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怒潮城局!沈浪别杀仇妖儿(1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有书友觉得露天矿坑容不下三万人,也有人觉得仇天危可以用火攻土埋大坑。书中这个露天大矿坑直径一里左右,四五十米深,土埋和火攻都不现实哦。地球上有比这大十几倍的露天矿坑,很多都几百年历史了)

    …………

    这几天,晋海伯唐纵心中好焦灼啊。

    但却是快乐的焦灼。

    毕竟即将等待的是一个美好的结果。

    三万多联军,攻打区区一个望崖岛,简直是手到擒来啊。

    况且这仇天危也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名将了,二十年前那一战,他用五千人就将金宇伯爵一万多联军斩尽杀绝。

    每一次想到玄武伯爵府要全军覆灭了,唐仑就感觉到浑身一阵阵发抖。

    一百多年的敌人啊,终于彻底灭亡了啊。

    接下来金氏家族会是什么结局?

    金木兰长得太美,怀璧其罪,只能废掉武功沦为太子的玩物。

    苏佩佩大概会为丈夫殉情吧。

    而沈浪这个小畜生,大概会死得前所未有之惨,不知道多少人想要吃其肉,寝其皮啊。

    但不管如何,我唐仑终究是要割上一刀的。

    毕竟这次灭金氏家族,我也算是主力。

    而且还有一件更美的事情。

    这几天陆续都有人登门拜访,言语之间显得尤为亲切讨好。

    比如靖安伯爵府世子伍元化。

    靖安伯爵伍召重,手中掌握几万兵马,一直以来对晋海伯是看不大上眼的。

    虽然之前在对付金氏家族上大家有合作,但伍氏家族的态度一直都很倨傲。

    而如今这位伍元化世子,就显得非常谦卑了。

    口中的意思非常明白。

    听说望崖岛上的不是金矿,而是上古金脉?

    那么念在大家之前并肩作战的份上,这份上古金脉能不能也算我一份了,哪怕一点点就可以了啊。

    接下来的镇北侯爵府的而公子南宫屏,也隐晦指出,之前大家支援你晋海伯爵府可还没有收到好处呢。

    这个望崖岛金脉,我南宫氏家族是不是也该分一点点了。

    甚至祝氏家族的世子祝文台也来苦苦哀求,我祝氏家族之前为了助战晋海伯爵府,连家族庄园都被沈浪放大水淹了啊,凄惨无比。

    不仅如此,连父亲祝兰亭子爵都惨死于沈浪之手。

    谁能有我惨啊!

    如今祝氏家族百废待兴,能不能请晋海伯念在过往的情分上,相助一二呢?

    拉兄弟家族一把吧!

    望崖岛上的筋脉,我祝氏家族每年只要百分之一就可以了啊,实在不行,千分之五也是可以的啊。

    前来说项的人,完全不计其数。

    每一个人都在吹捧唐仑,这是前所未有的待遇啊。

    仿佛他晋海伯一下子就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

    没有办法啊,他是海盗王仇天危唯一的盟友,想要从望崖岛金矿上获得好处,只能通过他唐仑。

    不过这里的大部分人都想多了。

    这可是上古金脉啊,岂是你们能够胡思乱想的?岂是你们能够染指的。

    如果说之前晋海伯还担心这群人会坏事,如今是却半点不在意。

    因为望崖岛筋脉,有太子百分之二十五的份额。

    太子殿下镇守,谁有敢动?

    但这也不妨碍唐仑得意啊,也不妨碍唐仑心安理得地接受一众人的讨好。

    然后,晋海伯爵府又来了一个客人。

    镇远侯爵府的苏剑亭。

    晋海伯唐仑真是叹为观止啊。

    大家都卑鄙,但是卑鄙到你镇远侯绝府这个地步的,还真他妈少见啊。

    那可是你的姻亲啊,你不但不出手相助,而且还一次一次落井下石,真是太牛了啊。

    整个老牌贵族就他们你苏是最操蛋了。

    若不是你苏难侯爵早早就投降国君,老牌贵族联盟至于一盘散沙,任由国君宰割吗?

