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木兰吃浪!灭族!张翀之下场!(2更为新盟主車夶炮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恭喜車夶炮成为本书新盟主感恩涕零,顺便嚎哭求月票)

    整个玄武伯爵府已经一尘不染。

    过去的阴霾已经散尽,现在已经彻底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虽然玄武伯不在,但是伯爵夫人苏佩佩决定补一个过年。

    顿时整个伯爵府的奴仆侍女们欢呼。

    兴高采烈地贴红纸,放爆竹。

    不久之前的春节,因为面临大战,所以过得太压抑了。

    现在终于可以豁出去撒欢了。

    而且每一个仆人,每一个侍女都能分到红包。

    每个人都有三个红包。

    玄武伯爵夫妇一个,沈浪夫妇一个,沈万夫妇一个。

    沈浪的父母一直住在城堡之外的大宅子里面,也有十几个仆人。

    结果苏佩佩硬要老两口也给伯爵府所有的仆人发红包。

    这意思非常清楚,在玄武伯爵府你们两人也是主子。

    至于发红包的钱?

    沈浪有的是私房钱。

    …………

    沈浪院子里面的丫头们也都打扮一新,每个人身上都穿着漂亮的丝绸棉袄。

    “下雪了,下雪了。”

    冰儿忽然欢呼。

    众多丫头抬头一看,果然是下雪了。

    而且这雪下得很突然。

    不久前还是天晴的,也没有下雪籽。

    忽然大雪就这么洋洋洒洒下来了。

    雪花大如鹅毛,漫天而落,别提有多漂亮了。

    然后所有的丫头都涌了出来,快乐地在院子里面撒欢。

    上一场雪下得更大。

    但是伯爵府正处于巨大危机之中,所以众人也无心赏雪。

    这一次下大雪,可以好好玩个痛快。

    一个上了年纪的姑姑一边给沈浪的鞋子上绣貔貅,瞥了外面的大雪道。

    “这雪下不了多久的。”

    外面天寒地冻,沈浪的房间内却温暖如春。

    芳香怡人。

    木兰是最美的木兰。

    沈浪,是最浪的沈浪。

    尽管是白天,但是房间内却点着红烛。

    床单和被子都是大红的,都是那天洞房用的。

    沈浪身上的伤已经痊愈了。

    所以,木兰要正式履行诺言了。

    用优美的言语说,木兰要补给沈浪一次洞房花烛。

    用直接的话说,木兰要将沈浪生吞活剥吃下去。

    尽管已经偷看了很多次。

    但眼前这么美的木兰,真还是第一次见到。

    全身上下都是香喷喷的,甚至连呼出的一口气,都要醉倒人。

    全身肌肤雪白如凝脂,却又染着一层红晕。

    双眸如水,媚态横生。

    艳绝人寰,勾人心魄。

    嘴唇没有涂胭脂,却红艳艳得。

    她还喝了一点点酒,所以还带着一点点冶荡。

    狐狸精的妩媚不稀罕。

    但是像木兰这样纯洁无瑕的高冷女神一旦妩媚起来,真是要勾人命了。

    她的小嘴,轻轻地吻着沈浪的额头,鼻尖,嘴唇。

    沈浪颤抖道:“娘子,不要什么前奏了,直接来。”

    “娘子,不要因为我是绝世美男而怜惜啊,尽情地蹂躏我吧,践踏我吧,把我吃了吧!”

    木兰娇声道:“好呀!”

    然后木兰褪下裙衫,覆了上去。

    顿时,空气中荡漾着火焰和美酒。

    如火如荼。

    美不胜收!

    如同外面的大雪,洋洋洒洒,恣意飞扬。

    ……

    三分钟后!

    一切结束!

    冰儿望着天空,懊丧道:“怎么这么快啊,这大雪怎么刚刚开始下,就停了啊。”

    “是啊,天上的云都开了。”

    “哎呀,太阳都出来了。”

    “这也太快了啊,哪有这样的雪啊。”

    那个给沈浪鞋子绣貔貅的姑姑道:“我就说了,这雪下不久的,也没有雪籽,也没有云彩,下个一时半会就没了。”

    ………

    房间内!

