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沈浪入朝!国君狂赞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说时迟,那时快。

    只见到浪爷光脚就地冲了出去。

    打开门。

    拉着娘子的手。

    冲进另外一个房间内。

    一把扑了上去。

    朝着她娇艳欲滴的嘴唇吻了上去。

    然后飞快解开自己的衣衫。

    这个时候解释是没用的。

    只能用实际动作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娘子,你看我这么饥饿无比。

    这么勇猛无比。

    肯定没有出轨啊。

    要是出轨的话,现在哪有力气啊?

    你觉得有没有道理呢?

    …………

    一个多小时后。

    沈浪被说服了。

    木兰勉强被说服了。

    沈浪还夸张地打了一个饱嗝。

    “娘子,这段日子我没有一日一夜不在想你。”

    “相思的滋味,真的好累。”

    “我想念你的唇,想念你的眉和淡淡的香味。”

    “爱你的滋味,真的好累。”

    木兰酡红的脸蛋盯着沈浪不说话。

    沈浪弱弱道:“我,我其实还能唱出来的。”

    木兰拧着沈浪的面孔,嗅着他身上的味道:“算你乖。”

    沈浪道:“娘子,你也认为我是清白的,没有出轨?”

    木兰道:“因为你只有一点点愧疚,更多的是理直气壮,所以应该还没有真正出轨,但已经有些心虚了,你心中终究有我,所以没有越过最后一步。”

    沈浪脖子的冷汗流下。

    他的娘子这么厉害了吗?

    什么都没有看见,光凭着表情,就能判断我的心思。

    她这是有读心术啊。

    “唉!”

    木兰叹息一声,她在自己说服自己。

    夫君只是和别的女人躺在一张床上,又没有真正发生什么,应该不算出轨吧。

    沈浪低声道:“她是雪隐大宗师,我不能见何妧妧,所以钻入大宗师的被窝……”

    说到这里,沈浪发现自己还不如不解释。

    这更解释不清了。

    你凭什么钻入别人被窝?

    这么看来就不是冲动,而是非常娴熟啊。

    “我太想你了,外面有好多关于你的谣言,说你死在羌国了,我实在忍不住就来国都找你了,结果听到你已经回来,我依旧一路来找你。”木兰柔声道:“小冰怀孕了,我好羡慕呀。”

    她一点都不想提雪隐的事情。

    哪怕她是师伯。

    天!她竟然是师伯。

    你这个人渣,你谁都能勾搭到。

    不过,这个人渣夫君终究还是比较乖的。至少这一两个月内,他确实没有真正碰过其他女人。

    “知道夫君安全,我就放心了,至于其他事情,我不想去想。爹娘应该急坏了,我这就回家了。”木兰起身。

    “不要。”沈浪道:“宝贝,起码让我抱着你睡一夜。”

    他的声音充满了迷恋。

    木兰犹豫了片刻,又重新躺回到沈浪的怀里。

    沈浪道:“宝贝,我仿佛找到了将你变强的方向了。”

    木兰摇头道:“我现在不想变强了,我只想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好好生两个孩子,只想你乖乖呆在家里,不要在外面拈花惹草。”

    沈浪道:“我……我……”

    木兰忽然又爬起身,捧着沈浪的面孔看了一会儿道:“我夫君真是天下第一美男子。”

    咦?你为什么说这样的话?你还见过谁呢?

    沈浪也不由得捧起木兰的面孔。

    我宝贝木兰长得是真美。

    而且是那种艳丽,泼辣,坚毅,妩媚结合一体的美。

    讲真,宝贝木兰长相一点都不亚于雪隐大宗师。

    只不过大宗师名气大,她有光环加身。

    此时,外面何妧妧道:“沈公子,你们好了吗?”

    沈浪一愕,你这个女人竟然还在?

    沈浪道:“宝贝,你是怎么和她碰到一起的啊?”

    木兰道:“我不认识她啊,我进来的时候,她跟在我后面进来的。”

    难怪啊,难怪沈十三说拦不住这个何妧妧。

    木兰是女主人,他们哪里敢拦啊?这个何妧妧就趁机溜进来了。

    这个女人是打算耗在这里了?