    尽管唐仑也背叛了老牌贵族联盟,但是这并不妨碍他鄙夷苏氏家族啊。

    太无耻,太卑鄙,简直是贵族之耻。

    “怎么,苏剑亭世子也是来要望崖岛金脉的份子吗?”唐仑道。

    苏剑亭道:“我苏氏家族还没那么不长眼。”

    唐仑道:“那你什么意思?”

    苏剑亭道:“上一次金山岛之争,我派了十名高手加入你家族军中试炼,觉得他们大有长进啊。”

    晋海伯唐仑不由得惊呆了。

    明明是当时军战,为了彻底消灭玄武伯一百武士,你苏剑亭主动借出高手,而且没有任何要价。当时那一战,原本玄武伯本是要赢的,正是因为唐仑借来了高手才打成平局。

    那一战也差一点改变了金山岛之争的结局。你苏剑亭居功甚伟啊。

    如今,你又想做什么啊?

    苏剑亭道:“如今玄武伯主力都在望崖岛,封地肯定空虚,如今世面不太平,就怕盗匪横生啊。作为老牌贵族,我觉得您有必要去提醒一下金木兰小姐,我身份不好出面。”

    我艹!

    晋海伯唐仑服了。

    表面上苏剑亭是在关心金氏家族,而实际上是在提醒晋海伯唐仑,如今金氏家族的封地很空虚啊,你可以去大肆破坏了。

    真是什么仇什么怨啊,让你苏氏家族要对金氏家族下这样的死手?

    你们可是姻亲啊。

    苏佩佩可是你亲姑姑啊,金木兰可曾经和你有过婚约的啊。

    苏剑亭道:“这次我带来了五十名家族高手,晋海伯您用兵如神,我想要让他们在您麾下历练几个月,如何?”

    唐仑更加服气了。

    你不但让我假扮盗匪去金氏家族的封地上肆虐,而且还愿意无偿支援我五十名高手?

    你图什么啊?

    你一点利益都不要,就是为了灭金氏家族?

    什么仇什么怨啊?

    为什么啊?你苏氏家族的无耻,真的连我唐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啊。

    “哈哈哈,我可以考虑一下。”唐仑道:“你那五十个高手就留下来吧,我一定好好历练他们的。”

    苏剑亭躬身道:“那多谢晋海伯了。”

    然后,苏氏家族的五十名高手就留在了晋海伯爵府。

    唐仑看这五十名高手,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特征。

    这些人竟然都是西域人,而且都是天生的哑巴,目光冰冷,仿佛看什么都没有生命一般。

    一看就知道,这群人为杀戮而生。

    杀人机器啊!

    镇远侯这是要做什么?

    接下来,晋海伯唐仑开始考虑这件事情可行性。

    直接派兵去攻打玄武伯爵府城堡?这完全是不可能的,这就是造反了。

    而且中途还隔着国君的两个城,你怎么越境?

    但是,假冒匪徒在金氏家族封地上肆虐破坏,却是可以的。

    不过这有意义吗?

    金木兰率领镇守玄武伯爵府城堡,哪怕只有几百一千人,也攻打不下来啊。

    更何况现在唐氏家族的私军也都在望崖岛,唐仑能够拿得出的武士,只有区区几百人了。

    有意义啊!

    只要能够让金氏家族痛苦的事情,都有意义啊。只要能够让敌人倒霉的事情,都可以做啊。

    损人不利己嘛。

    “老四,老五,老七过来!”

    顿时,两个儿子,一个义子跪在唐仑面前。

    唐仑别的不算很牛逼,但生儿子绝对牛,整整十几个。

    世子唐允习文,长子唐纵带兵,唐炎练武。

    这三个最出色。

    但剩下的儿子中,基本上都练武,虽然没有唐炎这么逆天,但也很了得了。

    “你们三人,率领二百名家族武士,还有苏剑亭支援的五十名高手,假扮成为盗匪苦头欢,去金氏家族的封地上大肆破坏,杀人放火都可以干!”

