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大战起!女魔头怀孕了?(2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木兰收到了一份拜帖。

    竟然是她曾经的师姐昭颜,她不由得回忆起当年的岁月来。

    昭颜出身高贵,也是百年贵族的千金小姐。

    安亭伯爵府卓氏。

    卓氏算半个老牌贵族,是积累军功才封了伯爵,所以封地不算大,私军也不多。

    这两方面,都比不上玄武伯爵府。

    但论政治影响力远远甚之。

    卓氏两兄弟都活跃于朝堂之上,官至平南大将军,就是如今祝霖的位置。

    所以当年昭颜在木兰面前是很有优越感的。

    但是几年前,这个家族一夜之间倒台。

    安亭伯卓光卜自杀,卓氏家族被剥夺一切爵位,失去一切封地。

    虽然不是老牌贵族,但也传承百年,是真正的名门贵族,竟忽然之间覆灭。

    为何如此?

    至今都是一个谜团。

    有很多人说,此事牵涉到的不是越国,而是大炎王朝。

    整个越国高层对此忌讳莫深,不敢谈论半个字。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昭颜从名门贵女一下子跌入尘埃。

    其实,除了被剥夺姓氏之外,她并没有被牵连到,依旧可以在钟楚客大宗师门下习武。

    但是此女心高气傲,家族出事之后不久,便离开钟楚客大宗师门下,不告而别,整整消失了好几年。

    卓氏也成为了整个越国的禁忌,这个家族的人虽然只死了几个主心骨,但家族子弟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够出仕。

    这个卓昭颜,更是仿佛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但就在三年前。

    她又出现了,而且直接出现在太子的身边,成为了他的外室。

    不仅如此,卓氏家族的禁令仿佛也解除了,虽然没有恢复爵位,但是已经有两个卓氏子弟成功中举。

    木兰比寻常人了解得多一些。

    当年卓氏覆灭,确实是牵扯到了大炎帝国。

    但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是玄武伯这个级别能够了解的。

    对于这个师姐,木兰并不喜欢。

    因为她长得美,天赋高,所以一直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对于木兰老牌贵族的出身,有些妒忌,又有些瞧不起。

    但表面上,她又是一副好师姐的样子。

    总之,用夫君的话来说,这就是一个婊/子。

    这位师姐成为太子的外室并不奇怪,但奇怪的是她竟然可以代表太子的利益,并且和下面的臣子进行接触。

    此女非常活跃的,甚至有些过于活跃了。

    这让玄武伯也有些不解。

    “我们家主子请金木兰小姐前往怒江城一叙旧情。”那个宦官尖声道。

    哪怕他只是一个宦官,但是在玄武伯爵府面前也仿佛带着一种莫名的优越感。

    太子府里的人就是这样的,哪怕一个小太监出来,也习惯用后眼看人。

    “抱歉,我没有时间。”金木兰道。

    那个宦官面色一冷,道:“金木兰小姐,你可知道我家主人的这份拜帖有多么珍贵吗?寻常一个郡的太守,做梦都想得到这个拜帖,却求之不得。”

    “抱歉,我没空。”金木兰道:“送客。”

    此时在整个越国高层,很多人都知道金木兰成为了太子的盘中之餐。

    木兰对此深恶痛绝,对太子之厌恶,无以言表。

    而昭颜作为太子的外室,她自然不会给什么好脸色。

    那个宦官尖声一笑道:“稀奇稀奇真稀奇啊,区区一个伯爵府的小姐竟然敢拒绝我家主子,竟然敢驱逐太子府的人,哈哈哈……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然后,这个宦官大笑几声,直接走了。

    “金氏家族,为祸不远了。”

    这就是一个太子府的小宦官。

    ……

    过年了!

    沈浪依旧在望崖岛。

    此时整个望崖岛到处都点着灯笼,所有人都在刚刚建好的营房里面,吃得热火朝天。

    玄武伯需要与民同乐,所以在金士英等人的簇拥下,挨个去每一个营房慰问新兵,慰问民夫。

    饭够不够吃。

    每天有没有肉吃,穿得够不够暖和。

    工钱拿的及时不及时,有没有人欺负等等。

    然而沈浪是一点都不喜欢与民同乐的,所以他单独在最好的房间之内,喝着美酒,吃着佳肴,旁边还有沈十三陪同。

    “听说你母亲给你介绍对象了?”

    沈十三道:“是。”

    沈浪道:“怎么样啊?”

    沈十三道:“长得不错,但我不喜欢。”

    沈浪道:“为什么?”

    沈十三道:“嘴唇太薄。”

    沈浪一愕道:“嘴唇薄不好吗,那儿也薄,多精致?”

