一个天涯海阁的美女学士,当着他这个岳父的面说出和沈浪打情骂俏的话。

    真是一个人渣啊!

    走到哪,勾搭到哪。

    你跟谁学的啊?看看我金卓,一生都洁身自好。

    不过!

    连女儿木兰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作为岳父又能怎样?

    关键沈浪这孩子去国都是为什么?灭苏氏,为金氏家族报仇雪恨。

    他一心都为了金氏家族。

    他心中还是只爱木兰一人的,他还是好孩子。

    男人管不住自己的身体,大概……或许也可以理解?

    金卓无可奈何叹息。

    然后他下令道:“接下来我不见任何人,就当作我已经被刺杀了!”

    “是!”

    有人想要夺我的怒潮城?

    想要趁着沈浪不在掀起大战?

    那我金卓倒要看看,究竟是谁?

    究竟想要怎么夺怒潮城?

    我倒要看看,这一场怒潮城大战如何掀起,如何结束?

    ………………

    白夜郡城内!

    张翀甩了一下手中之剑的血迹。

    宁不硬长公主也不用甩剑,因为她的剑太好了,不沾血。

    两个人并立在雪山楼中。

    尽管一言不发。

    但是空气中仿佛响起了一道声音。

    “还有谁?”

    “还有谁?!”

    全场瑟瑟发抖。

    因为三十几个杀手,此时全部被杀光了。

    雪山楼所有的厨子,伙计,歌女,侍女统统都被杀光了。

    尸体在张翀和宁洁的脚下,堆成了一座小山。

    包括被苏氏圈养的三个千户,也被杀了。

    长史肖无常,还有在场其他官员真是彻底惊呆了。

    张翀有武功,这一点苏氏是知道的,早已经有预备。

    但张翀身边这个人是谁啊?

    武功竟然高到这个地步?

    黑水台除了大阎王之外,还有谁这么厉害?

    从未听说过啊。

    他们哪里会想到,国君竟然会把宁洁长公主派来给张翀做随从?

    张翀直接走到了长史肖无常的面前。

    肖无常颤抖道:“张,张大人你想要做什么?难道众目睽睽之下,你还要杀朝廷命官不成?我这个长史可是国君册封的,我可是越国的进士。”

    张翀寒声道:“你还知道这一点啊?”

    然后,他手中软剑轻轻一切。

    长史肖无常的脑袋直接滚落了下来。

    全场官员震惊。

    这……这么疯狂吗?

    长史派人刺杀太守。

    太守亲自杀长史?

    接下来,张翀拿出了一道旨意念道:“国君有旨,张翀到达白夜郡之后,便宜行事!”

    什么叫便宜行事?

    就是想要做什么都可以,想要杀谁都可以,只要守住白夜郡城。

    只要结果,不要过程。

    这话一出,在场官员纷纷跪下。

    “太守大人,我等愿意和苏氏划清界限。”

    “太守大人,我们愿意检举揭发!”

    张翀没有理会。

    宁洁长公主从怀中掏出一份名册,这是黑水台的名册。

    上面有每一个白夜郡官员的名单和画像。

    谁是贪官,但还心向越国的。

    谁是贪官,但已经完全被苏氏圈养的。

    谁是贪官,但是苏氏家族安插的钉子。

    真是见了鬼了,怎么全部是贪官?

    在白夜郡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你清官压根就做不下去。

    宁洁念出一个名字,然后就走上前一剑杀了。

    她就这样对照名单,一个又一个杀过去。

    这……这简直太可怕了。

    念出名字就要死,这是黑白无常吗?

    在场官员和商人就要纷纷逃窜。

    但是你逃得过宁洁?

    她甚至脚步都没有乱,按照名单一个个杀过去。

    甚至秩序都没乱。

    完全按照名单的顺序来,哪怕你这个人在我眼前,但排在名单的后面,我也一会儿杀你。

    不理会任何哀求,不理会任何威胁。

    就这样,宁洁长公主把在场所有的官员杀掉了百分之八十。

    杀人的过程就和杀虫子一样,面无表情,古井无波。

    面对这样的女人,就算她长得再美,也硬不起来呀。

    整个雪山楼内,尸体横七竖八。

    血腥之气浓烈无比。

    张翀望着剩下的不到十名官员,淡淡道:“你们就不杀了,但是要关押起来,免得大战的时候,又出来作乱。”

    其中一个官员颤抖道:“张大人,我们是不干净,但对于陛下还是忠诚的,您若将我们关起来,那官府的事情谁来办?”

