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国都震动!沈浪大火!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返回国都的途中。

    沈浪舒舒服服地坐在马车里面。

    外面雪隐大宗师骑在马上。

    大傻骑在牛上,已经整整一天过去了,他还在回味昨天。

    睡觉竟然是这个滋味吗?

    真是太好了。

    沈浪手中拿着两只瓶子。

    左边的瓶子很大,差不多有一百毫升左右。

    这里面大部分都是雪隐大宗师的血液,就是几亿的蛊虫了。

    当然别看几亿蛊虫好像很多的样子,很多男人哆嗦一下子,也有几亿了。

    但奇怪的是。

    这一瓶子血液仍旧在沸腾。

    已经整整五天五夜了啊。

    沈浪本以为这几亿蛊虫肯定早死光了,结果却没有。

    它们仿佛真的吞噬到了某种力量,越来越猛烈了。

    而且这瓶鲜血的颜色也渐渐改变。

    大傻的黄金血脉精华是纯粹的金色,而这些蛊虫是紫色,雪隐宗师的鲜血是红色。

    这三种混合在一起,应该还是红色。

    但没有想到,里面的金色越来越多,越来越浓了。

    而另外一条毒蛊母虫,静静地躺在试管里面仿佛已经彻底冬眠了一般,尽管现在是春天。

    沈浪用X光扫描,然后试图在智脑里面找到相关的资料。

    结果完全没有。

    地球上完全没有这样的生物。

    至少沈浪的电脑资料里面没有。

    沈浪终于见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物种了。

    “姑姑,大傻放过那么多血,对他修为会有影响吗?”沈浪道:“毕竟我放了他两斤血,里面有很多血脉精华?”

    其实,仇妖儿放得更多。

    因为,她自己给自己放血。

    “微乎其微。”神女雪隐道:“因为他体内还能再生出来的。”

    沈浪道:“姑姑,大傻和仇妖儿身上的黄金血脉是怎么来的啊?”

    神女雪隐道:“应该是天生的,又或者从父母遗传过来的,这是这个天下最高的武道机密,我们还无法参破。”

    沈浪道:“钟楚客大宗师看过我的血脉,然后他说看不透。那您给我看看,我的武道血脉如何?厉害不厉害?”

    神女雪隐盯了沈浪一眼道:“浪儿,智者劳心,你才是最厉害的。”

    唉!

    浪也死心了。

    尽管神仙姑姑说得非常隐晦,但潜台词就是继续做你小白脸软饭王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吧,就不要想着练武了,废渣。

    “姑姑,你进来一下,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沈浪道。

    沈十三和黄凤本能地离开了一段距离。

    而且还朝着大傻使眼色。

    因为黄凤已经经历两次了,人渣沈浪公然在马车上睡女神。

    上一次是木兰女神。

    而这一次,竟然是神女雪隐。

    当然如果沈浪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给她制造一条千年寒铁裤衩,让她一辈子当老/处/女。

    …………

    雪隐进入马车里面。

    空气中的香味顿时迷漫开来。

    淡雅迷人。

    没有像之前那样浓烈,仿佛喝醉酒一般。

    但却让人心旷神怡。

    沈浪道:“姑姑,你中了浮屠山的蛊毒之后,武功有没有改变?”

    神女雪隐点了点头道;“有改变,我的真气和剑气能够让人麻痹。”

    何止如此啊,沈浪呆在她的边上,闻着她的香气,脑袋都有些迷离,就仿佛喝醉了一样。

    沈浪道:“从某种程度上,这种蛊虫在您体内,反而使您的战斗力提升了。尽管这完全是意外。”

    神女雪隐点头道:“事实上不止如此,它还让我维持了近二十年的青春。”

    沈浪道:“冻龄?”

    神女雪隐道:“因为我入门比钟楚客早,所以我尽管比他年轻,但也是他的师姐。但就算如此,我年纪也不小了。十七年前我中了浮屠山的蛊毒之后,容颜就没有变过。”

    沈浪不由得举起瓶子里面的这几亿蛊虫。

    沈浪道:“姑姑你看,这一瓶子里面都是您的血,本来完全是红色的,现在竟然变成金色的了。这证明了什么?”

