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裂变!陛下处死我吧!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大宦官黎隼真是惊了。

    因为眼前这个老头和朝堂上的那个苏难,真是一模一样。

    别说在外面监视黑水台间谍发现不了,就算隔得这么近,黎隼一下子也辨别不出两人的长相区别。

    但他还是一眼就看出此人不是苏难。

    因为他和苏难接触得太多了,就算长相一样,气质也截然不同。

    苏难太危险,刚刚靠近就能感受到那股让人不适的气息,就仿佛面对一条毒蛇般。

    而眼前这个老人,虽然也让人觉得阴冷,但却没有苏难那么让人畏惧。

    “你,你是苏难的替身?”黎隼颤声道。

    那个老头道:“不,恰恰相反,是主人时时刻刻在模仿我。”

    顿时间,大宦官黎隼觉得毛骨悚然,叹为观止。

    苏难扮老,这一点谁都知道。

    他其实比国君大不了几岁,但长年累月扮老,不但头发全白,脸上皱纹,腰背佝偻,看上去完全是七八十岁的人。

    久而久之,所有人都当他垂垂老朽。

    就算知道他是在扮老,但是心理暗示已经非常强烈。

    完全接受了他这个老朽不堪的外表,从而忘记了他的真实面孔。

    这个世界上想要找到一个一模一样的替身是非常难的。

    既然无法让替身长得和自己一样,那苏难就扮得和替身一样。

    此贼真是……牛逼了!

    这位苏白头颤颤巍巍地伸出双手道:“来吧,抓捕我吧。”

    大宦官黎隼道:“苏难去了哪里?”

    苍老的苏白头咧嘴一笑道:“你们想要抓到主人?不可能的!”

    而就在此时!

    “轰轰轰……”

    这个苏白头手中烛火一落。

    这仿佛是一个信号。

    身后整个镇远侯爵府,火焰猛地冒起。

    然而,不仅仅是镇远侯爵府。

    而是整个国都!

    周围十几处地方,几乎同时着火。

    熊熊燃烧。

    “轰轰轰……”

    一个又一个装满鱼油的桶猛地炸开。

    漫天火焰燃起。

    与此同时!

    “轰轰轰轰……”

    仿佛商量好了一样。

    整个国都四面八方,一团又一团火焰冒起。

    从天上俯瞰下去。

    一栋又一栋屋子猛地爆开。

    这不是火药,而是一桶又一桶的鱼油。

    可一旦点燃,爆炸的威力甚至超过火药。

    黑夜的国都。

    一朵又一朵火焰之花爆开。

    “轰轰轰轰……”

    一朵。

    十朵。

    十几朵。

    几十朵。

    一百朵!

    爆开的烈焰,四面八方,此起彼伏。

    整个国都上百处房屋在熊熊燃烧,而且火势凶猛蔓延。

    无数百姓仓皇逃出,鬼哭狼嚎。

    黑水台大都督阎厄脸色一变道:“去,去朱雀门!”

    这位大督主很厉害。

    刚刚来到镇远侯爵府,听到黑水台武士汇报苏难还在院子里面枯坐,并且自己和自己下棋的时候,大宦官黎隼还高兴,而他却皱起眉头,觉得不对劲。

    此时更是直接翻身上马,带着三千黑水台武士杀向朱雀门。

    “轰轰轰……”

    无数的烈焰,几乎照亮了整个夜空。

    国都内的无数士兵,倾巢而出。

    维持国都百姓秩序,并且组织救火。

    整个国都,一团乱麻。

    如同烧开的水一般,彻底沸腾。

    这一把惊天大火。

    根本就无法防备。

    这几百桶鱼油,早就分散藏在国度的每一个角落。

    一旦点燃,直接爆开。

    ………………

    此时整个王宫,更是如临大敌。

    所有宫门紧闭,几千名武士守卫王宫的每一处地方。

    任何太监,宫女,嫔妃,没有国君的命令,不得走出门一步。

    但有违反者,格杀勿论。

    几位王子,除了没有人搭理的五王子之外,全部入宫。

    太子和三王子更是身穿甲胄,亲自在王宫守卫君王。

    小黎公公本来打算给国君穿上甲胄,但宁元宪拒绝了,甚至连王袍都不穿,直接穿上最华贵低调的那件暗金龙袍,反而像是一个富贵闲人一般。

    他脸上非但不紧张,甚至表现得不愤怒,平平淡淡,就仿佛局面一点都不紧张,一点都不危险。

    见到这样的国君,王宫内诸人不由得和安静了下来。

    然后,宁元宪直接登到王宫的最高处。

    望着整个大乱的国都,望着无数凄厉的惨叫。

    到处的烈焰燃天!

