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秘密杀手锏!颠覆三观啊(2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怒江猎场,另外一边的住所内,晋海伯驻地。

    气氛压抑,一片沉重。

    今天第一战,金木兰的胜利可以说给他们当头棒喝,有些打晕了头脑。

    “接下来不是还有两场吗?唐允公子对金木聪那个废物,肯定是必胜的。”

    众人点头,如果这一场再不胜,那整个世界就彻底颠覆了。

    探花郎对阵废物啊,用脚指头都能赢吧。

    “所以关键是明日的军战。”

    祝戎总督道:“晋海伯,军战你可有把握?”

    晋海伯唐仑道:“有,因为我们的铁矿品味更高,锻造出来的铁更纯净坚韧,所以不管是铠甲还是武器,都远胜玄武伯爵府。”

    有人道:“玄武伯爵府自己的铁不好,可以去买外面最好的铁,用来锻造铠甲和武器。”

    晋海伯唐仑道:“我家金山岛的铁就是最好的。”

    这话不假。

    晋海伯爵府出产的铁有很大部分都是专供给越国军方的。

    整个越国军队的武器和铠甲,有五分之一出自于晋海伯爵府的铁坊。

    所以,晋海伯爵府尽管封地更小,却也养了三千私军,而且家势更加兴旺发达。

    晋海伯唐仑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

    他家铁坊最好的铁都是留给自己用的。

    不仅如此,他家在去年就研究出来了新配方,能够将铁的坚韧程度提高一成左右。

    这样锻造出来的兵器更加锋利,铠甲更加坚固。

    他们的武器装备本来就比玄武伯爵府高了两个级别,如今整整高了三个档次了。

    所以,这一战想要不赢都难。

    “军战比武,我家必胜。”晋海伯道:“所以请总督和诸位大人不要担心。”

    这都是一条船上的人,若是他晋海伯爵府输了,都会损失惨重。

    张翀摇头道:“不,没有那么简单。”

    晋海伯唐仑稍稍犹豫后,朝张翀道:“太守大人,请随我来。”

    ……

    接下来。

    晋海伯唐仑带着张翀来到了一个库房。

    这里足足有几百个晋海伯爵府的武士守卫。

    库房内,密密麻麻摆满了一百多只箱子。

    晋海伯唐仑打开一个箱子,拿出一把战刀,上面还有油迹。

    “太守大人看这把刀。”唐仑道。

    张翀接过之后,细细观看。

    用手轻轻划过刀刃,细细感受。

    “这刀比起之前你家的更好,甚至比越国最精锐军队中的战刀都要好。”张翀道:“好刀,绝对的好刀!”

    唐仑道:“这是我家用新配方锻造出来的新战刀,比起之前最好的铁,坚韧程度还要超过一成左右。”

    “拿上来。”

    片刻后,一个家族武士拿过来了一把战刀。

    “这是玄武伯爵府的战刀,太守大人请看。”晋海伯道:“这已经是他们最好的刀了。”

    张翀接过一看,直接发现了两支战刀的差距。

    玄武伯爵府战刀铁质不纯,颜色都不一样。

    张翀让两支战刀互斩。

    “当!”

    因为他没有留力气。

    玄武伯爵府的战刀,直接断裂成两截。

    而晋海伯爵府的战刀,仅仅只是缺了一个口而已。

    果然差距非常大啊。

    晋海伯唐仑道:“张太守请用我家的刀,斩玄武伯爵府的铠甲。”

    张翀抄起斩刀,朝着木人身上的那具铠甲斩去。

    “咔嚓……”

    直接就劈开了一道裂缝。

    那铠甲的生铁品级也一般,不但被劈开,而且还有碎裂痕迹,显得非常脆。

    晋海伯唐仑道:“我们两家的精锐武士不相上下,但我家的武器装备远远胜之,所以此战必胜无疑。”

    老实讲,晋海伯爵府锻造出来的新铁,水平已经相当高了。

    但是比起沈浪新配方锻造出来的钢,依旧有明显的差距。更何况沈浪设计的新武器经过了淬火和回火两个流程,锋利和坚韧程度都大大提升。

    所以,双方的武器装备,依旧不可同日而语。

    晋海伯唐仑道:“太守大人,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吗?”

