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被绿的木兰!惨不忍睹沈渣男(3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木兰已经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了,她每一天都在征兵。

    一切都要她亲力亲为,一定要将民军中最最精锐的壮丁挑选出来,编入私军之中。

    而且还要亲手将安家银子交到每一个新兵家人手中。

    这是金氏家族的传统。

    如果这样的事情都要别人代劳的话,那几十上百年后,别人也不介意代劳你作为主人的权力。

    放在之前的话,木兰根本不在乎几天几夜不睡觉。

    但是现在她就很在意,是不是拿出镜子照自己的脸。

    还不会皮肤黯淡了,该不会长痘痘了吧。

    而且趁着没人的时候,她还会给自己敷上一张面膜。

    一定要美丽,一定要美丽。

    否则会被夫君嫌弃的。

    不仅如此,就算在外面奔波,她也坚持每天洗两次澡。

    没有热水就洗冷水澡。

    这大冬天洗冷水澡可不算舒服。

    但是没有办法。

    不能被渣男嫌弃,尽管她距离渣男很远。

    但万一渣男兴致一起跑来看她呢?

    身上可不能有一点点汗味,也不能有一点点污头垢面啊。

    甚至头发都要一天洗一次。

    衣服也要一天换一次,就算不能睡觉,但是小嘴经常要喝蜂蜜,而且还是加了鲜花精油的蜂蜜,确保她的小嘴时时刻刻都是甜丝丝,香喷喷的。

    万一渣男夫君跑来看她要亲嘴呢?绝对不能有一点点不美的地方。

    周围的女武士都啧啧称奇啊。

    小姐几天几夜不睡觉,竟然依旧如此滋润美丽,脸上有一点点憔悴,但是完全无损美丽啊,依旧艳绝人寰啊。

    而且,她身上时时刻刻都是香喷喷的。

    身边的女武士当然知道原因,只不过还是惊诧。

    难道爱情的力量就这么大吗?

    其实不睡觉对于木兰来说并没有什么,唯一难熬的就是相思了。

    这几个月来,她几乎每一天都和人渣夫君在一起。

    这猛地分开了几天,实在是心理难受。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就是这样的意思了。

    有好几次,木兰都想要回家一趟。

    哪怕什么都不做,就只是看一眼,抱一下,亲吻一口就好。

    然后,她再奔波百里回到军营。

    她真的差一点就这样做了,但最终还是大局为重。

    时间非常紧迫了。

    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征兵完毕,然后将大部分的主力调往望崖岛。

    黄金之岛战略已经开启了,局势的脚步飞快,一点都不能耽搁。

    整整奔波了三天三夜,木兰走遍了封地上的每一个村庄,征召了两千名壮士编入私军,又从每一个村庄中征召了一批壮士进入民军。

    这三天三夜,发放了几千具铠甲和武器,发放出去了近万金币。

    因为金氏家族锻造了一批新的铠甲,所以原来的旧铠甲和武器就淘汰下来,给这批新兵用。

    这批铠甲和武器还比较新,不管质量是不是足够好,但至少穿在身上足够威武了。

    这两千名全副武装的新兵开始集结,然后在金士英的率领下前往玄武伯爵府城堡内。

    其中一千人会留守封地,另外一千名新兵会前往望崖岛。

    这个时候木兰实在忍不住了,单人单骑快速返回了家中。

    她其实什么都不要,就只需要人渣夫君的一个拥抱,一个亲吻,就完全满足了。

    然后她沐浴更衣,躺在夫君的床上美美地睡一觉,最好人渣夫君呆在边上,是不是伸手占她的便宜,但又不能占得太狠,否则会睡不着觉的。

    不知道为何,越是靠近家里,木兰眼皮莫名其妙地跳。

    她的千里马刚刚冲入城堡大门,她矫健魔鬼的娇躯直接跃下,朝着自己的院子跑去。

    然而,她扑了个空,夫君不在。

    “冰儿,姑爷呢?”

    小冰正在院子里面晒东西,都是沈浪的一些器具,每一样她都不认识。

    但这些东西都归小冰整理,保养,清洗。

    小冰可认真了,因为这可是姑爷交代她的任务啊。姑爷为什么不交代别人,偏偏交代我,可见姑爷心中最疼我。

    “姑爷出去了,我已经几天没有见到他了。”小冰闷闷不乐,几天不见那个流氓来调戏,冰儿心中更是空落落的。

    “出去了?去哪里了?”木兰道。

    小冰道:“不知道啊,姑爷没有告诉我。”

    接着,小冰指着木兰的头顶道:“小姐,你头顶上有点绿色的东西,是什么呀?”

    木兰随手一拨,是一片叶子,刚才走的太急了,树叶掉在头上都没有发现。

    不过这都冬天了,树叶还这么绿。

    木兰走出了院子,急匆匆去了父亲的书房。

    结果见到金木聪又在抄书。

    “你在干嘛?”