    尽管消息还没有传来,但国君已经知道,苏难跑了。

    黑水台的消息已经很及时了。

    但还是晚了一步。

    因为苏难那边的消息更快。

    得知羌王暴毙之后,他立刻就跑了。

    就算整个镇远侯爵府被几百名黑水台武士监视包围,但他还是轻而易举脱身。

    “苏难完全可以秘密地逃走,为何要闹这么大的阵仗?”国君问道。

    太子道:“此人丧心病狂。”

    三王子宁岐心中不屑,道:“父王,苏难这是在示威。”

    “对,他这是在像的示威。”国君寒声道:“之前他扮演了几十年的温顺老狗,撕破脸皮,他直接揭开面具,露出狰狞的獠牙,变成一只恶狼了。”

    可不是吗?

    撕掉面孔之后,苏难瞬间变得凶猛而又高傲。

    这国都漫天的火焰,本是没有必要放的。

    但他还是火烧国都。

    这就如同一只恶狼,彻底抛开了老狗的假象,朝着宁元宪这头狮子拼命地嘶吼。

    “但他还是像一只地鼠钻洞跑了,哪有半分英雄气概?”

    ………………

    所有人都猜错苏难了。

    他确实可以无声无息地离开国都。

    因为,他得到羌王暴毙的消息比国君足足早了近两个时辰。

    等到黑水台去抓让,他完全能够逃出百里之外,进入琅郡了。

    然而,他却没有这样做!

    他两个时辰之前就可以离开国都,但是他竟然没有。

    他此时,竟然依旧还在国都之内。

    他骑着一匹千里马,整个人挺直如同标枪一般。

    站直之后,将近一米九的身高。骑在马上,依旧气势夺人。

    虽然头发完全染白了,而且比国君还要大几岁,但是脸上没有半分皱纹,

    但他看上去,也最多三十岁。染白的头发,凭添了他独特的气质。

    他苏难武功绝顶,此时处于一个男人最巅峰的状态。

    和他之前七八十岁的垂垂老朽模样,判若两人。

    他身穿黑色软甲,手持玄铁长枪。

    这长枪太重了,所以拖在地上。

    这千里马速度极快,长枪划地,爆出一串串火花,发出一阵阵刺耳之声。

    他的身后跟随着几十名黑色武士。

    他快速地朝着朱雀门驰骋而去。

    与此同时。

    从街道两边,一个又一个黑色武士,汇聚而来。

    几十人,上百人。

    几百人!

    整整几百骑,如同一个刀尖一般,冲向朱雀门。

    此时,整个国都火焰冲天,一片大乱。

    国都的几个千户所,中都督府,枢密院等等地方,无数的士兵潮水一般涌出。

    很快就有军队发现了朱雀大道上,苏难的这几百名武士。

    “你们哪个部分的,报上番号,报上口令。”

    一支军队,直接拦截上来。

    “杀!”

    苏难一声令下。

    身后几百名武士,猛地拔出战刀。

    仅仅片刻!

    拦路的军队被斩尽杀绝。

    苏难这几百名骑兵,轻而易举穿透。

    沿着朱雀大道狂奔。

    很快直接冲到朱雀门下。

    “来者何人?”

    “国君有旨,四门紧闭,任何人不得进出。”

    城门之上那个守将放声大吼。

    与此同时,防守朱雀门的上千士兵,整齐弯弓搭箭。

    “立刻停下,否则格杀勿论。”朱雀门守将大喊。

    苏难伸手。

    顿时一根标枪出现在他手中。

    “嗖!”

    他猛地投掷。

    瞬间,这支标枪如同闪电一般飞出。

    速度太快。

    气势太惊人,在空中发出破空呼啸之声。

    那个朱雀门守将飞快躲避。

    但是来不及了。

    “噗!”

    他整个人被标枪瞬间穿透,然后带着飞出了几米,整个人钉在墙上。

    “我乃大盗苦头欢,谁敢拦我?”苏难大吼:“杀!”

