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升官!宁焱公主勾沈浪出轨!入羌(2更为超神小蝌蚪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谢谢盟主超神小蝌蚪再一次千元打赏,感恩涕零)

    宁焱足足飞出了十几米。

    母老虎公主猛地跌落在地,然后又踉跄后退了几步。

    然后,她完全呆了。

    沈浪,还有宁洁长公主也呆了。

    大傻自己也惊呆了。

    发生了什么事?

    宁焱公主是一个输不起的人啊,顿时怒了,抄起大剑又要朝着大傻冲过去。

    “我跟你拼了……”

    然后,她又猛地一剑斩去。

    “砰……”

    然后,她又飞出去了。

    又斩过去。

    又飞出去了!

    落地之后,她都快要哭了。

    手好疼啊,她拼命地甩了甩手掌,虎口都裂开,都流血了。

    “师傅,你看看你教的都是什么啊?我练了十几年都打不过他练半年的。”宁焱公主道:“傻大个,你为什么要扮猪吃老虎?”

    大傻惊讶道:“什么是扮猪吃老虎?”

    宁不硬长公主,哦不对,是宁洁长公主柔声道:“大傻,这半年时间你都干嘛了?”

    大傻道:“挨打,然后泡澡。”

    宁洁长公主道:“每天都挨打?”

    大傻道:“从天亮打到天黑,然后泡澡,然后关门。”

    宁洁长公主道:“谁在打你?”

    大傻道:“师傅。”

    宁洁公主道:“他为什么打你啊?”

    大傻道:“他说我笨。”

    宁洁公主道:“那他有说过,什么时候不打你吗?”

    大傻:“他说等我挡得住他的时候,就不打我了。”

    宁洁公主道:“那你每天泡澡感觉怎么样?”

    大傻:“很疼,师傅用大锅在煮我。煮着煮着,师傅还哭了,说攒了十几年的东西全用完了。”

    真相大白了。

    沈浪都不由得叹为观止。

    我要收回之前的说法。

    钟楚客你这个大宗师不是花钱买的。

    你是真牛逼。

    很多人以为练武,那肯定是给你一本秘籍,一套剑法,你拼命给我练吧?

    那是普通人,甚至百分之九十九的天才都是这样练的。

    但是有一种绝顶天才,却不是这样的。

    仇妖儿打架有招数吗?

    没有的!

    他就一招,狂暴战,电风扇。

    两只鬼头刀一转,什么敌人都死光光了。

    所以大傻练武,也没有招术的。

    甚至招术是在禁锢他们。

    钟楚客每天都在打大傻,这是在训练他的反应和速度。

    否则就以大傻这个智商,你觉得他能看懂武功秘籍?你觉得他练得来?

    仇妖儿是很聪明的,只不过她已经天才到不需要动脑子的地步。

    而大傻是真的笨。

    钟楚客大宗师就是每天都在打他,一天打上万次。

    三百六十度偷袭他。

    大傻能怎么办?

    他天生不会躲的,老虎冲过来都不会躲。

    他就只能拿着一根铁棍挡了。

    半年过去了。

    钟楚客偷袭了他两百万次了。

    大傻也挡了两百万次。

    当然,一次都没挡住。

    毕竟钟楚客是大宗师啊,大傻怎么挡得住。

    但是挡不住钟楚客,还挡不住你宁焱公主吗?

    所以这半年来,大傻就学会了一招。

    我挡!

    我挡!

    而他的力量。

    此人本身就天生神力。

    最可怕的是什么?

    他的黄金血脉。

    不用修炼,自己力量都往上涨的。

    受伤了也自己痊愈。

    所以上次大傻伤得那么重,换成别人早死了,他被扔到山沟里面几天几夜没死。

    沈浪将他救回去之后,没过多久就痊愈了,而且一点点伤口都没有留下。

    所以大傻的力量和真气是天生就很强。

    不需要练,睡觉都能变强。人家是充钱就变强,你大傻是睡觉都能变强。

    日你大爷,这上哪说理去。

    所谓练习真气,练习内力是什么?

    不就是吞玄吐纳,吸收天地之能量,进入丹田和血脉吗?