    沈浪道:“何大家,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何妧妧道:“沈公子,我说两句话就走。”

    沈浪皱眉,随便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何大家,有什么事情,你赶紧说吧。”沈浪道。

    何妧妧递过来一张纸。

    沈浪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一首词。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当时为了弄死李文正,沈浪让人卖给了何妧妧两首词,其中一首就是《明月几时有》。

    而且,还为她设计了一套非常性感的裙子。

    不仅如此,还有人花钱收买宫廷画师。

    在他的画卷《王太后寿辰图》中,这何妧妧非常惹眼。

    正是因为这两首诗,加上美妙无比的扮相,在王太后寿诞夜的表演中何妧妧艳盖群芳,被国君看中。

    当然有人疑惑,怎么王太后寿诞夜还让这些花魁去表演啊?

    那慈禧太后还经常招戏班子在皇宫里面演戏呢,这是一个道理。

    花魁是明星,不是娼/妓。

    何妧妧道:“沈公子,这首词真算得上是千古名句,您熟吗?”

    沈浪一愕道:“很熟啊,这首词在王太后寿诞上,何大家让他一夜之间名传天下,我也非常喜爱,当然熟。”

    何妧妧道:“至今我仍旧不知道是谁把这首词卖给我的,沈公子才华无双,我还以为是您呢?”

    沈浪飞快回到房间内,拿出了一本书递给何妧妧。

    “何大家说我才华横溢,这话我认,这是我最近呕心沥血的作品,请指教。”

    何妧妧接过去一看《斗破苍穹之江山美色》

    “谢谢公子赐书,我一定会好好拜读的。”

    这个女人终于走了。

    沈浪迫不及待回到被窝,一把搂住香喷喷的娘子。

    “夫君,这个女人很危险吗?”木兰问道。

    “很危险。”沈浪道:“但是没有你危险,救命啊,白虎要吃人了!”

    人嘴贱就是不行。

    木兰本来打算放过沈浪的。

    既然你喊出口了。

    那我金木兰就让你认清世界的残忍。

    就你那么渣,还想要出去拈花惹草。

    然后,沈浪鬼哭狼嚎。

    ………………

    沈浪心有馀悸。

    之前娘子惩罚他的时候,用的是六禽戏。

    现在竟然换成了抽刀断水计?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不要啊!

    “宝贝,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我发誓,我发誓我和大宗师真的是清白的啊。”

    “你都不知道我在国都有多么洁身自好啊,别的女人别说碰一下,我连一眼都没有看过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熟悉的脚步声走来。

    沈浪头皮一阵阵发麻。

    当你觉得事情会变坏的时候,就一定会变坏的。

    顿时,外面响起母老虎宁焱公主的声音。

    “沈浪,你既然那么迫切想要睡我,我之前答应过你的,只要你能从羌国活着回来,我就给你睡。我宁焱说过的话,永远算数。”

    “沈浪,我已经准备好了你来吧,大不了我就当作被小狗咬了一口。”

    “睡完之后,我们还当兄弟!”

    大尻,我……我弄死你啊。

    造孽啊!!

    沈浪眼前一黑,昏倒在娘子的怀里。

    ………………

    沈浪再次醒来,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

    宁焱公主拍着胸脯对木兰道:“木兰,这个人渣虽然配不上你,但他在国都除了摸过我两次胸,剩下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了。”

    我,我艹你大爷。

    沈浪咬牙切齿抬起头道:“哥,你真是神人啊,我直接越过第三阶段石,直接进入第四阶段软了。”

    帝国大使云梦泽派了派沈浪的肩膀道:“吾弟用情太深了,钱这东西要省着点花。一天花一次就可以了,一天七八次,很容易穷的。”

    木兰脸红过耳。

    她有点后悔了,夫君该不会真的伤身吧。

    只不过她一半是惩罚,一半是情不自禁。

    小两口之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更何况是两个月了。

    沈浪要饿死了。

    而木兰,则是要饿疯了。

    沈浪道:“哥,你还专门跑出二百多里迎接我?实在让我太感动了。”

    云梦泽道:“是宁焱硬要拉着我来的,她说要履行赌约,在国都不方便。”

    国都不方便,这里就方便吗?

    我娘子就在身边,你说方便不方便?

