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第一战!木兰秒杀唐炎!(3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怒江猎场。

    它名义上是个猎场,实际上却是一个巨大的兵营。

    不过,随着吴越两国大战的结束,这个兵营大部分时间都比较闲置。

    而今日整个猎场旌旗招展,人山人海。

    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

    金山岛之争对于玄武伯爵府来说是生死劫,但是对于有些人来说却是屠宰场。

    当然,有资格分肉的家族和势力是不多的。

    对于绝大部分来说,这就是一个角斗场,他们就是来看戏的。

    生死大戏。

    赢者通吃,而一旦输了,可能意味着整个家族的百年基业消失于历史长河之中。

    所以,大戏大场面啊。

    整个天南行省几乎所有的权贵之家,全部都来了。

    不仅如此,整个越国大部分的老牌贵族都派人来观战。

    这算是有点点的兔死狐悲吧。

    你玄武伯爵府也不容易,算是为大家伙挨刀顶雷啊。

    所以,所以我们大家在精神上支持你。

    但也仅仅只是能在精神上支持了啊,别的就没有了啊。

    谁让我们的老大镇远侯苏难都叛变阵营了啊。

    说到镇远侯爵府,他家的世子苏剑亭也来了,而且排位非常靠前。

    就连怒潮城的仇枭也来了。

    玄武伯金卓带领骑兵进驻怒江猎场的时候,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

    许多人纷纷上前慰问,并且抱以同情的目光。

    在他们心目中,毕竟人死为大。

    能够见证一个家族的消亡当然是激动的,但是表面的同情和哀悼还是要到位的。

    这让沈浪恶心得不行。

    越国的人也喜欢赌,几乎任何比武都能开赌局。

    按照正常情况下,金山岛之争这种大事完全可以开一个天大的赌局。

    沈浪还想着借机发一笔横财。

    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没有人开这个赌局。

    因为所有人都觉得结果已经注定。

    玄武伯爵府必败。

    真是太过分了啊。

    2002年的世界杯,连中国队对战巴西队都有赌局吧?

    ……

    在玄武伯爵府一方到场之后不久。

    晋海伯爵府一方人马,也进驻了怒江猎场。

    又是一阵喧嚣。

    刚才用同情哀悼目光迎接玄武伯的人群又迎了上去。

    只不过,这次他们的目光是热烈妒忌的。

    晋海伯爵府十分无耻,竟然背叛了自己的阵营,成为国君手中的屠刀杀死自己同类。

    但是这和他们无关啊。

    他们只在乎一点,晋海伯爵府这是要发达了啊。

    这两个家族百年的恩怨情仇,终于要做一个彻底的了结。

    真是百年河东,百年河西啊。

    一百多年前,金纣伯爵横空出世的时候,金氏家族是何等的如日中天啊。晋海侯爵府是何等凄凉啊,连自己的城堡都被海盗夺走了。

    而现在,玄武伯爵府眼看就要灭亡了。

    晋海伯爵府却要崛起了。

    真是造化弄人啊。

    ……

    玄武伯爵府,晋海伯爵府两家都到场之后。

    真正的裁决队伍来了。

    真正的大人物进场了。

    金山岛之争是大事,祝戎总督做不了裁判。

    四王子宁禛是宣读国君旨意的,他也不做裁判。

    能够做裁判的,一定要符合几个特点。

    德高望重,顶级贵族,地位超脱。

    不仅仅是这一次金山岛之争如此,二十年前也是如此。

    这次三个大裁决者,分别是国君的叔叔,越国一等公爵,宁启。

    前太子太傅,前尚书台左丞相,越国一等侯爵,索玄。

    越国军方第一巨头,太子太保,威武公爵,顶尖武道高手,卞逍。

    这三个超级大人物一到场,所有人全部躬身拜下。

    这三人中随便一个跺一跺脚,越国的地面都会颤抖几下。

    绝对的超豪华阵容。

    越国王叔宁启道:“玄武,晋海,这次就由老夫三人来裁决金山岛之争的公正,你们可愿意?”

