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沈浪芊芊狗男女!胜局已定无敌寂寞(1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沈浪为金山岛之争准备了多久?

    整整几个月了。

    临时抱佛脚,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他写《金X梅之风月无边》时候,岳父就曾经问过他,明明自己写就可以了,为何要拉上金木聪?

    沈浪当时就回答,为了金山岛之争。

    自从合写了那本风月无边之后,为何金木聪时时刻刻都在抄书抄作业?

    还是为了金山岛之争。

    比武三战中第一战,木兰和唐炎的比武。

    关于如何破解《天外流星》剑法着墨最多。

    然而,准备却是最晚的。

    如今这一战,已经是必胜无疑了。

    当然,张翀和晋海伯唐仑也是这么认为的。

    毕竟唐炎是不败的,面对任何年轻高手都是秒杀,更何况是对木兰?

    但谁又知道,这无敌的剑法一旦被找到破绽,就会瞬间瓦解呢!

    ……………………

    第二战,唐允和金木聪的文诗。

    考的内容也是几十年惯例,一篇策论,一首诗词。

    这一战几乎是没有悬念的。

    金木聪必输。

    唐允的殿试探花可没有什么水分,是去年那一科真正的第三名。

    金木聪和他的差别,真的就是我家后山和珠穆朗玛峰的差距,是凤姐和林之玲的差距。

    但是沈浪觉得,这个肥宅还可以拯救一下。

    不是因为金木聪脑子聪明啊,他甚至到现在连《金氏家训》都没有背完。

    但是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啊。

    金木聪有一点特别牛逼,那就是抄书贼认真贼快。

    而且你让他读,他记不下来。

    但你要是让他抄写,抄个几遍,他还真就完整不漏地记下来了。

    所以这一个多月时间,他一直都在抄书。

    这次文试的题目是由国君亲自出的,而且装入到箱子里面,用蜡奉上。

    一定要到文试的那一天,才会真正的打开。

    在那之前除了国君之外,谁也不知道题目。

    于是,沈浪就翻阅了国君所有的著作和诏书,尤其是《新政诏书》。

    他判断这次的题目,很有可能是关于新政的。

    然后再根据国君的性格,沈浪用智脑进行提前押题。就如同黄冈中学,毛坦厂中学历年对高考押题一样。

    策论,他总共押了十九题。

    然后根据这十九个题目,在智脑数据库中寻找中国历史上那些超级大神写的策论。

    全部是王阳明,欧阳修,王安石,苏轼,苏澈这样的超级大佬。

    每一篇文章拿出来,都是百年不遇的传世名篇,稍作修改就可以直接来用。

    关于诗词,沈浪押了一百三十道题。

    然后根据这些题目在数据库中寻找那些诗人词人的作品。

    这个阵容就更加豪华了。

    诗仙,诗圣,师鬼,诗魔,全部给我抄上。

    最后沈浪整理出来了十九篇超级经典的策论,一百三十首不朽的诗词华章。

    金木聪,你就给我背!

    死活也要把这些文章和诗词全部背下来。

    于是,可怜的肥宅每天十四个小时都在抄书。

    那么沈浪这种法子靠谱吗?

    说真的,不太靠谱。

    尽管是智脑押题,但是概率还是太低了,完全是瞎猫遇到死耗子。

    押中的概率应该不会超过百分之十。

    但就算这样,也不能放弃治疗啊。

    肥宅金木聪有一个巨大的优点,那就是听话。

    就像是学校里面那些最窝囊的学生一样,老师让干什么就干什么,班长让干什么就干什么,甚至组长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所以沈浪让他抄什么他就抄什么,让他背什么就背什么。

    哪怕可能是无用功。

    但沈浪对这一战的态度就是,抱希望,不指望。

    况且关于文试,接下来沈浪还真一次机会,一旦被他抓住,还真能赢。

    如果在文诗中肥宅金木聪如果赢了今科探花郎,那事情就好玩了,就太有意思了。

    简直就是彻底的颠覆。

    ……

    第三战,军战!