    金木聪道:“抄书啊。”

    木兰一看,金木聪在抄西游记。

    这西游记木兰是第二个读者,她也超级喜欢。

    此时金木聪抄的剧情正是孙悟空钻入铁扇公主肚子之内,搅得天翻地覆。

    “姐夫不在,西游记接下来的故事就没有了,我等得着急,就抄之前的过瘾。”金木聪道:“姐夫还说牛魔王被绿了,我怎么没有看出来啊,孙悟空和铁扇公主啥也没有发生啊。”

    木兰不耐烦道:“你姐夫呢?去哪里了?”

    金木聪道:“去怒潮城了。”

    木兰惊声道:“他去怒潮城做什么?多么危险啊,有没有人保护他?”

    金木聪道;“有一个女的保护他,天道会的。”

    木兰道:“天道会的女人,长得怎么样?”

    金木聪道:“姐夫说她长得比我还丑,我倒是觉得挺好的啊。”

    木兰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顿时放心。

    “你姐夫去怒潮城做什么?一定有重要的事情发生,否则他这么怕死的人肯定不会去冒险的。”木兰道。

    金木聪道:“徐芊芊来密信,仇妖儿忽然发病,生命垂危,所以姐夫就救她了。”

    这是绝对的机密,只有两个人知道详细,一个是玄武伯金卓,一个就是金木聪,连岳母大人都不知道,金晦和沈十三也不知道。

    玄武伯和沈浪都在努力培养金木聪。

    尽管他每天只对抄书感兴趣,并没有参与具体的任何一件事情,但所有的机密他都知道,就是要培养他这种参与感。

    作为未来的玄武伯,金木聪可以笨,可以没有做事的本领,但是一定要有眼光。

    就如同傻姑天天跟在黄药师身边,莫名其妙也成了高手。

    去救仇妖儿了?

    木兰心脏猛地一跳,不由得心慌慌起来。

    放心,放心。

    我不能胡思乱想。

    对人渣夫君没有信心,但我应该对仇妖儿的人品有信心。

    顿时,她有一个念头,直接出海去怒潮城找沈浪。

    但……终究她还是打消了这个不理智的念头。

    金木聪忽然道:“姐,你这条新裙子真好看。”

    木兰道:“是吗?”

    这是一条绿色的丝绸裙子,带有一点点青色。

    最近木兰的很多新裙子,都是这个颜色。

    因为,她曾经失踪过一条青绿色的裙子,沈浪承认拿着这裙子去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然后毁尸灭迹了。

    木兰觉得,沈浪大概对她的绿色裙子特别有兴致,所以就做了许多条。

    为了吸引夫君的注意,她真是煞费苦心了。没办法,外面的妖艳贱货太多了,而偏偏她的夫君是个人渣。

    金木聪道:“是啊,这种绿色艳丽而不轻佻,特别好看。”

    当然,这是沈浪的原话,金木聪是没有这种审美观点的。

    在他眼里什么都好看。只要是裙子都好看,只要是女人都好看。

    唉,真是好悲伤的感觉啊。

    木兰没有心情讨论这些东西,本能地爬到城堡的最高处,朝着东边张望。

    但什么都看不到,连海边都看不到。

    夫君,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只要安全就好,别的也不要紧了。

    只要别受伤了,就算……你勾搭了别的女人,我……我也咬咬牙忍了。

    大不了回来之后,狠狠蹂躏你一次。

    千万别受伤,千万别有危险。

    …………

    仇枭怒气冲冲地返回到城主府。

    “父亲,你还要容忍仇妖儿到什么时候?”仇枭怒道:“她的麾下已经有一万海盗了,再不管就尾大不掉了,她毕竟不是你的亲生女儿。”

    海盗王仇天危正望着墙上的地图,目光死死盯着望崖岛的位置。

    而且这个岛屿已经被他用金黄色的金粉涂抹上了,在地图显得尤为凸出。

    刚才和唐仑谈起望崖岛的时候,唐仑显得非常急迫,仇天危仿佛非常淡定。

    但其实他内心的贪婪还要超过唐仑。

    作为海盗王,他对劫掠和黄金始终抱有最疯狂的贪欲。

    仇枭道:“父亲,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仇妖儿麾下的那两千精锐连您都指挥不动,她的势力这么大,难道您不担心有朝一日我被她杀掉,她取而代之成为新的怒潮城主吗?”

    仇天危淡淡道:“不会的,仇妖儿的心在远方。她感兴趣的只有杀戮战斗,解救众生,还有前往未知的世界冒险,她对权力一点点都不感兴趣。”

    仇枭道:“人的野心是可以慢慢滋长的,为了我仇氏家族的未来,我觉得有必要除掉她,至少想办法废掉她的武功。”

    “蠢货!”仇天危怒吼道:“你又去招惹她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小心你小命不保,如果不是看在我的份上,你早就被她杀了。”

    仇天危转过身来,见到仇枭后背有一道伤口。

    顿时,他目光闪过一丝寒芒,道:“她割的?”