    神女道:“这些蛊虫在拼命地吞噬,然后改造,最后释放。”

    沈浪道:“我猜测,这些蛊虫之所以让您全身冻住,是因为它们不断地释放某种神经毒素。但这并不是因为它们体内本身会释放神经毒素,而是他们吞噬了某种东西,在体内消化改造成为神经毒素,然后释放了出来。”

    沈浪这个理论太大胆复杂了。

    以至于神女雪隐都不敢有什么定论。

    于是沈浪有了一个超级大胆的想法。

    这个瓶子里面本来只有一滴黄金血脉精华,但是经过了几亿蛊虫的改造之后,整瓶鲜血竟然都变成了金色,尽管有些淡。

    那么是不是意味着这些蛊虫拼命吞噬黄金血脉精华,然后释放出更多的血脉精华,只不过比原来要低一等?

    那么,沈浪有没有办法将这些蛊虫的神经毒素拔除掉,然后利用它们去改造一个人的血脉天赋。

    就算无法将你改造成为黄金血脉,但是却可以成为次一等的血脉天赋?

    对于武道而言,这个世界很残忍的,你没有天赋,你练武的成就一辈子都不会高。

    当然,沈浪这个想法非常疯狂,甚至是颠覆性的。

    有点像是现代地球,第一只克隆羊多利诞生的感觉。

    人为改造血脉天赋?

    你疯了吗?

    但对于沈浪而言,这应该是一个化学和生物过程。

    目前仅仅只是一个幻想。

    距离成功应该还很远,至少他现在连这种蛊虫是什么都不知道。

    也不懂得它的原理。

    但是,它们在神女雪隐体内的时候,确实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神女雪隐道:“沈浪,你的想法很大胆,甚至我连想都没有想过,我总觉得这一切都是天注定的,根本无法改变。但或许正是这样,你才是你,智者劳心,奴役万人。”

    沈浪不由得幻想,一旦自己的计划成功,那该是何等牛逼啊。

    自己身边的人,血脉天赋嗖嗖地往上升。

    《星球大战》里面的绝地武士天赋高低,也完全是看血液里面有多少迷地原虫来着。

    不过,那一天还比较遥远。

    沈浪道:“姑姑,有没有一种武功适合我这种没有任何底子的人练?比如说凌波微步,比如神行百变?”

    神女雪隐道:“你说的轻功吗?”

    沈浪羞赧道:“圣明无过于姑姑。”

    神女雪隐道:“有是有,但也需要长年累月,也需要内力和真气的。你练习了用处不大,和随便乱跑没什么差别的。”

    沈浪好不甘心。

    凭什么啊?

    韦小宝那个废渣都可以练,我却不能练?

    神女雪隐柔声道:“智者劳心……”

    好了,姑姑你别说这句话了。

    第一次说的时候,沈浪还觉得有点骄傲。

    但是听了好几遍后,就仿佛是你虽然长得很帅,但是能力太弱,所以不能来我们会所上班。

    而就在此时!

    雪隐雪嫩脖子上的可爱绒毛忽然猛地竖起。

    全身迸发出强大的真气,将沈浪全身都笼罩起来。

    黄凤和沈十三飞快地冲了过来,保护在沈浪的左边。

    凤,算你还有点良心,就不给你打铁裤衩了。

    十三道:“主人,有敌人!”

    沈浪已经听到了。

    轰轰轰轰……

    激烈的马蹄声,几乎天摇地动。

    前路,后路都被堵住了。

    两边的山坡上,也马蹄声充斥。

    前后左右,四面八方被围。

    沈浪打开了马车的窗户,只见到整个山谷入目之处都是马贼。

    乌央乌央,不计其数。

    这里已经过了苏氏家族的领地范围,已经是天西行省的白夜郡境内。

    竟然出现了这么多马贼?

    三千?

    五千?

    每个人都有一匹马?

    整个白夜郡的驻军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多吧。

    甚至整个天西行省都督府加起来的骑兵,也未必超过五千。

    越国西部的骑兵,绝大部分都集结在镇西大都督府手中。

    天西行省。

    从某种程度上比天南行省更重要。

    但是天西行省的最高长官却不是大都督,而是中都督,也就是比艳州下都督高一个级别而已。

    只要是行省都督,不管上中下都可以称之为总督。

    但是天西总督和天南总督祝戎,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因为整个天西行省,真正的大都督只有一个,镇西大都督府,镇西侯爵种尧。

    威武公卞逍是太子太保。

    镇西侯种尧本应该册封为太子太傅,但他支持的是三王子,所以担任的是太尉。

    真是为难国君了,太尉这个官衔取消了好多年,又拿出来用了。

    卞逍担任枢密使,种尧就不进枢密院了,而是让弟弟种鄂进入枢密院担任副使。

    总之,这两个人处处别苗头。

    言归正传!