    玄武伯爵府出动一百精锐,晋海伯爵出动一百精锐。

    不许用骑兵。

    因为战马太贵,死不起。

    两支精锐就在空地上,间隔一里地。

    然后直接对冲,厮杀!

    直到一方死完,或者投降为止。

    贵族间的决斗,就是这么凶残。

    玄武伯爵府和晋海伯爵府的生死大仇,就是这么一次次死出来的。

    这一战,这考验的是军阵和士兵素质。

    然而,还有更加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武器和铠甲。

    金木聪参与的第二战输的可能性太大了,所以这第三战就变得尤为重要。

    然而,军战比武玄武伯爵府已经连输了四十年了。

    不是因为技不如人,也不是因为金氏家族的武士不够勇敢。

    而是因为,武器装备不如人家啊。

    金山岛的铁矿品位尤其高,超过了望崖岛,后者的铁矿含硫量比较高,所以锻造出来的铁比较脆。

    而且,晋海伯爵府的炼铁技术超过了玄武伯爵府。

    你锻造出来的刀剑没有别人那么锋利,铠甲没有别人那么坚固。

    所以打起来,自然就会输。

    双方士兵的实力差距实际上是不大的,甚至因为装备有劣势,所以玄武伯爵府的士兵还要更勇敢无畏一些。

    但是沈浪来了之后。

    一切就都改变了!

    他智脑里面什么没有啊。

    关于冶炼术的资料,就超过几十万字。

    什么在冶炼中铁矿去硫?轻而易举。

    最牛逼的,当然就是炼钢术了。

    对于这个世界而言,沈浪提供的炼钢术完全是划时代的。

    钢也是铁,铁也是铁。

    但双方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

    就如同大家都是硬,有些人连裤子都顶不起来,而有些人则能够在鸡儿上吊上十斤大秤砣。

    ……

    “姑爷,根据您的资料和图纸,我们已经完成了一百具盔甲的锻造,三百支战刀。但是这批物资没有发放,依旧处于保密状态!”

    金晦汇报道。

    然后,他递上来一把战刀。

    玄武伯接过战刀,立刻发现了明显的不同。

    首先刀上竟然有特殊的花纹。

    其次,刀刃竟然还泛着蓝光。

    金晦拿过来一把战刀,道:“主人,这是晋海伯爵府的战刀,您试试看。”

    玄武伯猛地一刀斩过去。

    “当!”

    顿时,晋海伯爵府的战刀直接缺了一个大口子。

    而玄武伯爵府的新式战刀,仅仅只是卷了刃。

    “好刀,厉害。”玄武伯惊叹。

    这新式战刀,比起之前玄武伯爵府的战刀,不知道好了多少。

    对比晋海伯爵府战刀,也是强悍得太多了。

    金晦接着搬过来一具铠甲,穿在木人身上。

    “这是晋伯爵府的铠甲,远比我们之前的铠甲要坚固许多。”

    玄武伯没有过多用力,而是如同普通精锐士兵一般,一刀斩过去。

    “咔嚓……”

    这效果,真是惊人了。

    晋海伯爵府的铠甲,直接被劈开了。

    虽然谈不上如同劈纸一样,但确实不算费力。

    玄武伯不由得震惊了!

    这新式战刀,竟然如此锋利坚固,真是让人不敢置信。

    这是当然了!

    钢和铁,不管是硬度,还是韧度,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而且淬火可以增加钢的硬度,回火可以增加钢的韧度。

    接下来!

    金晦拿出了沈浪设计的全新钢铁盔甲。

    将这新式盔甲穿在木人身上。

    玄武伯拿起敌人晋海伯爵府的战刀,猛地朝着木人身上的新式盔甲斩去。

    “当!”

    火星四溅!

    沈浪设计新式盔甲的身上,只留下一道印记,根本没有被斩破,连裂痕都没有。

    而晋海伯爵府的战刀,直接卷了刃。

    太惊艳了!

    太强悍了!