    张翀道:“不办了,马上就要大战了,白夜郡城立刻进入军管。”

    “传令下去,封锁整个人白夜郡城,不许任何人进出!”

    …………

    杀光了所有身怀二心的官员之后,张翀率领两千精锐去白夜郡城的三个千户所进行缴械。

    群龙无首之下,张翀的军队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抵抗。

    最后张翀点了一下人数,三个千户所竟然只有一千三百人。

    吃空饷超过一半,真的是叹为观止。

    一声令下,将所有百户军官全部杀光。

    将几百名已经不堪一击的士兵全部解散,勉强从这一千三百多守军中挑选出了四百名精锐,编入了自己的军队之中。

    接下来,大军四出。

    将城内所有的西域商人和西域武士全部杀光。

    然后又把城内所有的衙役全部集结,把十几个头目全部杀了。剩下二百名各式衙役,全部编入军中。

    仅仅几个时辰之内。

    张翀就将整个白夜郡主城完全掌握在手中。

    这个太守大人,杀起人来几乎比沈浪还要狠。

    沈浪杀的都是苏氏的官员和走狗,还有西域商人和武士。

    而张翀大人,所有可能引起麻烦的人全部杀光了,不管你是不是苏氏圈养的走狗。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接下来白夜郡主城将会迎来前所未有的大战,不能有一点点乱子。

    所有的麻烦因素全部都要提前铲除。

    沈浪杀人时,恨不得闹得天翻地覆,声势冲天。

    而张翀杀人则无声无息。

    在黑夜之中,直接一刀抹了脖子。

    也不喊,也不大呼口号。

    大约凌晨四点多,天已经要蒙蒙亮了。

    张翀望着西边的方向,淡淡道:“沈公子,幸不辱命,我已经彻底拿下白夜郡主城,你可以动手了。”

    当然,沈浪完全听不见。

    “尽管苏氏叛乱还没有开始,但我们两人联手和苏难来一次小决战,看看究竟是魔高一尺,还是道高一丈!”

    ………………

    火药桶一般的雪岭城。

    城主府外的校场上。

    沈浪望着面前黑黑压压的人群,真是有些头皮发麻。

    整整两万多人。

    他总算知道李自成和张献忠为何动不动就有几十万大军了。

    根本不需要招兵买马,只要说去劫掠,就有无数人主动加入进来。

    就如同小溪汇入小河,小河汇入小江,小江汇入大江。

    最后形成滔滔洪水,席卷一切。

    这两万人目光通红望着沈浪,目光狂热,仿佛要将他烧着了一般。

    沈浪站在高处,正要大声讲话。

    每一次有大行动之前,沈浪都喜欢喊话。

    人狠话也多。

    “别说了,别喊了,抓紧时间,赶紧去抢!”

    “别废话,别磨磨唧唧,赶紧出发!”

    下面人群中,立刻有人大声打脸。

    最烦这个小白脸城主了,劫掠就劫掠,每一次都要长篇大乱,每一次都要高呼口号。

    从中可见沈浪在这群人心中,已经沦为一面旗帜,毫无敬畏之心。

    你毕竟是朝廷官员,你带着大家去劫掠终究要好一些。

    但你若不带,那也没有关系。

    沈浪很有唾面自干的天分,直接大吼道:“那好,我也不多废话了!”

    “所有人,向左转!”

    “朝着白夜郡主城,出发!”

    “将白夜郡西域商人斩尽杀绝,劫掠一空!”

    “劫掠,发财!”

    随着沈浪一声令下。

    “发财!”

    “劫掠!”

    两万人热血沸腾,震声高呼。

    然后,他们如同潮水一般,疯狂朝着白夜郡城的方向狂涌而去。

    此时,天刚蒙蒙亮。

    从天上看去,就仿佛黑压压的蝗虫群,又仿佛黑色的潮水,直接从雪岭城涌了出来。

    浩浩荡荡,朝着白夜郡冲去。

    ……………………

    苏难之兄,苏全的大营内!

