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沈浪步步欺压!羌王步步妥协!(1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羌王的妃子洛雁听到左伯玉道士被杀。

    她顿时完全惊呆了,然后泪水狂涌而出。

    就如同沈浪所猜测的那样,她和左伯玉从小就是堂兄妹,与舒亭玉也是堂姐弟。

    只不过舒亭玉是嫡系,而左伯玉和洛雁都是庶系。

    就如同在大家族中,嫡系地位高高在上,庶系的地位显得尴尬。

    所以左伯玉就去了隐元会的炼金部门,学习艺术,毒术等等。

    而洛雁更惨,被派到了羌王身边,成为他的女人之一。

    她和左伯玉在好几年前就有了私情,如今只是旧情复燃而已。

    她知道的秘密不多的,而且也没有明确的指令,就只是潜伏在羌王身边配合。

    这几年她何止是不快乐,简直就是痛不欲生。

    这羌王根本就是一个禽兽。

    其他君主的宫中,那些女子争先恐后想要君主进入自己的房间侍寝。

    比如越国的宁元宪,他的那些妃子能简直就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渴望着国君来自己的房间眼睛都要望掉了,甚至去巴结国君身边的宦官。

    但是在羌国,这些妃子们对侍寝完全充满了无限的恐惧。

    每一次都伤痕累累,痛不欲生。

    这十年来,羌王抢来的女人至少已经死了好几个了。

    洛雁也觉得自己的人生凄惨,完全见不到希望,如同身处地狱之中。

    而这个时候,左伯玉来了。

    瞬间,久旱逢甘霖。

    她的人生重新充满了希望和光芒。

    左伯玉答应,一定将她带走,脱离苦海。

    而现在,她的爱人左伯玉竟然死了!

    一定是沈浪杀死的,一定是!

    她强忍着疼痛,冲到了羌王宫之中,在羌王面前跪了下来,颤抖道:“大王一定是沈浪谋杀了三王子阿鲁罕,是他害死我兄长左伯玉,请大王做主啊。”

    羌王恼怒。

    “你受伤了,就好好躺着。”

    洛雁心中愤怒,我受伤还不是你害的吗?

    羌国太子阿鲁太,迈着雄浑的步伐进入了王宫。

    这几天他一直都在外面,处理天花疫情。

    说白了就是将所有得了天花的人杀了。

    只不过越杀越多,最后只能彻底隔离,再也不敢杀了。

    再杀下去的话,羌国的几分之一人口都要被杀绝了。

    而且天花的蔓延愈演愈烈,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几乎整个羌国都被笼罩在死亡的气氛之中,无数羌人都已经绝望了。

    而这个时候,连雪山神庙都无计可施。

    他们苦苦哀求的天神,并没有能够挽救他们的命运。

    于是很多人说,这是因为羌人这些年制造的杀虐太重了。

    所以才会遭到报应。

    羌国太子也很高,大约一米九左右,没有羌王那么高,也没有阿鲁娜娜公主这么高。

    他也不是长子,羌王的长子得天花死了。

    如今阿鲁太的羌国太子之位稳如泰山,因为他已经得过天花,不会再得了。

    “父王,今天又死了三千人。”阿鲁太道。

    羌王心脏猛地一抽。

    羌国才多少人啊,区区几十万而已。

    这每天死几千人,用不了几个月就死完了。

    太子阿鲁太道:“之前死的都是老弱,现在青壮也开始成片成片死去,我们的骑兵也开始死人了,完全挡不住。”

    羌王头痛。

    之前每隔几年就爆发天花,但也没有这么严重啊。

    边上的洛雁道:“一定是沈浪害的,他最擅长害人了,他之前就一次性害死了海盗王仇天危的几万人,一定是他的阴谋。”

    太子阿鲁太道:“父王,这样下去不行啊,就算我们羌国人不死完,死一半也承受不了啊。”