    平常人也能吞噬,只不过吸收得很弱,所以才需要各式各样的内功,提高吞玄吐纳的效率。

    但大傻黄金血脉完全不需要的,他毛孔呼吸都能吸收天地元气。

    只不过,他吸收天地元气后不会用,也无法施展出来。

    钟楚客就每天给他泡药材浴,目的就是将他潜藏了近二十年的力量给激发出来。

    所以他才会哭穷。

    攒了十几年的药材,不到过半年就泡完了。

    再看看仇妖儿。

    人家也不练武的,什么打坐,什么修炼内功。

    什么勤学苦练?没这回事。

    她每天不是杀人,就是听故事。

    所以大傻并不是练武半年就这么厉害,而是钟楚客把他二十年的潜在内力全部激发了出来。

    这能不牛逼吗?

    只不过,他现在还只会挡,不会攻击的。

    大约一两年后,钟楚客就要教他攻击了。

    不过这应该会很难。

    因为大傻是个刚硬的怂货,从来不懂得主动去打别人的。

    别人攻击他的时候,就是脑袋一抱,后背一顶,让你们打。

    你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

    现在想象,钟楚客大宗师也不容易啊。

    要把大傻这样的人教成天下第一,易如反掌,也难如登天。

    起码,你要让他学会打人啊。

    ………………

    宁洁长公主给宁焱解释了一遍,大傻为什么这么厉害。

    母老虎公主道:“那意思是,我还是很厉害的,只不过是他太变态?”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母老虎宁焱道:“可是,碰到他们这样的变态,其他人练武还有什么意义啊?”

    宁洁长公主道:“是啊,没有意义啊。”

    母老虎道:“不对,还是有意义的,这样的变态很少,平常不要遇到就是了。大傻,你给我离远一点,不要让我看到你。”

    “哦。”大傻躲到柱子后面去了。

    沈浪无语,就你这么怂的样子,变成天下第一高手也没用。

    宁洁道:“不许你欺负大傻。”

    然后,她朝大傻招了招手道:“你过来。”

    大傻走了过来。

    宁洁将脖子上的一个挂饰解下来,这是一个祥云翡翠,透明无暇,非常珍贵的。

    她把这挂饰戴在大傻的手腕上。

    这挂饰很有名的,是先王赐给宁洁张公主的,很多权贵都认识。

    现在宁洁送给大傻,这样便是告诉所有人,这个人我护了,你们不要动他。

    宁焱公主好妒忌。

    这个祥云玉佩她也很喜欢的,索要了好多次,姑姑都不愿意给她,结果现在给了一个陌生人了。

    不过在宁洁眼中,大傻可不是陌生人。

    因为他代表着越国问鼎天下武道的希望。

    “好了,你们去吧。”宁不硬长公主挥了挥手。

    沈浪长长松了一口气,赶紧头一个溜了,走出静庐之后,远离宁洁公主就舒服多了。

    看了一眼宁焱公主的腰下曲线。

    表示尊敬一下,一切的功能正常!

    其实,他不喜欢宁洁长公主。

    宁洁也不喜欢他,所以从头到尾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

    宁洁身上有强烈的圣女气息,让人不硬。

    而沈浪身上有强烈的人渣气息,让人不适。

    ………………

    晚上有人请客,炎帝国大使,清遥侯世子云梦泽。

    今天他约了宁焱赛马,一早就去赛马场等着了,结果到傍晚宁焱还没去。

    你不来也不通知我一声,真是日了狗了。

    百无聊赖的云梦泽,就只能在赛马场弄了两个贵族千金。

    晚上本来是宁焱清客赔罪的,但莫名其妙变成了云梦泽请客了。

    母老虎公主自己犯错了,还要别人请客。

    那意思是,我犯错了,所以赐给你请客的机会?

    不过云梦泽也不在意,只是精神有点不济,一般他白天是不怎么玩女人的,今天实在太无聊,所以破戒了。

    “介绍一下,这是我兄弟沈浪。”

    “这是云梦泽,帝国垃圾!”

    “这是大傻!”

    宁焱公主敷衍了事地介绍了一下,然后自己坐下来开吃。

    沈浪:“久仰久仰。”

    云梦泽:“见笑见笑,久仰久仰。”

    沈浪:“见笑见笑。”

    然后,两个人就没有话说了。

    这两人彼此见面的第一感觉就是。

    靠,这么帅?