    整个天西行省有两个巨头,镇西侯爵种尧,镇远侯苏难。

    所以,天西行省总督自然势力就弱了下去。

    也正是因为复杂的情形使得这片区域境内,竟然出现了这么一大股马贼。

    呵呵,马贼?

    谁信啊?

    越国东部第一巨盗苦头欢厉害不厉害,加起来不到千人。

    而你三眼邪,竟然有四五千骑。

    说给鬼听啊。

    …………

    前面山头上,有一片悬崖,如同刀锋一般。

    然后一人一骑,冲上了悬崖顶端,眼看着就要冲悬崖冲了下去。

    那人单手拉住缰绳,直接将千里马拉得跃起,活生生停在了山顶悬崖的尽头。

    此人身穿金甲,黑色头盔,额头上画着第三只眼睛。

    这就是大盗三眼邪吧。

    沈浪将手伸出,招了招手。

    “嗨,你好。”

    当然,隔得这么远,也不知道三眼邪能不能听到。

    “呼呼呼……”

    几千马贼开始呼吼咆哮。

    让人心惊胆颤。

    沈浪使团区区百人,完全被包围得水泄不通。

    就是此人,源源不断地在越国抓捕奴隶,卖去给羌国。

    当然,他做的生意还远远不止如此。

    苏难号称三千平方公里领地。

    五千私军?

    真是糊弄鬼啊。

    沈浪道:“停下来做什么?继续过去啊!”

    顿时,他麾下的一百名武士战战兢兢,继续前进。

    悬崖上的三眼邪目光盯着沈浪。

    只要他一声令下,就可以将沈浪麾下的一百名武士杀得干干净净。

    整个空气,仿佛彻底凝固了。

    但是……

    他没有任何动作。

    就这样,沈浪的百人使团穿过了这片山谷。

    忽然,三眼邪对着沈浪,手指划过喉咙。

    割喉礼。

    他对沈浪做了一个割侯礼。

    来而不往非礼也。

    沈浪来到马车外面,对着这几千马贼,做出了耸胯礼。

    那意思是,我日你们所有人的娘。

    顿时,沈浪麾下所有人都避开目光。

    真是辣眼睛啊。

    三眼邪目光一寒,望向沈浪目光如同看死人一般。

    一挥手。

    顿时,三五千马贼如同潮水一般褪去。

    片刻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

    穿过了白夜郡,进入万山郡。

    夜宿在万山郡的官驿内。

    没有任何官员前来拜会,甚至整个官驿的官吏也仿佛消失了一般。

    这种现实时时刻刻都在告诉沈浪,这里是苏难的地盘,早就被他经营得密不透风。

    之前那些越国奴隶,很多就是从万山郡被抓去的。

    所以万山郡上下的官员,大概也都烂透了。

    沈浪使团一行百人,包了整个院子。

    没有别人了啊,只有黄凤一个女子,沈浪免为其难接受她的侍奉了。

    这两人真是互相看不顺眼啊。

    沈浪嫌弃人家丑,一点都不赏心悦目。

    而黄凤嫌弃沈浪渣。

    …………

    沈浪躺在床上,孤枕难眠。

    老天爷啊。

    要憋死了啊。

    一个多月了,没有碰过女人了。

    莫非还要我重操旧业,太丢人啊。

    而且神女姑姑就住在隔壁,我不管做什么事情她大概都能听见,岂不是很尴尬丢人?

    紧接着!

    上天给沈浪送来了一个美人,一个艳丽的女人。

    …………

    “昭颜师姐?怎么是你呢?上次来怒江郡,也不去家里看看。”

    沈浪可热情了,盯着昭颜的面孔和身段。

    诶!

    真是不错。

    特别妖。

    而且还是清高冷傲的那种妖。

    果然是绝色,难怪太子会将她养为外室。

    但是……她很聪明吗?

    为何太子总是让她出面?

    昭颜道:“上次我去怒江郡,想要见木兰师妹,结果硬是没有见上,她实在太忙了。”

    沈浪道:“可惜我不在,要不然就算千山万水,也会赶过去见师姐一面的。”

    昭颜道:“这次出使羌国,沈公子真是创造了奇迹,让所有人刮目相看啊。回国都肯定会受到重用,不知道可有什么想法?”