    洛雁道:“大王,这沈浪不是号称会治天花吗?就让他给娜娜治,三天之内治不好就代表他撒谎,就将他杀了。”

    此女对沈浪还真是恨意冲天啊,想方设法都要将他害死。

    太子阿鲁太道:“大王,我倒是也听说这沈浪有几分本事,不如让他试试看。”

    羌王道:“他竟然敢给本王提条件,让我向越国国君写认罪书,简直就是找死。”

    太子阿鲁太暴怒,寒声道:“竟有此事,我现在就去拔掉他的舌头,斩断他的一只手。”

    他表现得比羌王还要愤怒,因为他必须要有这种态度,父辱子死嘛。

    羌王摆了摆手,左伯玉死了,别管是真还是假,但沈浪口口声声说他能治天花。

    若这个人再死了,那就没指望了。

    但是,想要让他向越国写认罪书?

    完全是痴人说梦。

    羌王杀人无数,这些年来想打谁就打谁。

    讹诈完越王后,又讹诈楚王。

    威风八面,霸气冲天。

    现在竟然让我写认罪书?真是找死!

    若非局势特殊,他早就将沈浪剁碎喂狗了。

    羌王嘶声道:“我已经说过了,天黑之前他若不跪下来认错,将自己说的话吞回去,我就拔掉他的舌头,斩断他的一只手,然后让他乖乖去给娜娜治疗。”

    洛雁道:“我哥哥左伯玉三天之内治好了我们的小儿子,沈浪若三日之内治不好,就代表着他是骗子,就代表着他欺瞒大王,就该被碎尸万段。”

    太子阿鲁太道:“太阳落山的时候,若他不请罪,不乖乖去给妹妹治病,我亲自动手拔掉他的舌头。”

    羌王有些疲倦,头脑也有些昏沉。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一夜没怎么睡的缘故?

    但是他之前经常几天几夜都没有睡觉,一点事情都没有啊。

    “我先睡一觉,等太阳落山的时候,你就将沈浪抓来。”

    阿鲁太道:“是!”

    周围的窗户关闭,大门关闭,所有的烛火全部熄灭。

    羌王阿鲁冈,独自一人坐在大殿宝座上,闭目睡觉。

    片刻后,响起了雷鸣一般的呼噜声。

    …………

    这片囚笼是专门关押奴隶的。

    简直臭气冲天。

    不过还好,这群人因为始终被关押着,所以没有和外面有太多的接触,也没有传染天花。

    但简直这里就是人间地狱啊。

    沈浪单独一个囚笼。

    而这些奴隶,十几个人挤在一个囚笼里面,连站的地方都没有,更别说躺下了。

    每天的缺衣少食,甚至连水都不够喝。

    这些人里面有越国的,楚国的,还有西域的。

    羌人每次出去劫掠,都要抓来大量的奴隶。

    男人去挖矿,活活累死。

    女的就作为繁衍生育的工具。

    总之不管男女都惨不忍睹。

    这个时候就能够看得出大炎王朝的优越性,虽然那边的政治很复杂,甚至谈得上黑暗。

    但起码不会毫无秩序,不会地狱一般。

    羌国每一次抓来奴隶,起码要死掉三分之二。

    沈浪听到了很多越国奴隶说话的声音,不由得问道:“你们是越国哪里的?”

    “黄粱城。”

    “万山郡。”

    “白夜郡。”

    沈浪听到这些地名,不由得皱起眉头。

    因为这都是越国境内区域啊,在苏氏家族封地的东边。

    因为苏氏的外交效果斐然,所以进来羌国没有入境劫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越国奴隶?

    “你们是怎么被抓来的?被谁抓来的?”沈浪问道。

    “大盗三眼邪!”

    “大盗三眼邪!”