    “此时金氏家族封地尤其空虚,没有人能够阻挡你们的。”

    “是!”你唐氏家族的老四,老五,老七三人离去。

    一个时辰后,这三人率领二百五十名武士,假扮成为盗匪苦头欢的队伍,朝着金氏家族的封地潜行而去。

    下了命令之后,唐仑还是心痒难耐。

    如今已经好几天时间过去了啊,望崖岛那边应该早就大战结束了吧。

    接下来应该是那群海盗的狂欢日了。

    这群海盗完全以杀人折磨为乐趣。

    玄武伯和他的几千人可是惨透了啊。

    就算是男人,哪怕长得俊俏一些,甚至皮肤白皙一下,都会被这群海盗蹂躏的。

    想想都惨不忍睹啊。

    玄武伯虽然是大贵族,但是在这群海盗眼里可是没有高下尊卑的,根本不会给你留任何体面。

    而且越是大人物,这群海盗蹂躏得越狠。

    此时玄武伯大概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吧。

    想到这里,唐仑就觉得尤为畅快。

    真是心痒难耐,忍不住想要看玄武伯的悲惨下场啊。

    对那个上古金脉,更是忍不住啊。

    尽管有些不理智,但……唐仑实在等不了了。

    他决定乘船出海去望崖岛,就亲眼看一看,上古金脉是什么样子的。

    几个儿子拼命阻拦。

    “父亲,太冒险了,还是让我们去吧。”

    “有什么冒险的?海面上都是仇天危的势力,一路上经过金山岛,那是仇嚎的势力,是我们自己人。望崖岛那边,又是我们几万联军,有什么危险?”

    “如今望崖岛肯定已经拿下了,仇天危此人狡诈,我怕唐纵会吃亏,分金脉的时候,我答应要在现场!”

    “这是为了唐氏家族!”

    然后,唐仑伯爵乘坐一艘大船出海,边上两艘舰船护送。

    他出海后不久,路过金山岛附近的时候。

    顿时见到几十艘海盗舰船,朝着东边方向航行而去。

    仇嚎的海盗舰队?

    朝着东边去做什么?

    他不是应该防守金山岛吗?

    不过这是仇天危的私事,唐仑是管不了的。

    忽然,唐仑伯爵觉得海盗船上有一个背影有点眼熟。

    枯瘦刚直。

    仿佛有点像太守张翀啊?

    不可能,不可能!

    张翀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他还在家里养病呢?

    这就是一个志大才疏之辈,金山岛之争败了之后就一蹶不振了。

    什么狗屁名臣?

    徒有虚名。

    这次消灭玄武伯爵府,最大的功臣是我唐仑。

    你也不看看最近有多少权贵求到我的门前来啊。

    而你张翀,早就门庭冷落鞍马稀。

    你的前途,到此为止了。

    ……………………

    仇嚎的海盗舰队,旗舰上的那个身影还真是张翀。

    只不过,他一发现唐仑的船后,立刻进入舱房之内了。

    “仇天危完了!”张翀叹息道。

    张春华道:“父亲您怎么知道?您又没有派人去望崖岛。”

    她的坐姿又妖妖娆娆,如同狐狸精一样,以至于张翀还要侧着对她。

    张翀道:“这么多天时间过去了,如果已经拿下望崖岛,仇天危早就迫不及待从金山岛抽调旷工去挖所谓的上古金脉了,何至于一点消息都没有吗?海盗擅长劫掠,却不擅长挖矿。”

    张春华道:“这唐仑是等不及了,迫不及待去望崖岛,想要看玄武伯之死?想要看看他的上古金脉?”

    张翀道:“他大概还担心唐纵吃亏,要去分一处最好的金脉。”

    张春华道:“那我倒是期待他见到望崖岛的一幕时,会是何等反应啊?别说他,就连我也很想知道,望崖岛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三万海盗啊,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沈浪能有什么办法击败消灭。”

    张翀没有说话,他的内心也有些焦灼。

    望崖岛的战局,他一点都不关心。

    他关心的是怒潮城。

    张晋率领的六千精锐,已经是整个怒江郡能够抽调出来所有官军的极致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这个黄雀,能否大功告成?

    完全决定了他张翀和玄武伯爵府双方的命运。

    怒潮城啊,怒潮城!

    不但三个家族的命运都掌握在你手中,甚至越国未来的局势,新政的成败关键,也在怒潮城啊。

    “父亲,我没用。”张春华道:“我没能拿下仇妖儿,没能顺利完成您的怒潮城计划。”

    张翀摇了摇头道:“这本是无法强求的,你没有拿下仇妖儿,但你拿下了仇嚎,已经居功甚伟了。春华,你没有吃亏吧。”

    张春华幽然欲泣道:“人家的屁股,已经卖给仇嚎了。”

    张翀眉头一皱道:“好好说话。”

    张春华道:“仇嚎只喜欢男人,我就算想卖,这屁股还卖不出去呢。再说他又不是沈浪,我怎么会把屁股卖给他?”

