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摧枯拉朽!第二战结束!(3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原本金山岛之争的军战中是骑兵对冲。

    那就更加血腥了,基本上就是尸骨无存,战死的士兵很多直接被踩成肉泥。

    每一次军战,起码折损一百多匹战马。

    最后国君都忍无可忍,下旨军战只能步兵对冲,不许用骑兵。

    这样一来,军战的气势就没有那么雄壮激昂。

    但是残忍程度,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通常是流尽最后一滴血。

    ………………

    玄武伯爵的一百名武士,整整齐齐列队,一声不发。

    肃穆壮烈。

    因为在他们心中,这一战是有去无回的。

    为了保密,沈浪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把新式铠甲和战刀发给他们。

    反正重量一样,形状也一样,完全不需要先上手演练,抄起刀子直接砍就是了。

    二十年一届的金山岛之争,虽然在场士兵都没有参加过,但是他们知道过去的历史。

    每一次军战,玄武伯爵府都输了。

    不是因为技不如人,而是因为武器和装备不如人。

    但哪怕就算是死,他们也毫不退缩。

    因为,他们是整个玄武伯爵府最精锐的一群人。

    他们从小就是被金币,铁血和荣誉灌溉起来的。

    他们或许也有畏惧,但是绝不畏死不前。

    原本率领这支队伍的人是金士英,如今变成了金木兰,他成为了副手。

    一只又一只大箱子被抬了过来。

    打开之后。

    所有的武士眼睛一亮,低呼一声。

    好漂亮的战刀。

    尽管外形和之前的战刀一模一样,但是这刀刃的颜色,这花纹简直让人着迷。

    武器是士兵的第二生命。

    或许他们并不懂得炼铁,但是一把刀的好坏,他们一眼就能看出来。

    还有盔甲。

    之前盔甲的颜色是灰暗中带着苍白。

    而现在,每一片甲都亮蹭蹭的。

    尤其是胸前的护心甲,简直都可以当成镜子用了。

    这些新式战刀,新式铠甲和之前的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太漂亮了,太惊艳了。

    金士英见到这些全新的战刀和铠甲,不由得微微一愕。

    连他事先也不知道啊。

    “换装!”

    金木兰一声令下。

    这些武士迫不及待地穿上了全新的铠甲。

    士兵两两之间,互相帮忙对方穿甲。

    仅仅不到五分钟,所有士兵全部换装完毕。

    接着他们发现惊喜还不止如此。

    全新的盾牌!

    竟然比起之前的更轻,不知道一会儿格挡的效果如何?

    沈浪亲自给木兰戴上盔甲。

    用鼻子顶着木兰的鼻子,亲昵地磨蹭着。

    木兰有些脸红,因为在大庭广众之下呢。

    “宝贝,你要切记一件事情。”沈浪道。

    “嗯。”

    沈浪道:“无论如何,不要受伤,不要有一点伤痕。”

    木兰道:“不受伤,是最高目标吗?”

    沈浪道:“对。”

    换成以前,木兰肯定直接摇头,宁死不退。

    而现在她却乖巧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去吧。”沈浪拍了拍她的屁股。

    这个动作过分了啊。

    众目睽睽啊。

    女神的屁股啊。

    不过,沈浪啥也没有感觉到,只能脑补。

    毕竟这是钢铁铠甲啊。

    ……

    晋海伯爵府那边。

    这次率军出战的是晋海伯的大儿子,唐纵。

    他是大儿子,但却不是世子。

    因为……他是庶出的。

    不过这也没什么,他掌握着晋海伯爵府私军的大半兵权。

    唐氏家族确实人才济济啊。

    武有唐炎,文有唐允,军中有唐纵。

    另外,唐仑还有十几个儿子。

    不像是玄武伯金卓,就一个儿子一个女儿。

    看来渣男也是有好处的啊,唐仑纳妾十几个,就生了一堆孩子,总有几个出色的。

    玄武伯一生只娶了苏佩佩一人,而且在生金木聪的时候还出现了险情,之后就再也没有怀上孩子。

    这唐纵的战场武功虽然比不上镇北侯爵府世子南宫协,但也绝对是年轻一代中的顶尖高手。

    “换装!”

    一声令下。

    晋海伯爵府的一百名武士换上全新的铠甲,战刀,盾牌。

    当然,这里面足足有四十个人是借来的精英高手,每一个在军中都是百里挑一。

    镇北侯爵府二十名,靖安伯爵府十名,镇远侯爵府十名。

    晋海伯望着这一百名武士,心潮澎湃,胜券在握,发表战前讲话。

    “尔等是吾傲!”

