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张晋之死!张氏殇!天风(1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谢谢暴走阿木木的五万币打赏,月票榜很危急,兄弟们助我啊)

    怒潮城的主城堡内。

    四个怒江军的千户跪在沈浪的面前,还有两个已经死了。

    怎么死的?

    仇妖儿碾压过去的时候,那两个千户逃跑得慢了一些,于是被切成几截了。

    现在尸体还在拼着呢,估计是拼不完整了。

    沈浪道:“我需要一个千户官,在码头上把张翀太守吸引过来,谁愿意啊?”

    四个千户官垂下头,当作什么都没有听见。

    他们对张翀是充满敬畏的,此时让沈浪去害张翀,实在是做不到。

    沈浪走到一个千户官面前道:“你愿意吗?”

    那个千户颤声道:“沈浪,是仇妖儿击败了我们,又不是你,胜之不武。”

    沈浪道:“她是我睡的,她赢了你们,就是我赢了你们,又有什么区别?我就问你,愿不愿意去码头上吸引张翀太守过来?”

    那个千户道:“不愿意,我是朝廷将领,你是玄武伯爵府的女婿,莫非你还敢杀我不成?”

    “唰!”

    沈十三手起刀落。

    这个千户脑袋滚落在地。

    沈浪又走到第二个千户面前道:“你愿意去码头上,把张翀太守吸引上岸吗?”

    那个千户浑身颤抖,却紧紧抿住了嘴巴。

    他做不到。

    他也算是将门出身,虽然谈不上豪门,但世世代代效忠越国。

    一旦他答应沈浪,整个家族都可能遭遇灭顶之灾。

    “唰!”

    沈十三手起刀落,又杀一个。

    然后,沈浪来到第三个千户面前道:“你呢?愿意吗?”

    这个千户浑身颤抖,跪下叩首道:“愿意。”

    因为,不愿意就是死!

    “张开嘴。”沈浪道。

    沈十三上前捏开这个千户的嘴巴,沈浪将一包药末倒进他的嘴里。

    顿时,这个千户感觉到腹部一阵绞痛。

    片刻之后,眼前一阵阵发黑。

    “这是剧毒,若不服用解药,必死无疑。”沈浪道:“所以为了你活下来,待会儿最好表现得好一些啊。”

    当然不是什么剧毒,也没有解药,但是这药吃下去够吓人就可以了。

    这个千户捂住肚子,颤抖道:“卑职,遵命。”

    沈浪道:“你叫什么?”

    那个千户道:“方万山!”

    “好名字。”沈浪道:“去吧,精神焕发一点,毕竟要让张翀太守看到你们大获全胜,拿下怒潮城城了。”

    于是这位怒江郡的千户方万山,带着几百名武士,前往怒潮城码头,威风凛凛,神采飞扬,迎接可能到来的张翀太守。

    当然,这几百名武士全部是玄武伯爵府,只不过换上了怒江军士兵的铠甲和旗帜。

    而一旦张翀太守的军队登陆怒潮城,立刻就会被沈浪和仇妖儿包了饺子。

    ………………

    仇妖儿的白色城堡内。

    她此时又仿佛换了一个人。

    那只可怕的女暴龙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个懒散的女子,静静望着窗户之外,望着东边的海面。

    那高低起伏的身材曲线,依旧让人炫目。

    张晋跪在地面上。

    徐芊芊坐在椅子上,目光无比复杂地望着地上这个男人。

    仇人!

    未婚夫!

    这个她梦中都咬牙切齿,要杀之后快的人。

    爱过吗?

    或许谈不上。

    当时作为商人家的女子,谈爱对于徐芊芊来说太过于奢侈了。

    为了家族再上一层楼,为了成为真正的权贵之家。

    她仰慕的是权势。

    而张晋则代表权势。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徐芊芊对张晋是仰慕的。

    虽然也失望过。

    比如沈浪哪一本《风月无边》发行的时候,张晋感觉受到了莫大的耻辱,所以狠狠打了她一个耳光。

    当时徐芊芊就非常失望,但归根结底还是幻想把张晋当成如意郎君,一直到剧变的发生。

    过去的几个月,徐芊芊完全为了仇恨而生。

    整个人就仿佛一团火炬,时时刻刻都在燃烧着。

    她做梦都想要将张晋千刀万剐。

    没有想到,这个时间来得这么快。

    仅仅几个月后,张晋就跪在了她的面前。

    这是谁的功劳?

    仇妖儿的,还是沈浪的?

