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茶婊芊芊!沈浪对退婚女薛黎(2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不要把仇妖儿和上一本书的血观音相提并论哦,她可是超牛的,为此我将她的外号改成魔罗刹了)

    这个时候的徐芊芊,完全使出了浑身解数。

    那个娇弱,那个妩媚,全身上下仿佛没有骨头一般,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要流出水来。

    就算面对张晋的时候,她也没有那么卖力过啊。

    尤其拜下去之后,她的臀是高高耸起的,加上纤细之极的腰,那个画面你想象一下。

    换成渣男沈浪,只怕早就拿出剪刀从中间开剪了,掀都来不及了。

    然而……

    魔罗刹仇妖儿却面无表情,一脸冷酷。

    “我,不喜欢女人的。”

    徐芊芊一愕。

    真的假的?

    外面不都在传你喜欢女人吗?

    你不喜欢女人?那……那我该怎么办啊?

    “不过你的事情我听说过了。”仇妖儿道:“没想到你还活着。”

    徐芊芊顿时跪行上前,抱着仇妖儿的腿道:“将军,我真是走投无路了,天下之大都没有我容身之处,求求您救我啊。”

    这两条腿真长啊,真直啊,腿型真完美啊,手感真好啊。

    没有想到女人的腿可以拥有这样的弹力,好羡慕好妒忌啊。

    魔罗刹仇妖儿道:“我可以收留你,你可以和其他可怜的女子在一起。”

    她不知道救了多少女人了。

    每一次去剿灭海盗,都会救出大批的可怜女人。

    如今这些女人都在接受她的庇护,要么做饭,要么刺绣,要么打扫。

    而且她在几年前就挑选出一大批年轻的女孩练武,如今有一批女孩已经成长起来了,成为了她的贴身女卫。

    “可是……我想要呆在将军的身边,这样才有安全感。”徐芊芊娇柔道。

    这模样,真是典型的茶婊啊。

    不过这也分人,眼前徐芊芊这幅茶婊的样子就不讨人厌。

    仇妖儿是极度强势的,面对任何彪悍的人,她都会碾压下去。

    所以刚才张春华那种充满优越感的谋士风范,她就一点都不喜欢。

    但是面对徐芊芊这种可怜兮兮的娇弱,她反而不碾压了。

    “你会什么?”仇妖儿道:“会洗衣做饭吗?”

    徐芊芊道:“我可以学。”

    那就是不会了。

    魔罗刹仇妖儿道:“那你会刺绣缝衣吗?”

    徐芊芊弱弱道:“我……我也可以学。”

    那还是不会了。

    魔罗刹皱眉道:“那端茶倒水,总该会吧。”

    徐芊芊羞愧不已,声音几乎细不可闻:“我……我能学会的。”

    合着你刚才说的那些铺床叠被,洗衣做饭都是假的,唯有一个自荐枕席才是真的啊。

    魔罗刹仇妖儿冷道:“那你究竟会什么?”

    徐芊芊道:“我会管账。”

    仇妖儿道:“我只管杀和抢,没有账可以管。”

    啊?

    你手下那么多人,每次抢来的东西都是天文数字,竟然没有账管?

    还真没有!

    仇妖儿每次劫掠来的东西,直截了当交给他父亲。

    她对任何财物都没有兴趣。

    她只对打仗,杀人,武功感兴趣。

    徐芊芊道:“那我会诗词歌赋。”

    “不感兴趣。”

    徐芊芊头皮发麻,她发现自己成为了废物。

    “这也不会,那也不会,你留在我身边做什么?”魔罗刹仇妖儿道:“打发去扫地吧。”

    然后,她一挥手。

    两个女武士上前,将徐芊芊一把拖了出去。

    根本就没有任何抗拒的余地啊。

    仇妖儿完全油盐不进,任何言语都不为所动的。

    徐芊芊被带到一个房间,扒掉了衣衫,换上了轻便的布衣。

    接着,她的双手被塞了一支扫帚。

    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她成为了仇妖儿城堡之内一名光荣的扫地女。

    这和想象中有很大的差距啊!