    “还有一件事。”云梦泽脸色一正。

    沈浪道:“哥请讲。”

    云梦泽道:“越国国君需要一场胜利提升国威,掩饰南殴国战场的不利,所以努力地拔高这一次外交胜利,你的名望在臣民之间也被拔高得非常厉害,这非常不利。”

    没有根基的情况下,爬得越高,摔的越死,这是最简单的道理了。

    没看人家苏难,权势熏天,却每天花钱买御史骂自己?天天就知道装死狗。

    但是一旦咬起人来恶毒无比。

    “有人把你吹嘘成为百年不遇的外交使节,羌国你能拿下,那沙蛮族肯定也不在话下。”云梦泽道:“有人造势,想要让你出使沙蛮族。”

    沈浪冷笑道:“沙蛮族?我疯了才去那种鬼地方!”

    出使羌国成功之后,沈浪灭苏氏的第二步完成。

    接下来灭苏的第三步,就要紧锣密鼓开始了。

    怎么可能出使沙蛮族?

    再说他之所以敢出使羌国,一是因为羌国爆发天花,二是因为有雪隐大宗师。

    没有丝毫布置的情况下出使沙蛮族?

    活得不耐烦了?

    云梦泽道:“不想去沙蛮族,就要提前想好应对之策,吾弟要心中有数。”

    沈浪道:“多谢兄长提醒。”

    ………………

    木兰直接就回家,甚至无法跟着沈浪回国都。

    因为家里太忙了,事情太多了,根本离不开她这个顶梁柱。

    沈浪无比的不舍。

    “我不想走,我就是想要和你在一起。”

    “夫君,你跟我回家吧,咱们不弄死苏氏了,我一天都不想和你分开。”

    木兰抱着沈浪撒娇哭泣。

    但她还是走了。

    “夫君,小冰怀孕了,过一段时间我会派人来接她回去养胎。”

    “你可千万不要招惹不三不四的女人啊,小心身体,不要沾上不干不净的东西。”

    沈浪顿时哭了。

    不是因为木兰的大度而哭。

    宝贝,我在你心目中已经这么渣了吗?

    你对我的要求已经这么低了吗?

    只要别招惹不干不净的女人就可以?

    我还以为我在你心中光芒万丈呢。

    ………………

    国都的一间密室内。

    祝戎问道:“殿下,既然招揽沈浪,为何条件如此苛刻?”

    是啊,昭颜去招揽沈浪,非但不升官许愿,反而还要沈浪交出玻璃镜的制造工艺。

    这就相当于养一条狗咬人,竟然还要那条狗自己掏钱买骨头。

    这世界上还有这么荒谬的事情吗?

    太子没有说话,只是把玩手中的玉雕。

    这个玉雕是木兰!

    不知道是出于谁之手,真是灵气逼人,栩栩如生。

    到了太子这个高度,就已经不大在乎人物光环了。

    他的妹妹宁寒被誉为越国第一美人,但也是光环笼罩。

    因为她是王族武道第一天才,是天涯海阁之主的徒弟。

    她另外一个身份,才是让她响彻天下。

    大乾王国太子的未婚妻。

    帝主姜离的悲剧,让宁寒的身份烘托到了极致。

    她作为越国公主,原本受不到这么多关注。

    但是大乾太子未婚妻这个身份,真正是天下瞩目。

    毕竟姜离陛下差一点点就让天地变色。

    天下第一高手,第一英雄的悲剧,才让人震撼。

    所以《东离记》这本书,才能卖出几千万本。

    抛开光环,太子还是觉得木兰绝美。

    关键是英姿飒爽的同时,又妩媚纯洁。

    一点都不装。

    他宁翼要得到的女人,还没有得不到的。

    越是得不到,就越想得到。

    听到祝戎总督的问题,太子宁翼没有回答。

    昭颜在身边道:“太子殿下根本就没有想要招揽沈浪,金氏家族是崛起了,但能否成为顶级权贵还是未知,关键是金氏远在天边。而苏难近在眼前,在朝中根深叶茂权势熏天,只有得到他的支持,才能一举压倒三殿下。但是这个老狐狸始终不表态,太子殿下就不妨刺激他一下。”

    祝戎总督懂了。

    沈浪号称要弄死苏氏全族,但是毕竟势力淡薄。

    靠着他一人,区区一个七品芝麻小官,想要扳倒权势熏天的苏难?