    不行,我得弄死他。

    顶级美男都是天敌。

    但是,这股敌意很快就消失了。

    因为双方都闻到了同类的气息。

    人渣何苦为难人渣?

    不知道为什么,沈浪有些明白国君见到自己的感觉了。

    国君屡次说,沈浪你是个精致人,很不容易。

    而国君宁元宪就把自己当成最精致的人了。

    方方面面都精致,方方面面都讲究。

    尴尬的安静后,大傻忽然道:“二傻,我也要说久仰久仰吗?”

    云梦泽看了大傻一眼,眼睛一阵错愕,闪过一丝特殊的光芒。

    然后,他朝着大傻拱手道:“见笑见笑。”

    然后,又尴尬无言。

    大傻又道:“二傻,我可以吃了吗?”

    沈浪道:“吃吧,吃吧。”

    大傻埋头猛吃。

    母老虎埋头猛吃。

    沈浪和云梦泽再一次陷入了尴尬的寂静。

    好久之后,沈浪终于想到了一个问题:“云世子,你睡过几个女人了?”

    云梦泽想了一会儿道:“记不清了,几百个吧。”

    顿时,沈浪又想要弄死他了。

    瞧瞧,这才是人间赢家啊,人形自走炮啊。

    而且,他睡的都是美女啊。

    宁焱长公主不屑道:“垃圾,种/马!”

    云梦泽问道:“沈兄你呢?”

    沈浪觉得有些抬不起头来,羞愧道:“三个。”

    宁焱:“垃圾!”

    吃你的吧,人家睡几百个是垃圾,我才睡了三个也骂我垃圾。

    要不是怕被你爹阉了,我早就把你这头母老虎睡掉一百次了。

    云梦泽听到沈浪的答案后,叹息道:“可惜了。”

    沈浪:“可不是吗?”

    云梦泽道:“沈兄,你可知道,像咱们这样的男人多睡女人的秘诀吗?”

    沈浪道:“不要太专情于一人,否则会心生愧疚。”

    云梦泽道:“对啊!任何男人见到漂亮女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想睡,很正常的。你若太喜欢太在乎一个女人,那你就会有责任感,你就会克制,你就放不开了。因为睡一次陌生女人的快感敌不过内心的愧疚,所以就睡不下去了。”

    沈浪道:“哥,我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已经晚了。”

    云梦泽端起酒杯道:“相见恨晚!”

    沈浪:“相见恨晚!”

    接着沈浪问了一个问题道:“哥,你现在见到大尻,还石得起来吗?”

    宁焱公主抬头道:“大尻是谁?我怎么不认识?”

    云梦泽道:“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分为几个阶段,一开始磊,后来砳,后来石,后来垂,现在萎。”

    接着,云梦泽世子道:“沈浪,你现在应该处于第一阶段吧?”

    沈浪点头道:“对!若非怕被阉,已经很难克制了。”

    云梦泽道:“了解了解,很快就会进入第二阶段了。”

    沈浪道:“云兄见过宁不硬吗?”

    云梦泽道:“避之不及,让人不适。沈兄能够不见面,就不要和她见面。”

    沈浪道:“兄长知我心!”

    云梦泽道:“相见恨晚,以后常来常往。”

    沈浪道:“常来常往!”

    沈浪觉得自己总算遇到知己了。

    跨越几千里,在茫茫人海中,终于遇到了一个和他同等级别的人渣了。

    …………

    回家到半路的时候,宁焱公主忽然暴怒。

    “沈浪,你们刚才说的大尻,该不会是我吧?”

    这,这都过去一个多时辰了啊,你才反应过来。

    沈浪还没有说话。

    宁焱就拔出大剑,朝着沈浪拍过来。

    对,是拍,不是砍。

    一定要给这个人渣一个教训,竟敢说我坏话。

    我拍,拍,拍!

    一分钟后。

    宁焱公主气喘吁吁,整只手臂都要断了。

    她足足狂拍了一百剑,一开始是拍,后来是砍。

    整整砍了沈浪一百剑。

    然而,全部被大傻挡了下来,连沈浪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不要打二傻,打架不好的。”大傻弱弱道。

    宁焱公主都要哭了,手真的好疼啊。

    “沈浪你给我等着,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等大傻走了之后,我一定打死你,我一定将你屎都打出来。”

    说罢,宁焱公主杀气腾腾地走了,回家去了。

    见到母老虎口口声声屎啊屎的。

    顿时,沈浪进入了第二阶段。

    从磊,进入了砳状态。

    我哥云梦泽真乃神人也!