    沈浪羞于见人,恼怒得几乎要杀人。

    三分钟,才三分钟啊!

    木兰一边笑,一边亲吻他安慰道:“好郎君,莫生气,莫生气,听说男人第一次都这样的。”

    沈浪哭丧道:“关键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啊。”

    木兰道:“那一次不算的,你根本就不省人事,什么都不知道的。”

    沈浪道:“我身体肯定有问题,我身体肯定有问题。”

    木兰道:“不是,不是的,夫君本来是很了得的,只是你才兴奋了。你还记得上一次和仇妖儿吗?你伤痕累累,肯定是很久很久才会受伤啊。所以夫君很厉害的,仇妖儿这样的女魔头,你都能和她大战几个时辰,可见夫君本事呀。”

    唉!

    这个娘子当得真是不容易啊。

    还要拿夫君出轨的战绩来安慰他。

    沈浪一听,觉得非常有道理。

    对啊!

    仇妖儿多厉害,那就是史前女暴龙啊。

    我都能和她大战三千回合。

    更何况是我娇滴滴的娘子呢?

    肯定是我太紧张,太兴奋了。

    男人都是这样的,每一个都是这样。

    哈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

    呜!

    我沈浪这幅样子以后还怎么出轨啊,岂不是丢死人了,岂不是被那些女人取笑到死。

    不过,他应该真是多虑了!

    他真是因为第一次太兴奋了,身体应该是没问题的。

    ………………

    国都王宫之内。

    国君的愤怒就如同这莫名其妙的大雪,凶猛肃杀。

    整个大殿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没有人敢稍稍大声呼吸。

    没有人敢有一点点动作。

    更没有人敢放屁,如果有的话,就活生生憋回去。

    所有人的宫女太监都觉得脖子冰冷发痒,仿佛随时脖子上的脑袋就会搬家。

    雪下了三分钟。

    停了!

    国君忽然一笑道:“肚子有些饿了,去拿一碗糯米圆子吃吃。”

    “是!”

    那个大太监脚不粘地去了。

    片刻之后,就端来了一碗糯米圆子。

    大拇指大小的圆子,差不多有九颗。

    国君吃任何东西都容易腻,九颗最多了。

    如果多了,他又一定要吃完,结果腻了,心中就会恼怒。

    吃完之后,果然刚刚好,又有点意犹未尽。

    “玄武伯爵府的世子金木聪,在国子监如何啊?”国君道。

    大太监道:“那就是一个憨人。”

    国君道:“他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开过家里,如今孤身一人在国都念书不容易。去送一碗糯米丸子给他,记住一定要热的,还要加米酒,我知道他们那边的糯米丸子要加米酒的。”

    大太监笑道:“陛下好记性,听说不但加米酒,还要加桂花干。”

    国君笑道:“那就加嘛,这孩子是个老实人,不要让国子监的那些人欺负了他。”

    大太监道:“喏,仁慈无过于陛下。”

    国君的怒火,就如同这天上莫名其妙的大雪一样。

    来得快,去得更快。

    真真是喜怒无常。

    ………………

    下午时分。

    天南行省总督祝戎出现在王宫之内。

    “臣有罪,臣有罪!”

    祝戎跪伏在地,一动不动。

    国君宁元宪道:“大都督何罪之有啊,这明明是一场大捷啊。仇天危此贼聚众于东部海域之上,目无王法,天下万民苦他已经多时。若非南殴国大战,寡人早就派大军诛了他。如今张翀和玄武伯联手剿灭了此贼,大好事啊。”

    祝戎将整个身体都趴在地上,颤抖道:“是!”

    国君道:“玄武伯的奏折也来了,说愿意裁剪两千私军,他对自己的功劳丝毫不提,只提张翀大功,此人是个君子啊。为我越国新添一地,开疆拓土之大功啊,从此之后我东部海疆安了。”

    祝戎痛苦地闭上眼睛,道:“是。”

    国君道:“听说张翀的儿子在怒潮城之战死了?”

