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了不起仇妖儿!攻打望崖岛(3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晋海伯爵府封地的海边。

    唐仑也一身戎装。

    唐氏家族的三千私军排列得整整齐齐,站在沙滩上。

    他们穿着明晃晃的铠甲,手握精锐战刀。

    唐氏家族别的或许缺,但是绝对不缺铁,完全可以将家族私军武装到牙齿。

    “换旗!”

    一声令下。

    几十面旗帜亮了出来。

    上面写着“仇”字。

    这当然是掩耳盗铃,但却也非常重要。

    国内的封地贵族们,就算矛盾再大,也不能公然开战,否则整个越国就烽烟四起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哪怕之前唐氏和金氏家族仇深似海,也只能通过比武三战来决定胜负。

    想要厮杀,想要流血对吗?

    可以啊!

    各自派一百人,在空地上对冲,杀一个痛快。甚至也不需要讲究阵法,就直接开干。

    但是除了比武三战之外,你们不得再有表面上的武装冲突,否则就是当国君不存在。

    所以,这次仇氏家族去攻打望崖岛,也依旧要挂着海盗的旗帜。

    那有些人要问了。

    既然如此,为何不直接假扮成为海盗去攻打玄武伯爵府的城堡呢?

    这又是国君的底线了。

    玄武伯爵府也是越国的领土啊,海洋可以属于你海盗王,但是陆地你不能染指。

    所以仇天危在海面上纵横了几十年,却没有登陆越国陆地。

    这次要攻打望崖岛,还需要付出百分之二十五的金矿给太子,让他从中周旋,避免国君直接派遣大军来夺回望崖岛。而且就算夺了望崖岛之后,还需要将金木聪扶植为新的玄武伯,把他当成傀儡。

    这样面子上才过得去。

    政治遮羞布很无耻,但如果没有了这块遮羞布,也意味着政治秩序的彻底崩坏,那就是亡国征兆了。

    唐仑站在高台上,望着家族的三千私军道:“我不想说这一战是为了荣誉,也不想说这一战是为了生存,更不想说是为了仇恨。”

    雪花静静地飘洒。

    “望崖岛上有金矿,不,是上古金脉。”

    “那里储存了多少金币?五万斤,十万斤?不计其数。”

    “望崖岛上有多少守军?仅仅四千不到,而且超过大半是新兵。而我们有多少军队,联军三万。”

    “这一战,轻而易举!”

    “这一战,活该你们发财。”

    “到了望崖岛,将金氏家族守军斩尽杀绝之后,不管抢到多少金子,都是你们自己的。”

    “而且大战获胜之后,每个人分二十金币。”

    “不仅如此,你们每杀一个人每得到一个人头,奖励十五金币。只要是望崖岛上的人,只要是金氏家族的人,不管是武士还是民夫,只要杀一个人,都可以兑换金币。”

    这话一出,唐氏私军热血沸腾。

    一个家族的军队属性和主人是非常吻合的。

    如果主君讲究的是利益,那这支军队也讲究利益。如果主君在乎的是荣誉,那这支军队也在乎荣誉。

    三千私军听到主君的承诺,顿时心中狂喜。

    这确实是发财之旅啊。

    三万联军攻打金氏家族的四千守军,想要不赢都难啊。

    唯一的难度就是如何从两三万海盗手中抢到最多的人头了。

    不过幸好主君也说过了,不管是军队还是民夫的人头,都可以兑换十五金币。

    这就是鼓励滥杀无辜了?

    这三千唐氏家族武士顿时磨刀霍霍,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望崖岛去大开杀戒。

    “将金氏家族斩尽杀绝。”

    “不留望崖岛一人一草一木!”

    “出发!”

    随着晋海伯唐仑一声令下,三千唐氏家族的私军登上战船,挂上海盗的旗帜,朝着东边的大海行驶而去。

    三千军队由长子唐纵率领。

    他们不去怒潮城,会在海面上和仇氏家族的海盗大军会师!

    ………………

    怒潮城码头!

    这里才是大场面!