    然后,他率领几百名武士疯狂冲杀而去。

    “嗖嗖嗖嗖……”

    朱雀门守军纷纷射箭。

    苏难身后武士飞快举盾挡箭。

    但还是有战马中箭,武士中箭,不过数量不多。

    仅仅片刻功夫。

    苏难麾下的几百名武士,冲上了朱雀门守军军阵。

    骑兵面对步兵。

    这种高速冲锋之下。

    瞬间破防。

    苏难玄铁枪狂刺飞舞。

    根本无一合之敌。

    所过之处,死伤无数。

    所向披靡。

    几乎毫不停留,直接冲到朱雀门下。

    打开朱雀门。

    苏难率领几百名武士,潮水一般冲出。

    国都坚城,想要从外面攻破难如登天。

    但想要从里面杀出去,就没那么难了。

    冲出朱雀城之后。

    苏难大笑道:“这就是越国都城吗?这就是天越城吗?我苦头欢进进出出,如同无人之地,哈哈哈哈!”

    “越国之弱,不堪一击!”

    然后,苏难率领几百名武士,朝着西边狂奔而去。

    仅仅几十里外,就有战马替换。

    只要跑出二百里进入天西行省境内,那就如同鱼入大海。

    苏难杀出朱雀门后两刻钟。

    黑水台大都督阎厄,还有几路大军都已经追了上来。

    听闻苏难已经跑了两刻钟了。

    阎厄知道,不可能追的上了。

    但是,天越中都督依旧率领几千大军,冲出城去,追击苏难。

    而黑水台大都督阎厄,返回王宫。

    ………………

    “陛下,苏难跑了,以苦头欢的名义,堂而皇之杀出了朱雀门。”

    听到奏报之后,国君宁元宪身体猛地一颤。

    在场所有人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苏难完全可以无声无息地跑,为何要这样大张旗鼓地跑?

    为了践踏国君尊严吗?

    为了践踏越国国威吗?

    此人老奸巨猾,做事一贯留有后路,这么张狂傲慢,完全不像是他的风格。

    然而国君很快就知道里面的原因。

    苏难此举是要告诉楚国,告诉吴国。

    你们看看吧。

    越国此时是如此的虚弱不堪,我苏难区区几百人就在国都中杀了个七进七出。(当然这是夸张说法)。

    吴王,赶紧增兵南下啊。

    楚王,赶紧西进啊。

    越国虚弱,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吴王可以洗刷二十几年前的大败之辱,被割走的九郡,拿回去吧。

    楚王,整个南方就只有一个霸主。

    不是越国,就是楚国。

    现在是您称霸南方最好的机会了。

    所有人都被苏难一贯来的恭顺所欺骗了。

    觉得此人虽然做事狠毒,但婉转,喜欢留有余地,喜欢留后路。

    然而……

    谁都不知,苏难此人一旦下定决心,无比之杀伐果断。

    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是为了脱身,只是为了在越国朝堂上争夺一席之地。

    所以猜测他不会如此激烈,会留下充分的政治后路。

    然而……

    苏难根本不是为了在朝堂立足,而是为了让苏氏家族凤凰涅槃,崛起于南方。

    他但最终目标根本不是想要做权臣。

    而是要成为一代霸主。

    就是沈浪所说的,苏羌一体!

    三眼邪每年抓捕无数越国奴隶前往羌国。

    苏难每年贴补羌王无数的金钱。

    这一切都是有目的的。

    如今羌国两个王后是苏氏中人。

    羌王身边,更是不知道有多少苏氏的潜伏者。

    羌王阿鲁冈暴毙。

    这对苏难来说是一个噩耗,完全打乱了他的节奏。

    使得很多计划都要仓促提前。

    但是……

    这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羌王本就是要死了。

    只不过,死得有点早了。

    羌王若不死,如何苏羌一体?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太子阿鲁太用最短的时间内,平息羌国内乱。

    说得更直接一些,就是杀光羌王剩下所有的儿子。

    然后阿鲁太称王,继承他父亲的一切,包括两个王后。

    这也是蛮族的传统,古代中国周边的蛮族也是这样的。一代匈奴死了之后,新的匈奴就会继承老匈奴的一切。

    ………………

    羌国内!