    按说是可以放心了。

    但张翀想起沈浪的面孔,尤其是他和女儿眉来眼去的那副狗样子。

    这是一个绝望之人应该有的吗?

    不,很明显是胸有成竹啊。

    沈浪这小子狡诈之极,就是一只狐狸,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晋海伯确实已经准备得非常充分了。”张翀道。

    唐仑道:“之前的金山岛之争,在个人比武环节上我家有输有赢,但是在军战这个环节上从未输过。”

    张翀道:“唐炎之前也没有输过。”

    晋海伯道:“剑法毕竟是单对单的决斗,瞬间定输赢,还是有一定偶然性。而军战是整体实力,铠甲和武器的碾压是实实在在的,所以明日军战必胜无疑,太守不必担忧。”

    张翀摇头道:“不,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万无一失!”

    接着张翀沉吟片刻道:“你去找靖安伯,还有镇远侯的二公子,向他们借人,借高手混入到你的军队之中,参加明日的军战。”

    唐仑诧异道:“这个时候借人?付出的代价会很大。”

    张翀道:“能有多大?比起金山岛的输赢,一些代价又算得了什么?”

    晋海伯爵府,玄武伯爵府的私军虽然精锐,也不乏高手。

    但是基数毕竟太小了,镇远侯统帅近十万大军,靖安伯统帅几万大军。

    所以里面的高手数量也远远胜过两家私军。

    晋海伯唐仑有些犹豫,在他看来此战必胜的,而临时借高手花费代价实在太大了。

    这笔天文数字的利益,很可能就是白白浪费了。

    他有些不舍。

    张翀怒斥道:“晋海伯,你不要自误。将南宫屏公子和靖安伯请来,我来和他们开口相借。”

    晋海伯又犹豫了一会儿,点头道:“就依太守大人的。”

    张翀道:“我需要去把这件事情禀报宁启王叔。”

    晋海伯道:“有这个必要吗?”

    ……

    怒江猎场有一个城堡在山顶上,当然归三位身份最尊贵的裁决者居住。

    城堡内。

    王叔宁启听了张翀的汇报,不由得皱眉。

    “张怒江,这件事情你不应该告诉我的。”

    张翀道:“翀不敢隐瞒。”

    宁启道:“我今年七十八了,我不想晚节不保。”

    张翀道:“此举虽然不光彩,但也不算作弊,之前金山岛之争是有惯例的。四十年前的玄武伯爵府就曾经向别的贵族借过武士参加军战,只不过因为武器装备悬殊,依旧输了。”

    宁启想了一会儿道:“你等一会儿。”

    张翀:“是。”

    ……

    宁启王叔去找了索玄和威武公爵卞逍。

    索玄沉默。

    卞逍皱眉。

    二人都一言不发。

    片刻后,宁启王叔再一次找到张翀。

    “张怒江。”

    “是。”

    宁启王叔道:“公平公正还是要的,既然晋海伯爵可以借人,那玄武伯也可以借人。”

    “是!”张翀道。

    宁启王叔道:“国君的意志当然要坚持,但是公平公正是绝对前提,否则就算是赢了,也会有损君威。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绝对不要妄想我们会在裁决的过程中徇私舞弊。”

    张翀拜下道:“翀不敢。”

    宁启道:“尤其是文战,判定输赢更是充满了主观性。所以你绝对不要妄想我们会有任何一点点偏袒,这两篇文章是要公示天下的,我们不能晚节不保。”

    张翀再一次拜下道:“翀不敢。届时唐允和金木聪写文完毕后,会随机挑选两人去抄写两人的文章诗词,然后彻底封上姓名,断无任何舞弊可能。”

    “那就好!”

    在所有人看来,唐允和金木聪文战闭着眼睛都能赢,探花郎用脚指头写出来的文章都能秒杀金木聪,哪里还有一点点舞弊的必要?