    张翀闭上眼睛。

    一旦女儿开始疯言疯语,他闭上眼睛不理会就是了。

    很快她一人撒泼觉得没意思,就会停了。

    这个时候不能骂,不能叱责,否则她越发来劲。

    不过女儿已经很久没有提过沈浪了。

    上一次金山岛之争,沈浪大获全胜,张春华就再也不提沈浪半个字。

    如今再一次提起他,便是觉得张家这次要赢。

    只有张家赢的时候,张春华才会去勾搭沈浪。

    “父亲,我们这是去做什么?”张春华道。

    张翀这次带了三千多名海盗,加上他抽调的三千名二线军队,总共六千人浩浩荡荡朝着东方而去。

    此时,除了玄武城之外和其他城主府卫队,都被他调空。

    怒江郡所有的兵力,不管一线还是二线,全部被张翀压榨一空。

    他才是大手笔啊。

    无声无息,便行雷霆之事。

    “做什么?”张翀叹息道:“谋其上,得其中!谋其中,得其下。”

    足足几秒钟后,张春华听明白了。

    “怒潮城之战最关键,结果还没出来,有必要吗?”

    张翀道:“有必要的!”

    ………………

    怒潮城!

    前所未有之肃杀!

    原本整个城市都处于混乱和繁荣之中。

    所有的店铺都开张做生意。

    无数的流氓冲出来抢劫杀人。

    街道混乱,店铺有序。

    陷入一个诡异的秩序中。

    但是……

    很快所有的流氓都消失了。

    所有的店铺都关门了。

    因为,所有人都嗅到了一股致命的危险气息。

    随着沈浪一声令下。

    所有进入怒潮城的金氏家族精锐开始集结,加上之前早已经潜伏在怒潮城的武士,整整两千人。

    然后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取了白色城堡。

    也就是仇妖儿之前的城堡。

    也就是……沈浪被女魔头蹂躏的那个老地方。

    紧接着!

    张晋出现了,他率领着六千官军精锐,以同样快的速度,占领了西边的黑色城堡,也就是之前仇嚎镇守的城堡。

    整个怒潮城,陷入了三角拉锯状态。

    诡异的平衡!

    对于这个结果,沈浪早有预料。

    但……真正发生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内心惊叹。

    张翀太守牛逼。

    你称病几个月,竟然在关键时刻,直接把刀子顶在我的后背上。

    怒潮城的战局,一下子就变得诡异复杂起来。

    仇妖儿率领三千武士,镇守主城堡,坚不可摧。

    张晋率领六千官军,镇守西城堡。

    沈浪率领两千精锐,镇守东城堡。

    三股势力,互相为敌。

    沈浪,是三股势力中最弱小的一股。

    但他也是对怒潮城最志在必得的一个。

    仇妖儿的战略也很简单。

    我就镇守主城堡,谁来打,我打谁。

    要不然,张晋和沈浪你们两支军队一起上,我也无所谓的。

    而张晋铁了心要坐收渔翁之利。

    就等着沈浪和仇妖儿杀得两败俱伤。

    而沈浪,一旦出兵攻打城主府,马上张晋就会从背后杀过来。

    所以,这个局势真是日了狗啊。

    金士英等人尽管不敢公开质疑,但是对怒潮城一战却绝对悲观,不抱任何希望。

    就区区两千武士啊。

    面对的可是仇妖儿这个无敌猛将。

    仇天危这个怒潮城怎么来的?

    这个海盗王共主怎么来的?

    基本上都是仇妖儿杀出来的啊。

    简直不要太恐怖啊。

    金士英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强了,面对仇枭也不惧,但是面对仇妖儿。

    他大概觉得,也就是一刀吧。

    因为仇妖儿杀任何人,都是一刀。

    所有海盗中都流传着一句话,不怕海盗王,就怕女魔头。

    女魔头无敌的啊。

    而且还占领着这座逆天坚固的城堡。

    金氏家族别说两千人,就算两万人都打不下来。

    真是前有狼,后有虎啊。

    且不说打下怒潮城了,就连能不能活着回去,都是大问题。

    所有金氏家族武士虽然没有多少畏惧,但真觉得自己凶多吉少。

    这两千名武士,大概是回不去了。

    就这样,整整僵持了三天!

