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夫妻升温!裂变!女鬼夜投(1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沈浪和木兰在回家的路上。

    木兰感觉到非常的甜蜜,因为这是两个人第一次长时间在外面独处。

    有一种恋爱的感觉。

    在沈浪的流氓下,两个人的情感快速发酵升温。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男人不流氓,女人张腿难。

    比如此时,天上明月如盘,星辰密布。

    天空仿佛美丽的幕布,笼罩大地。

    水边一片寂静,唯有鸟叫虫鸣。

    偶有鱼儿跃出水面,划过波澜。

    沈浪躺在木兰的大腿上,嗅着她迷人的气味,给她讲嫦娥奔月的故事。

    这种特殊味道谈不上香,但是却让人迷醉。

    讲完嫦娥,玉兔和吴刚的故事后。

    沈浪忽然问道:“娘子,月亮上就吴刚和嫦娥两个大活人。吴刚那么迷恋嫦娥,而且那么厉害,为什么嫦娥的贞节还能保住呢?”

    木兰道:“因为吴刚从内心爱着嫦娥,当然不会去强行玷污她。”

    沈浪道:“不,因为他叫无刚,硬不起来的。”

    木兰不说话了,她就知道是这类答案。

    沈浪又问道:“娘子,你知道为什么嫦娥永远都养着一只兔子吗?”

    木兰知道沈浪又要说荤段子,但她还是好奇道:“为什么?”

    沈浪道:“因为嫦娥每天都要用胡萝卜,用完后给兔子吃,不然就浪费了。”

    顿时,木兰心中的浪漫气氛全部被破坏了。

    她拧着沈浪的耳朵道:“夫君,你每天脑子里面都是这种东西吗?”

    沈浪道:“对啊,俗话说近朱者赤,近鲍者荤呀。”

    仅仅瞬间,木兰就听懂了,脸蛋红透,一把将腿上的沈浪推开了。

    沈浪好后悔,都怪自己嘴贱,好好的福利没了。

    不过几分钟之后,沈浪死缠烂打又再一次缠了上去,再一次躺在木兰的腿上。

    两个人再一次陷入了安静。

    不是浪爷不讲段子了,而是空气中的味道更加浓烈。

    他要专注。

    木兰的玉手放在沈浪的太阳穴上,轻轻地推拿。

    动作温柔有力。

    “娘子,天外流星剑法真牛逼。”沈浪忽然道。

    听到夫君终于说正事,木兰松了一口气。

    但是,内心深处又稍稍有点惋惜。

    被夫君调戏得心脏乱跳面红耳赤的感觉好刺激。

    沈浪道:“这招剑法至今无解,几乎所有的年轻高手都去挑战过唐炎,但毫无例外都失败了,全部被秒杀,你知道这招剑法的原理吗?”

    木兰道:“请赐教。”

    北上回家的途中,沈浪除了调戏木兰之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来研究《天外流星》的秘籍。

    这几百页的秘籍,全部都储存在他的脑子之内了。

    研究过之后,沈浪叹为观止,感到无比惊艳。

    研究出这套剑法的人,实在是……太牛叉了。

    接下来,沈浪娓娓道来。

    沈浪道:“练习这套剑法的人,每天都要服用一种特殊金属粉末,这种金属来自天外陨铁。如此一来他的血液和体内就大量的特殊金属,整个身体就会形成一种磁场。当他释放内力和真气的时候,也带着天然的磁力。”

    木兰惊了,难怪金纣先祖在笔迹中说练习这套剑法,容易导致不孕,还真不是开玩笑。

    沈浪道:“当然,哪怕他体内特殊金属超标,真气中的磁力也是微弱的。”

    木兰道:“既然磁力微弱,又如何无敌?”

    沈浪道:“娘子知道龙卷风吗?”

