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惨绝人寰林灼!天哪太可怕!(3更)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接下来沈浪控制好了量,让王涟好好沉醉了一把,但是却又不至于让他昏厥。

    刹那间。

    王涟再一次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我王涟之前二十年都白活了啊。

    什么见鬼的科举。

    什么见鬼的仕途。

    什么见鬼的女人。

    全部都是一文不值的。

    至少在这一个时辰内,他感觉自己是无所不能的。

    他的感觉是如此的敏锐,周围的一切画面仿佛都变了。

    透过窗户望着外面的天空。

    王涟迈着轻快的步伐,脑子里面浮现出几个问题。

    我王涟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这时空的起源在哪里?

    这天上的星辰又是什么?我王涟死了之后,会不会化作天上的星星。

    ……

    一个时辰后!

    这种感觉渐渐淡去了。

    王涟心情从无边无际的亢奋,坠落到无边无际的沮丧。

    那种灰暗和绝望,完全不需要表演。

    就这个状态去见林灼最好。

    沈浪将一小包药末递给了王涟道:“你该不会在路上把这一份也吃了吧?”

    王涟道:“恩公,如果你明天交给我,我一定自己把他用了。但是我现在刚刚嗨过,瘾还没有上来。”

    接着,他幽幽道:“再说,我比你更加想要报复林灼啊。”

    过去混得那么差的,现在竟然是靖安伯爵府的女婿了,而且马上就是实职千户了,凭什么啊?

    你过得好了,我还怎么快乐啊?

    接下来,王涟沐浴更衣,然后换身了一身旧丝绸袍子。

    他的功名已经被剥夺了,官职也没有了,所以已经没有资格穿官服了。

    坐在镜子面前。

    王涟稍稍犹豫了一下,然后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开始描眉,开始涂抹嘴唇。

    而且朝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他还露出一些怪异的笑容,竟然是妩媚属性的。

    接着他脑子里面还浮现出金木兰。

    关键浮现的不是她的面孔,而是她的衣服。

    王涟内心开始惊骇,难道……难道身上有了什么变化了吗?

    接着他再控制不了自己的双手,往自己的全身涂抹上玫瑰香精。

    一切都那么鬼使神差。

    一个时辰后,一个和平常不大一样的王涟走出了房屋。

    前面有三匹马让他挑选。

    按照之前,他应该挑选那匹最高大雄壮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又鬼使神差挑选了最瘦的那一匹。

    那匹瘦马的脊背上骨头都凸出来的。

    沈浪脑海里面不由得浮现出一句俗话。

    大姑娘骑瘦驴,严丝合缝。

    不行不行,我得赶紧把这句话赶出我的脑子。

    金忠在沈浪耳边低声道:“姑爷,要不要派人监视他?万一他趁机跑了呢?”

    沈浪正要解释。

    结果王涟回头道:“金忠,我还能活多久?我还去哪里?”

    不得了了,王涟现在的感官都进化了,隔着那么远,那么小的声音都能听到了。

    但他说的是实话。

    王涟活不久了,他失去了功名,失去了官职,甚至命根子都失去了,他还能去哪里?

    现在他活着的唯一动力,就是每天成仙的那一个时辰了。

    现实中的那些瘾君子,只要每天能过瘾,别说住在仇人家里,就算住在茅厕里面他们都不在意。所以为了家人和生命,有些东西永远不要碰一丁点。

    ……

    盐山千户所大营内。

    锦绣阁的老板林默来看儿子了。

    “灼儿,真的没有问题吗?”林默道:“这几个月来,跟沈浪作对的人,几乎全部都完了。”

    林灼道:“父亲,但是被沈浪弄死的人,都是没有靠山的。”

    一不小心,林灼说出了西游记的真理。

    林灼道:“张晋有事吗?徐芊芊有事吗?祝文华有事吗?不是依旧活得好好吗?国君信号一来,这些人不都磨刀霍霍等着宰杀沈浪吗?”

    林默道:“为父的意思是咱们不要太做出头鸟,让张晋去干沈浪不好吗?”