    仇枭道:“不是,是她手下的那些女武士,十几个人围攻我一个。”

    仇天危道:“你又去做什么了?”

    仇枭嘿嘿一笑没有正面回答,然后寒声道:“父亲,连她手下的武士都如此跋扈,我可是怒潮城的少主,也算是她们的主人啊,竟然向我下死手,可见她们眼中只有仇妖儿,根本没有我,也没有您这个怒潮城主啊。”

    海盗王仇天危面孔又一阵抽搐。

    仇枭又道:“对了,有人想要毒死她,用有毒的海盐给她做饭。勾结了她身边的厨娘舒淑,如今这个厨娘已经被杀人灭口了,我估计是仇嚎。”

    仇天危目光一缩,道:“查出原因了?现在妖儿如何了?”

    仇枭道:“被治好了,被一个绝色女大夫治好了。”

    仇天危惊诧道:“那个女大夫竟然有这等本事?我找遍了天下名医都治不好她,甚至连病症都看不出来,这个女大夫不仅发现了病因,而且还治好了她?”

    仇枭道:“是啊,听说还是一个绝色,这是个人才啊,父亲不如纳入府中。”

    仇天危没有回应,而是道:“你赶紧出发去望崖岛,否则仇妖儿真要冲到我的面前,我也不好袒护你这个畜生。记住这段时间千万不要再招惹她?”

    “为什么?”仇枭道:“谁才是怒潮城的主人啊?”

    仇天危道:“仇嚎镇守金山岛,那对我们也是重中之重,我们所有的铁,所有的盔甲和武器都从那里来。接下来我可能率领大军攻打望崖岛,那怒潮城由谁来守?只有妖儿。”

    仇枭沉默了。

    尽管他不断进谗言中伤仇妖儿,但是他内心也比谁都清楚。

    仇妖儿是无敌猛将,女霸王一样的人物,有她镇守怒潮城绝对安全,敌人就算有千军万马也攻不破。

    而且仇天危率军去攻打望崖岛最怕的是什么?绝对不是别人来攻打怒潮城,而是害怕后院起火。

    毕竟雷洲群岛的这群海盗完全是桀骜不驯的,有些人只是勉强奉仇天危为主,不知道有多少海盗头子野心勃勃。

    但只要仇妖儿这个无敌猛将镇守在怒潮城,这些海盗头子就绝不敢动。

    而且仇枭心中也清楚,仇妖儿真的没有任何野心,她对父亲是绝对忠心耿耿的。

    他其实也不担心仇妖儿和她抢夺城主之位,只不过是妒忌她的威风压过了自己。

    “知道去了望崖岛,应该怎么做吗?”仇天危道。

    仇枭道:“知道,跋扈到底,谁敢挡我,杀!反正我的背后是几万海盗,金氏家族绝对不敢伤我一根汗毛。”

    仇天危道:“记住,如果金氏家族的反应非常激烈,那你就软一些。但如果他们的态度软化,那你就要非常激烈,什么过分做什么,怎么嚣张怎么来。”

    “我懂。”仇枭道。

    仇天危道:“一定要亲眼看到金矿,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仇枭道:“我懂。”

    仇天危道:“一旦确定了有金矿,你知道应该怎么做吗?”

    仇枭道:“立刻回来告诉父亲。”

    “不。”仇天危道:“你和金卓谈判,和沈浪谈判,如果金氏家族愿意出让金矿的一半,我们就不攻打望崖岛,甚至可以派兵保护。”

    仇枭震惊,不敢置信道:“真的?”

    父亲这样做,等于是阴了唐仑啊。

    仇天危道:“至少一开始是真的,然后想办法弄死沈浪,你迎娶金木兰,用不了几年就都是我们家的了。”

    仇枭道:“但是金木兰已经被太子盯上了。”

    “只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仇天危道:“派兵攻打下望崖岛,我们家最多也就是分六成。如果能够不动一兵一卒就能分到五成,又有什么不好?”