    忽然沈浪下令!

    两千名武士,倾巢而出,攻打城主府城堡。

    所有人惊骇!

    这……这是找死吗?

    但是,武士已服从命令为天职。

    尽管充满了质疑,

    尽管充满了绝望。

    但,所有人还是服从命令。

    哪怕是金士英和金呈。

    这两人一直到现在都不服沈浪,一直有矛盾。

    但关键时刻,他们不会拖后腿。

    因为,他们在金氏家族长大,忠诚铭刻入骨。

    随着沈浪一声令下。

    两千名武士用最快速度,冲到了怒潮城的主城堡之下。

    然后,用脆弱的阵势,包围城堡的前门。

    面对这坚固巨大的城堡,两千人显得这么单薄,不堪一击。

    …………

    西城堡内。

    “将军,沈浪出兵,围攻仇妖儿的主城堡!”

    顿时张晋狂喜,不敢置信!

    整整对峙了三天了啊。

    沈浪竟然真的出兵攻打了。

    他……他这是疯了吗?

    他是脑子进水了吗?

    仇妖儿镇守的主城堡啊,两万人都攻不破,更何况区区两千人。

    我张晋率领的七千人就在背后呢?

    你沈浪这是找死啊!

    但……这对于张晋来说,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敌人找死了!

    “将军,也好不要立刻出兵?”一名千户问道。

    张晋摇头道:“不,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轻举妄动。我们的目标不仅仅是要消灭沈浪,而且要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攻破城主府。所以一定要让沈浪和仇妖儿两败俱伤的时候,我们再出兵攻打。”

    “不过,想要让仇妖儿两败俱伤,太难了啊!”

    张晋大声喝道:“六千大军集结,随时准备出战!”

    “是!”

    顿时,西城堡内的六千官军整装待发,随时可以出战!

    …………

    怒潮城主府。

    仇妖儿出现在了高高的城墙之上。

    她目光望着沈浪,没有丝毫复杂的情感,依旧很淡然。

    “沈浪,你还是来了!”

    沈浪道:“对,我来了。”

    仇妖儿道:“我说过,你不能再踏上怒潮城半步,否则就格杀勿论的。”

    “我知道。”沈浪道。

    仇妖儿瞥了一眼沈浪身后两千名武士,不激动,不兴奋。

    缓缓将两只鬼头刀举起来,连真气都不用运起。

    “沈浪,你先请,动手攻城吧!”

    这个女魔头真是强悍到顶了,都你死我活的战斗了,还要让沈浪先动手。

    这种战斗在她看来,真是小意思,和请客吃饭差不多的。

    沈浪深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他在酝酿情绪。

    他在酝酿决心。

    要这样做吗?

    真的要这样做吗?

    对,要的!

    这个女人你是睡过。

    不对,这个女人是睡过你。

    但……她依旧是个陌生人。

    我只在乎我爱的人。

    我睡过的陌生人,是可以死的!

    这个仇妖儿很难得,但是挡了我的路,也是可以杀的!

    沈浪手一挥。

    顿时,几台小型投石机上来。

    上面放着是黑色的石头,非常罕见。

    不是火药,而是黑色石头,像是陨铁。

    那么,就杀了她吧。

    沈浪的手举起。

    几台投石机猛地张开,只要一声令下,这三块特殊的黑色陨铁就可以砸出去。

    只杀一人。

    它不会爆炸,也砸不死人。

    但……它能杀一人。

    仇妖儿,你是天下难得的女人,我非常敬佩。

    但……为了娘子,为了金氏家族,为了怒潮城,我只能杀你!

    然后,他的手就要猛地落下。

    而就在此时。

    徐芊芊猛地冲了出来大吼道:“沈浪,不要杀她,不要杀仇妖儿,他的肚子已经有孩子了,你的孩子!”

    …………

    注:第一更送上,我去吃点东西,然后立刻接着码字写第二更,今天依旧狂更一万七八以上。

    月票榜第一被赶下去了,兄弟们拉我一把,支援我!

    谢谢shadewang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