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熊熊烈火!徐家毁灭钟声(3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至少在这个世界是没有白磷的存在。

    这些白磷都是沈浪提炼出来的,上一次对宋氏玩的鬼火把戏,用的就是白磷。

    此时已经是深秋,夜里的温度最多只有十度左右,所以这些白磷不会有燃烧的危险。

    当然这个密室内的另类温度很高,因为沈浪很热啊。

    为啥很热?

    他故意把台子搭建得不高,而且还没有椅子,所以木兰必须微微趴下娇躯,小心翼翼地往蚕茧里面灌白磷。

    为了方便动作,沈浪要求她穿着紧身皮装。

    这么一个身材火爆的女人,弯腰趴在那里认真地工作,那个姿势你们自己想象一下。

    那让人炸裂的背面曲线,那两条超级大长腿。

    就问你看了之后热不热?

    耶不耶?耶不耶?

    耶耶耶耶耶……

    沈浪气喘吁吁,都不敢呼吸啊。

    因为他害怕一张嘴喷出来的是火焰,把这些白磷给点燃了啊。

    “娘子,你做得真好,比我快多了,也比我准确多了。”沈浪夸奖道。

    他这纯粹是胡说八道了啊,他虽然武功很烂,但好歹是拿手术刀的,这种细节之极的工作还是做得又快又好的。

    木兰道:“谢谢夫君夸奖。”

    沈浪道:“既然如此,能者多劳,接下来一千多个蚕茧都交给你了啊。”

    木兰抿嘴,咬牙切齿。

    然后,沈浪这个流氓真的就放手了。

    他拿起了一张凳子,坐在木兰的屁股后面,距离一尺的地方,一边美滋滋地喝茶,一边参观娘子的背影。

    那目光,别提有多流氓了,恨不得将娘子的裤子融化一般。

    恨不得眼珠子飞出去,钻入……

    “娘子不是我偷懒啊,因为我必须不断喝水啊,这样才能浇灭我内心的火焰啊。”

    “没有办法,娘子你实在太美了,露出面孔更美,遮住脸蛋更美。”

    “每当我看到你的背影,整个人仿佛都要被烧起来了一般。”

    “宝贝,我怎么就那么爱你呢?每次一见到你的正面,心脏就好像要跳出胸腔一般。看到背面,心脏更是直接要炸开了一样。”

    沈浪的情话说得木兰面红耳赤又咬牙切齿。

    能够随便将爱说出口的男人都是渣男,她背后这个漂亮男人嘴里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不能信任的,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信。

    但……木兰还是很喜欢听。

    但是过一会儿,她觉得不对劲了。

    眼角一转,那个流氓已经将脸蛋贴上来了。

    稍稍一个眼神,露出一道杀气。

    沈浪讪讪一笑,赶紧收回自己的脸。

    娘子你看你,我这是想要将我的热面孔贴你的冷屁股啊,你还不乐意了。

    “娘子,我刚才看到你那上面有一个蚊子,我正打算将它咬死呢。”沈浪道。

    然后,他一个巴掌拍了上去。

    顿时,整个人都要醉了。

    感觉真的是太美妙了。

    木兰忍无可忍,猛地站直娇躯,美眸冷冷盯着沈浪。

    小白脸,你这是得寸进丈啊。

    “娘子小心小心,这可是白磷,非常非常危险的,稍稍撞击都会燃烧的,不要动,不要动啊。”沈浪正经道:“这东西的燃点只有四十度,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木兰依旧一动不动。

    沈浪道:“娘子干活啦,你该不会是想要将这一千多个蚕茧都交给我吧?这可是关系到十万封地子民的死活啊,关系到我们金氏家族的百年基业啊。”

    无计可施,木兰气鼓鼓地趴了回去,继续认真工作。

    沈浪上前,搂住她的小蛮腰,贴着她的脸蛋轻轻厮磨,亲吻着她的耳垂,柔声道:“好啦,对不起拉,我不该招惹你的,不要生气拉,宝贝。”

    木兰娇躯一僵,但是没有挣脱。

    沈浪又在她的嘴角亲吻了一下。

    “讨厌……”木兰嗔道。

    “娘子你真好,那这里的活全部交给你了啊,为夫有些困了,就回去休息了啊。”沈浪道。

    然后,他直接转身走了。

    木兰咬牙出声。

    真的很想打死这个男人啊。

    沈浪飞快出门。

    就在此时,背后传来木兰的声音。

    “夫君,你休息归休息,如果和小冰鬼混在一起,你试试看。”

    沈浪脚步蹲了一下,心中顿时凉了半截。

    这日子没法过了。

    娘子的读心术越来越如火纯青了。

    女人真是鳝变啊,之前要把小冰给我睡的是你,现在不许我睡小冰的也是你。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啊?