    林灼不屑道:“父亲,我的背后是靖安伯爵府啊。我的岳父大人是平北将军啊,统帅着三万多大军。四面八方围攻玄武伯爵府,我就是先锋之一,这是何等荣耀?您觉得我有退缩的必要吗?再说沈浪已经来过了,他请求我放掉玄武伯爵府的那些骑兵,我给否了,他一个屁都不敢放,这种人就是欺软怕硬。”

    接着,林灼觉得自己在父亲面前的态度有些放肆,就拿起茶壶给林默倒了一杯茶进行弥补。

    “父亲,因为沈浪您受到了何等的惊吓?当日您连遗嘱都写好了,毒药也买好了,锦绣阁直接关门了一个月不敢做生意,沈浪害得您如此,难道不需要付出代价吗?”林灼寒声道:“我林家失去的面子,难道不需要捡回来吗?”

    “我们林家如何夺回颜面,如何在玄武城立足,当然是踩着沈浪的脑袋。”林灼道:“面子这东西,从哪里丢的才能从哪里捡起来。我林家以后也是玄武城的权贵了,颜面最是重要。”

    这话林默同意,他想起了一事情道:“对了,昨天徐光允来找过我,说接下来让我和他联手对付玄武伯爵府,要让他们跌一个大跟头。”

    “做!”林灼道:“只要是攻击玄武伯爵府,现在就是政治正确,不管多大的代价都做。徐光允终于从订婚宴那天晚上的失利恢复过来了吗?国君的一纸诏书果然厉害啊,瞬间让人斗志昂扬。”

    林默道:“听说李文正死了?听说他和何妧妧大家有一腿,而如今何妧妧成为了国君的禁脔,所以他就死了?”

    林灼稍稍犹豫道:“不仅仅如此,关键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牵涉进入了二王子和太子之间的争斗,还暗中用巫蛊诅咒太子。因为这件事情,二王子在国君的宫殿外跪了三个时辰。李文正这个傻逼就算国君不杀他,二王子也会将他剥皮,国君杀他也是迫不得已,太子和二王子还要上演兄友弟恭的。”

    接着林灼赶紧道:“父亲,这件事情你自己知道就行,千万千万不要往外传。李文正之死对外宣传是那天晚上受打击太大,心脏发病暴毙了。他死后国君或许还要下旨升他官职。”

    不管是暗中诅咒太子,还是何妧妧和李文正有一腿的事情,都是不能公开宣扬的。

    杀李文正是一回事,国君发出去的政治信号一定不能改变。

    “好了父亲,岳父派来商议亲事的人或许马上就要到家里了,您要赶紧回家了,万一贵客来的时候您不在家,就失礼了。”林灼道。

    林默赶紧站起来,朝着外面走去,然后回头道:“灼儿,靖安伯爵府那边大概会派谁来和为父商议亲事?”

    林灼道:“大概是某个族叔吧。”

    ……

    夜幕降临。

    一天的训练结束了,盐山千户所结束了一天的喧嚣。

    士兵们回营。

    林灼在得意地自饮自酌。

    成为靖安伯爵府的未婚夫婿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他依旧轻飘飘的仿佛在云端一般,真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一边喝酒,林灼一般在心中自语。

    “沈浪,还有一天!你明日若不是不给我鞠躬拜下赔礼道歉的话,我就要对玄武伯爵府的那些骑兵动手了,我就要对那个金剑娘动手了,到时候休怪我无情。”

    “沈浪,别怪我踩你,你的名声大,我只有踩着你的脑袋,才能声名鹊起。”

    他又道出了一句真谛,想要最快成名的途径是什么?当然是踩着另外一个名人的脑袋上位?

    所以不管是娱乐圈,还是文艺圈,都有那么多的骂战。

    林灼继续美滋滋地喝酒。

    很多人觉得他娶了一个快三百斤的娘子,肯定特别悲惨,肯定几乎要硬不起来。

    但根本不是这样的。

    林灼发现,绝色美人当然好。

    但是普通漂亮的女人,味道还真不如他那三百斤的娘子。

    各有风味,不尝试哪里知道好不好吃?