    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她可以报仇了。

    “为什么?”徐芊芊沙哑道:“你可以退婚啊?为何要杀我全家?”

    张晋神情非常颓丧,整个人甚至有些魂飞天外。

    恐惧吗?

    一点点。

    但更多的是痛苦。

    竟然再一次输给沈浪了。

    而这一次是不是就无法翻身了?

    为什么啊?

    凭什么啊?

    仇妖儿这样的女人本应该天下无双,谁都无法征服的啊。

    为什么她要为沈浪而战?

    他当然想岔了。

    仇妖儿只是想要战斗,她压根不是为了沈浪而战。要说她为了徐芊芊而战,那还有一点点缘由。

    父亲的前途,是不是就要终结了?

    我张晋是不是成为张氏的罪人了?

    真的好不甘心啊!

    沈浪凭什么又赢了啊!

    得到怒潮城之后,金氏家族便可一飞冲天了!

    难道我张晋的才华就距离沈浪这么远吗?

    “张晋,我在问你话呢。”徐芊芊道:“为何要灭我全家?”

    张晋抬起头,望向徐芊芊的目光,足足好一会儿后露出了一些愧疚。

    “对不起。”张晋道。

    他没有说更多,更没有任何解释。

    徐芊芊嘶声道:“我问你为什么?明明可以直接退婚,为何还要杀我全家?”

    张晋道:“你们家的分量太轻了,杀掉的后果太小了!”

    他的话,完全道出了最残忍的真相。

    徐光允就算豪富一方,但是却没有任何分量。

    为了张氏家族的名声,宁可杀掉,也不愿意退婚。

    这代表着整个徐氏家族所有人的性命加起来还不如一个悔婚的名誉伤害。

    徐芊芊撑住了额头。

    她无数次幻想着这个问题,无比地想要得到答案。

    但是真正得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却无比之难受,尽管她内心知道这个答案。

    擦拭眼角的泪水,徐芊芊问道:“那今日你可后悔了吗?你可为杀我全家而后悔吗?”

    张晋摇头道:“芊芊,我没有想到你能够活下来,而且还能蜕变得如此厉害。我不知道这这一幕大戏中你扮演什么角色,但应该是不可或缺的吧。”

    “你成功了,将我推向了地狱。”

    “但是芊芊,对于我所作所为,并不后悔。”

    此时边上的沈浪忽然道:“张晋,你爱过徐芊芊吗?”

    徐芊芊和张晋顿时吓了一跳,你这个人渣从哪里冒出来的?

    张晋颓丧道:“像我们这种人,哪有资格说什么爱不爱的?我们根本就没有随心所欲的权力,哪里像你沈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接着,张晋又道:“但是我很喜欢徐芊芊,她应该是最喜欢的一个女人吧。”

    徐芊芊回忆过往,她真的是一心一意想要成为张晋的好妻子,成为张氏的好儿媳,相夫教子,妻凭夫贵。

    而张晋也确实想要一辈子好好对待徐芊芊,成为一个好丈夫。

    甚至是真正意义上的好丈夫,而不像是沈浪那样在外面勾三搭四。

    但是可惜!

    徐家只是有钱,没有权。

    张家有权,但没有钱,也没有太深的根基。

    双方都没得选择。

    都奢于谈爱。

    只不过,任何言语都无法洗白张晋当时的心狠手辣。

    仅仅因为不悔婚而灭人全族,铁石心肠。

    “当当当当……”

    忽然,外面响起了一阵阵钟声。

    这代表着海面上有舰队来了。

    沈浪道:“张晋,你父亲来了。”

    张晋起身,艰难地来到窗户面前,因为他的手脚筋脉都断了,武功全废。

    果然在不远处的海面上,出现了一支舰队。

    打着海盗王义子仇嚎的旗帜。

    没错,这可能就是父亲张翀的舰队,他顿时心中惊惶万分。

    ………………

    张翀太守大人来了?

    怒潮城的码头上!

    官军千户方万山强忍着恐惧,因为肚子里面的毒药好像一阵阵发作。

    已经不是绞痛,而是遍体冰凉,头脑昏眩。

    他几乎都要有些站不住了。

    几个千户中,唯独他是贵族子弟出身。

    当然是新是贵族,没有封地没有私军那种。

    而且他还没有继承权,但终究是要比那些平民出身的军官惜命一些的。

    “当当当当……”

    海面上响起了一阵阵钟声。

    一支舰队露出了峥嵘。

    打着仇嚎的旗帜。

    若无差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张翀率领的舰队了。

    旁边的沈十三道:“该你表现了啊。”

    顿时,千户方万山带起十二分精神,大声吼道:“太守大人,我等已经为您拿下怒潮城。”

    “太守大人,我等已经拿下怒潮城!”