    “之前军战,我晋海伯爵府赢了几十上百年。”

    “今日也不例外。”

    “胜利早已经注定!”

    “但我对你们有更高的要求!”

    “一炷香时间,解决战斗,否则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失败。”

    “继承唐氏家族战无不胜的传统。”

    “去碾压你们的对手,让他们死亡,哭泣!”

    唐仑大吼。

    顿时,上百名武士用战刀敲打着盾牌,大声吼道:“死亡,哭泣!”

    “死亡,哭泣!”

    “碾压,碾压!”

    一百多人放声大吼,士气冲天!

    哪怕是请来的四十名高手也热血沸腾,因为他们都是军中百里挑一的精英,身上充满了嗜血的冲动。

    战场是我家。

    杀戮让我们振奋。

    杀气冲天!

    反观玄武伯爵府这边,沉寂安静。

    双方士气,仿佛高下立判。

    ……

    双方的百人精锐入场。

    整整齐齐,百人步伐如同一人。

    来到校场两边,间隔二里。

    见到了玄武伯爵府这边的新铠甲,新战刀,新盾牌,张翀太守面色微微一变。

    而唐仑也心中大惊。

    他是内行人,自然一眼就能看出个端倪。

    玄武伯爵府换转了,而且装备和武器非常出色。

    “靖安伯放心,玄武伯爵府的新装备固然有进步,但和我家的肯定还有很大的差距。”

    “这一战,依旧是大胜,依旧是碾压。”

    这是晋海伯的心里话。

    这是长期以来处于领先优势的心理自负。

    这一百年来,我唐氏家族的武器装备都比你金氏家族遥遥领先,哪有可能忽然之间你就追上来了。

    你的新武器虽然不错,但距离我家的水准依旧遥不可及。

    一定是如此!

    况且,我还借来了四十名高手。

    此时晋海伯唐仑心中对张翀太守真是叹为观止。

    厉害啊!

    见微知著啊。

    从沈浪的一点点表情破绽中,就能探到虚实。

    难怪他会成为老牌贵族们的噩梦啊。

    “当!”

    钟声敲响!

    “开战!”

    随着一声令下。

    两支全副武装的百人队,开始疯狂地对冲。

    “杀!”

    “杀!”

    ……

    哪怕只有两百人的规模。

    但这场面,也是让人内心颤抖。

    因为这两百人完全武装到了牙齿,如同钢铁洪流一般。

    甚至他们冲锋的时候,能够感觉到校场的地面上都微微颤抖。

    二里,就是一千米。

    双方狂奔,飞快地接近。

    狭路相逢勇者胜!

    在这种对冲之下,谁先胆怯,谁就输。

    “冲!”

    “冲!”

    “杀!”

    “杀!”

    没有任何战法,也不摆什么阵势。

    直接怼!

    双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五十米,三十米,十米!

    每一个人的肾上腺素狂飙。

    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一千米的距离,双方仅仅一分钟就跑完。

    然后……

    “砰!”

    一声巨响!

    两支钢铁队伍狠狠撞击在了一起。

    就如同两辆火车头,猛地相撞一般。

    那暴力的美感,让人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在场所有权贵,几乎眼睛猛地一颤。

    而沈浪的内心,则完全悬起。

    他的眼睛紧紧盯着娘子的身影。

    虽然有金晦,金忠等家族所有高手的保护,但沈浪还是担心她受伤。

    杀,杀,杀!

    凶猛撞击在一起的两支军队,疯狂挥舞着自己的战刀,朝着敌人斩去。

    目标非常清晰。

    双方的盔甲上,盾牌上都有家族徽章。

    “唰唰唰唰……”

    手起刀落,手起刀落!

    晋海伯全身汗毛猛地炸起,眼睛瞪大到极致。

    他在等一个结果。

    摧枯拉朽!

    等待着他家的战刀,轻而易举将对手战刀斩断,将对方铠甲劈开。

    然而……

    让人惊骇的一幕发生了。

    确实有的战刀断裂了。

    但……不是玄武伯爵府的战刀,而是晋海伯爵府。

    是有的铠甲被劈开了。

    但也是晋海伯爵府的新式铠甲。

    短兵相接下的第一刀是最最凶猛的。

    尽管大部分都被盾牌格挡了。

    但少部分人被砍中。

    双方的装备武器,高下立判。

    晋海伯爵府士兵的铠甲直接被劈开一个巨大的裂口,鲜血迸射。

    而玄武伯爵府士兵的铠甲被砍中之后,则只留下一道印痕而已。

    双方士兵都不由得一呆!

    这怎么可能?