    当然还没有成亲,所以他还没有真正尝过这个三百斤娘子的味道,但是见过未来娘子之后,他发现自己对她的三百斤真有感觉。

    人类太渺小了,对自己的了解也是很浅薄的,根本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欢什么。

    《权力的游戏》里面,人家恐怖堡公爵老剥皮还娶了一个二三百斤的女人,还生了一个儿子呢。

    就在这时候,外面忽然一阵喧哗。

    林灼寒声道:“何事?何人?竟敢在军营外喧哗,不想活了吗?”

    属下进来道:“有一个男子自称是您的至交好友,硬是要进来,被乱棍打出去了。”

    紧接着,外面有人高喊道:“林灼兄是我啊,王涟,王涟!”

    王涟?

    林灼大喜,心中无比激动。

    王涟兄,你终于出现了吗?

    我的衣锦还乡终于要圆满了吗?我这一次的装逼终于要圆满了吗?

    林灼大喜,本来想自己出去迎接,但是想了想,淡然挥手道:“让他进来。”

    ……

    王涟进来之后,直接拜在地上哭泣道:“林灼兄,救我,救我啊!”

    哎呀呀!

    真是太爽了啊。

    之前天天踩着你脑袋装逼的人,现在竟然直接跪在你的面前了。

    之前聚会时,他的那些同窗好友虽然也吹捧他,但还带着矜持,拍马屁也放不下身段,那种爽感仿佛隔靴挠痒。

    而现在王涟直接跪下了。

    这……这是真的爽了啊。

    顿时,林灼上前将王涟扶起道:“王兄为何如此啊?我们是至交好友,怎么可以如此见外。你行此大礼,我如何受得起啊?”

    王涟磕头道:“林兄救我,救我啊,小弟已经走投无路了啊。”

    林灼道:“怎么?是谁要害王兄啊?”

    王涟哭泣道:“当然是柳无岩城主,我……我和他的小妾情投意合,激动之下难免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结果柳无岩直接把那个小妾沉河了。”

    林灼道:“那……那柳无岩就没有报复王兄?”

    林灼还是有些警觉的。

    你王涟不是已经被柳无岩灭了吗?为何又忽然出现了?

    王涟站起身,露出了无比痛苦,无比耻辱的表情,颤声道:“柳无岩派人抓了我,然后又将我放了。”

    林灼质疑道:“他就这么轻而易举将王兄放了?”

    这不合理啊。

    王涟二话不说,直接掀开袍子,解下了裤子。

    林灼惊呼道:“王兄,你……你这是干嘛?”

    然后,他完全惊呆了。

    因为他看到王涟下面空空如也,缝合的伤口还是通红的。

    他,他竟然被阉割了。

    林灼不由得一阵阵头皮发麻,当时王涟该是多疼啊。

    “柳无岩城主做的?”林灼问道。

    王涟咬牙切齿道:“除了他还有谁?”

    这下一切都能解释得通了,难怪王涟会被放了出来,因为他已经接受了最残忍的惩罚了。

    接着,王涟再一次跪下,哭泣道:“林大人,小人已经走投无路了,求求你救我一次吧!”

    “林大人,我被沈浪所害,官职被剥夺了,功名也被剥脱了,现在无处可去,请求大人收留,小人就算做牛做马,也会报答您的恩德。”王涟不断磕头。

    他这是用生命在演戏啊。

    如今的他,已经进入某种极端了。

    甚至不需要沈浪的奖励,他都会用尽全力去害林灼。

    林灼为难道:“可是我身边并没有合适的官职啊?”

    王涟哭泣道:“都到了这个境地了,小人哪里还敢奢望什么官职啊。只要有一口饭吃,有一片屋檐住就已经满足了啊。”

    林灼道:“那,那就为难王兄在我身边做一个小文书了,为我整理一下书稿?”

    “是,主公。”王涟大喜拜下。

    林灼更加大喜。

    曾经高高在上的人,现在成为你的奴才,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爽的事情吗?