    “去吧。”宁启王叔挥了挥手。

    ……………………

    接下来,在张翀的主持下。

    晋海伯爵府用五条海船的代价,向镇远侯借用了二十个军中顶尖高手。

    用两千亩地的代价,向靖安伯爵府借了十个军中顶尖高手。

    绝对狮子大开口!

    但这些利益都不是唐仑自己给,而是今后从玄武伯爵府的财产中交割。

    金氏家族还没有灭亡呢。

    这等于张翀和唐仑用玄武伯的财产去收买高手灭玄武伯自己。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充满了玄幻。

    不过更玄幻的还在后面。

    晋海伯和张翀迎来了一个神秘的不速之客。

    “我这有十个军中新秀,想要进入晋海伯爵府军中历练一下。”

    是镇远侯世子苏剑亭。

    人家是索取天文数字的利益,再把高手借给晋海伯。

    而他镇远侯苏剑亭却主动把高手借出来,而且不索取任何代价。

    这个世界的好人有这么多吗?

    连晋海伯都有些呆了。

    张翀也呆了。

    这个世界有那么荒谬吗?

    你镇远侯爵府是老牌贵族的领袖啊,而且还是玄武伯的姻亲啊。

    关键时刻你不出手帮忙,不仅落井下石,还要给予致命一击?

    你不把高手借给玄武伯爵府,反而借给他的敌人?

    无耻之人张翀见得多了,但像镇远侯爵府无耻到这个地步的?

    还真是刷新了他对人性的认知。

    张翀很想问一句,为什么啊?

    不过,他是老奸巨猾的政客,当然不会问出来,反而躬身道:“镇远侯对新政的贡献,翀没齿难忘,他日一定如实禀报国君。”

    苏剑亭一笑,然后离去。

    我苏氏家族做事天马行空,又何必向任何人解释?

    凌晨时分!

    几十个军中高手,悄无声息地进入了怒江猎场。

    他们换上了晋海伯爵府的全套铠甲,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轻而易举就变成了晋海伯爵府的武士。

    靖安伯爵府派出的高手首领,依旧是义子伍元爆。

    ………………

    次日一早。

    天气不太好,朝霞满天。

    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

    这代表着今天可能会下雨啊。

    王叔宁启找来了金山岛之争的双方。

    “玄武,晋海,今日天气不太好,下午恐怕会下雨。文战在室内进行,不如挪到下午。军战在室外进行,挪到上午,如何?“

    下雨天并不耽误两军厮杀。

    但是,却耽误观看啊。

    尤其每一个观众都非富即贵,若是被淋雨就不大妙了。

    玄武伯和晋海伯都躬身拜下道:“但凭王叔吩咐。”

    宁启道:“那就这么定了,上午军战,下午文战,两位这便去准备吧。”

    这种事情也不奇怪,之前就曾经又过惯例。

    玄武伯要离开的时候,宁启王叔忽然道:“玄武,在这猎场之内,你可有什么相熟要好的朋友啊?”

    问完后,不等玄武伯回答,宁启王叔就走了。

    回到住处之后,玄武伯把宁启王叔的这句话复述给沈浪。

    沈浪瞬间懂了。

    “宁启王叔的意思是让您去其他家贵族借高手。”

    玄武伯皱了皱眉,然后道:“我去试试。”

    ………………

    木兰正在换衣衫,身上就穿着小绸裤儿,还有兜儿。

    沈浪就直接冲了进来。

    然后,他看得有些呆了。

    这娘子不穿衣衫的时候很美,穿衣衫的时候更美,穿得少的时候,简直要把别人的魂魄都勾走了。

    什么张春华,什么池予,什么徐芊芊,哪有我娘子美啊。

    这身材。

    明明宽松的兜儿,被你穿成紧身比基尼了。

    “讨厌……”

    木兰嗔了一声,本能捂住了胸口。

    沈浪上前,搂住娘子的小蛮腰,在她粉背上吻了一口。

    “烦人精,别耽误人家换衣衫。”木兰道。

    旁边放着一身华丽的裙子,神秘华贵的紫色,是沈浪全新配方染出来的。

    上面绣着银丝。

    木兰才不像沈浪那么浮夸,喜欢用金丝。

    她觉得银丝更加低调神秘。

    “宝贝,别换了。”沈浪道。

    木兰其实不喜欢穿这种华丽的裙子。

    但是她现在觉得有必要穿了,因为她今天也是观众,而且还要站在夫君身边。

    她一定要艳盖群芳,把所有的妖艳贱货全部比下去。

    让这个人渣夫君能够比较得清清楚楚,看看谁更美?