    沈浪道:“昭颜师姐,莫非太子殿下看上了我?”

    昭颜接着喝茶的功夫垂下美眸,把嫌弃的目光瞟进茶水之中。

    太直接了,谈论政治怎么可以如此直白?

    应该隐晦,风轻云淡。

    昭颜道:“太子殿下确实很欣赏你。”

    既然有一个直接了,那么就一起直接吧。

    沈浪心中冷笑,太子大概是很欣赏我娘子吧。

    昭颜淡淡道:“听说你和天道会合作得非常愉快,那个玻璃镜就是你弄出来的,让天道会发了好大的财,之前丢掉的东西方贸易路线,竟然又捡回了七七八八。”

    这些事情,沈浪也有听说。

    差不多小半年了,天道会依旧没有大规模出售镜子,而是到处举办拍卖会,拼命造势。

    如今玻璃镜,已经成为了最有名的奢侈品。

    非权贵不能拥有,而且每一面都是天价。

    而实际上,天道会并没有赚多少钱。

    道理已经说过了,劳斯莱斯是天价,但论盈利能力远远不如宝马奔驰。

    天道会也根本没有想要利用玻璃镜赚大钱,至少现在没有。

    而是为了争夺东西方贸易的战略主动。

    另外,金氏家族的怒江城,雷洲岛改造和移民,都需要天文数字的金币。

    天道会眼睛都不眨,源源不断地无息借贷。

    玻璃货款沈浪都已经透支十几年不止了。

    昭颜道:“沈公子啊,当时您发明出镜子的时候,为什么不找我们隐元会呢?天道会能给的,我们只会给的更多啊。”

    沈浪悲戚道:“恨不相逢未嫁时。”

    昭颜道:“现在也不晚啊,只要沈公子愿意交出玻璃镜的秘方,我们隐元会愿意付三百万金币的代价,分三年付清。而且……太子殿下也会非常器重你。”

    沈浪错愕,我就这么不值钱吗?

    你招揽我,还要我付出代价?

    沈浪道:“太子殿下器重我,真是让我激动万分,我一定会好好考虑的。”

    …………

    国都内!

    沈浪出使羌国大获全胜消息已经传开。

    不但羌国写下了认罪书,而且还真的建造了圣庙。

    可不仅仅只是建造了圣庙,无数羌民都成为圣庙的信徒。

    日日夜夜都有无数羌民前去叩拜,圣人香火不断。

    这圣庙不仅仅建在羌国的土地上,更是建在了无数羌民的心中。

    沈浪虽然还没有回到国度,但是他使团的成员已经纷纷将书信提前派斥候送了回来。

    异口同声说羌国圣庙的奇景。

    顿时!

    整个国都万民被引爆了。

    沈浪彻底红了。

    这个赘婿真强,太厉害了。

    所有人都以为他早就死了,被羌王煮了吃了。

    这两个任务太难了,简直如同登天。

    没有想到,沈浪区区一个弱不禁风的小白脸竟然完成了。

    而且是超额完成。

    他是怎么做到的啊?

    但不管怎样?

    这是大涨国威,大涨君威的事情啊。

    羌国那个神经病国家,什么时候屈服过啊。

    羌王那个暴君,什么时候服软过啊?

    现在竟然屈服于我越国了?

    此时的国君,尤其需要一场胜利。

    哪怕是外交上的胜利。

    因为南殴国那边的战局越来越焦灼,眼看着就要越打越大了。

    沙蛮族太疯了。

    穷成那样子,打仗完全不要命。

    至于吗?

    南殴国可是你们沙蛮族的叛徒啊。

    不是平南大将军祝霖打得不好,而是沙蛮族大军源源不绝进入南殴国。

    如今小小南殴国内,集结进来的沙蛮族大军已经超过十五万了。

    战场一旦陷入颓势,政治声望就摇摇欲坠啊。

    所以沈浪在羌国的胜利,如同及时雨一般。

    国君想办法拼命造势,把这一个小小外交的胜利,吹嘘成为几十年难得一遇的巨大胜利。

    明明羌国人把孔子当成了天花大神,结果被吹嘘为圣人教化羌国,距离羌国万民归化已经不远了。

    所以,最大的功臣沈浪还没有到国都,就彻底大火了。

    所有人都仿佛看到一颗政治新星的冉冉升起。

    这也是沈浪哪怕被三眼邪几千马贼包围,却毫不畏惧,甚至还要耸胯日所有马贼之娘的原因。

    国君如此需要这么一场胜利。

    你苏难岂是敢在越国境内杀我?