    羌王的尸体依旧被扔在床上。

    天气炎热。

    他的尸体已经臭了,无数苍蝇扑在上面。

    但依旧没有人理会。

    羌王的房间内。

    新王阿鲁太躺在床上,两个绝美的女子和他缠绕燃烧。

    这两人都是羌王曾经的妻子。

    苏莫,苏凝。

    此时自然而然成为了阿鲁太的女人。

    对于眼前这一幕,阿鲁太已经渴望很久了。

    苏氏两个女人太美了,他垂涎已久。

    苏莫美眸闪烁着火焰一般的光芒。

    羌王暴毙。

    对苏氏是一个坏消息。

    但也是一个好消息。

    她的野心之花,可以正式绽放了。

    新羌王点燃一根事后烟,舒舒服服地吸着。

    “母后,您是父王的妻子,您觉得父王的葬礼应该怎样办呢?”阿鲁太道。

    苏莫道:“按照历代的规矩,天葬好了。”

    其实每一代羌王临死之前都不想天葬,都想要和越国,楚国的大王一样厚葬。

    建一个大大的陵墓,然后把所有的金银珠宝都放进去陪葬

    然而,每一代羌王都不能如愿。

    因为羌国强者为尊,不是以孝治国,也不是以礼治国。

    新王根本不舍得把无数的金银珠宝给先王陪葬。

    于是,都按照传统来,天葬。

    所谓的天葬,就是把尸体抬到高山之上让秃鹫吃光。

    “行,那就天葬吧。”新王阿鲁太道。

    羌王如何暴毙?

    到现在都没有人过问,也没有人去检查。

    阿鲁太道:“我的那个兄弟们,集结了一万多人去了北边,占领了原来的神庙,想要和我对峙,母后觉得我应该怎么办?”

    苏莫吻着阿鲁太胸口的恶狼纹身,柔声道:“就让臣妾去见他们,去解决他们,臣妾是一个柔弱女子,他们不会有什么防备的。”

    阿鲁太吸了一口烟,闷在肺里一会儿,然后吐了一个烟圈。

    “好,这一切就劳烦母后了。”

    羌王太后苏莫媚眼如丝道:“那大王就好好犒劳臣妾吧。”

    ………………

    越国王宫!

    苏妃和六王子宁景,惶惶不可终日。

    几日之前,苏妃就大感不妙了。

    何妧妧一案后,国君和苏难撕破脸皮,并且派遣黑水台抓捕苏难。

    那一天起。

    苏妃的宫中就彻底冷落了下来。

    王宫中人嗅觉最敏锐,而且捧红踩黑最现实。

    平常来讨好的嫔妃也不来了,平常疯狂来巴结的太监也不来了。

    虽然每天的饭菜依旧正常。

    但最关键的是国君也不来了,明明应该轮到苏妃侍寝,但他却不来半步,直接宿在卞妃宫内。

    不仅仅苏妃惶恐,连他身边的宫女和太监,也仿佛感觉到大祸临头,态度变得冷漠起来,仿佛要想尽办法划清界限。

    而今天晚上,苏妃的天终于塌下来了。

    虽然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的宫中直接进来了几十名武士,虎视眈眈望着她。

    她被软禁了,不能走出这房中一步。

    苏妃心中责怪:兄长你真是太心狠了,为了你自己的野心,为了苏氏家族,完全不顾我的死活,现在你让我如何是好?

    哪怕在宫内,她也仿佛能够听见外面国都的大乱之声。

    她觉得自己的末日更近了。

    接下来是一杯毒酒?还是一丈白绫?

    六王子宁景知道得稍稍多一些,心中不由得开始诅咒苏难。

    而此时!

    苏妃的宫门打开。

    国君走了进来!

    苏妃一颤,然后直接冲了上去,便要跪扑到国君面前抱住他的双腿。

    然而……

    她还没有冲到国君面前就被拦住了,小黎公公直接挡在国君的面前。

    苏妃一愕。

    平常这个小黎公公是何等讨好?何等温顺啊?

    抬头一看。

    这位小黎公公面孔依旧温顺,表情依旧讨好。

    是了!