    你这个人渣,守着这么美的娘子,还要到外面偷吃,你这么瞎的眼睛,小心我……我拔秃你眼睫毛。

    沈浪道:“你大概要换上铠甲,参加军战。”

    木兰道:“夫君,按照规矩我不能上的,因为我已经参加过第一战比武了。”

    沈浪道:“这个规矩,被人坏了,不用守了。”

    木兰很难过。

    她很难得出席这么大场合的,心里真的很想穿着美丽的裙子坐在夫君边上。

    让所有人都看到,这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那你今天不许看别的女人,更加不许和张春华这只骚狐狸眉来眼去。”木兰道。

    “不会了。”沈浪温柔道,轻轻咬着娘子粉嫩的后颈。

    而且今天张春华也不会和他眉来眼去了。

    两个人立场不一样。

    但沈浪要输的时候,张春华会使出浑身解数来勾引他。

    但沈浪要赢的时候,一切就会改变。

    “那你出去吧,我要换衣衫。”

    木兰战斗的时候,都是穿着紧身皮装的。

    不是为了好看啊,更不是为了显身材,而是为了将战斗力发挥到极致。

    这种紧身皮装充满了压迫感,能够将力量逼出。

    这就仿佛新世纪游泳场上的全新战衣,每一个船上新泳衣的选手,成绩都有明显上升。

    穿上紧身蛇皮战装后,外面再套着一身铠甲,绝对不会有任何走光的可能性。

    但是,这紧身蛇皮战装很难穿的,而且里面不能有任何衣物。

    每一次脱下来,也有种蛇蜕皮的感觉。

    沈浪道:“娘子,我来帮你穿吧。”

    木兰道:“不行。”

    沈浪这就不高兴了道:“为什么?”

    木兰道:“我若双腿发软,一会儿还怎么战斗?”

    这个答案让沈浪心满意足地走了。

    木兰发现,自己已经渐渐掌握了夫君的脉搏了。

    除了暴力之外,她的其他驯夫技巧也逐渐提升了。

    ……

    片刻后。

    玄武伯一脸怒火地回来了。

    没有借到一个高手。

    那些老牌贵族纷纷表示爱莫能助。

    有的说自己没有带任何高手前来,有的说自己的心腹武士水土不服病倒了。

    那意思非常清楚。

    玄武伯,我们大家真的很同情你,我们的心和你是在一起的。

    但是……

    您就不要拖我们下水了啊。

    今天谁敢把高手借给你,明日就会上国君的黑名单,新政的下一把刀子只怕就会斩到我们头上了。

    “唇亡齿寒,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们难道就不懂吗?”玄武伯怒气勃发。

    沈浪道:“他们当然懂,他们不是不聪明,而是……太聪明了。”

    “各家自扫门前雪,人只能靠自己的。岳父大人,等我们大获全胜之后,新政之火就会烧到他们头上了。”

    “到那个时候,我也一定会落井下石的,顺便从他们身上割下几块肉下来。”

    “岳父大人你等着吧,用不了多久,这些人就会跪在您的面前苦苦哀求,大呼唇亡齿寒了。”

    “到那个时候,您一定不要忘记了,狠狠在他们脑袋上踩几脚。”

    什么声明大义,什么团结一心,什么守望相助?

    不存在的!

    镇远侯这个罪魁祸首的叛变,使得整个老牌贵族联盟彻底瓦解了。

    ……

    一个时辰后!

    金山岛之争的第二战,军战,正式开始!

    ……

    注:第二更送上,我马不停蹄写第三更,一定争取在十一点左右写出来,泪求支持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