    完全是做梦。

    但是如果他投靠到太子帐下,有了派系的力量,那就不好说了。

    所以,太子这也是打草惊蛇。

    昭颜道:“陛下最近要拔高这一次出使羌国的胜利,要拔高沈浪这个人物,那作为少君,殿下当然也要凑趣去招揽一下。”

    “看着吧,沈浪出使羌国大获全胜,成为了大英雄,这反而让他危机四伏,如同站在深渊边上,一边哪个深渊都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可惜这是一个天煞孤星,殿下不要他,三王子那边因为薛氏家族也不要他。他就这么一个孤魂野鬼,没有任何靠山,在国都得意不了多久,也活不了多久的。”

    祝戎微微躬身。

    沈浪的命运他不在乎。

    但是另外一个人他在乎。

    张翀!

    已经无缘无故被关押在大理寺牢房里面超过半年多了。

    也不审,也不放。

    祝戎道:“陛下对张翀的气应该已经消了,殿下差不多可以说话,拉张翀一把了。”

    昭颜道:“还不到时候。”

    祝戎皱眉道:“为何?”

    昭颜道:“沈浪出使羌国大获全胜,陛下答应过,只要他完成任务,便册封金卓为玄武侯,将怒潮城册封给金氏家族。他就算答应了,心中也不痛快,这个时候为张翀求情,岂不是让陛下更不痛快,戳他的伤口吗?”

    ……………………

    沈浪带着使团返回国都,受到了英雄的待遇。

    四王子宁禛亲自迎接。

    国都万民夹道相应。

    以沈浪的身份,原本是没有资格走朱雀大道中央的。

    但是现在却骑着高头大马,气宇轩昂地走在朱雀大道的正中央。

    这是封疆大吏才有的资格啊。

    每年殿试之后,一甲进士三位天之骄子游街的时候,也能走那么一次。

    沈浪虽然没有参加科举,但是也享受到了状元郎的待遇。

    那场面真是。

    锣鼓喧天,爆竹齐鸣,彩旗招展,人山人海!

    “越国威武。”

    “国君威武!”

    无数人齐声高呼。

    这架势看上去,就仿佛把羌国灭了一样。

    无数老百姓一看,这了不得啊。

    这是未出一兵一卒,就拿下一个敌国了啊。

    沈浪虽然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

    但是……

    捧得太高了。

    只不过这是国君搭台,他沈浪必须演戏。

    带着使团来到王宫面前。

    沈浪道:“陛下臣出使羌国,不辱使命,特来交印!并奉上羌王认罪书,奉上圣庙万民图!”

    然后,在四王子宁禛,和诸位大臣,宦官的见证下,沈浪开启了箱子,拿出了羌王阿鲁冈的认罪书,稍稍展示了一下就收起来。

    毕竟,这份认罪书可不太真诚。

    但是接下来的圣庙万民图,就要好好显摆了。

    这张羊皮纸很大,是好几张拼成的。

    好几个平方米。

    上面画的是圣庙之图。

    画得非常好,显得比羌国那座圣庙更加威武。

    而且距离王宫就很近。

    但因为角度的原因,仿佛比羌王宫还要高大。

    这就仿佛你找好角度和自由女神像拍照,你不但能比它高大,还能将它拧在手里。

    关键不是圣庙的图,而是上面密密麻麻都是手指印,血印!

    所有被种了牛痘,受过圣庙救命之恩的羌民,纷纷在上面按在血印。

    足足上万个手指血印。

    沈浪高呼道:“时间太紧迫了,否则会有十万,几十万人将血手印按在上面。羌国万民向往我越国,向往我东方文明啊。无数羌民心在越国,心在陛下。越国威武,陛下威武!”

    王宫大殿,台阶之上的国君宁元宪脸色通红,显得矜持而又骄傲。

    但是他内心,实际上是有些不大好意思的。

    明明是一个外交小胜,却要烘托成灭国大胜,实在是没法子。

    不过,沈浪你确实会演戏。

    寡人本来担心你演砸了,现在却怕你演过火啊。

    顿时,国君道:“爱卿劳苦功高,这都清减了啊。”

    沈浪道:“此次大获全胜,完全靠我越国神威,靠陛下之无上威严,臣毫无寸功。”

    国君道:“是你的功劳,谁也夺不走,爱卿回去休息吧,寡人还要重用。”

    沈浪不肯起来,陛下我还没有听到我想要的话。

    沈浪又道:“谢陛下恩旨,这段时间臣实在是想念家人,尤其想念岳父岳母。”

    你什么意思?

    你说想念父母,想念妻儿就可以了。

    你说岳父岳母什么意思?