    “恭喜太守大人,拿下怒潮城,建立不朽功勋。”

    “恭喜太守,封侯拜相,指日可待!”

    这方万山果然是贵族出身,演技很不错。

    这声音意气奋发,得意非凡,就仿佛真的获得了天大胜利一般。

    那支舰队越来越近。

    方万山大吼道:“所有人挥舞旗帜,恭迎太守大人。”

    然后,码头上的几百名武士,拼命挥舞战刀,挥舞着旗帜。

    这面旗帜上写着张字。

    顿时,整个码头兴高采烈,欢腾鼓舞,旌旗招展。

    舰队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方万山直接单膝跪下。

    码头上几百名穿着官军铠甲的武士全部整齐跪下。

    “恭迎太守,大驾光临。”

    “太守大人收复怒潮城,劳苦功高。”

    “太守大人封侯拜相,指日可待!”

    “国君万岁!”

    “太守大人威武!”

    千户方万山拼命地表演着,完全竭尽全力。

    藏在盔甲中的金晦和沈十三心中却无比紧张。

    码头两边的房子内,全部埋伏着仇妖儿和沈浪的军队。

    只要张翀军队登陆码头。

    两支军队立刻杀出,将张翀和仇嚎的联军斩尽杀绝。

    “定能万无一失,定能万无一失……”

    金晦心中颤抖道。

    ……………

    此时海面上的这支舰队。

    张翀不在。

    旗舰甲板上站着两个人。

    张春华,仇嚎。

    望着码头上旌旗招展,仇嚎神情复杂,叹息道:“你们真的成功了,真的拿下了怒潮城。”

    张春华睁大眼睛,盯着码头上的一举一动。

    仇嚎道:“仇妖儿这女魔头竟然也会败?也会死?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仇妖儿完全是天下无敌的啊,怎么可能会败?

    在所仇妖儿若不败,张晋是肯定拿不下怒潮城的。

    仇嚎道:“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安排我?说过的话还算数吗?”

    张春华没有回答。

    仇嚎下令道:“大军准备登陆怒潮城!”

    “是!”

    既然张晋已经拿下了怒潮城,那双方地位瞬间逆转,仇嚎需要绝对好好表现了,未来才有前途,才有富贵。

    然后,整个舰队改变阵型,准备停靠怒潮城码头,正式登陆。

    而就在此时。

    张春华忽然惊声道:“走,走,走,赶紧走。”

    “有陷阱!”

    “这是陷阱!”

    “舰队立刻掉头,跑!”

    仇嚎大惊道:“怎么了?怎么了?”

    张春华道:“若是张晋真的拿下了怒潮城,又怎么会不亲自来码头迎接父亲?而且码头上根本没有挥舞他和父亲商议好的旗语,我们输了,我们输了……”

    “快走,快走……”

    “沈浪赢了,这一切都是沈浪布置下的陷阱!”

    一边说话,张春华泪水狂涌而出。

    流着泪,很快变成嚎啕大哭。

    为什么啊?

    为什么啊?

    沈浪为何又赢了啊?

    兄长!

    张晋!

    张春华朝着码头上大声喊道:“沈浪,别杀我哥,别杀我哥。”

    “沈浪,留下我哥哥一条命啊。”

    “沈浪,我知道你在看我,求求你别杀他!”

    然后,这个狐狸精张春华在甲板上跪了下来,拼命磕头。

    …………

    与此同时。

    仇妖儿的白色城堡上。

    张晋站在窗口,朝着海面上的舰队拼命大喊道:“父亲,快走,快走,有陷阱,有陷阱……”

    没做人阻止他。

    因为这里距离海面太远了。

    从这里可以看到海面上的舰船。

    毕竟海面宽阔。

    但是,从海面却很难发现这里,毕竟只是一个窗户而已。

    “父亲,走啊,走啊……”

    “儿子不孝,儿子无能……”

    “您的养育之恩,来世再报!”

    “父亲,走啊……”

    然后!

    张晋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猛地从窗户上跃了出去。

    活生生从几十米高的城堡上坠落。

    狠狠摔在地上。

    瞬间死去!