    “每一年大盗三眼邪就会到处劫掠抓人,一次几百上千人,然后将我们卖给羌国。”

    沈浪听到这话,几乎要气炸了,浑身发抖。

    这里面有惊人的黑幕。

    此事这么大,应该闹到天上去了。

    大盗三眼邪,每年都要劫掠几百上千人。

    这是天大的案子啊。

    但国都毫无听说,根本没有人谈起。

    镇远郡,天西行省的官员,都在遮盖子。

    天大的黑幕!

    沈浪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来,所谓的大盗三眼邪完全是苏氏圈养的盗匪。

    为了政治平定,为了让羌国不入境劫掠,苏氏就自己假扮盗匪,劫掠越国子民,当成奴隶送给羌王。

    你们不要来抢,我自己送上门去。

    难怪这几年,羌国都不来劫掠了。

    苏氏家族该死。

    万山郡太守该死,镇远郡太守该死,白夜郡太守该死。

    甚至天西行省都督也该死。

    苏难这个老贼,简直毫无底线啊。

    “老乡,你们是种田的,还是做什么啊?”沈浪问道。

    “我们是种田的,后来田没了,就进入工坊做事,就进入矿场挖矿,然后就被三眼邪抓了,卖到羌国来了。”

    这手段层层递进,非常老练啊。

    先让这群人离开村庄,离开田地,离开周围视野。

    然后,再用假扮盗匪将他们劫走,送给羌王做奴隶。

    这些人可都是越国无辜子民,来羌国做奴隶,几年之内必死无疑。

    世间丑恶,无过于此,整个天西行省官场都在做掩护。

    苏难老贼,就活该被千刀万剐。

    苏氏家族,就该被王族灭种。

    还有羌王,人间禽兽。

    苏难啊苏难,你为了家族富贵,你为了跪舔羌王,简直毫无人性,毫无底线。

    不仅如此,苏氏家族对整个天西行省官场的掌控,完全超过沈浪想象之外。

    ………………

    太阳落山。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沈浪的面前,他就是羌国太子阿鲁太。

    没有羌王那么高,但也雄壮无比,浑身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论武功,他仅仅在羌王之下,阿鲁娜娜公主都不见得是他对手。

    因为他的老师先是羌王,然后是雪山神庙的一个顶级强者,苦海大祭师。

    这是一个极其神秘之人,平时很少露面,只呆在雪山之巅的庙宇之中。

    “越国人,就是你要让我父王写认罪书?”阿鲁太不屑道。

    此时,旁边笼子里面的奴隶道:“大人给一口水喝吧,要渴死了,要渴死了……”

    阿鲁太目光一寒。

    上前举起那个铁笼子,猛地往地上一砸。

    接着再举起,又猛地往地上一砸。

    此人真是天生神力啊。

    这铁笼子加上里面十几个人,只怕有两千多斤重啊。

    他竟然就这样举起来了。

    这样的神力,真是罕见啊。

    连砸了几下后,铁笼子里的十几个奴隶,浑身伤痕累累,鲜血淋漓。

    “谁还要喝水?”

    所有奴隶战战兢兢,再也不敢说一句话。

    羌国人就是这样对待奴隶的,完全当成猪狗还不如。

    “将沈浪拉出来,押去王宫!”

    阿鲁太下令道。

    顿时,两个武士将沈浪带出了囚笼,朝着王宫走去。

    ………………

    羌王要睡觉,所以窗户都紧闭,大门也关上,所有的烛火都熄灭了。

    整个大殿,一片漆黑。

    羌王依旧坐在大殿的宝座上睡觉,发出如雷一般的鼾声。

    羌国太子阿鲁太带着沈浪进来了,但是完全不敢吵醒羌王,而是静静呆在边上等候。

    此时,洛雁又赶过来了,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弄死沈浪。

    这羌王武功太强,就算没有人出声,但是有人站在边上,他很快就醒了过来。

    阿鲁太道:“父王,沈浪已经带过来了。”

    羌王道:“太阳下山了,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沈浪你跪下,向我认罪。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让你治疗阿鲁娜娜,证明你自己的能力。”