    寡人答应过你,要册封金卓为玄武侯就不会反悔,你也用不着在这里提醒。

    ………………

    沈浪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五王子宁政的府中。

    顿时见到了眼泪汪汪的小冰。

    还有眼泪汪汪的肥宅金木聪。

    还有两个嚎啕大哭的小丫头,这算是沈浪亲手救下的,余放舟的两个女儿。

    “姑爷,我好想你啊,人家肚子都大了。”

    “姐夫,我落榜了。”

    沈浪一愕?

    落榜?

    落什么榜?

    金木聪道:“今年的会试我参加了,我想要中进士,结果落榜了,排名倒数。”

    沈浪惊讶道:“肥宅,是什么给你勇气,让你去参加会试的啊?”

    金木聪道:“我以为姐夫会再一次大发神威,押中考题啊。”

    我日!

    你以为我是神吗?

    “哇哇哇……”两个粉妆玉琢的小丫头大哭。

    沈浪道:“你们这是为什么啊?”

    大丫头跑过来,抱着沈浪的腿。

    沈浪一愕。

    囡囡,我们就见过一面,你就那么想我吗?

    叔叔没有白疼你。

    大丫头道:“叔叔,我能吃糖吗?”

    她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沈浪,漂亮的小脸蛋挂满了泪花。

    沈浪本能地点头道:“当然可以啊。”

    得到同意后,顿时这个小姑娘从口袋掏出糖,分给自己一个,妹妹一个,高高兴兴含在嘴里,手牵手快乐跑了,直接把沈浪扔在一边。

    宁政的妻子卓氏无奈,小冰也无奈。

    两个臭丫头,每天吃那么多糖,牙齿要坏掉了啊。

    沈浪一愕。

    我……我被这个三岁的小丫头利用了?

    这么狡猾吗?

    ………………

    只有取错的名字,没有取错的外号。

    刚刚沐浴完毕。

    骚冰又要施展绝技。

    沈浪吓坏了。

    不行,不行,我算是怕了你了。

    刚被木兰这个大妖精蹂躏得半死。

    现在你这个小妖精又来?

    你当我浪爷是铁打的吗?

    …………

    宁政书房内!

    “父王只要开口答应过,就会做到,这点你不用担心。册封玄武侯,你金氏代管怒潮城一事,应该不会有变局了。”宁政道:“但是现在国都有一股风很危险,有人拼命抬高你的才华,想要让你出使沙蛮族,让他们停止支援南殴国。”

    沈浪道:“我绝不可能去沙蛮族,时间非常紧迫,我要在短时间内扳倒苏难,哪有功夫去沙蛮族送死啊。”

    这话一出,五王子宁政不由得吓了一大跳。

    扳倒苏难?

    沈浪你才一个七品官啊。

    半个靠山都没有啊,也没有半个盟友。

    而苏难是镇远侯,太子少保,枢密院副使,镇军大将军,中立派系的巨头。

    完全称得上是权势熏天。

    你区区一个芝麻粒的小官,想要扳倒这棵苍天大树?

    而且是在短时间内?

    这比白日做梦可厉害多了。

    沈浪道:“时间紧迫,一旦错过,就再无灭掉苏氏的良机了。”

    沈浪灭苏氏第二步羌国布局已经完成。

    接下来第三步扳倒苏难就立刻开启,丝毫没有停顿的时间。

    宁政道:“你说的扳倒苏难,具体是指?”

    沈浪道:“让他丢掉现在的所有官职,罢官回家。然后我们两人就要扛起新政的大旗,镇远城和白夜郡如火如荼地执行陛下的新政,将苏氏家族彻底灭掉。”

    “啊?”宁政呆了。

    这里面还有我的事?

    关键是,前一段时间新政的旗手还是张翀啊。

    而且新政的屠刀就是要宰杀你玄武伯爵府。

    现在你一个老牌贵族的女婿,要接过新政大旗?

    这听上去怎么那么荒谬啊。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现在许多老牌贵族正在串联,打算推你金氏家族为老牌贵族领袖,组建新的老牌贵族联盟呢。

    沈浪呲之以鼻。

    当日新政要屠我金氏家族的时候,这些老牌贵族哪一个站出来过?哪一个出手相助?