    祝戎道:“是。”

    国君道:“可惜啊,一个少年英才,就这么夭折了,给朕下一道旨意给张翀,好好安慰他。追封张晋为鹰扬将军。”

    祝戎:“是。”

    国君又道:“张翀和玄武伯联手剿灭大海盗仇天危,功劳不小,下旨册封他的母亲为三品诰命夫人。”

    祝戎道:“是!”

    国君道:“晋海伯唐仑,勾结海寇,侵吞国土,目无君上,不忠不孝。让黑水台配合张翀去办事,抄家灭族。”

    “是!”

    …………

    怒江太守张翀和黑水台千户带着上千武士冲入了晋海伯爵府内!

    抄家!

    灭族!

    除了唐仑之外,家族的其他人几乎完全不知情。

    胆敢一点点违抗的,全部格杀勿论。

    国君下旨,

    剥夺唐氏家族所有爵位。

    夺回唐氏家族所有封地。

    裁撤所有私军。

    唐氏家族不管男女老少,整整七百多人,全部装上囚车,押解进国都。

    世子唐允因为检举揭发有功,所以脱罪。

    但因为他未能阻止其父犯下滔天大罪,所以剥夺所有功名。

    至此!

    传承了三百多年的晋海伯爵府,就此灭亡!

    越国贵族名录上,再无唐氏家族!

    …………

    而太守张翀,接连得到了国君的三道旨意。

    第一道旨意,夸奖张翀剿灭海盗仇天危之功,听闻其子张晋战死,国君非常悲痛,追封张晋为鹰扬将军,听说张翀有眼疾,特赐药。

    第二道旨意,册封张翀之母为三品诰命夫人。

    第三道旨意,张翀在怒江郡政绩斐然,新政推广得极好,有莫大之功绩。所以免去张翀怒江太守一职,迁为御史台右大夫。

    这三道旨意,一道比一道重。

    看上去,张翀仿佛成为了冉冉升起的政坛明星,真是让无数人羡慕妒忌。

    一般来说,御史台只有一位大夫,正三品。

    但是有些时候出现了一个有功之臣需要奖赏,但是暂时还没有特别好的位置,就会专门弄一个御史台右大夫,作为过渡之用。

    这可是从三品的官职。

    张翀从四品,一下子晋升到三品,成为越国的中枢高官。

    真正炙手可热。

    一时间无数人登门拜访,门庭若市。

    …………

    晋海伯爵府的书房内,只有张翀和唐仑二人。

    唐仑道:“张公,如今你风云直上,而我唐仑却遭遇灭顶之灾,人世间的造化,真是变化莫测啊。”

    张翀一声凄笑,没有说话。

    唐仑道:“我可以自杀吗?”

    张翀摇头道:“不行。”

    唐仑泪流满面道:“自杀都不能自杀吗?”

    张翀道:“不行!”

    当然不行!

    雷霆雨露都是君恩,你唐仑若是自杀算是怎么回事?

    岂不是显得你很冤枉,岂不是显得含恨而死?

    当然是要明正典刑,伏罪而诛。

    唐仑道:“张公,我的儿子唐允如今无依无靠,请你念在曾经并肩作战的份上,对他照料一二。”

    张翀一阵苦笑,没有说话。

    “唐公请上路。”张翀道。

    然后黑水台武士进来,给唐仑换上了囚衣,戴上枷锁,押入囚车。

    一个时辰后!

    一千多名黑水台武士,一千名大理寺兵丁,押送着七百多俩囚车,浩浩荡荡离开晋海城,前往国都。

    不管男女老少,唐氏家族不管嫡庶,不管远近,全部一网打尽。

    顿时,哭声震天!

    路上无数百姓围观。

    “好!”

    “抓得好!”

    “唐氏家族罪恶滔天,早就该抓起来了。”

    “国君英明!”