    我,我是来做狐狸精的,不是扫地精啊。

    抬头一看。

    不到一百平米的小院子里面,整整有十几个女人在扫地。

    每一个都是婀娜美丽。

    此时徐芊芊发现,原来仇妖儿才是天下最奢侈的人啊。

    她的城堡里面,光扫地的大美女就有几十上百个。

    几乎能够和国君想匹敌了。

    不过,这个魔罗刹真是难侍候啊。

    想要成为她的心腹,成为她身边不可或缺之人,可太难了啊。

    徐芊芊挥动着扫把扫地。

    但是……

    这地面干净得仿佛被舔过一般,哪有什么东西可以扫的?

    徐芊芊欲哭无泪。

    ………………………

    怒潮城主府!

    这才叫乌龟壳啊!

    这个大城堡简直比玄武伯爵府还要坚固。

    整座城堡几乎没有任何美感,全部是用坚固的黑石砌成的。

    没有任何亭台阁榭,没有任何雕栏玉砌。

    只有高墙壁垒,碉楼耸立。

    城堡的墙壁足足有三四米厚,十几米高。

    门洞之处,更是有七八米深。

    这座城堡,绝对的易守难攻。

    只要有一千人防守,就算来一万人也很难攻破。

    仇天危用了十一年时间,才建成这座坚固无比的城堡,动用的人力超过了几万。

    为了修建这座城堡,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奴隶。

    没错,是奴隶。

    大炎王朝早就下旨,任何诸侯国都不得进行奴隶贸易。

    但是在怒潮城,什么都能够买到。

    其中一个大宗交易就是奴隶。

    仇天危也很高,一米九多。

    长得极度英俊!

    完全不像是一个海盗。

    但是他这种英俊并不是很吸引女人,因为他的鼻子太长了。

    有人说鼻子长好啊,我的鼻子就长啊。

    但是任何长度都是有限度的,过了这个度就不好了,比如让你垂到膝盖,恐怕也讨不到老婆的。

    而仇天危的鼻子就超过了这个度,而且还特别弯曲。

    所以使得他这张英俊的面孔显得非常怪异,让人看一眼就觉得害怕。

    还有他的眼睛!

    特别狭长,还微微上挑。

    如果是女人的眼睛,就特别好看。

    但是这种眼睛长在男人身上,就显得非常矛盾突兀了。

    总之,这是一个极度英俊的人,但任何人看了都在心中泛起畏惧,根本不敢接近。

    天生异相,指着的就是这种人了。

    他此时正在接待一个客人,晋海伯爵唐仑。

    哪怕已经打过很多次交道了,唐仑面对仇天危的时候还是本能地抗拒。

    眼前这张脸让人看着实在不舒服。

    “你想要和我联姻?”仇天危道:“你堂堂一个贵族,竟然要和我一个海盗联姻?”

    晋海伯唐仑道:“您已经不是一个海盗了,您是怒潮城主,海上秩序的主宰。三王子,太子殿下都在拉拢您,只要您愿意,您就是未来的怒潮侯。”

    这确实是太子和三王子的条件。

    只要仇天危愿意投靠他们,未来登基之后,就册封仇天危为怒潮侯。

    如今诸国的爵位分为两种。

    一种是老牌贵族,传承了几百年的。

    这种爵位就极其珍稀了,一个萝卜一个坑,基本上是百年都动不了的。

    还有一种贵族就是新式贵族,这种爵位就比较有水分了。

    比如张翀这次如果真的大功告成的话,那么也会被册封为伯爵。

    未来他进入尚书台做了宰相,爵位还能提半级,等退休的时候,国君还会册封一个侯爵之位。

    就如同前尚书令索玄大人,就是侯爵。

    不过这种爵位就只是一个名誉奖赏而已,没有封地,只有象征性的俸禄,而且逐代递减的。

    所以一直到现在为止,武安伯,玄武伯,晋海伯,东江伯这些老牌贵族虽然只是伯爵,但是在内心上却是非常藐视新贵族的。

    这就如同一个集团公司里面,股东和打工者的关系。

    你就算做到了CEO,还只是一个打工仔而已。

    仇天危道:“你想要我儿子娶你女儿?”

    晋海伯道:“不,是让我的儿子娶您的女儿。”

    仇天危道:“如果是你家女儿嫁给我儿子,那我还能决定。但我女儿的婚姻,我决定不了。”

    晋海伯唐仑道:“怒潮侯真是开玩笑了,女子婚姻大事哪个不是父母做主的?”