    做到黎恩这等级别的宦官,已经不会明显地捧红踩黑了,他们眼中就只有国君。

    “干什么?一点颜色都没有,你怎么也学得和老狗一样?”国君叱责道。

    顿时小黎公公赶紧退开,心中大喜。

    国君说他怎么也觉得和老狗一样,完全是莫大的夸奖了。

    谁不知道,黎隼公公是除了老祖宗之外,最受国君信任的宦官。

    苏妃这才来到国君面前,袅袅跪下痛哭。

    “陛下,臣妾虽然身心都在宁氏。但我毕竟是苏氏的女儿,兄长不管犯了什么罪,我作为妹妹也是同罪。陛下处死臣妾吧,但念在之前恩爱情分上,给臣妾一个全尸,也不要怪罪宁景,他是您的儿子,他完全是宁氏之人啊。”

    旁边的六王子听之,本来想要攻讦苏难,此时听到母亲的话后,立刻跪下哭泣道:“父王,儿臣愿意和母亲同罪。”

    国君顿时哈哈大笑,伸手抚摸苏妃的脸蛋道:“爱妃言重了,苏侯没有什么罪过啊?”

    苏妃不由得一愕。

    国君道:“没错,寡人之前是派人抓捕镇远侯世子苏剑亭,那是因为有御史奏报,他公然率领西域武者突袭玄武伯爵府,并且试图谋杀苏佩佩。寡人以孝治国,哪里见得这种人伦惨剧,当然震怒。不过现在已经查清了,突袭玄武伯爵府完全是大盗苦头欢所为,苏剑亭当时在天西行省都督府里面饮酒作诗,完全不在玄武城。”

    苏妃心中更加害怕,哭泣道:“陛下,您赐我一杯毒酒吧,赐我一丈白绫吧。”

    国君的目光变得更加温柔道:“爱妃又在瞎说乱想了,你我夫妻恩爱二十年,我们还要白头到老呢。”

    苏妃惶恐,但脸上露出温柔痴情的带泪笑容。

    “臣妾之身,臣妾之心,都属于陛下,苏氏有功的话便和臣妾无关。苏氏有罪的话,那臣妾便也有罪,臣妾之命,尽在夫君手中,雷霆雨露,皆是天恩,臣妾对陛下之仰慕爱意,从不改变。”

    国君将苏妃搀扶起来,柔声道:“寡人对爱妃之心,也不会改变。”

    然后,宁元宪更是吩咐道:“夜深了,今天晚上寡人就宿在苏妃宫中了。”

    接着,国君望向六王子的目光也充满了慈爱。

    “宁景,宫中无事了,你便回去,好好安歇。今日你能时时刻刻守在母亲身边,可见你孝顺,不错,不错!”

    六王子宁景心中更加战栗惶恐,叩首道:“多谢父亲夸奖。”

    然后,他脸上露出一道下笑容道:“父王母妃安歇,儿臣告退。”

    然后,他无比恭敬地走了出去。

    此时已是夏日,天气也燥热,但是六王子宁景走在路上,却觉得遍体冰凉。

    不由得伸手抱了抱双臂,却依旧觉得冰冷。

    接下来怎么办?

    去太子哥哥府上?还是去三王子府上?

    之前背靠着苏氏,宁景又年轻,夺嫡是没有份了。

    所以太子和三王子对他都多番拉拢,这让宁景颇有得意,行事也尤其骄纵。

    如今苏氏和父王翻脸。

    宁景感觉到大祸临头。

    今日,如果父王暴怒,大骂他和母妃一顿,那宁景还觉得事情有挽回余地。

    而现在父王非但没有发怒,反而笑意吟吟夸奖了他,而且还留宿在母妃宫中。

    这让宁景更加不寒而栗。

    ………………

    苏难跑了!

    不,应该说是苏难走了。

    甚至无法说是逃走。

    因为临走的时候,他火烧国都,而且堂而皇之杀出了朱雀门。

    当着天下的面,在国君宁元宪的脸上扇了一个耳光。

    这一举动,让所有人震惊不敢置信。

    这……这竟然是苏难所为?

    他平常为人不是这样的,一点点余地都不留?

    而国都之乱后。

    最最振奋的,就是越国鸿胪寺。

    这里面住着楚国的使者,梁国使者,晋国使者,吴国使者!

    苏难几百人,竟然这样堂而皇之杀出国都。

    而且,而且大火冲天,将国都搅得天翻地覆。

    越国已经如此外强中干了吗?

    楚国称霸南方的机会,是不是已经来了?

    吴国南下报仇的机会,是不是已经来了?

    越国虚弱,已经一年时间了,连区区一个南殴国都打不下来。

    现在他强大的面孔彻底被我撕碎了。

    千载难逢的机会已经来了,还等什么啊?