    沈十三眉头一跳道:“我让老夫子看过面相,说此女刻薄。”

    沈浪道:“女人刻薄也没什么不好的啊,对外厉害,对家里就好。”

    沈十三道:“我就已经是刻薄之人,若再来一个,日子没法过。”

    沈浪道:“你说得有道理,下次让我母亲给你介绍一个嘴唇厚的。”

    顿时间,沈十三不知道该怎么接。

    因为,这个主人不到三句话,就会朝下三路而去。

    “是。”沈十三还不敢不接。

    沈浪道:“不过你要记住啊,就算找的女人再美,也绝对不能跪舔,舔狗没有前途的。你瞧瞧金晦,我真的看不下去了,没有一点男人样啊,在媳妇面前腰杆都是软趴趴的。”

    此时金晦在外面,正要过来给沈浪敬酒。

    毕竟过年了啊,他可以忘记给伯爵大人敬酒,却不能忘记给姑爷敬酒啊。

    但听到这话,他赶紧悄无声息地退走了。

    不是因为生沈浪的气啊。

    而是害怕沈浪知道自己听到他说自己的坏话。

    这话有些绕。

    但总之,就算听到姑爷在背后编排自己,他不但要装着没听见,而且还要让姑爷觉得自己没听见。

    否则。

    金晦你听到我讲你坏话,你心中肯定会记恨我,

    那我金晦不就完了吗?

    沈浪又道:“不过,如果你要能找到像我媳妇这样的女人,跪舔也是没有关系的。当然了,这样的女人你永远没有机会的。”

    沈十三道:“是。”

    他真的不知道,世界上竟然有这样复杂的人。

    一方面仿佛嫡仙一般聪明绝顶,一方面如同八婆一样俗不可耐。

    什么背后不要说人坏话,否则违背君子风度。

    他这个主人,最喜欢的就是在背后说人坏话来着。

    足足过了好一会儿,金晦装着急匆匆进来道:“姑爷,我敬您一杯酒。”

    沈浪道:“金晦,我刚才说你坏话,你没有听见吧。”

    金晦道:“姑爷怎么可能会说我坏话,您对我将的每一句话,都是人生的鞭笞。您能够说我,那是关心我,爱护我。”

    沈浪朝着沈十三道:“刚才的坏话他听到了,否则不会拍我马屁。”

    金晦要哭了。

    主人,你太难侍候了你知道吗。

    给我们下人一条生路吧。

    沈浪拿出一瓶香水,一块香皂,一瓶加了玫瑰精油的洗发液。

    “喏,拿去讨好你媳妇吧。”

    金晦一愕,然后心中一热,无比欢喜地接了过来。

    这可都是好东西啊。

    府里只有小姐和夫人才能用到啊,再多的钱也买不到啊。

    送给红线,她绝对高兴的。

    沈浪道:“瞧你没有出息的样子,怕老婆的男人没出息的知道吗?我在我媳妇面前,让她往东她就不敢往西,别看她武功高,我揍起她来完全不敢还手的。女人啊,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说到这里,沈浪忽然停了。

    因为,沈十三和金晦的面色有些诡异。

    沈浪道:“别来这一套,别以为这样能吓到我,别装着我娘子就在身后的样子。”

    金晦和沈十三起身道:“告辞。”

    沈浪一转身,顿时见到了木兰。

    一惊,一愕。

    “娘子,我好想你啊,我们分开已经足足七十四个时辰了。”

    “男人啊,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现在你终于清楚了吧。”

    “娘子,打我吧。”

    木兰狠狠白了他一眼。

    然后直接跨坐在沈浪的腿上,搂住他的脖子,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一会儿。

    贴着沈浪的面孔,深深地嗅着他身上的味道。

    “夫君,我好想你。”

    沈浪搂住木兰的腰,颤抖道:“娘子,我也好想睡你。”

    木兰又捧着沈浪的脸,然后吻了上去。

    沈浪这个流氓的手又乱来。

    “你伤好了吗?”木兰娇声问道。

    沈浪道:“结痂了。”

    木兰道:“那还不行,要等到结痂彻底脱落才可以,否则你又鬼叫鬼叫的。”

    沈浪道:“那也要怪你,把肌肉练到那里去了。”

    “讨厌……”木兰此时对沈浪的流氓话已经彻底免疫了。

    “最近封地不是很太平,总是有莫名匪徒窜入,我的任务很紧。但是在太想你了,今晚又是过年,所以实在忍不住就跑来了,我最多呆半个时辰就要走。”木兰娇声道。

    她和沈浪面对面贴着,鼻子对鼻子,嘴巴最嘴巴。

    就这样说话,时时刻刻都能亲到。

    接下来,两个人都不说话。

    半个时辰后,木兰又风尘仆仆地离开,返回家里。

    这个除夕夜,就算是过完了。

    来回奔波几百里,整整一夜的时间,就是为了腻在一起半时辰。

    ………………

    要开战了!