    晋海伯唐仑拜下道:“吾之德行恐不配三位前辈亲自驾临,感恩戴德。”

    玄武伯就没有那么会说话了,直接躬身道:“愿意。”

    王叔宁启道:“我们三人加起来,二百多岁了。威武公还在位,我和索玄大人早已经退出政事多年,本是在家颐养天年。但国君既然让我们来,我们就来了。我们一大把年纪,离死不远了。其他什么都看开了,唯独在乎的就是这点名声,绝对不想死了之后给祖宗蒙羞,更不想让子孙丢脸。所以这次的裁决,公平公正请两位放心。”

    晋海伯再一次拜下道:“仑惶恐。”

    玄武伯道:“卓当然相信三位大人之公平公正,绝无半点疑虑。”

    那么这三个大人物,真的会公平公正吗?

    还真会的!

    就如同王叔宁启说的那样,他们年迈,将死之人,最爱惜的就是名声。

    国君之所以派他们来,一是因为这三人德高望重,而是因为觉得金山岛之争,玄武伯爵府必败,根本没有必要在公正上做什么手脚,那样反而损了君威。

    威武公爵是越国最大的老牌贵族,拥有最大的封地,最多的私军。

    但他是超脱的,新政不会烧到他头上。

    为何?

    因为他曾经是北边吴国的边军大将,超级巨头,在二十几年前吴越大战中,他在关键的时刻,率军南投越国,给吴国致命一击,直接导致那场大战吴国大败,割让了九个郡。

    而且当时卞逍不仅仅率军南投,还带来了三个郡的领土。

    国君亲自拉着他的手说,这次我宁氏世世代代的恩人。

    宁氏为王族,一般非宁氏子弟是不封公爵的,但是却对卞逍破例,封了威武公爵。

    如今,他统帅十五万大军镇守艳州和天北行省,在对抗吴国大军的最前线。

    这位威武公爵是越国的绝对擎天玉柱,新政之火又怎么可能烧到他头上?

    他地位之超脱,远超任何人。

    而且这位威武公爵也是极其傲慢之人,从来都不屑和越国内的老牌贵族打交道。

    在他眼中就只有国君一人而已。

    这样的超级大BOSS,你让他在金山岛之争裁决中徇私舞弊?

    完全不可能。

    但是你想要他偏袒玄武伯爵府?也不可能。

    这位爷藐视天下英雄,眼中还没有玄武伯这个人物。

    王叔宁启拿出了一份生死状。

    “不管是武战,还是军战,刀剑无眼,难免会有伤亡,若无异议,双方就签下这封生死状吧。”

    晋海伯上前,签下自己的名字,并且盖上晋海伯大印。

    接着是玄武伯金卓签名盖印章。

    每一次的金山岛之争都是这样的,伤亡惨重。

    别说是双方军队的厮杀战斗,就算是第一战比武,也死人多次。

    玄武伯爵府有两代继承人,都死于比武。

    晋海伯爵府更是死了三代少主,从那之后唐氏家族也学乖了,在家族中专门挑选一人练武,但这个人又不能是家族继承人。

    于是,唐炎这个武痴就出现了。

    可以说,他完全是为了金山岛之争而存在的。

    至少一开始是这样。

    当然现在的唐炎,会成为下一代的南海剑王,越国的一代宗师。

    金山岛之争的这场比武,已经完全不在他的眼中了。

    签好了生死状!

    王叔宁启又捧出了一个盒子。

    这盒子是红木所制,上面绣着金龙,封口有蜡印,而且还贴着金黄色的封条。

    一旦破坏,再难还原。

    宁启道:“这里面便是文诗的题目,由国君亲自出题,除了国君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是什么题目。”

    然后,宁启将这个盒子放在桌子上,道:“玄武,晋海,你们二人上前检查盒子的蜡印和封条。”

    二人上前,检查完毕。

    宁启道:“确认无误?”

