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故人之死!杀妻证道!狂潮(1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沈浪听完徐芊芊的话后,顿时闭上眼睛。

    然后,他闭上眼睛开始掰手指计算。

    咦?

    这两天还真是徐芊芊的排卵期?

    当然,你也别问沈浪是咋知道的。

    于是,沈浪认真点了点头道:“这个可以有,而且你以孕妇的身份,能够获得仇妖儿的同情。”

    然后,渣男直接躺在了榻上,道:“来嘛,坐上来,你自己动。”

    徐芊芊上前,对准沈浪的腰狠狠踢了一脚。

    “嗯……”

    沈浪痛得一抽,顿时如同被煮熟的虾一样。

    这娘们下脚太毒了,直接对着他的肾。

    “我走了,今天晚上就出海。”徐芊芊道。

    猫有猫道,鼠有鼠道,乘船出海前往怒潮城这种事情,徐芊芊轻而易举就能办了,用不着劳防沈浪。

    然后,她就走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徐芊芊的脚步不由得稍稍停顿了片刻。

    仅仅只有不到半秒钟的样子。

    因为按照意想之中,沈浪应该叫住她,然后说一句话。

    这一句话应该是很关键的。

    或者教她怎么在仇妖儿身边站稳脚跟,又或者是通过这句话在徐芊芊心目中留下深刻之印象。

    毕竟她和沈浪可还是仇敌关系。

    沈浪手中可没有她的任何把柄,更没有任何牵绊,如何能够保证徐芊芊会为他服务?如何保证徐芊芊不会背叛他?

    但是沈浪一句话都没有说,就任由徐芊芊走了。

    而徐芊芊,也真的走了。

    乔装打扮,离开玄武伯爵府前往海边,乘船出海,前往怒潮城。

    …………………………

    应该怎么称呼这个被金晦救回来的女子呢?

    桀骜不驯女?自杀女?

    这个傲娇美人进入了金晦的小院。

    和想象中男人的院子完全不一样,虽然谈不上奢华,但是却干净得让人发狂。

    里面任何东西的摆放都是整整齐齐的,而且还是对称的。

    不仅如此,院子里面还种满了小花。

    更不仅如此,院子里面还养了九只猫,不,是十只。

    因为还有一只太黑了,还闭着眼睛,差点看不见它。

    黑炭是你吗?

    豪门傲娇女的心几乎一下子就化了。

    没有想到这个心狠手辣的男人,竟然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送这个女人到院子之后,金晦就站在门口不敢进来了,甚至仿佛不敢靠近这个女人身边三米之内。

    给人感觉很奇怪。

    这个女人因为自己被糟蹋了,所以陷入了一种疯狂之中。

    感觉自己已经不干净了,自渐形秽。

    但是又因为出身高贵,加上性格偏激,产生了极度的自尊。

    我就算被糟蹋了又什么样,没有任何人可以瞧不起我,我宁可一死也要自证清白。

    但此时金晦对她的态度,就仿佛对女王一样。

    片刻后,金剑娘来了。

    “妹妹,你好好照顾这位小姐,我去弄一些吃的来。”金晦赶紧跑了。

    在这个傲娇女面前压力太大了。

    都说做舔狗没有好下场,但有人就是这么情不自禁啊。

    等到金晦拿着食物回来的时候。

    院子里面已经传来了一阵阵啼哭声。

    不仅仅是这个傲娇女在哭,金剑娘哭得更厉害。

    “红线姐姐,我明天就去找姑爷,让他将祝氏家族杀得干干净净。”

    “祝兰亭,祝文台,祝文华都是畜生,全部杀光!”

    ……………………………………

    房间内,沈浪趴在床上,一副被撩开,露出了腰。

    “娘子,我肾没事吧。”沈浪哭丧道。

    木兰正在拿药酒给沈浪揉腰,上面一块深紫色。

    “没事,只是弄伤了肌肉,里面没事。”

    那就好,那就好。

    肾可千万不能受伤啊,我浪爷那方面的能力本来就不是超强,这一受伤还得了啊。

    木兰道:“对了夫君,你是怎么伤到了啊。”

    沈浪道:“徐芊芊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勾引我,我当然拒绝了。我说我这对腰子早就不是我自己的了,而是我娘子的,我这一生只为娘子血尽人亡,结果她勾引我不成,竟然恼羞成怒,在我腰上狠狠踢了一脚。”

    “哦?”

    沈浪道:“可不是吗?我也觉得这个女人好不要脸。一点点都不懂得寡义廉耻,尽管我和她是有过夫妻关系,但早已经结束了,我这人绝对不是纠缠不清的男人。”

    “哦!”

    “娘子,听你这口气,好像不相信我啊?”

    “嗯!”

    你这个渣男,当我没有看到吗?

    你朝榻上一躺,让徐芊芊坐上来,并且自己动的话,我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要不是我那么喜欢你,你就算有十根也被我阉了。

    沈浪忽然幽幽道:“娘子,你在我背上写了渣男二字,别以为我不知道。”

    ………………

    次日!

    金晦找到了沈浪道:“姑爷,王涟死了。”

    沈浪不由得一愕。

    这么快?

    按说他还能活几个月的啊?

    “怎么死的?”沈浪问道。

    金晦道:“放火烧掉了自己的房间,并且将自己烧成了灰烬。”

    沈浪一愕。

    王涟此人是贪生怕死的,竟死得如此决绝惨烈?