    接下来,沈浪这个渣男真的就让木兰一个人将白磷灌入一千多个蚕茧里面。

    木兰整整忙碌了一夜。

    然后,她亲自将这一千多个灌有白磷的蚕茧装入到几百筐蚕茧之内。

    每一个大筐里面最多两三个。

    蚕茧是分品级装的,分为上中下三个级别。

    沈浪将这三个级别全部一网打尽了,每一筐都有。

    ……

    次日!

    围在玄武伯爵府外面的平民已经七八千了。

    沈浪一脸憔悴,形神枯槁地走了出来。

    反正你们也别问,他这幅状态是怎么弄出来的,你们打开某些电影发发狠也能做到。

    见到沈浪出来。

    外面七八千子民整整齐齐跪下。

    “姑爷,救救我们吧。”

    “蚕茧在不卖出去,虫子真的要飞出来了啊。”

    “家里还等着钱买粮呢,就快要断粮了啊!”

    沈浪一脸悲愤痛苦道:“诸位乡亲父老,我这就去求徐家,不管他们有什么条件,不管他们如何折辱我,我都答应。只要大家有饭吃,只要大家有钱赚。”

    顿时,七八千子民整整齐齐磕头,望向沈浪的目光无比感激。

    “谢谢姑爷,我回家后给您立牌位。”

    “谢谢姑爷的大恩大德!”

    城堡上金木聪见到这一幕,不由得道:“父亲,姐夫这不是在利用这些善良的老百姓吗?”

    玄武伯犹豫片刻,道:“爱民如子是对的,但人心似水,民动如烟也是对的,上位者要掌握好里面的分寸。”

    金木聪有些迷茫,听不大懂。

    玄武伯心中一声叹息,却不好解释得太细。

    如果沈浪在这里,会用一句大实话就让金木聪听明白。

    你要爱民如子,但同时也要将他们当成傻/逼。

    金木聪弱弱道:“姐夫对这些民众是不是有些无情啊?”

    玄武伯道:“无情者才能多情,多情者才是真无情。”

    说完后,玄武伯轻轻一声叹息。

    这里面的奥妙,他这个傻儿子注定是不会懂了。

    ……

    沈浪一副无比凄惨的样子进入了徐家,仿佛魂飞魄散一般。

    双目无神,四肢颤抖。

    “我认输了。”沈浪将三张纸递过去道:“这是三张染料配方,第一份是升级后的金黄色染料,第二份是紫色染料,第三份是彩虹色。”

    徐芊芊伸出玉手,将这三张纸接了过来,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然后记在心中。

    沈浪道:“现在你们满意了吗?可以收购我们封地子民的蚕茧了吗?”

    徐芊芊心中无比快意。

    “沈浪,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沈浪悲声道:“我都已经认栽了,你们还想要怎么样啊?伯爵府外面已经围了八千人了,我都把配方给你们了,你们还想怎样?还想怎样啊?”

    最后,他的声音都嘶哑了。

    徐芊芊道:“这……还不够。”

    沈浪颤抖道:“徐芊芊,你不要得寸进尺啊。”

    徐芊芊道:“沈浪,我这也是跟你学的啊。”

    沈浪哭丧道:“我除了这一百多斤,什么都没有,你要命有一条,其他没有了。”

    徐芊芊道:“向我们道歉,因为过去对我们造成的伤害,向我们道歉!”

    沈浪躬身道:“芊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念在我们过往的情分上,饶过我这一次吧,放过我吧!”

    咦?

    这话好像有些眼熟啊!

    但是,徐芊芊是第一次听到啊。

    真是好爽啊!