    一二百艘各式各样的海盗战船铺开在海面上,完全称得上是无边无际了。

    将近三万海盗,全部在各自战船的甲板上。

    每一艘船上都挂着仇字旗帜。

    不过这里面真正属于仇天危嫡系的海盗仅仅只有一万五左右,剩下一万多海盗都各自有主。

    雷洲群岛有几十个岛屿,大大小小十几个股海盗。

    每一个首领都占据一个岛屿,仇天危作为海盗王,占领整个雷洲岛,差不多四千平方公里,而且还掌握着怒潮城。

    所以,他是海盗王。

    众多海盗首领都奉他为主。

    所有海盗都是桀骜不驯的,他们的忠诚也如同沙滩的城堡一样。

    但是近十年来,所有不听话的海盗头子全部死绝了,被仇妖儿杀光了。

    海盗王仇天危走上码头的高台。

    看着海面上无边无际的战船,心中依旧涌起了一阵豪迈。

    大场面啊。

    前所未有的大场面啊。

    他仇天危不是没有经历大战,但最大的一次就在二十年前,对战金宇伯爵那一战。

    但那个时候,他麾下只有五千多海盗,而金宇伯爵足足有一万多联军。结果他大获全胜,这才有了今日的霸业。

    如今!他的霸业就要再上一层楼了。

    望崖岛金脉啊。一旦夺取到手,他仇氏家族可以爆出两倍,三倍的军队。

    到那个时候,他仇氏就要成为真正的百年,千年豪族。

    心中豪迈的同时,也不无伤感。

    因为他的继承人死了,他出色的儿子仇枭死了。

    这虽然让人悲痛,但……不要紧。

    经过那个炼金道士近十年的治疗,他的疾病仿佛已经调养好了,因为他的女人中已经有人怀孕了。

    我仇天危还很年轻,我还能生出很多儿子。

    此时,他的目光不由得望向了那个傲人的身影,他的义女仇妖儿。

    可惜啊!

    这个女人太桀骜不逊了,天下任何男人都无法征服。

    否则自己和她生出的后代,肯定尤其出色吧。

    收拾心情,仇天危大吼道:“抬上来。”

    顿时,上百只箱子被抬了上来。

    “打开”

    几百只箱子被打开了。

    里面,金灿灿都是金币!

    “这里是三十五万金币!”

    “是弟兄们的开拔费!”

    “全部分了,现在就分!”

    这话一出,整个海面彻底沸腾了,士气冲天。

    所有的海盗最喜欢这一幕了。

    这也是所有海盗的规矩,别管你多大来头,多大的牌面,想要兄弟们出战,就先发钱。

    开拔费!

    但是,海盗们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多。

    扣掉首领拿的,每个人竟然能分到十个金币。

    别瞧不起这十个金币,换算成人民币足足一两万了。

    在这个世界上,不管是家族的私军,还是各国的军队,一个士兵一年的俸禄也不会超过六个金币。

    海盗能够劫掠,所以收入要高得多,但是平均每个海盗一年下来收入也不会超过二十金币。

    这群亡命之徒是根本存不下钱的,却又无比贪财。

    所以百分之九十九海盗的口袋都是空的,十个金币完全是一笔巨款了。

    “大王万岁!”

    “大王豪迈!”

    无数海盗欢呼振奋。

    接下来,每一只金币箱子,都直接被送到各艘海盗战船上。

    “望崖岛上,还有十万斤黄金,我儿仇枭亲眼所见!”

    顿时,所有海盗呼吸都急促了。

    十万斤黄金?那就是一百多万金币了?平均每个人能分四五十金币?

    那……那真是发大财了啊。

    哪怕只能分一部分,也发财了啊。

    仇天危和唐仑也真是会吹牛逼啊,仇枭明明说的是五万斤黄金,结果到他们嘴里就变成了十万斤。

    “金氏家族是我们的手下败将,他们不配拥有这么多黄金。”

    “去把所有的黄金抢回来。”

    “去杀光金氏家族的每一个男人。”

    “去强爆金氏家族的每一个女人。”

    “这个海面上的每一个岛屿,都是我们的猎场。这篇海域上每一个女人的房间,都是我们的窑子。”

    “杀光,烧光,奸光,抢光!”

    全场气势如虹!

    “嗷……嗷……嗷……”

    几万海盗热血沸腾,疯狂用弯刀拍打自己的胸膛,朝天怒吼。

    有些疯狂的海盗,直接用舌头舔过刀刃,顿时满嘴鲜血。

    有些海盗自己扒光自己全身,对着空气耸动。

    “杀光,烧光,奸光,抢光!”

    近三万海盗,齐声高呼!

    “开拔!”

    “去杀,去抢,去奸掉任何你们看到的女人。”

    “开拔!”

    随着海盗王的一声令下。

    一百多艘战船,浩浩荡荡,朝着望崖岛的方向扑去。

    仇妖儿反感地望着这一幕。

    这群海盗就是人渣。

    可惜,她一个人杀不光,这个世界上的人渣太多了。

    义父仇天危的救命之恩要报答,养育之恩也要报答。

    否则,仇妖儿已经远走高飞了,带着她的两千名嫡系远走高飞。

    登船之前,仇天危道:“妖儿,怒潮城就交给你了。三千武士可够了吗?”