    此时沈浪距离国都还有几百里,无数人就翘首以待了。

    准备用最大的场面,迎接英雄的到来。

    …………

    离开的万山郡,进入了黄粱郡。

    沈浪又迎来了一个说客。

    三王子的一个幕僚。

    说出了差不多同样的话。

    三王子非常器重你啊?

    沈浪公子不如就投入三王子的帐下,日后封侯拜相,岂不快哉。

    不过,对方依旧提出了条件。

    玻璃镜的制造秘方,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啊。

    这就奇怪了。

    你们是真心想要招揽我吗?

    不但没有给任何官职,没有任何许诺。

    而且还要我交出玻璃镜的秘方。

    这个操作,也太诡异了啊。

    ………………

    离开黄粱郡后。

    沈浪进入了琅郡,此时距离国都仅仅只有三百多里了。

    沈浪再一次包下了琅郡官驿的整个院子。

    他依旧嫌弃地任由黄凤给他洗脸。

    人家小冰洗脸,多温柔啊,恨不得将沈浪耳朵孔都细细擦过一边。

    黄凤给我洗脸,简直就是拖把抹墙啊。

    仿佛要把一层皮都刮下来,沈浪不由得小时候他爹给他洗脸,每一次都火辣辣的疼,下手太狠了。

    “凤,你要再敢这么粗暴对我,我就让十三娶别人了啊。”

    “啊……”

    然后沈浪一声惨呼。

    因为,黄凤给他洗脚的时候,动作更大了。

    你上辈子是洗脚城的野蛮技师啊。

    沈浪脚底板这被猛力一按,简直尿都要飙出。

    黄凤道:“主人,我是个练武之人,侍候人的本事就这个了,您别嫌弃啊。”

    而就在此时,外面的沈十三咳嗽一声。

    “咳什么咳,说!”沈浪气急败坏道。

    沈十三道:“主人,何妧妧来访?”

    沈浪一愕?

    何妧妧?

    她谁啊?

    紧接着,他想起来了。

    国君的那个外室。

    沈浪通过她害死了李文正,他还卖给他几首千年不遇的经典诗词,这才让她在国君面前光芒四射,才压过众花魁脱颖而出的。

    只不过国君宠幸了她之后,发现没有见红。

    于是,她就被半软禁在琅郡老家了。

    而且她身边,可是时时刻刻都有黑冰台和宦官监视的。

    沈浪赶紧道:“不见,不见,就跟她说我已经睡下了。”

    沈十三道:“她已经来了。”

    沈浪一愕,为什么不拦住她?

    她区区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拦不住?

    沈浪当然知道这里面的厉害。

    他的危险嗅觉是非常惊人了。

    这个时候,一定不能给敌人落下一点点破绽。

    于是,他连鞋都来不及穿,直接跑到隔壁房间,钻进了神女雪隐的被窝内。

    顿时芳香怡人。

    神女雪隐一愕,柔声道:“怎么了?”

    沈浪手无意中触碰,顿时滑溜溜的一团凝脂。

    神女姑姑,你平时睡觉都穿这么少的吗?

    而就在此时。

    外面响起了一个女子的声音。

    “小女子何妧妧,求见沈公子。”

    沈浪伸手拥着雪隐的脖子,道:“何大家,我已经睡下了,美人在怀,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何妧妧道:“小女子听说沈公子是诗词大家,不由得心生仰慕,此时您正好路过我的家乡,所以特来求一首诗词。”

    沈浪道:“诗词对吗?行行行!”

    “床前明月光,地下鞋两双,举头望明月,低头日婆娘。”

    然后……

    外面传来了一个女子声音。

    让沈浪梦牵魂绕,又魂飞魄散。

    “好诗,好诗,夫君真是好诗!”

    木兰宝贝?你来了?!

    你竟然来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我这算是被抓奸在床吗?

    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

    注:第一更送上,构思很久,写得更久。拜求月票,拜求支持啊,给您鞠躬了。

    谢谢MIKU我的信仰的两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