    仇枭嘿嘿笑道:“金氏家族要么交出一半金矿,要么全家死绝,相信他们会做出明智选择的。”

    仇天危道:“去吧,趁着妖儿还没有来找我,你赶紧走。”

    “是,父亲。”仇枭道,然后他退了出去。

    仇天危道:“记住,他们硬你就软,他们软你就硬!争取谈判,能够不打尽量不打。”

    仇枭道:“放心,我懂的。”

    儿子走了之后,仇天危朝着仇妖儿的城堡走去。

    一来他想要看看,是哪个女大夫竟然如此神奇,竟然治好了仇妖儿的病,真是匪夷所思啊。

    如果真有这么大的本事,那儿子说得没错,可以收入府中。

    就算她不答应,也可以强行留下。

    除了仇妖儿那样的女人,其他任何女子都是可以被屈服的。

    二来,他也去安慰一下仇妖儿这个养女,毕竟仇枭刚刚作出了禽兽之事。

    接下来可能爆发大战,怒潮城的防御还要依靠仇妖儿的,不能寒了她的心。

    然而,距离仇妖儿白色城堡还有几百米的时候。

    听到了一阵刺耳的声音。

    “当当当当!”

    这是许多人用宝剑敲击盔甲的声音。

    充满了杀气。

    这是仇妖儿在发泄不满啊。

    不行,这个时候不能去,仇枭还没有走远。

    万一这个时候仇妖儿让他交出仇枭这个畜生,他不好说话。

    明日再去找她。

    ………………

    一夜时间过去了!

    次日一早,沈浪醒了过来。

    然后,他感觉到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

    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

    后腰已经不是酸痛了,简直就像是有人用火把疯狂炙烤。

    至于两颗肾,已经不仅仅是被掏空了,就仿佛……被割走了一般。

    不仅如此,全身每一处都在痛。

    微微睁开眼睛,顿时见到了自己满身的伤痕。

    到处都是牙印,上百个牙印。

    我的天那?

    这……这要命了啊。

    但是这些都不算什么。

    沈浪低头一看,顿时几乎惊呼出声。

    命根子受伤最重。

    真的就仿佛被开水煮过一般,又红又肿。

    还有破口,还有血迹。

    我的天那?

    昨天晚上我究竟经历了什么啊?

    我……我是怎么活下来的啊?

    此时的浪爷,真的仿佛被一百个大汉蹂躏过一般。

    而且此时他没有躺在地上,而是躺在了床上。

    身上还盖着被子,但是身边已经空无一人了。

    “有人吗?”沈浪本能喊道。

    但是喉咙完全是沙哑的,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而且嘴唇火烧火燎,凑到边上的银镜一看,发现嘴唇红肿不堪,不知道多少毛细血管破了。

    浪爷再一次心中悲呼。

    天那?

    昨夜我究竟经历了什么啊?

    然后他伸手要拍打自己的脑袋,结果发现手掌上还有干涸的血迹。

    伸手一闻,还有一股怪味。

    用力拍打脑袋。

    沈浪拼命地回忆。

    他中的毕竟是迷香情药,而不是他自己造出来的强烈致/幻/剂。

    所以敲打几下脑袋后,还是有记忆的。

    昨天晚上经历的一切,全部从脑海里面涌现出来。

    然后……

    他战栗了。

    惊呆了。

    我……我被蹂躏了?

    我被仇妖儿蹂躏了?

    他仔细回忆昨夜的画面。

    简直不敢置信。

    太疯狂了啊。

    太可怕了啊。

    简直比他看过的那些电影还要疯狂啊。

    这仇妖儿哪里是女神啊?

    这分明就是母狮子啊。

    而沈浪就是兔子。

    我……我竟然活下来了。

    太不容易了啊。

    不过,昨夜的仇妖儿真……美。

    美到了灵魂深处。

    美到了超过任何一部电影的女主角。

    美到仿佛一颗炸弹,直接在灵魂深处爆炸。

    不过现在仇妖儿人呢?

    怎么不见了?

    紧接着沈浪想起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仇妖儿会不会杀了自己啊?

    她可是最最厌恶男人的啊。

    被他亲手杀掉的男人,没有五千也有三千啊。

    况且,自己男扮女装就是欺骗啊。

    按照仇妖儿的性格,可能不仅仅是杀他,而是将他碎尸万段吧。

    那她为何现在还没有杀我?

    对了,肯定是因为我还在昏睡之中,她杀起来没有意思。

    等到我醒来,她定会将我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

    浪爷从来都习惯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的。

    不行,我得赶紧跑!

    为了保住小命,我得赶紧跑。

    有人或许会说,浪爷明明是被蹂躏的一方啊,他才是受害者啊,为何要跑?

    面对一个强大的女霸王,你觉得有道理可以讲吗?

    她厌恶男人是绝对真的,没看到她连被男人碰一下都不行吗?宁愿自己病死也不让那些男大夫把脉。

    况且是浪爷男扮女装欺骗她在先。

    沈浪无比艰难地从穿上爬起来,更加艰难地衣服,然后蹑手蹑脚,打算逃走。

    徐芊芊这个小贱人呢?还不过来帮我逃跑?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依旧更新一万八千五,狂求兄弟们的支持。我得去躺一个小时,然后继续码字,眼珠子好像要爆出来一样!

    谢谢书友161112211037559,浪哩个浪狼,易水哥等人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