    我玄武伯爵府的新战刀竟然如此锋利?铠甲竟然如此坚固?

    我晋海伯爵府的铠甲竟然如此脆弱?

    稍稍惊愕之后,便是更凶猛的厮杀。

    双方士兵,疯狂地砍杀。

    校场上杀声震天,鲜血飙射。

    战局非常诡异!

    两个一边倒!

    一方面,玄武伯爵府的武士一边倒地斩杀敌人。

    双方的装备武器,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

    金氏家族的铠甲被连斩三刀,都不见得裂开。

    而唐氏家族的铠甲被斩一刀,直接就撕开了一个裂口。

    当两支战刀疯狂对砍的时候,晋海伯爵府的战刀很快就崩口卷刃了,甚至直接断裂。

    确实是想象中的摧枯拉朽。

    但朽的一方却是晋海伯爵府。

    ……

    见到这一幕,晋海伯唐仑身上一阵阵颤抖战栗。

    这……这怎么可能?

    我晋海伯爵府的冶炼工艺是最先进的,我家的武器装备是最好的。

    为何会出现眼前这一幕?

    金氏家族究竟使了什么妖法?

    他们家的武器装备,竟然如此突飞猛进?

    这完全不合理啊。

    炼铁是很复杂的,进步是缓慢的,只会厚积薄发,根本不可能一蹴而就。

    晋海伯唐仑这一瞬间,甚至忘记了胜负。

    因为炼铁工艺是他家的骄傲,现在这种骄傲竟然被人击碎了。

    ……

    张翀太守的身体微微发抖。

    尽管他想象过这个场面,但真正发生的时候,他还是感觉到震惊。

    毫无疑问,这又是沈浪的手笔。

    这个混蛋真的什么都会啊。

    会写诗,会写书,会染料,会勾女人,竟然还会炼铁?

    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上天何其不公啊?

    张翀不由得朝女儿望去。

    此时张春华只是瞥了沈浪一眼,然后立刻专注于战局。

    心脏紧绷,绝美的面孔如同寒霜,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放荡形骸。

    在家族命运之前,儿女情长什么都不是了。

    她只想要一个结果:玄武伯爵府大败!

    …………………………

    玄武伯爵府装备和武器优势,越来越明显。

    战局越来越一边倒。

    晋海伯爵府的武士,一个接着一个倒下。

    几乎面临着屠杀!

    但是……

    战局的另一方面,也无比险恶!

    就是张翀借来的那四十个高手。

    他们不愧是百里挑一的精锐,战斗力极度惊人。

    尤其是四个顶尖高手。

    镇北侯爵府义子南宫辍,晋海伯爵府长子唐纵,镇远侯爵府心腹高手苏天恩,靖安伯爵府义子伍元爆。

    这四个高手,加上晋海伯爵府的十几精锐,借来的几十名高手,几乎碾压式的推进。

    玄武伯爵府的武士,根本不是一合之敌。

    装备的优势只有在势均力敌的时候才有效,当双方实力差距太大的时候,装备带来的优势就微乎其微了。

    玄武伯爵府这边有五个高手。

    金木兰,金士英,金晦,金忠,金呈。

    这五人见到左边战局几乎要崩溃,立刻冲杀过去。

    五人抵挡十几名高手,占据着装备的优势,勉力支撑。

    所以整个校场上,战局陷入了诡异的状态,两极分化。

    左边,玄武伯爵府大败。

    右边,晋海伯爵府何止大败,简直遭遇屠杀。

    ………………

    木兰武功很高。

    但是他要面对敌人的两个高手,镇北侯爵府的苏天恩,晋海伯爵府的唐纵。

    落于绝对下风!

    金士英,金晦,金忠,金呈,几乎每个人都要面对两名对手。

    木兰局面还好一些。

    因为他不但修炼战场武功,还修炼个人武道,适合单打独斗。

    金士英局面也还可以。

    他力大无穷,大开大合,就算落于下风,也依旧威风不倒。

    金晦身法诡异,出剑极快,以一敌二,也能够勉强支撑。

    但金忠和金呈,就已经支撑不住了,随时摇摇欲坠。

    “苏天恩。”

    金木兰忽然喊道。

    顿时,镇远侯的义子苏天恩一惊,顿了一下。

    “唰……”

    顿时,他的面孔一寒。

    木兰一剑,直接挑飞了他的面甲,露出了苏天恩的面孔,正是从小和木兰打架过的义表哥。

    顿时间,玄武伯和木兰都要气炸了。

    全场也一阵哗然。

    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得朝苏剑亭望去。

    他此时还坐在玄武伯爵府阵营一方呢。

    没有想到啊,人竟然可以狠毒到这个地步,叹为观止啊。

    你镇远侯爵府是老牌贵族领袖啊,是金氏家族的姻亲啊。

    金氏家族遭难的时候,你非但不出手帮忙,反而暗中去帮助对手,想要将玄武伯爵府置于死地。

    不止如此,你还坐在玄武伯爵府的阵营中,一副我支持你的样子。

    一开始,苏剑亭脸色一变。

    但很快就恢复正常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玄武伯不擅长伪装,转身道:“苏剑亭,你还是不要坐在这边了。”

    苏剑亭风度翩翩道:“姑父,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此事我一定会严惩不贷。”

    ……

    终于!