    真是不要脸啊,现在怒潮侯就叫上了。

    仇天危道:“我的女儿和所有女子都不一样。”

    晋海伯唐仑道:“我愿意用五成金山岛作为聘礼。”

    仇天危道:“可是你的金山岛已经输给金氏家族了。”

    唐仑冷笑道:“那是纸面契约而已,我若不交岛,金卓又能如何?”

    仇天危道:“你这是要让我为你火中取栗。”

    唐仑道:“怒潮侯,这对于你来说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不是吗?您兵多将广,在海面上纵横无敌,但是却不能染指陆地分毫。”

    这是真的。

    越国,吴国和仇天危都有默契。

    你仇天危在海面上称王称霸我不管,但是绝对不可以染指陆地。

    否则就算我们不打你,也会彻底封杀你。

    什么生意都不和你做,你的怒潮城也就瞎了。

    仇天危也一直秉持这条线。

    金山岛让人垂涎三尺,望崖岛也让人垂涎三尺。

    仇天危舰队犀利,拥兵两三万之巨,轻而易举便可以夺取二岛。

    但他始终保持克制,只是索取保护费,不敢夺岛。

    唐仑伯爵道:“而现在您却可以名正言顺地登陆了,当然金山岛依旧不是陆地,但已经是陆地的延伸。国君一定会默认的,因为他大概宁愿金山岛落入您的手中,也不愿意落入金氏家族手中。”

    仇天危依旧不言语。

    唐仑伯爵道:“今日您取了金山岛,明日也就可以取望崖岛了。”

    仇天危依旧不语。

    唐仑伯爵道:“怒潮城虽好,但毕竟是海外孤地啊,陆地才是我们的根。只有扎根陆地,仇氏家族才能成为真正的百年贵族,千年贵族。”

    仇天危道:“我需要派遣多少兵马驻扎金山岛?”

    终于,海盗王的口风动了,看来他本就十分动心,甚至是志在必得啊。

    唐仑伯爵大喜道:“五千,这样才能抵御金卓伯爵的军队。”

    仇天危道:“那矿场里面的旷工,冶炼工人呢?”

    唐仑道:“依旧由我家来出,所有的开采和生产,也全部交给我家。”

    晋海伯唐仑的算盘打得真好啊。

    金山岛依旧开采,表面上也愿意交给金氏家族,但是却对外面惊呼。

    不好啦,金山岛被海盗王仇天危抢走啦。

    然后,仇氏和唐氏两家分食金山岛之利。

    不过,这和张翀太守的指示不符合啊。

    张翀太守是让唐仑先把金山岛完整交给金氏家族,等到金氏家族在金山岛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之后,再让仇天危派兵夺之,这样能够让金氏家族流尽鲜血。

    但是唐仑不舍得啊。

    这样打来打去,金山岛的开采要耽误多长时间啊,起码一年半载啊,那对我唐氏家族损失该有多大啊。

    所以,他先人一步和仇天危谈判。

    若张翀知道了,只怕会怒斥一声蠢货!

    但唐仑真不是蠢,只是贪而已。

    “我要七成。”仇天危直截了当道。

    唐仑伯爵脸色一变道:“怒潮侯,这矿工和冶炼工匠,都是我家出的啊。你只是派兵守住金山岛,坐食其利而已啊。”

    仇天危道:“我要七成!”

    唐仑伯爵道:“怒潮侯,这样就没法合作了啊。”

    仇天危淡淡道:“不要紧,反正你很快就要把金山岛交给金氏家族了,大不了以后我再派兵去夺,这样我就能拿到全部了。若直接和你合作,就省去打这一战了,所以才给你三成。至于旷工,我怒潮城奴隶多的是。冶炼工匠,你家多的是,到时候我花钱雇就是了。”

    晋海伯唐仑心在滴血。

    但是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又有什么办法。

    “好,七成就七成,签契约吧。”唐仑咬牙切齿道。

    仇天危道:“签什么契约?那玩意有什么用?”

    呃!

    还真是。

    若有实力,口头承诺也如同金子一样。

    若没有实力,签好的契约擦屁股都嫌硬。

    唐仑伯爵道:“那我们两家联姻?”

    仇天危道:“我尽量!你打算让哪个儿子娶我女儿?”

    唐仑伯爵道:“当然是世子唐允。”

    仇天危道:“他不是有婚约的吗?”