    “大人,沈浪的暴民队伍,已经出发,出了雪岭城,朝着白夜郡城而去了!”

    “而且苏逯传信,肖无常长史大功告成,已经伏杀张翀!”

    苏全大喜。

    这一刻终于来了!

    苏全下令:“三军出发!”

    “形成半个包围圈,将沈浪的暴民队伍驱逐到白夜郡城之下。”

    “今天这一战,我们不但要将几万暴民斩尽杀绝。”

    “要将沈浪小贼扒皮抽筋。”

    “还要名正言顺,夺下白夜郡主城!”

    “主公的一箭三雕计划,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出发!”

    随着苏全的一声令下。

    苏全的苏全的几千大军,大劫寺的几千僧兵,三眼邪的几千马贼。

    三股大军,浩浩荡荡全速前进。

    主公妙计安天下。

    这一战,一举定乾坤!

    夺下了白夜郡城之后,我苏氏家族立刻宣布:

    反出越国,苏羌合一!

    ……………

    从天上望下!

    沈浪率领的两万多人的劫掠队伍,如同乌合之众,却又气势冲天,朝着白夜郡主城狂冲而去。

    在他们身后几里之处。

    苏氏家族的三支大军,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口袋包围阵。

    只要几个冲锋,立刻就可以将这两万多劫掠人群杀得干干净净。

    至于沈浪小贼,又能逃到天上去啊?

    必死无疑了!

    对身后的一万多大军,沈浪当然了如指掌,但是他身边的这些劫掠者却毫无所知。

    因为这群人连自己有多少人也不清楚,隐约知道苏氏大军在后面追,但是究竟有多少人在追,距离有多远?他们却不知道。

    他们此时一门心思冲到白夜郡主城,抢个痛快,然后散伙逃亡!

    …………

    几十里的距离。

    沈浪率领两万民众,足足走了十几个小时。

    终于!

    白夜郡主城就在眼前了!

    沈浪大声吼道:“诸位弟兄,白夜郡城里面有我的人,此时城门已经开了,大家冲进去,杀个痛快,抢个痛快啊!”

    众人一看。

    果然,白夜郡主城的城门开了一个小口子。

    沈浪大声下令道:“大傻,武烈,前去夺门!”

    随着他一声令下。

    大傻和武烈二人狂冲而出。

    短短片刻功夫,大傻就冲入了城门之内,用蛮横暴力活生生将城门大开了一个大口子。

    沈浪大吼道:“弟兄们,冲,冲,冲!冲进城内,劫掠一空!”

    顿时,几万劫掠者顿时激动发狂。

    “冲,冲,冲!”

    “冲进城内,杀光,抢光!”

    本已经疲倦的他们,开始了疯狂的冲锋。

    几个首领互相对视一眼。

    抢完了白夜郡城之后应该怎么办?

    是就此散伙?还是把小白脸城主抓了献给苏难大人?

    …………

    与此同时!

    身后几里的苏全大声吼道:“大军全力冲锋,将所有暴民斩尽杀绝。”

    “将沈浪小贼,千刀万剐!”

    顿时,三支大军疯狂加速,疯狂冲锋。

    整个巨大的口袋包围圈,疯狂地收缩。

    “杀!”

    “杀!”

    几千个骑兵,风驰电掣,疯狂朝着沈浪的劫掠队伍杀去。

    三个顶尖高手,如同闪电一般突进。

    楚国大宗师班若,大劫寺苦难头陀,还有苏全。

    有我们这三个顶尖高手,沈浪你就算有剑王李千秋的保护,也必死无疑了!

    今日我若不能将沈浪你人头带回镇远侯爵府,我就没有颜面去见主公。

    苏难尽管还没有正式叛乱自立。

    但是双方之间的第一场对决,正式爆发!

    ………………

    注:第一更送上,饿得血糖低手脚发软,我去吃饭然后继续码字。今天努力三更,糕点拼到底,兄弟们一定支援我!

    谢谢風扈和杀戮金币的几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