    沈浪设计的钢铁战刀和钢铁铠甲,都远远超过了对手。

    玄武伯不可思议地望着沈浪。

    这个女婿真是了得啊,他怎么什么都懂啊。

    懂染料且不说了,竟然冶炼这么专业的东西也如此精深。

    难道就是天人授予吗?

    有了新式铠甲和新式战刀,那么这第三战,就毫无悬念了。

    三战两胜!

    玄武伯爵府必胜。

    当所有人都觉得玄武伯爵府必败的时候,其实结局早已经注定。

    ……

    沈浪来到大地图面前。

    “金山岛之争,我们必胜!”

    “但一个高明的棋手,不能只看到眼前的胜利,而是要看到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

    “我们不可能永远被动防守,张翀出什么招,我们就防什么招,这样永远赢不了。”

    “金山岛之争所有人都认为我们必败,这就是巨大的优势。这代表着敌人对接下来的步骤没有计划。那么我们就能获得主动权,转守为攻,让敌人进入我们的节奏!”

    “所以,我们要的不仅仅是金山岛之争的胜利,而是要部署接下来的棋局,一举击败张翀,并且一劳永逸,彻底解决玄武伯爵府的新政危机。”

    “接下来,我们所有的资源,所有的重心,都要放在金山岛之争胜利之后的第二,三,四步!”

    “这第二步,我称之为望崖岛战略。这一步,我们要面对的是隐元会。这第二步,表面上看是赚钱,实际上是为了将望崖岛塑造一层金身,彻底解决我们的债务危机。”

    “第三步,我称之为杀猪战略,在关键时刻,将望崖岛变成一个巨大的诱饵和陷阱!将我们的敌人吸引过来,陷于此地!”

    “第四步,我称之为惊涛骇浪战略,也称之为隔海为王战略。”

    “一旦第四步成功,我们不但能够彻底击败张翀,而且能够一劳永逸,彻底解决我们玄武伯爵府面临的新政危机,从此之后再也不用担心国君的新政屠刀会落在我们的头上,转被动为主动!”

    尽管大家还听得有些云里雾里。

    但玄武伯却是有些明白沈浪接下来的战略步骤了。

    因为一些细节步骤,沈浪已经用文字报告给岳父大人看过了。

    完成度非常高。

    可实施性也极高。

    然后……

    他惊艳绝伦,叹为观止。

    战略棋局,先人一步,已经是极度了不起了。

    现在沈浪是走一步,谋划四步。

    当别人还在为金山岛之争而谋划的时候,他已经为张翀挖好了政治坟墓。

    已经为玄武伯爵府谋划了一条康庄大道。

    玄武伯和林老夫子此时心中真的只有一句话,智近乎妖!

    沈浪道:“天下没有万全的计策,接下来能否大功告成,就要看我们的实践了。根据这四个战略节奏,但同时又要保持随机应变,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玄武伯道:“浪儿,接下来你可以调配伯爵府的一切资源,一些人事,包括我在内。”

    “是!”沈浪道:“接下来我们最重要的任务还是金山岛之争,比武三战!”

    “尽管我们几乎已经必胜,但依旧要全力以赴!”

    “因为金山岛之争,完全决定了我们玄武伯爵府接下来的命运。”

    “如果这第一步输了,那后面的三步也毫无意义,金氏家族的百年基业也会彻底葬送。”

    “只有赢得金山岛之争,才能给我们的敌人狠狠一计耳光,在他们的心窝狠狠插上一刀。”

    “让他们彻底失了分寸,陷入我们的节奏。”

    就在此时!

    外面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金忠禀报道:“姑爷,徐芊芊求见,说十万火急!”

    玄武伯和其他人不由得一愕。

    徐芊芊不是已经死了嘛?

    而沈浪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个女人,果然没有死啊!

    他是在配方上用特殊的手法提醒徐芊芊,但只是无心插柳而已。

    徐芊芊究竟会不会死?他心中也没底。

    ……

    几分钟后!

