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雷霆霹雳!欲一鸣惊天(为新盟主那年追着你跑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

    (祝贺那年追着你跑成为本书新盟主)

    随着李文正一声令下,两个银衣武士直接冲了进来。

    便要直接抓人。

    沈浪心中一笑。

    李文正,你终于还是跳出来了啊。

    你堂堂二甲进士,银衣巡察使终究还是沦为别人手中的刀了。

    好好的前程不好,却来送死了!

    沈浪微笑道:“李大人,我倒想知道,我如何死到临头了?”

    李文正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淡淡道:“你不但死到临头,而且还会殃及玄武伯爵府。木兰小姐,你家大概会被牵连了,过几天国君就会派来银衣使者调查你玄武伯爵府。”

    目光淡淡,神情淡淡,动作淡淡。

    沈浪目光一缩,

    老子最不爽的就是你这种淡淡装逼的样子。

    沈浪微微一笑,然后坐回到椅子上。

    他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允许别人临死之前把逼装完,绝对不会打断。

    “李大人,在抓我之前,不如将我的罪名说明白好吗?”沈浪道:“免得让人说您不教而诛。”

    李文正道:“沈浪,你的这本《金/瓶/梅之风月无边》老实讲,写得不错,里面的诗句也很有水准。”

    接下来,沈浪应该说过奖过奖之类的话。

    但是他没有,而是道:“原来你也觉得我写得好啊,看来我的水平真的是太高了。”

    这一句话就差点将李文正噎住。

    但是很快他就释然了,面对沈浪这么一个几乎死到临头的小赘婿,也不必计较他的失礼了。

    “你这本书中里面有许多出色的诗句,比如宿尽闲花万万千,不如归家伴妻眠。虽然枕上无情趣,睡到天明不要钱。”李文正道:“虽然不怎么高雅,但是却也道尽世情。”

    “又比如自古感恩并积恨,万年千载不生尘,真是绝佳的句子啊。”

    “不过我最最喜欢的当属这一首。”

    “豪华去后行人绝,箫筝不响歌喉咽。雄剑无威光彩沉,宝琴零落金星灭。玉阶寂寞坠秋露,月照当时歌舞处。当时歌舞人不回,化为今日西陵灰。”

    此时张晋插口道:“我倒是觉得另外一首最好,道尽了人性。”

    “媒妁殷勤说始终,孟姬爱嫁富家翁。有缘千里能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于是,张晋和李文正二人有来有往,竟然开始吹捧起沈浪这本书的诗词来。

    忽然……

    李文正的酒杯猛地往桌子上一顿,厉声道:“然而,沈浪你这本书暗藏反意啊。”

    他声音猛地拔高,所有人不由得竖起耳朵。

    平地忽起惊雷,这是大佬最喜欢的手段。

    一开始温和细雨,猛然之间响起雷霆,把你吓尿。

    “听听这首诗。”李文正朗声念出:“祝融南来鞭火龙,火云焰焰烧天空。日轮当午凝不去,万国如在红炉中。五岳翠干云彩灭,阳侯海底愁波渴。何当一夕金风发,为我扫除天下热。”

    这首诗听得众人一震。

    在场有蛮多人都没有看过沈浪的这本《金/瓶/梅之风月无边》,心中只以为这是一本写得很好的大黄/书而已,没有想到竟然有这种气势磅礴的诗。

    真是好诗啊,不过这首诗暗藏反意?

    李文正冷笑道:“国君曾经说过新政如同天上灼灼烈日,一定要将所有腐朽全部晒得无处遁形,扫尽天下污浊。”

    没错,国君确实说过这样的话。

    沈浪和玄武伯爵府也不止一次把新政比喻成为灼人的阳光。

    在整个天南行省,之前还有镇北侯爵府这棵大树挡着。而现在镇北侯抽身而去,使得玄武伯爵府孤零零地处于烈日暴晒之下。

    李文正道:“沈浪你这首诗却把天上的太阳比喻成为了恶劣之火,将众多贵族炙烤得没有生路。尤其最后这一句,何当一夕金风发,为我扫除天下热。沈浪你想要做什么啊?想要谋反吗?”

    “国君就是我们越国的太阳,光明伟大,你沈浪这是要做什么?后羿射日啊?”

    “金风发?”李文正寒声道:“你玄武伯爵府正好姓金,你这金风一发,扫除天下热。这是想要毁掉新政,又或者是要造反自立,取而代之啊。”

    牛逼!

    此时,沈浪真心有些服了。

    真不愧是学霸啊,咬文嚼字厉害啊。一首正常的诗,竟然被你说成为了对抗新政,意图谋反。

    关键是就连沈浪听了,都觉得有点道理啊。

    虽然有些牵强附会,虽然有些莫须有。

    但是,确实解释得通。

    不过,此时大炎王朝可还不是满清王朝。因言获罪之事是极少发生的,更没有什么厉害的文字/狱。

    什么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是不存在的。

    所以李文正想要用这首诗来给给沈浪扣帽子是可以,但是想要定罪却是不可能的。

    若这样违心,那天下诗句十有五六都可以解读为反诗了。

    李文正道:“你或许觉得这首诗根本定不了你的罪是吗?那接下来这首诗,就是你沈浪自寻死路了。”

    然后,李文正用充满杀气的声音念出了下面的这首诗。

    早知君爱歇,本自无容妒;

    谁使衿情深,今来反相误。

    愁眠诛帐晓,泣坐金闺暮;

    独有天中魂,犹言意如故。

    众人一听,这首诗仿佛也没有什么啊。

    写得依旧很好,但水准仿佛不如上面那一首,关键没有任何谋反之意啊,就算牵强附会也不行啊。

    李文正拿出了两本《金/瓶/梅之风月无边》,一本是在兰山城发售的,另外一本是在玄武城发售的。

    “笔墨纸砚侍候。”李文正厉声道。

    很快,几个仆人拿上来笔墨纸砚,而且是一张很大的纸。

    李文正将这首诗抄在纸上。

    真是好字啊,秀美中不乏剑气,力透纸背。

    将沈浪这首诗抄在大纸上,然后几个奴仆大大张开,让所有人看清楚。

    “诸位,这是一首藏头诗啊。大家将第一,三,五,七句中间的那个字连起来看。”

    众人一愕,不由得细看。

    君矜诛天!