    无伦怎么呼喊,海面上的舰队都听不到他的声音。

    所以。

    他希望自己的纵身一跃,能够提醒到父亲。

    其实,仇妖儿可以阻止他自杀。

    在场几个女武士都可以阻止他。

    但是,徐芊芊没有开口,沈浪也没有开口。

    就任由他这样自杀而亡。

    沈浪拿着望远镜,对着海面上的舰队查看。

    张翀根本就不在。

    甲板上的是仇嚎和张春华。

    张春华此时正满脸泪水,跪在甲板上嚎哭哀求。

    很显然她已经看出码头上的陷阱了。

    虽然沈浪听不见她在喊什么,但应该是在哀求沈浪饶过张晋一命。

    所以,张晋从这城堡跳下去自杀是白死!

    但是……

    或许这样的死,对他而言是最好的结果。

    哪怕死的时候,他也觉得是为父亲效忠。

    徐芊芊来到窗户往外探望,张晋的尸体已经一片血泊。

    这个男人死了!

    她最最痛恨的男人死了。

    她本有机会亲手杀死,但是她没有这样做。

    而是任由他用最壮烈的方式死去,也没有玷污张翀之子的威名。

    徐芊芊忽然觉得很难过,很无助,很空虚。

    她的哭声从愤怒,变成了凄切。

    迫切地想要得到一个怀抱。

    而这个时候,沈浪张开了双臂。

    徐芊芊却猛地投入了仇妖儿的怀抱中,紧紧抱着她哭泣。

    顿时仇妖儿不知所措。

    都说她不喜欢被男人触碰,其实她也不喜欢被女人触碰。

    尤其是被女人抱着。

    关键徐芊芊一米六五,仇妖儿一米九五。

    所以,徐芊芊抱着的位置是她的大腿。

    埋进的就真的是她的胸口。

    深不见底。

    “谢谢你,谢谢你……”

    徐芊芊不断哭泣道。

    她的内心真的无比感激仇妖儿。

    原本她充满了黑暗,只为复仇而生。

    但是仇妖儿的存在,仿佛一道强烈的光芒,驱逐了她内心的黑暗。

    原来世界上还有女人可以这样豪迈,这样洒脱。

    当然,若是张晋不死。

    徐芊芊心中依旧永远黑暗,无法释怀。

    现在张晋死了。

    他的仇已经报了。

    她可以释怀了。

    当然,张翀还没有死。

    但是,徐芊芊已经不想报仇了。

    因为刚才张晋之死,给她带来了解脱,但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大的快乐。

    父亲徐光允之死,徐家的灭门灾祸。

    究其根本,还是因为徐光允自己得陇望蜀。

    若非徐家要高攀,疯狂地去得罪沈浪,又怎么会破产?

    若不破产,张氏又怎会为了不悔婚而丧偶,杀徐光允,火烧徐家呢。

    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如果她要继续报仇。

    那杀掉张翀之后呢?

    再杀沈浪吗?

    “我不报仇了,我再也不报仇了……”徐芊芊抱着仇妖儿痛哭。

    很快,眼泪打湿了仇妖儿的胸口。

    这让她的感觉更加怪异。

    而沈浪站在窗户面前,继续用望远镜看着甲板上磕头嚎哭的张春华。

    深深叹息一声。

    张翀太守,你厉害啊!

    …………

    张春华依旧跪在甲板上,依旧朝着怒潮城的方向磕头。

    “沈浪,求求你,饶过我哥哥性命。”

    “求求你,别杀张晋啊。”

    仇嚎的舰队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张春华依旧在磕头求情,整个额头鲜血淋漓。

    张晋在白色城堡上大喊。

    没有人听见。

    他为了提醒父亲张翀,直接从城堡上一跃而下。

    希望用自杀引起仇嚎舰队上的注意。

    但……

    依旧没有人看见。

    就这么壮烈死去。

    却又显得无声无息。

    …………

    雷洲群岛的第二大岛。

    天风岛。

    一支舰队在这里靠岸。

    岛上有一座不大的城堡,几乎建立在悬崖峭壁之上。

    这座岛屿,将近一千七百平方公里。

    岛上有一大片原始森林,还有一个巨大的造船厂。

    城堡之内!

    张翀在最顶层,一个人拿着棋子,自己和自己对弈。

    一颗棋子一颗棋子落下。

    他在这里已经等了十几个时辰了。

    没有消息来。

    没有消息,就是坏消息。

    张翀落子。

    眼泪不断坠落。

    “谋其上,得其中!”

    “谋其中,得其下!”

    ………………

    注:第一更送上,今天依旧三更,我去趴一会儿昨夜睡得太少了。月票总榜第十岌岌可危,请兄弟们支援,请兄弟们支援,糕点继续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