    ………………

    次日!

    国君下旨,将焚烧圣庙的十几名羌国使团武士斩首示众!

    “唰唰唰唰……”

    十几个刽子手屠刀斩下。

    这十几个羌人的脑袋滚落,鲜血飙射。

    万众欢呼。

    群臣欢呼。

    国君威武。

    越国威武!

    国君下诏,严厉谴责羌国,并且表示这一切都没有结束。

    就焚烧圣庙一事,羌国一定要给越国一个交代。

    否则羌国将面临越国的全面制裁,承受越国万民的雷霆之怒。

    勿谓言之不预。

    天下万民更加振奋。

    国君果然英明,果然强硬啊。

    然后国君宁元宪继续下旨,命礼部组建使团前往羌国,谴责羌王。

    众人不由得脖子一缩。

    这,这他们是去找死啊?

    顿时间,鸿胪寺八成的官员,全部告病在家。

    这是送死啊。

    国君你忽悠一下老百姓也就算了,我们可都是明白人啊。

    那羌国就是一个神经病,战争狂人啊。

    发疯起来,连自己都打。

    他们是信息传播慢,还不知道使团被越国斩了。

    要是羌王知道,早就派出大军杀入越国了。

    你还派遣使团去谴责羌王,还带着十几颗强人的脑袋,还要让羌王认罪?

    我的天那?

    别说使团了,就算王子带队去,羌王也照杀不误。

    这一去不是九死一生,而是十死无生。

    而且是死无全尸,死无葬身之地。

    扒皮是一定的,抽筋也是一定的,被煮了吃掉也是一定的。

    所以只要使团名单中有我,就算辞官我也不去。

    不仅仅是鸿胪寺,就连礼部的年轻官员也纷纷走关系,找门路。

    各显神通。

    总之,就是不让自己进入出使羌国的名单之内。

    而就在这个时候!

    沈浪站了出来,我去!

    为了国君之尊严。

    为了越国之尊严。

    我愿意代表越国出使羌国。

    我愿意去谴责羌王,让他认罪。

    让羌国给越国一个交代,让天下万民都满意的交代。

    顿时,整个国都寂静。

    你,你沈浪这是疯了吗?

    活着不好吗?非要去送死?

    玄武伯爵府是不是虐待你了?让你这么想不开?

    你想要死很简单啊,鹤顶红一吃,找根绳子一吊,再不济找一个深一点的茅坑往下一跳。

    保证半炷香的时间就死翘翘了。

    这些死法起码还有一个全尸,起码也不用死得这么痛苦。

    你出使羌国?

    这不仅仅是死无全尸,甚至会被那些野蛮人活活吃掉的啊。

    沈浪公开喊话,我知道这一去是九死一生。

    但是为了越国,为了国君,为了我岳父封玄武侯,我又有何惧?

    国君听到这话的时候,脸色抽了一下。

    你这是什么意思?

    还要单独把封玄武侯一事列出来说,你觉得我会说话不算数吗?你这是要将我的军吗?

    你放心,只要你完成了羌国使命,我一定说话算话。

    紧接着,沈浪表示非常为难。

    我沈浪有心为国争光,但可惜我没有功名啊,身份太低了,仅仅只是一个太学监生。

    于是礼部直接赐沈浪国子监生。

    沈浪还是很为难,这个文凭不是太硬啊,这让我出使羌国,没什么底气啊。

    礼部咬咬牙,赐予举人功名。

    反正你是要死的人了,给一个举人的功名也不过分。

    至少当时礼部上下,一致通过。

    这是破天荒了。

    举人功名是很珍贵的,就算公侯之后,就算立了大功之人,你也老老实实给我考科举,不可能直接赐功名。

    现在真是特殊情况。

    谁都知道,出使羌国这是为国捐躯,所以火线提拔也是应当的。

    沈浪依旧很为难,举人功名还是不够硬啊。

    这让我面对羌王的时候,还是不够底气啊,要不然你们再给涨涨?

    礼部所有官员侧目,你沈浪过分了啊,差不多就行了。

    你还讹诈上瘾了?

    难不成你想要赐予进士身份?