    玄武伯和晋海伯都确定无误。

    宁启道:“接下来,这个盒子将会由我,索玄大人,威武公爵三人共同保管。一直到文战的那一天,再正式打开。”

    “是!”

    晋海伯唐仑心中甚至觉得有些荒谬。

    就金木聪那个废物,配得上这么高的规格吗?

    我儿唐允,闭着眼睛都能赢那个废物吧,什么题目根本就不重要。

    谁说什么题目都不重要的?

    此时站在下面的沈浪,就觉得很重要。

    他用X光之眼,看穿了这个盒子。

    里面躺着一张纸,上面就写着这次文战的题目,沈浪看得清清楚楚。

    一篇策论,一首诗。

    国君果然很阴险啊。

    沈浪押了十九道题,都没有押中了。

    金木聪这个肥宅真可怜,差不多两个月时间白费了,白白背了十九篇策论,一百五十首诗。

    接下来,沈浪就会根据这两道题目,抄出一篇震烁古今的策论,然后再抄出一首惊天地泣鬼神的千年名诗。

    然后,金木聪又要熬夜狂抄,狂背狂记了。

    现在,比武三战都彻底稳了。

    想想看,金木聪在文战上能够赢了探花郎唐允,应该会惊爆所有人眼球吧。

    这个世界太疯狂,真是让人期待啊!

    王叔宁启道:“既然一切都没有异议,你们双方稍作准备,一个时辰后,便开始比武第一战!”

    这不是奥运会,还要分好几天进行。

    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这比武三战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

    两三天时间!

    金山岛之争,彻底了结。

    ……

    第一战,金木兰对战唐炎。

    会在怒江猎场的大厅举行,不是有级别的权贵,根本连观看的资格都没有。

    距离上场的时间,还有一刻钟!

    武痴唐炎百无聊赖。

    看着不远处的一只蚊子发呆。

    这蚊子很厉害啊。

    都已经是秋末了,马上就要入冬了,它竟然还飞得这么矫健轻盈。

    不行,一会儿我需要好好研究一下,看能不能悟出一些什么来。

    对于唐炎来说,万物都可以为师,都可以让人领悟武道。

    今天的比武非常关键,决定了晋海伯爵府的命运。

    但是……

    唐炎完全不在乎。

    他甚至连这里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他也压根不在乎对手是谁。

    不管谁都是一样的。

    反正你们在牛逼也不如我牛逼。

    我从来不问对手是谁,只问他在哪里。

    我唐炎永远是一招秒杀,没有第二种可能性。

    什么?

    人生寂寞如雪?

    难道还有谁的人生不是寂寞的吗?

    女人有什么好玩的,钱有什么好玩的,权力有什么好玩的。

    还是剑最好玩。

    晋海伯唐仑道:“炎儿,你这次的对手是金木兰,你一定要全力以赴……”

    说到这里,唐仑停了下来。

    说什么全力以赴啊?对于唐炎来说,全力以赴和随随便便完全是一个意思。

    “炎儿,你给我记住,秒杀她,但是别杀她,知道吗?”晋海伯道。

    唐炎点了点头,道:“好,不杀。”

    晋海伯唐仑道:“但是,又要废掉她的武功。这样当某些大人物要占有她的时候,她不能反抗。”

    “哦,废掉她武功。”唐炎道。

    晋海伯唐仑道:“废掉她武功的同时,绝对不能毁坏她的容貌。她的身体可以有伤口,但是一定要细,不能大面积破坏他的肌肤。”

    大人物要的是一个完整玉人金木兰,如果身上出现了一个大伤疤,会伤害兴致的。

    没错,这些人不但将玄武伯爵府的所有家产都分配了,连金木兰这个绝色大美人也作为了宝贵资产的一部分,准备献给某位超级大人物。

    唐严皱了皱眉头,不耐烦道:“头发丝那么大的伤口可以吗?”

    晋海伯唐仑道:“可以。”

    “知道了,真是啰嗦。”唐炎道。

    然后,继续看蚊子,这次主要看它的翅膀,并且数得清清楚楚,这蚊子的翅膀每一个瞬间扇动了多少下。

    竟然有五百多次?