    “来人,酒宴摆来,我要为王兄洗尘。”林灼下令道。

    ……

    接下来,两个人快乐地喝酒吃菜。

    王涟千百般地讨好拍马屁。

    那一句句,一字字,简直谄媚之极,毫无底线。

    真是让人听得毛孔都舒张开来。

    林灼无比的满足。

    之前他派出去的马屁,送出去的跪舔,如今十倍地还回来了。

    谁说付出就没有回报的?

    可见这人啊,还是要受到挫折啊。

    瞧瞧人家王涟兄,以前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让人看了恨不得打死。

    现在,多么优秀啊,多么让人舒服啊。

    然后不知不觉间,林灼渐渐喝多了。

    不知道为何?他竟然觉得王涟的眼神和神态有了一些妩媚?

    这……这……

    关键是他竟然觉得有点意思。

    人类果然那么渺小吗?对自己的了解那么浅薄吗?

    每天都有新世界的大门等待打开吗?

    “王涟兄,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沈浪在我眼中,就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你就等着看着我踩着他的脑袋,让他颜面尽失。”

    “玄武伯爵府?只是冢中枯骨而已。”

    “还有金木兰,你别看她现在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未来玄武伯爵府败亡之后,她的唯一的去处就是教坊司。到时候她被废了武功,只能沦为一个千人骑万人跨的贱货。”

    林灼越喝越多,越来越兴奋。

    此时,王涟大声道:“所有人听着,天亮之前不要靠近这个房子,别打扰我们喝酒。”

    林灼一愕,然后点头道:“听到了没有,不许来打扰我们喝酒。”

    “是。”外面所有的士兵道。

    接着,王涟悄悄将沈浪准备的白色粉末,世界上最强的致/幻/剂倒入隐秘倒入酒壶之中。

    然后,他给两人都倒了一杯酒。

    两个人共饮,两个人一起嗨。

    王涟还好,他已经有过经验了。

    而林灼喝下了加料的酒后,完全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这酒劲一下子竟然变得这么大?

    整个世界都变了。

    周围的一切,竟然变得如此美妙,光怪陆离的影子旋转。

    整个人仿佛都要飞了起来。

    此时,王涟的目光和表情变得更加妩媚了,将酒端到林灼的嘴边。

    “大郎,吃药了。”

    王涟嘴里鬼使神差说出这句话,沈浪那本书他也看过很多遍啊。

    接下来……

    让人不忍直视的一幕发生了。

    王涟引导一切,让林灼把他睡了!

    而且,发出了很大的响动。

    外面站岗的士兵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诡异。

    一阵阵毛骨悚然。

    有人忍不住悄悄掀开门缝朝里面望去一眼。

    真的差点瞎了眼睛啊。

    简直……不堪入目啊。

    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可怕了啊!

    ……

    几个时辰过去了!

    天亮了!

    林灼感觉到一阵阵宿醉,头痛欲裂。

    怎么回事啊?

    平常喝醉酒也不会这么头痛啊。

    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几乎完全没有记忆了。

    就好像做了一个梦。

    一个非常可怕的梦境。

    “林郎,你醒啦。”耳边传来一阵怪异的声音。

    声音很尖,还带着一点点装出来的妩媚,却是男人发出的,竟然隐约是王涟?

    林灼猛地睁开眼睛。

    然后,他见到了不堪入目的一幕。

    见到了毁灭三观的一幕。

    他先是完全惊呆了。

    不,这肯定是在做梦,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林灼闭上的眼睛。

    再一次睁开眼睛,眼前这一幕依旧那么可怕,依旧是王涟狠毒而又妩媚的面孔。

    因为剂量不大,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一点点浮现在脑海。

    林灼几乎要炸了,整个人仿佛被雷霆击中。

    头皮一阵阵发麻,四肢百骸都在战栗。

    见到王涟,就仿佛见到了鬼一般。

    “啊……啊……啊……”

    林灼彻底要疯了!

    发出了一阵阵凄厉的惨叫。

    “不,不,不!”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更新一万五。我稍稍休息一下然后接着码字到半夜,糕点拼了,拜求兄弟们给我鼓励和支持啊!

    谢谢独坐思往昔,书友20170416032326661的万币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