    木兰道:“嗯。”

    沈浪道:“风其实就是流动的空气,平时空气的力量也很微弱。但是一旦它移动的速度加快,就会形成飓风,龙卷风,足够摧毁一切。”

    木兰道:“这样一说,我稍稍懂了。”

    沈浪道:“唐炎用的剑也是用天外陨铁锻造的,和他体内的特殊金属磁力互相配合,互相作用,当施展出天外流星剑招的时候,瞬间搅起磁力的反向龙卷风暴。”

    木兰听得入迷。

    沈浪道:“龙卷风威力无穷,因为它拥有强大无比的向心力,足够将任何东西连根拔起。而天外流星这套剑法,提供的是强大的离心力。任何人一旦进入范围,就会立刻被弹飞出去。你冲进去的力量越大,它甩出去的离心力就越大,所以根本无解。”

    接着沈浪拿起帽子飞快旋转,然后扔过去一颗石头子,顿时这颗石头子直接被摔飞了出去。

    这个实验很简单明了,一眼就能看明白。

    沈浪继续解说道:“大多数的武者了解的只有内力和真气,对于磁力这种东西,完全未知。他们只知道用蛮力,用最强大的内力去破解唐炎的剑招。然而却不知道,他们身体的质量不变,冲进去的内力越强,速度越快,只会被弹飞出去得越狠。这就是任何年轻高手,哪怕内力比唐炎更强,也全部被一招秒杀的原因。”

    木兰道:“这招剑法,果然精妙无双。那夫君有破解之法吗?”

    沈浪道:“有!”

    木兰道:“金山岛之争很快就要开始了,我和唐炎一战也马上就要进行,我现在修炼还来得及吗?”

    木兰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任何神秘强大的剑术,都需要用很长的时间学习。

    就这一招天外流星剑法,唐炎就足足练了十四年。

    给木兰的时间,实在是非常短暂了。

    然而,沈浪道:“来得及,就算明天开打,也来得及。”

    木兰诧异,道:“唐炎练习这一招用了十几年,破解之法练起来竟然如此之快?”

    沈浪道:“是啊,建设很难,破坏容易。这剑招越是无敌,可一旦找到破绽,几乎瞬间瓦解崩溃。”

    木兰道:“夫君教我。”

    沈浪道:“那你小舌头让我吃一下。”

    木兰眉头一皱吗,俏丽的鼻子一皱。

    沈浪道:“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我又怎么舍得你难过呢。”

    接着,沈浪道:“龙卷风强大无比,但是它的风眼却是最安全的。天外流星这招剑法同样如此,它制造的离心力风暴也有一个风眼,只要找到这个风眼,就瞬间破之。当然,它的风眼是随机变化的,如同大海捞针一般,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找到。”

    木兰道:“这《天外流星》秘籍分为正反阴阳,正面是天外流星剑法,反面是破解之法。那如何找到风眼,就在这反面秘籍里面对吗?”

    沈浪点头道:“对,而且正面秘籍有二百三十页,反面只有三页。我一会儿就教娘子,保证两个时辰就会了。当然还有关键一点,和唐严决斗,一定要用木剑,不能用任何金属剑。”

    唐炎的天外流星剑法不但拥有强大的离心力,还有磁力,金属剑很容易被这股力量逮住。

    木兰道:“难怪这一代剑王李千秋要杀掉妻子,因为这破解之法一旦暴露,南海剑岛的霸业瞬间瓦解。”

    为了永保无敌,李千秋只能杀妻。

    沈浪懊恼道:“尽管找到破解之法,但我一点都不开心。”

    木兰道:“为什么呀?”

    沈浪道:“如果我多动脑子,应该自己能够想到的,也不需要来南海阁找秘籍的,这样显得我好无能啊。”

    沈浪这话是真话,但更多是矫情。

    就像是某些学霸考试成绩下来后,叹息道:唉,这次考得真差,只得了九十九分。

    旁边的学渣看着自己三十分的卷子,好想将这个学霸拉进厕所里面喂屎。

    但木兰却柔声哄道:“我夫君最厉害了,是天下最了不起的人。就算不找秘籍,两三天后也就想到了,不过我们就当出门玩一趟不好吗?”

    接着,木兰忽然伸出舌尖在沈浪嘴唇舐了一下。

    “好了,厉害夫君教我吧。”

    ………………

    等沈浪和木兰回到家的时候。

    天外流星的破解之法就已经学会了。

    木兰快乐甜蜜的恋爱旅程也暂时告一段落了。

    总体而言,这几天的时光非常让人陶醉,除了一天要洗三次澡之外。

    因为夫君这个变态,超过三个时辰没有洗澡,他的手就不愿意碰她了。

    尽管每一次沈浪动作过火,木兰都会将他的爪子拍打掉。

    担心你手不来,又担心你手乱来。

    女儿家的心思,真是好……复杂啊。

    难怪男人直爽,女人却曲径通幽。

    当然,有些女儿心的男人更加曲径通幽。

    回家后,沈浪得知了徐光允和徐芊芊的死讯。

    “张翀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沈浪道。

    这等心狠手辣,而且如此会演戏,真是牛逼啊。

    木兰道:“张翀此人,如豺似虎,对自己人都如此狠毒,更何况是对敌人。碰到这样的对手,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沈浪幽幽道:“娘子,碰到我这样的对手,才让人不含而立。”

    可惜在场没有一个人听懂,浪爷寂寞如雪。

    ……

    就在徐光允和徐芊芊出殡结束后的当天晚上!