    “多了。”仇妖儿道。

    仇天危道:“我相信你,天下无敌。”

    仇妖儿道:“义父,等你凯旋,我就要离开。”

    海盗王仇天危眉头一抽,道:“等我回来再说。”

    然后,他登上了最大的那艘海盗战舰。

    这艘战舰甚至能够装载上千人,船头上有几百个骷髅组成一个仇字。

    “出发!”

    随着他一声令下,这艘旗舰离开了码头,朝着望崖岛的方向而去。

    这个时候不能回头望,否则就会不吉利,这是海盗的规矩。

    但不知道为什么,仇天危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他的城堡,高高在上的城堡,我的基业啊。

    …………

    “回吧!”

    仇妖儿道!

    然后,她翻身上马。

    身后几百名女武士列队,将她拱卫在中间。

    街道两边所有人,全部跪伏在地,额头贴地,瑟瑟发抖。

    至少从今天开始,整个怒潮城属于仇妖儿了。

    一个时辰后!

    仇妖儿率领自己的两千名嫡系武士,进驻怒潮城主府城堡。

    “关闭大门!”

    “轰隆隆!”

    城主府城堡的大门紧闭。

    “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手令,任何人不得进出城堡半步,违抗者格杀勿论。”

    对于沈浪可能的来袭,仇天危没有预料,但仇妖儿却有本能的直觉。

    但是她的思维很简单。

    他手中只有三千武士,怒潮城又没有城墙,想要守住整个城市是不可能的。

    但是,守住一个城主府却绰绰有余。

    而只要守住了主城堡,怒潮城就不会丢。

    就算敌人把怒潮城其他地方都占领了也没用,只要仇天危大军杀回,这些敌人全部必死无疑。

    而且城主府内有足够的粮食,蔬菜瓜果,甚至连淡水都是自己凿井。

    “沈浪,你最好不要来。”

    “但如果你来了,就不要想走,死在这里吧。”

    仇妖儿不管沈浪会不会来,不管来的是不是只有沈浪一股军队,她都毫无畏惧。

    别说几千,就算是一万,两万,她也可以轻而易举击败。

    这不是自负,而是绝对的自信!

    …………

    “雪越下越大了,好美啊。”徐芊芊道。

    仇妖儿不做声。

    徐芊芊道:“将军,您喜欢孩子吗?”

    仇妖儿摇头道:“不喜欢。”

    徐芊芊一愕。

    仇妖儿说的是真话,她真的不喜欢孩子。

    她喜欢无拘无束,自由自在,一旦有了孩子,就有了牵挂。

    “你喜欢沈浪?”仇妖儿忽然道。

    徐芊芊一愕,然后摇了摇头。

    仇妖儿道:“那你为什么问我是否喜欢孩子,你不是为他做说客吗?你这是在软化我,你观察过我的周期,你也知道我月事还没来。”

    徐芊芊道:“将军,我是发现了你月事没有来,所以我才会问你是否喜欢孩子,我只是怕你粗心,所以专门提醒你。”

    仇妖儿道:“距离那天晚上已经差不多一个月了,我的月事一直没有来,你觉得可能是怀孕了吗?”

    徐芊芊道:“按照沈浪的说法,您的体内有很多重金属,按说是无法怀孕的。而且上次放血治疗后,您自己又放了两回血,所以月事没来也可能是正常的。”

    没错,过去一个月,仇妖儿又给自己放了两回血。

    因为她血压还是很高,每一次脑袋一胀痛,她就给自己放血,然后就舒服多了。

    这个女人就是这么生猛,放血都能成为习惯。

    “沈浪可能会来,率领金氏家族的武士夺怒潮城。”仇妖儿道。

    徐芊芊一愕道:“不会吧,金氏家族的精锐武士不会超过两千人啊。凭借两千人想要夺怒潮城,不是做梦吗?”

    仇妖儿道:“他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了啊,他想要杀我,想要杀掉城堡内的每一个人,我听说他用毒用得神乎其技。”

    徐芊芊拼命地摇头。

    仇妖儿道:“这个男人狠毒而又绝情,若杀掉我能够夺怒潮城,他毫不犹豫会这样做的。当然这也没什么,没什么的。”

    徐芊芊继续用力摇头,泪水留下。

    仇妖儿道:“为了避嫌,为了我不杀掉你,从现在开始你不要离开这个房间,一旦踏出一步,格杀勿论。”

    “是!”

    外面的四名女武士道。

    于是,徐芊芊被软禁了。

    此时整个城堡大门封闭,所以几口井水就变得尤为关键。

    一旦有人在井水下毒,后果不堪设想。

    徐芊芊是一个危险源头,不但不能让她靠近水井,而且将她彻底软禁。

    一方面是不让她有任何机会作恶,二来也是为了保护她。

    仇妖儿不想杀了她,但是也不太在乎杀了她。

    回到城主府大厅,仇妖儿坐在高高在上的宝座上,心中却毫无感觉。

    她对权力真是无欲无求啊。

    “去把城主府的大夫找来。”

    片刻后!