    沈浪见到了徐芊芊。

    真的仿佛彷若两人啊。

    她真的瘦了很多,以前是比较丰腴的,现在却显得尤其娇弱,如同杨柳。

    但是,她并不憔悴,反而显得亢奋,妖艳。

    整个人就仿佛一朵燃烧的火焰一般,充满了疯魔。

    “沈浪,小海盗王仇枭派人在你们家封地的井里面投毒尸,要制造瘟疫。两个时辰前,他们在春芽庄,总共要投毒八个井。而且他们已经见到我了,也知道我是谁。”

    沈浪一听,顿时毛骨悚然。

    仇枭这等行径,简直灭绝人性啊!

    他立刻下令道:“金晦,你立刻带领高手去将这群海盗劫杀,务必不要放过任何一人。问清楚究竟那些水井被下了毒尸,先用投入大量的石灰将井水烧滚,然后彻底封掉这些井。拨出专款,挖掘新井。”

    “是!”金晦得令而去。

    木兰走了出来道:“夫君,我也一同去。”

    沈浪点了点头。

    木兰也随之而去。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看徐芊芊一眼。

    顿时整个房间内,就只有沈浪和徐芊芊两个孤男寡女。

    前夫前妻狗男女!

    ……

    此时徐芊芊显得尤为骄傲,努力挺直腰杆,伸直了脖子,如同随时准备战斗的小母鸡一样。

    她要和谁战斗?

    当然是和沈浪!

    此时她心中自哀自怨,却又充满了强烈的自尊心。

    而且,还有一点点主动权在她的感觉。

    毕竟,她的报信挽救了玄武伯爵府封地上的很多人。

    而且,刚刚凭借一己之力,杀掉了五个海盗。

    她觉得沈浪是很聪明,但是蜕变觉醒后的自己也不差。

    沈浪淡然道:“徐芊芊,你刚杀人吧。”

    这话一出,徐芊芊一惊。

    这……这也看得出来?沈浪聪明到这个地步?

    沈浪道:“你眼神亢奋疯魔,而且嘴角还有鲜血,是新伤。”

    徐芊芊努力让自己平静了下来,然后用最努力的平淡口气道:“我要报仇。”

    沈浪道:“好!”

    徐芊芊道:“我要毁掉张翀和张晋父子,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沈浪道:“好。”

    徐芊芊道:“你能做到吗?”

    “能。”沈浪道:“但是你愿意为此付出代价吗?

    徐芊芊道:“任何代价都可以。”

    沈浪望向她,怪异道:“真的任何代价都可以?”

    徐芊芊直接起身,直接解开自己的裙子,露出了亵裤和肚兜儿,还有雪白的肌肤。

    “我说了,任何代价都可以。沈浪姑爷如果现在想要我身体的话,在这里我就可以为你张开双腿。”徐芊芊一字一句道。

    沈浪摇头道:“不,你不是诚心的。”

    徐芊芊道:“难道还要我主动骑上你的身体,才算是诚心吗?”

    沈浪道:“你有几天没有洗澡了?”

    徐芊芊一愕道:“两天半,怎么了?”

    沈浪道:“女人两天半没有洗澡那儿都馊了,让人如何下嘴?你还说自己是诚心的?若是你有心要勾引我,要献身于我,早就将自己洗白白,香喷喷了。”

    这话一出,徐芊芊内心愤恨:沈浪,我日你娘。

    然后,她直接朝外面走去道:“浴桶在哪里,我去洗干净。”

    沈浪摇头道:“不,我不需要你洗澡,也不需要你献身给我。我需要你去一个地方,办一件事,勾引一个人。”

    徐芊芊头皮一阵阵发麻。

    眼前这个会面和谈话,和她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她本以为沈浪会把她留在身边为奴为婢,又或者是给他赚钱,没有想到完全不是。

    沈浪的思维,根本就是天马行空。

    “去哪里,勾引谁?”徐芊芊道。

    沈浪道:“去怒潮城,勾引海盗王的大女儿,怒潮城的大小姐,仇妖儿!”

    ……

    注:第一更五千字送上,又是写到凌晨六点了,我去睡几个小时。

    拜求兄弟们的支持,特别需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