    原本明月皎洁。

    忽然一团乌云,遮住月亮。

    整个玄武城的天空,瞬间黑暗压抑,如同巨兽笼罩。

    山雨欲来!

    天还没有黑的时候,整个玄武城正式宵禁。

    任何人等不得出门,不得出现在任何道路上,违抗者格杀勿论。

    “宵禁!”

    “宵禁!”

    玄武城主府卫队,盐山千户所,玄武千户所,南山千户所的士兵几乎倾巢而出。

    整个玄武城的每一个关口,每一座城门,每一条街道全部戒严。

    一队队骑兵,驰骋而过。

    整个玄武城的空气,肃杀凝重。

    毫无疑问,有大人物要来。

    有大事要发生!

    ……

    “砰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铁蹄声撕裂了黑暗寂静。

    整个地面都在颤抖。

    一支精锐的黑色骑兵,如同潮水一般,朝着玄武伯爵府汹涌而来。

    所过之处,整个地面几乎都在颤抖。

    这支骑兵的中央,一辆巨大的黑色马车,上面挂着越国王旗。

    整支大军直接穿城而过。

    无数铁蹄,敲动得整个玄武城都在战栗。

    无数民众躲在房间之内瑟瑟发抖,甚至不敢趴在门口张望。

    一个时辰后!

    这支黑色骑兵直接冲到了玄武伯爵府城堡之下。

    然后开始列队!

    整整齐齐,杀气逼人。

    令行禁止,精锐之极。

    一个宦官下马,大声道:“国君钦使驾到,玄武伯金卓跪迎。”

    玄武伯爵府城堡中门大开。

    玄武伯金卓,夫人苏佩佩,世子金木聪,小姐金木兰走出。

    几人穿着符合越国贵族礼制的服侍,一丝不苟,走出大门,跪地迎接。

    “臣金卓,拜见殿下!”

    巨大的马车开启一道门,一个宦官跪在地上当作台阶。

    一个年轻男子,穿着黄袍,踩着宦官的背走了下来。

    天南行省总督祝戎,微微躬身,出现在他的身后。

    这个年轻人,就是国君的第四子,赢国公宁禛。

    玄武伯非常震惊,没有想到钦使的级别如此之高。

    国君的意志,竟然如此之强烈。

    围攻玄武伯爵府的决战钟声,竟然由王子亲自敲响吗?

    四王子宁禛看了玄武伯一眼,又看了金木兰一眼,挥了挥手道:“起吧。”

    然后,他一人当先,走入伯爵府城堡。

    几百名武士飞快冲入伯爵府内,接管每一处防御。

    天南行省总督祝戎玄武伯金卓等人弯腰紧随其后。

    进入伯爵府大厅之后。

    四王子宁禛拿出黄轴展开道:“陛下有旨,玄武伯跪接!”

    ……

    徐光允墓地。

    徐芊芊叩首三下。

    是的,为了复仇,她什么都愿意做!

    无穷无尽的痛苦已经过去了。

    现在剩下的便是刻骨的仇恨。

    这股仇恨如同烈焰,焚烧着她的心灵,焚烧着他的灵魂。

    对于过去所做之事,她没有后悔。

    因为,她的灵魂都容不下后悔二字。

    她所有的情感,所有的力量,全部都用来仇恨。

    她整个人,就如同一团火焰。

    不但焚烧自己,更要毁灭敌人。

    唯一支撑她活下去的信念就是复仇。

    为了复仇,她宁愿和魔鬼共舞。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而这个魔鬼,就是沈浪!

    徐芊芊最后望了一眼父亲徐光允的墓碑,道:“父亲,等我!”

    “等我杀了张晋之后,再来地下陪您。”

    说罢,徐芊芊朝着玄武伯爵府的方向,飞奔而去。

    ……

    注:第一更送上,写到早上六点钟,真是好难写,不过感觉还不错,我睡几个小时,起来继续码字。

    兄弟们,支持我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