    金晦道:“其实这段时间他变化非常大,喜欢穿漂亮的衣衫,喜欢涂抹胭脂,他说他无法接受自己丑陋的死去,而是要用最绚烂的方式告别自己的一生。”

    接着,金晦掏出了一块陶片道:“这是他留下的东西。”

    接过来一看。

    这是一个非常粗糙的陶片,就是普通泥土捏成,然后经过大火烘烤而成的。

    上面隔着一个字。

    一个沈浪完全不认识的字。

    哪怕用智脑,也搜索不到这个字的存在。

    朝字的左边,加上一个帝字。

    不管在什么地方,沈浪都没有见过这个字。

    这个王涟真是嗨多了,才会写出这么一个乱七八糟的字。

    “把他的骨灰收拾一下,连同这个陶片一起埋了吧,这毕竟是他最后的遗物了。”

    金晦道:“是!”

    王涟死了,对沈浪有那么一丁点儿触动。

    但仅此而已!

    …………………………

    徐芊芊乘坐的是一艘再普通不过的货船。

    像这样的货船有很多,都是往来怒潮城的。

    那里现在已经成为了繁华的贸易中心,每天都有大量的走私商人出入。

    不管什么非法的物资,不管什么赃物,在怒潮城都可以交易。

    这座城市不遵循任何国家的法律。

    海盗王仇天危,就是法!

    “听说了吗?怒潮城大小姐仇妖儿又剿灭了一股不顺从的海盗,那支船队上下几百个男人,全部被剥皮织成风帆了。”

    “她手下得有一百条船,近万人了吧!再这样下去,怒潮城主继承人真的不好讲了,仇枭少主虽然是男人,但论实力恐怕还要输给这个大小姐一筹啊。”

    “没法办法啊,谁让这个大小姐太猛了啊。不断打战,不断收编其他海盗,势力越来越大,就连她父亲也未必压得住啊。”

    “听说她武功高得吓人,如今不到三十岁,听说就快要突破宗师境界了?”

    “听说已经是宗师了啊。”

    “你就会胡说,我们整个越国才几个宗师啊。”

    “你们谁见过这位仇妖儿大小姐吗?”

    在场所有人全部摇头。

    “这位大小姐只负责打仗,杀人,不管贸易之事的。见到他的男人,要么被收编成为她的手下,要么被剥皮挂在桅杆上,我可是半点都不想见到这个女魔头。”

    刚刚到了海面上,就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在陆地上,大家谈论的都是国君,太子,又或者是哪个厉害的贵族大官。

    但是到了海面上,谈论的就都是海盗王仇天危,然后便是大小姐仇妖儿。

    因为他们才是这片海面上的主宰。

    尤其是仇妖儿大小姐,充满了极具的传奇性。

    徐芊芊耳朵几乎听出茧子了。

    从这些人的嘴里,她仿佛听到女魔王,女杀神。

    短短十年来,死在她手中的海盗已经不计其数。

    以至于整个越国东部海面上,很快就要只剩下仇氏一股大海盗。

    不过到那个时候,仇氏家族就再也不是海盗,而是海军,是整个东部海洋贸易的秩序主宰。

    越是听着仇妖儿的传说,徐芊芊心中越是好奇。

    并且对接下来怒潮城之旅,充满了无比的恐惧,还有期待!

    距离家族被灭门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

    她的仇恨已经沉淀下来了,依旧非常浓烈,并且深深铭刻到她的骨子里面。

    但已经不再是如同一团烈火焚烧她的身心和灵魂。

    那种孤独一身的不安全感,再一次笼罩她的心灵。

    而且非常诡异奇怪的是,沈浪真的仿佛成为她内心的某种依靠。

    离开陆地来到海面上的时候,就仿佛有一根线牵连着她和沈浪。

    这根线很复杂。

    带着仇恨,又带着诡异的依赖,合作,还有一丝丝复杂的情绪。

    经过了一夜半天的航行。

    中午时分!

    船上的人忽然一阵欢呼。

    “怒潮城到了!怒潮城到了!”

    徐芊芊不由得走出甲板,望着前面繁华的港口。

    还有距离海面不远的那座城市。

    “怒潮城,我来了。”

    “仇妖儿,我来了,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什么样的女魔头,什么样的女杀神。”

    ……………………

    为了接下来望崖岛战略天文数字的金币,沈浪去了一趟山里秘密洞穴。

    顺便还是去了一趟王涟的坟墓。

    此人该死归该死。

    但终究帮助过他除掉了林灼,几乎给靖安伯爵府致命一击,中断了盐山千户所对玄武伯爵府无止尽的袭击和骚扰。

    功归功,过归过。

    沈浪没有说别的,就是在王涟的坟墓上洒了一杯酒。

    然后在金晦和沈十三的保护下,返回玄武伯爵府。

    但是,在回去的路上。

    一个人拦住了去路。

    一个看着就知道非常非常牛逼的人物。

    一个站在那里,就感觉到落叶飞舞,大风起兮的人物。

    一个站在那里,连虫子都不敢叫唤的人物。

    至少看金晦和沈十三的反应就知道了。

    这两个人先是猛地拔剑。

    然后,又将剑插了回去。

    因为在此人面前,拔剑已经变得毫无意义,对方的实力已经超过他们太多太多。

    这是一个中年美男。

    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气质。

    无敌真寂寞,人生寂寞如雪!

    “前面可是玄武伯爵府的姑爷沈浪阁下?”

    这个人开口了。

    声音明明一点都不大,但却仿佛在沈浪耳朵内响起一般。

    沈浪道:“是我!”

    “就是你破解了我的天外流星剑法?”

    沈浪身体一颤。

    他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逆天强者,杀妻证道的南海剑王李千秋!

    ………………

    注:昨天只睡四个多小时,差一点点我就请假了。但还是凝聚所有精神,咬牙保质保量写了出来,只是写到了早上九点半。我去睡几个小时,今天依旧三更一万多字,狂拜大家都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