    无数的粪便,烂菜叶子砸向囚车。

    晋海伯唐仑身上到处都是秽物,甚至还有女子的血带子。

    但是他一动不动,任由民众发泄。

    …………

    一座楼宇上。

    张春华望着这一幕,颤声道:“父亲,唐仑有这么大民愤吗?”

    张翀摇头道:“他虽然谈不上爱民如子,但是也不至于苛责晋海城百姓,金山岛每年都有巨大收益,唐氏家族封地的赋税也不高的。”

    张春华道:“那为何这些百姓如此恨他?”

    张翀道:“人心如水,何其深也。民心如烟,何其乱也。自古人心都是最靠不住的东西,见到大人物遭殃,民众首先是幸灾乐祸,最自然不过。”

    张春华道:“见到唐氏家族的灭亡,真是让人嘘吁!幸好国君的眼睛是雪亮的,知道您有大功,所以连下了三道旨意奖赏父亲。”

    张翀一笑,没有说话。

    张春华道:“人人都说艳州下都督一职,父亲基本上是拿定了。只不过需要您在御史右大夫的位置上过渡一下,女儿在这里恭祝父亲大人高升。”

    张翀目光怜爱地望着女儿,忽然道:“春华,你最近书读得如何?”

    张春华道:“还好啊,除了将风月无边扔到茅厕里面,其他书读得不错。”

    张翀道:“为父托了祝戎大都督的关系,想让你去天涯海阁做学士侍从,去那里学习一年半载的,好吗?”

    张春华脸色剧变道:“父亲,为什么啊?要发生什么事情啊?”

    张翀道:“去吧,去吧!你从小到大,小事从不听话,大事从不违逆,这就是大事了!”

    张春华泪水涌出,道:“女儿不想离开父亲身边啊。”

    张翀道:“去吧,现在就去,马上就动身!”

    …………

    黑水台的几十名武士冲入了玄武伯爵府内。

    伯爵夫人苏佩佩接待了这位黑水台千户。

    “伯爵夫人,听说晋海伯爵府的三子唐炎在您的府上?”黑水台千户道:“唐氏家族犯了谋逆大案,竟然勾结海寇侵犯您家的金山岛,国君震怒,所以要捉拿唐氏全族。”

    苏佩佩道:“多谢国君天高地厚之恩,这唐炎之前确实来过我家。但是大人您知道,他和我们家是有大仇的,他和我女儿金木兰也曾经有过一战,所以我们直接将他驱逐出去了。”

    黑水台千户皱眉道:“果真。”

    苏佩佩道:“当然是真,我又何必为敌人掩饰呢?”

    一时间,这位黑水台千户也无话可说。

    苏佩佩道:“春节虽然已经过去二十几天了,但只要没出正月,就还算是过年,这些红包请你们收下,就当时茶水钱,大过年的你们还在为国奔波,真是辛苦了。”

    说罢,一个仆人上前,端上了一盘金币。

    黑水台千户赶紧起身,连道:“不敢,不敢!”

    他们终究没有收下这笔金子,直接退了出去。

    ………………

    玄武伯爵府的藏书库内。

    沈浪在奋笔疾书,武痴唐炎在发呆,偶尔用手指作剑,猛地刺出,然后又自己回味这一剑刺得如何,该如何调整改变。

    终于,沈浪完全将剑王李千秋送来的上古秘籍解析出来了。

    整整二百多页。

    这套剑法名字叫:天下有雪。

    沈浪光顾着解析,然后还原到纸面上,还来不及去深入理解。

    但是从名字上看,仿佛看不出特别牛逼。

    事实上任何一个秘籍,在解析出来,甚至在修炼完成之前,都不知道是不是牛逼。

    就比如天外流星剑法。

    是第一代剑王练成之后,独步天下。

    这套剑法才变得天下闻名,牛叉冲天的。

    毕竟这些都是上古秘籍,而且是没有练过的秘籍。

    牛不牛逼,很难讲的。

    这有些像是赌石,切开之后,有可能是价值连城的冰种,也有可能是不太值钱的糯种。

    只不过剑王李千秋很厉害,他稍稍感悟一点点,就能看出这秘籍究竟厉不厉害。

    这套秘籍能够被李千秋看中,想必是比较厉害的吧。

    “喏,全部解析出来了,拿走吧!”