    洛雁在边上道:“若三天不能治愈阿鲁娜娜的天花,你就是撒谎欺骗大王,就该碎尸万段。”

    羌王淡淡道:“下跪,认罪!否则你就要受到惩罚了。”

    他此时是真不想惩罚沈浪,毕竟对方可能是唯一会治天花的,但羌王的威严绝对不能有损。

    阿鲁太猛地拔出了匕首。

    只要羌王一声令下,他就动手割了沈浪的舌头,斩断他的一只手。

    “跪下……”羌王寒声道:“我不想再说第三遍了,点火,这黑漆漆的!”

    阿鲁太道:“父王,我这就动手惩罚对您不敬的人。”

    “沈浪你从今以后可以不用说话了,因为你的舌头要被割掉了。”

    然后他拿着匕首,朝着沈浪走了过来。

    而就在此时!

    忽然有人一声惊呼。

    “啊……啊……”

    那个女仆人指着羌王的面孔。

    刚才黑暗之中还看不见,此时点燃了灯火,见到了羌王简直如同见到鬼一般。

    阿鲁太也惊呆了。

    洛雁也惊呆了。

    甚至,他们都本能地后退了好几步。

    只见到羌王全身上下,密密麻麻都是水泡。

    前所未见!

    完全是爆炸性的。

    比任何天花的水痘都要秘籍,都要多,都要恐怖。

    此时羌王看上去,仿佛鬼一样。

    羌王大惊。

    “点火,点火。”

    随着一声令下,无数仆人战战兢兢点燃了所有的蜡烛。

    顿时,整个大殿灯火通明。

    羌王从王座上下来,冲到一面大镜子面前一看。

    活生生吓了一大跳。

    这里面的是人是鬼啊?

    全身都被密密麻麻的水泡覆盖。

    这……这是最猛烈的天花。

    这就是世人传说中,必死无疑的天花。

    哪怕再强大的武士,得了这种天花也必死无疑。

    当然,只有沈浪心中最清楚。

    这根本不是什么天花,而是一种极强的疱疹病毒。

    是左伯玉提前植入羌王体内的毒。

    此时发作了。

    真是很猛烈啊,视觉效果真是很惊人。

    羌王魂飞魄散。

    他很勇敢,贪婪,霸道。

    但他也最怕死。

    周围所有人的命,他都视为草芥。

    但他自己的命,却无比珍视。

    之前劫掠西域,下面染了小毛病,他就赶紧提前结束劫掠,返回羌国治疗。

    越自私之人,越怕死。

    羌王顿时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惶恐之中。

    我难道要死了吗?

    不,不!

    我还有无数的美人,我还有无数的财富。

    我舍不得死,我不能死!

    就算天下人都死绝了,我羌王也不能死。

    我还要去劫掠,我还要去蹂躏女人,我还要享用无尽的荣华富贵和权势。

    我这样的英雄豪杰,不应该死。

    谁会治天花?

    左伯玉,左伯玉,快让他来。

    羌王惶恐之下,想到的还是左伯玉。

    但很快他记起来,左伯玉已经死了。

    紧接着,他觉得头痛欲裂,干呕,浑身发热。

    高烧不退。

    这些症状几乎和天花一抹一样啊,而且来势如此凶猛。

    此时,他想到了沈浪。

    “沈浪,你不是会治天花吗?赶紧给我治,给我治!”

    羌王大吼道。

    沈浪道:“大王,我当然会治天花,而且只有我一个人能治,而且我准备的东西,只能配一副神药,只能救一个人,却必有神效。”

    这话有些耳熟啊。

    “给我,配药给我……”羌王此时再也不顾女儿阿鲁娜娜的死活了。

    沈浪道:“我敢保证,一个时辰就见效,一天就痊愈一半,三天就差不多消退,十天彻底痊愈,没有任何性命之危,百分之百治好,完全没有副作用,甚至连麻子都不会有。”

    此时,沈浪仿佛电线杆神医附身。

    “别废话了,快给我治,你听到了没有?”羌王爆吼。

    刚才刚睡醒的时候还好,现在一暴躁,顿时觉得奇痒难忍。

    沈浪道:“想要我为您治,非常简单,答应我两个条件。”

    羌王一愕,怎么又两个条件了?