    整个怒潮城反而变得忙碌起来。

    春节之后,几条航线顿时变得无比繁忙。

    不计其数的铁器,粮食,衣物源源不断运到怒潮城。

    海盗王仇天危的召集令不断发出。

    雷洲群岛大大小小的海盗有几十股,听到海盗王的命令后,纷纷率船前来集结。

    大军未动,粮草先行。

    聚集在怒潮城的海盗大军越来越多。

    一万,两万,两万五。

    而且还在源源不断地增加。

    每天消耗的物资都是天文数字。

    仇天危向所有海盗发布了仇氏灭杀令。

    从今天开始,从此时开始,杀光金氏家族的一人一草一木。

    春节一过。

    战意越来越浓。

    随着海盗大军的聚集,天上的乌云也仿佛在层层堆叠。

    越压越低,仿佛随时都会坍塌下来,将下面的世界彻底碾压。

    …………

    怒潮城的城主府内。

    “义父,孩儿愿意为先锋,为您一战。”义子仇嚎道:“我一定将沈浪千刀万剐,为少主报仇雪恨。”

    仇天危寒声道:“你来做什么?回去。”

    仇嚎道:“义父,孩儿听到少主出事后心急如焚,再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了,这一战我一定要打。”

    仇天危道:“还轮不到你打望崖岛,金山岛产铁,是我们的重中之重,绝对不能有失,你作为主将怎么可以擅离。”

    仇嚎道:“但是这一场复仇之战,孩儿若不能参加便是终身之恨。”

    仇天危道:“我最后说一遍,回去!守好你的金山岛,现在就回去。”

    “义父。”

    仇天危背过身去。

    义子仇嚎大哭,跪拜叩首,直接磕头出血,然后充满不甘地离去,返回金山岛。

    …………

    回到金山岛之后,在军营密室内,仇嚎接见了久违的张春华。

    “将军,不必再犹豫了。”张春华道。

    仇嚎道:“此时,我若踏错一步,便是粉身碎骨懂吗?义父的命令很清楚,让我镇守金山岛。谁都知道金氏家族的主力大军全部在望崖岛。你竟然说沈浪的目标是怒潮城,这让我如何相信?”

    张春华道:“你信不信无所谓,总之我机会给你了。此事若成,你便是未来的怒潮侯,这不仅仅是我父亲的承诺,也是祝戎总督的承诺。你现在不信,那么等局势明朗再相信也不迟。但我劝说将军一句,早做准备总是没有错的。”

    …………

    正月十三,深夜。

    距离玄武伯爵府北边二百里,海边的一处房子内。

    张翀太守一身戎装。

    他的身后挂着一张巨大的地图,上面有望崖岛和怒潮城。

    他的面前,站着五名将领。

    “这次的战场分为两个地方,一处在望崖岛,一处在怒潮城。”

    “望崖岛是沈浪的骗局,是他布下的陷阱,瞒天过海,声东击西,他真正的目标在怒潮城。”

    “我断定金氏家族会把所有精锐武士,全部投入到怒潮城之内。”

    “仇天危的海盗大军会倾巢而出,届时整个怒潮城的守军不会超过三千,守将是无敌猛将仇妖儿。”

    “届时,沈浪和仇妖儿之间会有一场激战。”

    “从表面上看,沈浪必败无疑。因为怒潮城的主城堡固若金汤,就算万人也无法攻破。而且仇妖儿勇猛无敌,根本无人能捋其锋芒。”

    “但是我相信,沈浪早已经抓住了她的弱点,早已经布置好了一切,准备给予致命一击。”

    “徐芊芊潜伏到仇妖儿的身边,就足以证明了一切。”

    “所以我坚信,怒潮城这一战仇妖儿会败,甚至可能会暴毙而亡。若我们坐视,沈浪可能真的能够拿下怒潮城。”

    “一旦金氏家族拿下了怒潮城,那新政在怒江将会彻底失败。从今以后,金氏家族将高正无忧,非但能够渡过这次危机,反而会再一次崛起。”

    “到那个时候,我张翀固然会倒霉,诸君作为我的麾下将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但同时这对于我们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你们几千精锐要化整为零,先前往金山岛,在那里以海盗大军支援的名义,前往怒潮城,一战功成!”