    唐炎接过之后,直接走了。

    没有告别,也没有感谢。

    他救下伯爵夫人苏佩佩的时候,也不需要别人的感谢。

    甚至到现在,他都还不知道晋海伯爵府出事了。

    “慢着!”沈浪道:“我送你一套衣服吧。”

    唐炎一愕,点头道:“好!”

    片刻后,唐炎穿上了沈浪送的衣衫。

    这衣服好奇怪啊,怎么连脸都罩上了啊。

    唐炎走了!

    苏佩佩道:“黑水台的高手肯定会发现他的踪迹,会派人去抓他吗?”

    沈浪摇摇头道:“不会的,在唐炎身上大家都会难得糊涂的。黑水台的那些武士若是去抓他,被他当成劫道的岂不冤枉?”

    苏佩佩道:“你没有跟他说让他去天涯海阁吗?”

    沈浪道:“他不会去的,除了李千秋的话,他谁的话都不会听,他肯定是要会剑岛的。但是我留了一封信给剑王前辈,让他送唐炎去天涯海阁避祸。”

    见到唐炎消失的背影,伯爵夫人苏佩佩道:“不知道为何,见到唐炎的背影,我忽然好想金木聪啊。”

    沈浪一愕道:“我也是。”

    伯爵夫人道:“这一个多月,我差点都将他忘了。”

    呃!

    伯爵夫人道:“浪儿,国君这是什么意思啊?真是让人看不懂啊。”

    沈浪也叹息。

    这位国君真的是喜怒无常,太会作妖了。

    伯爵夫人道:“他什么时候才下旨给我们家啊,什么时候才把怒潮城册封给我们家啊?这样才算是大功告成,尘埃落定啊!”

    沈浪道:“快了吧!”

    但是这个国君,真是让人有些难以揣测!

    ………………

    张家老宅!

    张翀卸任太守之职,马上就要进国都担任御史台右大夫了。

    整个怒江郡有头有脸的官员,几乎全部到场相送。

    所有官员,无不洒泪表示不舍。

    无数马屁飞舞。

    张翀完全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架势。

    太红了。

    太火了!

    摆在他面前,仿佛是一条金光大道啊。

    有许多官员甚至已经提前改了称呼。

    有些节操的话,还称之为张大夫。

    而没有节操的人,直接称之为张都督。

    因为在他们看来,所谓的御史台右大夫完全是过渡的,艳州下都督之职十拿九稳了。

    张翀也笑呵呵地收下了所有人的奉承。

    在任太守的时候,他很少有笑脸的,从来不接受宴请,是个冷面酷吏。

    而如今,显得难得亲热,嘘寒问暖。

    于是,众多官员更是激动,甚至连张系一词都出来了。

    那意思是,从今以后大家就是一个政治集团了。

    我们都是张系的官员,唯张大人马首是瞻了啊。

    张翀笑着,也没有反驳!

    半夜后,宴会散场。

    所有人离去!

    张翀来到后院,来到爱子张晋的牌位面前。

    整个背佝偻了下来。

    所有的笑容消失了。

    足足好一会儿,张翀发出了野兽一般的嘶吼。

    “为何要这样对我?”

    “我张翀忠心耿耿,为何要这样对我?”

    ……

    次日,张翀赶赴国都上任!

    还没有到达。

    御史台有人上奏。

    张翀贪墨,数额巨大。

    国君下令彻查。

    果然,发现张翀在怒江太守任上贪墨金币达到数万。

    国君震怒!

    张翀还没有上任御史台,就直接被大理寺拿下!

    押解进京!

    …………

    注:第二更送上,这一章太难写了,足足写了几个小时,呕心沥血!我接着写第三更,兄弟们有月票的真的別留了,投给我吧,嚎啕大哭拜求!

    谢谢DEKIA的万币打赏!推荐好友的一本书《绝代名师》,很稳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