    别急逼急,因为接下来会变成三个条件的。

    条件会越来越多的。

    “说。”羌王道。

    沈浪道:“第一,这洛雁和左伯玉有奸情,而左伯玉死了,这女人千方百计要害死我,有他活着我芒刺在背,就算给您治疗我发挥不好,所以请您将她杀了,我才能完全发挥出我的水平为您治疗。”

    这话一出,洛雁惊呼道:“骗子,你就是一个骗子。大王,赶紧杀了他,沈浪根本不会治疗天花,天花根本就是治不好的,沈浪是想要害你,杀了他,杀了他。”

    沈浪淡淡道:“我人就在这里,如果我治不好大王,就直接将我碎尸万段好了。我治好过很多人,仇妖儿知道吗?天下奇症,无人能认出是什么病,结果被我治好了。宁萝公主中毒,没有人知道怎么回事,无人能治,结果被我治好了。宁焱公主,每日剧痛发作,生不如死,天下无人能治,依旧是我治好了他。”

    沈浪这些话,真是好有说服力的。

    “这洛雁只不过是您抢来的一个女人,而且已经睡腻了,关键您已经有心结了,她和左伯玉确实不干不净。”

    “只要您杀了他,我才能心如旁骛啊!”

    沈浪不断道。

    洛雁跪下道:“大王,一夜夫妻百日恩啊!这沈浪是要害您,万万不要相信,万万不要啊。您赶紧杀了他,杀了沈浪这个孽畜。”

    羌王望着跪在地上的洛雁,寒声道:“你在怕我的天花吗?躲得这么远?我身上染了天花,是不是和你有关系,和左伯玉有关系?是不是你们在害我?”

    然后,他猛地上前,抓住洛雁的脖子猛地一扭。

    此女,香消玉损。

    然后,羌王朝着沈浪道:“现在,你可以给本王治疗了吧。”

    沈浪摇头道:“还不行,还不行!”

    羌王暴怒道:“你还要什么?”

    沈浪道:“请您写一份认罪书,让使臣用最快速度送往越国国都。”

    “做梦,做梦!”羌王暴怒。

    太子阿鲁太大声道:“父王,这简直就是对您的耻辱。我现在就挖掉他的一只眼睛,我看他敢不敢再提非分要求,看他不乖乖为您治疗。”

    说罢,阿鲁太的匕首再一次抽出来,朝着沈浪走来。

    沈浪寒声道:“大王,您的太子想要您死啊,他千方百计不想让我治疗您啊。”

    无耻,这话无耻之极的诛心谗言。

    这话一出,羌王目光如电,朝着阿鲁太射去。

    沈浪说得很有道理啊。

    自己死了之后,阿鲁太就是新的羌王了啊,而且他得过天花,不会再得了啊。

    “滚出去……”

    羌王怒吼。

    顿时,羌国太子阿鲁太飞快跑了出去。

    沈浪淡淡道:“羌王,不要再拖延了,是性命重要?还是颜面重要?”

    羌王道:“你果真能治我的狂暴天花?如果治不好,我会将你碎尸万段。”

    沈浪道:“一个时辰见成效,一天就消退大半,保证神迹,我是天下唯一的神医。”

    羌王望着沈浪,咬牙切齿。

    但是他说得对,比起颜面,性命要重要得多。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这个认罪书,我写,我写!”

    “但今天晚上我见不到治疗效果,我一定让你后悔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

    注:第一更送上,我去吃点东西,然后写第二更!诸位大人,真是超需要月票,恳求出手相助,支持我啊!

    谢谢牛回头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