    全部都在落井下石。

    我岳母为了还债,亲自去借钱,足足跑了十几家贵族,就借来一千多金币。

    奇耻大辱。

    背叛立场的事情,我沈浪也能做的。

    抄起新政的屠刀,我保证比张翀还要狠。

    我虽然是老牌贵族的女婿,但只要我金氏家族繁荣昌盛,我沈浪也可以很新政的。

    沈浪又道:“殿下稍作准备,如果成功扳倒苏难之后,您就要上任白夜郡太守,我们两人联手去干苏氏全族。”

    啊?

    沈浪道:“殿下,苏难是您舅舅,您该不会心软了吧?”

    五王子一下子接受的信息量太大,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需要静一下。”

    ………………

    次日!

    沈浪穿上七品官服,要去上朝。

    以他的芝麻粒小官本是没有资格上朝的,但是今天的朝会主要两个事情。

    一个是册封金卓为玄武侯,让金氏家族代管怒潮城。

    二就是表彰沈浪之功劳,顺带商议沙蛮族一事。

    但是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朝堂如战场,非常险恶。

    沈浪出使羌国归来,受损最严重的就是苏难。

    而且他们酝酿了好几日,今日朝会的攻击大概会排山倒海一般压过来。

    不但要毁掉金氏家族封侯,而且还要将沈浪送去沙蛮族送死。

    太子和三王子只会坐视,甚至推波助澜。

    五王子宁政,因为没有任何官职,所以没有资格上朝,所以也无法呼应沈浪。

    “今日朝会,会是一场恶战,你孤身一人,一定要万分小心。”

    五王子宁政很不放心,再三嘱咐。

    此时他再一次痛恨自己无权无势,如此无助。

    沈浪道:“殿下放心,我早有准备。今日朝堂,就看我大杀四方吧。”

    ………………

    越国朝堂。

    庄严肃穆,威严逼人。

    国君面色和蔼,淡淡道:“今日朝会,主要议两件事,第一件事玄武伯金卓剿灭了海盗仇天危,为越国开疆拓土,按例要封侯。”

    “第二件事,南殴国战局如火如荼,若不绝沙蛮族援兵,南殴国之战就很难平息。任何让沙蛮族停止支援南殴国,要不要派遣使臣前往沙蛮族。”

    “就这两件事,开始吧!”

    这话一出,苏难一系的中立官员摩拳擦掌,屠刀霍霍,准备出列。

    今日朝堂,一定要将沈浪捧上天,将他送去沙蛮族送死。

    另外,还要彻底毁掉金卓封玄武侯之路。

    首先出场的,便是礼部侍郎,先断金氏家族封侯之路。

    而就在此时!

    御史台大夫出列道:“陛下,御史台有本。”

    国君微微皱眉道:“说。”

    御史台大夫王承惆道:“御史台检举揭发沈浪意图谋反,意图颠覆大炎王朝,请陛下明察。”

    颠覆大炎王朝?这么大罪名?

    在场所有人官员猛地一颤。一开始就闹这么天大?

    御史大夫王承惆道:“此本是新晋御史祝文华所奏,臣恳请陛下召他入殿。”

    国君宁元宪看了沈浪一眼道:“准了。”

    片刻后,祝文华进来了。

    兰山子爵府的祝文华,写《鸳鸯梦》的祝文华。

    沈浪都差点忘记他了。

    今年他参加会试,中了二甲进士,如今是御史台的七品御史。

    他进来之后,望向沈浪,目光仿佛要吃人一般。

    深仇大恨啊,今日终于得报了。

    沈浪,你也有今天啊。

    今日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祝文华跪下叩首道:“陛下,沈浪此次出使羌国之所以能够成功,完全是因为一个女人。而且,他还将这个女人的雕像放在圣庙之中,和圣人同列。此女便是大乾帝主姜离的义妹,雪隐伪公主!”

    “雪隐此女,密谋参与颠覆大炎帝国,事败之后,隐姓埋名躲藏于大雪山之中。”

    “大炎帝国通缉名单中,她排名第五。”

    “沈浪和她勾搭成奸,而且将她带到越国国都。”

    “沈浪此举是要炎帝迁怒于我越国,此举是意图颠覆大炎王朝。”

    “请陛下将沈浪凌迟处死,将大炎帝国通缉犯雪隐捉拿!”

    顿时,沈浪头皮一麻。

    果然来了,好爽啊!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更新近一万五!狂求支持,狂求月票,恩公们给我!

    谢谢厄运逆袭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