    好美妙的感觉啊。

    之前那么牛逼的沈浪,现在竟然向他认错了,如此可怜兮兮的样子。

    那种感觉,真的就仿佛看他写的那本《金X梅之风月无边》,进入新世界的滋味一样。

    唉!人类好复杂啊,竟然有那么多的新世界。

    徐芊芊道:“沈浪,你之前逼迫祝文华烧掉他写的《鸳鸯梦》是不是很爽啊。一次烧掉几千本书,烧掉自己的心血,是不是很爽啊?”

    是啊,一次性扼杀自己的几亿条心血更爽啊。

    沈浪颤抖道;“徐芊芊,你想要做什么?”

    徐芊芊道:“你不是写书污蔑我吗?现在还有多少本《风月无边》,你全部拿出来堆成一座山,然后公开烧掉。”

    “不,不!”沈浪嘶声道:“那是我的心血,我不能烧掉,我不能烧掉!”

    徐芊芊道:“那你就回去吧,你们的蚕茧我不收了。就让那十万人饿死吧,就让他们围攻你们伯爵府吧。”

    沈浪踉跄后退一步。

    足足好一会儿,他咬牙切齿,绝望道:“我可以公开烧掉我写的《金X梅之风月无边》,但是你们收蚕茧的价钱要全价收。”

    “不可能。”徐芊芊道。

    沈浪道:“那就撕破脸好了,这些蚕茧我们伯爵府自己花钱买下来,自己用开水煮掉,自己抽丝,自己纺丝绸。”

    然后,沈浪直接走了。

    身后传来徐芊芊的声音冷笑道:“你们有工人吗?有作坊吗?你们有钱吗?”

    “原价的六成,爱卖不卖!”

    沈浪几乎咬牙出血,道:“卖,卖,卖!”

    ……

    接下来,沈浪把几千本《金X梅之风月无边》堆在徐家的大院中,亲自放火烧掉了。

    在这火焰中,徐芊芊的面孔兴奋得近乎扭曲了。

    有生以来,今日最为畅快啊。

    原来打脸的感觉如此之爽啊,难怪之前沈浪会如此上瘾。

    透过火焰她看沈浪的身影,心中不由得又浮现出一句话。

    他看上去好像是一条狗啊!

    哪怕是大白天,徐光允美滋滋地喝酒。

    之前丢的脸面,全部找回来了,全部找回来了啊。

    沈浪你也有今天啊!

    哈哈哈!

    而此时沈浪猛地一声嘶吼道:“玄武城封地的子民你们看着,我是为了你们,为了你们!”

    然后,沈浪直接后仰昏厥过去。

    不是他故意演得如此过火,是因为他昏厥之后,徐光允和徐芊芊的戒心本能会放松很多的。

    只要他睁着眼睛,这对狗父女就会本能地警觉。

    ……

    徐家终于开始收购玄武伯爵府封地农民的蚕茧了。

    尽管只是原价的六成。

    但是这些农民也只能含泪卖掉。

    然而,在紧要关头徐芊芊还是作妖了。

    她忽然下了决定。

    只收三十万斤,剩下的以后再说。

    这话一出所有人顿时慌了!

    只收三十万斤?

    整个玄武城封地出产的蚕茧足足三百多万斤啊。

    收三十万斤只是杯水车薪啊。

    徐芊芊道:“大家放心,剩下的蚕茧我们也会收,但依旧要和沈浪姑爷进行商议。”

    她的意思很明白,还要沈浪进一步妥协,答应她更加过分的要求,她才继续收玄武伯爵府封地的蚕茧。

    趁你病,要你命。

    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徐芊芊当然要好好折磨一下沈浪,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才是啊!

    装昏迷中的沈浪心中一笑。

    唉!

    真是美滋滋啊。

    这情形不但要让徐家破产,还要让伯爵府发一笔横财啊。

    要是号不住你徐芊芊的脉,我沈浪也不写大皇叔了。

    ……

    三十万斤的蚕茧收购完毕。

    六折的价格到手的。

    徐光允真是爽飞了啊。

    不但狠狠践踏沈浪,狠狠打了玄武伯爵府的脸,还大赚一笔啊。

    接下来,玄武伯爵府封地剩下的近三百多万斤蚕茧,徐光允打算用三折的价格买下来。

    要发大财,发大财了啊!