    炼金道士安再天来了。

    不过,他在这里并不叫安再天。

    仇妖儿往自己的手腕上垫了一张纸,道:“给我把脉。”

    炼金道士安再天一愕,然后道:“是。”

    然后,安再天小心翼翼地将手指搭在仇妖儿的脉搏上。

    足足好一会儿,安再天道:“大小姐,您是要看什么呢?”

    仇妖儿道:“查我有没有怀孕。”

    顿时,安再天吓了一大跳。

    怀孕?

    这个词真是让人震惊啊。

    你仇妖儿竟然这么随口说出来了?

    你不是最讨厌男人的吗?

    你想要检查有没有怀孕,这就意味着你被男人睡了。

    你可知道这是何等震撼的消息吗?

    但是仇妖儿是真的不在乎,她不在乎别人知道她被男人睡了,也不在乎别人是否知道她怀孕了。

    心中无私天地宽。

    安再天仔仔细细把脉。

    “怎样?”仇妖儿问道。

    炼金道士安再天道:“大小姐,您的脉象极度复杂,小人把不准。”

    这是真的。

    仇妖儿的脉象已经完全乱了。

    首先是血液中含有大量的重金属,其次是她特殊逆天的血脉天赋,加上她动不动给自己放血治疗,而且还喜欢用真气压制血气。

    如此一来,她的脉象能准才有鬼了。

    “嗯,知道了。”仇妖儿道。

    “来人,将这个大夫软禁起来,不得虐待,但是也不许他离开房间半步,否则格杀勿论。”

    这个命令一下。

    炼金道士安再天心中震惊。

    难道……我被发现了?

    不可能啊,我卧底十几年没有任何破绽啊。而且我的面容已经毁多了啊,和弟弟安再世完全不一样了。

    我就只和姑爷见过一面啊,从来没有和外面交接过啊。

    “为,为什么啊?”安再天道。

    仇妖儿道:“一,因为你和义父说上古金脉,用怂恿嫌疑。二,你见到我的时候非常害怕。”

    安再天道:“上古金脉之事,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啊。大小姐威名远扬,天下男人都对您畏惧啊。”

    仇妖儿道:“你活人无数,救人无数,我救下的很多女人,就由你治好的,你为何会害怕我?你明明知道我对你毫无恶意,之前义父派你去为我治病,你态度还比较坦然,对我并没有多少畏惧,如今又要畏惧我,这当然不正常。”

    安再天道:“冤枉啊,冤枉啊!”

    仇妖儿道:“我又不杀你,只是软禁你而已,又有什么要紧?”

    然后,安再天也被软禁了。

    一直都说过,仇妖儿非常聪明。

    只是绝大部分时候,她根本不喜欢动脑子。

    一旦她开始动脑子,是非常敏锐的。

    如此一来,沈浪在她身边埋下的两个钉子,全部被软禁了。

    这个女人,还真是了不起啊。

    …………

    怒潮城和望崖岛距离并不远,只有几百里而已。

    半天后!

    仇天危的近三万海盗和唐氏家族的三千私军在海面上会师。

    没有任何行礼。

    双方互相心中瞧不起后,依旧隔着一段距离,朝着望崖岛扑去。

    又过了半天!

    望崖岛已经在眼前了。

    但此时已经天黑了!

    仇天危下令道:“和望崖岛保持距离,监视方圆百里海面,不允许任何船只进出。”

    “是!”

    然后,一百多艘战船分散开来。

    隐隐将整个望崖岛包围!

    此时望崖岛上面,有星火点点。

    很显然,岛上的守军已经发现敌人来了,正在连夜疯狂构筑防线。

    海盗们心中不屑。

    如果你们城堡建成了,那我们攻打起来还有些费劲。

    如今你们才开始构建防线?

    不觉得太晚了吗?

    天上地下,已经无人能够救得了你们了。

    金氏家族的灭亡,已经成为定局!

    一夜无事。

    说什么海上夜袭,统统都是不可能的。

    这么天寒地冻,海盗大军距离码头这么远,你若想要从海里游过去偷袭,还没游到一半就冻死了。

    次日一早!

    仇天危一声令下:“大军登岛,将岛上所有人斩尽杀绝!”

    “杀光,烧光,抢光!”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只更新了一万七千多,竟然有点罪恶感!但真的尽力了,完全是咬牙用尽最后的意志。狂求大家的支持,拜托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