    唐仑道:“可以没有的。”

    仇天危道:“世界真是堕落了,连你们这些老牌贵族也不讲规矩了。”

    唐仑心中:我艹你娘。

    仇天危道:“来人,集结五千军队,准备登金山岛,并且在上面修建堡垒。”

    唐仑一惊,这么快?这么雷厉风行?

    仇天危道:“至于我们两家联姻,我只能说尽量,我这个女儿和天下女子都不一样。”

    ………………

    剑王李千秋护送着沈浪,已经进入怒江郡境内了,明日就可以到达玄武城。

    沈浪养尊处优惯了,实在不愿意在风餐露宿了。

    所以,他直接住进了怒江官驿。

    “我,沈浪,玄武伯爵府姑爷,把最好的房间给我,我住的这栋楼不能有任何人。”

    对着官驿里面的官吏,沈浪趾高气扬道。

    也就是剑王李千秋在边上,否则沈浪绝笔不敢这么嚣张,更不敢报出自己名字。

    万一有人听到沈浪的名字就来杀我,来害我怎么办?

    但是有剑王在,简直不要太安全啊。

    剑王的杀鸡剑法实在太牛逼了。

    李千秋:压根没有这套剑法。

    以沈浪的身份,是根本没有资格住进官驿的,更没有资格单独一个人住最好的院子。

    但是那个驿丞连忙答应了。

    别看我只是一个九品小吏,但是我门清着呢,这谁能得罪谁不能得罪,我清清楚楚。

    于是,沈浪就住进了怒江官驿最好的院子。

    不过,没有人来巴结。

    我们得罪不起你沈浪,但是你玄武伯爵府马上就要完蛋了,而且你还是我们张翀太守的死敌,我们当然不能来巴结你。

    妈蛋,官场到处都是人精啊!

    沈浪住进了豪奢的大院内。

    剑王李千秋却不愿意住进去,他说要睡在马车上。

    沈浪问道:“为啥啊?这官驿的套房住起来多舒服啊?”

    剑王李千秋道:“官气太重,住进去心虚,睡不着觉。”

    呃!

    沈浪对练武的心思顿时淡到了极致。

    还是软饭好吃啊,靠上一个大贵族就可以荣华富贵,狐假虎威。

    练武就算练到大宗师又怎么样?

    ………………

    沈浪舒舒服服地躺在大床上。

    这怒江官驿别看只是一个郡的驿站,但最豪华的套间还是很牛的,完全不亚于五星级酒店。

    床是最好的,被子是最好的,连凳子都是红木的。

    甚至比玄武伯爵府内的还要豪奢一些。

    毕竟这套房是专门找来来往的权臣大员的,连祝戎总督都住过。

    也就是今天没有大官,否则沈浪真不可能住进来。

    外面有剑王做保镖,沈浪睡得别提有多好了。

    ……

    然而!

    沈浪刚刚睡熟不到一个时辰,就被叫起来了。

    然后,有人竟然要将他赶出来。

    没错!

    是要赶出来。

    奇耻大辱啊!

    一群鲜衣怒马的豪门贵族进入了怒江官驿。

    递的牌子有两个,种氏家族和三王子殿下。

    “什么阿猫阿狗的,也住进官驿?张翀是干什么吃的?”

    “最好的院子让谁住了?”

    沈浪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声音。

    那个颐指气使,那个跋扈嚣张,简直前所未见。

    “什么?沈浪一个小小的赘婿敢住官驿最好的套房?”

    “我薛黎连玄武伯爵府都没有放在眼里,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赘婿?阿猫阿狗一样的东西而已,卑贱的乡野贱民,做了金氏家族的赘婿后还真把自己当主子了,狗一样的东西!”

    没错,这个女子就是刚刚去玄武伯爵府退完婚的薛黎。

    她尽管是一个人进的玄武伯爵府,但足足有上百骑保护她,出行的阵容可比沈浪豪奢气派多了。

    接着,外面又响起了薛黎的声音。

    “来人,进去把沈浪给我赶出来。不,去把他给我扔出去。”

    真是冤家路窄啊!

    沈浪嘴角露出一丝狞笑。

    今天我不给你薛黎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我就是你日的。

    …………

    注:第二更送上,我赶紧吃饭,然后写第三更啊!诸位恩公,支持不要停,不要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