    唐炎震惊了,觉得蚊子好厉害。

    “时间到了,唐炎公子,你该上场了。”

    “哦!”唐炎随手拿起自己的玄铁剑,朝着外面走去。

    脑子里面,依旧都是蚊子扇动的翅膀。

    ……

    大厅之内。

    几百个人整整齐齐坐着。

    王叔宁启,太子太傅索玄,威武公卞逍,三人高高在上,坐在裁决席中央。

    玄武伯一家坐在右边,身后坐着的观众寥寥无几,稍稍有名的仅仅只有镇远侯之子苏剑亭。

    当然他之所以坐在这边,完全是为了演戏,在他心中金木兰已是必败无疑,但毕竟他是金氏家族的姻亲。

    晋海伯一家坐在左边,身后密密麻麻。

    不仅仅是新晋权贵家族,还有老牌贵族们也纷纷坐在唐氏家族一方。

    不是为了讨好唐氏家族啊,而是为了表明立场。

    国君,我们没有对抗新政啊,下一把刀千万别落在我头上啊。

    对于倒霉的玄武伯爵府,他们只能在内心上,精神上支持了。

    张翀,祝戎总督,镇北侯爵府等人,则坐在第三方,表示自己的中立和公正。

    张晋和池予坐在一排,中间隔着张春华。

    “这一战毫无悬念的,金木兰在剑术造诣上,差了唐炎两个级别不止,唯一的结果就是秒杀。”张晋道。

    他是说给池予听的。

    池予点头道:“我见过唐炎的剑术,天外流星剑法确实无解。”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场中金木兰的身上。

    真美啊。

    身材真是火爆啊。

    真是可惜啊。

    她马上就要输了,一起输掉的还有玄武伯爵府的命运,还有她未来的自由。

    长得这么美,本身就是一种罪过。

    当玄武伯爵府强大的时候,还能保护这种美丽。

    一旦金氏家族覆灭,这种美丽就是怀璧其罪了。

    ……

    “当!”

    钟声敲响。

    金山岛之争,比武三战的第一战,正是开始!

    所有人睁大眼睛,唯恐错过每一个瞬间。

    因为整个过程会非常快。

    是绝对的秒杀。

    因为之前无数年轻高手挑战唐炎,都是瞬间被秒杀。

    金木兰武功造诣,还不如苏剑亭等人,自然不会有第二种结果。

    所以哪怕一眨眼,很可能比武就结束了。

    唐炎是从来不看对手的。

    但是现在他看了一眼,微微一愕。

    这……这就是女人?

    那么好看的吗?以前没那么好看啊。

    那行,我一会儿就废掉你的武功,争取把你的伤口刺到最小,比头发丝还要小。

    唐炎再一次随心所欲举起自己的玄铁重剑。

    猛地施展!

    天外流星剑法!

    十四年,就练这一剑。

    几百万次,几千万次了。

    每一次出剑,都是巅峰!此时依旧是惊艳绝伦,震撼全场,让人感觉到一阵阵毛骨悚然,仿佛隔着很远都能感受到剑法的强大力场。

    这套剑法,就是无敌的,无解的!

    木兰出剑!

    她的剑法更简单,前所未有的简单。比起天外流星剑法,简朴得简直感人。

    而且还是一支木剑,不值一文的木剑。。

    没有任何花俏,就朝着某个点,直接刺了过去!

    那里,是天外流星剑法的风眼。

    唯一的破绽,最最脆弱的地方!

    “当!”

    下一个瞬间!

    木兰的剑,轻而易举穿过了天外流星剑法的可怕力场。

    直接刺中唐炎的胸口。

    猛地一吐内力。

    “噗!”

    唐炎的身躯,直接飞了出去,喷出一口鲜血。

    秒杀!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依旧更新近一万五,真累瘫了,我去躺会继续码字,泪求支持啊!

    今天娘子做饭晚了点,所以第三更竟过了十二点,明天一定早些,呜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