    左右两边的战局,同时崩溃了。

    右边,晋海伯爵府的几十名武士,几乎死伤殆尽。

    左边,金呈和金忠支撑不住,受伤倒地。

    紧接着,木兰受到三人围攻,险象环生。

    幸亏敌人头顶有一条铁律。

    不许杀金木兰,甚至不许给她身上留下大的伤痕。

    因为,她是玄武伯爵府最宝贵的资产之一,她作为一个绝色美人,要作为一个完整的礼物献给某个大人物。

    但就算如此!

    三个人围攻木兰的剑,依旧越来越刁毒。

    将她身上的铠甲,一片片挑飞。

    露出她脆弱的腰身,里面就只有一层蛇皮战装,轻而易举就可以刺穿。

    此时,晋海伯爵府借来的四十名精锐,死得只剩下二十名。

    玄武伯爵府这边一百名武士,战死了三十名。

    战局陷入了诡异的平衡。

    敌人的二十名高手包围了木兰五人。

    玄武伯爵府的六十几名武士包围了敌人的二十名高手。

    包围和被包围。

    ……………………

    玄武伯立刻站起身。

    “宁启公爵,卞逍公爵,索玄公爵,我申请停战平局。”

    玄武伯爵府战死三十名精锐已经让他心痛万分了,如果木兰和金士英等人再有任何差池,他万万无法接受。

    当然,沈浪和他说过,木兰不会有事。

    敌人不敢真的伤木兰性命。

    但是金士英是他的义子,金晦和金忠是他的心腹,甚至金呈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

    这些人哪怕折损了一个,他都舍不得。如果继续战下去,自己一方除了木兰之外可能全部会死绝,因为对方剩下二十人全部是百里挑一的高手。

    所以他当机立断喊停战!

    晋海伯目光狰狞道:“我凭什么要接受平局?你们马上就要输了。”

    尽管他自己没有上场,但一杀红了眼睛。

    既然已经付出巨大代价借来了这些高手,就要利用到极致,一定要将玄武伯爵府剩下的人斩尽杀绝。

    至于那些借来高手死绝了,他都不在意。

    甚至,他长子唐纵死了,他也可以接受。

    他只要胜利!

    玄武伯道:“我要输了?未必吧!我们还有七十几人,你们还有二十人而已。真要战斗到最后,胜败还难说,只是我不忍心伤亡惨重。”

    晋海伯唐仑道:“那就战啊,战到最后啊!”

    玄武伯道:“那你让那二十人掀开面甲,又有几个人是你晋海伯爵府的?苏天恩是镇远侯爵府的,他和你唐氏家族又有什么关系?”

    “再说,你唐仑想要战斗到最后,流尽最后一滴血,但是你借来的那些高手愿意吗?他们愿意为你唐氏家族而死吗?”

    晋海伯心中怒吼,那又关我什么事,他们死绝都好,只要我能赢。

    我已经付出巨大代价将他们借来了。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

    这些借来的高手,为你杀人可以,但为你丢命,那真未必愿意了。

    刚才一鼓作气可以厮杀到最后。

    但是现在战局暂停,心中那股气也就泄了。

    顿时,晋海伯爵府借来的这些高手纷纷举起了手中的剑。

    平局,他们可以接受!

    王叔宁启和卞逍公爵,索玄侯爵商议了片刻。

    “我觉得这一战,可以定为平局。玄武,晋海你们意下如何?”

    唐允在边上道:“父亲,不要和宁启公爵对抗,这些借来的高手已经不愿意战斗了。”

    “接下来我和金木聪文战必胜的,而且是碾压式大胜。”

    “我赢了金木聪后就会出现平局,那最后加战一局,就是您和玄武伯比武决斗,您的武功远远远远超过他。”

    “所以,我们家依旧必胜无疑。玄武伯爵府依旧注定灭亡!”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更了一万六,终于赶在十二点之前发出了!

    我歇一会儿,继续熬夜写明天上午的第一更,大家给我力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