    反过来念就是:天诛矜君!

    所有人神情不由得一震。

    藏头诗啊,真的有谋反之意啊。

    果然铁证如山,沈浪这一次真是死定了啊。

    李文正道:“或许有人怀疑,这是不是一个偶然。我可以告诉诸位,绝对不是,完全是沈浪刻意为之。我这里有两本《金/瓶/梅之风月无边》一本是兰山城买的,一本是玄武城买的。”

    “这两本有一个区别。”

    “前一本的这句诗是愁眠朱帐晓,泣坐金闺暮。”

    “后一本则是愁眠诛帐晓,泣坐金闺暮。”

    “一个是朱红色的朱,后面是诛杀的诛。”李文正道:“朱帐还算说得过去,天下哪有什么诛帐啊?这证明了什么?沈浪写出这首藏头诗之后,见到没有什么人发现,于是更加丧心病狂,将朱改成了诛。”

    天诛衿君!

    “衿君是谁?是国君的义子,是国婿,是王族成员。你要天诛他,你这是诅咒王族!”

    “沈浪你这不是谋反又是什么?你这不是自寻死路,又是什么?”

    这下子几乎是实锤了!

    矜君是谁?

    他差不多算是整个越国最不能惹,不能黑的人物。

    他的名字叫宁矜。

    他原本姓沙,是南殴国太子。

    那么这个南殴国有是个什么国家呢?

    它是一个小国,大约相当于三个郡那么大,一百多万人口。

    它是越国的属国。

    这个世界的政治关系很复杂,越国是大炎王朝的诸侯国,而南殴国又是越国的附属国。

    南殴国的地理位置非常关键,是越国和沙蛮族的缓冲地带。

    二十几年前越国和西南边的沙蛮族大战,南殴国主率领举国精锐作为越国大军先锋,立下了赫赫战功。

    而就在那一场大决战中,南殴国主战死沙场。

    越王悲痛之极当众吐血,之后举国哀悼。

    当时的南殴国太子仅仅只有九岁,越王派人将他带到国都,收养为义子,并且赐予越国国姓,改名宁矜。

    矜,衣袖的意思。

    这代表着越国和南殴国永远是手足之情。

    从此之后,这位南殴国太子宁矜一切待遇都等同于越国王族。

    甚至某些程度上,他享受的名誉还要超过国君的儿子。

    在越国的政治环境中,你可以黑国君的弟弟,可以黑国君的几个儿子,甚至越国太子你都能黑。

    唯独这位南殴国太子宁矜一定要白璧无瑕,任何人胆敢玷污宁矜的名声,国君一定会严惩。

    这在地球上也不鲜见,不过这里当然不能深入。

    所以,这位宁矜太子就成为了越国政治的禁忌。

    而这位宁矜在国都十五年,也拥有很高的声誉,贤名满天下。

    知道关于越国新政的第一份奏折是谁写的吗?

    便是这位南殴国太子宁矜,当年的他仅仅只有十八岁。

    当时这份奏折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也掀起了越国轰轰烈烈的新政篇章。

    也就是那一年,国君将女儿宁萝公主许配给了这位南殴国太子。

    宁矜恢复原来的姓氏,成为了沙矜。

    宁萝公主随同丈夫返回南殴国,这位南殴国太子正式成为南殴国的新国主,称之为矜君。

    所以这位南殴国主沙矜不仅仅是国君的义子、国婿,还是越国在西南的屏障。

    他成为了一个更加不能玷污的存在。

    依旧是那句话,在越国你甚至可以黑太子,但绝对不能黑这位南殴国主沙矜。

    而沈浪却在《金/瓶/梅之风月无边》的一首诗中暗藏天诛矜君。

    李文正发现这首藏头诗的时候,顿时欣喜若狂。

    他是新官上任啊,最缺的就是政绩。

    或者说得更直白一些,他最缺的就是人头。

    而且这个人头要足够的分量,可以将他的官帽染红,可以让他一战成名。

    而且他这也是维护国君新政,绝对的政治正确。

    玄武伯爵府,完全是最好的对象。

    所以灭掉一个沈浪根本就不是他的目标,他的目标是将整个玄武伯爵府拖下水。

    沈浪区区一个小赘婿,哪里有资格成为他李文正的对手啊。

    ……

    李文正指着沈浪厉声道:“矜君不就是在十年前写了一份奏折开启了新政的篇章吗?所以你沈浪将他视为生死大敌,竟然在诗中诅咒他去死,真是丧心病狂啊。”

    “矜君不仅仅是国君的义子,我越国的国婿,更加是我国在西南的屏障。”

    “沈浪你在诗中诅咒矜君死,这不是对抗新政是什么?这不是谋反又是什么?”

    “我身为巡察天下诸郡的银衣巡察使,怎么能够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是一桩有组织有预谋的大案,我一定要彻查到底,看你沈浪背后究竟是谁?敢给你这么大的胆子,在书中诅咒王族去死。”

    “现在你知道自己死在何处了吗?来人,将沈浪给我拿下。”

    李文正一声厉喝,心中无比舒爽。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月票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