    好爽啊!

    过去失去的一切,全部回来了,还有得赚!

    哈哈哈哈!

    “都仔细检查每一筐蚕茧啊,沈浪这个人很阴险的,小心有诈。”

    “每一筐里面随机抽查十个茧子,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尤其小心蚕茧表面有没有涂毒药。”

    接下来,上百个工人仔细检查从伯爵府那边收购来的蚕茧。

    每一筐里面有几千个蚕茧,只有两三个有白磷,被抽中的概率实在微乎其微啊。

    好吧。

    就算偶尔被抽中了,你能发现什么吗?

    蚕茧完整无缺,别说没有毒药了,表面什么都没有。

    “随机取出一百个茧子,剖开检查。”

    随着徐光允一声令下。

    一百个茧子被剖开了。

    里面依旧正常的很,没有毒药,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条虫子。

    那是即将化蝶的蚕蛹。

    别说灌有白磷的茧子没有被抽到,就算被抽到了,也还是检查不出来。

    因为沈浪和木兰是将白磷灌入到蚕蛹体内的。

    徐光允等人之想着毒药之类,从不知道有白磷这东西,就算聪明绝顶也检查不出来任何毛病啊。

    根本查不出来的,沈浪这个小白脸做事很仔细的。

    “主人,这些蚕茧没有任何问题。”大匠道。

    徐光允道:“全部运到城外大作坊去,按照蚕茧上中下级别,分散放到各个储藏间中。”

    “是!”

    然后几千框的蚕茧全部被运到徐家在城外的大作坊内,按照级别分散到各个储藏间。

    ……

    徐家的这个大作坊,占地超过百亩。

    里面囤积着几百万斤的蚕茧,还有不计其数的蚕丝,不计其数的丝绸。

    现代地球一斤鲜茧的价格大约是十七八块,古代还要贵一些。

    总之,徐家这个大作坊内所有的生丝,蚕茧,丝绸加起来的总价值超过了十万金币。

    换算成地球的货币,超过几亿。

    这几乎是徐家的大半家当了,更别说还有这个上百亩的大作坊。

    玄武伯爵府的这几千筐蚕茧按照品级被堆放在几十间储藏室内。

    一千多个藏有白磷的蚕茧也静静躺在其中,此时别提有多乖了。

    整个大作坊热火朝天。

    大火烧着。

    大锅的水煮着。

    几百个工人日夜不休地忙碌着。

    这是每年最忙碌的两次,春季一次,秋季一次。

    不得不赶工啊。

    工期很紧啊。

    要在最短时间把这些蚕茧煮熟了,抽丝,纺织成绸,然后进行染色。

    用不了多久,世界各方的商人都会云集玄武城购买丝绸。

    从南到北,从西到东。

    万里之外的西域商人都会来。

    时间就是金钱在这里展现得淋漓尽致。

    整个作坊水雾缭绕。

    尽管是深秋夜里,但整个作坊这里依旧热得如同蒸笼一样。

    几乎所有人工人都是光着膀子。

    这里的温度最高地方超过五十度,大部分地方也超过四十度。

    这些温度渐渐传递到了储藏间。

    渐渐传递到了每一个蚕茧里面。

    其中,就包括被沈浪和木兰灌入白磷的茧子。

    整个作坊依旧人声鼎沸。

    但是储藏室的一个角落,仿佛显得尤为寂静。

    就仿佛炸弹爆炸之前那一瞬间的安静。

    然后……

    不知道哪一个茧子里面的温度,首先超过了四十度。

    潮湿的环境,让白磷更加容易燃烧。

    “噗……”

    某个茧子之内,超过燃点的白磷。

    忽然猛地烧起一团绿火。

    最可怕的鬼火!

    “轰……”

    鬼火燃起!

    白磷燃烧起来的可怕程度,远远超过了汽油。

    瞬间,整个蚕茧燃烧了,

    紧接着,一筐子蚕茧都燃烧了。

    然后,整个储藏间几万斤蚕茧,全部燃烧!

    毁灭,开始了!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更了一万六千字!我好像想睡觉啊,兄弟们拜求支持,给我力量啊。

    谢谢书友160826172846503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