    而在国都大乱的时候。

    金氏别院也如临大敌。

    几十名武士防守整个别院的每一个地方。

    金木聪武功虽然不高,但也抄起了刀子,保护在冰儿的身边。

    冰儿的肚子已经大得比较明显了。

    虽然不大可能,但还是要以防万一,苏氏家族会狗急跳墙。

    按说应该不会的吧。

    苏难已经冲出了国都,城内应该没有什么人手了啊。

    然而就在此时!

    “砰砰砰砰……”

    忽然,一个又一个木桶从天而降。

    竟然是从不远处,用小型投石机投掷进来的。

    木桶砸落地面之后。

    里面的鱼油拼命泼洒出来。

    “嗖嗖嗖嗖……”

    几十支火箭猛地射入。

    瞬间点燃了大火。

    沈十三,黄凤等人大惊。

    接下来怎么办?

    是护送冰儿和金木聪世子离开,前往帝国大使府?

    还是进入地窖?

    当机立断,沈十三有了决定。

    不能出门,这个时候出门反而危险。

    “快,护送冰儿夫人和世子进入地下密室。”

    “里面的水缸准备好了吗?湿棉被准备好了吗?对外通气的竹竿准备好了吗?”

    然后,黄凤和沈十三护送着金木聪,冰儿进入了地下室。

    “大傻,你没问题吗?”

    大傻很紧张道:“我只会挨打,不会打人。”

    冰儿直接冲到大傻面前道:“大傻,你看看我肚子,里面有一个宝宝,以后生出来后喊你伯伯的,现在有坏人要来杀他,怎么办?”

    “怎么办?”大傻颤抖道。

    冰儿道:“打死他们!”

    “好!”大傻道:“我打死他们。”

    进入密室之后,黄凤依旧呆在冰儿和金木聪身边。

    沈十三和大傻,直接守在密室的入口之处。

    与此同时!

    整个金氏别院大火冲天。

    “嗖嗖嗖嗖嗖……”

    一个又一个西域高手,猛地跃入金氏别院。

    为首一人带着面具,依旧是苦头欢的扭曲面具。

    奶奶的,这苦头欢遍地都是。

    很快,整个金氏别院响起了厮杀之声。

    几十名苏氏高手和金氏武士战斗在一起。

    为首之人,带着几十名高手长驱而入。

    直接冲到金氏别院院子,地下密室的入口之处。几十个高手,将沈十三和大傻团团包围。

    为首之人揭开了苦头欢的扭曲面具,露出了一张冷酷面孔。

    “我叫苏剑彦,镇远侯爵府义子,奉主人之命,前来杀沈浪的女人还有她肚子里面的孩子。”

    “另外,我还要带走金木聪。”

    “两位要不然让开,行一个方便?”

    沈十三二话不说,举起手中弯刀,淡淡道:“大不了今晚就死在这里吧。”

    大傻拿起玄铁大棍道:“不许碰我侄儿,不然我杀他,我真的会杀人的。”

    苏氏义子苏剑彦呵呵一笑,道:“你们就两人,而且武功太低,太低了!”

    “你叫沈十三吧,是沈浪的走狗,大概能够挡得住我两剑!”

    “杀!”

    苏氏义子一声令下。

    顿时,几十名西域高手朝着沈十三和大傻两人杀了过去。

    “一刻钟内,抓住金木聪,杀死沈浪的女人和孩子。”

    “轻而易举,轻而易举啊!”

    不远处的街道上。

    帝国大使云梦泽甚至来不及骑马,直接在街上狂奔。

    此时整个国都戒严,他不能带兵,而且他也没有几个兵。

    于是,他一手高举令牌。

    “我乃帝国大使云梦泽!”

    “我乃帝国大使云梦泽!”

    他一边高呼,身子如同燕子一般跳跃,朝着金氏别院狂冲而去。

    “撑住!”

    “一定要撑住啊!”

    “希望我还来得及,希望我还来得及。”

    “不然金木聪和冰儿若死了,我如何向吾弟交代?”

    然而!

    等到云梦泽冲到金氏别院的时候。

    战斗已经结束了。

    他望着满地的尸体,顿时惊呆了。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月票,拜求支持,距离前面二百多票,感觉累吐血都追不上,呜呜呜!

    谢谢泥岚轩真的几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