    “我们要借助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一举消灭金氏家族和仇氏家族,还整个东部海域一个太平,为国君夺下雷洲群岛,建立千秋功业。”

    “而到了那个时候,诸君登台拜将,指日可待!”

    “建功立业,就在今朝!”

    下面的几员将领大吼道:“建功立业,就在今朝。”

    张翀喝下这碗壮行酒,然后猛地将酒碗砸碎。

    在场所有的将领喝下壮行酒,将酒碗砸碎。

    “砰砰砰砰……”

    “末将告辞,太守大人等着我们凯旋。”

    张晋为首的几名将领走出了房子。

    外面怒江郡的所有精锐,整整六千大军,整整齐齐列队。

    天寒地冻,他们却全副铠甲,一声不发。

    “登船,进发。”

    一声令下。

    这六千精锐大军整整齐齐朝着码头走去,登上战船。

    两个时辰后,登船完毕。

    二十艘大船,浩浩荡荡朝着金山岛方向而去。

    他们必须在金山岛换装,然后再以仇嚎大军的名义,前往怒潮城。

    此时,天上飘起了雪花。

    张翀太守站在窗口位置,伸出手掌,接住了一片雪花。

    然后,静静看着他融化。

    …………

    海面上的一艘普通货船。

    这艘船是给怒潮城送粮食的,毫不起眼。

    沈浪站在甲板上,望着天空。

    下雪了。

    他伸出手,接住了一片雪花。

    他的身边,所有的玄武伯爵府高手都在。

    整个望崖岛,就留下一个人。

    那就是金卓伯爵本人。

    其他所有金氏家族的精锐,全部前往怒潮城。

    其中两千名精锐,这半个多月时间,已经陆陆续续用货船运到怒潮城,并且在各个聚点潜伏下来了。

    金晦道:“姑爷,伯爵大人一个人带着两千新兵在望崖岛,面对仇天危的三万联军,真的不会有事吗?”

    沈浪道:“又不正面交战,不碍事的。”

    金士英道:“姑爷,不是我质疑您,怒潮城的城堡固若金汤,仇妖儿勇猛无敌,就算一万人,两万人也攻不下海盗王的城堡,我们区区两千人,一旦失败,玄武伯爵府便会灰飞烟灭。”

    而就在此时,一个人走了过来,低声道:“姑爷,来了!”

    此人,竟然是伯爵府的名医安再世。

    沈浪道:“你们退下。”

    金晦,金士英等所有伯爵府精锐全部退下。

    整个甲板只有沈浪和安再世二人。

    一艘小船靠了上来,一个男子穿着黑斗篷爬上了大船,来到沈浪的面前。

    “拜见姑爷。”

    此人,便是仇天危身边的那个炼金道士。

    而他真实的身份,就是安再世大夫的兄长,安再天。

    他们世世代代都是金氏家族的家臣,他们的父亲就死在二十年前的那一战。

    金宇伯爵全军覆灭的那一战。

    沈浪道:“调查清楚了吗?用海盐毒杀仇妖儿的幕后主使是他吗?”

    炼金道士安再天道:“聪明绝顶无过于姑爷,便是他。”

    沈浪道:“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炼金道士安再天道:“已经准备妥当,不过我虽然潜伏在仇天危身边十几年,但是……我并不是他的心腹,我在城主府的分量很轻,恐怕在这一场大战中,未必能够起到太大的作用。”

    沈浪道:“你若能够完成任务,那便是最大功臣。”

    “是!”炼金道士安再天道:“老朽告退,姑爷保重。”

    然后他离开大船,乘坐小船离开。

    …………

    怒潮城城堡内。

    仇妖儿望着窗外。

    下雪了!

    她不由得伸出玉手,接住了一片雪花,然后任由它在手心融化。

    海盗王仇天危望向这个义女的背影,稍稍有些复杂。

    “妖儿,为父明日就率军出征,怒潮城的安危就正式交给你了。”

    仇妖儿点头道:“好。”

    仇天危道:“你只有三千守军,有问题吗?”

    “没有。”仇妖儿道:“不管有没有敌人来,哪怕是一万,两万,都没有问题。”

    仇天危道:“小心你身边的那个徐芊芊,她不见得可靠的。”

    “嗯。”仇妖儿。

    仇妖儿皱了皱眉,伸手捂住自己的小腹。

    心中有些不安。

    因为,这个月的月事没有来。

    ………………

    注:第二更送上,我继续码字写第三更,狂求兄弟们的支持啊,真是写得竭尽全力了。

    因为一整天只睡了四个多小时太疲倦了,所以心情有些狂躁,吼了娘子一句,在这里向你道歉,对不起啊宝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