    不可能!死都不可能给进士身份。

    就在沈浪和礼部僵持的时候。

    国君赐了一个礼物到金氏别院,沈浪打开一看,是一块石头,坚硬无比的石头。

    国君的意思非常明白。

    你觉得举人的功名还不够硬,那这块石头够不够硬啊?

    是你沈浪的脑袋硬,还是寡人的这块石头硬?

    于是,沈浪果断怂了。

    接下了礼部的举人功名。

    从今以后,浪爷就是举人了。

    一日之后!

    国君又下旨,册封沈浪为鸿胪寺八品主簿。

    真是芝麻粒一样的小官了。

    两日之后!

    国君再下旨,赐沈浪朝散郎衔。

    这朝散郎是官衔,不是职位啊,是虚的。

    那意思就是,给你提升了一级,从今以后你就是从七品了。

    沈浪这也算打破了几十年来越国朝堂的记录了。

    举人做官,仅仅五天之内就官升一级,做到了从七品。

    这升官的速度飞快。

    但是没有人羡慕,因为这都是套路。

    又过了两日!

    国君正式下旨!

    册封沈浪为正使,率领使团,出使羌国,谴责羌王,务必不要损了越国之国威。

    当然,所谓的使团就只有沈浪一人,连副使都没有。

    一百名骑兵,护送着沈浪从朱雀门出,浩浩荡荡前往羌国。

    宁焱公主百里相送!

    最后,她朝着沈浪大喊道:“沈浪,你好样的,你是英雄。”

    “你放心,你死了之后,我一定替你照顾好小冰的。”

    顿时,沈浪咬牙切齿。

    母老虎你不会说话就不要说。

    “虽然你这次去羌国九死一生,但就算有万一的希望也要活着回来。”

    “我们是兄弟,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家人的。”

    “沈浪,一定要心存希望,一定要拼命活着。”

    接着,母老虎公主觉得自己的激励还是太空泛了,不够实质性。

    于是,她大声高呼道:“沈浪你不是想要睡我吗?等你活着回来,兄弟我就给你睡,我宁焱言出必行。”

    沈浪蠢蠢欲动,我好不容易忍住,母老虎你这是勾我出轨啊!

    这一句话,就让沈浪进入了第三阶段。

    从砳变成了石。

    唉!相信不久之后,就会进入第三阶段了。

    我哥云梦泽,真乃神人也。

    而此时这个神人,就在宁焱公主,朝着沈浪挥挥手。

    帝国大使云梦泽道:“浪弟,此去羌国千里之外,一定要抓住机会,破除心中禁忌,找到全新的自我。”

    劝我出轨,竟然也能说得如此清丽脱俗。

    我哥真不愧是人才!

    ………………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

    赶路的日子好无聊啊,又不能装逼,又没有美女。

    左边是大傻,右边是黄凤。

    中间是一个鬼鬼祟祟偷窥黄凤的沈十三!

    这两人真的有奸情啊。

    十三?

    你眼睛啥时候瞎的?

    我咋不知道你口味这么重呢?

    不能装逼的日子,飞快而过!

    …………

    十天之后!

    沈浪率领使团,带着羌人的十几颗脑袋,进入了羌国!

    “砰砰砰砰……”

    地面开始颤抖。

    然后一支羌国骑兵潮水一般涌过来,瞬间将沈浪团团包围。

    一个超级高,超级壮,但又很美的女子,她骑着一头白牛,排众而出。

    她手中拿着一把青龙偃月刀,绝对超过一百多斤。

    难怪要骑牛,战马根本驮不动。

    “你就是越国使者沈浪?”羌国女将寒声道。

    沈浪道:“在下正是!”

    女将寒声道:“给我全部拿下,将这个沈浪扒皮抽筋,身上的肉一块块剔下来喂狗!”

    “是!”

    然后上千羌国骑兵鬼哭狼嚎,挥舞弯刀,朝着沈浪的使团杀来。

    沈浪大声道:“阿鲁娜娜公主,大家自己人,自己人!我身后这大傻你看到了吗?他就是你丈夫啊?”

    “大傻,还不去和你娘子见面?”

    ………………

    注:第二更送上,我接着写第三更,好像去看电影啊,可是连两个小时都挤不出来,呜呜呜!

    狂求支持,狂求月票,嚎啕大哭拜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